他的國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章

左小龍騎着他的摩托車繞着亭林鎮開了三圈,因為這個下午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做。昨天他聽說燃油將要漲價,於是在加油站加滿了汽油,結果今天一看,漲價的是柴油,於是心情有些鬱悶。他首先覺得自己是做大事的人,不應該去貪圖這些小便宜,這不是他的性格,但是最鬱悶的是,既然決定義無反顧的去貪了,結果一如既往的沒有貪着。

這個下午陽光高照,這春天讓人說不出感覺。一切春天的感覺之所以美好是因為人總是在冬天想得比較多。這台摩托車是左小龍新買來的,他耗費了自己幾乎所有的積蓄。這意味着不能摔車,因為沒錢維修。但是左小龍從騎摩托車開始到現在從來沒有摔過,他天生有強大的平衡能力,除了利弊輕重和人際往來他經常平衡不好外,摩托車和自行車他從來都能完美平衡。但是自行車對他來說太慢了,在他很小的時候,已經開始開摩托,他風雨無阻有事沒事都要騎,千里江陵一日還。這台摩托車只開了一年,是因為到里程數報廢了。折合下來等於繞了地球好幾圈。

他是那麼喜歡摩托車,因為他覺得那是男人力量的延伸。我相信如果槍支開放,他一定擁有一支。因為那同樣是力量的延伸。可惜的是,不僅槍支不開放,連摩托車都禁了。看來政策的宗旨是為了讓男人難以延伸。

這春天的氣息濃郁得讓摩托車引擎的空燃比都發生了變化。左小龍想找個地方去調整一下他的摩托車,因為沒有以前快了。亭林鎮是個很小的地方,很迷你,反正就是迷你,不能迷我,所以當地的有為青年都去了大城市裡。剩下的都是阿貓阿狗們,不大氣,不成大氣,不成大氣候。

但左小龍覺得,他不能接受大城市,大城市雖然大,但容不下一台摩托車。小地方雖然小,但可以讓你隨意停。他發現路邊新開了一個修車鋪,開進去後緩慢放下支腳,環看四周。左手邊有一個扳手,長三分米。正對着是一扇窗,窗外是他們的中央院子,院子外面放着柴油桶,可以爬上去然後翻出這個房子,右手邊是清洗化油器的汽油,一米外有一包煙和打火機,打火機是有用的因為桌子上還有個煙屁股。地上插着插座正在燒水,水會在兩分鐘開。

左小龍暗自想,這環境真是太容易防身了。如果從屋子裡出來的是他的仇人,在仇人操傢伙前,他可以有扳手防身,如果敵人的傢伙比自己的傢伙長,那水爐砸過去敵人肯定夠嗆,屋裡的人被制服以後,如果外面湧來他的幫手,左小龍則可以用打火機點燃化油器邊的汽油,用扳手砸開窗,跳出去以後順着柴油桶一蹬,然後柴油桶就倒地,自己則可以翻出圍牆,順利脫身。

真是很安全,在這裡沒人可以暗算我。左小龍的內心發言道。

突然間背後一隻手拍在左小龍的肩膀上,左小龍嚇了一大跳,摩托車都差點沒扶住。背後的人說道:「修摩托車啊。」

左小龍差點被自己分泌的腎上腺素嗆到。他鎮定道:「嗯,調整一下。這個摩托車有點慢了,我覺得是空燃比有問題。」

修理工把摩托車推進了屋子,發動以後聞了聞味道,說:「沒問題啊。我騎一下。」

左小龍略有猶豫,畢竟摩托車就像他的女人,被別人騎一騎心裡肯定不痛快。但轉念他又想,這就好比自己的女人患了婦科疾病,但正好碰到個男醫生,那也沒有辦法。

修理工上車以後笨拙的在屋子裡調了個頭,左小龍生怕他在自己的修理鋪里就撞了。但畢竟已經答應了,礙於面子也不能反悔。

修理工出了鋪子以後就是一大下的油門,前輪離地了一米高。左小龍看得沒有想法,只以為對方在騎馬。修理工就這麼抬着前輪開了五十米,緩緩將前輪放下,開到了左小龍的面前,說:「我知道原因了,是後輪的胎壓太低了,所以你覺得車有點慢。我幫你把輪胎壓力調整一點就好了,但也不能打得太多,到了夏天了胎壓會升高得很快,容易爆胎。」

左小龍還沒回過神來,點了點頭。

經過了調整以後,左小龍的確感覺車子比原來好開很多。他於是開車前往雕塑園找大帥。這一路要穿過整個熟悉的地方,可以開小差,因為開錯路也沒有關係,他對這個地方太熟悉了。穿過了死氣沉沉的人群,他來到了雕塑園。

雕塑園被廢棄了很久。原來這裡想做一個亞洲最大的雕塑園,雖然當地老百姓都很難理解,周邊城市的人是否會驅車一百里來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看一些雕塑。而前期所呈現的雕塑風格也和周圍化工區裡的破工廠廠雕沒什麼區別。在這個雕塑園建設到抽象風格向寫實主義過渡的階段,資金出了問題,政府又接管了它。這個巨大的公園裡就只有廢棄的簡易民工宿舍和一些傻逼呵呵的雕塑。左小龍的職責就是看守這個雕塑園,左小龍是苟且喘息的開發商指定的看守者,他的朋友大帥則是當地開發辦請來看這個雕塑園的。雖然一個是開發商,一個是開發辦,而且都是看守雕塑園,但區別就是,在這個地方沒有人問津的時候,開發商請來的左小龍等於是園長,開發辦請來的大帥等於園書記。雕塑園大到快一望無際,長滿了各種種類的植物,很多海鷗一般奇怪的大鳥經常從園子最中央草木最盛處撲騰而起,飛往十公里外的海邊。有些都快長成老鷹的大小。當然,就這個問題大帥和左小龍有過爭執,因為大家都沒見過老鷹,大帥想象中的老鷹是合理大小,但左小龍想象中的老鷹快趕上滑翔傘那麼大了,後來爭論的結果是左小龍妥協了,說老貓頭鷹也算老鷹吧,我見過貓頭鷹,就算差不多大吧。這樣大家也都能接受。

雕塑園裡還有各種各樣的動物,野兔、野狗、野雞、野鴨都在這裡被他們兩人發現過。當然,不排除是家兔、家狗、家雞、家鴨不小心到了這裡以後,不注意打理自己的外表而被誤會了。那些天馬行空一樣亂竄到底是天生的野物還是不拘小節的家禽,這個也都沒有定論,因為兩人從來沒有活捉過一個。但是有一天,左小龍看見了一頭野豬。大帥就沒有那麼幸運,他基本上看見的都是野貓。但是不管怎麼樣,這個地方很野。

通往雕塑園有兩條路,左小龍往往選擇比較難走的路,此時他就自覺是一個越野摩托車手,一切驚起的野物都被認為是其他車手,最後他贏了。所以每次他的朋友見到他都是不知原因的春風滿面。那是因為左小龍把禽獸都打敗了。

他找到大帥,對他說:「大帥啊,我有一個想法,但我現在來不及和你說了,我有個事,我得去找一下泥巴。」

說完就擰油門離開了。

泥巴是一個純情的姑娘。其實沒有人知道什麼是純情,純情就是一種腔調。但泥巴就是擁有這樣的腔調。這世界上沒有純情的姑娘,只有疑似純情。

泥巴很漂亮,不少人追求,都未遂。未遂的原因是泥巴都覺得他們不遂,要麼上身不遂,要麼下身不遂,泥巴看人注重精神。在她眼裡,沒有獨特精神魅力的男人們都是不健全的。

她的這個性格的養成很難解釋,一般難以理解的性格都是由難以理解的簡單原因構成,連環殺人犯可能只是因為小時候被人很痛的踩了一腳。泥巴是因為小時候看過一部電影,所以改變了她的愛情觀。但可悲的是,她不記得自己究竟看過一個什麼電影了。這就意味着,她沒有機會再看一遍,修正自己成長中的理解錯誤。

泥巴喜歡畫畫和幻想,這兩者相輔相成,消耗大量時間。她可以邊畫邊想,也可以邊想邊畫,可以根據自己的畫再幻想,也可以根據自己的幻想畫畫,這麼着,一天就過去了。泥巴學了很長時間的美術,以前在小學的時候和其他隊員一起畫畫,一天他們去畫一匹馬,但純情的姑娘在這個時候就顯露出自己的與眾不同來,所有男男女女交的作業中,唯獨泥巴畫的馬是不帶雞巴的。泥巴說,多難為情啊。

於是,她的純情開始被傳誦。

可能,可能,很多,很多年後大家會意識到他們錯了。其他人只是在寫生,有一畫一,有老二畫老二,她們中的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那是雞巴,但至少泥巴已經知道了。而這居然構成了她純情的最初證據。

泥巴走路慢條斯理,泥巴說話細聲細氣,泥巴的一切都告訴大家,她是一個好姑娘。她自己把自己弄成了畫。

但泥巴就是喜歡左小龍。

他的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