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六章─凱特琳



  雖然距離尚遠,無法看清旗幟上的圖案,但透過迷朦霧氣,她依舊瞧得出那是白色旌旗,中間暗色一點隻可能是史塔克家族的灰色冰原奔狼。一會兒,待親眼目睹之後,凱特琳勒住馬韁,低頭感謝天上諸神,她總算沒有來得太遲。

  「夫人,他們正等著我們過去呢,」威里斯.曼德勒爵士道,「如我父親所保證的。」

  「那我們就別讓他們再等下去吧,爵士先生。」布林登.徒利爵士輕踢馬刺,快步朝前奔去,凱特琳策馬與之並肩而行。

  威里斯爵士和他的弟弟文德爾爵士跟在後面,率領著為數將近一千五百名士兵:其中包括二十來位騎士和相同數目的侍從,兩百名或持槍或佩劍的騎馬戰士與自由騎手,其餘則是配備長矛、長槍和三叉戟的步兵。威曼伯爵留在後方負責白港的防禦,他已年過六旬,體態臃腫得無法再騎馬作戰。「我若知道這輩子還會遇上打仗,就應該少吃幾條鰻魚。」前來接船時,他這麼對凱特琳說,一邊還雙手拍拍大肚子,那指頭肥得跟香腸沒兩樣。「不過呢,您用不著擔心,我家這兩個小鬼會護送您平安達到您兒子那邊的。」

  他的兩個「小鬼」年紀都比凱特琳大,她還真希望他父子三人不要長得那麼相像。威里斯爵士若是再重一點,大概也騎不成馬了;她真心憐憫他的坐騎。年紀較輕的文德爾爵士也算得上是她所知最胖的人──假如她沒遇見他父親和哥哥的話。威里斯為人沉默多禮,文德爾則粗聲粗氣,兩人都有大把海象式的長鬍子,頭禿得像新生嬰兒的屁股,而且幾乎每件衣服都沾染了食物痕跡。不過,她挺喜歡他們,他們依約護送她到了羅柏身邊,如他們父親所保證的,這樣就足夠了。

  看到兒子連東邊也派出了斥候,她感到很高興。蘭尼斯特軍出現時會在南方,但羅柏謹慎行事畢竟是好的。我兒正領軍出征,她心裡想,依然不太敢相信。她非常為他,也為臨冬城擔心害怕,但她不能否認心裡也同樣感到驕傲。一年之前,他還只是個孩子,如今的他變成什麼樣了?她不禁納悶。

  騎馬斥候看見了曼德勒家族的旗幟──手握三叉戟的白色人魚,自藍綠海洋中緩緩升起──便熱情地招呼他們。他們被領到一處乾燥、可供紮營的高地,威里斯爵士命令軍隊停在那裡,升起營火,照料馬匹。他的弟弟文德爾則陪伴凱特琳和她叔叔,代表他父親去向少主致意。

  馬蹄下的土地濕軟不堪,隨著踩踏緩緩下陷。他們行經煤煙嫋嫋的營火,一排排的戰馬,滿載硬麵包和鹹牛肉的貨車。在一個地勢較高的裸岩上,他們經過了一座用厚重帆布搭建而成的領主帳篷。凱特琳認出霍伍德家族的旗幟,褐色駝鹿襯著暗橙色底。

  稍遠處,透過霧氣,她瞥見了卡林灣的高牆塔樓……或者應該說,高牆塔樓的遺跡。一塊塊大如農舍的黑色玄武岩四處傾頹,活像小孩的積木,半沉進濕軟的沼地泥濘。而由它們所築成的、曾與臨冬城等高的城牆,業已完全消失;木造的堡樓更在千年前便已腐爛蛀蝕,如今連半根木頭都不剩,再也看不出輝煌一時的痕跡。先民所建築的雄偉要塞只剩三座高塔……而說書人卻說古時曾有二十座。

  「城門塔」看來還算完整,左右兩邊甚至還有幾尺城牆。「醉鬼塔」陷在澤地邊緣,位於過去南牆和西牆交會的地方,如今傾斜得厲害,有如一位準備吐出滿肚子酒水的醉漢。相傳,森林之子便是在高瘦尖細的「森林之子塔」頂召喚他們的無名諸神,送出巨浪的懲罰,如今塔尖少了一半,看上去像是有隻大怪獸咬了一口塔樓雉堞,隨後又把它吐進沼澤。三座塔樓均爬滿青苔,有棵樹從城門塔北面石牆縫隙間長出,盤根錯節,表面覆蓋著幽靈般蒼白的壞死樹皮。

  「諸神慈悲,」看到眼前的景象,布林登爵士不禁吃了一驚,「這就是卡林灣?這不過是個──」

  「──死亡陷阱。」凱特琳接口道:「叔叔,我知道這裡看起來很不起眼,我初次見到時也這麼想,但奈德向我保證,這片『廢墟』遠比看起來要易守難攻。殘存的三塔從三個方面控制堤道,任何北上的敵人都必須從他們中間通過,因為沼澤充滿流沙和陷坑,毒蛇肆虐其間,無法穿越。而若要攻打其中一塔,軍隊必須涉過深至腰部的黑色泥濘,跨越蜥獅出沒的護城河,再登上長滿青苔、滑溜異常的城牆,同時從頭到尾都暴露在另外兩塔弓箭手的箭雨之下。」她故作嚴峻地朝叔叔一笑,「入夜之後,據說這裡鬧鬼,有很多充滿恨意的北方幽魂等著吸南方人的鮮血。」

  布林登爵士笑道:「記得提醒我別在此逗留太久。我上次照鏡子時,看到自己還是個南方人哪。」

  三座塔頂均豎起了旗幟。醉鬼塔上的是卡史塔克家族的日芒旗,飄揚於冰原狼旗幟下;森林之子塔上則是大瓊恩的碎鏈巨人;但城門塔頂僅有史塔克家族的旗幟,羅柏當是選該處作為指揮部。於是凱特琳朝那裡走去,布林登爵士和文德爾爵士跟在後面,他們的坐騎緩緩走過鋪於黑綠泥濘上的木板橋。

  她在一個通風的大廳找到兒子。此時,他的身邊圍繞著父親的封臣,黑火爐裡燒著燃煤,他坐在一張巨大的石桌前,面前堆滿地圖和各式紙張,正聚精會神地與盧斯.波頓和大瓊恩討論戰略。他起初沒注意到她……是他的狼先發現了。那頭大灰狼原本趴在火爐邊,凱特琳剛進門,它便抬起頭,金色的眸子與她四目相交。諸侯們紛紛安靜下來,羅柏察覺到突來的靜默,也抬起頭。「母親?」他的聲音充滿感情。

  凱特琳好想飛奔過去,親吻他甜美的雙眉,將他緊緊摟住,再不讓他受任何傷害……然而在眾多諸侯面前,她不敢這麼做。眼下他扮演的是男人的角色,她說什麼也不能剝奪他的權力。於是她讓自己站在人們權作長桌的玄武岩石板末端。冰原狼起身,輕步穿過大廳,走到她身邊。她沒見過這麼大的狼。「你留了鬍子。」她對羅柏說,灰風則嗅嗅她的手。

  他摸摸長滿鬍茬的下巴,好像突然覺得不太習慣。「是啊。」他的鬍鬚比頭髮更紅。

  「我挺喜歡你這樣子,」凱特琳溫柔地摸摸狼頭,「你看起來很像我弟弟艾德慕。」灰風玩鬧似地咬咬她的手指,然後快步跑回火邊。

  赫曼.陶哈爵士率先追隨冰原狼穿過房間向她致意,他在她面前單膝跪下,將額頭按上她的手。「凱特琳夫人,」他說,「您依舊如此美麗,在當今的動亂時刻,見到您真是令人寬心。」葛洛佛家的蓋伯特和羅貝特、大瓊恩以及其他封臣也陸續上前致意。席恩.葛雷喬伊是最後一個。「夫人,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您。」說著他單膝跪下。

  「我也沒想到會來這裡,」凱特琳道,「我在白港登岸後,威曼大人告訴我羅柏業已召集封臣,我才臨時改變了主意。你們應該都認識他的兒子,文德爾爵士。」文德爾.曼德勒走上前來,極盡腰帶所能容許的程度,向眾人彎腰行禮。「這是我叔叔布林登爵士,他離開了我妹妹,前來協助我方。」

  「黑魚大人,」羅柏說,「感謝您加入我們,我們正需要像您這般勇武的人。文德爾爵士,我也很高興得到您的協助。母親,羅德利克爵士可有同你一道歸來?我很想念他。」

  「羅德利克爵士自白港往北去了,我已任命他為代理城主,令他守護臨冬城,直到我們返回。魯溫學士雖然學識淵博,畢竟不擅戰爭之事。」

  「史塔克夫人,您毋需擔心,」大瓊恩聲如洪鐘地告訴她,「臨冬城不會有事。而咱們過不了多久就會拿劍捅進蘭尼斯特的屁眼,唉,說話粗魯還請見諒,然後呢,咱們就一路殺進紅堡,把奈德給救出來。」

  「夫人,如您不見怪,我有個問題想請教。」恐怖堡領主盧斯.波頓的聲音極其細小,然而當他開口講話時,再高大的人都會安靜傾聽。他的眼瞳顏色淡得出奇,幾乎無從描繪,而他的眼神更是令人煩亂。「聽說您逮捕了泰溫大人的侏儒兒子,不知您是否把他也帶來了?我對天發誓,我們會好好利用這個人質。」

  「我的確逮捕了提利昂.蘭尼斯特,只可惜他現下已不在我手上了。」凱特琳不得不承認。此話一出,四周立即響起陣陣錯愕之聲。「諸位大人,我也不希望此事發生,然而天上諸神有意放他自由,更加上我那妹妹愚行所致。」她自知不應如此明顯地流露對妹妹的輕蔑,但鷹巢城一別實在很不愉快。她原本提議帶小勞勃公爵同行,讓他在臨冬城住上一段時日,她更大膽表示,與其他幾個男孩作伴,應該對他很有好處。然而萊沙的怒意簡直讓人看了都害怕。「我管你是不是我姐姐,」她回答,「你敢偷我兒子,就給我從月門出去!」在那之後,什麼都不用說了。

  北境諸侯急於進一步探詢相關消息,但凱特琳舉起一隻手。「我們稍後一定有時間談,眼下我長途跋涉,頗感疲憊,只想單獨和我兒子講幾句。相信諸位大人必會諒解。」她讓他們別無選擇,於是在向來遵從命令的霍伍德伯爵率領下,封臣們紛紛鞠躬離開。「席恩,你也是。」看到葛雷喬伊留了下來,她又補上這句。他微笑著走開。

  桌上有麥酒和乳酪,凱特琳倒了一角杯,坐下來,小啜一口之後,細細端詳兒子。他似乎比她離開時長得高了些,那點鬍子也確讓他看起來年紀大了不少。「艾德慕是從十六歲開始留鬍子的。」

  「我很快就滿十六歲了。」羅柏說。

  「但你現在是十五歲,才十五歲,就帶領大軍投入戰場。羅柏,你能理解我的擔憂嗎?」

  他的眼神倔強起來。「除了我沒別人了。」

  「沒別人?」她說,「你倒是說說,我幾分鐘前見到的那些人是誰?盧斯.波頓、瑞卡德.卡史塔克、蓋伯特.葛洛佛與羅貝特.葛洛佛,還有大瓊恩、赫曼.陶哈……你大可把指揮權交給他們中的任何一人。諸神有眼,你就算派席恩都成,雖說我不會選他。」

  「他們不是史塔克。」他說。

  「他們是成年人,羅柏,他們經驗豐富。而不到一年前,你還拿著木劍在練習呢。」

  聽到這句話,她看到他眼裡閃現怒意,但那火光稍現即逝,轉眼間他又變回了大男孩。「我知道,」他困窘地說,「那你……你要把我送回臨冬城去嗎?」

  凱特琳嘆口氣,「我應該要送你回去的,你原本就不該動身。可現在我不敢這麼做,你已經走到了這一步,有朝一日,你會成為這些諸侯的封君,倘若我現在就這麼把你給送回去,像把小孩子趕上床。不給他吃晚飯一樣,他們便會牢牢記住,並在背後取笑。將來你會需要他們的尊敬,甚至他們的畏懼,而嘲笑是懼怕的毒藥,我不會對你這麼做,雖然我一心只想保你平安。」

  「母親,謝謝你。」他說。臉上那層禮貌下的如釋重負之情清晰可見。

  她把手伸到桌子對面摸摸他的頭髮。「羅柏,你是我第一個孩子,我只要看著你,就能想起你紅著臉呱呱墜地的那一天。」

  他站起來,顯然對於她的碰觸感到有些不自在。他走到火爐邊,灰風伸頭摩擦著他的腳。「你知道……父親的事嗎?」

  「知道。」勞勃猝死和奈德入獄的消息比任何事都更教凱特琳害怕,但她不能讓兒子發現自己的恐懼。「我在白港上岸時,曼德勒大人跟我說了。你有你妹妹們的消息嗎?」

  「我收到一封信,」羅柏邊說邊搔冰原狼的下巴。「還有一封是給你的,但和我那封一起寄到了臨冬城。」他走到桌邊,在地圖和紙張間翻找了一會兒,拿出一張摺皺的羊皮紙走回來。「這是她寫給我的,我沒想到把你的那封也帶來。」

  羅柏的語氣令她有些不安。她攤平紙張讀了起來,然而關切隨即轉為懷疑,接著變成憤怒,最後成了憂懼。「這是瑟曦寫的信,不是你妹妹寫的。」看完之後她說,「這封信真正的意思,正是珊莎沒寫出來的部分。什麼蘭尼斯特家對她多麼照顧優待……其實是威脅的口氣。他們扣住了珊莎,當成人質和籌碼。」

  「上面也沒提到艾莉亞。」羅柏難過地指出。

  「的確沒有。」凱特琳不願去想這代表著什麼意思,尤其在此時此地。

  「我本來希望……如果小惡魔還在你手上,我們就可以交換人質……」他拿過珊莎的信,把它揉得稀爛,她看得出這不是他第一次揉了。「鷹巢城那邊有消息嗎?我已經寫信給萊沙阿姨,請她援助。她是否召集了艾林大人的封臣?峽谷騎士會加入我們嗎?」

  「只有一個會來,」她說,「最優秀的一個,那就是我叔叔……然而黑魚布林登畢竟是徒利家的人。我妹妹不打算派兵到血門之外。」

  羅柏深受打擊。「母親,那我們該怎麼辦?我召集了這支一萬八千人的大軍,可我不……我不確定……」他看著她,眼裡閃著淚光,方才那個年輕氣盛的領主轉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又變回了十五歲的大男孩,希望母親能提供解答。

  這樣是不行的。

  「羅柏,你在怕什麼?」她溫柔地問。

  「我……」他轉過頭,藉以掩飾流下的淚水。「如果我們進兵……就算我們贏了……珊莎還在蘭尼斯特手上,父親也是,他們會被殺的,對不對?」

  「他們正希望我們這麼想。」

  「你的意思是他們說謊?」

  「我不知道,羅柏,我只知道你別無選擇。假如你到君臨宣誓效忠,便永遠也不可能脫身。若是你夾著尾巴逃回臨冬城,那封臣們對你原有的尊敬更將蕩然無存,有些人甚至會倒戈投靠蘭尼斯特。屆時王后便無後顧之憂,可以隨意處置手上人犯。我們最大的希望,或者說唯一的希望,便是你能在戰場上擊敗對手。假如你能活捉泰溫大人或弒君者,那麼交換人質便會非常可行。其實交換人質亦非重點所在,最重要的是,只要你的實力令他們不敢小覷,奈德和你妹妹就會平安無事。瑟曦不笨,知道若是戰事對她不利,她可能會需要他們來換取和平。」

  「若是戰爭並非對她不利,」羅柏問,「而是對我們不利呢?」

  凱特琳握住他的手。「羅柏,我不打算隱瞞事實,假如你戰敗,那我們就一點希望都沒有了。據說凱岩城的人都是鐵石心腸,你要牢牢記住雷加的孩子是什麼下場。」

  她在他年輕的眼睛裡見到了恐懼,卻也看到了力量。「那麼,我一定不能輸。」

  「把你所知的河間戰事告訴我。」她說。她要知道他是否已準備就緒。

  「不到兩周前,在金牙城下的丘陵地有一場激戰。」羅柏道,「艾德慕舅舅命凡斯大人和派柏大人防守隘口,但弒君者率兵下山猛攻,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凡斯大人以身殉職。根據我們最新得到的消息,派柏大人正向奔流城撤軍,以便和舅舅以及他的其他封臣會合,詹姆.蘭尼斯特窮追不捨。但這還不是最糟的情報,他們在作戰的同時,泰溫大人正帶著另一支軍隊從南方迂迴進逼,據說規模比詹姆的部隊大得多。」

  「父親一定也知道這件事,所以他派人打著國王的旗幟前去阻止。領頭的好像是個南方少爺,叫艾里還是德里大人來著,雷蒙.戴瑞爵士也跟著去了,信上說還有其他的騎士,以及一隊父親自己的衛士。然而這卻是個陷阱,德里爵士剛渡過紅叉河,立刻遭到蘭尼斯特軍猛烈攻擊,國王的旗幟毫無效力,被人隨意踐踏。後來他們想撤過戲子灘,格雷果.克里岡又從後方突襲。我們不確定德里大人和其他少數人是否逃脫,但雷蒙爵士和我們臨冬城的多數衛士都戰死了。傳說泰溫大人的軍隊已接近國王大道,正往北朝赫倫堡而來,沿途燒殺搶劫。」

  消息一個比一個更悲慘,凱特琳心想。情況比她想像中還糟。「你打算在這裡等他麼?」

  「除非他真打算北上來此,但我們都認為他不會。」羅柏道,「我已經派人送信給父親在灰水望的老朋友霍蘭.黎德,假如蘭尼斯特軍企圖穿越沼澤,澤地人會讓他們舉步維艱、損失慘重。蓋柏特.葛洛佛認為以泰溫大人的精明,他不會這麼做,盧斯.波頓也表示同意。他們相信他會在三河流域一帶活動,將河間諸侯的城堡一個一個逐步攻陷,直到最後奔流城孤立無援。所以我們必須南下去會他。」

  光這念頭便令凱特琳毛骨悚然。單憑他一個十五歲的男孩,怎麼可能與詹姆或泰溫.蘭尼斯特那樣經驗豐富的沙場老手抗衡?「這樣好嗎?此地易守難攻,傳說古代的北境之王只需守住卡林灣,便可擊退十倍於己的敵軍。」

  「沒錯,話是這樣說,但我們的糧食補給日漸短缺,待在這裡自給自足已不容易。我們原本是在等曼德勒大人,眼下他的兒子既然到了,我們便得動身。」

  她突然明白,她聽到的是諸侯們透過她兒子的聲音在說話。這些年來,她在臨冬城多次宴請北方諸侯,也曾與奈德到他們家中作客,她很明白他們是什麼樣的人,每一家她都摸透了底細,卻納悶羅柏知不知道。

  然而他們顧慮的卻也有理。她兒子所集結的這支軍隊既非自由貿易城邦的常備軍,亦非領薪水吃飯的守衛隊,他們多數是平民百姓:佃農、莊稼漢、漁夫、牧羊人、旅店老闆的兒子、生意人和皮革匠,外加少數渴望掠奪的雇傭騎士、自由騎手和流浪武士。當他們的領主發出召集令,他們便前來效命……然而並非永遠。「進軍當然很好,」她對兒子說,「但要前往何處,有何目的?你有什麼打算?」

  羅柏遲疑片刻,「大瓊恩認為我們應該出其不意突襲泰溫大人,」他說,「然而葛洛佛家和卡史塔克家的人都覺得避其鋒芒,趕緊與艾德慕舅舅合力對付弒君者才是明智之舉。」他伸手撥撥蓬亂的棗紅頭髮,看來有些悶悶不樂。「可等我們抵達奔流城……我不確定……」

  「你非確定不可,」凱特琳對兒子說,「不然就回家繼續拿木劍練習吧。在盧斯.波頓或瑞卡德.卡史塔克這種人面前,你絕不能猶豫不決。羅柏,你別搞錯了,他們是你的封臣,不是你的朋友。你既自任為總指揮,就得發號施令。」

  兒子看著她,顯得有些吃驚,彷彿不能完全相信剛才聽到的話。「母親,您說的對。」

  「我再問你一次:你有什麼打算?」

  羅柏抽出一張繪滿褪色線條的老舊皮質地圖,攤平在桌,其中一角因為長期捲動而翹了起來,他用匕首固定住。「兩個計畫備有優點,可是……你看,假如我們試圖繞開泰溫大人主力,就得冒被他和弒君者兩面夾擊的風險,如果我們與他正面交戰……根據各種情報顯示,他不但總兵力比我多,騎兵的數量更是遠遠超過我們。雖然大瓊恩說只要趁對方脫下褲子的時候攻其不備,人再多都不怕,可在我看來,像泰溫.蘭尼斯特這樣身經百戰的人,恐怕不容易被逮到啊。」

  「很好。」她說。看他坐在那裡,為地圖傷腦筋,從他的話中,她可以聽見奈德的聲音。「繼續說。」

  「我打算分配少量兵力留下來防守卡林灣,以弓箭手為核心,然後全軍沿堤道南下。」他說,「渡過頸澤之後,我將兵分兩路,步兵繼續走國王大道,騎兵則從孿河城渡過綠叉河。」他指給她看。「泰溫大人一旦得知我軍南下的消息,當會率軍北進與我們主力交戰,屆時我們的騎兵便可無後顧之憂地從河流西岸趕往奔流城。」說完羅柏坐下來,不太敢露出微笑,但看得出他對自己的表現頗感滿意,渴望聽到她的稱許。

  凱特琳皺緊眉,低頭看著地圖。「你讓一條河擋在自己的軍隊之間。」

  「卻也擋在詹姆和泰溫大人之間!」他急切地說,終於綻開微笑。「綠叉河在紅寶石灘以北就沒有渡口,勞勃就是在那裡贏得了王冠。唯一的渡口是在孿河城,距離很遠,更何況橋還掌控在佛雷大人手中。他是外公的封臣,對不對?」

  遲到的佛雷侯爵,凱特琳心想。「他的確是,」她承認,「但你外公從來不信任他,你也不應該輕信他。」

  「我不會的。」羅柏向她保證。「你覺得這計畫如何?」

  雖然擔心,她依舊不得不同意這是個出色的計畫。他長得雖像徒利,她心想,心底卻是他父親的兒子,奈德把他教導得很好。「你要指揮哪一隊?」

  「騎兵隊。」他立刻答道。這也像他父親:危險的任務,奈德永遠自己扛。

  「另一隊呢?」

  「大瓊恩老說我們應該迎頭痛宰泰溫大人,我想給他這個榮譽,讓他實現願望。」

  這是他犯的第一個錯誤,但要如何讓他明白,而不傷害到他僅見雛形的自尊呢?「你父親曾經對我說,大瓊恩是他平生所見最勇猛無畏的人。」

  羅柏嘻嘻笑道:「灰風咬掉他兩根手指頭,他卻哈哈大笑。這麼說來你同意囉?」

  「你父親並非無畏,」凱特琳指出:「而是勇敢,這是完全不一樣的。」

  兒子仔細考慮了半晌。「東路軍將是唯一能阻擋泰溫大人前往臨冬城的屏障。」他若有所思地說,「嗯,就只有他們,以及我留在卡林灣的少量弓箭手。所以我不應該讓無畏的人來率領,對不對?」

  「沒錯。我認為你要的應該是冷靜的頭腦,而非匹夫之勇。」

  「那就是盧斯.波頓了。」羅柏馬上說,「我很怕那個人。」

  「就讓我們祈禱泰溫.蘭尼斯特也怕他吧。」

  羅柏點點頭,捲起地圖。「就這樣辦,我會派一隊人馬護送你回臨冬城。」

  這些日子以來,凱特琳極力使自己堅強。為了奈德,也為了他倆這個勇敢而倔強的兒子,她拋開了絕望和恐懼,彷彿那是她所不願穿的衣服……然而現在她發現自己終究還是穿著。

  「我不回臨冬城,」她聽見自己這麼說,同時驚訝地發現,驟然湧出的淚水,已然模糊了她的視線。「你外公正奄奄一息地躺在奔流城裡,你舅舅也被敵人團團包圍。」

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