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八章─艾德



  「諸位大人,這些麻煩都是首相的比武大會帶來的。」都城守備隊的司令官向御前會議抱怨。

  「國王的比武大會,」奈德皺著眉頭糾正他,「我跟你保證,首相對這事一點興趣都沒有。」

  「您怎麼說都行,大人,可事實是全國各地的騎士陸陸續續都來了哪。而每來一個騎士呢,跟著就來兩個自由騎手、三個工匠、六個大兵、一打生意人、兩打妓女,至於小偷,多到我猜都不敢猜。這該死的熱天已經害城裡半數人熱得暈頭轉向,現在又來這麼多傢伙……昨兒晚上就有人溺死,外加一起酒館暴亂,三起持刀械鬥,一起強姦案,兩場火災,搶劫數不清啦,還有匹喝醉的馬衝到修女街去了。前天呢,則有個女人的頭被人發現漂在大聖堂的彩虹池裡,沒人知道那顆頭是打哪兒來的,也沒人知道那是誰的頭。」

  「真是嚇人喲。」瓦里斯打著哆嗦。

  藍禮.拜拉席恩公爵可沒他這麼好心。「我說啊,傑諾斯,你要是連城裡的秩序都無法維持,恐怕都城守衛隊得換個有辦法的人來當司令囉。」

  史林特生得高頭大馬,一副雙下巴,他聽了這話立刻變得跟青蛙一樣氣鼓鼓的,光頭頓時紅了起來。「藍禮大人,就算龍王伊耿再世也管不住。我需要人手。」

  「你要多少人?」奈德傾身向前問。依慣例,勞勃又沒參加會議,所以他這個「國王之手」只好代為發言。

  「首相大人,當然是越多越好。」

  「那就雇五十個新兵,」奈德告訴他,「錢的事交給貝里席大人打點。」

  「我打點?」小指頭說。

  「沒錯。既然你連比武冠軍的四萬金龍賞金都籌得出,多弄幾個銅板維持城裡秩序想必不成問題。」奈德轉頭對傑諾斯.史林特道,「我再從我的貼身護衛中撥二十個人給你,直到城裡這批人離開為止。」

  「非常感謝,首相大人。」史林特鞠躬,「我向您保證,一定讓他們派上用場。」

  司令官離開後,奈德轉向在場重臣:「這場鬧劇早一天結束,我就早一天安心。」彷彿籌措經費和接踵而至的麻煩還不夠他受,所有的閒雜人等都把這叫做「首相的比武大會」,這無疑是在傷口上灑鹽,好像他才是罪魁禍首。而勞勃竟當真以為他應該為此感到光榮!

  「王國就是因為這種事才興盛的啊,大人。」派席爾國師說,「對上等階級而言,這是求取榮耀的大好時機。至於窮苦老百姓嘛,也能因此暫時忘憂解愁。」

  「很多人還能藉此大撈一筆,」小指頭補充,「城裡的旅店通通客滿,妓女接客接到腳都合不攏,走起路來口袋裡的銅板響叮噹。」

  藍禮公爵哈哈大笑:「還好我二哥史坦尼斯不在。記不記得那次他提議查禁妓院?結果國王問他說要不要順便連吃飯、拉屎、呼吸也統統禁了算了。老實講,有時候我真懷疑史坦尼斯那個醜女兒是怎麼來的。老哥他上床簡直跟上戰場一樣,眼神莊嚴肅穆,打定主意要履行他的責任。」

  奈德沒有跟著笑。「我也在想你哥哥史坦尼斯的事,不知他何時才會結束龍石島的探訪,重新回到崗位。」

  「只要我們把妓女統統趕進海裡,他就會馬上回來了吧。」小指頭此話一出,其他人笑得更厲害了。

  「關於妓女的事,我今天也聽夠了。」奈德起身說,「就到此為止。」

  奈德回到首相塔時,守門的是哈爾溫。「叫喬里到我房間來,然後叫你爹幫我備好馬鞍。」奈德告訴他,口氣稍衝了點。

  「是的,老爺。」

  紅堡裡的御前會議和這所謂「首相的比武大會」讓他滿心不耐,奈德邊爬樓梯邊想。此刻他好想念凱特琳的懷抱,想念羅柏和瓊恩在場子裡練劍的聲音,想念北方的涼爽白晝和清寒冷夜。

  進房後他褪去重臣穿的正式絲衣,坐著看了會兒書,等待喬里。這本書全名是《七國主要貴族之世家譜系與歷史(內附關於許多爵爺夫人和他們子女的描述)》,由梅利恩國師所撰。派席爾說得沒錯,這東西還真是枯燥乏味。但瓊恩.艾林既然找來讀了,奈德相信必有其原因。在這些泛黃的脆弱書頁間,肯定埋藏著重要的線索,問題只在於他是否能鑽研出其中深意。那究竟是什麼呢?這本書冊的歷史已經超過百年。當梅利恩收集這份蒙塵的婚喪喜慶清單時,目前活在世上的人幾乎都還沒出生呢。

  他再度翻到蘭尼斯特家族的部分,刻意慢慢翻頁,雖然明知不可能,卻仍希望藉此靈光乍現。蘭尼斯特家族歷史悠久,向上可以追溯到英雄紀元時的騙術高手「機靈的」蘭尼。他和「築城者」布蘭登一樣同富傳奇色彩,卻更受歌手和說書人的愛戴。歌謠中的蘭尼不靠刀劍,光憑他的機智就把凱斯德利家族趕出凱岩城,又從太陽那裡偷來黃金為他的鬈髮增光。奈德真希望他此刻就在自己身邊,幫他把書中那該死的秘密趕出來。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宣告了喬里.凱索的到來。奈德闔上梅利恩的巨著,傳他進來。「我答應從我的衛隊裡抽二十個人給都城守衛隊,直到比武大會結束。」他告訴他,「挑人的事就交給你。讓埃林領隊,但務必讓他們明白,首要任務是平息紛爭,而非製造衝突。」奈德起身,打開雪松木箱,拿出一件輕制亞麻布上衣。「找到那個馬僮了嗎?」

  「老爺,您說的這個都城守衛,」喬里道,「他發誓這輩子再也不碰別的馬了。」

  「為什麼?」

  「他說自己很瞭解艾林大人,說什麼兩人一拍即合。」喬里哼了一聲,「他說每逢小夥子們命名日,首相大人總不忘賞幾個小錢。還說首相大人熟悉馬性,從不讓坐騎過分勞累,還每每帶胡蘿蔔和蘋果給馬兒吃,所以它們都很喜歡他。」

  「胡蘿蔔和蘋果。」奈德跟著唸了一遍。聽起來這小子能幫上的忙比其他幾個人還要有限,而他已經是小指頭所說那四人之中最後的一個了。喬里和每個人都分別談過。修夫爵士脾氣火爆,不肯多說,剛當上騎士就已經很驕傲。照他的話,倘若首相大人有意和他談談,他很樂於接見,但區區一個侍衛隊長可沒資格盤問他……就算這個侍衛隊長大他十歲,劍術強他一百倍也沒戲。那個廚房小妹總算還好溝通,她說瓊恩大人讀書讀過頭啦,還說他為小兒子的孱弱病體傷神擔憂,對夫人又很粗暴。至於那個現在靠拉車維生的跑堂小廝,則從來沒跟瓊恩大人說過話。不過他倒是知道一堆廚房裡的閒話:聽說老爺近來常跟國王吵架,老爺嫌東西不好吃,老爺打算送他兒子到龍石島當養子,老爺對養獵犬突然有了興趣,老爺去找了個高明的武器師傅,委託他打造一副全新的鎧甲,整件鍍上白銀,胸前安上一隻藍玉雕的獵鷹和珍珠母做的月亮。跑堂小弟說,是國王的弟弟親自陪他去挑選材料和花樣,喔不,不是藍禮大人,是另外那個,史坦尼斯大人。

  「這守衛有沒有提到什麼值得留意的事?」

  「小夥子發誓說瓊恩大人同年紀小他一半的人一樣健壯,還常跟史坦尼斯大人外出騎馬。」

  又是史坦尼斯,奈德心想。這可奇了,瓊恩.艾林和他固然禮尚往來,卻從不親近。當勞勃北訪臨冬城時,史坦尼斯也躲回了龍石島──那座多年前他以哥哥的名義,從坦格利安家族手中奪來的海島要塞──並隻字未提何時歸來。「他們都騎馬上哪兒?」奈德問。

  「那小子說上妓院去。」

  「上妓院?」奈德道,「鷹巢城公爵、御前首相和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一起上妓院?」他難以置信地搖頭,心裡暗想要是藍禮大人聽了不知會作何反應。勞勃性好漁色舉國皆知,成天有人拿來編歌取笑,但史坦尼斯可不一樣。他雖只比國王小一歲,個性卻是天壤之別:嚴峻、缺乏幽默感,從不輕易寬恕他人,重視責任到幾近冷酷的地步。

  「小夥子堅持說這是真的。首相大人隨身帶了三個侍衛,小夥子說事後幫他們牽馬時,聽見他們拿這事開玩笑。」

  「是哪家妓院?」奈德問。

  「小夥子也不知道,那幾個侍衛應該知道。」

  「只可惜萊莎把他們都帶回艾林谷去了。」奈德乾澀地說,「諸神真是想盡辦法阻撓我們。萊莎夫人、柯蒙學士,還有史坦尼斯大人……每一個可能知道真相的人都在千里之外。」

  「您要不要把史坦尼斯大人從龍石島給召回來?」

  「還不是時候,」奈德道,「等我進一步瞭解內情,並弄清楚他站在哪一邊再說。」這事真教他心煩。史坦尼斯為何離開?難道謀害瓊恩.艾林他也有份?難道他在害怕?奈德很難想像有什麼能嚇住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當年他曾堅守風息堡長達一年之久,到最後提利爾公爵和雷德溫伯爵的軍隊圍在城外,成天飲酒作樂,城裡卻只能靠吃老鼠肉和鞋皮支撐。

  「麻煩你幫我把背心拿來,就灰色有冰原狼飾樣的那件。我要讓這個武器師傅知道我是誰,這樣他或許會比較容易開口。」

  喬里走到衣櫥邊。「藍禮大人也是國王和史坦尼斯大人的弟弟。」

  「但他們騎馬卻沒找他作伴,」雖然藍禮態度友善又笑口常開,奈德仍舊摸不清他的立場。前幾天,他把奈德拉到一邊,向他展示一個精雕細琢的黃金玫瑰墜子,裡面有張密爾畫風的鮮活肖像,畫中人是個生著雌鹿般眸子和一頭柔軟棕髮的可愛少女。藍禮似乎急於知道女孩是否讓他聯想起什麼人,當奈德答不上來,只聳了聳肩時,他似乎相當失望。女孩是洛拉斯.提利爾的妹妹瑪格麗,後來他坦承,不過有人說她長得像萊安娜。「不像啊。」奈德困惑地告訴他。難道說長得像勞勃年輕時的藍禮,暗中愛慕著這位在他看來長得像年輕的萊安娜的女孩?真是怪事一樁。

  喬里遞過背心,奈德把手穿進臂口。「或許史坦尼斯大人會回來參加勞勃的比武大會。」他邊說邊讓喬里替他將衣服帶子在後腰處繫上結。

  「那可就真是諸神眷顧了,老爺。」喬里說。

  奈德繫上一柄長劍。「換言之,大概他媽的不可能。」他無奈地笑笑。

  喬里把奈德的披風搭上他的肩膀,在喉嚨的地方用首相的徽章扣住。「這武器師傅住在他店面樓上,就鋼鐵街頂的一棟大房子。埃林認得路,老爺。」

  奈德點點頭。「要是這拉車小廝撒謊,就只有天上諸神能救他了。」雖然這實在不像是條可靠的線索,但奈德.史塔克所認識的瓊恩.艾林可不會穿什麼鑲珠寶的銀鎧甲。他說過:鎧甲就是鎧甲,用來防身,而非裝飾。當然,他也有可能改變想法,在宮裡待過十幾年,再怎麼也不可能和從前一模一樣……然而這個轉變未免太大,奈德實在無法釋懷。

  「還有什麼需要我效勞?」

  「你可以準備上妓院了。」

  「老爺,這是苦差事啊。」喬里嘻嘻笑道,「我想大夥兒都會很樂意幫忙,波瑟早就迫不及待,自己先去了。」

  奈德最心愛的坐騎已經上好馬鞍,正在庭院裡等他。他穿過場子,瓦利和傑克斯一左一右跟了上來。在這種大熱天,穿戴鋼頭盔和鎧甲一定汗流浹背,但他們半聲怨言也無。艾德公爵身披灰白相間的長披風,策馬穿過國王大門,進入臭氣四溢的城區,立時感覺到四處都是眼線。他一踢馬肚,絕塵而去,兩名侍衛緊跟在後。

  他們在擁擠的街道間穿梭,他頻頻回頭。雖說托馬德和戴斯蒙今天一大早便離開城堡,守在他們必經之路上,負責注意是否有人跟蹤,但奈德還是不放心。活在國王的八腳蜘蛛及其鷹犬的陰影下,他就像洞房花燭夜的新嫁娘一樣害怕。

  鋼鐵街從臨河門旁的市集廣場開始延伸。這臨河門乃是地圖上標記的名字,老百姓平常都喚它作「爛泥門」。街上,有個戲子正踩著高蹺,像隻巨型怪蟲般大跨步走在人群裡,後面跟了一大群光著腳丫的小孩,尖聲怪叫著。另外一邊則有兩個衣衫襤褸,年紀跟布蘭差不多的男孩正拿著木棍來往比劃,圍觀群眾有的大聲喝采,有的氣惱咒罵。最後一名老太婆從窗戶裡探出頭,把一桶洗腳水倒在兩個男生頭上,才算終止了這場打鬥。農民們躲在城牆的陰影下,站在他們的貨車旁高聲吆喝著:「蘋果,上好的蘋果喲,價錢再高一倍你都會覺得便宜喲,」或是「來買血甜瓜喔,甜得跟蜂蜜一樣喔!」以及「大頭菜、洋蔥、馬鈴薯,來來來,大頭菜、洋蔥、馬鈴薯喲,來來來喔!」

  爛泥門大大敞開,一小隊都城守衛肩披制式的金色披風,拄著長矛站在閘門下。眼看西邊來了一群排成縱隊騎馬飛奔的人,守衛們急忙發號施令,把擋路的推車和行人趕開,好讓騎士和他的隨從通過。當先穿過大門的人高舉一面長長的黑旗,絲織的旌旗在風中飛揚,仿如活物。旗幟上繡著一道劃過夜空的紫色閃電。「貝里大人駕到!速速迴避!」來者高喊,「貝里大人駕到!速速迴避!」緊跟在後的正是那位金紅頭髮的年輕貴族,他身披黑緞星紋披風,騎匹黑色駿馬,十足浮華模樣。「您是來參加首相比武大會的嗎,大人?」一名守衛在他身後叫道。「我是來拿比武大會冠軍的!」貝里伯爵在群眾歡呼聲中高聲回應。

  奈德離開廣場,轉進鋼鐵街,沿著蜿蜒小路騎上長長的維桑尼亞丘陵,沿途經過在鍛爐前幹活的鐵匠,拿著盔甲討價還價的自由騎手,以及頭髮灰白,兜售著馬車上各種舊鐵陳刀的鐵器販子。他們越爬越高,建築物也更顯高大,城裡絕大多數鐵匠都在此地。他們要找的人住在丘頂,有一棟用木材和石膏搭成、樓層足以俯瞰下方狹窄巷道的巨大屋子。房子的兩扇大門乃是黑檀木和魚梁木所制,上面刻畫著一幅打獵圖,一對石雕騎士守在入口兩側,披掛著造型天馬行空的紅鋼鎧甲,使他們有了鷹頭獅和獨角獸的形態。奈德把馬交給傑克斯,側身走進屋內。

  瘦小的女侍眼尖,立刻認出奈德的徽章和背心上的家徽,沒過多久屋主便急急忙忙出來迎接,滿臉堆笑,忙著打躬作揖。「快幫首相大人倒酒。」他對女孩說,然後示意奈德在長椅落座。「大人,我叫托布.莫特,您請坐,把這兒當自個兒家吧。」他穿著黑天鵝絨外套,袖子上用銀線繡了鐵錘的圖案,頸項間則戴了條沉重的銀鏈,上面那顆藍寶石有鴿子蛋那麼大。「如果您需要在首相比武大會上穿的新鎧甲,那您可來對地方了。」奈德已經懶得糾正了。「大人,我做的東西要價很高,這我自己也承認,」他邊說邊把兩隻成對的銀製高腳杯斟滿酒。「不過我敢跟您保證,七國上下再找不到手藝能跟我比的人。您若是不信,大可把君臨每一家打鐵鋪都走過一遍,自己比較比較。其實打件盔甲,隨便一個鄉下鐵匠都會。我打出來的是藝術品。」

  奈德啜著酒,聽他繼續往下說。照托布吹噓,不僅百花騎士整套鎧甲都是在這裡買的,許多真正識貨的官家老爺也都是常客,更別提國王陛下的親弟弟藍禮大人了。不知首相大人可曾見過藍禮大人的新行頭?就是那件綠甲和黃金鹿角盔。除了他,城裡沒有別的武器師傅能做出那麼深的綠色,因為他小時候在科霍爾當學徒時學會了將顏色滲進精鋼裡的秘訣,相較之下,塗漆或上釉根本只是小孩子把戲。還是首相大人要把好劍?托布說他在科霍爾也習得了打造瓦雷利亞鋼的技術,只有知道正確咒語的人才有辦法使老舊的武器煥然一新。「史塔克家族的紋章是冰原狼,對不對?我可以幫您打頂冰原狼頭盔,保管走在路上小孩看了就跑。」他拍胸脯保證。

  奈德微微一笑。「這麼說來,你也幫艾林大人打了頂獵鷹頭盔?」

  托布.莫特聞言,停頓了很長時間,最後他放下酒杯:「首相大人他是找過我,跟國王陛下的大弟史坦尼斯大人一起來的。遺憾的是我沒那個榮幸,不曾為他們效勞。」

  奈德平靜地看著他,什麼也不說,只靜靜地等待。這些年來,他發現沉默常常比發問更有效,眼下正是如此。

  「他們說要見見那孩子,」武器師傅道,「所以我帶他們去了鍛爐。」

  「那孩子,」奈德跟著重複。他根本不知道那孩子是誰。「我也想見見那孩子。」

  托布.莫特冷靜而謹慎地看了他一眼。「遵命,大人。」他先前的友善語氣已經消失無蹤。他領著奈德走出後門,穿越一個狹長的庭院,進入寬敞的石砌穀倉,鐵匠鋪的實際工作就是在這裡進行。武器師傅剛開門,一股熱氣便向外噴湧而出,教奈德覺得自己彷彿要步入火龍口中。每個角落都有一座熊熊燃燒的鍛爐,空氣裡充溢著煙硝和硫磺的臭味。鐵匠工頭抬頭瞄了一眼,只來得及抹抹額際汗珠,便又繼續揮舞鐵錘和鉗子,打著赤膊的學徒則努力鼓動風爐。

  武器師傅把一個年齡大約與羅柏相若,兩臂和胸膛都是結實肌肉的高大男孩叫過來。「這就是史塔克大人,國王新任的首相。」男孩一邊聽他說,一邊以他那雙陰沉的藍眼睛打量奈德,並用手指把汗水浸濕的頭髮往後撥。他的頭髮又粗又厚,亂成一團,如墨水般漆黑。他下巴剛長出點黑鬍渣。「這是詹德利,以他這年紀算得強壯,幹起活來也挺勤快。小子,讓首相大人瞧瞧你打的那頂頭盔吧。」男孩有些害羞地領他們走到他休息的長凳,將一頂狀如牛頭,還有兩隻弧形牛角的頭盔拿給奈德看。

  奈德拿來反覆把玩,這頭盔是粗鋼製成,未經雕琢,但造型卻是行家裡手。「做得很好,不知你可否願意賣給我?」

  男孩一把從他手中搶過頭盔。「這不是拿來賣的。」

  托布.莫特一臉驚恐。「小子,這可是首相大人哪,大人他看得上眼,你還不快送給他,他光開口問已經很給你面子了。」

  「我做了給自己戴的。」男孩倔強地說。

  「大人,真是千萬個對不起,」他的主人急忙對奈德說:「這小子倔得跟生鐵似的,生鐵就是欠打。不過這頭盔也不是什麼值錢家什,若您肯原諒他,我保證為您打一頂前所未有的上等貨色。」

  「他又沒做錯事,我沒什麼好原諒的。詹德利,艾林大人來看你時,你們都說了些什麼?」

  「大人,他不過就問了些問題。」

  「什麼問題?」

  男孩聳肩道:「問我過得好不好啊,主人待我如何啊,我喜不喜歡這差事啊,還有我媽的事,問她是誰、長得怎麼樣這些。」

  「你怎麼回答?」

  男孩撥開一撮新垂下的黑髮。「我還小的時候她就死了。我只記得她的頭髮是黃色的,有時會唱歌給我聽。她在酒館裡做事。」

  「史坦尼斯大人也問過你問題嗎?」

  「光頭的那個?沒,他沒問。他都不說話,光盯著我瞧,好像我上了他女兒似的。」

  「講話當心點,」師傅說,「你是在和國王的首相大人說話。」男孩低下頭。「這孩子聰明,偏偏就是拗。瞧這頭盔……別人罵他牛脾氣,他就打頂牛頭盔來氣他們。」

  奈德摸摸男孩的頭,輕搓著他粗黑的頭髮。「詹德利,看著我。」小學徒抬起頭,奈德仔細審視著他下巴的輪廓,還有那對冷若冰霜的藍眼睛。是了,他心想,我知道了。「去幹活吧,小夥子。抱歉打擾你。」他隨武器師傅走回屋裡。「這孩子的見習費是誰付的?」他輕描淡寫地問。

  莫特看上去相當害怕。「您自己也看到了,這孩子強壯得很,還有他那雙手,天生就是打鐵的料,這孩子有潛力,所以我沒收見習費。」

  「跟我說實話,」奈德催促他,「強壯的小夥子滿街都是。除非長城倒塌,否則你不可能不收見習費。到底是誰付的?」

  「是個官家老爺,」武器師傅很不情願地說,「他沒說自己的名姓,外衣上也沒有家徽。他拿出手的是金子,而且付了平常的雙倍,說一半是孩子的見習費,另一半是要我別說出去。」

  「說說他長什麼樣。」

  「他很粗壯,寬肩膀,但沒您高。棕色的鬍子,似乎還雜了點紅。我倒是記得他穿的披風,高檔貨,扎實的紫天鵝絨料子,滾了銀邊,可兜帽遮住了他的臉,我看不清楚。」他遲疑了一下。「大人,我不想惹麻煩。」

  「誰都不想惹麻煩。可是莫特師傅,恐怕這是個麻煩的年代。」奈德道,「你很清楚這孩子是誰。」

  「大人,我只是個武器師傅,不知道什麼我不該知道的事。」

  「你很清楚這孩子是誰,」奈德耐心地重複一遍。「我可不是問你知不知道。」

  「這孩子是我的學徒,」武器師傅說。他迎視奈德的目光,眼神固執得如鋼鐵一般。「他來我這兒以前是誰,那不干我的事。」

  奈德點點頭,覺得自己還挺喜歡托布.莫特這位武器大師。「哪天要是詹德利不想繼續鑄劍,想要實際弄把刀玩玩的話,叫他來找我,我看他是塊當兵的料。在那之前呢,莫特師傅,我謝謝你照顧他。我跟你保證,若是我想弄頂頭盔來嚇嚇小孩,一定第一個找你。」

  他的侍衛牽馬等在外面。「老爺,您查出什麼了嗎?」奈德上馬時,傑克斯開口問。

  「有的。」奈德告訴他,自己卻思緒滿懷。瓊恩.艾林找國王的私生子做什麼?到底什麼事值得他連命都賠上?

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