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三:冰雨的風暴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九章─珊莎



  今天早上,她的新裙服終於完工,女僕們用冒著蒸汽的熱水注滿浴盆,為她全身上下努力刷洗,直到皮膚變紅。瑟曦派出自己的貼身侍女替她修剪指甲,理髮梳洗,將她棗紅的秀髮做成輕柔的小卷兒搭在背上。這位侍女還帶來太后最喜歡的十來種香精,珊莎從中選出一瓶甜膩濃烈的花露水,混合著一絲檸檬的味道。侍女把香水倒在指尖,在她雙耳、下巴和乳頭上各一輕觸。

  隨後瑟曦帶著女裁縫親自到場,品評珊莎著裝。內衣全是絲綢,裙服本身則由象牙色錦繡和銀線編織,銀色緞子鑲邊。當她放下胳膊,長袖快觸到地板。這是成年女人的衣服,不是小姑娘家的,對此她很確定。緊身胸衣的V形開頭幾乎露到小腹,它由裝飾繁複的密爾蕾絲織成,顏色是鴿子灰。裙子本身則又長又大,腰圍極細,珊莎不得不屏住呼吸以便他們為她繫緊縛帶。她的新鞋子是淺灰色鹿皮拖鞋,纏在腳上,好似愛侶。「您真是太美了,小姐。」裁縫評論。

  「是嗎?是嗎?」珊莎咯咯嬌笑,一邊旋身雀躍,裙裾飛舞婆娑。「噢,噢!」她簡直等不及要讓維拉斯看到了!他會愛上我的,會的,一定會的……他一定會忘了臨冬城,愛上我這個人。噢!

  瑟曦太后用批判的眼光仔細審視她。「我想,再加帶珠寶比較合適。就用喬佛里送的月長石髮網吧。」

  「是,陛下,」太后的侍女回答。

  看著髮網掛在珊莎耳際,覆到脖子上,太后滿意地點點頭。「好,很好。諸神眷顧你呀,珊莎,將你造得這般美麗。把這麼一位甜美純真的女孩送給那個怪物,真叫人難以心安。」

  「怪物?什麼怪物?」珊莎不懂。她指維拉斯?她怎麼知道?除了她自己、瑪格麗和荊棘女王,沒人知道呀……噢,還有唐托斯知道,可他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丑啊!

  瑟曦.蘭尼斯特沒有回答。「把斗篷拿來,」她下令,女僕們便遵命行事──這是一件裝飾著無數珍珠的白天鵝絨長斗篷,上面用銀線繡有一隻兇猛的冰原狼。珊莎只消看它一眼,便突然恐懼起來。「這是你家族的顏色。」瑟曦道,女僕們則用一根纖細的銀鏈在她脖子上繫緊斗篷。

  新娘斗篷。珊莎不由自主地伸手到喉嚨,只想把這東西扯下來扔掉。

  「閉上嘴巴,你會更漂亮,珊莎,」瑟曦告訴她,「現在出發吧,修士正等著你呢,還有無數的婚禮嘉賓。」

  「不,」珊莎衝口而出,「不!」

  「為什麼不?你寄養於王家,國王就是你的監護人。既然你哥哥犯上作亂,已被剝奪一切權利,陛下就有義務為你安排婚姻。你的丈夫是我弟弟提利昂。」

  他們盤算的是你的繼承權,她滿心作嘔地想。我的弄臣騎士到底不是傻瓜,他沒有騙我。珊莎從太后身邊退開一步,「我不去。」我要嫁給維拉斯,我要成為高庭的夫人,求求你……

  「這難為了你,我很明白。想哭就哭吧,如果是我的話,非扯頭髮不可。他是個卑鄙、骯髒、噁心的小怪物,但你必須嫁給他。」

  「您不能強迫我結婚!」

  「我們當然能強迫你。你可以像個淑女一樣,安靜地去,唸誦那些誓言;也可以掙扎、尖叫,成為馬房小弟們的笑柄──最後結果都沒差,你必須結婚,然後上床。」太后打開門,馬林.特蘭爵士和奧斯蒙.凱特布萊克爵士穿著御林鐵衛的全身鱗甲,正等在外面,「護送珊莎小姐去聖堂,」她吩咐,「如果她反抗,就拖著走,但不准弄壞衣服,它花了不少錢。」

  珊莎拔腿就跑,沒出一碼就被瑟曦的侍女抓住。馬林.特蘭爵士恨恨瞪了她一眼,讓她不禁畏縮,凱特布萊克則輕輕碰了碰她,道:「照陛下說的做,小可愛,一切沒那麼壞。冰原狼應該勇敢,不是嗎?」

  勇敢。珊莎深吸一口氣。是的,我是史塔克家的人,應該勇敢起來。人們全看著她,他們的表情和那天她在場子上被柏洛斯.布勞恩爵士剝衣服時的觀眾沒兩樣。那天,正是小惡魔,正是這個她今天要嫁的男人救了她。至少,他沒這幫人壞,她告訴自己。「我會安靜地去。」

  瑟曦微笑,「我就知道你會。」

  她走了,但整個腦海模模糊糊,記不得如何離開房間,如何走下階梯,如何穿過庭院,唯一的想法就是強迫自己一步、又一步。馬林爵士和奧斯蒙爵士把她夾在中間,他們身上的披風和她的新娘斗篷一般慘白,只是沒有珠寶和冰原狼家徽。喬佛里在城堡聖堂外的階梯上等她,他戴著王冠,一身緋紅和金色的打扮,頗為耀眼。「今天,我就是你的父親,」他宣佈。


  「不可能,」她反擊,「你永遠也不是。」

  他臉色一黑。「我當然是。作為你父親的替身,我有權將你嫁給任何人。任何人!只需一句話,你就得和豬倌小弟拜堂,同他睡在豬圈裡。」他的碧眼興奮地閃光。「我也可以把你賞給伊林.派恩爵士,你覺得呢?」

  她的心一緊。「求求您,陛下,」她哀告,「如果……如果您曾經對我還有那麼一點點的愛意,請不要讓我嫁給您的──」

  「──舅舅?」提利昂.蘭尼斯特穿過聖堂大門走出來。「陛下,」他對喬佛里說,「可否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和珊莎小姐單獨談談?」

  國王起初想拒絕,但他母親狠狠瞪了他一眼,於是他退開幾步。

  提利昂穿一身裝飾金色渦旋花紋的黑天鵝絨上衣,長靴為他增加了三寸身高,脖子繫一條紅寶石和獅子頭的項鏈。但他臉上那道傷疤又紅又可怕,鼻子更是醜陋不堪。「你真是太迷人了,珊莎。」他告訴她。

  「謝謝您,大人。」她想不出別的話。我應該讚他英俊嗎?如果我這樣講,他會把我看成騙子還是傻瓜?她垂下頭,什麼也沒說。

  「小姐,想到您被迫接受這次婚姻,如此突然,如此出乎意料,我感到非常遺憾。保守秘密是為了國家利益,這是我父親大人的意思,為此他還不准我親自前來迎接您,很抱歉。」他踱步過來。「我明白,這次婚姻不合你的意,我也不勉強。不願意的話,盡可以拒絕我,選擇我堂弟蘭賽爾爵士。這樣如何?他年紀與你相仿,長得也算不錯。如果你覺得這樣更好,只管開口,我決不阻攔。」

  我不要嫁給任何蘭尼斯特家的人,她想對他說,我要維拉斯,我要高庭,我要我們的小狗和花船,我要我的艾德、布蘭登和瑞肯。但唐托斯的話又突然迴盪在耳際:提利爾家的人和蘭尼斯特完全是一丘之貉,毫無二致,他們盤算的是你的繼承權。「您真是太好心了,大人,」她說,內心充滿了絕望,「身為王家的被監護人,我的責任就是聽從國王陛下的指示。」

  他用那雙大小不一的眼睛仔細審度她。「珊莎,我知道自己不是你們小姑娘家的夢中情人,」他輕柔地說,「但我也不是喬佛里。」

  「您不是,」她回答,「您一直對我很好,我記得的。」

  提利昂伸出一隻指頭短小的粗手。「那麼,來吧,讓我們履行我們的責任。」

  於是他們雙手交握,由他把她領到婚禮祭壇前。修士站在天父和聖母之間,等著見證一對新人的結合。她看見唐托斯爵士穿著小丑的雜色服裝,用又圓又大的眼睛盯著她瞧。御林鐵衛中,巴隆.史文爵士和柏洛斯.布勞恩爵士也在,但沒有洛拉斯爵士的身影。提利爾家的人統統缺席,她猛然間意識到。但婚禮的賓客和見證人倒是不缺:太監瓦里斯、亞當.馬爾布蘭爵士、菲利普.福特爵士、波隆爵士、賈拉巴.梭爾,還有其他十來個顯貴齊聚一堂。她看見咳嗽的蓋爾斯伯爵,看見正在吸奶的艾彌珊德伯爵夫人,還看見坦妲伯爵夫人那個懷孕的女兒正在莫名其妙地哭泣。

  她在哭啊,珊莎心想,等婚禮完畢,我就會和她一樣了。

  對珊莎而言,整個儀式猶如在夢中進行。她溫順地完成了所有的一切。禱告、宣誓和歌頌,一百根長蠟燭在燃燒,一百道跳動的光線由她朦朧的淚眼看來,竟成千萬道花火飄搖。她裹著印有父親紋章的衣服,沒人注意到她在哭;又或者他們早看到了,只是假裝不在意。在一片麻木中,換斗篷的時刻到了。

  作為國王,喬佛里代替了父親艾德.史塔克公爵的位置。當他的手摸到她的肩膀,朝斗篷的鉤扣伸去時,她僵硬得像根長槍。一隻手掃過乳房,在上面捏了一下,接著她的新娘斗篷便解開了,喬佛里將其優雅而誇張地掃下,露齒而笑。

  他舅舅則沒他這份從容。提利昂穿的新郎斗篷又厚又重,紅天鵝絨上繡著無數獅子,邊沿是金色緞子與紅寶石。沒人幫忙,沒人搬來一把凳子,而新郎比新娘整整矮了一尺半。他走到她身後,珊莎感到他用力拉她的裙子。他要我跪下,想到這,她不禁面頰通紅。事情不該這樣的。她上千次夢見自己的婚禮,夢見自己的未婚夫強壯而挺拔,高高地站在面前,將自己的斗篷披在她肩膀,表示永遠的守護。隨後,他一邊靠過來為她繫鉤扣,一邊輕輕吻她。


  她感到第二次的拉扯,這次更急迫。我才不跪呢!反正沒人在乎我的感受。

  侏儒第三次拉她。而她頑固地撅起嘴巴,假裝不去在意。身後,有人吃吃竊笑。是太后,她心想,不過是誰都沒關係。到最後,所有人都笑了,其中喬佛里最為響亮。「唐托斯,你給我趴在地上,」國王命令,「我舅舅爬不到新娘子身上去呢。」

  結果她的夫君大人得站在弄臣背上為她繫好代表蘭尼斯特家族的緋紅斗篷。

  珊莎轉過身去,發現侏儒朝上瞪著她,嘴巴抿緊,臉龐就跟她身上的斗篷一般紅。突然間,她為自己的頑固而羞愧,於是撫平裙子,跪在丈夫面前,讓兩人的頭顱處於同一高度。「經由這一吻,獻出我的愛,願你成為我的夫君和依靠。」

  「經由這一吻,獻出我的愛,」侏儒嘶啞地唸誦,「願你成為我的妻子和連理。」他傾身向前,四片嘴唇在空中輕輕一觸。

  他好醜啊。當他靠近時,珊莎想。他簡直比獵狗還醜。

  修士將水晶高高舉起,虹彩光芒照在他們臉上。「在此,在諸神和世人的見證下,」他朗聲道,「我莊嚴宣佈,蘭尼斯特家族的提利昂與史塔克家族的珊莎結為夫妻,從今以後,他們就是一個軀體,一個心靈,一個魂魄,直到永遠。任何干涉他們婚姻的人,將受到無情的詛咒。」

  她咬緊嘴唇,才沒有哭出來。

  婚宴在首相塔裡的小廳召開,參加者約有五十,其中除了婚禮的見證人,還有蘭尼斯特家族的封臣和盟友等。提利爾家的成員終於現身。瑪格麗憂傷地看了她一眼,荊棘女王由左手和右手扶持著進入,臉上的神情當她是具業已入土的死屍,而埃蘿、雅蘭和梅歌則裝作不認識她。這就是我的朋友,珊莎苦澀地想。

  她的丈夫喝得多,吃得少。當有人上來送菜或恭賀時,他簡短地點點頭,此外大部分時間裡,陰沉得像岩石一樣。婚宴似乎沒個完,珊莎半點胃口都沒有。她只盼這一切早早結束,卻又害怕一切結束的時刻──因為那個時候,就要鬧新房了。男人們會把她背向婚床,沿途脫個精光,大聲喧嘩粗魯的玩笑,描述她今晚的遭遇;而女人們會對提利昂作同樣的事。人們玩夠後,就讓他倆赤身裸體地抱在一起,退到新房外看熱鬧,隔門叫囂各種淫穢的語言。這是維斯特洛的婚俗,從小她就覺得十分地好奇、興奮和期待,如今卻只感到恐懼。他們脫她衣服時她不會哭,可她明白一旦自己聽到第一聲淫蕩的調笑,眼淚必定會不爭氣地流出來。

  聽到樂師開始演奏,她膽怯將手放在提利昂的手上,「大人,我們是不是帶領大家跳舞呢?」

  他嘴唇扭了扭,「我認為我們今天已經帶給大家足夠的娛樂了,你覺得呢?」

  「遵命,大人。」她抽手回去。

  於是,舞蹈改由喬佛里和瑪格麗帶領。這個怪物,怎能跳得如此優雅?珊莎忍不住想。她經常做白日夢,幻想自己如何在婚宴上雀躍跳舞,每雙眼睛都注目她和她的白馬王子。在夢中,人人臉上都洋溢著歡樂;而如今,竟連自己的丈夫也沒有笑。

  客人們紛紛加入國王和他的未婚妻的行列。埃蘿和她年輕的侍從未婚夫跳舞,梅歌與托曼王子跳舞。黑頭髮、大黑眼睛的密爾美女瑪瑞魏斯夫人舞動得如此煽情,吸引了廳內每個男人的目光。提利爾公爵夫婦跳得有條不紊。凱馮.蘭尼斯特爵士邀請了提利爾公爵的妹妹,潔娜.佛索威夫人。梅內狄斯.克連恩和被流放的王子賈拉巴.梭爾一起下場,王子穿著一身誇張的羽毛服飾。瑟曦.蘭尼斯特太后先和雷德溫伯爵跳舞,隨後與羅宛伯爵,最後又找到自己的父親,首相大人跳得流暢沉穩、不苟言笑。

  珊莎靜靜坐著,手放於膝,目睹太后又跳又笑,甩動金色的髮捲。她好迷人,珊莎遲鈍地想,我好恨她。於是她別過頭去,去看月童和唐托斯跳舞。

  「珊莎夫人,」加蘭.提利爾爵士走到高台下面,「能否有幸與您跳一曲?如果您夫君大人同意的話?」

  小惡魔大小不一的眼睛往中間一擠。「我的夫人想和誰跳就和誰跳。」

  或許應該留在丈夫身邊,可她實在太想跳……而且,而且加蘭爵士是瑪格麗、維拉斯和百花騎士的兄弟。「爵士先生,看到您的容顏相貌,我才明白人們為何稱您為『勇武的』加蘭。」她執起他的手,一邊說。

  「夫人過譽。其實,這外號是我哥維拉斯起的,目的是為了保護我。」

  「保護您?」她不解地看著他。

  加蘭爵士笑道:「當年我是個胖胖的小男孩,而我們有個叔叔就叫『粗胖的』加爾斯。為避免我將來和他一樣,維拉斯替我取了這個外號。起初他還惡作劇地威脅我,要叫我『貧血的』加蘭,『苦惱的』加蘭和『醜陋的』加蘭呢。」

  想到這些甜美的玩笑,珊莎不由得微笑。她忽然荒謬地開心起來,感到未來畢竟還有希望──即便希望不大。她笑著,任由音樂引導自己,迷失在舞步中,迷失在笛子、豎琴和風笛的吹奏中,迷失在鼓點的節律中……舞蹈讓他們接近,她時而倒進加蘭爵士懷裡。「我夫人很關心您。」他悄悄地說。

  「萊昂妮夫人真是太好心了。請告訴她,我一切都好。」

  「一個出嫁的新娘應該不止是『好』而已,」他語調溫柔,「您看起來都快哭了。」

  「這是歡樂的眼淚,爵士先生。」

  「您的眼睛洩露了一切。」加蘭爵士帶她轉了一圈,將她拉近。「夫人,我見過您看我弟弟的目光。洛拉斯既勇敢又英俊,是我們家裡的驕傲……但您的小惡魔才是丈夫的料,請相信我,他比看上去要高大得多。」

  珊莎還不及回答,音樂的變換便將兩人分開。這一次的舞伴是紅面孔、汗水淋漓的梅斯.提利爾,接著是瑪瑞魏斯夫人,再下來是托曼王子。「我也想結婚,」胖胖的九歲小王子叫道,「我比我舅舅高呢!」

  「是啊,小傢伙。」分開前珊莎告訴他。後來,凱馮爵士讚她美麗,賈拉巴.梭爾用她聽不懂的盛夏群島語言唧咕了半天,雷德溫伯爵則祝願她的婚姻快樂長久,並生出許多胖小子。再次換舞伴時,輪到她和喬佛里面對面。

  珊莎立時僵硬,但國王緊握住她的手,將她拉近。「不用這麼悲傷,我舅舅的確又矮又醜,但你可以來陪我。」

  「你要和瑪格麗結婚的!」

  「國王可以隨心所欲。我父親就和許多妓女睡過。從前有個伊耿國王也這麼做──似乎是伊耿三世,或者四世──他有許多妓女和許多私生子。」他們隨音樂旋轉,喬佛里給了她濕濕的一吻。「只要我開口,我舅舅就會把你送到我床上。」

  珊莎拚命搖頭,「不,他不會的。」

  「他當然會,否則我要他腦袋。從前那個伊耿國王就是這樣,不管別人結沒結婚,想要誰就要誰。」

  謝天謝地,換舞伴的時間又到了。可她的腳僵成了木頭,隨後的羅宛伯爵、塔拉德爵士和埃蘿的侍從未婚夫定然以為她是個特別蹩腳的舞伴。最後她重新輪到加蘭爵士,幸運的是,舞蹈就在這時結束。

  她的寬慰沒有維持片刻,當樂聲漸息,只聽喬佛里大聲嚷道:「鬧新房的時間到了!讓我們脫她的衣服,看看這頭母狼怎麼和我舅舅交配吧!」其他人紛紛高聲附和。

  她的侏儒丈夫將目光緩緩地從酒杯間抬起來。「我不要鬧新房。」

  喬佛里一把抓住珊莎的胳膊,「必須!這是我的命令!」

  小惡魔將匕首猛然插進桌子,握柄不住顫動。「很好,那你自己鬧新房時就得裝個假雞巴去了,我會閹了你,我發誓。」

  一陣駭然的沉默。珊莎想從喬佛里身邊離開,但他握住不放,撕裂了她的袖子。沒人聽見,沒人在意。只見瑟曦太后轉向她的父親,「您聽見他的話了麼?」

  泰溫公爵站起身來,「鬧新房的事,我們可以商量。但是,提利昂,我不許你口出狂言,涉及國王的人身安全。」

  她看見丈夫臉上青筋暴突。「我失言了,」他最後說,「這是個差勁的玩笑,陛下。」

  「你竟敢威脅要閹割我!」喬佛里尖叫。

  「是啊,陛下,」提利昂說,「我好嫉妒您高貴的命根子,因為我自己的又短又小呢。」他邪惡地望著外甥,「噢,我又放肆了,請您別割了我舌頭,否則我真不知該拿什麼來滿足您賜給我的嬌妻喲。」


  奧斯蒙.凱特布萊克爵士忍俊不禁,其他人也竊竊偷笑,只有喬佛里和泰溫公爵沒有表情。「陛下,」首相大人說,「您瞧瞧,我兒子醉得一塌糊塗。」

  「是的,」小惡魔承認,「但沒有醉到不能上床的地步。」他跳下高台,粗魯地奪過珊莎的手。「來吧,老婆,該我撞開你的城門囉。今晚,讓我們好好玩城堡遊戲。」

  珊莎羞紅了臉,任侏儒帶她走出小廳。我能有什麼選擇?提利昂走路的姿勢簡直就是古怪的蹣跚,尤其是像現在這般走得飛快的時候。諸神保佑,喬佛里或其他人沒有跟上來。

  由於他們是新婚夫婦,因此特別騰出首相塔高層一間大臥室供他們使用。進房後,提利昂一腳將門踢上。「珊莎,餐具櫃裡有一壺上好的青亭島金色葡萄酒,請給我倒一杯,行麼?」

  「這樣好嗎,大人?」

  「沒有比這更好的了。你瞧,我其實沒有醉,但我真的想喝醉。」

  珊莎拿出兩個杯子,一人倒滿一杯。如果我也喝醉,會不會比較容易些?她坐在巨大的遮罩床邊,狠狠吸了三口,喝掉半杯。酒是佳釀,但她緊張到品不出滋味,只覺頭腦發暈。「您要我脫衣服嗎,大人?」

  「提利昂。」他抬起頭。「我叫提利昂,珊莎。」

  「提利昂。大人,您要我自己脫衣服,還是您幫我脫?」她又嚥下一口酒。

  小惡魔轉頭不看她,「我頭一次結婚時,由一個喝醉酒的修士主持,一群豬作見證。我和我老婆就用我們的證人來操辦婚宴。泰莎餵我骨頭,我從她手上舔油脂,吃飽喝足後,我們笑鬧著滾到床上……」

  「您結過婚?抱歉,我……我忘了。」

  「你什麼也沒忘,因為我從沒給人講過。」

  「您夫人是誰,大人?」珊莎不由得好奇。

  「我的泰莎夫人,」他嘴唇扭曲,「來自西維費斯家族(註:SILVERFIST,意為一把銀幣),他們家族的紋章是染血床單上的一百零一枚錢幣──一百枚銀幣和一枚金幣。我們的婚姻非常短暫……對一個侏儒而言,這大概就是報應吧。」

  珊莎望著自己的手,什麼也說不出來。

  「你多大了,珊莎?」過了一會兒,提利昂問。

  「十三歲,」她說,「還差半個月。」

  「諸神慈悲,」侏儒又灌了一大口酒。「好吧,說話也不會讓你長大。那麼,夫人,我們可以繼續麼?你願意麼?」

  「只要我丈夫開心,我什麼都願意。」

  聽到這話,他似乎很生氣。「你把禮貌當城牆,將自己藏在後面。」

  「禮貌是貴婦人的盔甲。」珊莎回答。這是茉丹修女經常的教誨。

  「我是你的丈夫。你應該把盔甲脫掉。」

  「您要我脫衣服嗎?」

  「沒錯,」他推開酒杯,「我的父親大人明令我必須完成這樁婚事。」

  她開始脫衣服,手不住顫抖,好像沒有指頭,只剩十根千瘡百孔的木樁。最後她終於勉力解開扣子和衣帶,任斗篷、裙服、腰帶和襯裙滑到地上。接著脫內衣,手臂和大腿都起了雞皮疙瘩。她望向地板,羞得不敢看丈夫,等脫光後才掃了一眼,發現他正目不轉睛地瞪著她瞧。碧眼裡閃動著飢渴,黑眼裡則是怒火。珊莎說不准哪邊更可怕。

  「你還是個孩子,」丈夫道。

  她用雙手遮住乳房。「我有月事了。」

  「你還是個孩子,」他重複,「但我想要你。你害怕嗎,珊莎?」

  「怕。」

  「我也害怕。我知道我很醜──」

  「不,我的夫君──」

  他站起來,「不用說謊,珊莎,我明白自己是個畸形兒,長得可怕又醜陋,身材矮小得不成比例,可是……」她聽見他吞了吞口水,「……可是,只要在床上,吹滅蠟燭,我就和其他男人一樣強。吹滅蠟燭,我就是你的百花騎士。」他又灌下一口酒。「我很慷慨,對忠實於我的人,都會回報以忠實。你瞧,打起仗來我不是懦夫,用起腦子也不差──至少,這點小聰明應該得到肯定吧。再說,我這個人還算溫柔,溫柔可不是我們蘭尼斯特家族的稟性呢,但我知道自己能做到。我可以……我可以當你的好丈夫。」

  他和我一樣害怕,珊莎終於明白。或許該對他好一點,但她實在做不到。在她心底,能感覺到的只有絲絲憐憫,而憐憫是慾望的毒藥。他定定地望著她,期盼她說些什麼,但她什麼也說不出來。她只是渾身發抖地站著。

  當他清楚她不會給他任何答案時,提利昂.蘭尼斯特一口喝乾了所有的酒。「我明白了,」他痛苦地說,「上床吧,珊莎。我們必須履行責任。」

  她爬上羽床,覺察到他繼續瞪著她。床邊小桌上燃著一隻加香料的蜂蠟燭,被單間撒了無數玫瑰花瓣。她牽起毯子,想蓋住身體,只聽丈夫道:「不。」

  她覺得很冷,但還是順從了,同時閉上眼睛,靜靜地等待。過了片刻,她聽見丈夫脫下鞋子,隨後是脫衣服的沙沙聲。當他跳上床,將手放到她乳房上時,珊莎再次發起抖來。她緊緊閉上眼睛,每塊肌肉都緊蹦,內心恐懼著即將發生的事。他會再摸她嗎?會吻她麼?我應該打開雙腿嗎?她不知該怎麼做。

  「珊莎,」丈夫的手放開了,「請你睜開眼睛。」

  她必須順從丈夫的,於是她睜開眼睛。只見對方裸著身子坐在她腳邊,雙腿交接的地方,又長又硬的男根從一叢粗厚的金毛叢中伸出來──那也是他全身上下唯一挺拔的地方。

  「夫人,」提利昂開口,「別誤會,你真的非常可愛,可我……我做不到。唉,我父親真是個混蛋!沒關係,我們可以等,一月,一年,一個季節,無論多久。等你瞭解我、相信我的時候再做吧。」他笑笑,似乎想讓她安心,可沒鼻子的臉卻更可怕和古怪了。

  看著他,珊莎告訴自己,看著自己的丈夫,好好瞭解他。茉丹修女說過,每個男人都有其可愛之處,去發現他的優點吧,努力觀察。於是她瞧向丈夫矮短的雙腿、浮脹的額頭、一碧一黑的眼睛和滿頭滿臉的金髮金須。好醜哦,連他的男根也一樣,又大又長,脈絡突出,帶一個漲成深紫色的頭。不對,不對,他哪有一點美?我到底造了什麼孽,上天要我嫁給他?

  「以我身為蘭尼斯特的榮譽,」小惡魔道,「我發誓,在你心甘情願接受我之前,我決不碰你。」

  她鼓起所有勇氣,望向丈夫那對大小不一的眼睛,「大人,如果我說永遠也不行呢?」

  他嘴唇抽搐,好似她甩了他一巴掌。「永遠也不行?」

  她脖子僵硬,連自己也不明白到底點頭了沒有。

  「原來如此,」他說,「原來如此,這就是諸神造妓女的原因罷。」他將粗短的指頭握成拳,從床上爬了下去。

冰與火之歌三:冰雨的風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