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五章─席恩



  無可挑剔,她美得驚人。為什麼你的第一次總是如此美麗,席恩不禁想。

  「瞧您,笑得多燦爛喲,」女人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大人您喜歡上了她,是不?」

  席恩回頭審視這女孩。他喜歡她的模樣。真正的鐵種,一望而知:苗條、長腿,剪得短短的黑髮,飽經風霜的皮膚,強壯有力的胳膊,腰間別著匕首。雖然對她那張瘦臉而言,她的鼻子顯得又大又尖,不過她的笑容足以彌補。他認定她比他大幾歲,但不超過二十五。哈,走起路來活像上輩子都在甲板上討生活似的。

  「沒錯,她看起來真甜,」他告訴她,「不過嘛,卻連你的一半也比不上。」

  「噢,噢。」她笑道,「我可得當心,大人您有蜜糖般的唇舌呢。」

  「來,嚐嚐看?」

  「可以嗎?」她邊說邊露骨地瞧他。鐵群島中有的女人──雖然不多,但確有一部分──和男人們一起駕駛長船為生。俗話說海和鹽能改變女人,使她們有男人的癖好。「您在海上待太久了麼,大人?莫非您去的地方沒女人做伴?」

  「唉,女人是不少,可哪有你這樣的人才。」

  「您怎知道人家是怎樣的人呢?」

  「我的眼睛會瞧啊,瞧你這漂亮臉蛋兒;我耳朵會聽嘛,你笑起來真是沒得說。喏,我那兒比桅桿還硬啦,還不都因為你。」

  女人踱上前來,伸出一隻手壓上他馬褲。「嘻嘻,您沒騙我,」她邊說邊隔著衣料擠壓,「痛不痛?」

  「痛啊,痛死啦!」

  「可憐的大人,」她放手走開去,「真不巧,人家已經結婚了,還剛懷孕了呢。」

  「諸神在上,」席恩說,「那我不能給你孩子啦。」

  「私生子?哈,恐怕還要我男人感激您喲?」

  「他不會,可你會。」

  「怎麼?人家以前可陪過許多大人的。他們嘛……和外面的野男人也沒啥兩樣。」

  「可你跟過王子嗎?」他問她,「當你年老色衰,白髮蒼蒼,連奶頭都鬆鬆垮垮的時候,你卻可以驕傲地告訴孫子,你愛過一個國王呢!」

  「噢,我們這是在談情說愛嗎?我還以為您只關心雞巴和陰道呢。」

  「你想要愛情?」他覺得自己暗暗喜歡上了這婊子,管她是誰,她那尖刻機巧的話語是這又冷又暗的派克島能給他的最好舒解。「你要不要我拿你的名字來為自己的長船命名?要我整天給你彈豎琴,把你帶上城堡的高樓,用珠寶打扮,讓你像童話中的公主一般?」

  「您本該用我的名字來命名您的船,」她答道,忽略了其他承諾,「她是我建造的。」

  「不對吧,應該是西格林,我父親大人的造船大師。」

  「我是伊斯格蕊,安布德的女兒,西格林的老婆。」

  他不知安布德還有個女兒,西格林的老婆?……但他和年輕的造船師傅只有一面之緣,而對以前那位大師更是記憶模糊。「你和西格林在一起真浪費。」

  「噢,西格林告訴我,把這艘漂亮的船給你才浪費呢。」

  席恩怒火中燒。「你知道我是誰?」

  「葛雷喬伊家族的席恩王子,對不對?說實話,大人,你喜不喜歡她,這艘獻給你的美少女?西格林很想知道。」

  這艘長船嶄嶄新新,散發著瀝青和樹脂的味道。明天,伊倫叔叔將在新船下水之際予她祝福,但席恩已等不及,便飛馬從派克城趕過來預先觀看。她的大小比不上巴隆大王的泓洋巨怪號和維克塔利昂的無敵鐵種號,但即便躺在岸邊的木船塢,已能讓人充分感受她的靈巧與敏捷:一百尺長的黑色流線形船殼,一根獨立的大桅桿,五十條長槳,足夠一百人站立的甲板……船首則是一座塑成箭頭形狀的鋼鐵巨錘。「西格林取悅了我,」他承認,「她真的就跟看起來一樣跑得快?」

  「很快很快──只要駕御她的是懂行的人。」

  「我有幾年沒駕過船了。」事實上,從未當過船長。「不過,我是葛雷喬伊家的人,我是鐵民,大海融入了我的血脈。」

  「如果你想好好開船,你的血脈應該融入大海,」她告訴他。

  「放心,我不會虧待這位美少女。」

  「美少女?」她嘻笑道,「她麼,應該叫海婊子才對。」

  「瞧,你給她取了個好名,就叫她海婊子吧。」

  她被逗樂了,他看見她黑眼珠裡閃爍的火花。「您剛才不是說,要用我的名字為她命名麼?」她用受傷的語調責備道。

  「嘿,我可是說到做到了呀,」他執起她的手,「來吧,夫人。青綠之地上的人都說,懷孩子的女人能給睡她的男人帶來好運。」

  「青綠之地上的人怎麼知道船上的事?怎會瞭解船上的女兒家?我想,您不會在哄我吧?」

  「嗨,我投降啦。你還愛我嗎?」

  「什麼?我啥時候愛上您啦?」

  「就算還沒有吧,」他承認,「可我不是在盡力彌補麼?親愛的伊斯格蕊,你瞧,外面寒風淒冷,就請上我的船,讓我跟你暖和暖和。明天,我叔叔伊倫就要過來用海水澆灌她的船首,唸唸有詞地向淹神禱告祈福,我打算先用我倆的精液來祝福她呢。」

  「淹神老爺沒定這規矩吧。」

  「去他的淹神老爺。他敢來煩我們,我他媽把他再淹一次。兩周後我們就要去打仗,你怎麼忍心讓我徹夜無眠、滿懷思念地上戰場呢?」

  「那樣的話,我最開心了。」

  「好殘忍的女孩。我的船真是取了個好名。唉,若是我駕船分心牽掛,說不定就讓她觸礁了呢,你可後悔都來不及啦。」

  「您可真會說笑話,莫非您用這個駕駛?」伊斯格蕊的手再度繞過他的馬褲,她一邊用手指勾勒他硬得似鐵的命根子一邊微笑。

  「跟我回派克城吧,」他沉吟半晌,突然道。巴隆大王會怎樣說?嘿,我關心個屁!我是個大男人了,想帶婊子上床是我自己的事,誰管得了?

  「我去派克城幹嘛?」她的手還放在那兒。

  「今晚,我父親會大宴諸位船長。」其實他每天都在宴請他們,只等他們聚齊,不過沒必要給這婊子講這麼仔細。

  「呵,我就是您今夜的船長麼,王子殿下?」她露出他從未見過的邪惡笑容。

  「我同意。只要你為我平平安安撐船返航。」

  「好啊,我知道怎麼撐船划槳……首先是放開繩子和索結……」她伸出另一隻手,解開他的褲帶,然後笑著輕快地走開,「不過人家結婚了,還懷了孩子,可惜喲。」

  席恩慌忙提住褲帶,「總之,我必須馬上回城。你不跟我走的話,只怕我會永遠為今天悲歎,就連群島也將終日失色哪。」

  「我們別那麼壞喲……可我沒馬呀,殿下。」

  「你可以騎我侍從的馬。」

  「我害你倒霉的侍從一路走回派克城去?」

  「好了,騎我的馬。」

  「你這傢伙!本就這樣打算吧,」她又笑了,「那麼,我是坐你後面,還是前面?」

  「你想坐哪兒就坐哪兒。」

  「我要騎在上面啦!」

  我真該早些遇上這婊子。「我父親的廳堂又黑又潮,惟有伊斯格蕊能讓那裡煥發光芒。」

  「大人您有蜜糖般的唇舌呢。」

  「嘿,我們不就這樣開始的麼?」

  她猛地抽回手,「這也是結束。伊斯格蕊跟你走,親愛的王子,帶我去城堡,我要好好瞧瞧您那海中升起的矯健塔樓。」

  「來,我把馬留在了旅館,」他們並肩走下淺灘,席恩又去挽她的手,這次她沒有拒絕。他喜歡她走路的姿勢:透著一股蠻野勁兒,悠閒地搖擺,想來她在毯子底下也同樣蠻野,同樣棒。

  君王港和從前一樣,非常擁擠,鵝卵石岸上擠滿長船水手,有的在防波堤邊固定船錨,將船在岸邊排成一列。鐵民們不常屈膝,更不易屈膝,但席恩經過時發現無論槳手鎮民似乎都通通閉上了嘴巴,朝他恭敬地點頭。他們終於明白了我是誰,他心想,花的時間可不少嘛。

  大威克島的古柏勒頭領昨晚剛到,帶來了他的船隊主力,約四十條長船。這時,他的部下正四處遊蕩,圍著斑紋山羊毛做的腰帶,十分醒目。旅館的閒人都說老闆「水瀨」吉普肯的妓女都被這群花腰帶沒鬍子的男孩操彎了腰啦。呵,這些小子才不關他席恩的事,他可不想見那些臉上長痘的蕩婦,還是身邊的人更合胃口。她嫁給了父親的造船師,肚裡還拖著孩子,嚇,多麼誘人!

  「王子殿下,您挑選好船員了嗎?」他們朝馬房走去時,伊斯格蕊開口道。「喂,藍牙,」她朝一位路過的船員高喊,那人十分高大,穿著熊皮背心,頭戴鴉翼盔。「你新娘子呢?」

  「懷孩子變胖啦,就念著雙胞胎。」「這樣快啊?」伊斯格蕊又露出邪惡的笑容,「你在水裡划槳總是這般猛。」

  「嘿嗨,划呀划呀划呀,」男人吼著。

  粗漢一個,席恩評論,「他叫藍牙?我可以選他上海婊子。」

  「你莫非想侮辱他?藍牙有自己的漂亮長船。」

  「我離開得太久,很多人際關係都扯不清嘍,」席恩承認。他用心尋訪過兒時玩伴,但一無所獲,他們要麼死了,要麼成了陌生人。

  「我叔叔維克塔利昂答應把自己的舵手借給我。『風暴狂飲』瑞摩爾?人選不錯,只是他清醒的時候不多。」

  她認出更多熟人,朝旁邊一個三人組叫嚷,「烏勒,科爾,你們老哥上哪兒去啦?嗯,斯基特?」

  「唉,恐怕淹神老爺急著要個好槳手哪,」那矮小身材,鬍子半白的男人答道。

  「他是說,埃迪斯喝得太多,把大肚子撐爆嘍,」斯基特旁邊粉紅臉頰的少年續道。

  「逝者不死,」伊斯格蕊說。

  「逝者不死。」

  席恩跟著他們呢喃禱詞。「看來你很受歡迎嘛,」男人們離開後,他告訴女人。

  「誰不喜歡造船師傅的老婆呢。不多恭維點,說不定哪天船沉了都不知道。你想找槳手,這三人倒不錯。」

  「君王港裡多的是壯漢。」席恩早考慮過這個問題,他要的是經驗豐富的戰士,要的是赤膽忠心的夥伴,不是對他父親大人,不是對他叔叔,而只對他本人。眼下,他不得不暫時扮演恭順盡責的王子殿下的角色,眼看著巴隆大王執行計劃。可只要時機成熟,計劃出了岔子,或是他不喜歡自己的角色了,那麼,那就……

  「光有力氣是不夠的,要想一條長船跑得快,關鍵是她的槳手必須整齊一致。你聰明的話,得盡量選擇以前共事過的船員。」

  「賢明的建議。依我看,應當由你來幫我挑選船員。」讓她知道我有多賞識她的智商,女人就喜歡這調調。

  「或許吧如果您待我好點兒的話。」

  「還不夠好麼?」

  他們走近密拉罕號,席恩陡然加快腳步。這條船甲板上空無一人,在波浪中不住搖晃。早在兩周前,船長就試圖駕船離開,卻被巴隆大王發話禁止。自席恩歸來以後,君王港所有的商船都不准出港;父親希望在準備就緒之前,不讓大陸得到一絲一毫軍隊集結的訊息。

  「少爺!」商船船樓上傳下一聲淒慘的呼喚。船長的女兒倚在欄杆邊,目不轉睛地望著他。她老爸不准她上岸,於是每當席恩前來君王港,總能見她在甲板上沒頭蒼蠅似的四處徘徊。「少爺,請等我一下,」她在他身後大喊。「如果少爺您高興……」

  「就這女孩?」當席恩領著伊斯格蕊飛快地越過小船後,她問,「逗少爺您高興?」

  我可不會為這小女孩臉紅。「有一段時間吧。她得寸進尺,想當我的鹽妾。」

  「噢,噢,沒錯,當鹽妾再沒更好的可人兒了。你看看,她嬌嫩又柔弱,不是麼?我說得沒錯吧?」

  「沒錯。」嬌嫩又柔弱。中肯極了。可她怎麼知道呢?

  他吩咐威克斯在旅館等他。此時大廳裡人頭攢動,席恩只好從門邊一路擠過去。長椅和桌邊都沒了空位,他的跟班不見了。

  「威克斯,」他在一片喧囂和談笑中高聲大叫。如果他跑去睡那些長痘痘的婊子,我就剝了他的皮,他正這麼想著,轉頭便瞧見了男孩,對方正在壁爐邊擲骰子……贏了不少,面前的錢幣堆得小山似的。

  「該走了,」席恩宣佈。男孩不理他,他一把揪住孩子的耳朵,將他拖離賭局。威克斯慌亂中抓起一把銅板,一言不發地跟席恩出去。他就這點討席恩喜歡,別人的侍從都是多嘴多舌,只有他的威克斯天生是個啞巴……唯一的遺憾是他跟其他十二歲男孩一般機靈古怪。他是波特利頭領的同父異母兄弟的私生子之一,帶走他當跟班也是席恩為換取波特利的好馬所付出的代價。

  當威克斯瞧見伊斯格蕊,眼睛頓時瞪得老大。你還以為他這輩子從沒見過女人呢!席恩想。「伊斯格蕊跟我一起騎馬回派克。快把馬鞍備好,快!」

  男孩的坐騎只是從巴隆大王的馬房裡隨意揀的一匹又瘦又矮的小馬駒,但席恩的馬不同凡響。「這該死的馬你打哪兒弄到的?」伊斯格蕊一見便問,從她笑的模樣,他知道她被打動了。

  「一年前,波特利頭領在蘭尼斯港買下的。不過他家的馬也實在太多,所以就很樂意轉手嘍。」鐵群島貧瘠多山,不是培育良馬的地方。多數島民對騎馬很陌生,對他們而言,待在甲板比騎上馬背自在得多。頭領們也只騎騎矮馬或多毛的哈爾洛小馬。島上牛車都比馬車多。平民百姓更沒財力去購買牲畜來在這荒蕪崎嶇的土地上拉犁。

  不過席恩在臨冬城待了十年,決心騎著雄健的戰馬上戰場。波特利頭領不識貨,算他的運氣;這匹牡馬的脾性就像他的漆黑皮膚一般,個子雖比不得軍馬,卻比普通坐騎高大。對他而言真是恰好合適,因為席恩也不如一般騎士那麼高大。這傢伙眼透火氣,記得第一次跟新主人見面,撅撅嘴唇,差點把席恩的臉咬掉。

  「它有名字麼?」席恩上馬時她問。

  「笑星,」他朝她伸手,把她抱到身前,好在騎馬途中摟著她。「記得從前有個傢伙對我說,我總是對著錯誤的東西微笑。」

  「是麼?」

  「哼,在那些從不懂得歡笑的人眼裡或許如此吧。」他想起父親和伊倫叔叔。

  「那您現在在笑嗎,我的王子殿下?」

  「哈,當然。」席恩的手環抱著她,抓起韁繩。她幾乎和他一樣高,頭髮洗得很勤,只不過那標緻的頸項上有道褪色的紅傷疤。沒關係,他喜歡她的味道,海鹽、汗水和女人的味道。這次回派克一定比和叔叔那次舒服得多。

  當君王港慢慢從視線中消失,席恩也漸漸地把手放上她的乳房。伊斯格蕊抓住他的手,揮打開去。

  「您這人!一定要雙手抓緊繩子啦,不然這黑大個把咱倆掀下去踢死才好看呢。」

  「它敢!」席恩覺得很開心,於是暫時壓住性子,和她親切地聊起了天氣(自打他來,便是灰暗多雲,時常降雨)以及他在囈語森林殺人的事跡。當他說到自己逼近弒君者的部分時,忍不住又把手伸到它們原本該待的地方去了。她的奶子小是小,不過他頂喜歡它們的堅硬。

  「您不要這麼做啦!我的王子殿下。」

  「噢,幹嘛?」席恩擰了一下。

  「您的侍從正瞧著您呢。」

  「管他的。他不會說出去的,我發誓。」於是伊斯格蕊逮住他的指頭。這回他可被牢牢困住了,她那雙手真是強壯得緊。

  「哈,我喜歡帶勁的女人。」

  她嗤之以鼻。「我可不那麼想,瞧瞧在碼頭碰見的女孩吧。」

  「你不能用她來評判我。她是那船上唯一的女人呀!」

  「哎,還是說說你父親吧。不知他會不會歡迎我去他城堡?」

  「幹嘛要求他歡迎?他連我都不歡迎,我可是他的親生血脈,是派克和鐵群島的繼承人呢。」

  「真的?」她溫柔地問,「你不是有叔叔,有兄弟,還有一個姐姐麼。」

  「老哥們死了幾百年啦,我姐姐……好啦,聽說阿莎最喜歡的衣服是一件過膝的鎖子甲,她連內衣都穿的是硬皮甲。哼,不管怎麼講,穿男人的衣服不能讓她變成男人。不過呢,只等我們打了勝仗,我會給她找個聲名顯赫的世家,安排一樁好婚事。記得她鼻子真是跟禿鷲的喙沒兩樣,一臉的爛麻子,胸脯卻還沒那些小孩的大。」

  「也許你能嫁掉姐姐,」伊斯格蕊評論,「但還有叔叔呢。」

  「我的叔叔們……」席恩的繼承順位照理比父親的三個弟弟優先,不過這女人還是逮到了痛處。在這片群島,強大而有野心的親戚霸佔侄兒的土地,甚至把小輩謀害掉的例子真可謂數不勝數。但我不是弱者,席恩提醒自己,老爸死前我要變得更為強大。

  「叔叔們對我沒威脅,」他宣稱,「伊倫把自己獻給了大海和神靈。他活著只為了他的神──」

  「他的神?難道不是你的?」

  「當然是啦。逝者不死麼。」他敷衍地笑笑,「只要我記得每天多唸這些虔誠的廢話,濕髮就不會來煩我。而我叔叔維克塔利昂──他是鐵島艦隊的總司令,無畏的戰士。我在酒館裡常聽人們唱歌頌揚他呢。」

  「當年我父親起兵,就是他和我另一位叔叔攸倫一同航往蘭尼斯港,把蘭尼斯特的整隻艦隊活活焚在了錨地裡,」席恩回憶,「不過,整個計劃是攸倫制訂的。要我形容的話,維克塔利昂就像那些笨重的灰公牛,強壯、不知疲倦、忠於職守,但你甭想用他去贏得任何賽跑。毫無疑問,他會像服侍我父親一般服侍我。他可沒那個本事和野心去策劃叛變。」

  「說到本事,『鴉眼』攸倫可是個厲害角色。我看別人對他簡直就是談虎色變。」席恩在鞍上挪了挪,「我的攸倫叔叔已經快兩年不曾在群島露面,大概是死了。」

  真這樣的話,那簡直太妙了。巴隆大王的長弟從未放棄古道,一天都不曾放棄。他的寧靜號,掛著漆黑的風帆、有著暗紅的船殼。據人們傳說,從伊班到亞夏,無論哪個港口這艘船都是惡名昭彰。

  「他也許是死了,」伊斯格蕊贊同,「即使還活著,不管怎麼說,在海上也待得太久,在這裡都快成半個陌生人了。鐵種們應該不會讓一位陌生人坐上海石之位。」

  「……我也這麼想,」席恩勉強答道,他忽然想到很多人也把他當陌生人看待,不禁皺緊了眉頭。十年是長了點,但我不是回來了麼?老爸看來還很健康,我還有時間證明自己。

  他猶豫著,是否再摸摸伊斯格蕊的乳房。她一定又要把我攔住。談了半天叔叔的事已經壞了他的興致,算了,等回到城堡有的是時間慢慢玩,在他的私人臥室裡好好玩。

  「等咱們抵達派克城,我會跟海莉亞打聲招呼,為你在宴會中安排個體面的位置,」他說,「我自己得坐在高台上,就在我父親的右手,不過等他離席我一定會下來找你,我保證。他待不了多久的,這些日子,他沒喝酒的胃口。」

  「偉人逃不脫歲月的魔掌,多可悲呀。」

  「可不?巴隆大王算得上偉人的父親。」

  「多謙虛的殿下喲。」

  「在這個世界上,大家都是互相傾軋,只有傻瓜才會自己貶低自己。」他輕輕吻向她的頸背。

  「那我該穿什麼去參加這次盛宴呢?」她迅速回頭,一把推開他的臉。

  「我會吩咐海莉亞為你好好打扮。我母親大人的裙服應該適合你。她去了哈爾洛島,大概是不會回來了。」

  「這事我聽說了,派克島的寒風讓她再也無法忍受。你不去看她麼?哈爾洛島離這兒不過一日航程,我想葛雷喬伊夫人一定成天盼著見她小兒子最後一面。」

  「我會去的,只是最近實在太忙。我剛回來,父親很倚靠我。或許,等一切勝利,平靜之後……」

  「你現在去看她,或許可以帶給她平靜。」

  「嘿,你的口氣可真像個老媽子。」席恩抱怨。

  「我……我是……剛懷孩子嘛。」

  不知怎的,想到這個讓他又興奮起來。「你嘴上這樣說,可沒見身上有什麼跡象。你要怎麼證明呢?要我信你,除非讓我瞧瞧你成熟的奶子,嚐嚐你這新媽媽的乳汁才成。」

  「那給我丈夫知道了會怎樣說哦?他可是你父親眷顧的臣下和僕人哪!」

  「我們會給他安排造不完的船,讓他忙得連你離開都不知道。」

  她大笑:「佔有我的是怎樣一位殘酷的殿下喲。葛雷喬伊家族的席恩,我答應您,總有一天會讓您看著我給孩子哺乳,您肯給我多講些您打仗的故事嗎?離咱們的目的地還有幾重大山,遠得很,我正想聽聽您曾經效勞的那位狼王的事跡,還有他所對抗的金色雄獅呢。」

  我真的好想討好她,席恩自忖。於是在剩下的漫長路途裡,他極力朝她可愛的腦袋灌輸臨冬城和戰爭的故事,時間一下子過得飛快。說出口的話連他自己也感到驚訝。諸神保佑,她真讓人管不了嘴巴,他心想,彷彿我跟她是廝守多年的伴侶似的。只要這婊子的床上功夫有她嘴皮子一半厲害,我真會把她留住……他想起造船大師西格林──大胖子,木腦瓜,長滿粉刺的額頭上垂著幾絲麻黃頭髮──忍不住搖頭。真浪費。最最可悲的浪費。

  當派克城的高大牆壘在眼前出現時,他已經失去了時間感覺。

  城門開著。席恩踢踢笑星,輕快地跑進去。當他扶伊斯格蕊下馬時,獵狗們瘋狂地吠叫起來。有的作勢欲撲,有的搖尾呼喝。它們一古腦兒越過了他,幾乎把女人撞倒。它們把她團團圍住,又跳又吼又舔。

  「走開,」席恩大吼,隨意踢向一隻高大的棕色母狗,伊斯格蕊卻嘻笑著同它們打鬧。

  一位馬伕步履沉重地跟著狗群跑出來。「把馬帶走,」席恩命令他,「把這些混帳狗給我趕──」這傻瓜居然不搭理他。

  馬伕咧開巨嘴,露齒大笑,他說:「阿莎小姐!你回來了啊!」

  「昨晚剛到,」她答道,「我同古柏勒頭領一塊兒乘船從大威克島來,在旅館將就了一宿。然後我好心的小弟就特意把我從君王港接來啦。」她吻了吻狗的鼻子,朝著席恩壞笑。

  他……傻站在那兒,目瞪口呆地望著她。阿莎?不。她不可能是阿莎。他突然想起自己腦海裡其實有兩幅阿莎的鏡像。一幅是他見過的小女孩;而另一幅,只是模糊的想像,和她的媽媽差不多。但一點也不像這份俏樣……這份俏樣……這份俏樣……

  「乳房成熟時,痘痘也跟著不見了,」她邊和獵狗扭打邊解釋,「只有鷹勾鼻改不了。」

  席恩找回了幾分自制。「為什麼不早告訴我?」

  阿莎放開獵狗,站起身來。「我打算先瞧瞧你現在是什麼德行,而我果真不辱此行。」她朝他嘲弄地半鞠一躬。「現在哪,我的小弟弟,懇請您原諒我先失陪哦,我要回去沐浴更衣,準備參加宴席嘍。哎呀,不知那件穿在皮甲內衣外的大鎖子甲還在不在?」她給了他一個邪惡的笑容,用他最欣賞的那種步伐跨過吊橋,悠閒地搖擺著。

  等席恩回過神來,只見威克斯朝他咯咯傻笑。他狠狠給了這小子一記耳光,「你他媽高興個鬼,」又扇一記,這次更重,「誰叫你不早說!下輩子,記得長舌頭!」雖然奴隸們已在他位於血堡中的臥室點起了火盆,他卻感到前所未有的寒意。

  席恩踢掉靴子,扔下斗篷,操起一杯葡萄酒,回想起過去那個羅圈腿、滿臉麻子的愚笨女孩。「她」居然脫了我的褲子,他義憤填膺地想,她還……噢,諸神啊,我還說了……他不住呻吟。我簡直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大傻瓜。

  不對,他接著想,是她讓我心甘情願當了個傻瓜。這壞心肝的婊子精心安排了一切。哎,她捏我那話兒的手勢……

  他握緊杯子,趕到窗邊的座位,邊喝酒邊看大海。太陽正在派克島遠方的海平面沉沒。在這裡,我沒有,他想,原來都因為阿莎,異鬼把她抓去吧!城堡下,洶湧的波濤逐漸由綠變灰、由灰轉黑。他聽到遠方傳來的音樂聲,明白是該換衣服出席宴會的時候了。

  席恩挑了一雙平淡無奇的靴子和一件更樸素的衣服,它們顏色灰暗,正好符合他的心境。他不敢帶裝飾品:只因未付鐵錢。救布蘭.史塔克那次,我該從那野人身上撈點什麼。可那人的確沒什麼好拿。我的運氣為什麼總是這樣糟,連殺人都輪到窮鬼。

  當他步入煙霧瀰漫的長廳時,四處皆是父親麾下的頭領和船長,將近四百人。去老威克島傳令的裂顎達格摩尚未歸來,該島的斯通浩斯家族和卓鼓家族也同時缺席,但餘者皆已齊聚於此──哈爾洛島的哈爾洛家族,黑潮島的布萊克泰斯家族,大威克島的古柏勒家族、斯帕家族和梅林家族,鹽崖島的蘇克利夫家族和桑德利家族,以及派克島另一邊的波特利家族和溫奇家族。奴隸來回奔跑,為頭領們斟酒,廳堂裡迴盪著提琴和皮鼓發出的樂章。三個魁梧大漢表演著手指舞,一連串短柄利斧在三人之間來回投擲周轉。玩耍的規則是參加者接住或避開斧子,但不得挪動半步。這遊戲之所以叫手指舞,是因為它通常會在某人丟掉一根指頭的時候結束……運氣不好的話,是兩根,甚至五根全部。

  但不論舞蹈者還是喝酒的人全都沒在意踱向高台的席恩.葛雷喬伊。巴隆大王安坐於海石之位,這海怪模樣的座位乃是用一塊黝黑油亮的巨石雕刻而成。傳說當先民們初次踏上鐵群島,這塊巨石便躺在老威克島的海灘。尊位左邊坐著他的兩位叔叔,阿莎被安排在巴隆右手,無疑表明了他的寵愛。「你遲到了,席恩,」巴隆大王評論道。

  「請您原諒。」席恩坐到阿莎身旁的空位。他傾前身子,靠在她耳畔嘶聲道:「你搶了我的座位。」

  她一臉無辜地望著他。「弟弟,你肯定搞錯了。你的座位在臨冬城吧。」她壞笑著,「喲,你那些漂亮衣服哪兒去啦?聽說你不是愛用絲綢羽絨打扮自己麼?」她穿著一身淡綠的羊毛衫,做工雖普通,不過……卻愈發凸顯她苗條的曲線。

  「哼,鎧甲生銹了吧,姐姐,」他試圖反擊,「多可惜,你還是一身鐵皮比較耐看。」

  阿莎一笑置之,「你會看到的,我的小弟弟……只要你的海婊子追得上我的黑風。」父親的奴隸提著一大壺葡萄酒上前。「你要葡萄酒還是麥酒,席恩?」她也傾身過來。「還是你想嚐嚐新媽媽的乳汁呢?」

  他臉紅了。「葡萄酒,」他告訴奴隸。阿莎坐回去,猛敲桌子,吼著要麥酒。

  席恩劈開一條麵包,抓來空盤,吩咐廚子將之盛滿新鮮魚肉。厚重的乳酪氣味讓他有些不適,然而他強迫自己去對付。剛才他已經喝下了平日兩倍份量的酒,就算吐,也要吐到她身上。

  「父親知道你嫁給了他的造船師?」他問姐姐。

  「連西格林自己都不知道,」她聳聳肩,「伊斯格蕊是他這輩子造的第一艘船,他拿他老媽的名字取的。我只不過借件他愛得最深的東西用用罷了。」

  「原來你說的每一句都是謊話。」

  「也不盡然。記得我告訴你我要騎在上面嗎?」阿莎笑道。

  他再也按捺不住。「你還說你結婚了,懷了孩子……」

  「噢,這句也不假。」阿莎一躍而起。「拉夫,拿來,」她朝著一位正表演手指舞的大漢高叫,伸出一隻手掌。他看見她,轉了個圈,一把斧子脫手飛來。利斧劃過一把又一把火炬,翻滾的刀刃閃動著寒光。席恩幾乎便要窒息。只見阿莎凌空接住飛斧,「砰」地一聲猛紮在長桌上。他的餐盤成了兩半,斗篷濺滿油脂。

  「這是我的夫君老爺,」姐姐將手伸進上衣,從雙乳之間拔出一把匕首,「這是我的乳兒寶寶。」

  席恩.葛雷喬伊不知自己這時是副什麼模樣,他只聽到一瞬之間大廳裡轟然暴笑,所有人都在嘲笑他,即便父親也不自禁地笑了,諸神該死,維克塔利昂叔叔笑得都快背氣了。他所能想到的最佳應對便是跟著擠出幾絲神經質的笑容。我們看看誰笑到最後,臭婊子。

  阿莎從桌上拔出斧頭,擲回給舞蹈者,四周傳來口哨和歡呼。「你好好想想,我是怎麼教你挑選船員的。」奴隸端來盛魚的淺盤,她用匕首尖挑起醃魚,大吃起來。

  「假如你肯費點心去瞭解西格林的背景,我怎麼作弄得了你?當了十年的狼仔,如今就這麼大搖大擺地回來,以為自己便是群島的王子,可你什麼都不懂,什麼人都不瞭解。憑什麼別人要為你而戰,為你而死?」

  「因為依律法,我生來便是他們的王子,」席恩生硬地答道。

  「按照青綠之地的律法,也許沒錯。但在這裡,我們有自己的規則,你難道忘了嗎?」

  席恩板起臉孔,回頭凝視面前的餐盤。他的雙腿早就濺滿魚肉,這才想起吆喝奴隸前來清理。我半輩子渴望著回家,為了啥?為了嘲笑與漠視?這不是他記憶中的派克。不過他真的有記憶嗎?他們抓他去當養子時他實在太小了。

  席間菜色乏善可陳,惟有一盤盤燉魚,黑麵包,以及未加香料的烤羊肉等,其中席思覺得最可口的是洋蔥餡餅。當最後幾盤菜也被端掉時。他還在猛酒麥酒和葡萄酒。

  巴隆.葛雷喬伊大王從海石之位上起身。「喝完酒到我書房集合,」他命令高台上的眾人。「我要公佈計劃,」他不再多說,轉身離去,兩名貼身護衛緊隨左右。他的弟弟們立刻跟進。席恩也站起來。

  「我的小弟真是個急驚風。」阿莎舉起角杯,叫人拿來更多麥酒。

  「我們父親大人在等呢。」

  「唉,他都等了那麼多年,再多等會兒又何妨……可你要怕他發火呢,就趕緊想辦法追上去吧。再怎麼說,也不能落在兩位叔叔後面哦,」她笑了,「可不,他們一個只喝海水,另一個是笨重的灰公牛,只怕還會迷路呢。」

  席恩坐回去,心煩意亂。「我不會跟在別人屁股後面跑。」

  「不跟男人,專跟女生的屁股」

  「夠了!我沒有主動來撓你雞巴。」

  「天哪,我沒長啊,您不會忘了吧?而您呢,片刻工夫便把我全身上下撓了個遍!」他感到紅暈爬上臉頰,「我是個男人,有男人的正常慾望。而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怪物。」

  「呵,我是含羞的少女嘛。」阿莎飛快出手,在桌底擠了一下那話兒。席恩差點從椅子上摔下。「怎麼,弟弟,不想我為你撐船返航啦?」

  「你不會嫁人的,」席恩決定,「等我稱王,頭一件事便是扔你去當靜默修女。」他歪歪斜斜地站起身子,蹣跚地邁步去找父親。

  走上通往海中塔的吊橋時,雨開始落下。他的胃像下方的浪濤一樣翻湧,過多的酒精使他東倒西歪。席恩咬緊牙關,緊拽繩索,勉力向前,想像著手裡攫的是阿莎的脖子。

  書房和平日一樣潮濕通風。父親裹著一身海豹皮長袍,端坐於火盆前,兩個弟弟分坐兩旁。席恩進門時,維克塔利昂正談到潮汛和風向,巴隆大王揮手制止他,

  「我把一切都計劃好了。你只需留心傾聽便行。」

  「我有些建議──」

  「需要你建言時我自會開口,」父親道。「我們剛接到老威克島的飛烏傳信,達格摩帶著卓鼓家和斯通浩斯家正在路上。惟願神靈賜予順風,他們一趕到我們就大舉行動……首先是你,我打算派你擔任先鋒,席恩。你將率領八艘長船航往北──」

  「八艘?」他漲紅了臉,「八艘船能幹什麼?」

  「你的任務是襲擊磐石海岸,掠奪沿海漁村,擊沉見到的每一條船。也許你能把幾個北方老爺從他們的石碉堡裡引出來。伊倫會跟著你,還有裂顎達格摩。」

  「願神聖的淹神賜福我們的寶劍,」牧師應道。

  這感覺就像被猛扇了一巴掌。交給他的是一點掠奪的工作,燒燬漁夫的茅屋,姦污他們醜陋的女兒,巴隆大王不信他能幹點別的!而且就辦這點事他也不能自主,必須忍受濕髮的臉色和責罵,外加裂顎達格摩這老小子,這不是打算架空他,擺他做樣子麼!

  「我的女兒阿莎,」巴隆續道,席恩回頭看見姐姐無聲地閃進來,「你將率領三十條長船去海龍角,記住,你的手下務必精挑細選。只等潮汛到來,便在深林堡以北登陸。行動要快,一定要在他們察覺之前替我拿下城堡。」阿莎笑得活像泡在黃油裡的貓咪。「我早想要座城堡啦,」她甜甜地說。

  「這個便給你。」

  席恩緊咬舌根。深林堡是葛洛佛家族的要塞。如今羅貝特和蓋伯特都在南方打仗,城內一定防守空虛,鐵民們只需拿下它,就如同在北境的心臟裡打進了一個楔子。我才該是那個被派去奪取深林堡的人,我比她熟悉狀況。從前,他曾多次跟隨艾德.史塔克拜訪葛洛佛家族。

  「維克塔利昂,」巴隆大王對弟弟說,「最重要的一擊交給你完成。當我的孩子們四面出擊時,臨冬城必定有所反應。這時你航到鹽矛灘,順著熱浪河上行一定不會有什麼阻礙。越過它們後,離卡林灣便不足二十里之遙。頸澤是王國的咽喉要道,我們已能控制整個西海,一旦再掌握了卡林灣,小畜生就回不了家了……若他蠢到想蠻幹,他現在的敵手便會從南方緊逼而來,一直追到堤道,那時這小鬼羅柏可就真成了瓶中鼠嘍。」

  席恩再也無法保持沉默,「大膽的計劃,父親,但您可曾想過北境諸城的領主──」

  巴隆大王不等他說完:「領主老爺們都和小畜生一起去南方啦。留下的都是些膽小鬼、糟老頭和啥也不懂的小孩。一個接一個,他們要麼投降,要麼受死。臨冬城或許能堅守個一年半載,但那又怎樣?地盤都是我們的了,森林、田野和廳堂屬於我們,我們將把他們的屬民抓來當奴隸和鹽妾。」

  伊倫.葛雷喬伊高舉雙手:「汪洋的怒火終將爆發,偉大的淹神將在青綠之地獲得威權!」

  「逝者不死,」維克塔利昂吟道,巴隆大王和阿莎齊聲回應,席恩別無選擇,也只得跟著唸叨。然後大家便離開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索橋在腳底不停翻騰扭動。席恩.葛雷喬伊在橋中央停下,呆望著下方的巨礁。驚濤拍石的巨響縈繞於耳,他品嚐著嘴邊海鹽的味道。一陣突來的狂風讓他失去平衡,跪倒在橋上。

  阿莎扶起他,「你喝太多啦,弟弟。」席恩靠在她肩膀,任她領著自己一步又一步走過滲雨的木板。「我更喜歡那個叫伊斯格蕊的你。」他控訴般地喊。

  她笑了,「這很公平麼。你知道,我更喜歡九歲時候的你。」

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