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三章─提利昂



  他們在緊鄰山路的山楊樹叢下稍事休息。提利昂撿拾枯枝,馬匹則啜飲山泉。他俯身拿起一根斷裂的枝幹仔細審視。「這個行嗎?我對生火這事兒不在行,以前都是莫里斯幫我弄的。」

  「生火?」波隆啐了口唾沫,「侏儒,你急著找死不成?還是你走得連理智都沒啦?生火會把方圓好幾里的原住民通通吸引過來。蘭尼斯特,我還想活著走完這趟路呢。」

  「那你倒是打算怎麼辦?」提利昂問。他把樹枝夾在腋下,繼續在稀疏的灌木叢中翻找。天剛亮,林恩.科布瑞爵士便鐵青著臉把他們送出血門,並明令禁止他們再度出現,從那時起,他倆便快馬加鞭地趕路,直到現在還沒歇息,害得他腰酸背痛。

  「靠蠻幹殺出重圍是別想了,」波隆道,「但兩個人輕裝便行,總比大批人馬速度快,也較不會引人注意。我們在山裡停留的時間越短,就越有機會安全抵達河間地帶。所以我說咱們應該加緊趕路,白天躲藏,夜間行動,道路能避就避,不要發出噪音,更不要生火。」

  提利昂.蘭尼斯特歎道:「波隆,這計畫真是好極了。那你就自己去試試吧……到時候可別怪我沒停下來幫你挖墳。」

  「你這侏儒想活得比我久?」傭兵嘿嘿笑道。他的笑容有個缺口,正是瓦狄斯.伊根爵士的盾牌撞掉他一顆牙齒的地方。

  提利昂聳聳肩。「你要在夜間加緊趕路,這簡直就是想摔破腦袋。我寧可慢慢走,舒舒服服地走。波隆,我知道你愛吃馬肉,但這回要是我的馬死了,咱倆就只剩影子山貓可騎了……老實說,我認為不管我們怎麼做,原住民都會找上我們。這裡四處都是他們的眼線。」他伸出戴了手套的手,朝周圍風蝕的高聳峭壁揮揮。

  波隆皺眉道:「蘭尼斯特,那我們就跟死人沒兩樣了。」

  「真那樣的話,我也寧願死得舒服點。」提利昂回答,「我們需要生個火,這裡入夜之後冷死人,熱騰騰的食物不僅可以溫暖咱們的肚皮,還可以提振精神。你覺得這附近能打到什麼野味?萊莎夫人好心地給我們準備了豐盛的鹹牛肉、硬乳酪和乾麵包大餐,但我實在不想在這裡咬斷牙齒,你知道,要找學士還有得走咧。」

  「我能弄到肉,」一綹黑髮之下,波隆的黑眼睛狐疑地打量著提利昂。「但我首先應該把你和這堆笨柴火丟在這裡,如果我把你的馬也帶走,那我逃脫的機會就會加倍。到時候你會怎麼做呢,侏儒先生?」

  「八成是死囉。」提利昂彎腰撿起另一根木棍。

  「你覺得我不會這麼做?」

  「如果攸關性命,你會毫不猶豫這麼做。當初你朋友契根肚子中箭,你不就動作飛快,一刀把他宰了?」當時波隆抓住他的頭髮往後一扯,匕首從他耳朵貫穿而進,事後他卻對凱特琳.史塔克說他的傭兵同伴死於箭傷。

  「反正他也活不成,」波隆道,「更何況他大呼小叫個不停,把敵人都引來了。那天受傷的換做我,契根也會同樣行為……何況他算不上朋友,只是同行的夥伴。侏儒,你給我搞清楚,我幫你殺人,但那不代表我喜歡你。」

  「我也只需要你幫我殺人,」提利昂說,「用不著你喜歡我。」他把懷中的木材扔到地上。

  波隆嘿嘿一笑。「我得承認,你膽子夠大,不輸咱們傭兵。你怎麼知道我會替你出場?」

  「我哪兒知道?」提利昂瘸著腿試圖生火。「我是孤注一擲。之前在旅店裡,你和契根跟他們一道把我抓住,圖什麼?其他人要麼是因為職責所在,要麼是為了主子的名譽,但你倆不是。你既沒有主子,也沒有義務,更沒有什麼寶貝榮譽,何苦沒事找事?」他取出刀子,削掉一根木棍的樹皮,用來當引信。「喏,傭兵是為什麼做事啊?還不是為了錢。你們以為凱特琳夫人會獎賞你們的協助,甚至給你們謀個差事。好了,我想這樣應該就行了。你有沒有打火石?」

  波隆伸出兩根手指滑進腰間的小袋,丟出一塊打火石。提利昂在半空中接住。

  「謝啦。」他說,「問題在於你不瞭解史塔克家的人。艾德大人既驕傲,又正直,凡事講求榮譽,而他夫人嘛就更別提了。喏,等事情結束後她當然會賞你兩個小錢,帶著嫌惡的眼神,一邊把錢塞到你手裡,一邊說幾句禮貌的話,但別指望她會給更多啦。史塔克家要的是有忠誠有勇氣,還得講究榮譽的人,而你和契根嘛,老實說,不過是出身低賤的人渣。」提利昂拿燧石敲擊匕首想生火,卻什麼也沒弄出來。

  波隆哼了一聲。「小傢伙,我看你這舌頭挺毒的,小心哪天給人割了叫你吞下肚去。」

  「別人都這麼說。」提利昂瞄瞄傭兵。「我冒犯到你了嗎?那還真對不住……不過哩,波隆,你也搞清楚,你的的確確是個人渣。責任感、榮譽心、友誼,哪一樣是你有的?哼,不用費工夫想了,答案咱倆都知道。可你不蠢,我們抵達峽谷之後,史塔克夫人就用不著你了……但我用得著,何況蘭尼斯特家的人從不吝惜金子。所以,當我需要孤注一擲時,我就是猜你夠機靈,知道怎麼做對你最有利。讓我很高興的是,你的確夠機靈。」他將打火石和刀刃再度撞擊,卻依舊徒勞無功。

  「拿來,」波隆蹲下身,「讓我來。」他從提利昂手裡接過短刀和燧石,一打便擦出火花。一塊捲起的樹皮開始冒煙。

  「幹得好。」提利昂道,「你雖然是個人渣,但不可否認你很有用。手裡再拿把劍,你就跟我老哥詹姆差不多厲害。波隆,你想要什麼?金子?土地?還是女人?只要想辦法保全我性命,你要什麼有什麼。」

  波隆朝火堆輕輕吹氣,火焰頓時躍得老高。「萬一你死了怎麼辦?」

  「那樣嘛,起碼有了個真心誠意為我哀悼的人。」提利昂嘻嘻笑道,「我掛了,金子也就沒囉。」

  這時火已經燒得很旺。波隆起身,把燧石塞進口袋,然後將匕首拋回給提利昂。「算你公道,」他說,「我的劍是你的了……但別叫我來卑躬屈膝、滿口老爺大人那套,我不當別人的僕從。」

  「你也不當別人的朋友,」提利昂道,「我很清楚一旦有利可圖,你會義無反顧地背叛我,就跟你背叛史塔克夫人一樣。波隆,要是哪天真有人引誘你出賣我,請你記住──不管對方出價多少,我都付得起。說穿了,就是我很愛惜我這條命。好啦,那你現在到底能不能幫咱們弄點好吃的?」

  「你把馬照顧好。」波隆說著解開繫在身後的獵刀,大步走進樹林。

  一個小時後,馬匹已經刷洗餵飽,營火也燒得劈啪作響,火上的烤架正轉著一隻小山羊,滴下油汁,香氣四溢。「現在只差一瓶好酒配著下肚啦。」提利昂說。

  「還要來個女人,最好再多十來個士兵保護我們。」波隆道。他兩腳盤坐在火邊,正拿油石磨長劍。石頭和金屬摩擦所發出的刺耳聲響有種怪異的安全感。「很快天就要全黑,」傭兵表示,「第一班我來值……雖然沒什麼用,好歹待會兒我可以死在睡夢中。」

  「喔,我看用不著等到睡著,他們就會過來了。」聞著烤肉的香氣,提利昂不禁口水直流。

  波隆隔著營火盯著他。「你有打算。」他平板地說,石頭又磨了劍一下。

  「不妨說有一絲希望吧,」提利昂道,「又到孤注一擲的時候了。」

  「你拿咱倆的性命當賭注?」

  提利昂聳聳肩。「難道有別的選擇?」他伸手從火上割下一小片羊肉。「啊。」他一邊咀嚼,一邊開心地感嘆。油汁從他兩頰滴下。「雖然有點硬,又沒有醬料,但我還是不抱怨的好。之前在鷹巢城,我在斷崖邊跳來跳去,連一粒煮豆子都吃不到哩。」

  「結果你卻給了那獄卒一袋金子。」波隆說。

  「蘭尼斯特有債必還。」

  當提利昂把裝了金子的皮袋扔給莫德時,連莫德自己都難以置信。獄卒鬆開袋口的繩子,看到耀眼黃金,兩眼睜得像煮蛋那麼大。「我把銀幣留了下來,」提利昂對他歪嘴一笑。「我們本來就說好給金子,所以就成交囉。」那筆錢是莫德欺負一輩子犯人都掙不到的數目。「還有,別忘記我說過,這些只是開胃小菜。哪天你要是覺得煩,不想繼續為艾林夫人做事,就到凱岩城來,到時候我再把欠你的算清。」眼看兩手盛滿金龍幣,莫德當場就雙腳跪下,保證他一定會照辦。

  波隆抽出匕首,將肉從火堆上拿下,開始從骨頭上切下一塊塊烤得焦黑的肉,提利昂則挖空兩塊硬麵包充當盤子。「假如我們真能回到河間地,你打算做什麼?」傭兵邊切邊問。

  「喏,先找個妓女,弄張羽毛床,來壺好酒再說。」提利昂遞出盤子,波隆將之裝滿肉塊。「然後再決定去凱岩城或者君臨,等我想想,關於某把匕首,可有好些問題要問呢。」

  傭兵咀嚼吞咽著滿口烤肉。「這麼說來你沒撒謊?那真不是你的刀子?」

  提利昂擠出一絲微笑。「你覺得我看起來可像個騙子?」

  待他們填飽肚子,夜空已群星密佈,一彎新月升上山頭。提利昂將他的山貓皮披風鋪在地上,拿馬鞍當枕頭。「等啊等啊,咱們朋友還沒動靜,真是好事多磨。」

  「換做是我,也會擔心其中有詐,」波隆道,「要不是有陷阱,幹嘛這樣大剌剌的?」

  提利昂咯咯笑道:「那我們豈不更該唱歌跳舞,好把他們通通嚇跑囉。」說完他哼起了小調。

  「侏儒,你真是瘋了。」波隆邊說邊用匕首剔除指甲縫裡的油脂。

  「波隆,你對音樂的喜好都到哪兒去啦?」

  「你要音樂,當初幹嘛不叫那唱歌的當你打手?」

  提利昂嘻笑道:「那一定很有趣。想想他拿豎琴對付瓦狄斯爵士會是什麼情景。」他繼續哼唱著。「知不知道這曲兒?」他問。

  「聽得煩了,在旅店或妓院裡常聽到。」

  「這是密爾的歌謠,叫做『我的戀愛季節』。如果你知道歌詞,就會明白寫得有多麼甜美哀怨。我睡過的第一個女孩子以前常唱這首歌,想忘也忘不掉。」提利昂抬頭仰視星空。這是個清朗的寒夜,群星的光輝灑在山間,明亮無情有如真理。「我遇見她的那晚就和現在一模一樣,」他聽見自己說,「當時詹姆和我正從蘭尼斯港騎馬回來,只聽一聲尖叫,就見她朝路上跑來,後面跟了兩個大呼小叫的男人。我老哥拔劍去對付他們,我則下馬保護女孩。她只大我不到一歲,黑頭髮,很纖細,那張臉教你看了就心碎。最起碼我的心碎了。雖然她出身低賤,又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也很久沒洗澡……但就是討人喜歡。那兩個男的先前已經扯開了她穿的破布,背幾乎都露了出來,所以我用自己的斗篷裹住她,詹姆則把那兩個傢伙趕回森林裡。等他跑回來,我已經問出了她的名字和身世。她是個農夫的女兒,自從她爹發燒病死後就孤伶伶一個人,正準備去……唉,其實要去哪兒她自己也不知道。」

  「當時詹姆一心只想逮著那兩個人。強盜居然敢在距離凱岩城這麼近的地方攻擊行人,這可不是件尋常事,他把這當成奇恥大辱。那女孩驚慌失措,不敢一個人走路,於是我提議帶她到附近的旅館,弄點東西給她吃,而我老哥則回凱岩城討救兵。」

  「她比我原先料想的更餓。我倆足足吃了兩隻半烤雞,又喝乾了一整壺酒,邊吃邊聊很愉快。那年我才十三歲,只怕一喝酒就亂了性。總之等我回過神來,已經跟她躺在床上。她很害羞,但我更害羞,真不知我是打哪兒來的勇氣?我給她開苞的時候她哭了,但事後她吻了我,然後悄聲唱起那首歌,到第二天清晨,我已經愛上她了。」

  「你愛上她了?」波隆的語氣聽來饒富興味。

  「很可笑,對不對?」提利昂又哼起那首歌。「後來我還娶了她。」最後他終於承認。

  「蘭尼斯特家的人娶個農家女?」波隆說,「真有你的。」

  「唉,講幾句謊話,口袋裡裝上五十枚銀幣,再找個喝醉酒的修士,一個小男孩能幹些什麼,說了你大概都不相信。我不敢把我的新娘帶回凱岩城,就把她安頓在她自己的小屋裡,咱倆過了兩個星期的夫妻生活。最後那修士酒醒,便把事情前後通通稟報給我公爵老爸。」過了這麼多年,講起這件事竟依舊讓提利昂倍感孤寂,他實在大感意外。或許只是旅途困頓的關係吧。「我的婚姻到此結束。」他坐起身,凝視著逐漸熄滅的篝火,就著光亮眨眼。

  「他把那女孩趕走了?」

  「他做得更漂亮,」提利昂道,「他先要我老哥跟我說實話。其實……那女孩是個妓女。從那條路到那兩個強盜,整件事都是詹姆安排好的。他認為讓我體驗男女之事的時刻到了,便精心策劃了這一切。這是我的第一次,所以他特意付了雙倍的價錢找了個處女。」

  「詹姆說完之後,為了讓我牢牢記取教訓,泰溫大人把我老婆叫進來,交給他手下的衛兵。說實話,他們出的價挺公道,一人一枚銀幣,你說多少妓女值這個價?他叫我坐在軍營的角落,逼我全程觀賞,到後來她賺的銀幣多得拿不完,白花花的銀子順著指縫灑了一地,而她……」濃煙刺痛了他的眼睛。提利昂清清喉嚨,從火邊轉開,朝黑暗的夜空望去。「泰溫大人讓我最後一個上。」他輕聲說,「他還遞給我一枚金幣,因為我是蘭尼斯特家的人,身價不同。」

  過了一會兒,他又聽見波隆拿石頭磨劍的聲音。「管我十三歲、三十歲還是三歲,有人敢這樣對我,我非宰了他不可。」

  提利昂轉頭面對他。「說不定哪天你會有機會。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蘭尼斯特有債必還,有仇必報。」他伸個懶腰。「我試著睡一會兒好了。咱們要死的時候記得叫醒我。」

  他用山貓皮披風裹住身子,閉上眼睛。地面凹凸不平,又冷又硬,但沒過多久,提利昂.蘭尼斯特竟真的睡著了。他夢見了天牢,但這回他是獄卒,並非犯人,而且他身軀高大,手握皮帶,正抽打著父親,逼他後退,逐漸靠近無盡深淵……

  「提利昂。」波隆的警告低沉而急促。

  提利昂立時清醒。營火僅剩餘燼,人影正從四面八方朝他們進逼。波隆單膝起立,一手持劍一手握著匕首。提利昂捉住傭兵的手:安靜,別輕舉妄動。「今晚夜風寒冷,諸位何妨過來一起烤烤火?」他對周圍鬼鬼祟祟的人影喊,「雖然我們無酒可以招待,但歡迎各位前來品嘗羊肉。」

  所有的動作都停了下來。就著月色,提利昂瞥見金屬反射的光澤。「山是我們的,」樹叢裡傳來一個低沉、堅毅而不友善的聲音。「羊肉也是我們的。」

  「羊肉是你們的沒錯,」提利昂附和:「你是誰?」

  「當你升天去見你的神的時候,」另一個聲音回答,「告訴他送你上天的是石鴉部的岡恩之子岡梭爾。」他踏開樹叢,走進光線範圍內。來人個子很瘦,帶著個牛角盔,手裡握著獵刀。

  「還有多夫之子夏嘎。」這是頭一個聲音,低沉而致命。只見一塊巨石朝他們左邊挪動,然後立起身,變成了人。他的身軀魁梧強壯,看似動作遲緩,全身穿著獸皮,右手拿了根木棍,左手則握著一柄斧頭。他腳步笨重地朝他們走來,邊走邊猛力把兩樣武器對撞了一下。

  其他的聲音跟著喊出名字,有康恩、托瑞克、賈戈特,還有些名字提利昂記不完全,但對方一共有十人以上。有些拿了刀劍,其他人則揮舞著乾草叉、鐮刀和樹木削的長矛。他直等他們通通報完姓名之後方才回答:「我是蘭尼斯特部落的泰溫之子提利昂,他是住在凱岩城的獅子酋長。我們很樂意支付吃羊肉的賠償。」

  「泰溫之子提利昂,你能給我們什麼東西呢?」叫岡梭爾的人問。他似乎是這群人的頭目。

  「我錢包裡有些銀幣,」提利昂告訴他們,「我身上這件鎧甲對我來說太大,但康恩穿起來應該很合身。另外呢,我這把戰斧要是握在夏嘎那雙強壯的手裡,肯定會比他那柄木頭斧威猛得多。」

  「半人想拿我們的東西當賠償。」康恩道。

  「康恩說得對。」岡梭爾說,「你的銀幣是我們的,你的馬是我們的,你的鎧甲和你的戰斧,還有你腰上的刀子也都是我們的。你只有一條命可以拿來賠償。泰溫之子提利昂,你想要怎麼個死法?」

  「我想活到八十歲,喝飽一肚子酒,找個處女陪著我,這才死在自己的暖床上。」他回答。

  壯碩的夏嘎第一個發笑,聲響如雷。其他人則不若他這麼覺得有趣。「康恩,去牽馬,」岡梭爾下令,「把另外那傢伙宰了,然後把半人抓起來。我們可以讓他擠羊奶,順便討孩子的媽開心。」

  波隆一躍起身。「誰想先死?」

  「住手!」提利昂厲聲喝道,「岡恩之子岡梭爾,聽我說。我的家族既有錢又有勢,只要石鴉部能保我們平安出山,我那公爵老爸賞你們的金子會多到可以拿來洗澡。」

  「低地領主的金子跟半人說的話一樣不值錢。」岡梭爾道。

  「我雖然只是半個人,」提利昂說,「卻有勇氣面對敵人。石鴉部呢?等峽谷騎士來了,你們還不是只敢躲在石頭後面,害怕得發抖?」

  夏嘎怒吼一聲,將手中的棍棒和斧頭再度撞擊。賈戈特用他那根前端淬過火的木矛戳了戳提利昂的臉。他極盡所能不畏縮。「你們就只偷得到這種貨色?」他說,「殺羊或許可以……還得那羊乖乖認命讓你們殺。我老爸的鐵匠拉出的屎都比這高級。」

  「臭小子,」夏嘎吼道,「等我把你的命根子剁下來餵山羊,瞧你還敢嘲笑我的斧頭?」

  然而岡梭爾舉起手。「不,我要聽聽他怎麼說。孩子的媽現在都在挨餓,有了傢伙比拿金子更有用。泰溫之子提利昂,你要拿什麼來換你的命?劍?長槍?還是盔甲?」

  「岡恩之子岡梭爾,這些都不成問題,我給你的遠不止於此,」提利昂.蘭尼斯特微笑著回答,「我會把整個艾林谷都送給你。」

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