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三:冰雨的風暴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六章─凱特琳



  羅柏和年輕的王后道別了三次。第一次在神木林的心樹之下,當著諸神和臣僚們的面;第二次在鐵閘門前,和簡妮長久地擁抱和熱吻;最後一次,離開騰石河岸一小時後,女孩騎著駿馬氣喘吁吁地跑來,懇求少狼主帶她同行。

  羅柏動情了,凱特琳看得出,但他也很窘迫。此刻天氣又陰又濕,細雨濛濛,他十分不情願地命令全軍將士止步,以便自己冒雨安慰淚眼汪汪的年輕妻子。他話說得親切,凱特琳邊看邊想,心裡卻充滿惱火。

  國王和王后竊竊私語,灰風則在旁遊蕩,不時甩甩身上的雨珠,朝天空呲牙露齒。當羅柏給了簡妮最後一吻,命十幾個護衛護送王后回城,自己翻身上馬後,冰原狼立刻飛奔到隊伍前面,好似一隻蓄勢已久的飛箭。

  「噢,簡妮王后真體貼,」跛子羅索.佛雷告訴凱特琳,「我妹妹也不差。呵呵,我敢打賭,蘿絲琳此刻正在孿河城內邊跳邊唱:『徒利夫人,徒利夫人,蘿絲琳.徒利夫人』呢,等到明天,她就會幻想披上奔流城紅藍條紋新娘斗篷的樣子了。」他掉過馬頭,微笑著對艾德慕說,「可是您,徒利公爵,此刻卻很沉默。您有什麼感覺呢?」

  「我覺得自己身在石磨坊,而戰鬥剛要打響。」艾德慕半開玩笑地回答。

  羅索哈哈大笑,「別擔心,您的婚禮一定圓滿幸福,好大人。」

  是嗎?但願諸神保佑。凱特琳踢馬前進,扔下弟弟和跛子羅索。

  要簡妮留在奔流城是她的主意──羅柏巴不得有王后陪伴。雖然王后缺席可能被瓦德大人理解為又一次失禮,但她在場的話等於是往老傢伙的傷口上撒鹽,構成的可就是侮辱了。「瓦德.佛雷舌尖嘴利,且睚眥必報,」她警告兒子,「為換取他的效忠,我不懷疑你能承擔這老人的責難,但你實在太像你父親,無法忍受他侮辱簡妮。」

  羅柏無言以對。可是,他卻在心中把一切歸咎於我,凱特琳疲憊地想,他正思念著簡妮,抱怨我不該把她送走──即便知道我說的乃是忠告。

  兒子從峭岩城帶回六位維斯特林,而今只留雷納德爵士一人在身邊,他是簡妮的兄弟,擔任王家掌旗官。收到泰溫公爵同意交換俘虜的回覆函當天,國王便派遣簡妮的舅舅羅佛爵士帶年輕的馬丁.蘭尼斯特去金牙城履行手續。事情進展順利,兒子從此不必再為馬丁的安全操心,蓋伯特.葛洛佛也欣慰地得知他兄弟羅貝特已在暮谷城登船北返。羅佛爵士幹得漂亮……灰風也終可回到國王身邊,回到屬於他的位置。

  維斯特林夫人和她的孩子們一起待在奔流城,簡妮,小艾琳妮亞及羅柏的侍從洛拉姆都沒跟來,後者強烈地質疑這一安排,但這都是明智的舉動。羅柏的前任侍從乃奧利法.佛雷,他無疑將出席妹妹的婚禮,將洛拉姆帶去勢必大傷情面;與之相對,雷納德爵士是個快活的年輕騎士,他已保證無論瓦德.佛雷如何侮辱,都不會作出過激反應。讓我們祈禱侮辱就是即將面對的所有考驗。

  凱特琳卻有更多的擔心。自三河一戰以來,父親大人就不再相信瓦德,對此她一直牢記在心。簡妮王后只有待在奔流城的高牆堅壁後,由黑魚全力保護,才會安全。羅柏封給布林登爵士一個新頭銜,「南疆大元帥」,有他留在後方,凱特琳方感放心。

  但她實在懷念叔叔歷經風霜的臉孔,羅柏勢必也流連他的輔佐,兒子所贏得的每場戰鬥,幕後都少不了布林登爵士的功勞。而今斥候部隊改由蓋伯特.葛洛佛統率,他人雖好,忠誠而堅定,卻沒有黑魚的能力。

  在葛洛佛的部隊掩護下,羅柏的隊伍綿延數里。前鋒是大瓊恩,凱特琳等人和主隊走在一起,這是大批全副武裝的騎兵,隨後為輜重隊,無數滿載食物、草料、補給、禮物和傷員的馬車,由文德爾.曼德勒爵士和他的白港騎士加以保護。在他們之後跟著畜群,包括綿羊、山羊和骨瘦如柴的牛,以及一小群商販營妓。走在末尾擔任後衛的是羅賓.菲林特,方圓數百里之內都沒有敵人,但羅柏仍處處小心。

  一共三千五百名戰士,三千五百名經歷囈語森林、奔流城、牛津、烙印城、峭岩城等歷次會戰的老兵,掠奪過西境蘭尼斯特家族富裕曠山的精銳。他們都是北方人,三河諸侯中,除了和艾德慕要好的數人前來作陪外,大都留在河間地觀望國王收復北境。前方,等待艾德慕的是新娘,等待羅柏的是戰爭,等待我的……是兩條死訊,一張空床和充滿鬼魂的城堡。好淒涼啊。布蕾妮,你到底在哪裡?求求你,把我的女兒帶回來。把她們帶回來啊。

  中午時分,雨變得綿長不息,直下到黃昏。第二天,北方人沒有看見太陽,鉛灰色天空下,人人藏在兜帽裡,以躲避雨水襲擊。這天的雨下得極大,道路泥濘,田野滂沱,河流暴漲,落葉紛飛,持續的馬蹄聲擾攘不休,惹人心煩。人們只在必要時說上幾句,大多時候沉默不語。

  「沒問題,夫人,我們很堅強。」梅姬.莫爾蒙伯爵夫人向她保證。凱特琳喜歡上了梅姬和她的大女兒黛西,因為在詹姆.蘭尼斯特一事上,她倆比別人都更諒解她。

  黛西身形瘦長,她母親則矮小粗壯,兩人都一貫著盔甲皮衣,盾牌和外套上刻有莫爾蒙家族的黑熊紋章。就凱特琳看來,夫人和小姐穿這樣的服裝有些奇怪,但她們母女並不在意,因為她們既是女人,更是戰士,和塔斯的布蕾妮一樣。

  「每場戰鬥,我都守在少狼主身邊,」黛西.莫爾蒙高興地說,「國王陛下戰無不勝。」

  不,他從頭到尾就沒贏過,凱特琳心想,卻不敢說出來。北軍固然驍勇善戰,但此刻背井離鄉,唯一的寄託乃是對少年國王的必勝信念。所以無論如何,都必須保護和鼓勵這種信念。我得堅強起來,她告訴自己,為了羅柏。若我傷心絕望,情緒將會傳染出去,而一切的一切都有賴於這場婚禮的順利舉行。假如艾德慕和蘿絲琳能夠美滿,假如遲到的佛雷侯爵得到安撫,願意全力協助羅柏……即便如此,我們又該如何來應付蘭尼斯特與葛雷喬伊兩大勢力的夾擊呢?這個問題,凱特琳不敢想,羅柏本人也不敢想。每次紮營,國王都眉頭深鎖地研究地圖,彷彿要找出贏回北境的妙計。

  弟弟艾德慕擔憂的卻是另一件事。「呃,你覺得瓦德.佛雷的女兒不會都像父親那麼醜吧?」他和凱特琳及朋友們聚在高大的條紋帳篷裡,漫不經心地問。

  「他有那麼多老婆,總能生下幾個標緻女兒,」馬柯.派柏笑道,「可這老混蛋幹嘛要送個好人兒給你呢?」

  「沒錯。」弟弟陰鬱地說。

  凱特琳無法忍受,「瑟曦.蘭尼斯特還是個大美人呢!」她尖刻地道,「但願蘿絲琳小姐強壯健康,心底善良,為人忠厚。」說罷,她拂袖而去。

  艾德慕接受不了姐姐的態度,第二天便徹底迴避,遠遠地和馬柯.派柏、萊蒙.古柏克、派崔克.梅利斯特及凡斯家的年輕成員們待在一起。他們不會責難他,只會和他開玩笑,下午時候,凱特琳看著歡樂的年輕人們從身邊跑過,心裡想,打小我就對艾德慕太過嚴厲,想必悲傷更影響了語言。她為自己的失態而後悔。雨已下得夠大,憑什麼還要干涉別人的心情?說到底,希望娶個漂亮老婆有什麼錯?她想起自己第一次看見艾德.史塔克時,從心頭油然而生的那種孩子氣的失望,本以為他是他哥哥布蘭登的年輕翻版,卻大錯特錯。奈德不僅比哥哥矮,面容也更平凡,且終日莊重。他談吐雖極盡禮儀,但在言語底下,她感受到的卻是冷淡──這點絕不屬於情緒外露、嘻笑怒罵的布蘭登。即便當他帶走她的貞操時,他們的愛,與其說是激情,倒不如歸於責任。但那天晚上,我們誕生了羅柏,誕生了北境之王。戰爭結束後,在臨冬城裡,我感受到丈夫的愛,找到奈德莊重面孔下那顆可愛又可敬的心。艾德慕,希望你和蘿絲琳也能幸福美滿。

  上天好像有意為之,隊伍不經意間經過了囈語森林,羅柏正是在這裡打下平生第一場大勝仗。他們沿狹窄的石板河床底的溪流前進,當日詹姆.蘭尼斯特的軍隊正於此遭到重創。那時氣候還很溫暖,凱特琳憶起,樹木依舊蔥綠,溪流未曾猛漲。如今秋葉充塞流水,到處亂石盤根,曾為羅柏的軍隊提供掩護的林木,業已脫下綠色的外套,換上一身金色中帶棕色斑點的服裝,有些還成了暗紅,令人不安地聯想起鐵銹和凝血。只有雲杉和士兵松綠意仍存,挺拔雲天,好似高大的黑色槍矛。

  一切都變了,她心想。囈語森林大戰的那天晚上,奈德還活在伊耿高丘底下的黑牢裡,布蘭和瑞肯安全地待在臨冬城的牆壘後,席恩.葛雷喬伊則在羅柏身邊奮戰,事後不斷誇口自己差點與弒君者交手。如果成全了他的願望,如果是席恩而非卡史塔克大人的兩個兒子一命歸天,事情該有多不一樣啊!

  穿越戰場時,凱特琳看到去年留下的遺跡:被雨水沖刷腐蝕的頭盔、斷裂的長矛、戰馬的屍骨。石塚隨處可見,標示著人們的葬身之地,但食腐動物並沒將死人放過。四處傾覆的石頭之中,時而可見鮮明的布料和閃爍的金屬。有一張臉默然地望向她,腐敗的棕色血肉下,頭骨輪廓若隱若現。

  她想起奈德,不知丈夫此刻在何處安息。靜默姐妹們帶著屍骨北返,由哈里斯.莫蘭率一小隊榮譽護衛加以保護。他抵達臨冬城了麼?他有沒有在城堡下的黑暗墓窖裡陪伴哥哥布蘭登?莫非於行程途中,卡林灣便已被佔領?

  三千五百名騎兵伴她踏過深谷河床,穿越囈語森林的中心,但她卻從未感到如此孤單。每走一里,就離奔流城遠了一里,她竟覺得自己再也看不到那座出生於斯的城堡了。諸神也要把它,像其他東西一樣,從我生命中奪走嗎?

  五天之後,斥候們飛騎回報,高漲的河水沖垮了位於美人市集的木橋。蓋伯特.葛洛佛帶著兩個膽大士兵試圖在公羊渡騎馬泅過暴虐的藍叉河,結果損失了兩馬一人,葛洛佛本人死死攀住一塊石頭,方才倖免於難。「自春季以來,河流還沒有這樣高的水位,」艾德慕評價,「可看這氣象,如果雨持續不停,勢必將繼續上漲。」

  「上游荒石城附近,還有另一座橋,」凱特琳往年常陪同父親穿越河間地,此刻記憶派上了用場,「那一座雖然陳舊又狹小,但──」

  「它也沒了,夫人,」蓋伯特.葛洛佛道,「早在美人市集的這座之前就被沖掉。」

  羅柏望向母親,「還有別的橋嗎?」

  「沒有,而且看目前的架勢,渡口想必統統無法運行,」她想了想,「我們過不了藍叉河,只好繞過去,經過七泉和女巫沼澤。」

  「沒錯,不走泥潭和爛路,眼下就到不了目標,」艾德慕警告,「嗯,犧牲一點速度,我們能抵達孿河城。」

  「好吧,就讓瓦德大人多等等,」羅柏決定,「羅索在奔流城時給他傳過信,他知道我們的起程日期。」

  「他是知道,可這傢伙生性多疑,又極敏感,」凱特琳說,「他將把這次延誤當做一次蓄意輕慢。」

  「很好,到時候我會為了耽擱的時間特別向他致以歉意。我真是個可悲的國王,隨時準備賠禮道歉,」羅柏疲憊地道,「我希望波頓在三叉戟河漲水之前過了渡口,國王大道一路往北,他的行程比我們容易,即便統率步兵,也很可能趕在我們之前抵達。」

  「當兩軍會合,參加完艾德慕的婚禮後,下一步怎麼做?」

  「北上。」羅柏撓撓灰風的耳背。

  「通過堤道?強攻卡林灣?」

  國王朝她高深莫測地一笑,「還有別的路,」他保證。從口氣聽來,她知道他此刻是不會多說的了。明智的君主懂得保守秘密,她提醒自己。

  之後八天,雨水沒有停息,末了他們終於抵達荒石城,在俯瞰藍叉河的山丘上安營紮寨,這裡有遠古河流王們的要塞遺址。野草堆中,昔日高牆深壘聳立的地方,今天還可以看到地基,但大多數石材早已被當地居民取走,以搭建穀倉、聖堂和房屋。在中央,曾為城堡庭院的地方,留有一座帶雕刻的大墳墓,隱蔽在芩樹和齊腰深的褐草中。

  墓的頂蓋被雕刻為埋藏其中的君王的形體,卻已被風霜雨露所侵蝕。國王留著鬍鬚,此外臉龐模糊而平滑,只依稀看得見嘴巴、鼻子、眼睛和王冠。他的雙手交疊在胸,握住一柄石製戰錘。戰錘之上,曾刻符文,描述了武器的名諱和歷史,但無數世紀的歲月已將其磨滅。這座石墓的角落處處破損龜裂,班駁的地衣肆意滋生,野玫瑰花從國王的腳部一直蔓延到胸口。

  凱特琳正是在墓前找到了羅柏。國王陰鬱地站在漸沉的暮色中,唯灰風與他為伴。雨數日來終於停了一會兒,因此兒子沒帶頭盔。「這座城堡叫什麼名字?」他輕聲詢問靠近的母親。

  「荒石城,我小時候聽附近居民這麼講,毫無疑問,在過去,當它還是諸王的駐節之地時,曾有過光輝的姓名。」那次去海疆城途中,她與父親曾在此歇息,還有培提爾───「有一首歌,」兒子想起來,「荒石城的珍妮,髮際有無數鮮花。」

  「假如我們幸運的話,將來都會被寫進歌裡。」實際上,小時候凱特琳做遊戲常扮演珍妮,還把頭髮插滿花朵,培提爾則扮演她的龍芙萊王子。當年,我才十二歲,而他是個小男孩……羅柏回頭望著墳墓,「這是哪位國王?」

  「這位是河流與山丘之王特里斯蒂芬四世,」父親給她講過他的歷史,「早在珍妮和她的王子出現之前數千年,統治著從三叉戟河到頸澤的廣大地區,時值亂世,先民們的王國一個接一個落入無情的安達爾人手中,而他率軍抵抗,被人民尊稱為『正義之錘』。歌謠相傳,他一生經歷了大小一百場戰鬥,取勝了九十九場,他的城堡是全維斯特洛最堅固的要塞,」她把手放到兒子肩膀上,「可他在第一百場戰鬥時陣亡了,那一次,七位安達爾王合兵對付他。繼位的特里斯蒂芬五世資質平庸,龐大的王國終歸解體,城堡淪陷,血脈斷絕,穆德家族自此不存,而在安達爾人到來之前,他們曾統治河間地長達一千年之久。」

  「他的繼承人葬送了他的事業,」羅柏伸手撫摩粗糙風化的石墓,「我想和簡妮生個孩子……我們經常在試,可我不確……」

  「種子並不總在第一次時生根,」雖然我和奈德是這樣,「有時或許試一百回也差之毫釐。你還年輕。」

  「不,我雖然年輕,卻是個國王,」兒子回答,「國王必須要有繼承人。假如我和這位特里斯蒂芬一樣,在下一場戰鬥中犧牲,我的王國將頓時煙消雲散。依照律法,目前當由珊莎繼承臨冬城和北境,」他抿緊嘴唇,「而她勢必受制於她的夫君提利昂.蘭尼斯特。這種情形是我絕對不能接受,絕對不能允許的,我不會讓侏儒染指北境一根毫毛。」

  「這是自然,」凱特琳同意,「在簡妮為你產下子嗣之前,你還必須指定另一位繼承人。」她考慮了一會兒,「你祖父沒有手足,但你曾祖父有個妹妹嫁給羅瑪.羅伊斯伯爵的幼子,融入了羅伊斯家族的分支。他們之間生下三個女兒,全部與谷地諸侯結親。長女嫁到韋伍德家,次女嫁到科布瑞家,幼女……似乎嫁到坦帕頓家,似乎……」

  「母親,」羅柏的聲音裡有幾分尖銳,「你別忘了,我父親有四個兒子。」

  她當然沒忘,只是不願去想,兒子卻逼著她面對。「他是雪諾,並非史塔克。」

  「瓊恩比起某位從未見過臨冬城的谷地諸侯來,當然更有資格成為我的繼承人。」

  「他是守夜人的弟兄,發誓不娶妻,不封地的。他將終身為王國服務。」

  「那是紙面上的約束,御林鐵衛不也這樣規定?可你看,一旦沒有利用價值,蘭尼斯特家便能剝奪巴利斯坦.賽爾彌爵士和柏洛斯.布勞恩爵士的白袍。我敢打賭,假如我送出一百名壯丁作為瓊恩的代替,他們一定能找出辦法為他解除誓言。」

  他下了決心。凱特琳深知兒子的頑固,「私生子沒有繼承權。」

  「很簡單,一張王家赦免狀就能解決,」羅柏道,「比起驅逐御林鐵衛,這可是有先例可循的。」

  「先例,」她苦澀地說,「不錯,的確是有先例。伊耿四世臨死前將他所有的私生子全部化歸正統,結果呢?有多少苦痛、悲哀、戰爭和謀殺由此而起?你信任瓊恩,這我明白,可你就能信任他的兒子?就能信任他兒子的兒子嗎?私生子困擾了整整五代坦格利安君主,直到無畏的巴利斯坦在石階列島將最後一個黑火掐滅為止。你考慮過沒有?一旦將瓊恩扶為正統,就再無可能利用他的私生子身份,這條路是不能後退的!等他結婚生子,你和簡妮產下的孩兒將永世不得安寧。」

  「瓊恩絕不會傷害我的孩子。」

  「正如席恩.葛雷喬伊絕不會傷害布蘭和瑞肯?」

  灰風猛然跳上特里斯蒂芬王的墳墓,呲牙露齒,羅柏則面色冷峻。「你的話,既殘酷又不公平。瓊恩和席恩根本不是一回事。」

  「這只是你的一廂情願而已。再說,你考慮過你的妹妹們沒有?她們的權利呢?北境無論如何不能交給小惡魔,這點我無條件同意,但艾莉亞怎麼樣?依照律法,她的繼承權排在珊莎之後……她可是你的親妹妹,血統純正……」

  「……可她死了!自打父親去世,就沒任何人見過她,或是聽過關於她的隻字片語,你為何還要蒙騙自己?艾莉亞死了!和布蘭、瑞肯一樣,而只等珊莎生下小惡魔的孩子,他們也會把她殺掉。瓊恩就是我僅存的手足,萬一我有不幸,我希望他成為北境之王,也希望你支持我的選擇。」

  「我不可能支持你,」母親說,「其他的事,羅柏,任何事,我都會支持,唯獨這個……這樁蠢事,無論如何都不行。請你不要強迫我。」

  「我無須強迫你。我是國王,我做主。」羅柏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灰風從墳墓頂上跳下,亦步亦趨地跟隨。

  我都做了些什麼?國王走後,凱特琳獨自站在特里斯蒂芬的墳墓前,疲憊地想。這幾天,首先冒犯艾德慕,接著又惹惱了羅柏,可我說的,難道不都是實話嗎?諸神在上,難道這幫大男人如此脆弱,竟聽不得事情的真相?她應該哭的,但蒼天業已在為她流淚,於是便回到帳篷內避雨,默默地坐在黑暗中。

  第二天,羅柏特別繁忙,他無處不在:一會兒趨前和大瓊恩指揮前鋒,一會兒帶著灰風外出偵察,一會兒返回查看羅賓.菲林特的後衛。行軍中的每一天,少狼主都是全軍最早起床和最晚入睡的人,大家為此倍感驕傲。凱特琳懷疑兒子根本就沒睡。他變得和他的冰原狼一樣消瘦而飢渴。

  「夫人,」某天早晨,就著持續的雨,梅姬.莫爾蒙伯爵夫人呼喊她,「您看起來氣色不好,是不舒服嗎?」

  我的夫君和父親大人死了,兩個兒子遭遇謀殺,一個女兒落入毫無信用的侏儒手中,即將為他產下罪惡的子嗣,另一個女兒則生死不明,消失得徹徹底底,而我僅存的兒子和弟弟又都生我的氣。這些話,說出來梅姬伯爵夫人也不會懂的。「這是一場邪惡的雨,」她轉而評論,「我們過去承受了很多,前方又有更多的艱險和更多的悲哀。我們本該號角長鳴、旗幟飄飄地勇敢前進,以振奮士氣,可這場雨卻將大家統統壓抑。旗幟浸透,耷拉不展,人裹斗篷,幾無言語。這場邪惡的雨在我們最需要振作的時候澆進了每個人的靈魂裡。」

  黛西.莫爾蒙舉頭望天,「還好,落的是雨,不是箭。」

  凱特琳不自禁地笑笑,「我知道,你比我勇敢。你們熊島的女人都會打仗嗎?」

  「不錯,我們是母熊,」梅姬伯爵夫人接口,「環境使然。在古代,鐵民們時時駕駛長船前來掠襲,野人也從冰封海岸過來騷擾。男人們必須出去捕魚,以維持島上生活,而留在家中的妻子得保護自身和孩子,否則便會被掠走。」

  「我家廳堂門上有個雕刻,」黛西道,「是位熊皮女人,一手抱一個吮奶頭的嬰兒,另一手握一柄戰斧。她長得不美,但我很喜歡。」

  「我侄兒喬拉曾把一位美人帶回家,」梅姬伯爵夫人說,「那是他在比武會上贏取的夫人。她就很討厭這個雕刻。」

  「是啊,她看什麼都不順眼,」黛西道,「她名叫琳妮絲,頭髮猶如金絲,皮膚好似乳酪,那雙柔軟的手天生就與武器無緣。」

  「她也不會用她的乳頭來哺育。」黛西的母親坦率地說。

  凱特琳知道他們指的是誰,喬拉.莫爾蒙曾帶著他的續絃妻前來臨冬城參加宴會,作客兩周之久。她記得琳妮絲夫人的年輕美貌,以及心裡壓抑的不快。有天夜裡,醉酒之後,她親口對凱特琳承認,北境實在不是舊鎮高貴的海塔爾家人該待的地方。「從前,有個來自奔流城徒利家的女子也這麼想,」凱特琳輕柔地回答,試圖安慰對方,「但後來,她在此發現了真愛。」,可他們都走了,她隨即想到,臨冬城和奈德,布蘭與瑞肯,珊莎,艾莉亞,都走了,只有羅柏留下。莫非我真的更像琳妮絲.海塔爾,而非史塔克?如果我懂得怎樣使用戰斧,或許可以更好地保護他們。

  日復一日,大雨從未停息,人們艱難行進。藍叉河源頭的七泉地方是數不清的溪流和河溝,而女巫沼澤無數綠幽幽發亮的水池正等著吞噬粗心的旅人,馬蹄陷進軟泥中,好似飢餓的嬰兒吸吮乳頭。除了速度放慢,北方人還付出更大的代價,一半的馬車不得不遺棄在澤地,上面的物資改由騾子和馱馬分擔。

  傑森.梅利斯特伯爵正是在這裡追上了他們。當時,離日落僅有一個鐘頭,羅柏立刻下令停止行軍,接著雷納德.維斯特林爵士護送凱特琳去國王大帳中開會。她看見兒子坐在火盆邊,地圖放於膝蓋,灰風在他腳邊打瞌睡。大瓊恩、蓋伯特.葛洛佛、梅姬.莫爾蒙、艾德慕和一個凱特琳不認識的男子也在帳內。此人豐滿禿頂,神態阿諛。他不是貴族,她只消看陌生人一眼便認定,也非戰士。

  傑森.梅利斯特起立將座位讓給凱特琳,海疆城伯爵的棕髮和白髮已幾乎一樣多了,但威儀不減當年:身材瘦長高大,面孔輪廓分明、修剪乾淨,顴骨高聳,藍灰色眼睛,神情銳利。「史塔克夫人,真高興見到您。我帶來了好消息。」

  「是嗎?大人,我們此刻正需要這個。」她坐下來,聽著無數雨點敲打頭頂的帆布。

  羅柏等雷納德爵士將帳門關好後,方才開口:「諸位大人,諸神回應了我們的祈禱。傑森大人帶來的是密拉罕號船長,他是舊鎮商人。船長先生,請將你的新聞通報大家。」

  「遵命,陛下,」對方緊張地舔舔厚嘴唇,「在我抵達海疆城之前,曾於派克島的君王港做過停留。實際上,由於巴隆國王的禁令,我的船被鐵民關押了整整半年。只是後來,只是……簡單地說吧,由於他的死,禁令才得以取消。」

  「巴隆.葛雷喬伊死了?」凱特琳心裡一震,「你確定他真死了?」

  矮小猥褻的船長點點頭,「您可知道,派克城建於角岬之上,被海濤切割而成的巨岩和荒島彼此以橋樑連接?據我在君王港聽到的說法,當巴隆國王某天正跨越其中一道橋樑時,西邊起了大風,夾著暴雨雷霆,把他吹落橋下,摔得粉身碎骨。兩天之後,屍體衝到海邊,業已浮腫不堪辨認。據說螃蟹吃掉了他的眼睛。」

  大瓊恩哈哈大笑,「肯定是給螃蟹王吃的,只有它們才配享用王家果凍,是不是啊,哈哈?」

  船長忙著點頭。「當然,當然。不過我的消息還沒說完,還有一個情報!」他傾身向前。「他弟弟回來了。」

  「維克塔利昂?」蓋伯特.葛洛佛略感驚奇。

  「不,攸倫,人稱『鴉眼』,他是全天下最惡毒的海盜,本有許多年不曾回到鐵群島,但巴隆國王屍骨未寒,他的寧靜號卻已駛進君王港。紅色的船殼,漆黑的帆,所有船員都是啞巴。聽說他訪問亞夏後返回……總之,不管去過哪裡,他確實是回來了,而且一下船就直奔派克城,自行坐上海石之位,提出異議的波特利頭領被他淹死在一桶海水中。我眼見這番情形,立刻趁亂讓密拉罕號升帆出海,以免招惹麻煩。靠岸以後,馬上向陛下您報告。」

  「船長先生,」待對方說完後,羅柏發話,「我很感激你的效勞,定當重重酬謝。等會談完畢,我就請傑森大人送你回船,現下請在外面稍候片刻。」

  「是,陛下,是。」

  他前腳剛離開,大瓊恩便前仰後台地大笑起來,但國王用一個眼神讓他收斂。「倘若席恩昔日所言非虛,這個攸倫.葛雷喬伊稱王必是件不得人心的事……現在的情形是如果席恩沒死,他才是繼承人……另一方面,維克塔利昂統率著鐵島艦隊。我不相信他會坐鎮卡林灣,靜待哥哥鴉眼攸倫攫取海石之位。他肯定會興師返航。」

  「巴隆還有一個女兒,」蓋伯特.葛洛佛提醒國王,「她佔據深林堡,挾持著羅貝特的妻兒。」

  「留在深林堡,她什麼也做不了,」羅柏分析,「如果她也有叔叔們的野心,想必要回師顛覆攸倫,伸張自己的權利。」國王轉向傑森.梅利斯特大人。「海疆城可有艦隊?」

  「艦隊,陛下?不,說不上,我只有六七條長船和兩艘戰艦。足以抵禦尋常海盜的掠襲,卻無法和鐵島艦隊交鋒。」

  「你會錯了意。依我看,鐵種們即將紛紛返回派克島,展開權力之爭,他們的秉性從前席恩給我講過,『每個船長都是自己船上的國王』。敵人想必會勾心鬥角,吵作一團。大人,我只要你給我兩條長船,以繞行雄鷹角,穿越頸澤,尋找灰水望。」

  傑森大人有些猶豫,「澤地的腐沼中是有十來條水道,可個個都淺薄、淤積而危險。它們根本不配稱為河流,只是一些反覆變遷的通道而已。到處是礁石、陷阱和糾結敗朽的樹木。灰水望本身也在移動,怎麼找得到呢?」

  「只管往上游走,船上掛起我的旗幟,相信澤地人會出來迎接。派出兩條船,我們的希望就多了一倍,我決定由梅姬伯爵夫人指揮其中一艘,蓋伯特大人指揮另一艘,負責將我的口信傳達給霍蘭.黎德。」他轉向被點名的兩位領主,「我會分別給你們一封書信,上面寫著我對留在北境的大人們的指示,但這些指示其實都是謊話,以防你們在海上被鐵民逮捕──倘若真有不幸,你們可以宣稱自己乃是返回北境傳令。夫人你是要回熊島,而你,蓋伯特,是要回磐石海岸。」他伸出一根手指,敲了敲地圖,「成敗的關鍵在卡林灣,這點我們知道,巴隆大王也明白,否則他就不會把鐵群島的主力交給弟弟維克塔利昂,並命他鎮守於此了。」

  「這個維克塔利昂或許會為了繼承權大打出手,但絕不會蠢到放棄卡林灣。」梅姬伯爵夫人說。

  「當然不會,」羅柏承認,「但我敢打賭,他將撤走不少精兵,而對方每少一個人,我們就多一分希望。再說,即便軍隊不走,他為造聲勢,也將帶走大批將領和船長。他們是鐵群島的骨幹,有了他們的支持,方能獲得海石之位。」

  「陛下,您可千萬不能從堤道進攻,」蓋伯特.葛洛佛勸告,「通路實在狹窄,大軍無法展開,數千年來,沒有誰能攻下卡林灣。」

  「從南往北打是這樣,」國王說,「但假如我從南、北、西三面同時發力,情況就不一樣了。先從堤道上發起猛攻,吸引鐵民的注意力,隨後突然兜襲後方,必將一舉成功!等我和波頓大人及佛雷家族合兵一處,手中就至少有了一萬二千士兵。我們先走堤道,行過半日再兵分三股,假如葛雷喬伊家族在頸澤有眼線,他們收到的情報將是我軍全速撲向卡林灣。」

  「後衛將由盧斯.波頓指揮,中軍由我親率,至於攻打卡林灣的前鋒,大瓊恩,這個任務非你莫屬。你給我狠狠地打,要讓鐵種們意料不到我軍還可能從北方突然出現。」

  大瓊恩咧嘴一笑,「嘿,你們這幫偷雞摸狗的傢伙最好趕快,否則還沒露面,城堡就是咱的嘍!陛下,您不用急,慢慢走,我會把它當禮物獻給您。」

  「這份大禮,我可是卻之不恭。」羅柏微笑。

  一旁的艾德慕皺起眉頭,「陛下,您剛才說要從後掩殺鐵民,可您怎麼迂迴到北方呢?」

  「舅舅,頸澤深處有些路地圖上並沒有寫,只有澤地人才知曉──沼澤中的小徑,穿越蘆葦叢的船道,父親從前對我說過。」他轉向兩位信使,「你們的任務就是找到霍蘭.黎德,要他派出嚮導,在我軍踏上堤道之後的第三天與我會合,記住,讓他們徑直來中軍,到我王旗飄揚的地方。三支部隊中的兩支負責強打卡林灣──波頓大人的部隊在安柏大人進攻之後行動,盡可能從西面發起佯攻。我自己的中軍深入澤地埋伏,直到戰鬥陷入白熱化時方才出擊。舅舅成婚後,我們迅速離開孿河城,爭取在今年結束之前趕到攻擊陣位。新世紀的第一天,咱們三面夾擊卡林灣,拼出一番新局面!趁鐵民們痛飲新年之際,打他們個落花流水,措手不及!」

  「我贊同這個計劃,」大瓊恩宣佈,「很喜歡!」

  蓋伯特.葛洛佛擦擦嘴巴,「可……我們得擔風險,假如澤地人方面出了岔子……」

  「那和以前相比,也沒任何損失。再說了,我相信他們不會令我失望,霍蘭.黎德是我父親的好友。」羅柏捲起地圖,這才第一次抬眼望向凱特琳,「母親。」

  她心中一凜,「這計劃需要我的協助麼?」

  「我只要你安安全全。穿越頸澤的行軍勢必危機四伏,即便過得了卡林灣這關,要想贏回北境,也還有無數戰鬥等著我們。我剛才已詢問過梅利斯特大人,他慷慨地答應在戰爭結束前替我保護你的安全。你將在海疆城過得舒適,這是我的希望。」

  這就是我反對瓊恩.雪諾的懲罰?這就是我身為女人,甚或身為母親的懲罰?她頭暈目眩了一會兒,才意識到在場眾人都望著她。他們都討厭我,她心想,有什麼可驚訝?我放走弒君者,得罪了所有人,再說,我不是親耳聽大瓊恩說過幾次女人不該插手軍事嗎?

  她的惱怒一定清楚地寫在臉上,好在蓋伯特.葛洛佛最後替她解了圍,「夫人,陛下的建議非常明智,您實在不該和我們一起出征。」

  「海疆城因您的到來而蓬蓽生輝,凱特琳夫人。」傑森.梅利斯特大人道。

  「你要我做你的囚犯。」她說。

  「哪裡的話,您是我的貴賓。」傑森大人解釋。

  凱特琳轉向兒子。「沒有冒犯傑森大人的意思,」她僵硬地宣佈,「但假如你非要我走,我寧願回奔流城。」

  「我把王后留在了奔流城,不能把母親也送去那裡,如果將所有財富裝進一個錢包,只可能吸引盜賊。婚禮結束後,你立刻前往海疆城,這是國王的命令,」羅柏站起來──她的命運便這樣迅速地決定了──取出一張羊皮紙,「大人們,我還有最後一件事。你們都看見了,巴隆大王死後留下多大的混亂,我不能重蹈他的覆轍。如今我沒有兒子,弟弟布蘭和瑞肯不幸歸天,妹妹則嫁到蘭尼斯他家。對於繼承人的事,我反覆思量,考慮了很久,才寫下這份文件。我要求你們,我忠實的封臣們,在這份文件上簽名作證。」

  他立了新王,凱特琳充滿挫敗感地想。現下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兒子夾攻卡林灣的計劃和剛才對付母親的手段一樣奏效。

冰與火之歌三:冰雨的風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