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一章─艾莉亞



  「上。」西利歐.佛瑞爾叫喊著,朝她頭部揮去。艾莉亞舉劍擋格,木劍相交,喀的一聲。

  「左。」他又叫,木劍隨即呼嘯而出。她的劍也急速迎去。又是喀的一聲,她咬緊牙關。

  「右,」他說,之後是「下」、「左」、「左」,越來越快,向前步步進逼。艾莉亞則不斷後退,揮開每一記攻勢。

  「開始衝鋒了。」他警告。於是當他向前猛攻,她往旁邊一閃,掃開他的劍,朝他肩膀砍去。她差一點就碰到他了,就差那麼一點點,她禁不住得意地笑起來。一撮淌著汗水的頭髮垂下,在她眼前晃來晃去,她用手背撥開。

  「左。」西利歐叫道。「下。」他的劍快得看不清,喀喀聲響徹小廳。「左,左,上,左,右,左,下,左!」

  這一劍刺得很高,正中她的胸膛。她劇痛難忍,因為這次攻擊方向全然不對,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哎喲!」她叫道。看來,等今晚在海上某個地方睡覺的時候,胸部大概已經淤青一片了。每次受傷都是一次教訓,她告訴自己,而每次教訓都讓我們更強。

  西利歐後退。「你已經死了。」

  艾莉亞扮起鬼臉。「你作弊啦,」她氣沖沖地說,「你明明說左邊結果卻打右邊。」

  「就是這樣,你從此就是個死女孩了。」

  「可你『騙人』啊!」

  「我的嘴巴騙人,我的眼睛和手說的可是真話,只是你視而不見。」

  「我哪裡看不見,」艾莉亞說,「我每秒鐘都盯著你看!」

  「死掉的小妹妹,『觀看』不代表『洞察』。水舞者一定要能洞察。來,把劍放下,聽課的時候到了。」

  她跟著他走到牆邊,他在板凳上坐下。「西利歐.佛瑞爾能當上布拉佛斯海王的首席劍士,你知道憑什麼嗎?」

  「因為你是全城最厲害的劍客。」

  「就是這樣,但為什麼是我?有很多人比我強壯,比我敏捷,比我年輕,為什麼是西利歐.佛瑞爾最厲害?現在讓我來告訴你。」他用指尖輕輕碰了碰睫毛。「訣竅在於洞察,洞察事物的真相。」

  「聽著。海風吹到何方,布拉佛斯的船就開往何地。他們去過很多稀奇古怪的地方,每次返航,船長都會為海王的百獸園獻上遠方的動物。那是你從未見過的各式珍禽異獸,比如有條紋的馬,全身長滿斑點、脖子像高蹺一樣長的東西,還有渾身是毛、長得跟母牛一樣大的鼠豬,會螫人的獅身蠍尾獸,把幼獸裝在袋子裡的老虎,還有走來走去、有鐮刀般的爪子的恐怖蜥蜴。這些東西西利歐.佛瑞爾通通都見過。」

  「我說的那天,前任首席劍士剛剛去世,海王便傳我過去,只因按照布拉佛斯的傳統必須立刻選擇繼承人。之前已有不少殺手去見過他,結果通通都被遣走,誰也說不出原因。我進去的時候,他安詳地坐著,膝上躺了一隻肥胖的黃貓,他告訴我:這是他手下某位船長從比日出之地更遠的小島上帶回來給他的。『你沒見過像她這樣的動物吧?』他問我。」

  「而我對他說:『每晚我在布拉佛斯的小巷都見到幾千隻他這種動物。』海王聽了撫掌大笑,當日就任命我為首席劍士。」

  艾莉亞露出一張苦臉。「我不懂。」

  西利歐把牙齒磨得咯咯作響。「那只是一隻平凡無奇的貓。其他人以為會看到珍禽異獸,所以他們眼中就只看得到珍禽異獸。他們說這隻貓很大,可那隻貓並不特別大,只不過因為好吃懶做,海王又常拿自己餐桌上的東西餵它,所以才稍微發福。他們又說它耳朵小巧玲瓏,其實只是因為和其他貓打架的時候被咬掉了一塊。那明明就是隻公貓,但海王開口說『她』,他們也就信以為真。你聽懂了嗎?」

  艾莉亞仔細想想。「你洞察了事情的真相。」

  「就是這樣。最重要的就是睜大眼睛。心會說謊,頭腦會愚弄我們,只有眼睛雪亮。用你的眼睛看,用你的耳朵聽,用你的嘴巴嘗,用你的鼻子聞,用你的皮膚去感覺,最後才用腦袋去想,這樣才會洞察真相。」

  「就是這樣。」艾莉亞嘻嘻笑道。

  西利歐.佛瑞爾難得地露出微笑。「我在想,等我們抵達你家那個臨冬城,也差不多是該讓你使用這把縫衣針的時候了。」

  「太棒了!」艾莉亞迫不及待地說,「到時候我讓瓊恩看──」

  轟的一聲,身後的小廳大木門被人撞開,艾莉亞立刻旋身。

  一名御林鐵衛站在門拱下,身後跟了五個蘭尼斯特衛士。他全副武裝,只把頭盔的面罩打開。此人陪國王來臨冬城作客時,艾莉亞見過他,記得他那低垂的眼睛和鐵鏽色的小鬍子,這必是馬林.特蘭爵士無疑。紅披風的侍衛穿著皮革背心和鎧甲,頭戴雄獅鋼盔。「艾莉亞.史塔克,」騎士說,「孩子,跟我們走。」

  艾莉亞猶豫不決地噘起嘴。「你們找我做什麼?」

  「你父親要見你。」

  艾莉亞向前走了一步,但西利歐.佛利爾握住她的手。「艾德大人為何不派他的手下,反而派蘭尼斯特家的人來呢?我很好奇。」

  「舞蹈老師,別不識好歹,」馬林爵士說,「此事與你無關。」

  「我父親才不會派你們來呢。」艾莉亞說著舉起她的木劍。蘭尼斯特侍衛見了哈哈大笑。

  「小妹妹乖,把棍子放下,」馬林爵士告訴她,「我乃御林鐵衛眾弟兄的一員,是宣誓效命的白騎士。」

  「殺老國王的弒君者也是啊。」艾莉亞說,「我不想去,我不想跟你走。」

  馬林.特蘭爵士沒了耐性。「抓住她。」他對手下說,然後放下面罩。

  三個衛士向前走來,鎖子甲隨著跨出的每一步發出清脆的碰撞。艾莉亞突然害怕起來。恐懼比利劍更傷人,她告訴自己,慢慢緩和狂亂的心跳。

  西利歐.佛瑞爾走上前來,擋在中間,邊拿木劍輕敲靴子。「到此為止。你們是人還是狗,居然有臉威脅小孩子?」

  「滾開,老頭子。」一名紅袍侍衛叫道。

  西利歐的木棍咻地一聲上竄,敲了那人頭盔一下。「我是西利歐.佛瑞爾,從現在開始,你跟我講話要放尊重點。」

  「禿頭渾球。」來人拔出長劍。木棍再度竄動,快得刺眼。艾莉亞只聽喀啦一聲,鋼劍已掉在石地板上。「我的手。」那名守衛慘叫著握住斷掉的手指。

  「以一個舞蹈老師來說,你挺快。」馬林爵士評價。

  「以一個騎士而言,你太慢。」西利歐回敬。

  「宰了這布拉佛斯人,把那小女孩抓來。」白甲騎士命令。

  四個蘭尼斯特士兵紛紛抽出佩劍,斷指的那個啐了口唾沫,用左手拔出匕首。

  西利歐.佛瑞爾喀喀咬緊牙齒,滑出水舞者的姿勢,側面迎敵。「小艾莉亞,」他叫道,但他看都沒看她一眼,自始至終沒將視線自蘭尼斯特衛兵身上移開。「今天的舞蹈課到此為止。你最好快走,跑步去找你父親。」

  艾莉亞不想拋下他,但他教導她要聽話。「疾如鹿。」她小聲說。

  「就是這樣。」西利歐.佛瑞爾說。蘭尼斯特士兵向他圍去。

  艾莉亞緩緩後退,手裡緊緊握著木劍。看著西利歐應戰的架式,她才明白平日和她交手時,他不過隨意玩玩罷了。紅袍武士握著鋼劍從三面向他進逼,他們的胸膛和手臂受鎧甲保護,短褲縫了金屬護膝,但腳上只有皮革綁腿,雙手暴露在外。他們的頭盔雖有護鼻,卻沒有面罩遮眼。

  西利歐不等他們靠近,便閃身向左。艾莉亞不敢想像人的動作竟能那麼快。他用木棍擋住一把劍,旋身躲過第二把。第二個人失去重心,踉蹌著朝先前那人跌去。西利歐朝他後背補上一腳,兩個紅袍武士摔成一團。第三個衛士跳過他們衝來,揮劍往水舞者的頭砍去。西利歐身子一低,向上疾刺。那名守衛慘叫倒地,本來是左眼的地方,如今只剩一個血淋淋的窟窿。

  摔倒的人準備爬起。西利歐踢中一人的面門,扯下男一人的頭盔。拿匕首的人朝他猛刺,西利歐用頭盔接住他的攻勢,然後用木棍敲碎了來人的膝蓋。最後一個紅袍武士喝罵一聲,雙手持劍,猛力揮砍著朝他衝鋒。西利歐疾閃向右,於是那個沒了頭盔,正掙扎著站起的人遭了殃,那記屠夫般的猛斬正中他肩脖交接處。利劍砍碎鎧甲、皮革和血肉,此人跪倒在地,厲聲慘叫。殺他的人還來不及抽出劍,西利歐已刺中他的喉頭。衛士發出窒息般的叫聲,蹣跚後退,雙手掐著脖子,臉如死灰。

  等艾莉亞走到通往廚房的後門時,五個人不是倒地喪命,就是奄奄一息。她聽見馬林.特蘭爵士咒道:「一群廢物,」然後拔出長劍。

  西利歐.佛瑞爾恢復了戰鬥姿勢,牙齒咯咯作響。「小艾莉亞,」他頭也不回地叫道,「快走。」

  用你的眼睛看,他剛才教導過。於是她看了:騎士穿著全身重鎧,頭、腳、乃至喉嚨、手臂都由鋼甲保護,雙眼隱藏在純白高盔後,手拿猙獰的精鋼長劍。反觀西利歐:皮革背心和手中的木劍。「西利歐,快跑!」她尖叫。

  「布拉佛斯的首席劍士從不臨陣脫逃。」他朗聲道。馬林爵士揮劍朝他砍來,西利歐優雅地閃開,手中木棍劃出一陣白光芒朝騎士攻去。才一次心跳間,他接連擊中騎士的太陽穴、手肘和喉嚨,木頭敲響了頭盔、護手和頸甲的金屬。艾莉亞整個人愣在原地。馬林爵士繼續進逼,西利歐退後。他擋下一擊攻勢,躲開第二劍,又揮開第三擊。

  但第四劍將木棍攔腰砍斷,木屑飛濺,鉛製骨架斷裂。

  艾莉亞啜泣著邁開腳步,飛奔而去。

  她衝過廚房和貯藏室,在廚師和侍者間穿梭,害怕得什麼都看不清。一個捧著木盤的麵包師助手經過她面前,艾莉亞把她整個撞倒,剛出爐、香氣四溢的麵包灑了一地。她又繞過一個手拿切肉刀,肘部以下全是血,張大嘴巴吃驚地看著她的肥胖屠夫,隱約聽見背後的叫喊。

  西利歐.佛瑞爾所教過的每一件事都在她腦中迅速流竄。

  疾如鹿,靜如影。恐懼比利劍更傷人!
  迅如蛇,止如水。恐懼比利劍更傷人!
  壯如熊,猛如狼。恐懼比利劍更傷人!
  害怕失敗者必敗無疑!
  恐懼比利劍更傷人!
  恐懼比利劍更傷人!
  恐懼比利劍更傷人!

  她緊握木劍,汗濕手心,當抵達塔裡的樓梯時,已經上氣不接下氣。她愣了一會兒。往上還是往下?上樓之後會經過覆篷的橋,橋連接著議事廳和首相塔,但他們一定以為她會朝那邊去,沒錯,而且西利歐不是說要「出其不意」嗎?於是艾莉亞往下走,一層又一層螺旋,三步並作兩步,跳過一級級狹窄的階梯。直到最後進入寬敞的圓頂地窖,四周的麥酒桶足足堆了二十尺高。唯一的光源是高牆上的傾斜窄窗。

  地窖是條死路。除了她進來的路,無路可走。她不敢回頭,也不敢留在這裡。對了,她得找到父親,告訴他事情經過才是。父親會保護她。

  艾莉亞把木劍插進腰帶,開始攀爬,在酒桶之間跳躍,終於到了窗邊。她雙手勾住石頭往上拉。牆壁足有三尺厚,窗戶有如一條往上向外傾斜的隧道。艾莉亞扭動身軀,朝天光爬去。當她的頭到達地面的高度時,她隔著內城,朝首相塔望去。

  原本堅實的木門只剩裂片、破敗不堪,似乎被斧頭砍爛。一個死人面朝下倒在階梯上,披風壓在身子下,後背的鎧甲衫上全是鮮血。她突然驚恐地發現那是件灰羊毛鑲白緞邊的披風。但她看不出來那是誰。

  「怎麼會這樣?」她小聲說。到底出了什麼事?父親又在哪裡?紅袍武士為何來抓她?她憶起自己發現怪獸那天,那個黃鬍子男人所說過的話:既然死了一個首相,為什麼不能死第二個?艾莉亞眼裡不自覺地充滿淚水。她屏氣傾聽,聽見從首相塔窗內傳出打鬥聲,叫喊聲,哀嚎聲和武器交擊聲。

  她不能回去。父親他……

  艾莉亞閉上了眼睛,一時間害怕得不敢動彈。他們殺了喬里、韋爾和海華,以及樓梯上那個不知名的守衛。說不定他們也會殺掉父親,若她被逮著的話,恐怕也難逃一死。「恐懼比利劍更傷人,」她大聲說,但假裝自己是水舞者無濟於事,何況身為水舞者的西利歐很可能已死在白騎士手下。她只是個擔驚受怕、孤伶伶的小女孩,手中只有一把木劍。

  她擠著身子,爬進廣場,小心翼翼地環顧四周後,方才站起。城堡似乎空無一人,可城堡絕不可能空無一人。大家一定都關上門躲了起來。艾莉亞思慕地望望自己的臥房,然後沿著牆邊陰影,離開了首相塔。她假裝自己在抓貓……只可惜現在被抓的是她,而一旦被抓,鐵定沒命。

  艾莉亞在建築和高牆間穿梭,盡可能背靠著牆,防止別人偷襲,最後總算平安無事地抵達馬廄。穿過內城時,她看到十來個全副武裝、穿著鎖甲和全身鎧甲的金袍衛士從身邊跑過,但由於不知他們站哪一邊,所以她躲在陰影裡蹲低身子等他們過去。

  從艾莉亞有記憶以來便擔任臨冬城馬房總管的胡倫趴在馬廄門邊的地上。他身上中刀無數,以致於外衣好似繡滿了腥紅花朵。艾莉亞本來確定他已經死了,然而等她爬進去,他卻睜開眼睛。「搗蛋鬼艾莉亞,」他小聲說,「你快去……警告你……你父親大人……」馬房總管嘴裡冒出紅色泡沫,接著合上眼睛,不再說話。

  馬廄裡陳屍累累,有一個跟她玩耍過的馬僮,三個父親的貼身護衛。一輛滿載箱子行李的馬車棄置門邊。這些人遭到攻擊時,想必是正準備把東西運到碼頭吧。艾莉亞偷偷靠近,發現其中一具屍首是戴斯蒙,那個曾經拿長劍給她看,向她保證會保護父親的戴斯蒙。他背朝地,空洞地仰視屋頂,蒼蠅爬過他的眼睛。他旁邊死了一個戴著獅盔的蘭尼斯特紅袍武士。只有一個。戴斯蒙不是告訴她「咱北方人一個人抵得上南方人十個」嗎?「你騙人!」她突然一陣暴怒,踢了那屍體一腳。

  廄裡的馬都嚇壞了,嘶叫個不停,不時對著嗆鼻的血腥吐氣。艾莉亞腦中所想只是趕緊找匹馬兒放上馬鞍,然後溜之大吉,逃得遠遠的。她只要沿著國王大道,就可以回到臨冬城。於是她從牆上拿下一副馬鞍和韁繩。

  當她走到馬車背後時,一個倒在地上的箱子吸引了她的注意。箱子一定是在打鬥中被碰落,或在搬運途中掉下的。木板已經裂開,箱蓋向上掀起,東西灑了一地。艾莉亞看到那些她從沒穿過的綾羅綢緞,不過,旅行途中她可能會需要禦寒衣物……而且……

  艾莉亞跪在泥地上散亂的衣物之中。她找到一件厚重的羊毛斗篷,一條天鵝絨裙子和一件絲質外衣,幾條內衣褲,一件母親為她縫製的裙服,還有一個可以變賣的銀手鐲。她推開破裂的蓋板,在衣箱裡翻找「縫衣針」。她原本把劍藏在箱子最底端,可箱子掉落時東西全攪成一團。艾莉亞突然很害怕有人先她一步找到劍,並把劍給偷走了。好在她的手指隨即碰觸到緞子禮服下的堅硬金屬。

  「原來她在這兒啊。」一個聲音嘶喊著朝她逼近。

  艾莉亞驚慌旋身。只見眼前站了個馬僮,他臉上掛著不自然的笑容,穿了件髒兮兮的皮背心,裡面也是件骯髒的白上衣,靴子沾滿肥料,一手拿著根乾草叉。「你是誰?」她問。

  「她不認得我,」他說,「可我卻認得她哩,嘿嘿,沒錯,認得小狼女喲。」

  「幫我裝馬鞍好嗎?」艾莉亞拜託他,一邊伸手到箱裡,掏拿縫衣針。「我父親是國王的首相,他會獎賞你的。」

  「你老爸死翹翹啦。」男孩邊說邊向她靠近。「會獎賞我的是王后。小妹妹,過來。」

  「不要過來!」她握住縫衣針的劍柄。

  「我叫你『過來』。」他使勁抓住她的手。

  在那性命攸關的剎那,西利歐.佛瑞爾教她的一切招式全部消失無蹤。在那恐懼的瞬間,艾莉亞唯一記得的要訣是瓊恩.雪諾教她的那一招,她學會的第一招。

  她用尖的那端去刺敵人,使出突如其來、歇斯底里般的蠻力往上猛刺。

  縫衣針刺進他的皮背心和白肚皮,從肩胛骨穿出來。男孩拋下乾草叉,發出介於驚呼和嘆息之間的綿軟聲音。他的手抓住劍。「喔,老天。」他呻吟道。他的上衣開始泛紅。「把它拔出來。」

  等她拔出劍,他已經死了。

  馬兒驚慌嘶叫。艾莉亞站在屍體旁,面對死亡,鎮靜而又害怕。男孩倒地時口冒鮮血,現在有更多的血從他腹部傷口湧出,在屍身下聚集成潭。他剛才握劍的手掌也被割傷。她慢慢後退,擎著血淋淋的縫衣針。她想離開,她必須離開,她要躲到遠離這馬僮充滿控訴的眼神的地方。

  於是她慌忙抓起馬鞍和韁繩,朝她的母馬跑去。然而正當舉鞍準備放上馬背時,艾莉亞突然恐懼地想到城門一定已經關閉,邊門也多半有人看守。或許守衛認不出她。如果他們把她當成男孩,或許就會讓她……不對,他們一定接到了不准任何人出去的命令,所以認不認出她都一樣。

  還有一條路可以離開城堡……

  馬鞍從艾莉亞指間滑落,咚地一聲,掉在泥土地上,濺起一陣灰塵。她還得去找那個充滿怪獸的房間嗎?她不確定,但她知道自己非試不可。

  她找到剛才收集的衣服,然後披上斗篷,以遮掩縫衣針。她把其餘東西綁成一束,將包裹夾在腋下,溜到馬廄的另一頭。她打開後門的鎖,不安地向外偷瞄。遠處傳來劍擊聲,內城那邊還有個人在垂死哀嚎。她必須走下螺旋梯,穿過小廚房和養豬場,上次她追趕黑公貓就是走的這條路……可這樣走會直接經過金袍衛士的軍營,所以行不通。艾莉亞絞盡腦汁地搜索別的逃跑路線,如果她穿過城堡的另一邊,可以沿著河岸的城牆,走過小神木林……但她必須首先冒著城上守衛的眾目睽睽,越過眼前這片廣場。

  她從沒見過這麼多人同時站在城牆上。其中大多是持槍的金袍武士,他們中有些人一眼就可認出她來。如果他們見她跑過廣場,會怎麼做?城牆距離這麼遠,她看起來一定像個小不點,他們還能辨別她嗎?他們會理會一個小女孩嗎?

  她告訴自己必須立刻動身,然而當要實際採取行動,她卻害怕得不敢動彈。

  止如水,一個小小的聲音在耳畔響起。艾莉亞嚇了一大跳,差點把東西掉在地上。她慌亂地環顧四周,但馬廄裡除了她就只有馬兒和死人。

  靜如影,那聲音又來了。她說不準這是自己的聲音,還是西利歐的話語,但不知怎地她漸漸不怕了。

  她邁開步伐,走出馬廄。

  這是她一輩子所做過最恐怖的事。她想拔腿就跑,找個地方躲起來,但她強迫自己「走」完全程,慢慢地,一步接一步,彷彿她多的是時間,完全沒必要害怕。她感覺到他們的視線如同蟲子一樣在她衣服下爬來爬去,但她頭也不抬。艾莉亞很清楚如果她看見他們盯著自己,所有的勇氣都會棄她而去,然後她就會扔下衣服,像個小嬰兒一樣哭哭啼啼,逃之夭夭。她便只瞧地面。等艾莉亞抵達廣場彼端王家聖堂的陰影下,已經一身冷汗。好在沒有人注意到她,沒有人出聲吆喝。

  聖堂空蕩蕩的,裡面,五十來支蠟燭靜靜地發散香氣。艾莉亞猜想天上諸神應該不會介意少兩根吧。於是她揣了兩根塞進袖子,然後從後窗離開。潛回先前她堵住獨耳公貓的巷子簡單,但之後要找路就難了。她爬進爬出,翻過一道道圍牆,在黑暗的地窖裡摸索。靜如影。途中她還聽見女人的哭泣。足足花了一個多小時她才找到那扇向下傾斜,通往怪獸地牢的窄窗。

  她先把包裹丟進去,然後快步跑回去點蠟燭。這太驚險了。她印象中的炭火已經燒得只剩餘燼,當她忙著吹氣以讓它重新活躍時,聽見有人進屋的聲音。她趕在他們進門前,用手呵護搖曳的燭焰,從窗戶翻出去,連瞥一眼來者是誰都來不及。

  這回她一點也不怕那些怪獸,甚至覺得他們像老朋友。艾莉亞將蠟燭舉到頭頂,每走一步,牆上的影子都跟著移動,彷彿他們都轉頭注視她。「原來是龍啊。」她小聲說。她從斗篷裡抽出縫衣針。雖然纖細的劍身看起來好小,群龍看起來好大,但有劍在手,艾莉亞總算覺得比較安全。

  門後那間無窗的長廳,一如她記憶中那般黑暗。她左手握著縫衣針,右手拿著蠟燭。熱燙的蠟油流下指關節。通往那口井的路在左邊,所以艾莉亞往右走。她很想拔腿奔跑,又怕弄熄蠟燭。她聽見微弱的老鼠吱吱聲,在光線所及的範圍邊緣看到一雙發亮的小眼睛。她不怕老鼠,卻怕其他不知名的東西。其實她大可就躲在這裡,就像上次她躲巫師和長八字鬍的人一樣。她幾乎可以看見那個馬僮就站在牆邊,雙手團成鷹爪,手掌被縫衣針深深割傷的地方還流著血。他正等著她經過呢。他大老遠便可以看見她的燭光。或許她還是把火熄滅的好……

  恐懼比利劍更傷人,腦中那個靜默的聲音再度響起。艾莉亞突然憶起臨冬城下的墓窖。她告訴自己那兒比這裡可怕多了。第一次去的時候,她還是個小女孩。那次由哥哥羅柏領隊,帶著她、珊莎還有小布蘭,當時的布蘭還沒現在的瑞肯大呢。他們只帶了一根蠟燭,布蘭的眼睛睜得像盤子,目不轉睛地盯著列位冬境之王的石面尊容,以及他們腳邊的冰原狼和膝上的鐵劍。

  羅柏領他們走到長廊末尾,經過祖父、布蘭登和萊安娜的雕像,讓他們瞧瞧自己未來的墳墓。然而珊莎的目光卻一直不敢離開越燒越短的蠟燭,擔心它隨時會熄滅。老奶媽之前告訴她,這下面有蜘蛛,還有狗一般大的老鼠。羅柏聽她說起這事,只是微笑。「還有比蜘蛛和老鼠更可怕的東西哦,」他悄聲道,「這是死人活躍的地方。」就在那時,他們聽見了低沉而震顫的聲音。小布蘭緊緊抓住艾莉亞的手。

  當幽靈從打開的墳墓裡走出來,呻吟著要吸活人鮮血時,珊莎尖叫著朝樓梯跑去,布蘭抱住羅柏的大腿抽噎起來,艾莉亞則站在原地,捶了幽靈一下。那不過是身上灑滿麵粉的瓊恩罷了。「你笨蛋啦,」她告訴他,「看你把弟弟嚇成這樣。」但瓊恩和羅柏卻只是相視大笑,沒過多久布蘭和艾莉亞也跟著笑了。

  憶起往事,艾莉亞也不禁微笑。之後,黑暗便不再可怕。馬僮已死,且是她親手所殺,如果他又跳出來,她就再殺他一次。她要回家。等她回到家,安全地躲在臨冬城的灰色大理石牆後,一切都會沒事的。

  艾莉亞的腳步發出輕輕的回音,搶在她身前,朝黑暗的深處邁去。

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