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三:冰雨的風暴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八章─艾莉亞



  他們到達山脊頂端,見到了那條河,桑鐸.克里岡一邊咒罵,一邊使勁勒馬。

  雨水從鐵黑的天空中降落,彷彿萬把利劍直刺進棕綠色的湍流。它定有一里之寬,艾莉亞心想。上百棵樹的頂端從盤旋流水中伸出,枝條如溺水者的胳膊盲目地抓向天空。岸邊積著厚厚一層樹葉,好比潮濕的墊子,遠處河中央某些蒼白腫脹的物體迅速順流飄下,也許是鹿,或者是馬。耳際有種低沉的轟鳴,好像無數惡狗即將發出咆哮。艾莉亞在馬鞍裡扭動,感覺獵狗鎖甲的鐵環嵌入背裡。他用雙臂環著她,並在左邊燒傷的胳膊上套了一層鋼臂甲作為保護,先前獵狗換衣服時,她發現底下的血肉仍未癒合,不斷滲出體液。然而,假如燒傷令他痛苦,桑鐸.克里岡也絲毫沒有表現出來。

  「這是黑水河嗎?」在大雨和黑暗中騎行千里,經過無路的樹林和無名的村莊,艾莉亞完全失去了方向感,不知身在何處。

  「這是一條需要過的河,知道這點就夠了。」克里岡不時會給她答案,但明確警告她不許接口。打第一天起就作出許多警告。「再打人,就把你的手捆在後面,」他說,「再逃跑,就把你的腳給綁起來。再亂喊亂叫或咬我,就把嘴巴堵上。我們可以一起騎馬,也可以把你橫放馬背,就像待宰的豬。你自己選。」

  她選騎馬。然而頭天宿營時,她一直等待,直到認為他睡著了,便找來一塊參差不齊的大石頭,準備砸扁那顆醜陋的腦袋。靜如影,她一邊告訴自己,一邊悄悄接近,但卻不夠安靜,也許獵狗根本沒睡,或者醒了。不管怎樣,他眼睛陡然睜開,嘴角抽搐了一下,將石頭一把奪走,就當她是個小嬰兒。她最多只能踢他。「我饒你這次,」他邊說,邊將石頭扔進灌木叢,「如果笨到再試,就狠狠揍你。」

  「你為什麼不殺我,就像殺米凱那樣?」艾莉亞朝他嘶吼。當時她仍不服氣,憤怒甚於恐懼。

  結果他揪住她外衣前襟,將她拉到離自己灼傷的臉不到一寸的地方。「再提這個名字,我就揍得你寧願我殺了你!」

  之後每個晚上,他睡覺時都將她裹進馬褥子,用繩索從頭到腳緊緊捆好,渾如襁褓中的嬰兒。

  這一定是黑水河,艾莉亞看著雨水抽打河面,心裡斷定。獵狗是喬佛里的狗兒,他要把她帶回紅堡,獻給喬佛里和太后。她希望太陽出來,好能分辨方向。越是看樹上的苔蘚,她就越糊塗。黑水河在君臨城附近沒這麼寬,但那是下雨之前的事。

  「涉水的淺灘肯定都沒了,」桑鐸.克里岡道,「我也不想游過去。」

  沒有過河的方法,她心想,貝里伯爵就會趕上。先前,克里岡拚命驅趕坐騎,還三次調頭折返,以求擺脫掉追蹤者,甚至在高漲的溪流中逆行半里地……艾莉亞每次回頭,都期盼見到那幫土匪。她於灌木叢中小解時在樹幹上刻名字,試圖幫助他們,但第四次時被他逮到,於是便到此為止。沒關係,艾莉亞告訴自己,索羅斯會通過聖火找到我。但他沒有,至少現在還沒有,而一旦過了河……

  「哈羅威的鎮子應該不遠,」獵狗說,「魯特爵爺在那兒伺候著安達哈老王的雙頭水馬。也許可以搭它過去。」

  艾莉亞沒聽說過安達哈老王,也沒見過兩個頭的馬,特別是在水上跑的,但她知道最好別問。於是便閉口不語,直挺挺坐著,任獵狗掉轉馬頭,沿山脊小跑,順河而下。這樣子,至少雨水是落在背上。她受夠了眼睛被大雨刺得半瞎的滋味,流水從臉頰淌下,好像在哭一樣。冰原狼從來不哭,她再度提醒自己。

  時間大概剛過正午,但天空暗如黃昏。她已數不清有多少天沒見到太陽,雨水浸透骨頭,整日騎馬讓她渾身酸痛,還有點發燒,流著鼻涕,有時不自禁地打顫,但當她告訴獵狗自己病了時,他只朝她咆哮。「擦乾鼻子,閉上嘴巴。」他告訴她。其實到如今,騎馬時連他也有一半時間在睡,信任坐騎自行挑選佈滿車轍的田間小路或獵人小徑。這是匹壯實的駿馬,差不多跟軍馬一般高大,但速度快得多。獵狗為他取名「陌客」。有回趁克里岡對著一棵樹小解時,艾莉亞試圖偷走它,認為可以趕在他回頭之前騎馬跑掉,結果陌客差點把她的臉咬下來。對主子,他像老騸馬樣的溫順,但對其他人,脾氣則糟透了。她從沒見過咬人踢人這麼利索的牲畜。

  他們沿河騎行好幾個鐘頭,濺起水花淌過兩條渾濁的支流,才終於到達桑鐸.克里岡所說的地方。「哈羅威伯爵的小鎮,」他宣佈,話音未落就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七層地獄!」這座鎮子已被水淹沒,無人居住。高漲的水流越過堤岸,全鎮建築物所剩無幾,只見一棟土木結構客棧的上層,一幢塌陷聖堂的七面圓頂和一座圓塔碉堡的三分之二露出水面,除此之外,還有個別發霉的茅草屋蓋和林立的煙囪。

  但艾莉亞看見那座塔裡有煙升起,一扇拱窗下還用鎖鏈牢牢繫著一艘寬敞的平底船。此船有十來個槳架,船頭和船尾各一隻巨大的木雕馬頭。這就是雙頭馬,她明白過來。甲板中央有個茅草為頂的木船艙,獵狗將雙手攏在嘴邊厲聲呼喝,兩個人從裡面走出,第三個人出現在圓塔窗戶內,端一把上好弩矢的十字弓。「你想幹什麼?」第三個人隔著盤旋的棕色水流喊。

  「載我們過去。」獵狗大聲回應。

  船裡的人討論了一會兒。其中一人走到欄杆邊,他是個駝背,灰白頭髮,胳膊粗壯。「這可不便宜。」

  「我有的是錢。」

  有的是錢?艾莉亞疑惑地想。土匪們搶走了克里岡的金子,也許貝里伯爵留給他一些銀幣和銅板。搭船過河只需幾個銅板……船夫們又開始討論。最後,那駝背轉身喊了一聲,艙內又走出六個人,全戴著兜帽擋雨,其他一些人從塔樓要塞的窗戶裡擠出來,跳下甲板。他們中有一半人長得跟那駝背頗為相像,似乎是他的親戚。人們解開鎖鏈,取出長長的撐篙,並將沉重的闊葉槳扣入槳架。渡船搖搖晃晃、緩緩地向著淺灘駛來,船槳在兩側流暢地划動。桑鐸.克里岡騎下山崗,迎上前去。

  等船尾撞上山坡,船夫們打開木雕馬頭下一扇寬門,伸出一條沉重的橡木板。陌客在水邊畏縮不前,但獵狗雙膝一夾馬腹,催它走上跳板。駝背在甲板上等著他們。「濕透了吧,爵士?」他微笑著問。

  獵狗的嘴抽搐了一下。「媽的,我只要你的船,少給我東拉西扯。」他翻身下馬,把艾莉亞也拽下來站在身邊。一個船夫伸手去拉陌客的韁繩。「不行。」克里岡道,說時遲那時快,馬已同時開始提腿踢人。船夫向後躍開,在滿是雨水的甲板上一滑,坐倒在地,嘴裡罵罵咧咧。

  駝背船夫不再微笑。「我們可以載你過河,」他板著臉說,「收一枚金幣。馬匹再加一枚。那男孩也要一枚。」

  「三枚金龍?」克里岡發出一陣刺耳的笑聲,「三枚金龍能買下這條該死的船了!」

  「去年也許可以。現在水位這麼高,我需要額外人手來撐篙划槳,以確保不會被一下子沖出去一百里,滑進海中。你自己選,要麼付三枚金龍,要麼就教這匹該死的馬在水上行路吧。」

  「我喜歡誠實的強盜。就依你。三枚金龍……等安全抵達北岸就付。」

  「現在就要,否則我們不走。」那人伸出一隻厚實而佈滿老繭的手,掌心向─上。

  克里岡「卡噠」一聲鬆劍出鞘。「你自己選,要麼北岸拿金幣,要麼南岸吃一刀。」

  船夫抬頭瞧著獵狗的臉。艾莉亞看得出,對方很不滿意。十來個人聚在他身後,都是拿船槳和硬木撐篙的壯漢,但沒一人上前幫他。他們合力也許可以壓倒桑鐸.克里岡,但在將獵狗制服之前,很可能會有三四人送命。「我怎麼知道你會信守承諾?」過了一會兒,駝背問。

  他不會的,她想喊出來,但咬緊嘴唇。

  「以騎士的榮譽。」獵狗嚴肅地說。

  他甚至不是騎士。她也沒把這句話說出口。

  「那好吧,」船夫道,「來,我們可以在天黑前將你送過河。把馬繫好,我可不想它半路到處亂竄。如果你和你兒子想要取暖,船艙裡有個火盆。」

  「我才不是他的笨兒子!」艾莉亞憤怒地吼道──這比被當做男孩更糟。她太生氣,差點自報身份,可惜桑鐸.克里岡一把抓住她的衣服後領,單手將她提離甲板。「閉上該死的鳥嘴!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他劇烈地搖晃艾莉亞,晃得她牙齒噠噠作響,最後鬆手扔開。「進去烤乾,照別人說的做。」

  艾莉亞乖乖照辦。大鐵火盆裡閃爍著紅光,使得房間充滿陰鬱滯悶的熱氣。站在它邊上暖暖手,烘乾衣服,本來挺舒服的,但她一察覺到腳下的甲板開始移動,就從前門溜了出去。

  雙頭馬緩緩地滑出淺灘,在被水淹沒的「哈洛威鎮」中行進,穿過煙囪和屋頂。十來個人使勁划槳,一旦太靠近岩石、樹木或塌陷的房屋,另外四人就用長篙撐開。駝背是掌舵的。雨點敲打著甲板光滑的木板,濺在前後兩個高聳的木雕馬頭上。艾莉亞又全身濕透,但渾不在乎。她想看看,等待逃跑的機會。那個端十字弓的人仍站在圓塔窗戶內,當渡船從下面滑行而過時,他的目光一直尾隨。她不知這是否就是獵狗提及的魯特爵爺。他看上去不像爵爺。但她看上去也不像小姐呀。

  一旦出了鎮子,進入河裡,水流陡然變強。透過灰黯朦朧的雨幕,艾莉亞辨出遠方岸邊一根高高的石柱,顯然標識著靠岸之處,隨即又意識到他們已被沖得偏離了方向,正往下游而去。槳手們劃得起勁,跟狂暴的河流拼爭。無數樹葉和斷枝轉著圈迅速經過,彷彿是從弩弓裡彈射出來的一樣。拿長篙的人們斜身撐開任何過於接近的物體。在河中央,風也加大,每當艾莉亞扭頭望向上游,就會撲面吃一臉雨水。甲板在腳下劇烈晃動,陌客一邊嘶鳴一邊亂踢。

  假如我從邊上跳下去,河水會把我沖走,而獵狗將毫無察覺。她轉頭後望,只見桑鐸.克里岡正竭力安撫受驚的坐騎。這是最好的機會了。但我也許會被淹死。雖然瓊恩曾說,她游起泳來像條魚,但即便是魚,在這條河裡也可能有麻煩。不過,淹死好過回君臨。她想到喬佛里,便悄悄爬到船頭。河裡滿是褐色泥巴,在雨點的抽打攪拌下,看起來像湯不像水。艾莉亞疑惑地想,不知裡面傘有多冷。反正不可能比現在更潮濕陰冷了。她一隻手搭到欄杆上。

  她還來不及跳,突然被一聲大喝吸引了注意力。船夫們紛紛手執長篙往前衝去。一時間她不明白發生了什麼,然後她看到了:一棵連根拔起的大黑樹,正朝他們撲來。糾結的樹根和樹枝從流水裡戳出,活像巨海怪伸展的觸手。槳手們狂亂地划水,試圖躲避開去,以免被撞翻或者戳穿船身。駝背老人扭轉船舵,船頭的馬向下游偏轉,但太慢了。那棵棕黑的樹微微閃光,像攻城錘那樣砸來。

  兩名船夫的長篙好容易抵住它時,它離船頭已不超過十尺。一根篙子折斷,發出「喀──嚓──」的長長碎裂聲,彷彿渡船在他們的腳下撕裂。第二個人終於使勁將樹幹推開,剛好讓它偏離。那棵樹以數寸間距擦過渡船,枝幹如爪子樣抓向馬頭。

  然而,似乎已經安全的時候,怪物的上部分枝「碰」的一聲掃過,令渡船劇烈顫抖,艾莉亞腳一滑,痛苦地單膝跪倒。那個篙子被折斷的人就沒那麼幸運了,她聽見他從側面翻落下去時的呼叫,湍急的褐色水流旋即將他淹沒,當艾莉亞爬起來,人已消失。另一船夫抓過一捆繩子,卻不知該扔給誰。

  也許他會在下游某處被衝上岸;艾莉亞試圖告訴自己,但這個想法顯得如此空洞,令她失去了所有游水的意願。桑鐸.克裡岡大喊,讓她回裡面去,否則就狠狠揍她。她乖乖照辦。很明顯,此刻渡船正與河流作殊死搏鬥,爭取重新返回航線,而這條河一心想把它沖進海裡。

  等終於靠岸,地方位於著陸點下游整整兩里地。船隻狠狠撞上河堤,以至於又折了一根篙子,艾莉亞幾乎再度跌倒,桑鐸.克里岡像提玩偶似的把她提到陌客背上。船夫們用遲鈍而疲憊的眼睛瞪著他們,駝背伸出手來。「六枚金龍,」他要求,「三枚作擺渡費,另外三枚補償我失去的人手。」

  桑鐸.克里岡在口袋裡摸索,將一卷皺巴巴的羊皮紙塞進船夫手掌。「給你十枚。」

  「十枚?」船夫糊塗了,「這究竟是什麼?」

  「一個死人的欠條,相當於九千金龍左右。」獵狗跨上馬,坐到艾莉亞身後,不懷好意地低頭微笑。「其中十枚歸你,某天我會來取剩下的錢,所以留神別把它們給花光了。」

  對方斜眼看著羊皮紙,「字。字有什麼用?你答應給金幣,以騎士的榮譽保證。」

  「騎士根本沒有榮譽,快感謝我給你上了一課吧,老傢伙。」獵狗腳踢陌客,在雨中疾馳而去。船夫們在背後咒罵,還有兩個人扔石頭,但克里岡對石塊和罵聲全不予理會,很快就消失在陰暗的樹叢中。河流的咆哮也漸漸減弱。「渡船明早之前不會回去。」他道,「而等到下一批傻瓜到來時,這幫傢伙不會再接受紙上的承諾。如果你的朋友們打算追趕,就得他媽的游過來!」

  艾莉亞蜷身趴下,閉口不語。Valar morghulis,她悶悶不樂地想,伊林爵士,馬林爵士,喬佛里國王,瑟曦太后,鄧森,波利佛,「甜嘴」拉夫。格雷果爵士和「記事本」。獵狗,獵狗,獵狗!

  等到雨停雲散,她又是顫抖,又是打噴嚏,症狀嚴重之極,克里岡不得不停下一晚,甚至嘗試點火。結果搜集起來的木頭太潮濕,無論怎麼試,都不足以引燃火星。最後,他厭惡地把所有木頭一腳踢散。「媽的,七層地獄!」他咒罵,「我痛恨火。」

  他們坐在橡樹底部濕乎乎的石頭上,邊吃冷硬的乾麵包、臭烘烘的奶酪和熏香腸,邊聽積水從樹葉上滴落:發出緩慢的躂躂聲。獵狗用匕首將肉切片,當發現艾莉亞看著匕首時,眼睛瞇了起來。「想都別想。」

  「我沒有。」她撒謊。

  他哼了一聲,以表示看法,同時給了她厚厚一片香腸。艾莉亞用牙齒撕咬香腸,眼睛始終注視著獵狗。「我沒揍過你老姐,」獵狗說,「但如果你逼我,我會揍你。別再想方設法殺我,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

  她無言以答,便一邊啃香腸,一邊冷冷瞪他。強硬如山,艾莉亞心想。

  「至少你會看著我的臉,不錯不錯,小狼女。你喜歡這張臉麼?」

  「不喜歡。全燒壞了,醜得很。」

  克里岡用匕首尖挑一塊奶酪給她。「小笨蛋,真逃了對你有什麼好處?只會被更糟糕的人逮住。」

  「不會,」她堅持,「沒有比你更糟糕的人了。」

  「你沒見過我老哥。格雷果有回因為打鼾而殺人,那人是他自己的部下。」他咧嘴笑笑,灼傷的那側臉隨即繃緊,扭曲得詭異可怖。那邊臉頰沒有嘴唇,耳朵也只剩一截斷根。

  「其實我認識你哥。」艾莉亞這才想到,也許魔山更糟糕。「他,還有鄧森,波利佛,『甜嘴』拉夫和記事本。」

  獵狗似乎很驚訝。「艾德.史塔克的寶貝小女兒怎會認得這幫人?格雷果從不帶他的寵物耗子上朝啊。」

  「我是在村子裡遇到他們的。」她吃著奶酪,伸手取過一塊硬麵包。「那村子建在湖邊,詹德利、我,還有熱派在那兒被抓,本來還有『綠手』羅米,但『甜嘴』拉夫當時便殺了他,因為他的腳受傷走不動。」

  克里岡的嘴抽搐了一下。「抓你?我老哥抓住你?」他哈哈大笑,這是一陣令人不快的聲響,半似喉音,半如咆哮。「格雷果根本不知道手裡有什麼,對吧?他肯定不知道,否則任憑你怎麼亂踢亂喊,都會把你拖回君臨,扔到瑟曦懷裡。噢,媽的,實在太妙了,我會記得把真相告訴他的──在挖出他的心臟之前。」

  這不是他頭一回談論殺魔山。「他是你哥哥耶。」艾莉亞懷疑地說。

  「你就沒有想一個親手宰掉的哥哥?」他又大笑,「或者姐姐?」他一定看到她臉上有些反應,因此湊得更近了。「珊莎。對吧?母狼想殺可愛的小小鳥兒。」

  「不,」艾莉亞吼回去,「我要殺你!」

  「因為我把你的小朋友劈成兩截?我殺的可不只他一個,這點向你保證。你認為我是個怪物,對嗎?好吧,不管怎麼說,是我救了你老姐的命。那天暴民們將她從馬上拽下來,是我殺進去把她帶回城堡,否則她的下場就跟洛麗絲.史鐸克渥斯一樣了。她後來給我唱歌呢,你不知道吧,對不?你老姐給我唱了一支甜美的小曲兒。」

  「你撒謊。」她立刻道。

  「媽的,其實你知道的連自認為的一半都不到。黑水河?七層地獄,你究竟在想什麼?認為我們要上哪兒去?」

  他聲音中的不屑令她猶豫。「回君臨,」她說,「你要把我獻給喬佛里和太后。」她突然間意識到這不對,從他提問的方式就能知道。但她得說些什麼。

  「愚蠢瞎眼的小母狼。」他的嗓音粗糙瘖啞,好像鋼鐵摩擦。「去你媽的喬佛里,去你媽的太后,去你媽的畸形小魔猴。我跟他們的城市沒關係了,跟御林鐵衛,跟蘭尼斯特家都沒關係了。狗跟獅子能有什麼關係,我問你?」他伸手取過水囊,喝了一大口,然後邊擦嘴,邊將水囊遞給艾莉亞,「這是三叉戟河,小妹妹。三又戟河!不是黑水河。如果可以的話,自己在腦袋裡畫畫地圖吧,我們明天就能到達國王大道,之後快速前進,直取孿河城。把你交給你母親的將是我,而不是高貴的閃電大王和那玩火的冒牌僧侶,那怪物!」看到她臉上的表情,他咧嘴笑笑。「你以為你的強盜朋友是唯一嗅到贖金氣味的人?唐德利恩搶了我的財產,因此我搶走了你。按我估價,你的價值是他們從我這兒偷走的錢兩倍之多。如果真像你害怕的那樣,把你賣回給蘭尼斯特家,也許能得到更多,但我不會那麼做。就算是狗,也有被踢煩了的時候。嗯,若那少狼主有諸神賜予癩蛤蟆的智力,便會封我做個領主,請求我為他效勞。他需要我,儘管他自個兒也許並不明白。我似乎該用格雷果的頭作見面禮,他會喜歡的。」

  「他絕不會收留你,」她狠狠地說,「不會收留你。」

  「那我就盡可能多地帶走金子,衝他的臉哈哈大笑,然後騎馬離開。如果他不肯收留,聰明的話就該殺了我,但他不會,據我聽說的情況,他跟他父親太像。對我來說這沒什麼,不管怎樣都是贏家。你也是,小狼女。所以,別再對我又叫又咬,我煩了。閉上嘴巴,照我說的做,也許還能趕得上你舅舅那該死的婚禮。」

冰與火之歌三:冰雨的風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