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三:冰雨的風暴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七十八章─提利昂



  厚重木門外傳來聲響,提利昂.蘭尼斯特明白自己死期已至。

  是時候了,他心想,來啊,來啊,做個了斷。他企圖站起來,腿腳卻因長期躺臥而麻木,只得彎下腰去,揉搓筋骨。媽的,我不能蹣跚著上刑場。

  他不知他們會當即動手,還是拉去遊街之後,讓伊林.派恩爵士處決。經過比武審判那一幕,親愛的老姐和慈祥的老爸想必更樂意讓我悄悄消失,以免在公眾面前繼續丟臉。假如帶我上街,我肯定要把些趣事對老百姓傳揚,他們不會那麼傻吧?

  鑰匙轉動,牢門「咯」地一聲,猛然掀開。提利昂背靠潮濕的牆壁,渴望手中有武器。沒關係,我還能又踢又咬,嚐到鮮血的味道。只盼能說出幾句驚世駭俗的遺言,光吼「去你媽的!」不足以青史留名。

  火光照向臉龐,他舉手遮擋。「來啊,連侏儒都怕嗎?來殺我啊,爛婊子養的野種!」由於長期未說話,他聲音很嘶啞。

  「如此評價咱們的母親大人?」對方左手握火炬走進來,「奔流城的黑牢沒這麼濕冷,但陰森多了。」

  提利昂半晌透不過氣,「是你?」

  「對,大部分的我,」詹姆有些憔悴,頭髮也短了,「一隻手被忘在了赫倫堡──將勇士團飄揚過海地請來可不是父親的好主意。」他舉起右手,讓提利昂看看斷肢。

  弟弟不可遏抑、歇斯底里地大笑,「噢,老天,」他說,「詹姆,我很遺憾,可是……諸神在上,你看看我們:一個缺胳膊,一個沒鼻子,好一對快樂的蘭尼斯特小子!」

  「我的手一度難聞死人,倒希望自己缺的是鼻子。」詹姆放低火炬,仔細查看弟弟的面容,「可怕的傷痕。」

  提利昂別開頭,「他們逼我打,又不放高個哥哥前來保護。」

  「聽說你幾乎把都城給燒光了。」

  「放屁,我只在河上放火。」提利昂猛然想起這是何時何地,「你來殺我嗎?」

  「嘖嘖,這張嘴,三句不離本行。再沒禮貌,小心我把你扔在這裡爛掉。」

  「瑟曦不會讓我爛掉。」

  「沒錯,她不會。你明天就要被拉到舊比武場中斬首。」

  提利昂再度大笑,「你帶吃的沒有?原來是聽我做臨終懺悔來了,瞧,我現在像隻陰溝鼠。只怕有些遲鈍。」

  「你無須做懺悔,我是來搭救你的。」詹姆的聲音異樣地莊重。

  「誰說我需要搭救?」

  「瞧,我已忘了你是個多麼討人厭的小東西。再廢話,我就支持瑟曦砍你的頭。」

  「噢,這可不行,」提利昂快步走出牢房,「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我沒了感覺。」

  「午夜過後三點,全城都在熟睡。」詹姆將火炬放回牢房之間牆上的壁台中。

  走廊昏暗,提利昂幾乎被獄卒的身體絆倒──此人四肢張開,躺在冰冷的石地板上。他踢了獄卒一腳,「死了?」

  「睡著了。其他三個也一樣。太監往他們的酒裡下了甜睡花,劑量沒到致死的地步──至少他如此保證。他就等在樓梯上,穿著修士的袍子,待會帶你通過下水道,前往黑水河畔,河邊有條划槳船。放心,瓦里斯在自由貿易城邦不缺朋友和眼線,能讓你衣食無缺……但你自己得多個心眼,瑟曦肯定會派出殺手。你最好連名字都改掉。」

  「改名字?噢,好主意!當無面人來殺我時,我對他說:『不,你這傻瓜,認錯人了!我只是另一個面容猙獰的侏儒而已!』」

  蘭尼斯特兄弟倆哈哈大笑。接著詹姆單膝跪下,迅速吻了他的雙頰,嘴唇掃過結繭褶皺的傷疤。

  「謝謝,哥哥,」提利昂說,「我一輩子都感激你的恩情。」

  「我只是……還債。」詹姆的聲音愈發異樣。

  「還債?」他昂頭望著哥哥,「我不明白。」

  「不明白就好,有的事,最好永遠埋葬。」

  「噢,太棒了,」提利昂道,「什麼醜事惡行?哪位大人背後搞小動作?說吧,我不會哭的。」

  「提利昂……」

  詹姆在害怕。「說吧。」提利昂重複。

  哥哥轉頭不看他。「泰莎。」最後他輕聲道。

  「泰莎?」他,心裡一緊,「她……她怎麼了?」

  「她不是妓女,我沒有買她。一切都是父親命我講述的謊言。泰莎……泰莎就是泰莎,農夫的女兒,與你在路上偶遇。」

  提利昂聽見微弱的喘氣「絲絲」地穿過鼻子的傷疤。詹姆不敢回頭。泰莎。忽然間他忘了她的模樣。小女孩,她只是個小女孩,不比珊莎大。「我的老婆,」他嘶聲道,「她嫁給了我。」

  「父親說,她就為了你的錢。她是個賤民,你是凱岩城的蘭尼斯特,若非為金子,她根本不會來找你,所以相當於妓女,所……所以我說的不是謊言,不是真的謊言,而……而且他認為需要給你好好上一課。從此以後,你會汲取教訓,並對我心存感激……」

  「心存感激?」提利昂幾乎說不出話來,「他把她給了衛兵,整整一軍營的衛兵,還讓我……全程觀看。」啊,不只是看,最後我還……我的老婆……

  「我真不知他會那樣做,請你相信我。」

  「噢,相信你?」提利昂咆哮道,「你還值得我相信嗎?我還能夠相信你嗎?去你媽的,她是我老婆!」

  「提利昂……」

  他打了哥哥。反手一掌,用盡全身力氣,蘊涵著所有的恐懼、怒火和痛苦。詹姆踉蹌退步,失去平衡,最後倒在地上,「我……我很抱歉。」

  「噢,抱歉就行了嗎,詹姆?你,還有我親愛的老姐和慈祥的老爸,不錯,我還沒想清楚,但總有一天會狠狠報復你們,我指天發誓!蘭尼斯特有債必還。」提利昂蹣跚走遠,幾乎又絆在獄卒身上,但不出十幾碼,便被一道鐵門攔住。噢,老天!他只想尖叫。

  詹姆靠過來,「我有鑰匙。」

  「那快開門。」提利昂向外避開。

  詹姆插進鑰匙,將門推開,當先走出去,接著回頭道,「你來嗎?」

  「咱們各走各的路,」提利昂踱出門外,「鑰匙給我,我自己去找瓦里斯。」他昂起頭,用那雙大小不一的眼睛打量哥哥。「詹姆,你左手能打嗎?」

  「至少不比你差。」詹姆苦澀地說。

  「那好,下次見面,咱們就可以好好對上手,就你我兩個──殘廢與侏儒。」

  詹姆將一串鑰匙遞給他,「我給你說了真話,你也該對我坦誠。是不是你幹的?是不是你下的毒?」

  這個問題,猶如一把尖刀,在他肚內翻攪。「你想知道真相?」提利昂反問,「那好,我告訴你,喬佛里的品性比伊里斯更糟糕,他偷了父親的匕首,交給下人去害布蘭登.史塔克,這事你可清楚?」

  「我……我想是這樣。」

  「沒錯,做『兒子』的想學『父親』。等他權力鞏固,多半連我也殺──為什麼不呢?我又矮又醜,生來就有罪。」

  「你沒回答我的問題。」

  「你這可憐愚蠢殘廢瞎了眼的大傻瓜,真的要我一個字一個字地把話說出來?很好,很好,你聽著:瑟曦是個撒謊不眨眼的爛婊子,就我所知,她和藍賽爾、奧斯蒙.凱特布萊克,甚至月童上床!別人說我是怪物,沒錯!是我殺了你那十惡不赦、罪有應得的乖兒子!」他逼自己微笑。昏暗的光芒下,無疑是副猙獰面容。

  詹姆轉身走開,一句話也沒有說。

  提利昂目睹哥哥的長腿邁著大步離開,心裡的一部分只想衝上去,告訴他剛才說的都不是真的,只想懇求哥哥的原諒。但想起泰莎,他便保持了沉默。腳步聲漸息,終至寂靜,提利昂默立良久,方才去找瓦里斯。

  太監隱藏在彎曲階梯間的黑暗角落,穿一襲蟲蛀的棕色長袍,用兜帽遮掩蒼白的面容。「遲到啦,大人,我還以為出了差錯呢。」他對提利昂說。

  「差錯?噢,不,」提利昂惡毒地反詰,「能有什麼差錯?」他抬頭盯著對方,「審判時,我召你過來。」

  「我不能過來。太后日日夜夜監視著,我不敢幫您。」

  「你如今倒肯幫我。」

  「是嗎?哈哈,」瓦里斯咯咯輕笑,在這片黑暗和堅石中,回音分外詭異,「是您哥哥有說服力。」

  「瓦里斯,你這狡猾無情的傢伙,千方百計要置我於死地,或許我們之間該來個了斷。」

  太監歎道,「好人沒好報,我就知道,不管蜘蛛怎麼努力編織,還是不受歡迎。算了,如果這就殺我,那可不成,大人,待會您多半走不出去。」搖曳的火光下,他眼睛閃爍不定,黑暗而濕潤,「這些隧道對不經意的人而言,可是佈滿陷阱,非常危險喲。」

  提利昂嗤之以鼻,「不經意?我是世上最小心的人──尤其在結識你之後!」他揉揉鼻子,「告訴我,好巫師,我純潔高貴的老婆在哪兒?」

  「很遺憾,搜遍君臨也沒發現珊莎夫人的線索,唐托斯.霍拉德爵士也消失無蹤,我猜他此刻多半在哪裡喝得大醉吧。夫人失蹤當晚,有人看見他倆一同走下蜿蜒樓梯,從此便好似蒸發了。那晚事態混亂,我的小小鳥估計也說不上來。」瓦里斯輕扯侏儒的衣袖,拉他上樓梯,「大人,時間不等人,我們得趕緊離開。來,向下走。」

  至少這次他沒說謊。提利昂搖搖擺擺地跟上太監,鞋子刮過粗石地板,發出聲響。樓梯井內寒冷徹骨,讓他不禁打哆嗦,「這究竟是什麼地方?」他問。

  「殘酷的梅葛為紅堡修了四層地牢,」瓦里斯回答,「第一層是大房間,用來關押普通犯人,他們擠在一起,牆壁高處有窄窗。第二層為小號,用來看守貴族囚犯,那裡沒有窗戶,但走廊的火炬終年不熄。第三層牢房最小,門乃木製──人稱『黑牢』,也是您和之前艾德.史塔克的所在。不為人知的是,在這下面,還有一層,誰一旦被帶進第四層,意味著將不能再見天日、再聽人聲,而永遠在折磨中受苦。梅葛地牢的第四層乃刑訊間。」他們走到樓梯底部,一道門在面前默然敞開,「這就是第四層。來,握住我的手,大人,這樣才好。黑暗中有些東西會嚇著您的。」

  提利昂猶豫片刻。瓦里斯背叛過他,天知道現在在打什麼主意?要謀殺,還有什麼地方比一個無人知曉、漆黑邪惡的地方更合適呢?連屍體都無須費心處理。

  但另一方面,還能有什麼選擇?爬上樓梯,從正門出去?不,當然不行。

  詹姆絕不會害怕,提利昂心想,旋即又思及哥哥對他做的一切。但最後,他仍舊握住太監的手,任對方領自己穿越黑暗,皮鞋在石地板上發出輕微的聲音。瓦里斯走得很快,不時低語叮囑:「小心,前面是三級階梯,」或者,「大人注意,有個向下的斜坡。」我來君臨時,跨騎駿馬,吆喝手下,浩浩蕩蕩,好一派威風凜凜,提利昂心想,等我出去時,卻像個老鼠般偷偷摸摸,還要蜘蛛帶路。

  前方出現一道光芒,過於昏暗,不像太陽,但隨著他們快步接近,卻逐漸變得亮起來。過了一會,他看清那原是拱梁下鎖緊的鐵門,瓦里斯用鑰匙打開。他們來到一個圓形小房間,房間內除了來路,還有別的五道門,每道皆被鐵門封鎖。屋頂是個天井,牆壁間從上到下有串鐵環,用來攀爬。角落裡有個華麗的火盆,塑造成龍頭形狀,張開的口中炭火已燒成灰燼,卻仍舊放出一點暈黃的光。雖然微弱,但與隧道的黑暗相比,已是難能可貴。

  除此以外,房內別無他物。地板上,紅磚與黑磚拼出一副三頭龍的馬賽克圖案,牽起提利昂的思緒。原來這就是雪伊告訴我的地方,瓦里斯通過這裡把她送到我床上。「我們在首相塔下。」

  「不錯,」瓦里斯打開一道鐵門,久未開啟的鏈條發出「嘎嘎吱吱」的抗議聲,灰塵片片灑落,「來,這條路直通河流。」

  提利昂緩緩走到天梯下,抓住最底部一隻鐵環,「上面是我的臥室。」

  「您父親大人的臥室。」

  他向上看去,「有多長?」

  「大人,您還虛弱,不能幹蠢事,再說,我們也沒有時間,必須馬上出發。」

  「我有事情要上去解決。有多長?」

  「一共二百三十隻鐵環,您是想──」

  「二百三十隻鐵環之後呢?」

  「向左有條隧道,聽我說──」

  「隧道離臥室有多遠?」提利昂抬腳登上第一隻鐵環。

  「不到六十步。邊走邊摸,您就能發現出口。臥室是第三個。」太監嘆口氣,「您糊塗了,大人,令兄費盡心機挽回您的性命,怎可就此輕易放棄──還搭上我一條命?」

  「瓦里斯,若世上還有什麼東西我看得比自己的命還要輕,那就是你的命。在這裡等著。」他轉頭攀登,不再關心太監,邊爬邊默默數數。

  一環接一環,他深入黑暗。起初還能看見鐵環的模糊輪廓和牆面的粗糙灰石,隨著黑暗漸長,便伸手難窺五指。十三、十四、十五、十六……爬上第三十環,手臂已開始顫抖,不得不停下來休息。他向下看去,只見很深的底部有一圈微弱的光,被兩腳所遮蔽。提利昂繼續前進,三十九、四十、四十一……待到第五十環,腿腳已不聽使喚,梯子卻還無止無盡地延伸。六十八、六十九、七十……到得第八十環,背開始酸痛,但他堅持不懈,自己也說不出其中緣由。一百一十三、一百一十四、一百一十五……走到兩百三十環時,周圍黑得像掉進了瀝青桶。他感覺到左邊有暖風吹出,猶如巨獸的呼吸,便小心翼翼地伸腿試探,離開了鐵環梯子。隧道極其促狹,若是正常體形的人來走,非得跪下,手腳並用不可,對提利昂倒剛好合適。古怪,這地方竟像是為侏儒設計的。鞋輕輕踩在石地板上,他走得很慢,一邊小心計算步數,一邊摸索牆上的機關。不久,他聽見人聲,起初朦朧細微,隨後逐漸清晰,越來越真切。原來是父親手下兩名衛兵在談論「小惡魔的妓女」,一邊讚歎她身體甜美,一邊可惜她生不逢時,侏儒那玩意兒一定又短又小,她大概連真正的男根是什麼樣都不清楚。

  「多半插不進去。」魯姆認定,隨後他們開始討論提利昂明天的死法。「他會哭得像個姑娘,哀求饒恕,你瞧著吧。」魯姆堅持。利斯特則說小惡魔會像獅子一樣勇敢赴死,做個堂堂正正的蘭尼斯特,為此他願賭上自己的新鞋子。「見鬼,鞋子有個屁用,」魯姆抱怨,「你明知它不合我的腳。算了,如果我贏,你幫我擦兩個星期的盔甲!」

  在這裡,提利昂將每句話都聽得真切,而一旦繼續前進,聲音便很快消失。難怪瓦里斯不情願我爬上這串該死的梯子,提利昂邊想邊在黑暗中露出笑容,小小鳥兒原來是這麼回事。

  他來到第三個出口的所在,摸索許久,才在石頭之間找到一個小小的鐵勾。用力一擰,周圍傳來細微的隆隆聲,但在寂靜中聽來猶如山崩,接著左邊不到一尺的地方出現方形孔洞,桔黃的光透進來。

  媽的,原來是壁爐!他幾乎笑出聲。這裡滿是通紅的灰燼,一根黑柴在愉悅地燃燒,發出熾熱的輝芒。他小心翼翼地繞開去,快步疾行,以免燒到鞋子。溫暖的炭渣踩在腳下咯吱作響。最後他進入這個從前是他臥室的地方,佇立良久,不敢作聲。

  父親在哪兒?他聽到了嗎?他會不會拔劍出來對付我?

  「大人?」一個女人喚道。

  幸虧我的心已不再能感覺到疼,否則真不知如何承受。第一步總是最難。當他終於走到床邊,拉開遮罩,「她」果然在裡面,帶著一絲倦懶的笑,抬起頭來。

  她一見他的臉,笑容頓時消失,忙把毯子拉到下巴,好似能提供保護。

  「親愛的,你等的是高個子吧?」

  她眼中盈滿大顆的晶瑩淚珠,「我真的不是故意,完全是被太后逼的。求求您,您父親好可怕。」她坐起來,毯子滑到膝蓋下,她全身一絲不掛,只是高聳的胸脯前有那條沉重的金鏈子,金手環環相扣。

  「雪伊,我的好小姐,」提利昂輕聲說,「我待在黑牢裡等死,卻從未忘記你的美。不管穿著絲衣、粗布,還是裸體,你都那麼……」

  「噢,大人就快回來了。您得趕緊離開,您……您會帶我走嗎?」

  「你喜歡過我嗎?」他捧起她的臉,想起無數往事,想起每次攬住她的腰,擠她堅硬的小乳房,撥弄她短短的黑髮,撫摸她的嘴唇、臉頰和耳朵……最後伸進甜美的私處,勾撩她的呻吟,「你喜歡過我的撫摸嗎?」

  「您是我的最愛,」她說,「我的蘭尼斯特巨人。」

  親愛的,這是你一輩子最糟糕的一句話。

  提利昂抓緊父親的項鏈,用力扭動,鏈條緊緊相扣,陷進頸項。「金手觸摸冰冰涼呀,而姑娘小掌熱乎乎……」他嘶聲唱道,然後給了冰涼的金手最後一擰,任溫熱的小掌揮開眼淚。

  完事後,他在床頭桌上找到泰溫公爵的匕首,將之收進腰間。牆上依次掛著獅頭杖、戰斧和十字弓──斧頭嫌施展不開,錘杖夠不著,只有十字弓下恰好擺了個大鐵木箱。他爬上去,取下武器和一隻滿載箭矢的皮箭筒,接著用腳踩住弓鐙,拉滿弓弦,搭好一隻箭。

  詹姆多次演示過十字弓的操作,因此他確定假如魯姆和利斯特突然出現,雖無時間重新裝填,至少能幹掉一個。他決定帶魯姆一起下地獄。魯姆,該死的混蛋,你賭輸了,你得自己擦自己的盔甲。

  他踱到門邊,聽了一會兒,接著慢慢推開。石燭台中點了一盞燈,淡黃的光照亮空曠的走廊。光芒搖曳,提利昂閃出門外,十字弓抵緊大腿。

  不出所料,他在用作廁所的小塔裡找到了父親。泰溫公爵將睡袍捲在臀部,聽見腳步聲,立刻抬起眼睛。

  提利昂嘲弄地半鞠躬,「大人安好。」

  「提利昂,」假如泰溫.蘭尼斯特也會害怕,至少沒露出半點痕跡,「誰放你的?」

  「我倒很想向您坦白,只可惜有神聖的誓言約束。」

  「是太監,」父親認定,「我要砍了他的頭。你拿著我的十字弓做什麼?快放下。」

  「如果我拒絕,您要怎麼對付我呢,父親?」

  「越獄太荒唐了。老實告訴你,你明天是不會死的。我會送你去長城,但首先必須疏通提利爾大人。把弓放下,我們回臥室好好談。」

  「我們就在這裡談。我在想,或許我不怎麼願意去長城呢,父親。那裡真他媽的冷,而冷酷這樣東西,從您身上,我已經受夠了。告訴我一件事,我立刻拍屁股走人,一個簡單的問題,至少您欠我這個。」

  「我什麼也不欠你。」

  「不,在我一生中,你給我的傷害難以盡數。我要你回答:你到底把泰莎怎樣了?」

  「泰莎?」

  他根本忘了她。「我老婆。」

  「噢,我想起來了。你的頭一個妓女。」

  提利昂瞄準父親的胸膛,「再說這個詞,我就殺了你!」

  「你不敢。」

  「我不敢?說啊,就一個詞兩個字,你說啊,」提利昂揮舞十字弓,「泰莎。在給我上了那小小的一課之後,你把她怎樣了?」

  「我不記得了。」

  「努力想想!你殺了她?」

  父親抿抿嘴唇,「殺她做甚?那番經歷正好讓她擺正自己的位置.…─何況我記得,她收入頗豐。似乎後來總管把她趕出去了,我沒工夫詢問。」

  「上哪去了?」

  「妓女還能上哪兒去?」

  提利昂指頭一緊,十字弓正好在泰溫公爵起立瞬間「匡」地一聲射出飛矢,插進公爵膀胱之上,他悶哼一聲,又坐回去。箭插得很深,直沒到羽翎。鮮血順著箭柄,不住滲透,流過父親的陰毛,順著光光的大腿,滴到地板上。「你放箭!」父親難以置信地說,他眼睛朦朧中充滿驚駭。

  「您總能迅速把握形勢,父親,」提利昂評論:「難怪是永遠的國王之手。」

  「你……你……你不是……我兒子。」

  「這您就錯了,就我看來,我是小一號的您。發發慈悲,快點死吧,我急著趕船呢。」

  這一回,父親總算遂了提利昂的願。廁所裡猛然散發出一陣惡臭,死亡的公爵腸肚徹底鬆弛。很好,他死得真是地方,提利昂心想,臭氣證明那句名言是徹頭徹尾的謊話。

  泰溫.蘭尼斯特公爵到死也沒有拉出黃金來。

冰與火之歌三:冰雨的風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