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三:冰雨的風暴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一章─瓊恩



  野人們牽馬出洞時,白靈已經不見。他找得到黑城堡嗎?瓊恩吸吸晨間清爽的空氣,留給自己一線希望。東方的天空,地平線處是粉紅,以上漸化為淺灰。拂曉神劍仍懸於南,劍柄那顆明亮的白星如黎明的鑽石一般閃耀,下方陰暗的黑灰森林慢慢呈現出綠、金黃、紅、褐等各種色彩。在士卒松、橡樹、岑樹、哨兵樹和魚梁木上方,矗立著絕境長城,班駁的塵土與污垢之下是閃光的白色冰牆。

  馬格拿派十幾個人騎馬往東,十幾個人往西,爬上能找到的最高點,以觀察樹林裡和高牆上是否藏有遊騎兵。一旦發現守夜人出沒,瑟恩人就會吹響鑲青銅的戰號示警。其餘野人隨賈爾行動,瓊恩和耶哥蕊特也包括在內。這將是年輕掠襲者的榮耀時刻。

  人們常說長城足有七百尺高,但賈爾選的地點可謂既高且低。在他們面前,冰牆自林間筆直升起,仿如無垠峭壁,頂上是風蝕的城垛,粗看上去離頭頂得有八百尺,甚至九百尺。隨著逐漸靠近,瓊恩意識到其中的欺騙性:當年築城者布蘭登將巨大的基石依山設置,能放哪裡就放哪裡,而此處峰巒起伏,高度不一。

  班揚叔叔說,長城在黑城堡以東是一把劍,以西則是一條蛇。果真如此。只見冰牆掠過一座巨山峰,接著沉入谷底,然後爬上一道匕首般鋒利、綿延一里格多的花崗岩懸崖,沿參差不齊的山頂前進,隨後又沉入更深的谷溝,接著再度爬升,目力所及,可見它從一山躍向另一山,深入西方腹地。

  賈爾企圖襲擊沿著山脊的一段冰牆。此處儘管牆頂高聳,離森林有八百尺,但其中三分之一強是泥土岩石而非冰雪,坡度對馬匹來說太陡,比先民拳峰還難爬,但相對於完全垂直的牆面,人登上去還是相對容易的。況且山脊上佈滿樹木,提供了很好的遮蔽。從前,黑衣兄弟們每天提斧出去砍伐越界的林木,決不讓森林延伸到長城以北半里之內,但如今人手匱乏,這兒的樹直長到冰牆底部。

  今天將是潮濕而寒冷的一天,而在長城成噸的堅冰下則更加潮濕,更加寒冷。越是接近,隊伍中的瑟恩人越是躊躇。他們從沒見過長城,連馬格拿都沒見過,瓊恩意識到,它的龐大令他們驚恐。在七大王國,人們說長城是世界的盡頭。對他們而言又何嘗不是?只不過說法取決於所處的位置罷了。

  我呢?我究竟處在哪邊?瓊恩不知道。要跟耶哥蕊特廝守,就得全心全意當野人;如果丟下她不管,繼續履行職責,也許會連累對方被馬格拿掏心;而若把她帶走……假設她願意走,這點尚遠不能確定……也不可能帶回黑城堡,跟弟兄們一起生活。在七大王國,逃兵和野人走到哪裡都不受歡迎。早知道我們當初就去找詹德爾的子孫。但他們更可能吃了我們……

  長城絲毫沒有嚇倒賈爾的部下。他們每人都曾親手越過長城。大家在山脊底部下馬,賈爾喊了若干名字,便有十一人出列聚在周圍。他們都很年輕,最大的不超過二十五歲,有兩人甚至比瓊恩還小。但個個精瘦結實,強健的模樣讓他想起石蛇──遭遇叮噹衫窮追時,斷掌派他徒步離開,不知這位弟兄此刻身在何方呢?

  在長城的陰影裡,野人們作好準備,將卷卷粗麻繩繞在一側肩頭,斜挎過胸,然後綁上奇特的軟鹿皮靴,靴子頂端有突出的尖刺──賈爾和另兩人的是鐵製,有一些是銅製,但多數是參差不齊的骨頭。小石錘掛在臀間,一個裝滿鐵釘、骨釘乃至獸角釘的皮袋懸於另一側,冰斧則拿在手上,它是把磨尖鹿角用獸皮綁在木柄上製成。十一名攀登者分成三組,每組四人,賈爾本人親自上陣,湊足十二個。「曼斯答應給爬上去的第一組每人一把新劍,」他告訴他們,呼吸在冷氣中結霜,「那可是南方人的城堡裡鑄的鋼劍。他還會把你們的名字編入歌謠。一個自由民還能要求什麼呢?來吧,往上爬呀,讓異鬼帶走落在最後的懦夫!」

  讓異鬼把你們全帶走,瓊恩心想。他看他們爬上山脊頂端的陡坡,消失在樹下。這不是野人第一次攀登長城,甚至不是一百零一次。一年裡,巡邏隊總有兩三回無意中撞上攀爬者,發現墜落的殘破屍體就更常見了。沿東海岸,掠襲者們建造小船,偷溜過東海望,進入海豹灣。在西方群山,他們潛入陰暗的大峽谷深處,繞過影子塔。但在中間,逾越長城的唯一方法是翻牆,許多掠襲者都曾幹過。活著回來的卻很少,他帶著一絲陰鬱的驕傲想。攀登之前,掠襲者們必將坐騎拋下,他們中許多缺乏經驗的新手過去後就立刻搶奪馬匹,引發爭執,消息傳出,守夜人軍團往往在他們來不及帶著戰利品和偷的女人回去之前,就將其逮捕絞首正法。賈爾不會犯這種錯誤,瓊恩知道,但斯迪就說不准了。馬格拿是君主,不是掠襲者。他不懂遊戲規則。


  「瞧,他們在那兒,」耶哥蕊特說。瓊恩抬眼,看到第一個攀登者出現在樹梢之上。是賈爾。他找到一棵斜倚長城的哨兵樹,便帶組員順勢而上。一個不錯的開局。我們不該讓樹延伸到此。他們已登了三百尺,卻還根本沒碰到冰牆呢。

  他注視著那精悍的野人小心翼翼地從樹頂移向城牆,用冰斧短促有力地劈出一個供手抓握的口子,然後蕩過去。他腰上的繩索連著第二個人,那人仍在緩緩地往樹頂爬。賈爾一步步向高處前進,找不到落腳點時,就用尖刺靴踢出一個來。等他到達哨兵樹上方十尺,便在一個狹窄的冰台停下,把斧子掛到腰帶,取出錘子,將一根鐵釘敲入一道裂縫中。第二個人也移到了城牆上,同時,第三個人正爬上樹頂。

  另兩組沒有位置合適的樹木助陣,等不耐煩的瑟恩人很快就開始懷疑,認為他們迷路了。當他們的領頭人出現在視野中時,賈爾那組已爬了八十尺。各組間相隔二十碼。賈爾的四個人居中,右邊那組由山羊格里格帶領,他長長的金髮辮極易辨認,左邊那組的領頭人非常瘦,名叫埃洛克。

  「太慢了,」馬格拿一邊看他們緩緩往上爬,一邊大聲抱怨,「他忘記那些烏鴉了嗎?爬快點,否則我們會被發現的。」

  瓊恩強迫自己保持沉默。他對風聲峽仍記憶憂新,月光下跟石蛇一起攀爬的經歷讓他至今心有餘悸。那天晚上,他的心好幾次提到了嗓子眼,到最後,手腿齊疼,指頭幾乎凍僵了。那還是石頭,不是冰。石頭是固體,而冰再怎麼也不可信賴。今天的長城在「哭泣」,也許攀登者手上的熱量就足以融化冰牆。巨大冰塊內部也許凍得跟石頭無異,但表面滑溜,絲絲絹流滴淌而下,寒風更吹出無數小孔。不管野人們其他方面如何,他們的確勇敢。

  但他心中仍暗暗希望斯迪的擔憂是正確的。若諸神慈悲,一支正好經過的巡邏隊就能制止這一切。「再堅固的牆也不能保證高枕無憂,」從前在臨冬城上散步時,父親曾教誨他,「關鍵取決於人。」野人也許有一百二十個,但四個衛兵就足以打發他們,若干箭失,一桶石頭,這次襲擊就得劃上句號。

  但衛兵沒有出現,別說四人,連一個都沒有。太陽向天空爬,野人們往牆上登。到得中午,賈爾那組仍遙遙領先,但他們碰上一片很糟糕的冰。賈爾將繩子繞在風蝕而成的突起上,利用它來支撐重量,不料整個突出部分卻突然崩潰,帶他一起墜落。人頭大的冰塊向下面三個人砸來,他們死命抓牢,而那些釘子也撐住了。賈爾在半空中停頓,懸於繩子盡頭。

  等他們從這次災難中恢復,山羊格里格已幾乎趕上。埃洛克的四個人仍遠遠落在後面。他們攀爬的那部分,表面看上去平整光滑,毫無雜質,覆著一層融化的冰,陽光到處濕乎乎的閃耀光芒。格里格的那部分看起來顏色更深,有較多明顯的紋理;冰與冰互相重疊時,若接合不完美,就會產生長而狹窄的平台,及各種裂紋瑕隙,甚至還有豎直的管道,經由風水侵蝕,裡面的空間大得足以躲進一個人。

  賈爾很快讓他的人繼續前進,他和格里格的組幾乎並肩而行,埃洛克那組則落後五十尺。在鹿角斧的劈砍之下,陣陣閃爍的冰晶瀑布傾瀉到下面樹林裡。石錘將鐵釘深敲入冰裡,作為繩子的支撐點,但爬了一半不到,鐵釘就用完了,之後改用角釘和磨尖的骨頭。人們一次一次又一次用尖刺靴去踢堅硬牢固的冰,以鑿出落腳點來。到第四個鐘頭,瓊恩估計他們的腿已經麻痺了。還能支持多久呢?他跟馬格拿一樣,一邊不安地注視,一邊焦急地聆聽遠處是否有瑟恩人的號角吹響。號角一直沉默,沒有守夜人的蹤影。

  爬到第六個鐘頭,賈爾又超到山羊格里格前面,他的人正將差距拉開。「曼斯的寵物迫不及待想要劍咧。」馬格拿遮著眼睛說。太陽高懸在空中,從下往上觀之,冰牆上部三分之一是水晶般的藍,反光如此絢爛,刺得眼睛發疼。賈爾和格里格手下的八人都位於耀眼的光芒中,看不真切,只有埃洛克的那組仍在陰影下。他們在五百尺的高度不再往上爬,而是一點一點橫移,向一根豎直管道前進。正當瓊恩注視著他們緩緩挪移時,突然傳來一陣響動──如天崩地裂,似乎冰牆在抖,然後一聲驚呼。空中滿是冰晶、尖叫和墜落的人體,一塊一尺厚五十尺見方的冰從牆面上脫落,一路翻滾、碎裂、轟鳴,抹去前方的一切,直落到山腳下。冰塊旋轉著掠過樹林,滾下山坡。瓊恩忙抓住耶哥蕊特,將她拉倒,用身體掩護。一個瑟恩人臉上被一塊冰砸中,斷了鼻子。


  等他們再度抬頭,賈爾那組已不見蹤影。人,繩索,釘子全沒了,六百尺以上一片空曠。就在攀登者們片刻之前附著的地方,牆面上有個疤痕,內層的冰平滑潔白,像拋光的大理石般在陽光下閃耀。下方很遠處,有灘淡淡的紅色污漬,那是被摔碎的人。

  長城會保護自己,瓊恩一邊想,一邊將耶哥蕊特拉起來。

  他們在一棵樹上發現了賈爾,他被斷裂的樹枝刺穿,身上的繩索仍連著其他三人──皆渾身骨頭碎裂,躺在他下方。其中一個仍活著,但腿、脊椎和大部分肋骨都不能用了。「給個痛快。」看見他們,他說。一個瑟恩人用大石錘砸扁了他的腦袋。馬格拿發號施令,他的人開始搭建柴堆。

  山羊格里格到達牆頂時,死者已開始焚燒。等埃洛克四人跟他們匯合,賈爾和他的組員只剩骨頭和灰燼。

  此時太陽已開始下降,攀登者們沒有浪費時間。他們解開纏繞在胸前的長麻繩,將其繫到一起,把末端扔下。想到要沿繩子爬上五百尺,瓊恩滿心恐懼,好在曼斯計劃周全。賈爾留下的掠襲者們取出一個巨型梯子,作橫擋的麻繩有人胳膊那麼粗,他們把梯子繫在攀登者扔下的繩子上,埃洛克、格里格和他們的部下悶哼著使勁將它拉上去,固定在牆頂,然後再次放下繩索,拉起第二個梯子。一共有五個。

  等梯子全部就位,馬格拿操起古語粗暴地一聲喝令,五個瑟恩人便同時出發。即使有梯子,攀爬也不容易。耶哥蕊特看他們掙扎了好長一陣。「我恨長城,」她用生氣的語調輕聲說,「你能感覺到它有多冷嗎?」

  「它是冰做的嘛,」瓊恩指出。

  「你什麼都不懂,瓊恩.雪諾,這牆是血築的。」

  它沒有喝夠。日落時分,兩個瑟恩人從梯子上摔下去死了,這是今天最後一批犧牲品。瓊恩到達牆頂時,已近午夜,群星又出來了,耶哥蕊特渾身顫抖。「我差點掉下去,」她眼含淚水,「兩三次……冰牆想把我甩下去,我感覺得到。」一顆淚滴湧出來,順著她的臉頰緩緩流淌。

  「沒事了,沒事了,」瓊恩裝出確信的樣子,「別怕。」他伸出一條胳膊摟她。

  耶哥蕊特用掌根使勁打他胸口,隔著鎧甲、熟皮革和層層羊毛衣,他仍感到疼。「我不怕!你什麼都不懂,瓊恩.雪諾。」

  「那你為什麼哭?」

  「不是因為恐懼!」她蠻橫地踢腿,撬出一塊冰來。「我哭是因為我們沒有找到冬之號角。我們打開好幾十座墳墓,將無數陰影釋放到陽間,卻沒有找到喬曼那隻能讓這冷東西倒塌的號角!」

冰與火之歌三:冰雨的風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