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十五章─丹妮莉絲



  成群蒼蠅圍繞著卓戈卡奧,緩緩打轉,翅膀嗡嗡的聲音在丹妮的聽覺邊際回環,令她滿懷恐懼。

  無情的驕陽高掛天空,熱氣從低矮丘陵裸露的岩層間蒸散而出。汗水如一根根纖細的手指,自丹妮腫脹的雙乳緩緩流下。天地間,唯一的聲音是馬蹄堅定的噠噠聲,丹妮髮際鈴鐺有韻律的輕響,以及身後悄聲的交談。

  丹妮盯著蒼蠅。

  它們大如蜜蜂,體形沉重,略呈紫色,發出濕黏而噁心的光。多斯拉克人稱其為「血蠅」。它們居住於沼澤地和死水潭,以吸食人馬鮮血為生,並在腐屍或瀕死的人畜身上產卵。卓戈恨極了這種生物,每當有血蠅靠近,他的手便如靈蛇般迅速竄出,一把抓住,她從未見他失手過。他會把蒼蠅握在巨掌裡,聽任它狂亂地嗡嗡亂飛,最後才用力捏緊,等張開手,蒼蠅已成為他掌心的一灘紅印。

  這時,有一隻血蠅在他坐騎的臀部爬來爬去,駿馬憤怒地甩著尾巴,想把它趕走。其他蒼蠅則在卓戈周圍來回飛動,越飛越近,然而卡奧卻沒有反應。他的視線朝向遠方的褐色丘陵,韁繩鬆鬆垮垮地垂在手中。在他的彩繪背心下,一層無花果葉和乾涸的藍泥覆蓋著胸前的傷口,那是草藥婦人專為他調製的。彌麗.馬茲.篤爾的藥膏不僅灼熱,更令他搔癢難耐,因此六天前他便已撕掉膏藥,罵她是「巫魔女」。泥膏比較舒服,況且草藥婦人還為他調製了罌粟酒,這三天來他喝得厲害;即便不喝罌粟酒,他也豪飲發酵馬奶或胡椒啤酒。

  然而他卻幾乎不碰食物,到了夜裡則是又踢打又呻吟。丹妮看得出,他的臉變得好削瘦。雷戈在她的肚子裡不斷騷動,活像一匹駿馬,但絲毫沒有引起卓戈的興趣。每天早上,當他從噩夢中醒來,她便發現他的臉上又多了新的痛苦痕跡。眼下,他竟連話也不說了,使她倍感驚恐。是啊,自從他們日出時出發以來,他連一個字也沒有說。即便她主動開口,得到的也只是一聲咕噥,過了中午,連咕噥都沒了。

  一隻血蠅降落在卡奧裸露的肩膀上,另外一隻則盤旋片刻,停上了他脖子,並朝他嘴巴爬去。卓戈卡奧在馬鞍上微微晃動,髮際鈴鐺輕聲作響,坐騎則以穩定的步伐繼續前進。

  丹妮夾緊銀馬,騎到他身旁。「夫君,」她輕聲說,「卓戈,我的日和星。」

  他似乎根本沒聽見。血蠅順著他長長的鬍子往上爬,爬上臉頰,停在鼻子旁的皺痕裡。丹妮驚訝得屏住呼吸。「卓戈,」她笨拙地伸手去扶他的臂膀。

  卓戈卡奧在馬鞍上晃了晃,緩緩傾斜,重重地從馬上摔了下去。血蠅群散開了一個心跳的瞬間,隨即又徘徊而回,停在他身上。

  「不,」丹妮連忙勒住韁繩,不顧自己的大肚子,蹣跚著翻下小銀馬,奔向他身邊。

  他身下的草地棕黃乾枯。當丹妮在他身邊跪下時,卓戈發出痛苦的叫喊。他的呼吸卡在喉嚨裡,看她的眼神彷彿不認得她。「我的馬。」他喘著氣說。丹妮揮開他胸膛上的蒼蠅,學他的樣子捏死了一隻。手指下,他的皮膚燙得嚇人。

  卡奧的血盟衛就跟在後面。她聽見哈戈大喊,他們快馬加鞭地趕來。科霍羅自馬背一躍而下。「吾血之血!」他邊跪邊喊。其他兩人則留在馬上。

  「不,」卓戈卡奧呻吟著在丹妮懷中掙扎。「必須騎馬。騎馬。不。」

  「他從自己的馬上摔下來。」哈戈瞪著腳下的他們說,他那張闊臉毫無表情,但聲音如鉛般沉重。

  「別說這種話,」丹妮告訴他,「今天我們騎得也夠遠了,就在這裡紮營。」

  「這裡?」哈戈環顧四周。此地植物乾枯,一片棕黃,不適人居。「這裡不能紮營。」

  「女人無權命令我們停下,」柯索說,「即便卡麗熙也不例外。」

  「我們就在這裡紮營。」丹妮重複,「哈戈,傳話下去,就說卓戈卡奧命令大家停下。若有人問起原因,就說我快生了,無法再走。科霍羅,把奴隸帶來,讓他們立刻搭起卡奧的帳篷。柯索──」

  「卡麗熙,你無權命令我。」柯索說。

  「你去把彌麗.馬茲.篤爾找來。」她告訴他。女祭司應該和其他「羊人」一起,位於長長的奴隸隊伍中。「帶她來見我,叫她把藥箱也帶來。」

  柯索從馬上瞪著她,兩眼剛硬如燧石。「巫魔女,」他啐了一口,「我不幹。」

  「你立刻去辦,」丹妮說,「否則等卓戈醒來,他會想知道你為何忤逆我。」

  柯索憤怒地掉轉馬頭,飛奔而去……但丹妮知道,無論他多麼不情願,終究是會把彌麗.馬茲.篤爾帶來的。奴隸們在一片崎嶇的黑色岩層下搭起卓戈卡奧的大帳,那裡的陰影可以稍稍遮擋午後的驕陽。即便如此,當伊麗和多莉亞協助丹妮攙扶卓戈走進沙絲帳時,裡面依舊熱得令人窒息。地上鋪著厚重的繪畫地毯,枕頭散置於角落。埃蘿葉,那個丹妮在「羊人」城鎮的泥牆外解救的羞怯女孩,已經燃起一個火盆。他們讓卓戈平躺在草席上。「不,」他用通用語呢喃著,「不,不。」他只說得出這個字,彷彿這是他能力唯一所及。

  多莉亞解開他的獎章腰帶,脫下他的背心和綁腿,姬琪則跪在他腳邊,為他解開騎馬涼鞋。伊麗想讓帳篷敞開通風,但丹妮不准,她絕不能讓別人看見卓戈神智不清的虛弱模樣。當她的卡斯部眾抵達時,她要他們守在門口。「未經我允許,不准任何人進來。」她對喬戈說,「誰都不行。」

  埃蘿葉畏懼地看著躺在席上的卓戈。「他死了。」她小聲說。

  丹妮抽了她一個耳光。「卡奧不會死,他是騎著世界的駿馬之父,他的頭髮從未修剪,至今依舊綁著他父親留給他的鈴鐺。」

  「可是,卡麗熙,」姬琪道,「他從自己的馬上摔下來。」

  丹妮眼中突然盈滿淚水,她顫抖著別過頭去。他從自己的馬上摔下來!的確如此,不僅她親眼目睹,血盟衛看到了,目擊者還包括她的女僕和卡斯部眾。除此之外還有多少呢?他們不可能保守秘密,丹妮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無法騎馬的卡奧便無能統治,而卓戈竟從自己的馬上摔了下去。

  「我們必須幫他沐浴。」她固執地說。她絕不能讓自己陷入絕望。「伊麗,叫人馬上把澡盆搬來。多莉亞、埃蘿葉,去找水,要涼水,他身體好燙。」他簡直是人皮包裹的一團火。

  奴隸們將沉重的赤銅澡盆放在帳篷角落。當多莉亞拿來第一罐水時,丹妮浸濕一卷絲布,蓋在卓戈滾燙的額際。他雙眼直視,卻視而不見。他張開嘴巴,卻說不出話,只有呻吟。「彌麗.馬茲.篤爾在哪兒?」她的耐心快要被恐懼磨光,忍不住厲聲質問。

  「柯索一定能找到她,」伊麗說。

  女僕們將澡盆灌滿散發著硫磺氣息的溫水,加入幾罐苦油和幾把搗碎的薄荷葉。在她們準備洗澡水時,身懷六甲的丹妮笨拙地跪在夫君身邊,用不安的手指解開他的髮辮,一如他在星空下與她初次結合的那個晚上。她小心翼翼地把他的鈴鐺一個個放好,她告訴自己,等他康復,他需要重新繫上這些鈴鐺。

  一股空氣吹進帳篷,原來是阿戈從絲幕間探頭。「卡麗熙,」他說,「安達爾人來了,他請求進來。」

  「安達爾人」是多斯拉克人對喬拉爵士的稱呼。「好的,」她笨拙地起身,「讓他進來。」她信任這位騎士,假如還有人知道現在該怎麼做,那此人非他莫屬。

  喬拉.莫爾蒙爵士低頭穿過帳門,等了一會兒,使眼睛適應黑暗。在南方的炎熱氣候下,他穿了寬鬆的斑紋沙絲長褲,綁到膝蓋、露出腳趾的騎馬涼鞋,佩劍則掛在一條曲折的馬鬃帶上。在漂白的背心下,他赤裸胸膛,皮膚因日曬而通紅。「到處都是謠言,整個卡拉薩都傳遍了。」他說,「據說卓戈卡奧從自己的馬上摔下來。」

  「幫幫他吧,」丹妮哀求。「看在你承諾過對我的愛份上,幫幫他吧。」

  騎士在她身邊跪下,意味深長地審視卓戈良久,最後對丹妮說:「把您的女僕支開。」

  丹妮的喉嚨因恐懼而緊繃,她一言不發地打了個手勢,伊麗便哄著其他人出了帳篷。

  她們離去後,喬拉爵士抽出匕首,熟練地割開卓戈胸膛上的黑葉和乾藍泥,動作之輕巧,難以想像竟是出自如此一位大漢之手。敷料早已乾如羊人的泥牆,也像泥牆一樣輕易破裂。喬拉爵士用匕首切開淤泥,撬掉血肉上的碎塊,剝下一片片葉子。一股惡臭甜膩的味道從傷口湧出,濃烈得讓她不能呼吸。滿地落葉結滿了血塊和膿瘡,卓戈的胸膛一片漆黑,腐爛的傷口閃閃發亮。

  「不,」丹妮小聲說,淚水滾下雙頰。「不,求求你,諸神救救我,不要。」

  卓戈卡奧抽搐了一下,好似在與某個看不見的敵人拼鬥。黑色的膿血自他傷口緩緩地流下。

  「公主殿下,您的卡奧與死人無異。」

  「不,他不能死,他不可以死,這只是個小傷,」丹妮伸出細小的雙手,緊緊握住卓戈長滿老繭的巨掌。「我不會讓他死……」

  喬拉爵士苦澀地笑笑。「無論你是卡麗熙還是公主,只怕這個命令都超出了你的能力所及。孩子,請留住你的淚水,明天、或是明年再為他哀悼,眼下我們無暇悲傷。趁他還沒斷氣,我們得趕緊走。」

  丹妮不知所措。「走?去哪裡?」

  「我提議去亞夏。此地位於極遠的南方,是所知世界的盡頭,據說也是個繁盛的大港。在那裡,我們應當能搭船回潘托斯,但毫無疑問,這將是一趟極為艱苦的旅程。你能信任你的卡斯部眾嗎?他們會不會跟我們走?」

  「卓戈卡奧命令他們保護我的安全,」丹妮有些猶疑地回答:「假如他死了……」她摸摸自己隆起的小腹。「我不懂,我們為什麼要逃走?我是卡麗熙,肚裡懷著卓戈的後代,卓戈死後他會繼任卡奧……」

  喬拉爵士皺起眉頭。「公主殿下,請聽我說。多斯拉克人絕不會追隨嗷嗷待哺的嬰兒,他們臣服於卓戈的威勢,但僅止於此。卓戈死後,賈科、波諾及其他『寇』便會爭奪他的地位,整個卡拉薩將自相殘殺,而最後的勝者一定不會留下對手的活口。你的孩子剛一出生就會被奪走,被他們拿去餵狗……」

  丹妮的雙手緊緊抱住胸口。「可這是為什麼?」她哀怨地哭道,「為什麼他們要殺一個小嬰兒?」

  「因為他是卓戈的兒子,況且老嫗們宣佈他將成為騎著世界的駿馬,他的成就已被預言。與其冒讓他長大成人後回來復仇的風險,不如趁他年紀還小時殺了他。」

  此話彷彿給胎兒聽到,他在她肚子裡應聲踢打起來。丹妮想起韋賽里斯說過的故事,篡奪者的走狗是如何啃食雷加的孩兒。大哥的兒子當年也只是個繈褓裡的嬰兒,但他們依舊將他從母親的懷抱裡硬生生奪走,一頭撞死在牆上。這就是男人。「他們絕不能傷害我兒子!」她叫道,「我將命令我的卡斯部眾保護他的安全,卓戈的血盟衛也會──」

  喬拉爵士摟住她的肩膀。「孩子,血盟衛會陪卡奧殉死,這你是知道的。他們會帶你去維斯.多斯拉克,將你交付給老嫗,那是他們在世間對他所付的最後職責……在那之後,他們便會追隨卓戈進入夜晚的國度。」

  丹妮不願意返回維斯.多斯拉克,去和那群恐怖的老婦共度餘生,但她知道騎士說的是實話。卓戈不僅是她的日和星,更是保護她的免遭危難的屏障。「我不能離開他,」她固執而悲苦地說,再度執起他的手。「我絕不能。」

  帷幕掀動,丹妮回身,只見彌麗.馬茲.篤爾進來,深深低頭。由於連日跟在卡拉薩後長途跋涉,她跛了腳,形容憔悴,雙腿皮破血流,眼窩凹陷。柯索和哈戈跟在她後面,提著女祭司的藥箱。血盟衛們一見到卓戈的傷勢,哈戈手指一鬆,藥箱滑落在地,匡地一聲巨響。柯索則罵了一句非常難聽的話,語氣之兇惡,彷彿能燃燒空氣。

  彌麗.馬茲.篤爾臉如死灰地盯著卓戈。「傷口化膿了。」

  「巫魔女,都是你幹的好事!」柯索說。哈戈一拳揮去,正中彌麗臉頰,轟地一聲將她打倒在地,接著又揚腿踢她。

  「住手!」丹妮尖叫。

  柯索拉開哈戈,並對他說:「不要踢她,這對巫魔女太仁慈了,把她拖到外面去,釘在地上,讓每個經過的男人都騎上一回,結束之後,再讓狗來騎她。讓黃鼠狼扯出她的內臟,讓烏鴉啄食她的眼睛,河邊的蒼蠅將在她的子宮裡產卵,吸食她乳房潰爛的膿汁……」他伸出鐵一般剛硬的手指,摳進女祭司臂膀鬆軟的肌肉,一把將她拉起來。

  「住手!」丹妮說,「我不許你傷害她。」

  柯索的嘴皮自他彎曲的黃板牙往上一翻,露出恐怖的嘲笑,「住手?你叫我住手?你最好祈禱我們不要把你釘在這個巫魔女旁邊,今天發生這種事,你要負一半責任。」

  喬拉爵士隔在他們之間,作勢欲拔長劍。「血盟衛,你講話小心一點,公主殿下她仍然是你的卡麗熙。」

  「除非吾血之血還能活下去,」柯索對騎士說,「在他死後,她就什麼也不是了。」

  丹妮只覺渾身一凜。「我不僅是卡麗熙,更是真龍傳人。喬拉爵士,立刻召集我的卡斯部眾。」

  「哼,」柯索道,「我們走,先不跟你計較……卡麗熙。」哈戈跟隨他走出帳篷,雙眉深鎖。

  「公主殿下,那人恐怕會對您不利。」莫爾蒙道,「按多斯拉克習俗,卡奧與他的血盟衛同生共死,柯索眼看自己壽命將近,才會這樣放肆。死人是什麼都不怕的。」

  「什麼人都沒死哪,」丹妮說,「喬拉爵士,我需要借重你的劍術,請你去穿上盔甲。」她不敢承認自己有多害怕,即便在自己心裡。

  騎士一躬到底,「如您所願。」他大步走出營帳。

  丹妮轉身面向彌麗.馬茲.篤爾。婦人的眼神非常虛弱,「看來,您又救了我一命。」

  「換你救他一命了,」丹妮說,「求求你……」

  「跟奴隸說話不是用問的,」彌麗尖刻地回答,「你只要交代下去,讓她照辦就成了。」她走到渾身發燙的卓戈席邊,凝視他的傷口良久。「但眼下,無論你詢問還是交代,結果都沒有差別,已經沒有任何醫者可以救他。」卡奧雙眼緊閉,她伸手拉開一邊眼皮。「他是不是一直喝罌粟花奶麻痹痛覺?」

  「是。」丹妮承認。

  「我曾用火豆和勿螫我草為他調製藥膏,並用羊皮綁上。」

  「他說那灼熱得厲害,所以把羊皮撕了。草藥婦人幫他弄了一帖新的,濕濕的很舒服。」

  「的確很灼熱,但火具有強大的療效,就連你們的無毛人都知道。」

  「幫他再弄帖敷藥吧,」丹妮哀求,「這次我保證讓他戴好。」

  「夫人,來不及了,」彌麗說,「如今我能做的,只是為他指引黑暗的道路,讓他毫無痛苦地騎馬進入夜晚的國度。明日清晨,他就會離去。」

  她的這番話有如利刃刺進丹妮胸膛,她究竟造了什麼孽,竟得到天上諸神如此殘酷的對待?好不容易找到棲身之所,好不容易嘗到愛情與希望的甜美,好不容易踏上歸鄉之路,到頭來一切都是幻夢……「不,」她懇求,「只要你救他,我就放你自由,我對天發誓。你一定還知道其他的辦法……某種魔法,或者……」

  彌麗.馬茲.篤爾跪坐下來,用那雙漆黑如夜的眼睛打量著丹妮。「的確還有一種魔法。」她的聲音靜得出奇,幾與囈語無異。「但是,夫人,這個法術不但施行困難,而且非常黑暗,對某些人而言,死亡反而比較乾脆。我在亞夏學會了這個法術,並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我的導師是來自陰影之地的血巫。」

  丹妮只覺全身冰冷。「你真的是巫魔女……」

  「是嗎?」彌麗.馬茲.篤爾微笑,「銀夫人,眼下也只有巫魔女可以救您的勇士。」

  「沒有別的辦法?」

  「沒有。」

  卓戈卡奧顫抖著喘了口氣。

  「動手吧,」丹妮脫口而出。她不能害怕,她是真龍傳人。「快救救他。」

  「您必須付出代價。」女祭司警告她。

  「黃金、馬匹……你要什麼都可以。」

  「這不是黃金或馬匹的問題,夫人,這是血魔法,惟有死亡方能換取生命。」

  「死亡?」丹妮防衛性地雙手抱胸,前後搖晃。「我的死?」她告訴自己,如果情非得已,她願意為他犧牲性命。她是真龍傳人,她不怕,她大哥雷加不就為他深愛的女人而獻身了麼?

  「不,」彌麗.馬茲.篤爾向她保證。「不是您的死,卡麗熙。」

  丹妮如釋重負地顫抖開來。「那就動手吧。」

  巫魔女神情肅穆地點點頭。「如您所願,我將完成這個儀式。先請您的僕人進來。」

  當拉卡洛和魁洛把卓戈卡奧放進浴缸時,他虛弱地動了動。「不,」他喃喃道,「不,必須騎馬。」但等他一進到水裡,力量便彷彿盡數泄出。

  「把他的馬帶進來。」彌麗.馬茲.篤爾下達指令,他們隨即照辦。喬戈將那匹雄壯的紅駿馬牽進帳篷,它一聞到死亡的氣息,立即翻開白眼,揚起前腳,嘶鳴不休,合三人之力才將它制服。

  「你打算怎麼做?」丹妮問她。

  「我們需要鮮血,」彌麗回答,「這,就是血的來源。」

  喬戈霍地退後,伸手按住亞拉克彎刀。他是個年方十六的青年,瘦得像根鞭子,沙場上無所畏懼,平時則笑口常開,上唇已開始留出長鬚。他在她面前跪下。「卡麗熙,」他懇求,「這事做不得,請讓我殺了這巫魔女。」

  「殺了她,你就是殺了卡奧。」丹妮說。

  「可這是血魔法啊。」他說,「這是禁忌。」

  「我是卡麗熙,我說不是禁忌就不是禁忌。在維斯.多斯拉克,卓戈卡奧不也殺了一匹駿馬,讓我吃下它的心臟,好讓我們的兒子擁有勇氣和力量。現在這個儀式也一樣,完全一樣。」

  於是,拉卡洛、魁洛和阿戈三人把又跳又踢的駿馬拉到浴缸旁,卡奧漂浮在水裡,黑血和膿汁不斷流出,彷彿已經死去。彌麗.馬茲.篤爾開始用一種丹妮從沒聽過的語言喃喃唸誦,手中陡然出現一把小刀。丹妮沒看清刀是從哪裡來的。這把刀看起來相當陳舊,紅銅鑄成,樹葉形狀,鋒刃刻滿古老符咒。巫魔女舉刀劃過駿馬頸項,割開它高貴的頭顱,馬兒慘叫一聲,猛烈顫抖,鮮血有如一股紅泉,自傷口噴出。若非她的卡斯部眾死命扶住,它早已四腳一軟,癱倒在地。「坐騎之力,傳予騎者。」馬血湧進水中,彌麗跟著高唱,「野獸之力,傳予人類。」

  喬戈掙扎著,竭力支撐沉重的駿馬,臉上寫滿了驚恐,他害怕碰觸死去的肉體,卻更害怕放手。不過是匹馬,丹妮想,假如一匹馬的死,就能換取卓戈的性命,那要她付出一千次這樣的代價都沒關係。

  待得他們任馬癱倒,澡盆裡已一片暗紅,卓戈全身上下只有臉孔露在血水外。彌麗.馬茲.篤爾不需要屍體,所以丹妮對他們說:「燒了它。」她知道這是多斯拉克人的習俗:每當有人死去,他的坐騎也會被殺,放在他的火葬柴堆下,與他一同焚燒,好載他進入夜晚的國度。她的卡斯部眾遵令將馬屍拖出帳篷,四處都是鮮紅,連沙絲帳幕上也血跡斑斑,地毯更是被黑血徹底浸濕。

  女僕燃起火盆,彌麗.馬茲.篤爾在煤上灑了一種紅粉末,頃刻間,冒出的煙便有了辛辣香氣,雖然並不難聞,卻令埃蘿葉哭著逃了出去,丹妮自己也心生恐懼,然而走到這步田地,她已經無法回頭,於是她把女僕全部遣開。「銀夫人,您也得跟她們出去。」彌麗.馬茲.篤爾告訴她。

  「不,我要留下來,」丹妮說,「這個男人在星空之下與我結合,給了我體內胎兒的生命,我不要離開他。」

  「你一定要離開。一旦我開始吟唱,任何人都不能進入這座帳篷。我的咒語將喚醒古老而黑暗的力量,今晚亡靈將在此舞蹈,活人不能看到他們。」

  丹妮無助地低下頭。「任何人都不能進入,」她走到澡盆邊,彎下身子,看著浸在鮮血裡的卓戈,輕輕吻了他的額頭。「請為我把他帶回來。」逃離帳篷前,她悄聲對彌麗.馬茲.篤爾說。

  帳篷外,夕陽低垂,天空是一片瘀傷的紅。卡拉薩已在此紮營,舉目所及,盡是帳篷和睡席。熱風吹起,喬戈和阿戈正在挖掘焚燒馬屍的坑洞。營帳前聚集了一群人,用嚴厲的黑眼睛瞪著丹妮,他們的臉則活像磨亮赤銅做成的面具。她看見了喬拉.莫爾蒙爵士,他已經穿起鎧甲和皮衣,日漸光禿的寬額上佈滿豆大的汗珠。他推開多斯拉克人群,走到丹妮身邊,當他看見她的鞋子在地上留下的猩紅足印時,頓時臉色蒼白。「你這小笨蛋,你到底做了什麼?」他嘶啞地問。

  「我非救他不可。」

  「我們本來可以逃走,」他說,「公主殿下,我本來可以護送你安全抵達亞夏,實在沒必要……」

  「我真的是你的公主?」她問他。

  「你很清楚你是。啊,諸神救救我們倆。」

  「幫幫我。」

  喬拉爵士皺眉:「我知道怎麼幫就好了。」

  彌麗.馬茲.篤爾的聲音轉為高亢尖細的嚎啕,令丹妮背脊發麻,有些多斯拉克人唸唸有詞地向後退去,火盆的光將營帳照得通明,透過血跡斑斑的沙絲帷幕,她瞥見帳內有無數影子在晃動。

  彌麗.馬茲.篤爾正在跳舞,但並非獨自一人。

  恐懼赤裸裸地呈現在多斯拉克人臉上。「這事不能繼續。」柯索大喝。

  她沒注意血盟衛回來,哈戈和科霍羅也跟他一道,帶著「無毛人」,亦即用尖刀、針線和火焰為人治病療傷的太監。

  「這事必須繼續。」丹妮回答。

  「你這巫魔女!」哈戈咆哮。接著,老科霍羅──就是那個早在卓戈誕生之日,便將自己的性命與之緊緊結合的科霍羅,那個向來待她溫和的科霍羅──朝她面門吐了口水。

  「巫魔女,你等死吧,」柯索向她保證,「但先殺另一個。」他抽出亞拉克彎刀,朝帳篷走去。

  「不,」她叫道,「你不能進去!」她抓住他的肩膀,卻被柯索手一揮手推開。丹妮跌倒在地,連忙雙手抱住腹部,保護肚裡的胎兒。「阻止他!」她朝她的卡斯部眾下令。「殺了他!」

  站在營帳門口的是拉卡洛和魁洛,聽到命令,魁洛前跨一步,伸手欲拿皮鞭,但柯索宛如舞者般優雅地向前一躍,舉起亞拉克彎刀,砍中魁洛胸膛。尖利的鋼刃咬穿皮革和皮膚,直透肌肉和肋骨。年輕戰士喘著氣向後倒去,血如泉湧。

  柯索抽出彎刀。「馬王,」喬拉.莫爾蒙爵士叫道,「來跟我試試!」他的長劍鏗地一聲,滑出劍鞘。

  柯索咒罵旋身,手中的亞拉克彎刀飛也似地朝對方砍去,速度之快,刀上魁洛的血有如熱風中的雨,濺灑開來。喬拉爵士的長劍在離他臉龐只有一尺的地方擋住這記攻勢,刀劍僵持了片刻,力道千鈞,鋒刃顫抖,柯索憤怒地大聲嚎叫。騎士穿著鎧甲,戴著鐵手套和龍蝦護膝,還有厚重的護喉,但他沒戴頭盔。

  柯索向後一躍,騎士隨即突前反攻,但柯索舞動亞拉克彎刀,在頭部綻開一片亮如閃電的白芒。在丹妮眼中,柯索彷彿生了四手四刀,喬拉爵士只能勉強抵擋。她聽見彎刀砍在鎧甲上的響聲,看到彎刀劃過鐵手套時激進的火花,幾回合後形勢逆轉,莫爾蒙踉蹌後退,柯索則跳近攻擊。騎士的左臉血紅一片,一記劃破他臀部盔甲的刀傷使他行動艱難。柯索厲聲嘲弄,辱罵對手是懦夫、是奶人、是穿著鐵衣服的太監。「你去死!」他咒道,舞躍的亞拉克彎刀劃破血紅暮色。丹妮的兒子在子宮裡瘋狂地踢打。這時,彎刀滑過筆直的長劍,再度深咬進騎士臀部盔甲的裂口。

  莫爾蒙悶哼一聲,絆了一跤。丹妮只覺腹部傳來一陣劇痛,兩腿間有濕漉漉的感覺。柯索尖聲狂叫慶祝勝利,但他的亞拉克彎刀砍到了骨頭,卡住了半個心跳的時間。

  這就夠了。喬拉爵士用盡畢生力氣揮劍砍下,穿透皮膚、肌肉和骨頭,幾乎把柯索的右手前臂硬生生斬斷,只剩幾絲皮膚和肌腱相連,鬆垮地搖擺。騎士再度揮劍,朝多斯拉克人耳部一刀,力道極猛,柯索的臉彷彿整個炸開。

  圍觀的多斯拉克人大呼小叫,帳篷裡彌麗.馬茲.篤爾的嚎叫完全不是人的聲音。地上的魁洛哀求別人給他水喝,然後死去。丹妮則出聲呼救,但無人在意。拉卡洛正與哈戈搏鬥,兩柄亞拉克彎刀相互交擊,直到喬戈的皮鞭喀啦一響,如爆雷般纏住哈戈的喉嚨。他猛力一扯,血盟衛失去重心,踉蹌地向後摔倒,彎刀從手中鬆落。拉卡洛向前疾躍,雙手緊握亞拉克彎刀,咆哮著從哈戈頭頂捅下。刀尖卡在血盟衛兩眼之間,鮮紅而顫抖。有人朝丹妮丟石頭,她定神一看,自己的肩膀已經皮破流血。「住手,」她哭喊,「住手,求求你們,快住手,太高了,這樣的代價太高了。」更多石塊朝她飛來,她試圖往帳篷爬去,卻被科霍羅一把攫住頭髮,向後拉扯,冰冷的刀鋒架上她的喉嚨。「我的寶寶!」她尖叫,或許天上諸神真的聽見了,因為她一出聲,科霍羅便倒地身亡。阿戈的箭正中他胸膛,射穿肺部和心臟。

  等丹妮莉絲終於找回力氣抬頭,群眾已經漸漸散去,原本圍觀的多斯拉克人躡手躡腳地返回自己的營帳和睡席。有的直接裝上馬鞍騎馬離去。夕陽西沉,卡拉薩營地裡篝火熊熊,團團橙焰發出憤怒的嗶啪聲,將火星吐進夜空。她試著起身,卻因劇痛無法動彈,彷彿被巨人的拳頭緊緊握住。她難以呼吸,只能拼命喘氣。彌麗.馬茲.篤爾的吟唱有如葬儀上的挽歌。帳篷內,黑影盤旋。

  一隻手抱住她的腰,喬拉爵士把她扶了起來。他滿臉是血,丹妮發現他還少了半隻耳朵。劇痛再度襲來,她在他懷裡猛烈抽搐,只聽見騎士大聲呼喚她的女僕過來幫忙。難道她們都這麼怕我嗎?她已經知道了答案。又一陣劇痛襲來,丹妮咬緊嘴唇,忍住尖叫。她的兒子彷彿雙手都握著尖刀,正從她體內砍出一條路來。「多莉亞,你該死,」喬拉爵士咆哮,「快過來,把接生婆找來!」

  「她們不肯來。她們說她是被詛咒的人。」

  「她們要麼過來,要麼我就把她們的頭砍了。」

  多莉亞哭了出來。「大人,她們都逃了。」

  「巫魔女,」另一個人說。是阿戈嗎?「帶她去巫魔女那裡。」

  不,丹妮想開口,不,不,你們不可以。但當她張開嘴巴,卻只能吐出長長的痛苦呻吟,全身上下的皮膚不斷冒汗。他們這是怎麼了?難道他們看不出來?帳篷內,無數的形影正圍繞火盆和血淋淋的澡缸盤旋跳舞,投射在沙絲上,顯得格外陰暗,有些形體根本不是人。她瞥見一頭巨狼,還有一個如在烈焰中扭動的男子。

  「羊女懂得染血產床的所有奧秘,」伊麗說,「她自己說的,我親耳聽見。」

  「是的,」多莉亞也同意,「我也聽見了。」

  不,她高聲尖叫,莫非這只是她腦中的想法?因為她的雙唇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有人把她抬起來,她睜開眼睛,凝望著上方平板死寂的天空,漆黑而淒涼,無星之夜。不,求求你們!彌麗.馬茲.篤爾的吟唱越變越大,淹沒了整個世界。那些可怕的形體啊!她尖叫,那些駭人的舞者啊!

  喬拉爵士抱著她走進帳篷。

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