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國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章~第六章

天很快亮起來。修車鋪始終沒有開門,街上人群開始密集,人們一副精神模樣,左小龍疲憊不堪,眼看懷裡的泥巴還長睡不醒,只得再等。新到來的一天是一個陰天,因為陽光絲毫沒有要灑下的摸樣,風把春天吹得像秋天一樣,連嫩綠的葉子都落下幾片,老天就像打了很厚的粉底。左小龍本來很想噓噓,泥巴的腦袋又壓在他的膀胱位置,讓他更加難受,但他見泥巴睡的投入,實在不忍心叫醒,而且覺得把泥巴叫醒後第一句話就是「我要噓噓」顯得自己毫無英雄氣概,思前想後,一籌莫展。

這時候,泥巴突然動了幾下,左小龍激動得好比孕婦感到胎動,他順勢把泥巴叫醒。泥巴醒來迷迷糊糊,張開眼睛看着四周,一副茫然,然後聚焦到左小龍身上,嘟着嘴對他說:「我要噓噓。」

左小龍鎮定道:「我帶你去,幫你看着外面。」

兩人到了旁邊的轉角,左小龍假裝站守轉角,趕緊抓緊時間方便,然後又趕緊收了起來,慌忙之中,還噓到了自己手上,左小龍眼看四周沒有什麼地方可以沖水,又在地上搓了搓,仔細一看,昨天滿手污黑的機油還被沖乾淨了一些。

這時候,泥巴也解決好了,披頭散髮過來,問道,你不要噓噓麼?

左小龍說:「不要緊,不要了。」

泥巴頓時又提升了崇拜之心。在影視節目裡,偶像和英雄一般都是不上廁所的。

左小龍和泥巴來到了西風摩托前,泥巴突然傷心得問:「它是死掉了麼?」

左小龍道:「你們女人就是的,這不過是個機器,發動機不過是機器的機器,現在機器的機器壞了,那就換了機器,就跟你的圓珠筆沒芯了一樣。」

左小龍接着問到:「你該上課去了。」

泥巴點點頭。

左小龍問:「你就這樣去?」

泥巴依然點點頭。

左小龍說:「唉,和你在一起就倒霉了,不過這不怪你。你先走吧。」

泥巴問到:「那你什麼時候再來看我?」

左小龍說:「等……摩托車修好的時候吧。」

泥巴連忙接話到:「會不會修不好啊?」

左小龍說:「不會,很快的。」

泥巴安心道:「那你一定要很快修哦,我這裡有錢的,你讓他們換個新的機器麼,這樣最快了。」

左小龍沒有回答,對着泥巴揮了揮手。泥巴回頭看了兩眼,又看了看摩托車,依依不捨離開了

左小龍覺得渾身輕鬆很多,可以隨意舒展身體。但是摩托車爆缸了,左小龍就覺得自己的力量不夠了,對泥巴也突然間失去了信心,而本來他是假裝足夠強大的,這台老摩托車也足夠給他帶來力量的,可眼前,哎,這感覺就好比印度的航空母艦沉到了海里。

  第六章

經過修理店的會診,摩托車的引擎已經不能修復,只能換一台新的,新的發動機只能整個從市場上去找,如果再沒有就從日本的舊配件市場上去買,少則一個星期,多則一個月,這台引擎需要五千元。

於是,左小龍找到了一份兼職的工作。其實看守雕塑園只需要大帥一個人就可以了,左小龍平時也是在外面瞎溜達,因為雕塑園實在是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唯一值錢的就是這塊地,但又偷不走,平時最多也就是來幾個野合者,有開汽車的和路過的,左小龍也從來不打擾,看到就繞道走,所謂寧拆一座廟,不拆一門親,人家野合一下,只要避孕套和紙巾不亂扔,就不會對社會造成任何危害,你因為得到了一點權利就要求對方拔出,是很不人道的。都是打工的,何必把自己的名聲搞的像聯防隊和城管一樣臭呢。但是大帥在這方面和左小龍不一樣,大帥都會毫不留情的用手電鎖定野合者,然後問道:幹什麼呢。大帥覺得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覺得自己很爽。當然很爽,人家正在那有意無意的製造生命,你突然一個晴天霹靂,那就等於間接扼殺生命,殺人不用償命自然爽。在這點上,左小龍和大帥有很大的分歧,左小龍一直覺得,這是好事,但大帥一直覺得,這必須阻止,至少在我的地盤上不行。

大帥打比方說,這就好比有天你在家裡走,突然發現有人在你的客廳里亂搞,你能不能接受?

左小龍的意思是,這又不是你家。

大帥說:那這是我的地。

左小龍說:你哪有地,哪有屬於你的家,哪有屬於你的地。所以,算了。

除此以外,兩人因為看守同一片土地而惺惺相惜,因為他們都覺得憑藉自己的能力,怎麼只能做一個廢棄土地的看守員呢。但這其實是好差事,在這個世界上,你能和一堆不會吃你的動物在一起,而且不用餵他們,每個月還有錢拿,說明這是自然健康的職業。左小龍找到的兼職工作是在亭林鎮上有一家很小的溫度計廠里,這個溫度計廠的任務是……生產溫度計。左小龍是最後一道程序,就是包裝和測試溫度計。等於質量總監,就是把生產出來的溫度計放在自己嘴裡,看看是不是三十七度。左小龍的體溫是正常的三十七度,這點一度讓他覺得很難過,因為他覺得自己的體溫應該異常於常人,以前上小學的時候測溫度,班級里有一個同學常年是三十五度五,同學們都很詫異,左小龍很羨慕,左小龍在小學的時候曾經刻意要營造過自己有與眾不同的體溫,他嘗試用牙齒咬着溫度計,舌頭和口腔內壁不去碰到,結果還是三十七度,絲毫不差,說明他的口氣都是三十七度。

為了增加工作的進度,左小龍做了一個研究,他得知腋下和肛門的溫度也是三十七度,所以他經常口含五支,每個腋下各夾五支,肛門裡再插上五支,他稱這是把自己用到了極限。每次把溫度計從身體的各個位置拔出以後,他都仔細查看溫度和做工,確定無誤後用紙巾一抹,包裝起來,往全國各地發貨。

做三個月這份工作就可以買到一個引擎。

他的國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