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七章─提利昂



  瓦里斯站在火盆邊,烘烤著柔軟的手。「藍禮居然在大軍之中被人極其可怕地謀殺,真令人不敢相信。那把利刃就像切奶酪一樣穿過鋼鐵和骨頭,把他喉嚨從左耳根割到右耳根。」

  「到底誰幹的?」瑟曦質問。

  「哎,問題是,太多答案就等於沒有答案。國王驟然身亡,謠言像陰暗處的蘑菇一樣滋生,而我的情報並不總如我們所願的那樣擔任要職。一個馬伕說,藍禮被彩虹護衛之一所害;一個洗衣婦聲稱,史坦尼斯帶著他的魔劍,潛進弟弟的大營之中;一些士兵相信是位女人幹的,卻無法就哪個女人達成一致。其中一個認為兇手是遭藍禮拋棄的少女,另一個說是戰鬥前夜服侍國王的營妓,第三個則斗膽猜測凱特琳.史塔克夫人是真兇。」

  太后很不高興,「你非得拿這些笨蛋津津樂道的閒言碎語來浪費我們的時間?」

  「您為這些閒言碎語付了豐厚的報酬呀,我仁慈的太后陛下。」

  「我們付酬是為了真相,瓦里斯大人。請你記住,否則這小小的會議只怕會變得更小。」

  瓦里斯神經質地吃吃笑道:「哎,您和您尊貴的弟弟這樣攀比下去,國王陛下就沒有御前會議了。」

  「依我看,國家精簡幾個重臣倒也無妨,」小指頭微笑道。

  「最最親愛的培提爾,」瓦里斯說,「您就不擔心自己是首相黑名冊裡的下一個嗎?」

  「排在你之前,瓦里斯?我做夢也不會這麼想。」

  「或許咱倆會在長城上當兄弟呢,你和我。」瓦里斯又咯咯笑。

  「快了,太監,你再不吐出點有用的東西,就離長城不遠了。」瑟曦惡狠狠地瞪著他,好似想將他再閹割一遍。

  「這會不會是個花招?」小指頭問。

  「倘若如此,那實在玩得高明,」瓦里斯說,「連我也上了當。」

  提利昂聽夠了。「只怕小喬要失望了,」他說,「他為藍禮的腦袋準備了那麼鋒利的長槍。總之呢,不管誰下的手,幕後策劃都該是史坦尼斯。事情很明顯,他是得益者。」這實在不是個好消息,他原指望拜拉席恩兄弟血戰一場,兩敗俱傷。肘部從前被流星錘砸中的地方隱隱作痛,每當天氣潮濕,就會這樣犯病。他一邊徒勞地揉搓,一邊問,「藍禮的軍隊呢?」

  「他把大隊步兵留在苦橋。」瓦里斯離開火盆,坐回議事桌邊的座位。「但那些跟隨藍禮大人星夜奔赴風息堡的領主們,大都降旗投靠了史坦尼斯,請注意,這幾乎代表著全南境的騎兵。」

  「我敢打賭,是佛羅倫家帶的頭,」小指頭說。

  瓦里斯皮笑肉不笑地道:「你贏了,大人。率先倒戈的確是艾利斯特伯爵。許多諸侯隨後跟進。」

  「許多,」提利昂強調,「不是全部?」

  「不是全部,」太監確認。「不包括洛拉斯.提利爾,不包括藍道.塔利,也不包括馬圖斯.羅宛。此外,風息堡的守軍沒有投降,科塔奈.龐洛斯爵士以藍禮之名堅守城堡,拒絕相信主君已死。他堅持要親眼目睹遺體方肯打開城門,但藍禮的屍體竟莫名其妙失蹤了,很可能被誰藏了起來。藍禮麾下的騎士約有五分之一跟洛拉斯爵士一同離開,不願效忠史坦尼斯。據說百花騎士一見國王的屍體就發了瘋,盛怒之下連斬三名藍禮的護衛,其中包括埃蒙.庫伊和羅拔.羅伊斯。」

  可惜,他才殺三個就住了手,提利昂心想。

  「洛拉斯爵士應是往苦橋去了,」瓦里斯續道,「他的妹妹──藍禮的王后──還留在那裡。現在的情況是,留在當地的眾多士兵突然失去了國王,不知何去何從。他們所侍奉的領主有不少在風息堡投靠了史坦尼斯。而這些小卒該怎麼走?他們自己也不明白。」

  提利昂傾身向前,「依我看,這正是我們的機會。只需把洛拉斯.提利爾爭取過來,就有機會吸納梅斯.提利爾和高庭的勢力。他們或許暫時傾向史坦尼斯,但不可能喜歡那個人,否則從一開始就追隨他了。」

  「難道他們比較喜歡我們?」瑟曦反問。

  「不大可能,」提利昂說,「很明顯,他們愛戴的是藍禮。但藍禮已死,或許我們能提供一些充分的證據,來顯示喬佛里和史坦尼斯之間的區別……而且要趕快。」

  「你打算提供什麼證據?」

  「金錢證據,」小指頭立即提議。

  瓦里斯嘖嘖兩聲,「親愛的培提爾,你不會以為這些強大的諸侯和高貴的騎士能像市場裡的雞那樣隨意買賣吧。」

  「你最近上市場嗎,瓦里斯大人?」小指頭問,「我敢說,買個諸侯絕對比買隻雞容易。當然了,諸侯的叫聲比雞高傲,而且你要是像商人一樣直接標價做買賣,他們會很反感,但對於到手的禮物……以及榮譽,土地,城堡等等……他們可是卻之不恭。」

  「賄賂或能動搖部分小諸侯,」提利昂道,「但不可能買下整個高庭。」

  「沒錯,」小指頭承認。「關鍵是百花騎士。梅斯.提利爾有三個兒子,而幼子洛拉斯是他的最愛。把他爭取過來,高庭的力量就是你的。」

  不謀而合,提利昂心想。「我認為,已故的藍禮大人給我們好好上了一課,應該像他一樣利用聯姻爭取提利爾的同盟。」

  瓦里斯立刻明白弦外之音,「您要喬佛里國王迎娶瑪格麗.提利爾?」

  「對。」他依稀記得藍禮的年輕王后不過十五六歲……比喬佛里稍大,但也就大幾歲,況且她是那麼美麗迷人。

  「喬佛里已跟珊莎.史塔克訂婚,」瑟曦反對。

  「婚約可以解除。讓國王跟一個已死叛徒的女兒成婚有什麼好處?」

  小指頭發話了:「你可以提醒國王陛下,提利爾家比史塔克家有錢,瑪格麗更是可愛……可愛到能同床共枕了。」

  「沒錯,」提利昂說,「小喬很關心這點。」

  「胡說,我兒子還小,怎會關心這種事?」

  「你以為?」提利昂回敬,「瑟曦呀,他都十三歲了,當年我就是這個年齡結的婚。」

  「你那可笑的故事讓大家集體蒙羞。喬佛里的本質比你高貴得多。」

  「高貴到讓柏洛斯爵士去扒珊莎的衣服?」

  「他在生她的氣。」

  「昨晚廚房小弟把湯灑掉的時候他也很生氣,卻沒有扒光他的衣服。」

  「這不是灑湯的問題──」

  對,是乳房的問題。經過庭院裡發生的那件事,提利昂和瓦里斯商議,或許該安排喬佛里去莎塔雅的妓院走走。希望這孩子嚐過一點甜蜜之後會變得溫和一些,甚至因此心懷感激,諸神保佑,這樣提利昂就能在君主的支持下自由行動。當然,關鍵是保密,難處在於如何將獵狗支開。

  「那條狗老跟在主人腳邊,」他對瓦里斯評述,「但人總要睡覺,也免不了賭博、嫖妓、或酗酒之事。」

  「不用懷疑,獵狗對這些樣樣精通。」

  「你別兜圈子了,」提利昂說,「我的問題是,他何時去做這些事?」

  瓦里斯把一根指頭放在臉頰,神秘地微笑。「大人,疑神疑鬼的人會認為你想趁桑鐸.克里岡不在喬佛里陛下身邊保護的時機,好加害那孩子呢。」

  「你肯定不會誤會,瓦里斯大人,」提利昂說,「啊,我所做的一切不都為了討他喜歡麼?」

  太監答應留心這件事。但眼下戰爭自有其需求,喬佛里的成年禮還得擱一擱。

  「你對自己兒子的瞭解當然比我深,」他勉強自己說出違心之論,「但無論如何,跟提利爾聯姻值得一試,因為這或許是唯一可讓喬佛里活到婚禮當晚的方法。」

  小指頭表示同意:「史塔克家的女孩固然甜蜜,可除了以身相許,對喬佛里一點用也沒有;瑪格麗.提利爾不同,她有五萬大軍和高庭的全部勢力做嫁妝。」

  「此言有理啊。」瓦里斯把一隻柔軟的手搭上太后的袖子。「陛下,您有慈母的胸懷,我也明白國王陛下很愛他的小甜心。但我們這些冒昧為政的人,凡事必須以全國百姓福祉為優先考慮,而暫時擱置自身慾望。依我看呀,這門婚事勢在必行。」

  太后抽開胳膊,擺脫太監的手。「你是女人就不會這麼講了。隨你們怎麼說,大人們,但喬佛里生性驕傲,他決不會滿足於藍禮的殘羹剩飯,決不會答應這門婚事。」

  提利昂聳聳肩,「三年之後陛下成年,到時方可自行理事,在此之前,你是他的攝政,我是他的首相,我們讓他娶誰,他就得娶誰。殘羹剩飯也只能將就將就。」

  瑟曦還在作無謂掙扎:「你們就提親去吧,此事若惹惱小喬,你們就得求諸神保佑了。」

  「很高興大家達成共識,」提利昂說,「那麼,我們之中誰去苦橋呢?我們的價碼得趕在洛拉斯爵士冷靜下來之前傳達給他。」

  「你打算派御前會議的成員去?」

  「我很難指望百花騎士跟波隆或夏嘎打交道,對不?提利爾家一向高傲。」

  姐姐不浪費任何可趁之機,「傑斯林.拜瓦特爵士出生高貴,我們派他去。」

  提利昂搖搖頭,「我們要的不是傳聲筒,派出的使者必須能代表國王和御前會議發言,並把事情迅速辦妥。」

  「首相正是國王的代言人。」燭光在瑟曦眼中如碧綠的野火一樣燃燒,「我們該派你去,提利昂如此便和喬佛里親臨沒有分別。哪裡有更好的人選呢?你說話就跟詹姆使劍一般厲害。」

  你就這麼急著要把我趕出都城,瑟曦?「真是過譽,姐姐,其實依我看,替孩子安排婚事,母親比舅舅合適。況且你有交朋友的天賦,我則望塵莫及。」

  她的眼睛瞇成一線,「小喬身邊需要我。」

  「太后陛下,首相大人,」小指頭說,「國王身邊需要您們兩位,就讓我代您們前去吧。」

  「你?」你從中發現了什麼好處?提利昂尋思。

  「我雖是御前會議的成員,卻非國王的血親,因此當人質價值不大。洛拉斯爵士在朝中時,我跟他還算熟,他沒有理由拒絕我。此外,據我所知,梅斯.提利爾對我也沒有敵意,並且──容我大言不慚地說一句──我對談判之道略通一二。」

  他能說服我們。提利昂不信任培提爾.貝里席,不想讓他離開視線範圍,但他有別的選擇嗎?此事非他自己或小指頭出面不可,而他完全清楚,只要他踏出君臨,不論時間長短,所有的苦心全得半途而廢。

  「此去苦橋路途凶險,」他謹慎地說,「可以肯定,史坦尼斯公爵會放出自己的牧羊犬來接管弟弟手下任性的羔羊。」

  「我不怕牧羊犬,我只在意那群羔羊。當然,衛隊少不了。」

  「我能勻出一百名金袍衛士,」提利昂說。

  「五百。」

  「三百。」

  「三百四十──再加二十名騎士及同等數目的侍從。我得拖上一幫可觀的隊伍,提利爾家才會看重我。」

  相當正確。「同意。」

  「隊伍中必須包括恐怖爵士和流口水爵士,我得將他們送回父親大人身邊,以示善意。派克斯特.雷德溫不僅是梅斯.提利爾的老朋友,本身也很有勢力,我們需要他的支持。」

  「他是個叛徒,」太后回絕,「若不是我拿雷德溫的小崽子威脅他,青亭島早就跟風投靠藍禮了。」

  「藍禮已死,陛下。」小指頭指出,「而史坦尼斯和派克斯特伯爵都不會忘記,當年風息堡之圍,正是雷德溫的艦隊封鎖了海洋。送回他的雙胞胎,我們或能贏得雷德溫的青睞。」

  瑟曦不肯服輸,「異鬼才要他的青睞!我只要他的軍隊和船隻,扣住這對雙胞胎,他才會乖乖聽話。」

  提利昂來打圓場,「那就把霍伯爵士送回去,留下霍拉斯爵士。我想派克斯特伯爵夠聰明,參得透其中意味。」

  這提議無人反對,但小指頭還沒說完,「我們還要馬,強壯迅捷的好馬。一路戰亂頻仍,更換坐騎恐怕很難。此外,必須提供充足的金錢,用於採買我們先前提到的禮物。」

  「要多少拿多少。反正都城若是不保,再多的錢也得教史坦尼斯取走。」

  「最後,我需要一份書面委任狀。這份文件不僅要讓梅斯.提利爾消除對我權限的質疑,更重要的是,賦予我全權談判的權力,由我協商婚約及其相關的一切安排,並以國王之名訂立誓約。這張紙上要有喬佛里和所有重臣的簽名,並蓋上大家的印章。」

  提利昂不安地挪了挪,「一言為定。就這些了吧?我可提醒你,由此到苦橋的路長著呢。」

  「破曉前我就出發。」小指頭起身,「相信回來之時,國王當心存感激,犒勞我英勇地為國效力!」

  瓦里斯咯咯笑道:「咱們喬佛里是個知恩圖報的君王,您就放心地去吧,我英勇的好大人。」

  太后說話直接:「你想要什麼,培提爾?」

  小指頭掛著狡猾的微笑,瞥了提利昂一眼,「讓我好好想想,總會想到的。」他詭詭然鞠了一躬,轉身就走,輕鬆得像出發去逛自家妓院。

  提利昂望向窗外。霧很濃,隔著庭院看不到外牆,一片灰暗之中依稀閃爍著幾點昏黃的光。今日的天氣真不適合出門,他心想,所幸要走的是培提爾.貝里席。

  「開始起草文件吧。瓦里斯大人,派人去取羊皮紙和鵝毛筆,並把喬佛里叫醒。」

  當會議終於結束時,天色依舊晦澀黑暗。瓦里斯獨自匆匆離開,柔軟的拖鞋擦地無聲。蘭尼斯特姐弟在門口逗留了片刻。「你的鏈子打得怎樣,弟弟?」太后一邊問話,普列斯頓爵士一邊將鑲松鼠皮的銀色斗篷繫上她肩膀。

  「一環一環,逐漸增長。我們該感謝諸神,科塔奈.龐洛斯爵士竟如此固執。史坦尼斯是個謹慎的人,風息堡一日不攻下,他決不會北進。」

  「提利昂,儘管我們的意見常常不合,但我想我從前對你的看法似乎有些偏頗。你不像我想的那樣是個蠢蛋,事實上,你幫了我很大的忙。我感謝你,假如從前對你說了什麼難聽的話,請你千萬原諒。」

  「千萬原諒?」他聳聳肩,朝她微笑,「親愛的姐姐,你沒說什麼需要原諒的話呀。」

  「你是指今天吧?」他倆齊聲大笑……隨後瑟曦俯身,在他額頭迅速地輕吻了一下。

  提利昂吃驚得說不出活來,只能眼看著她在普列斯頓爵士的護送下邁步離開大廳。「我瘋了嗎?我姐姐剛才吻了我?」當她離開後,他問波隆。

  「這個吻有那麼甜蜜?」

  「不是甜蜜……而是意外。」瑟曦最近行為古怪,提利昂有些不安。「我在回憶她上次吻我是什麼時候。我想那時我才六七歲吧,還是詹姆挑唆她幹的。」

  「看來你長這麼大,這女人終於發現你的魅力了。」

  「不對,」提利昂說,「不對,這女人在醞釀什麼。趕緊想辦法查出來,波隆,你知道,我最討厭意外。」

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