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九章─珊莎



  「如果你想回家,今晚請到神木林。」

  不論看了多少次,這兩句話依舊與初看時無異。珊莎在枕頭下發現了這張捲好的羊皮紙,卻不知信是怎麼來的,亦不知由誰送來。信上沒有署名,沒有封蠟,筆跡也很陌生。她把信紙貼在前胸,輕聲自言自語:「如果你想回家,今晚請到神木林。」

  這究竟代表了什麼?她該不該把信交給太后,藉此證明自己乖巧聽話?她不安地揉揉肚子,馬林爵士用鐵拳揍她所留下的深紫瘀傷,如今只剩一片醜陋暈黃,但疼痛依舊。說來都是自作自受,她得學會更小心地隱藏自己的情緒,以免激怒喬佛里。先前當她聽說史林特伯爵被小惡魔發配長城,脫口便道:「希望他被異鬼抓去!」國王聽了大為不滿。

  「如果你想回家,今晚請到神木林。」

  一直以來,珊莎是多麼努力地祈禱啊,這會不會是上天給她的回應?難道諸神終於派出真正的騎士來拯救她了嗎?說不定是雷德溫家的雙胞胎之一,或是英勇的巴隆.史文爵士……甚至是她好朋友珍妮.普爾以前瘋狂迷戀的貝里.唐德利恩,那個紅金頭髮,黑披風上綴滿星星的年輕伯爵。

  「如果你想回家,今晚請到神木林。」

  但這……又會不會是喬佛里惡毒的玩笑,就像上次帶她上城去看父親的首級?莫非這是精心佈置、證明她不忠王室的陷阱?倘若她真去了神木林,會不會發現伊林.派恩爵士靜坐在心樹下,手握巨劍寒冰,睜大那雙慘白眼珠,等她自投羅網?

  「如果你想回家,今晚請到神木林。」

  門開了,她連忙把信塞進床單,自己坐在上面。幸虧進來的只是那一頭鬆垮棕髮,生性羞怯的女侍。「你要做什麼?」珊莎質問。

  「小姐今晚可要洗澡?」

  「嗯,就生個火吧……我有點冷。」天氣雖熱,她卻全身發抖。

  「照您的意。」

  珊莎滿腹猜疑地看著這位女孩。她發現信件了嗎?難道是她把信放到枕頭底下的?不太可能,這女孩看起來有些蠢笨,秘密送信的事不會交給這種人辦。其實珊莎對她瞭解不多,太后每隔兩周便調換她的侍女,以免她們交上朋友。

  壁爐裡的火生好之後,珊莎草率地向女僕道過謝,便命她退出去。這女孩和過去其他女僕一樣很聽話,只是珊莎覺得她的眼神不懷好意,想必這會兒便急著去向太后或瓦里斯打小報告吧。她堅信,所有的女侍都是派來監視她的。

  獨處之後,她立刻把信紙丟進火焰,看著羊皮紙捲曲焦黑。

  「如果你想回家,今晚請到神木林。」

  她挪到窗邊,只見窗下有個矮小的騎士,盔甲被月光染得蒼白,肩披厚重的白色披風,正在吊橋上來回踱步。從身高看來,定是普列斯頓.格林菲爾爵士。太后雖然同意她在城堡內自由出入,但若想在深夜離開梅葛樓,一定會遭他盤問。到時候她該怎麼說呢?她突然很慶幸自己燒了那封信。

  她脫去裙服,鑽進被窩,卻睡不著。「他」還在神木林嗎?她不禁暗忖,「他」又會等多久?只給她一張紙條,卻什麼也不說,這樣好殘忍啊。百般思緒在她腦中不斷回繞。

  如果有人能告訴她該怎麼做就好了。她好想念茉丹修女,還有她最要好的朋友珍妮.普爾。修女由於為史塔克家服務,因此和其他人一樣掉了腦袋。珍妮則在她與太后見面後便從房裡消失了,從此再無人提起,珊莎不知她究竟出了什麼事。她常常試著忘掉她們,但回憶總會突然湧現,淚水便跟著決堤。有時珊莎甚至會想起妹妹。如今艾莉亞一定已經安然返回了臨冬城,成天跳舞縫紉,和布蘭小瑞肯他們玩耍了吧!假如她心情不錯,說不定還可以騎馬到避冬市鎮裡去呢。珊莎也可以騎馬,但只能在內城,多繞幾圈就沒意思了。

  吶喊聲傳來時,她一點睡意也無。聲音起初遙遠,繼而逐漸變大,那是無數人同時大喊的合聲。她聽不出在喊些什麼。除此之外,還有馬嘶、沉重的腳步聲和發號施令的呼喝。她爬到窗邊,看見城牆上人影晃動,長槍和火炬忽隱忽現。回去睡覺,珊莎對自己說,這不干你的事,定是城裡又起了騷動。僕人們都說近來城中時有動亂,躲避戰火的難民不斷湧進都城,很多人只能靠搶劫和殘殺為生。回去睡吧。

  她探頭一看,白騎士不見了,乾涸護城河上的吊橋放了下來,無人守衛。

  珊莎不假思索地轉身跑向衣櫃。哎喲,我這是在做什麼?她邊穿衣服邊捫心自問。這真是瘋了。她看到外牆上火炬通明,難道史坦尼斯和藍禮終於前來殺掉喬佛里,奪回哥哥的王位了嗎?如果是這樣,守衛一定會升起吊橋,切斷梅葛樓與外城間的聯繫。珊莎披上一件淺灰斗篷,又拿了她平常切肉用的餐刀。如果這是個陷阱,那我寧願死去,也不願再受侮辱,她對自己說,接著把刀藏進斗篷。

  她剛潛入黑夜,便有一隊紅袍劍士跑過無人防守的吊橋。她直等他們走遠後才跟著快步衝過。院子裡,士兵正忙著繫劍帶、裝馬鞍。她瞥見普列斯頓爵士站在馬廄旁,正和另外三名身著月白披風的御林鐵衛一同協助喬佛里穿戴盔甲。看見國王,她喉嚨立時一緊,所幸他沒發現她,而是一直高叫著要人拿劍和十字弓。

  她越往城堡深處去,嘈雜聲便越小。但她始終不敢回頭,惟恐喬佛里正盯著自己……甚至尾隨在後。盤旋的樓梯就在前方,其上窄窗溢出的光線在地面印落一條條明滅不定的光紋。走到樓梯頂端,珊莎已經氣喘吁吁了。她跑過一條陰影幢幢的柱廊,貼在一面牆上稍事休息。有東西從腳邊擦過,把她嚇得魂飛魄散。幸好那只是少了個耳朵,全身凌亂骯髒的黑公貓,它朝她吐口口水,跳了開去。

  抵達神木林時,耳邊的音響褪變為微弱的金屬碰撞和遙遠的喊叫。珊莎拉緊斗篷,空氣中充溢著泥土和樹葉的味道。淑女一定會喜歡上這裡,她心想。神木林有種原始的感覺,即便在這裡,在都市中心的堅堡深處,你依舊可以感到古老諸神正用幾千隻看不見的眼睛凝視著你。

  相比父親信仰的古老諸神,珊莎更喜歡母親的七神。她喜歡雕像和彩繪玻璃上的圖案,燃香的氣息,身穿長袍手捧水晶的修士,鑲著珠母、瑪瑙和天青石的祭壇,以及照灑其上、絢麗燦爛的七彩虹光。但她不能否認神木林的確有種特別的力量,尤其是在夜晚。幫幫我吧,她暗暗祈禱,為我送來友伴,一個願為我挺身而戰的真正騎士……

  她走在樹間,用手感覺粗糙的樹皮,樹葉拂過她的面頰。是不是來得太遲了?他不會這麼快便離開吧?還是說他根本就沒有來?她該不該冒險喊出聲呢?這裡好安寧,好平靜啊……

  「孩子,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珊莎旋身,一名男子從影子裡走出,他體態笨重,脖子很粗,步履蹣跚,穿著深灰長袍,兜帽拉前遮住臉頰。但一道銀色月光略過,她一見他紅腫的皮膚和下面瑣碎的血管,便認出他來。「唐托斯爵士,」她顫聲道,心都碎了。「是你嗎?」

  「是啊,小姐。」他靠過來,她可以聞到對方呼吸中的酸敗酒臭。「是我,」說罷他伸出手。

  珊莎連忙後退,「別碰我!」她把手伸進斗篷,握住暗藏的餐刀。「你……你想怎麼樣?」

  「我只想幫您,」唐托斯說,「正如您救我那樣。」

  「你喝醉了,對不對?」

  「只喝了一杯,壯膽用的。我若是被他們逮著,准連皮都給扒了。」

  那我又會有什麼下場呢?珊莎不禁又思念起淑女。她可以嗅出其中真偽,一定可以,但它已經死了,被父親親手殺死,一切都是艾莉亞的緣故。她抽出短刀,雙手握住,舉到身前。

  「您要拿它刺我?」唐托斯問。

  「沒錯,」她說,「說!誰派你來的?」

  「親愛的小姐,沒人派我來啊。我以騎士的名譽發誓。」

  「騎士?」喬佛里已經宣佈:他不再是騎士,而是弄臣,地位低於月童。「我向諸神祈求,希望派一位騎士來拯救我。」她說,「我日夜祈禱,為什麼他們卻送來一個爛醉的老傻子?」

  「沒錯,這都是我自作自受。可……我知道這聽起來很怪,但是……我在身為騎士的這些年裡,其實是個傻子,現在我真成了傻子,卻覺得……卻覺得我又重新找回了騎士的榮譽。這一切都是因為您啊,親愛的小姐……因為您的恩澤和您的勇氣。是您救了我,從喬佛里手中,您不僅拯救了我的生命,更讓我重新找回了自我。」他聲音一低,「歌手們都說,從前有個傻子是古往今來最偉大的騎士……」

  「佛羅理安。」珊莎輕聲道,不禁渾身顫抖。

  「好小姐,我願當您的佛羅理安。」唐托斯謙卑地說,跪倒在她面前。

  珊莎緩緩放低小刀。她頭腦極其暈眩,彷彿整個人飄了起來。要我把自己託付給這個酒鬼,實在太瘋狂了,可如果我就此一走了之,機會還會有嗎?「你……你準備怎麼做?你要怎麼救我出去?」

  唐托斯爵士抬起頭,看著她,「最難辦的是如何帶您出城堡。一旦出了城,就能找船載您回家。我得先湊夠錢,然後打點相關事宜,如此而已。」

  「那我們可以走了嗎?」她問,心中不敢抱任何希望。

  「今天晚上?不,好小姐,恐怕還不行。我必須先找出一個帶您出城的穩妥法子,並等待時機的成熟。這事不容易,也急不得。他們連我也監視著呢。」他緊張地舔舔嘴唇,「可不可以請您把刀子收起來?」

  珊莎把刀子收進斗篷,「請起,爵士先生。」

  「謝謝您,我的好小姐。」唐托斯爵士踉蹌笨拙地起身,拂去膝上的泥土和落葉。「令尊是這個國家上下最為正直的人,但我卻坐視他被斬首示眾,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做……可是,當喬佛里要殺我時,您,卻為我挺身而出。小姐,我從來不是什麼英雄,絕對無法與萊安.雷德溫或『無畏的』巴利斯坦相提並論。我沒有贏得任何一場比武會,也沒有立過戰功……但我確曾身為騎士,而您,讓我終於明白了騎士的價值。我的命雖然微賤,但它是您的了。」唐托斯爵士伸手按住心樹多瘤的樹幹,她看得出他正在發抖。「我發誓,以令尊信奉的諸神為見證,我一定送您回家。」

  他發誓了!並且是在諸神面前立下的神聖誓言。「那麼……爵士先生,我就把自己託付給您。可是,我要怎麼知道何時出發呢?您還會送信給我嗎?」

  唐托斯爵士焦慮地四下張望,「太冒險了。只好請您常來這兒,常來神木林,能找到機會就過來。這是最安全的地方,也是唯一安全的地方,別的地方都不行。不管你我的房間、樓梯間、場子裡,即使我們獨處也一樣。紅堡裡的石牆都是長耳朵的,只有在這裡,我們才能放心說話。」

  「只有這裡,」珊莎說,「我記住了。」

  「還有,假如旁人在場時,我表現得冷酷無情,或是對您冷嘲熱諷,甚至根本無動於衷,孩子,請您千萬見諒。我有我扮演的角色,您也是一樣。只需一個閃失,我們兩人的頭就會如令尊一樣掛上城牆。」

  她點點頭,「我瞭解。」

  「請您務必勇敢堅強……還要耐心等待,這比什麼都重要。」

  「我會的,」她保證,「可……請您……請您儘快……好嗎?我好害怕……」

  「我也一樣。」唐托斯爵士有氣無力地微笑道,「現在,您該回去了,以免引人注意。」

  「你不跟我一道走?」

  「最好別讓任何人看到我們在一起。」

  珊莎點點頭,往前邁了一步……然後又緊張地轉身,閉起眼睛,輕輕在他臉頰印上一吻。「我的佛羅理安。」她低聲說,「諸神果真聽見了我的祈禱。」

  接著她便輕盈地經過臨河走道,穿越小廚房和豬圈,愈加急促的腳步聲被豬群的尖叫所掩蓋。回家,她想,回家,他要帶我回家。我的佛羅理安,他會保護我。歌頌佛羅理安和瓊琪的曲謠向來是她的最愛。相傳佛羅理安長得也並不俊俏,只是沒這麼老。

  她快步衝下螺旋梯,突然有個人從隱匿的門檻裡蹣跚走出,珊莎一頭撞進他懷中,失去重心,差點摔倒,好在一隻戴鐵套的手及時扣住她手腕,一個瘖啞的聲音同時響起:「小小鳥,這樓梯可是又陡又高,難不成你想把我倆都害死?」他的笑聲好似在鋸石頭。「說不定你真想呢。」

  是獵狗!「不,大人,請您原諒,我沒有這個意思。」珊莎趕忙移開視線,但太晚了,他已經看到了她的臉。「請您不要這樣,您把我弄痛了。」她掙扎著想脫身。

  「大半夜的,小喬的小小鳥幹嘛從樓梯上飛下來啊?」見她不答,他便用力搖她。「你上哪兒去了?」

  「神─神─神木林,大人,」她不敢撒謊,「我去為我父親祈……祈禱,還……還為國王陛下祈禱,祈禱他平安無恙。」

  「你以為我喝醉了,就會相信這種話?」他放開她的手,站在原地輕微搖晃,燒傷的恐怖面容印上了明暗相間的條紋。「我看你也差不多是個女人了……臉、奶子,人也長高了,簡直……唉,可你還是小笨鳥一隻,對不?成天就只會唱他們教你的那些曲子……怎麼不唱首給我聽啊?唱啊,唱給我聽,就唱那些騎士和淑女的歌。你最喜歡騎士,對不?」

  她被他嚇壞了,「大人,我只喜歡真─真正的騎士。」

  「真正的騎士!」他語帶譏諷,「我不是騎士,也不是什麼大人,我打了你,你才記得我的吧?」克里岡晃了晃,險些跌倒。「老天,」他咒道,「喝太多酒了。小小鳥,你喜不喜歡喝酒啊?真正來勁的酒喲?男人只要一瓶酸酸的紅酒,如血一般暗紅的酒,就足夠啦,哦,或許再來個女人。」他搖頭大笑,「瞧我醉得像條狗似的,真該死。來吧,小小鳥,該回籠子了。讓我帶你回去,代陛下確保你的安全。」獵狗推了她一把,動作卻意外地溫柔,然後跟在她身後下了樓梯。走到樓梯底部,他已復歸靜默,彷彿全然忘記了她的存在。

  快到梅葛樓時,她警覺地意識到把守吊橋的鐵衛換成了柏洛斯.布勞恩爵士。他戴著純白高盔,聽見他們的腳步,便僵硬地轉過來。珊莎連忙避開他的視線。柏洛斯爵士是御林鐵衛裡最可怕的一位,人長得醜,脾氣又火爆,天生雙下巴,永遠皺著眉。

  「小妹妹,這傢伙沒什麼好怕。」獵狗伸手重重按住她肩頭,「癩蝦蟆上畫斑紋,照舊不是真老虎。」

  柏洛斯爵士揭起面罩,「爵士,您上哪──」

  「操你個爵士,柏洛斯。當騎士的是你不是我,我只是國王的狗,記得吧?」

  「陛下剛才就在找他的狗。」

  「他的狗喝酒去了。今晚輪到你保護他,『爵士先生』。你和我的其他『弟兄』。」

  柏洛斯爵士轉向珊莎,「小姐,這麼晚了,您為何不在房裡?」

  「我到神木林去為陛下祈禱平安。」這次的謊言說得比較圓潤,差不多就像真話。

  「外面吵成這樣,你還指望她睡得著?」克里岡道,「到底出了什麼事?」

  「城門口來了群笨蛋,」柏洛斯爵士確認,「有人管不住舌頭,把為提瑞克準備婚宴的事傳了出去,於是那幫人渣便覺得自己也該出席宴會。陛下率兵出擊,把他們趕跑了。」

  「勇敢的小子,」克里岡努努嘴。

  等他碰上我哥哥,再來看看他有多勇敢吧,珊莎心想。獵狗護送她走過吊橋,登上螺旋梯,途中她道:「你為什麼聽任別人叫你是狗,卻偏不肯讓人稱呼你為騎士?」

  「因為與騎士相比,我寧可作狗。我爺爺是凱岩城的馴獸長,有一個秋天,泰陀斯大人碰上一頭正追逐獵物的母獅。那母獅也不管他媽的自己是蘭尼斯特家的標誌,一口咬死了他的坐騎,差點把大人自己也吞了。幸虧我爺爺帶著獵狗趕到,死了三條狗才把它趕跑,我爺爺還因此少了一條腿。蘭尼斯特賞給他一塊領地、一座塔堡,並收他兒子為侍從。我家的三黑狗旗正是代表被獅子咬死的那三條狗,背景則是秋天的黃草顏色。獵狗會為人而死,卻絕不會騙人,而且,它一定自始至終正眼看人。」他托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臉,指頭把她夾得生痛。「這些事,小小鳥可做不到,對不?你看,我終究還是沒有聽到你的歌。」

  「我……我會唱一首佛羅理安和瓊琪的歌。」

  「佛羅理安和瓊琪?一個是蠢才,一個是婊子,饒了我吧。不過總有一天,我一定要你唱歌給我聽,管你願不願意。」

  「我會很樂意為您獻唱。」

  桑鐸.克里岡嗤之以鼻,「瞧瞧你,長得雖漂亮,卻根本不會說謊。你知道,狗是可以嗅出謊話的。你好好瞧瞧這地方,再聞個仔細,他們全都是騙子……而且每一個都比你高明。」

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