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十六章─艾莉亞



  從麵粉街沿路店鋪傳出的熱麵包氣味,比艾莉亞聞過的任何一種香水都要誘人。她深吸一口氣,朝鴿子又靠近一步。這是隻肥鴿,身上長滿褐斑,正忙著啄食地上鵝卵石縫隙間的麵包屑。然而艾莉亞的影子一碰到牠,牠便拍翅飛起。

  她的木劍咻地一聲竄出,在離地兩尺的半空中擊中鳥兒,隨後牠便伴著一堆棕羽毛掉落地面。只一眨眼功夫,她便衝到鴿子旁邊,抓住牠一隻翅膀。鴿子拼命振翅欲飛,還啄她的手。但她抓住牠的脖子用力一扭,直到感覺骨頭斷裂。

  與抓貓相比,捕鴿子實在簡單。

  一位路過的修士疑惑地看著她。「這裡是抓鴿子最好的地方,」艾莉亞一邊拍拍身子,拾起掉落的木劍,一邊向他解釋,「因為牠們會來吃麵包屑。」聽罷此言,他急急忙忙地離開。

  她把鴿子綁在皮帶上,沿著街走下去。一名男子推著一輛兩輪車,上面滿滿地放著果醬甜餅,散發出藍莓、檸檬和杏子的香氣。她的空腹咕嚕作響。「可以給我一個麼?」她聽見自己說,「檸檬,或是……或是什麼口味都好。」

  推車的男子上下打量她,顯然不太喜歡眼前的光景。「三個銅板。」

  艾莉亞用木劍敲敲靴邊。「我用一隻肥鴿跟你換,」她說。

  「異鬼才要你的鴿子呢。」推車男子道。

  剛出爐的果醬餅熱騰騰的,香味饞得她直流口水,但她沒有三枚銅板……連一個都沒有。她看了推車男子一眼,想起西利歐教導她「洞察真相」。他生得很矮,挺著圓圓的小腹,走路時似乎重心偏左。她正在思考假如自己抓了一塊餅拔腿就跑,他應該追不上時,只聽他說:「把你的髒手給我拿開。你瞧,金袍子知道怎麼對付小扒手。」

  艾莉亞滿懷戒心地往後看去。兩名都城守衛站在巷口,身披金黃色的厚重羊毛披風,幾乎垂到地上;他們的護甲、長靴和手套則是黑色。其中一人腰際佩了長劍,另一個則拿了根鐵棍。艾莉亞依依不捨地看了果醬餅最後一眼,轉身跑開。金袍衛士雖沒特別注意她,可她一看到他們就渾身不對勁。這段時間以來,艾莉亞盡可能地遠離城堡,然而即使離得很遠,她依舊能看見高高的紅牆上腐爛的人頭,每顆頭上都有大群烏鴉盤旋亂叫,多得像垃圾堆裡的蒼蠅。跳蚤窟裡傳言,金袍衛士和蘭尼斯特家狼狽為奸,他們的指揮官因而躋身貴族之列,不僅獲得了三叉戟河附近的封地,還成了國王的重臣。

  她也聽說了其他的事,嚇人的事,把她弄糊塗了。有人說父親謀害了勞勃國王,之後被藍禮公爵所殺。有人堅持是兩兄弟醉酒發生口角,藍禮失手把勞勃殺掉的,否則他幹嘛大半夜像個小偷似的溜走哩?一種版本的故事宣稱國王出外打獵時被一頭野豬所殺,另一種版本的故事又說他是吃野豬肉活活撐死。還有人說,不對,國王雖是死在餐桌上,卻是因為八爪蜘蛛瓦里斯給他下了毒。不對,毒害他的是王后。不對,他是生疹子死的。不對,他是給魚骨頭噎死的。

  所有故事只有一個共通之處:勞勃國王死了。貝勒大聖堂的七座鐘塔響徹日夜,哀悼的鳴動如雷般朝眾人滾滾襲來。一位皮匠學徒告訴艾莉亞,只有國王駕崩時,他們才會這樣敲鐘。

  她只想回家,但離開君臨遠不如她想像的那麼容易。每個人都在談論戰爭,而城牆上的金袍衛士之多,就好像……好像她身上的跳蚤一樣。這段時間,她都睡在跳蚤窩,不管屋頂、馬廄,只要能躺下來的地方就行。沒過多久,她發現這街區的名字取得真是恰當。

  自從逃出紅堡後,她每天都會到七座城門各繞一遍。巨龍門、雄獅門和舊城門都已緊緊關閉,加上門閂。爛泥門和諸神門雖然還開著,但金袍衛士把守嚴密,只進不出。獲准離開的人走的是國王門和鋼鐵門,但這兩道門由身穿鮮紅披風,頭頂雄獅頭盔的蘭尼斯特部隊親自守衛。艾莉亞曾趴在國王門附近的一家旅店屋頂上,眺望過去,只見他們搜索馬車貨物,強迫騎者打開鞍袋,詳加盤查每位徒步出城的人。

  她也想過游泳渡河,但黑水河既寬且深,而每個人都知道裡面的暗流洶湧莫測。要搭船,她又沒錢付給船夫。

  父親大人教導她絕不能偷東西,可到底為什麼不能偷,她是越來越模糊了。眼下她再不趕緊出城,遲早會被金袍子找上。雖然自從她學會用木劍打鳥,肚子就很少挨餓,但天天吃鴿子肉,她已經有些反胃。在找到跳蚤窩以前,有兩次她還是生吃的。

  跳蚤窩的巷子裡,有許多煮著大鍋濃湯,終年冒煙的食堂。你可以用半隻鳥跟他們換一點昨天的麵包和一碗「褐湯」,假如你肯自己拔毛,他們還願意幫你把另外半隻鳥烤得香香脆脆。艾莉亞願以任何代價換取一杯牛奶和一塊檸檬蛋糕,但「褐湯」其實也不壞。濃湯表面浮著一層油,裡面通常有大麥、胡蘿蔔塊、洋蔥和蕪菁,有時還有蘋果。她已經學會了不去幻想肉的味道。只有一次,她在湯裡吃到一片魚肉。

  唯一的麻煩是,這些食堂永遠擠滿了人,每當艾莉亞狼吞虎嚥時,總覺得他們盯著她看。他們瞪著她的靴子和斗篷,她很清楚對方在想些什麼。還有些人的目光,讓她感覺好像在她的皮衣下面爬,她不明白這些人在想什麼,反而更加害怕。更有幾次她遭人跟蹤,在暗巷裡沒命奔逃,好在到目前為止,沒人抓得到她。

  她原本打算變賣換錢的銀手鐲,早在離開城堡的第一天晚上就被偷了。當晚她睡在豬巷一間燒毀的屋子裡,手鐲和那包貴重衣物就在熟睡中不翼而飛,只剩裹在身上的披風,穿著的皮衣和那把練習木劍……以及「縫衣針」。她躺在縫衣針上,否則它肯定也會被偷走,它可比其他東西加起來還要寶貴呢。從那之後,艾莉亞走路時便習慣讓斗篷蓋住右手,用以遮掩佩在腰際的寶劍。她把木劍拿在左手,讓所有人都看得到,用以嚇唬強盜──只可惜食堂裡有些人,就算她拿著一柄戰斧,恐怕也無所謂。看到這些人,足以讓她對鴿子肉和硬麵包的胃口全失。所以有時候她寧可空著肚子睡覺,也不願冒險被這些人注意。

  一旦出城,她便可采野莓吃,或找個果園偷摘蘋果和櫻桃。艾莉亞記得南下途中曾看到好多園子。再不濟,她還可以在森林裡挖草根,甚至抓兔子吃。城裡會跑的動物,只有老鼠、貓和瘦狗。聽說一窩小狗可以在食堂換得一把銅板,但她想想就覺得不安。

  麵粉街下的巷道錯綜複雜,有如迷宮,艾莉亞在人群裡推擠,拉開和金袍衛士之間的距離。她已經學會走在道路中央,雖然免不了時時閃躲車輛和馬匹,但至少可以看清來者是誰。假如你走得太靠近建築物,很容易被人一把攫住。可惜在某些巷子裡,你不得不貼牆走:建築物之間距離太近,幾乎彼此相連。

  一群孩童大呼小叫地跑過身邊,追著一個滾動的鐵環。艾莉亞怨恨地瞪著他們,想起以前和布蘭、瓊恩以及小瑞肯玩滾鐵環的時光。她不知現在瑞肯長大了多少,也不知布蘭是否傷心難過。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只要瓊恩能在她身邊,叫她「我的小妹」,弄亂她的頭髮。其實她的頭髮已經夠亂了,之前她在路上的積水坑中看見自己的倒影,只覺這是全天下最髒的頭髮。

  她曾試著和街上的小孩說話,看能不能交個朋友,讓她有地方睡。可能是她說錯話了吧,年紀小的孩子只是充滿戒心,飛快地瞧她一眼,如果她靠近,便立刻跑開。而他們的大哥大姐則會問些艾莉亞回答不出的問題,給她取難聽的綽號,甚至偷她的東西。昨天,便有個打著赤腳,骨瘦如柴,年紀足足是她兩倍的女孩把她打倒在地,企圖扯下她的那雙靴子。艾莉亞拿起木劍,喀地一聲打中對方耳朵,令她抽抽噎噎地流著血跑走了。

  她走下雷妮絲丘陵的緩坡,朝跳蚤窩走去。一隻海鷗飛過頭頂,艾莉亞若有所思地看著它,可它超出木劍攻擊範圍太遠。看到海鷗,不禁讓她想起海洋,說不定這正是逃走的辦法。老奶媽以前常說一個故事,有位小男孩躲在商船貨艙裡逃走,結果遇上各式各樣的精采冒險,或許艾莉亞也行哩。於是她決定去河邊看看,反正會路過爛泥門,而她今天還沒去那兒呢。

  艾莉亞抵達碼頭時,周圍靜得出奇。她瞥見兩個金袍衛士,正並排穿過魚市,可他們看都沒看她一眼。市場的攤販空了一半,港口的船隻也比她記憶中少。黑水河上,三艘國王的戰船排成固定陣形巡邏,船槳起起落落,金色的船殼破浪前進。艾莉亞看了一會兒,然後開始沿河走。

  當她看見站在三號碼頭邊,身穿灰色羊毛滾白緞披風的衛士時,她的心幾乎停止了跳動。臨冬城的顏色,她的眼淚不禁奪眶而出。在他們身後,有一條漂亮的三桅商船,泊在碼頭裡輕輕擺動。艾莉亞看不懂船殼上漆的字,那是種奇怪的語言,可能是密爾語、布拉佛斯語甚至高等瓦雷利亞語。她抓住一個路過的碼頭工的袖子。「請問,」她說,「這艘船是?」

  「密爾來的『風之巫女』號。」那人說。

  「它還在這兒啊。」艾莉亞脫口便道。碼頭工人神情怪異地看了她一眼,聳聳肩走了。艾莉亞朝碼頭跑去。風之巫女號正是父親雇來送她回家的……它竟然還在這兒!她以為船早就開走了。

  三個守衛之中,兩個在賭骰子,另一個則手按劍柄來回巡視。她不能像個小嬰兒一樣哭哭啼啼地走過去,給他們見著了準會丟臉,於是她停下來揉揉眼睛。眼睛,眼睛,眼睛,他們為什麼還……

  用你的眼睛看,西利歐的話在耳際迴蕩。

  艾莉亞仔細看去。她認得父親所有的侍衛,但這三個穿灰披風的人她從沒見過。「喂,」正在巡邏的那人叫道,「小子,你幹什麼?」玩骰子的兩人抬起頭來。

  艾莉亞用盡渾身解數,才忍住惶恐,沒有拔腿就跑。她知道自己若真跑了,他們會立刻追上。於是她逼自己走得更近。他們要找的是個女孩,但他把她錯當成小男生了。既然如此,她就當個小男生吧。「要不要買鴿子啊?」她把死鳥拿給他看。

  「快滾吧你。」守衛說。

  艾莉亞立刻照辦,她根本不需要假裝害怕。她一轉身,那兩人又重新賭起骰子。

  她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跑回跳蚤窩的,但當她抵達丘陵間彎彎曲曲的狹窄巷道時,差點喘不過氣。跳蚤窩裡有一種臭味,混雜了豬圈、馬廄和皮匠棚的氣息,外加酸敗酒肆和廉價妓院的味道。艾莉亞在這迷宮裡麻木地走著,直到經過一間食堂,聞到從門口傳出的沸騰褐湯的香味,才發現鴿子沒了。一定是跑的時候從腰帶上掉了,不然就是有人趁她不備偷走。一時之間,她的眼淚又快掉了下來。她可得大老遠走到麵粉街,才找得到那麼肥的鴿子哪。

  在城市遙遠的另一頭,鐘聲響起。

  艾莉亞抬眼傾聽,不禁納悶這次的鐘聲又代表著什麼。

  「這會兒又怎麼啦?」食堂裡有個胖子喊。

  「天上諸神行行好,怎麼這鐘成天響個沒完啊。」一名老婦人哀嚎。

  鄰街二樓,有個穿著輕薄彩繪絲衣的紅髮妓女推開窗戶。「這會兒換那小鬼國王死啦?」她探身朝下喊,「我說啊,小鬼就是這德行,個個都不持久!」她正在笑,一個渾身赤裸的男人便伸手從後面抱住她,咬著她的脖子,一邊隔著薄衫,用力搓揉她垂在胸前的那對白色大奶子。

  「你這沒腦筋的騷貨!」胖子朝二樓叫道,「國王沒死,這會兒敲的是集合鐘,只有一座塔裡的鐘在響。國王死的時候,城裡每座鐘都會響。」

  「喂,行了,行了,別咬了!再咬小心我敲你的『鐘』!」窗邊的女人對身後的男人說,並用手肘推開他。「不是國王,那是誰死了哩?」

  「這只是集合鐘。」胖子重複。

  兩個與艾莉亞年紀相仿的男孩蹦蹦跳跳地跑過,嘩啦濺起一大灘水。老婦人咒罵他們,但他們沒有停步。其他人也開始陸續朝丘陵上移動,想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艾莉亞追著一個動作慢的男孩跑。「你去哪兒?」跑到他背後時,她叫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回頭看了一眼,腳步卻沒慢下。「金袍子要把他帶去大聖堂。」

  「帶誰?」她大聲叫著,拼命快跑。

  「當然是首相啊!阿布說他們要砍他的頭咧。」

  一輛經過的馬車在地上留下深深的車轍。男孩一躍而過,但艾莉亞沒有在意,結果被這麼一絆,整個人撲倒在地,一隻腳擦到石頭,膝蓋全破了皮,指頭則狠狠地撞上硬泥地,縫衣針也鉤住了腳。她抽抽噎噎地掙扎著站起身,左手大拇指全是血。她把拇指伸進嘴裡吸吮,才發現摔倒時斷了半片指甲。她的雙手痛得要命,膝蓋紅成一片。

  「速速迴避!」十字街口有人高喊,「雷德溫大人駕到!速速迴避!」艾莉亞好容易才從路中央跑開,差點沒被活活踩死。四名穿著藍紅相間格子披風的衛士騎著高大駿馬,轟隆隆地經過,在他們之後是兩位貴族小少爺,肩並肩騎乘兩匹栗子色母馬,宛如一個盤裡的豌豆。艾莉亞在城堡院子裡見過他們幾百次,他們是雷德溫家的雙胞胎,霍拉斯爵士和霍柏爵士,年紀很輕,相貌平庸,橙色頭髮,還有長滿雀斑的方臉。珊莎和珍妮.普爾以前常背地裡叫他們「恐怖爵士」和「流口水」爵士,一見到他們,就咯咯直笑。但他們現在的模樣可一點都不好笑。

  每個人都朝著同一方向前進,急著想弄清敲鐘的緣故。鐘聲似乎越來越大,叮噹作響,不停呼喚。艾莉亞加入人潮,斷指甲痛得不得了,她拼命忍住才沒尖叫出聲。她緊咬嘴唇,一路跛行,一邊傾聽周圍興奮的話音。

  「──是御前首相史塔克大人。他們要把他帶到貝勒大聖堂去。」

  「我聽說他死了。」

  「就快啦,就快啦。來來來,我賭一個銀鹿他們會砍他的頭。」

  「早該砍頭了,這賣國賊。」男人啐了口唾沫。

  艾莉亞掙扎著想出聲。「他才沒有──」她開口,可她只是個孩子,他們的說話聲完全把她蓋住了。

  「笨蛋!他們才不會砍他頭哩。打哪時起叛徒砍頭是在大聖堂啊?」

  「呃,總不會是封他當騎士吧?我聽說啊,殺咱們老國王勞勃的就是這史塔克。他在森林裡割了陛下的喉嚨,後來被發現時,還裝作沒事人似的,撒謊說陛下是被啥老野豬幹掉的。」

  「唉,才不是這樣,殺死陛下的是他老弟,就那個頭生金鹿角的藍禮。」

  「臭女人,你給我閉上你那張碎嘴!少在這兒胡扯,藍禮大人他是個正直的好人。」

  等他們到了靜默姐妹街,人群已經摩肩擦踵,擠得水泄不通。艾莉亞任由人潮將推上維桑尼亞丘頂。聖堂前的白色大理石廣場滿滿的都是人,興奮地彼此交談,擁擠著希望能更靠近貝勒大聖堂。這裡,鐘聲非常響亮。

  艾莉亞左推右擠,在一雙雙馬腿之間穿梭,同時還得抓緊她的劍。在人群裡,她只能看到別人的手腳和肚子,以及聳立頭頂的七座纖細高塔。她瞄到一輛木馬車,便想爬上去,期望這樣看得比較清楚,但四周的人也有相同的念頭,結果車夫破口大罵,鞭子一揮把他們通通趕走。

  艾莉亞急了,她硬是往前鑽,結果被人群擠得貼在一個石頭基座上。她抬起頭,看到「主教國王,受神祝福的」聖貝勒的臉龐,於是艾莉亞把劍塞進腰帶,開始往上爬。雖然斷掉的指甲在彩繪大理石上留下斑斑血跡,但她最後還是爬了上去,楔進國王的兩腿中間。

  她看到了父親。

  艾德公爵站在聖堂大門外的總主教講壇上,左右各由一位金袍衛士攙扶。他穿著一件厚實的灰天鵝絨上衣,胸前用珠子繡了一隻白狼,肩披灰色羊毛滾絨邊斗篷,但艾莉亞從沒見他這麼瘦過,那張長臉上寫滿了痛苦。他幾乎無法站立,全靠兩個衛兵支撐,他斷腿上的石膏是灰的,整個都爛掉了。

  站在他身後的是矮胖的總主教,年事已高,髮色灰白,臃腫不堪,身著一件純白長袍,頭戴一頂由金箔和水晶做成的巨大寶冠,隨著他的動作散發出七彩虹光。

  在聖堂的大門邊,在高高的講壇前,聚集了一群騎士和貴族。喬佛里一身大紅絲衣和緞子裝束,繡滿騰躍雄鹿與怒吼猛獅,頭戴金冠,在人群之中最為顯眼。王后站在他身旁,穿了一襲哀悼的黑禮服,衣上間或有幾許紅絲,髮際戴著黑鑽石頭紗。艾莉亞認出了獵狗,他身穿暗灰盔甲,外罩雪白披風,旁邊圍繞著四個御林鐵衛。她也看見了太監瓦里斯,他披著彩繪的錦緞袍子,穿了拖鞋,在貴族之間游走。至於那個披著銀斗篷,生了尖鬍鬚的矮個子,她認為就是那個曾為母親決鬥的人。

  珊莎也站在這群人中間,穿了一襲天藍絲質禮服,長長的捲曲的棗紅頭髮放了下來,手腕上戴了好些個銀手鐲。艾莉亞皺起眉頭,不知姐姐在這裡幹嘛,更不知她為何看來如此高興。

  在一名粗壯的中年人指揮下,一長排金袍槍兵把群眾擋在週邊。那人身著一副華麗盔甲,上了黑漆,鑲有金線,他的披風則用貨真價實的金縷縫成,閃耀著金屬光澤。

  鐘聲停止,一陣寂靜慢慢地籠罩住整個大廣場。父親抬起頭,開始說話,但他的聲音氣若游絲,她聽不出他說了什麼。她身後的人大聲叫囂:「搞什麼?」「大聲點!」接著那個身穿黑金盔甲的人踱到父親身後,狠狠戳了他一下。你不要欺負他!艾莉亞想大喊。但她知道沒人會理會的,於是她咬緊嘴唇。

  父親提高音量,重新開始:「我是臨冬城公爵暨國王之手,艾德.史塔克,」他越說越響亮,聲音在廣場迴蕩。「今天我來到這裡,當著天上諸神和地上凡人的面,承認我的叛國罪行。」

  「不要!」艾莉亞哀嚎。她下面的群眾開始大吼大叫,空中充滿了各種嘲弄與髒話。珊莎則把臉深埋進雙手間。

  父親再度提高音量,努力讓眾人都聽見。「我背叛了我的國王,我的摯友,勞勃。我背叛了他的信任與託付,」他高喊,「我發誓保護他的孩子,然而當他屍骨未寒,我便陰謀廢黜並殺害他的兒子,自立為王。現在,請總主教、「受神愛護的」貝勒,以及至高七神為我所說的真相作見證:喬佛里.拜拉席恩乃鐵王座唯一的合法繼承人,以天上七神之名,他是七國統治者與全境守護者。」

  人群裡飛出一顆石頭,擊中父親,艾莉亞見狀叫出聲來。金袍衛士撐著他,不讓他倒下,他的前額砸出一道深深的傷口,鮮血汩汩流下。更多石頭隨即跟進,有一塊打到了父親左邊的衛士,更有一個匡當一聲,正中黑金鎧甲騎士的前胸。兩名御林鐵衛出列擋在喬佛里和王后身前,舉起盾牌保護他們。

  她的手伸到斗篷下,抽出鞘裡的縫衣針。她使出渾身力氣,緊緊握住劍柄。天上諸神,求求你們,請你們保護他,她暗自禱告,別讓他們傷害我父親。

  總主教在喬佛里和他母親面前跪下。「因為我們有罪,所以我們受苦,」他用渾厚而低沉的聲音吟誦,音量比父親大上許多。「此人當著天上諸神與地上凡人的面,於此神聖之處所坦承其罪行。」他高舉雙手祈求,頭際閃耀七彩虹光。「天上諸神是公正的,然而『受神祝福的』貝勒曾教導我們,他們同時也是慈悲的。國王陛下,請問該如何處置這名叛徒呢?」

  四周眾聲喧嘩,但艾莉亞全不在意。喬佛里王子……不,是喬佛里「國王」……從御林鐵衛的盾牌後方踱步而出。「我的母親敦請我讓艾德公爵穿上黑衣,珊莎小姐也多次為她父親求情。」說完,他直直地盯著珊莎,面露微笑,一時間,艾莉亞以為天上諸神當真聽見了她的祈禱,但喬佛里隨即轉身面對群眾,「那是她們軟弱的婦女心腸使然。只要我一日為王,叛國之罪必將嚴懲!伊林爵士,給我砍下他的頭!」

  群眾譁然。他們紛紛向前推擠,艾莉亞只覺貝勒的雕像也跟著搖晃。總主教抓住國王的披風,瓦里斯則衝上前來指手畫腳,就連王后都對他說著些什麼,但喬佛里只搖搖頭。貴族和騎士讓開一條路,「他」走了出來。御前執法官伊林.派恩爵士,身軀高大,骨瘦如柴,活像一具穿著鐵甲的骷髏。艾莉亞隱約聽到姐姐的尖叫,從遙遠的地方傳來。珊莎雙膝一跪,歇斯底里地啜泣。伊林爵士爬上講壇的階梯。

  艾莉亞從貝勒的雙腳間扭出身子,握著縫衣針,跳進人群。她正跳到一個穿屠夫圍裙的人身上,把那人撞倒在地,但立刻就有人轟然撞上她的背,害她也險些跟著摔倒。四周都是身軀,跌跌撞撞,相互推擠,把可憐的屠夫踩在腳下。艾莉亞拿起縫衣針朝他們揮砍。

  在高高的講壇上,伊林.派恩爵士做了個手勢,黑金鎧甲的騎士立即下達命令。金袍衛士把艾德大人按在大理石板上,頭和胸露出檯子邊緣。

  「喂!幹什麼啊你!」一個憤怒的聲音對艾莉亞大吼,但她渾不關心,她或把人推開,或從中鑽過,誰要擋路就一頭撞去。有人伸手抓她的腳,她揮劍便砍,又用力踢中對方脛骨。有位女人摔倒,艾莉亞立刻跳上她的背,一邊朝左右猛砍,可是沒用,完全沒用,人實在是太多了,無論何處,她才瞥見缺口,瞬間又被人填滿。有人在毆打她,想把她趕開。她唯一能分辨的是珊莎的尖叫。

  伊林爵士從背後抽出一把雙手巨劍,當他把劍高舉過頭時,陽光在沉暗的金屬上舞躍波動,那劍鋒比任何剃刀都要銳利。寒冰,她意識到,他拿的是寒冰!眼淚流下兩頰,遮住了視線。

  正在這時,一隻手從人群中飛速竄出,如捕狼的陷阱般緊緊扣住她的手臂,力道之大,使得縫衣針從手裡飛了出去。艾莉亞被抓離地面,她覺得自己好像個洋娃娃,被輕易地擒來抱去。一張臉貼上了來,這張臉有黑長髮,還有糾結的鬍鬚和爛掉的牙齒。「不要看!」對方粗聲粗氣地對她咆哮。

  「我……我……我……」艾莉亞抽抽噎噎地哭著。

  老人用力搖她,搖得她牙齒喀喀作響。「小子,你給我乖乖閉嘴,把眼睛也閉上。」隱隱約約,彷彿從很遙遠的地方,她聽見……一個聲音……一聲輕輕的嘆息,好似幾百萬人同時舒了一口氣。老人鐵一般的手指摳進她的手臂。「看著我,沒錯,就這樣,看著我就好。」他滿口酒臭。「小子,記得我麼?」

  這個味道起了作用。艾莉亞看著他那頭油膩的亂髮,滿是灰塵和補丁的黑斗篷,扭曲的肩膀,以及那雙直直盯著她的堅定黑眼珠,想起了曾來拜訪父親的黑衣弟兄。

  「認出我了吧,對不對?這才是好孩子。」他啐了一口,「這兒沒什麼好看的。你跟我走,把嘴巴閉上。」她正要回答,他更用力地搖她。「我說了,把嘴巴閉上。」

  廣場上的群眾開始散去,人潮漸息,人們紛紛返回各自的生活。只是艾莉亞的生活卻已經找不著了,她麻木地跟著他……尤倫,對了,他叫尤倫。她不記得他回去找過縫衣針,可他卻把劍還給她。「小子,希望這東西你真的會用。」

  「我不是──」她開口。

  他把她推進一道門,伸出髒兮兮的手指,抓住她的頭髮往後一扯。「──不是個聰明小子,你是不是要說這個?」

  他另一隻手裡握著匕首。

  眼見刀子朝她迎面逼近,艾莉亞猛地往後撞去,兩腳狂踢,死命扭頭,但他抓住了她的頭髮,力氣好大,她覺得頭皮都被扯了下來。唇上,是鹹鹹的淚水。

冰與火之歌一:權力的遊戲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