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三:冰雨的風暴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三章─艾莉亞



  婚宴大帳被拋在身後,馬車碾過潮濕的黏土和襤褸的草地,駛出光亮範圍,再度進入黑暗。前方聳立著城堡門樓,她可以看到牆壘上有火炬移動,焰苗於風中飛舞。濕乎乎的鎧甲和頭盔反射出暗淡的光線。連接雙子城的黑石拱橋上有更多火炬,一隊人馬正自西岸朝東岸而行。

  「城堡沒有關門。」艾莉亞突然道。軍官說禁止出入,很明顯他搞錯了。就在她注目觀看時,鐵閘門升了起來,而吊橋放下,架在高漲的護城河上。她本來害怕佛雷侯爵的衛兵會拒絕他們進入,眼見這番光景,不由得咬緊嘴唇,渴望得都不敢笑。

  獵狗突然勒住韁繩,害她差點從馬車上摔下去。「該死的!七層地獄!」艾莉亞聽見他咒罵,而左面輪子陷入軟泥中,馬車開始傾斜。「下去,」克里岡一邊朝她吼,一邊用掌根猛推肩膀,將她拂下馬車。她輕巧地落地,用上西利歐教的方法,然後滿臉泥漿地跳起來。「你幹什麼?」她喊。獵狗也跳了下來,並扯下馬車的坐墊,伸手去取藏在下面的劍帶。

  這時她才聽見騎兵從城門口湧出如同一條鋼鐵和火焰的洪流,踏在吊橋上的隆隆馬蹄幾乎被城內的鼓聲所掩蓋。人、馬都穿戴鎧甲,每十人中有一人擎火炬,其餘則提長柄斧,帶有銳利的尖頭和沉重的刀刃,足以劈碎骨頭,撕裂盔甲。

  遠方某處,傳來一頭狼的嗥叫。相對於營地的喧嘩、樂聲及奔騰的河流所發出的險惡低哮,並非很響,但她還是聽見了,也許並非耳朵聽見的。嗥叫聲如匕首般銳利,充滿憤怒與悲哀,貫穿全身,令她顫抖。越來越多的騎兵從城堡裡湧出,四個一排,沒有盡頭,騎士、侍從和自由騎手,手執火炬與長斧。接著嘈雜聲從身後傳來。

  艾莉亞環顧四周,只見原本的三座婚宴大帳,而今只剩下兩個,中間那座倒掉了。片刻之間,她不明究理,直到看見倒塌的帳篷冒出火舌,另外兩個也開始顛覆,厚重的油布落在人群頭上。一陣火箭劃過夜空,拉出道道光痕,第二座大帳應聲著火,接著是第三座。慘叫聲如此淒厲,她甚至可以透過音樂聽清楚詞語。黑影朝火焰移動,鋼甲閃爍橙光。

  戰鬥,艾莉亞明白了,發生戰鬥。而這些騎兵……她無暇再看婚宴大帳。儘管河水溢出堤岸,於吊橋盡頭黑乎乎地打旋,有馬肚子那麼高,但在音樂的鞭策之下,騎兵們仍濺著水花強行趟過去。兩座城堡的音樂到如今方才協調一致。我知道這首歌,艾莉亞忽然意識到。那個雨夜,土匪們跟僧侶一起在釀酒屋住宿時,七弦湯姆曾給他們唱過。

  汝何德何能?爵爺傲然宣稱,須令吾躬首稱臣?

  佛雷家的騎兵艱難地穿越爛泥和雜草,有些人看到了馬車。她目睹三個騎兵離開大隊,踏著積水而來。顏色有別,威力不遜,各顯神通,分個高低。

  克里岡一劍劈斷繫住陌客的繩索,跳到馬背上。駿馬訓練有素,立刻豎起耳朵,轉向衝來的敵人。

  紅獅子鬥黃獅子,爪牙鋒利不留情。出乎致命招招狠,汝子莫忘記,汝子莫忘記。

  艾莉亞祈禱過於百次獵狗的死,但現在……她手裡有塊石頭,粘著黏黏的爛泥,都不記得什麼時候撿起來的。我該朝誰扔呢?

  克里岡撥開第一柄長斧時發出的金屬撞擊聲把她嚇了一跳。他與第一個人交手,第二個人趁機繞到他後面,照準背心砍下去。陌客機警地轉圈,因此獵狗不過被稍稍掃到一下,鬆垮的農夫布衫被撕了個大口子,露出下面的鎧甲。他以一敵三,艾莉亞緊緊抓著石頭,肯定會被殺的。她想到米凱,想到那個曾短暫地成為她朋友的屠夫之子。

  第三個騎兵朝她而來。艾莉亞忙躲到馬車後面。恐懼比利劍更傷人。鼓聲、號角、笛子、馬匹嘶鳴,金鐵相交的尖銳響動,但一切的一切都彷彿如此遙遠,世界只剩下迅速逼近的騎兵和他手中的長斧。他在鎧甲外罩了件外衣,上面繡有雙塔紋章,表明是佛雷家的人。她不明白。她舅舅要跟佛雷家的女兒結婚,佛雷應是哥哥的朋友啊。「不要!」他繞過馬車時,艾莉亞尖叫,但對方毫不理會。

  騎士發動衝鋒,艾莉亞扔出石頭,就像朝詹德利扔酸果那樣。當時她擊中詹德利兩眼正中,這回卻失了準頭,石塊在對方太陽穴旁彈開,稍稍延滯了行動,僅此而已。她向後退卻,踮著腳尖飛快地越過爛泥地,再度讓馬車擋在中間。那騎士催馬小跑著跟過來,頭盔眼縫後一片黑暗──石頭甚至沒在頭盔上留下痕跡。他們轉了一圈,兩圈,三圈。騎士大聲咒罵,「你不可能一直跑──」

  斧頭結結實實砸在他後腦,擊穿頭盔和顱骨,將騎士從馬鞍上掀飛出去。原來是騎陌客的獵狗救了她。你怎麼搞到斧子的?她差點脫口而出,接著便看見一個佛雷家的士兵被壓在自己瀕死的坐騎下,周圍是一尺深的水;另一人仰面躺倒,四肢伸開,一動不動。他沒戴護喉,一尺長的斷劍從下巴戳出來。

  「拿我的頭盔來。」克里岡朝她大吼。

  頭盔塞在一袋乾蘋果底下,在馬車尾部,醃豬蹄的後面。艾莉亞倒空袋子,將頭盔扔給他。他單手接住,戴到頭上,於是原本的那個人成為了一條鋼鐵獵狗,向著火焰咆哮。

  「我哥哥……」

  「死了!」他朝她吼回去,「你以為他們會殺他的部下而讓他本人活著?」他把頭轉回營地。「看,快看,該死的。」

  營地變成了戰場。不,屠場。婚宴大帳上升起的火焰直達半空,一些軍用帳篷和五六十個絲綢帳篷也在燃燒,處處刀光劍影。然而今天,每逢雨季,雨水在大廳哭泣,內裡卻無人影。她看到兩名騎士騎馬砍翻一個逃跑的人,一隻木桶從天而降,砸到一個燃燒的帳篷上,爆裂開來,火焰頓時竄高數倍。投石機,她明白,城堡中正拋出油料、瀝青和別的東西。

  然而今天,每逢雨季,雨水在大廳哭泣,內裡卻無魂靈。

  「跟我來,」桑鐸.克里岡伸下一隻手,「我們得趕快離開這兒,快!」陌客不耐煩地甩腦袋,鼻孔因嗅到血腥而不住噴氣。曲終人散,只剩一陣孤寂的鼓點聲,緩慢單調,在河面迴響,彷彿巨獸的心跳。黑暗的天空流著淚,長河淚汨呼應,有人咒罵,有人死去。艾莉亞齒間塞滿爛泥,臉濕乎乎的。雨,不過是雨。僅此而已。「我們到了,」她喊道,聲音尖銳驚恐,那是小女孩的聲音,「羅柏就在城裡,還有我母親,而大門敞開著。」沒有佛雷家的人再騎出來。我好不容易才到這裡。「我們得去找我母親。」

  「愚蠢的小母狼。」火光照耀在狗頭盔的尖嘴上,令鋼牙閃閃發光。「進去就再也出不來了,也許佛雷會讓你親吻母親的屍體。」

  「也許我們可以救她……」

  「也許你可以,但我還沒活夠呢。」他朝她騎來,逼得她背靠馬車。「是走是留,小狼女,是生是死,你──」

  艾莉亞轉身逃離,飛快地衝向城門。鐵閘門正緩緩、緩緩地落下。我得跑快點。爛泥和水塘減慢了速度。我得跑得跟冰原狼一樣快。吊橋開始升起,水像瀑布一般從上面傾瀉而下,還有塊塊沉甸甸的泥巴掉落。快點,快點。她聽見嘩嘩的踏水聲,回頭看到陌客正從後面追來,每跨一步都濺起一團水花;她也看到長斧,濕平平的,沾滿鮮血和腦漿。她一輩子從沒跑得這麼快,低著頭,雙腳攪動河水,逃跑,逃跑,就像當初的米凱。

  他的斧子正中她後腦。

冰與火之歌三:冰雨的風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