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一章─凱特琳



  艾林谷的日出,將東方的天空染成玫瑰和金黃。凱特琳.史塔克雙手擱在窗外雕飾華麗的欄杆上,凝望著逐漸散溢的光輝。黎明爬過田野和森林,世界在她腳下由漆黑轉為靛青,再變成茵綠。幽魂般的水沖出山脊,開始它們騰湧直落巨人之槍的漫長旅程,阿萊莎之淚上白霧激盪。凱特琳隱約可以感覺水花濺到臉上。

  阿萊莎.艾林生前眼睜睜地見到丈夫、兄弟和兒女慘遭殺害,卻從未掉過一滴眼淚。於是諸神諭令,死後她將淚流不止,直到流下的淚水澆灌至峽谷平原的黑色沃野,因為她所愛的人們都葬在那裡。阿萊莎已經死了六千年,然而至今沒有一滴河水流到谷底。凱特琳不禁揣測,等自己死後,她的淚水又會變成多大的瀑布。「還有什麼消息?」她說。

  「弒君者正在凱岩城集結軍隊,」身後的房間裡,羅德利克爵士回答,「您哥哥信上說他派人去凱岩城,要求泰溫大人表明意圖,但至今沒有回應。艾德慕已命凡斯大人和派柏大人把守金牙城下的隘口,並向您發誓,他決不放棄徒利家族的每一寸土地,若蘭尼斯特敢來進犯,就用他們的血來澆灌。」

  凱特琳移開視線,不再觀看日出。朝陽再美,也難以振奮她的心緒。想到一日之始如此美麗,卻註定將以慘劇收場,她愈發感慨造物者的殘酷。「艾德慕派了人也發了誓,」她說:「但他不是奔流城公爵。我父親大人有消息嗎?」

  「夫人,信上沒提到霍斯特大人。」羅德利克爵士撚撚鬍鬚。他養傷期間,鬍子又重新色白如雪,林立如叢。現在的他,模樣與從前幾無二致了。

  「父親若非病重,決不會把奔流的防務交給艾德慕。」她憂心忡忡地說,「鳥兒捎信來的時候,你應該立刻叫醒我才對。」

  「柯蒙學士告訴我,您妹妹想讓您好好休息。」

  「應該叫醒我。」她堅持。

  「學士他還說,您妹妹準備在比武之後再和您談談。」

  「這麼說來,她真打算把這出鬧劇演下去?」凱特琳皺眉。「那侏儒拿她當笛子吹,她自己還蒙在鼓裡。羅德利克爵士,無論今天早上結果如何,我們都該動身。我的職責是在臨冬城陪伴兒子們。假如你體力還撐得住,我這就請萊莎派人護送我們到海鷗鎮,我們從那裡搭船回去。」

  「又要坐船?」羅德利克臉色發青,但還是忍耐住沒有發抖。「夫人,就照您吩咐。」

  凱特琳喚來萊莎派給她差遣的僕人,老騎士則候在門外。她一邊更衣,一邊想著如果趕在決鬥開始前與妹妹談談,或許能讓她改變心意。萊莎行事全依心情而定,偏偏她的個性又陰晴不定。她所認識的,昔日奔流城那位羞怯少女,已經長成了時而傲慢,時而憂懼,又或殘忍,甚至空幻不切實際,粗心大意、怯懦怕事、好大喜功的婦人,最糟糕的是她還變化無常。

  當初她那陰狠的獄吏連走帶爬,跑來告訴她們提利昂.蘭尼斯特有意認罪,凱特琳便力勸萊莎私下會審侏儒,然而妹妹非得在峽谷貴族面前大肆炫耀一番不可,結果竟演變至此……

  「蘭尼斯特是我的犯人,」他們步上高塔樓梯,朝鷹巢城冰冷蒼白的大廳走去時,她這麼對羅德利克爵士說。凱特琳穿了一件樸素的灰羊毛外衣,繫上一條鍍銀的腰帶。「我妹妹不能忘記這點。」

  他們在萊莎居所外遇見叔叔怒氣沖沖地衝出來。「這群傻瓜過節呢,你也去幹嘛?」布林登爵士斥道,「本來我想叫你甩你妹妹兩個耳光,把她打清醒,可這沒用,你只會打痛自己的手。」

  「有隻鳥兒從奔流城過來,」凱特琳開口,「艾德慕寫信……」

  「孩子,我知道,」布林登斗篷上的黑魚,是他全身上下唯一稱得上裝飾的東西。「我從柯蒙師傅那兒聽到了消息。我請你妹妹撥給我一千精兵,火速馳援奔流城,結果你知道她說了些什麼?她說『叔叔,鷹巢城的守軍少不了一個,更別提一千,再說你是血門騎士,理應留守於此。』」他身後敞開的大門內傳出一陣充滿稚氣的笑聲,叔叔沉著臉回頭看了一眼。「好吧,反正我告訴她大可再找個新的血門騎士。無論我是不是黑魚,我到底是徒利家的人。今天傍晚我就回奔流城。」

  凱特琳難掩驚訝之情。「就你一個人?你我都很清楚一個人走山路根本是找死。正好羅德利克爵士和我也準備回臨冬城去。叔叔,跟我們一道走吧,那一千精兵我來給。奔流城絕不會孤軍作戰。」

  布林登沉吟半晌,然後唐突地點點頭。「那就這樣。雖然是繞遠路,但我抵達的機會卻也比較大。我在下面等你。」說完他大跨步離去,披風在背後飄蕩。

  凱特琳與羅德利克爵士交換了個眼色,接著穿過大門,朝那一片高亢尖銳,卻又焦慮不安的孩童嘻笑聲走去。

  萊莎的居所位於一座小花園之上,花園呈圓圈狀,白色高塔環繞四周。花園的泥土和青草上種植著藍色花朵,當初工匠的原意是要栽培神木林,然而鷹巢城立基於山巔堅硬的磐石之上,無論自艾林谷運來多少沃壤,依舊不能讓魚梁木在此生根茁長。於是歷任公爵改種草坪,並在花朵繁茂的矮樹叢間放置雕像。兩位決鬥者與提利昂.蘭尼斯特的性命,便將在此交付天上諸神,做出最後決斷。

  萊莎剛梳洗完畢,換了身奶油色的天鵝絨外衣,乳白的頸項間戴了一串青玉和月長石,這時正在露天陽臺上主持集會。該處視野恰好可將決鬥過程盡收眼底,萊莎身邊圍滿了隨從、騎士、以及大小領主。其中大部分人依舊懷著希望,想娶她睡她,然後與她並肩統治艾林谷。但就凱特琳這些天來在鷹巢城所見判斷,他們的希望不大。

  勞勃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座位下方搭了個木台,眼前有個穿著藍白弄臣服的駝背木偶師,正操縱兩個木頭騎士相互砍殺,逗得鷹巢城公爵咯咯直笑,不停鼓掌。陽臺上擺了一罐罐濃乳酪,以及一籃籃黑莓,賓客們正手拿雕花銀盃,啜飲一種摻了橙香的甜葡萄酒。傻瓜過節,難怪布林登這麼說。

  陽臺上,杭特伯爵說了個笑話,引得萊莎開懷大笑,然後她又從林恩.科布瑞爵士的匕首上咬過一顆黑莓。眾位追求者中,便數他倆最得萊莎歡心……至少,今天的情形是如此。若問凱特琳他們誰比較不適合,她還真無從答起。伊恩.杭特的年紀比瓊恩.艾林更大,害了痛風,走起路來有些跛,膝下還有三個爭吵不休的兒子,一個比一個貪婪。林恩爵士則是另一番荒唐相,他苗條英俊,是古老而衰敗的科布瑞家族的繼承人,但他性好虛榮,脾氣暴躁,行事又不加思考……有人更謠傳,他對男女之間的親密關係出了名的沒興趣。

  萊莎遠遠望見凱特琳,立即起身熱情擁抱,還在她頰上印下濕濕一吻。「早上天氣可真好,你說是不是?天上諸神都在對我們微笑呢。親愛的姐姐,快嘗嘗這酒,這是杭特大人特意從他自家酒窖裡送來的。」

  「謝謝,不用了。萊莎,我要跟你談談。」

  「等下再說。」妹妹剛出口保證,就轉身準備離開。

  「現在要談。」凱特琳不自覺地提高音量,引來旁人轉頭觀望。「萊莎,你不能這樣胡鬧下去。小惡魔活著才有價值,死了就只能餵烏鴉。若是他的代理騎士打贏──」

  「夫人,我看沒這可能。」杭特爵士伸出佈滿老人斑的手拍拍她肩膀,向她保證。「瓦狄斯爵士武藝超群,三兩下便可把那傭兵解決掉。」

  「大人,你就這麼有把握?」凱特琳冷冷地說,「我可不敢說。」她在山路上親眼見識過波隆的身手,他之所以能活到現在,絕非偶然。他行動靈敏宛如獵豹,那柄醜陋的劍更彷彿與他手臂合為一體。

  萊莎的追求者們紛紛聚集過來,如同圍繞花朵的蜜蜂。「女人家哪懂這種事?」莫頓.韋伍德爵士道,「親愛的夫人,瓦狄斯爵士乃堂堂騎士。至於那傢伙嘛,呵,他那種人骨子裡都是懦夫。打仗的時候,幾千個聚在一起,還管點用,可叫他一對一與人單打獨鬥,諒他沒這能耐。」

  「就算是這樣,」凱特琳硬裝出來的禮貌口吻,連自己都受不了。「敢問侏儒死了對我們有何好處?只要我們把他丟下山崖,您覺得詹姆會在乎我們有沒有事先舉行審判嗎?」

  「乾脆把他腦袋砍了,」林恩.科布瑞爵士提議,「再把首級送給弒君者,當作給他的警告。」

  萊莎不耐煩地甩甩及腰的紅棕長髮。「勞勃大人想要看他飛,」她的語氣彷彿在為這場爭執劃下句點。「要怪也只能怪小惡魔自己,當初要求比武審判的也是他。」

  「即使萊莎夫人想拒絕,也無法在兼顧禮數的前提下辦到。」杭特伯爵語氣沉重地發言。

  凱特琳不理睬他們,把所有的力氣都用來對付妹妹。「容我提醒你,提利昂.蘭尼斯特是我的犯人。」

  「讓我也提醒你,侏儒謀害的是我丈夫!」她提高音量。「他毒害了國王的首相,讓我寶貝小小年紀就沒了父親,現在我要他付出代價!」萊莎旋身,裙裾跟著飛揚,她昂首闊步地走到陽臺的一邊。林恩爵士、莫頓爵士和其他追求者冷冰冰地點頭致意,跟在她身後離去。

  「您認為真的是他幹的嗎?」只剩他們倆後,羅德利克爵士悄聲問她。「謀害瓊恩大人的事,是真的嗎?小惡魔始終否認,堅決否認……」

  「我相信謀害艾林大人的是蘭尼斯特家的人,」凱特琳回答:「但究竟是提利昂,還是詹姆爵士,抑或王后,甚至三人都有份,我就不敢說了。」當初萊莎送到臨冬城的信上指稱瑟曦為兇手,而現在她似乎又認定提利昂才是真凶……這難道因為侏儒近在眼前,王后卻在好幾百里格以外的南方,安全地躲在紅堡高牆之後?凱特琳不禁希望自己當初在沒拆信之前,就先把它燒掉。

  羅德利克爵士撚撚鬍鬚。「若用毒藥,那麼……的確有可能是侏儒下的手,或者瑟曦。夫人,我無意冒犯,但人們不都說毒藥是女人的武器嗎?至於弒君者,呃……我對此人無甚好感,但他不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他太喜歡看自己那把黃金寶劍染血了。夫人,真的是用毒藥?」

  凱特琳有些不安地皺皺眉:「不然還有什麼能造成自然死亡的假象?」身後,勞勃公爵眼見一個傀儡騎士把另外一個砍成兩半,灑了一地紅木屑,開心得興奮尖叫。她瞄了外甥一眼,不禁嘆氣。「那孩子一點教養都沒有。除非讓他離開母親身邊一段時間,否則他永遠不會有統治的能力。」

  「他的先父也有同感。」身旁有個聲音接口。她轉過頭,看見手拿酒杯的柯蒙學士。「事實上,他原本打算送這孩子去龍石島做養子,您知道……唉,我這是說了不該說的話。」他的喉結在鬆垂的學士鎖鏈下方焦慮地起伏。「恐怕我喝多了杭特大人的好酒。流血之事總教我緊張……」

  「學士,你一定是弄錯了,」凱特琳道,「是凱岩城,不是龍石島,而且還是首相死後,未經我妹妹同意安排的。」

  學士的頭猛地一抖,配上他長得出奇的脖子,看起來活像個木偶。「不,請您原諒,夫人,這是瓊恩大人他自己──」

  他們下方鈴聲大作。貴族和侍女都不約而同放下手邊的事,走到欄杆旁邊。台下,兩名身著天藍色披風的衛兵領著提利昂.蘭尼斯特出來。鷹巢城的臃腫修士伴他走到花園中央的石像旁。那是一座用帶紋理的白色大理石雕刻出的、正在哭泣的女人,無疑便是阿萊莎。

  「小壞蛋來了,」勞勃公爵咯咯笑道,「媽咪,我可以讓他飛了嗎?我想看他飛。」

  「再等一等,小寶貝。」萊莎向他保證。

  「先審判,」林恩.科布瑞爵士慢條斯理地說,「再處決。」

  片刻之後,兩名決鬥者也從花園兩邊進場。騎士身邊跟了兩個年輕侍從,傭兵則由兩位鷹巢城的士兵侍候。

  瓦狄斯.伊根爵士穿了鎧甲和加墊外衣,其外從頭到腳都被厚重的鋼甲所覆蓋。許多金屬圓碟保護著手臂和胸膛間鎧甲的交接處,它們都被塗成藍白相間的艾林家族新月獵鷹紋章的式樣。腰部到大腿罩著一件龍蝦甲殼狀的金屬裙,脖子上則有一道堅固的頸甲。他的頭盔兩側展出鷹翼,面罩是尖銳的鷹喙形狀,只留一條細縫容他觀察。

  輕裝便甲的波隆,站在騎士身旁簡直渾似赤身裸體。他只穿了件硬皮衣,外罩上好油的黑環甲,戴上金屬頭套和帶護鼻的半罩圓盔。他挑了雙高統皮靴,前端有鋼製護腿,手套的指頭部分縫上了黑鐵環。凱特琳注意到傭兵足足比他的對手高出一頭,手也較長……更別提兩人的年齡差距了,根據她的目測,波隆起碼年輕十五歲。

  他們在哭泣女人雕像腳下的草坪上面對面單膝跪地,蘭尼斯特站在兩人中間。修士從腰間的軟布袋裡取出一個多面水晶,高舉過頭,光線隨即散射開來。七彩虹光輕躍過小惡魔的臉龐。修士以高亢、莊嚴,近乎歌唱的聲調,請求天上諸神作見證,找出這人靈魂中的真相,若他無辜,則還其自由,若其有罪,則賜之以死。他的聲音在四周的塔樓間迴蕩。

  當最後一抹餘音散去,修士放下水晶,快步離去。提利昂在衛兵將他帶走前,湊到波隆耳邊低聲說了幾句,傭兵聽了哈哈大笑,起身拍拍膝蓋上的草。

  鷹巢城公爵與峽谷守護者勞勃.艾林此時正不耐煩地在高高的座椅上扭來扭去。「他們什麼時候開打?」他哀怨地問。

  瓦狄斯爵士的侍從之一扶他起身,另一個則為他拿來長近四尺,厚重橡木所製,表面有鐵釘的三角形盾牌。兩位侍從協力替他把盾綁在左臂前端。萊莎的士兵遞給波隆一面類似的護盾,但傭兵啐了口唾沫,揮手拒絕。三天沒刮的粗黑鬍子蓋住了他的下巴和兩頰,但他決非沒有剃刀。他的劍鋒閃著致命的光澤,看得出每天都花好幾個小時打磨,直到鋒利得血肉難近為止。

  瓦狄斯爵士伸出一隻戴著鐵護腕的手,他的侍從遞過一把漂亮的、兩面開刃的長劍。劍身用銀線雕鏤出山間長空的紋理,劍柄如獵鷹的頭,護手則是兩隻翅膀。「這把劍是我在君臨的時候特意叫人為瓊恩鑄的,」萊莎驕傲地告訴她的賓客,他們都看著瓦狄斯爵士嘗試揮舞。「每當他代替勞勃國王坐上鐵王座,他總會配戴這柄劍。你們說它漂不漂亮?我認為讓我們的騎士手持瓊恩的劍替他復仇,是再恰當也不過了。」

  雕花銀劍固然漂亮,但在凱特琳看來,若讓瓦狄斯爵士用他自己的武器會更稱手。可她深知與妹妹爭執徒勞無功,因此什麼也沒說。

  「叫他們快打!」勞勃公爵大喊。

  瓦狄斯爵士轉身面向鷹巢城公爵,舉劍致敬。「為鷹巢城和艾林谷而戰!」

  提利昂.蘭尼斯特被安排坐在花園對面的露天陽臺上,身邊圍滿了守衛。波隆轉身漫不經心地朝他做了個敬禮的動作。

  「他們就等你命令了。」萊莎夫人告訴她的公爵兒子。

  「快打!」男孩尖叫,兩手緊握座椅扶手,不住地顫抖。

  瓦狄斯爵士立刻旋身,舉起重盾。波隆也轉過來面對他。兩人的長劍交鋒一次,兩次,彼此試探。傭兵後退一步,騎士舉盾在前追趕。他揮出一劍,但波隆猛地後跳,躲到攻擊範圍之外,銀劍劃過空氣。波隆轉向右邊,瓦狄斯爵士跟過去,依然高舉護盾。騎士向前逼近,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踩在不平坦的地面上。傭兵嘴邊掛著淡淡的微笑,不斷後退。瓦狄斯爵士揮劍猛攻,可波隆跳得更快,輕盈地躍過一塊長滿青苔的低矮石頭。然後傭兵往左邊繞,遠離盾牌,朝騎士沒有保護的那方而去。瓦狄斯爵士想砍他的腿,然而距離太遠。波隆再往左跳,瓦狄斯爵士也跟著轉身。

  「這傢伙是個懦夫,」杭特伯爵道,「膽小鬼,有種就光明正大地打!」其他人也同聲附和。

  凱特琳望向羅德利克爵士。她的教頭簡短地搖頭道:「他故意讓瓦狄斯爵士追他。全副武裝加上盾牌,再強壯的人也會很快疲累。」

  其實,她幾乎是看著他人練劍長大,觀賞過的比武競技不止半百,然而眼前這場決鬥卻與之殊異,更為致命:一招棋錯,便在劫難逃。看著這番場景,凱特琳.史塔克卻憶起了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曾經發生過的另一場決鬥,在腦海中歷歷如繪,恍如昨日。

  那是在奔流城的下層庭院。布蘭登眼見培提爾只穿戴頭盔、護胸和鎧甲,便也脫去自己的大半護具。當時培提爾懇求她以信物相贈,卻被她拒絕。既然她被父親大人許配給布蘭登.史塔克,她的信物自然歸他所有。那是由她親手縫製的淡藍手帕,上面繡著奔流城的飛躍鱒魚。當她把手帕塞進他手中時,她向他懇求:「他只是個傻孩子,但我把他當弟弟一樣疼愛。他若是死了,我會很難過。」她的未婚夫聽了,便用那雙史塔克家的冷靜灰眸看著她,並答應饒那瘋狂愛著她的小子一命。

  決鬥才剛開始便告結束。已經成年的布蘭登逼得小指頭節節後退,從城堡庭院一直退到臨水階梯,攻勢猛烈,劍如雨下,打得那男孩腳步踉蹌,渾身是傷。「快投降!」他不止一次呼喊,但培提爾總是搖搖頭,執拗地繼續奮戰。最後在水深及踝的地方,布蘭登終於做出了斷,他反手一記猛烈的揮砍,穿透培提爾的護胸環甲和皮革,劃破肋骨下方的柔軟血肉,傷口之深,凱特琳以為必定致命。他倒在血泊中,一邊凝望著她,喃喃唸著「凱特」,同時明豔的鮮血從他鐵手套間汩汩湧出。這一切,她以為自己早已遺忘。

  那是她最後一次見到他的臉龐……直到那天他們在君臨重逢。

  小指頭足足休養了兩個星期,才有體力離開奔流城,然而她的父親大人卻禁止她到塔裡的病房去探望。是萊莎協助學士照顧他,當年的她溫柔得多,也害羞得多。艾德慕也去探望過,然而培提爾不願見他。弟弟在決鬥中擔任布蘭登的助手,小指頭說什麼也不能原諒。待他體力稍稍恢復,霍斯特.徒利公爵便派人將培提爾.貝里席放進一個密閉小轎,將他抬回五指半島強風呼嘯的嶙峋巨岩,回到他的誕生地繼續療養。

  刀劍的金屬交擊將凱特琳拉回現實。瓦狄斯爵士劍盾並用,攻勢猛烈。傭兵不斷後退,擋下道道攻勢,腳步輕靈地跳過石塊與樹根,眼睛卻從未離開對手。凱特琳發現他的動作極其靈敏,騎士的銀劍始終碰不到他,而他那把醜惡的灰劍卻在瓦狄斯爵士的肩甲上劃了一道。

  突然,波隆溜到哭泣女人的雕像背後。瓦狄斯爵士收勢不及,一劍朝他剛才的位置揮去,阿萊莎的白色大理石腿上火花迸發,兩人這場迅捷的過招才開始沒多久,便就暫告段落。

  「媽咪,他們打得不好看,」鷹巢城主抱怨,「我要看他們打真的。」

  「寶貝乖,他們馬上就打給你看。」他母親安慰他,「傭兵跑不了一整天的。」

  萊莎所在的陽臺上,有些貴族一邊對波隆冷嘲熱諷,一邊斟酒笑鬧,然而在花園對面,提利昂─蘭尼斯特那雙大小不一的眼睛卻全神貫注地看著兩位決鬥者你來我往,似乎身邊一切都已消失。

  波隆倏地自雕像後竄出,依舊向左,雙手擎劍朝騎士沒有盾牌保護的那邊猛砍。瓦狄斯爵士雖然擋下,但擋得很勉強。傭兵的劍順勢往上一彈,朝對方的頭部撲去。只聽鏗鏘一聲,獵鷹的一隻翅膀應聲而斷。瓦狄斯爵士後退半步,穩住身子,然後又舉起盾牌。波隆的劍攻向這道木牆,砍得木屑四濺。傭兵再度向左,避開盾牌,一劍正中瓦狄斯爵士腹部,在騎士的鎧甲上留下一道鮮明的裂口。

  瓦狄斯爵士後腳一蹬,手中銀劍凌空揮出一道兇猛的圓弧。波隆硬是把它撥開,然後跳出去。騎士撞上哭泣的女人,震得她在基座上搖晃。他踉蹌著退開,左顧右盼搜索對手,面罩上的細縫限制了他的視線。

  「爵士先生,在你後面!」杭特伯爵大喝,可惜為時已晚。波隆雙手舉劍,狠狠往下一斬,正中瓦狄斯爵士的右手肘。保護關節的細薄圓碟響聲大作。騎士悶哼著轉身,托起長劍。這回波隆守在原地,兩人你來我往,刀劍交織出的金屬歌聲響徹花園,迴蕩在鷹巢城的七座白塔之間。

  「瓦狄斯爵士受傷了。」羅德利克爵士語氣沉重地說。

  不需他說,凱特琳也看得見鮮血正如無數手指,從他前臂緩緩流下,她還看得見他手肘關節的黏濕。他的每記擋格越來越慢,越來越低。瓦狄斯爵士側身面對敵人,想用盾牌抵擋攻勢,然而波隆也跟著側移,行動靈敏如貓。而今,傭兵似乎愈發強壯,他的揮砍陸續留下痕跡。騎士的鎧甲、右腿、喙狀面罩和護胸,甚至頸甲都印上了深陷的閃亮凹痕。瓦狄斯爵士右臂的新月獵鷹圓碟被砍成兩截,掛在皮帶上。他們可以聽見從他面罩裡傳出的沉重呼吸。

  無論在場的眾峽谷騎士和貴族多麼高傲自大,他們都很清楚下面情勢如何,只有妹妹依舊看不到真相。「瓦狄斯爵士,打夠了,」萊莎夫人向下高喊,「快收拾他,我的寶貝等得不耐煩了。」

  瓦狄斯.伊根爵士的確是忠心耿耿,至死不渝。原本他還蹣跚後退,半蹲著躲在他那傷痕累累的盾牌後面,聽了這話,他轉而向前衝鋒。這陣突如其來的猛攻大出波隆意外。瓦狄斯爵士跟他撞在一起,並將盾牌狠狠地朝傭兵面部砸去,差一點,差一點就把波隆打倒在地……傭兵踉蹌後退,被一塊石頭絆到,趕忙扶住哭泣的女人維持重心。瓦狄斯爵士拋下盾牌,雙手舉劍猛撲上去。他的右手從肘部到指尖全都是血,但他最後的死命一擊足以將波隆從頭到腳劈成兩半……如果傭兵跟他硬碰硬的話。

  反之,波隆箭步向後跳開。瓊恩.艾林漂亮的雕花銀劍砍到哭泣女人的大理石手肘,劍身三分之一處應聲而斷。這時波隆用肩膀拼命朝雕像背部撞去,飽經風雨摧殘的阿萊莎.艾林雕像搖晃幾下之後轟然倒下,將瓦狄斯.伊根爵士壓在下面。

  轉瞬間波隆已踏上他身體,踢開殘餘的金屬圓碟碎片,暴露出手臂和胸甲間的脆弱部位。瓦狄斯爵士側身躺臥,被斷裂的哭泣女人雕像壓住的軀體無法動彈。凱特琳聽見騎士不住呻吟。傭兵雙手握劍高舉,用盡全身力氣,狠命刺進,劃過手臂,穿透肋骨。瓦狄斯.伊根爵士抖了一下,便不再動彈。

  一陣死寂籠罩著鷹巢城。波隆拔掉半罩頭盔,扔在草坪上。剛才被盾牌撞到的嘴唇,此刻正流著血,炭黑色的頭髮也被汗水完全浸濕。他吐出一顆打落的牙齒。

  「媽咪,結束了嗎?」鷹巢城公爵問。

  不,凱特琳想告訴他,一切才剛剛開始。

  「是的。」萊莎鬱悶地說,聲音一如她的侍衛隊長那般冰冷而死寂。

  「現在我可以讓那個小壞蛋飛了嗎?」

  花園的另一頭,提利昂站起身。「總之飛的不會是我這個小壞蛋,」他說,「這個小壞蛋打算跟蘿蔔一起搭籃子下山去,感謝您的關照。」

  「你以為──」萊莎開口。

  「我以為艾林家族還記得他們的族語,」小惡魔道,「高如榮譽。」

  「你答應我可以讓他飛的。」鷹巢城公爵對他母親尖叫,然後開始顫抖。

  萊莎夫人氣得滿臉通紅。「孩子,天上諸神認為這人無辜,除了放他走,我們別無選擇。」她提高音量,「來人,把蘭尼斯特家的大人和他……那隻怪物給我帶走。護送他們到血門,然後放他們自由。要為他們準備足以維持到三叉戟河的馬匹和糧食,同時務必歸還他們一切行李和武器。他們走山路,想必會很需要這些裝備。」

  「走山路?」提利昂.蘭尼斯特道。萊莎嘴角泛起一絲細小但得意的微笑。凱特琳忽然明白過來,這不啻另一種死刑。提利昂.蘭尼斯特想必也很清楚。然而侏儒僅故作禮貌地朝萊莎.艾林鞠了個躬。「遵命,夫人。」他說,「我們認得這條路。」

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