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九章─艾莉亞



  城堡裡鏗鏘作響,一片混亂。人們站在馬車上,把一桶桶葡萄酒,一袋袋麵粉,以及一捆捆新上羽毛的箭往上搬。鐵匠們則忙著將劍修平整,將鎧甲上的凹痕打掉,並給戰馬和載貨的騾子上蹄鐵。鎧甲扔進沙桶,沿著流石庭院凹凸不平的地面滾動,好將它們摩擦乾淨。威斯手下的女人分到二十件斗篷的縫補任務,還要清洗一百多件。城內,不論貴族還是士兵,都一股腦兒擠進聖堂去祈禱;而在城牆之外,大小帳篷紛紛拆除,侍從們提起水桶,將營火澆滅,士兵們則取出磨石,在上陣之前最後一次仔細磨刀。馬匹嘶鳴喘息,領主發號施令,士兵互相咒罵,營妓爭吵鬥嘴,噪音如同潮汐高漲,達到頂點。

  泰溫.蘭尼斯特公爵終於要出發了。

  亞當.馬爾布蘭爵士最先離城,比別人早一天動身。他生得英姿颯爽,胯下一匹精神抖擻的紅馬,紅銅色的鬃毛與亞當爵士披肩長髮的色調一致,馬飾也染成青銅色,紋飾著燃燒之樹的家徽,以配合騎手的披風。城裡好些女人目送他離開,泣不成聲。威斯說他精於騎術與劍術,是泰溫公爵麾下最厲害的軍官。

  希望他一命嗚呼,艾莉亞一邊看他騎出城門,心裡一邊想。他的部下在他身後排成兩列,魚貫而出。希望他們統統死掉。他們是去跟羅柏打仗,她知道的。最近,艾莉亞四處走動幹活時常聽人們談論,似乎羅柏在西境打了個大勝仗。有人說他燒了蘭尼斯港,有人說他只是打算要燒。有人說他奪下凱岩城,處死了所有居民,又有人說他正在圍攻金牙城,眾說紛紜……但確實有事發生,這點毋庸置疑。

  從早到晚,威斯一直派她奔走送信,有時甚至要她離開城堡,去那泥濘而狂亂的營區。我可以逃跑,看著載貨馬車隆隆駛過身邊,她心想,我可以爬上馬車躲起來,或者混進營妓裡,沒人會阻止我。假如沒有威斯,她大概就這麼做了。可他不止一次地警告他們,誰想從他這兒逃跑,就給誰好看,「我不會揍你,哦,不會,我一根指頭都不會碰你。我只把你關起來,然後交給科霍爾人,對,我要把你留給那個喜歡殘廢人的傢伙。他叫瓦格.赫特,等他回來,便會剁掉你的腳。」或許威斯死了,我就能……艾莉亞心想,但現在還不行。他只需看看你,就能嗅出來你在想什麼,他總這麼說。

  然而威斯根本料不到她識字,因此從不費神封信。於是艾莉亞偷看了所有的內容,卻找不到有用的東西,全是諸如將這輛車送去穀倉,那輛車送去軍械庫之類的蠢笨事。曾有一封信是索要賭債,但收信的騎士不識字,她只好把信的內容說了出來,他一聽出手便打,卻被艾莉亞貓腰躲過,還順手從他馬鞍上抓了一隻鑲銀角杯,拔腿就跑。騎士咆哮著追她,但她身手敏捷,先是從兩輛車之間溜過,接著鑽過一群弓箭手,躍過一個便池。而他穿著鎧甲,根本追不上。當她將角杯交給威斯,他誇獎她,說像她這麼聰明的小黃鼠狼值得獎勵,「我瞅準一隻肥嘟嘟的公雞,今晚就把它弄來當晚飯。我們分了它,我和你,你會喜歡的。」

  不管走到哪裡,她都在尋找賈昆.赫加爾,只想趕在她憎恨的人全部遠離之前,低聲告訴他又一個名字。但在一片雜亂無序中,實在找不著這個羅拉斯傭兵。他還欠她兩條命,她擔心如果他跟別人一樣上了戰場,就再也沒機會兌現了。最後,她鼓起勇氣向一個城門守衛打聽。

  「他是洛奇的人,是嗎?」那人說,「那他不會走。公爵大人己任命亞摩利爵士為赫倫堡代理城主,他手下那幫人全得留在這兒守城。『血戲班』也奉命留下,負責徵收糧秣。嘿,瓦格.赫特那山羊又該氣得啐唾沫罵娘了,他跟洛奇從來不和。」

  但魔山要跟隨泰溫公爵離開,他被任命指揮先鋒部隊,這意味著鄧森,波利佛和拉夫都將從她指間溜走。除非及時找到賈昆,讓他趕在他們離開前殺死其中一個。

  「黃鼠狼,」那天下午,威斯對她說,「去軍械庫找盧坎,萊昂諾爵士練習時崩凹了劍,要換把新的。這是他的憑據。」他遞給她一張四方的單子。「搞快點!他馬上要跟凱馮.蘭尼斯特爵士一起出發。」

  艾莉亞接過單子,跑了出去。軍械庫跟鐵匠房毗鄰,那鐵匠房是一棟長條狀的建築,高高的屋頂,牆裡嵌了二十個火爐,還有長長的石水槽,用來給鋼鐵淬火。她進去時,一半火爐都在運作。牆壁間迴響著鐵錘的敲打聲,發出共鳴。魁梧結實的人們圍著皮裙,俯身站在風箱和鐵砧前,在滯悶的熱氣中揮汗如雨。她斜眼瞥見詹德利,他裸露的胸膛因汗水而顯得光亮平滑,濃密黑髮下的藍眼睛仍有記憶中的固執。都是因為他,他們才全部被抓,艾莉亞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想跟他說話。「哪位是盧坎?」她將紙遞出去。「我要為萊昂諾爵士取一把新劍。」

  「先別管萊昂諾爵士。」詹德利拽著她的手,拉到一旁。「昨晚熱派問我來著,他說當初咱們在莊園牆上並肩作戰時,你是不是喊了『臨冬城萬歲』?」

  「我沒有喊!」

  「可你的確喊過。我也聽見的。」

  「當時每個人都在叫喊,」艾莉亞防禦性地說,「熱派還拚命喊『熱派』呢!至少喊了一百次。」

  「重要的是你喊了什麼。反正我告訴熱派,要他把耳垢清乾淨,你明明喊的是『下地獄』如果他問起你,記得不要說錯話。」

  「好吧,」她說,儘管她覺得『下地獄』喊起來實在很笨,但她不敢向熱派透露自己的真實身份。或許我該把熱派這名字告訴賈昆。

  「我把盧坎找來。」詹德利說。

  盧坎對著那些字跡咕噥了一聲(艾莉亞認為他其實不識字),隨後取下一把沉重的長劍。「那蠢貨不配這把好劍,你告訴他,這是我說的。」他邊說邊把劍遞給她。

  「好的,」她撒謊道。假如她真這麼說,威斯鐵定把她揍得皮開肉綻,盧坎也會親自來教訓她。

  長劍比縫衣針沉重許多,但艾莉亞喜歡它的手感。手中鋼鐵的份量讓她覺得自己再度變得強大。我也許算不上水舞者,但決不是老鼠。老鼠不會用劍,可我會。城門大開,士兵們進進出出,馬車空空地駛進,滿載著出去,吱吱嘎嘎直搖晃。她好想去馬廄,告訴他們萊昂諾爵士要一匹新馬。她手裡有單子,而馬伕和盧坎一樣都不識字。我可以騎馬提劍直接出城。衛兵若是攔我,我就給他們看單子,說我正把東西給萊昂諾爵士送去。可是,她既不知道萊昂諾爵士的長相,也不知道他駐在哪裡。如果他們問她,一定會露餡的,然後威斯……威斯……正當她咬緊嘴唇,努力不去想剁掉雙腳是什麼滋味時,一群穿皮甲戴鐵盔的弓箭手走過來,他們的弓斜挎在肩頭。艾莉亞聽見一些瑣碎的談話。

  「巨人,我告訴你,他從長城外帶來二十尺高的巨人,像狗一樣跟著他。真是可怕,大黑夜的,突然出來襲擊。他根本像狼不像人,史塔克家的人都這樣。」

  「去你的狼和巨人吧,那小兔崽子假如知道我們要來,非嚇得尿褲子不可。他不是個男人,沒膽往赫倫堡來,對不?他往反方向去了,對不?他要是識時務,現在就該夾著尾巴逃跑嘍。」

  「隨你怎麼說,但我覺得那小子知道某些咱們不知道的東西,或許該跑的是我們。」

  沒錯,艾莉亞心想,沒錯,該跑的是你們,還有泰溫公爵,還有魔山,還有亞當爵士,還有亞摩利爵士,還有那個不知是誰的笨蛋萊昂諾爵士,你們最好逃得遠遠的,否則我哥哥一定把你們全殺掉。他是史塔克家的人,像狼不像人,我也是。

  「黃鼠狼。」威斯的聲音像鞭子破空。她根本沒注意他是從哪兒冒出來的,但突然之間就到了跟前。「劍給我!去這麼久!」他從她指間奪過劍,還反手給了她火辣辣的一巴掌。「下次給我快點!」

  片刻之前,她重新變做了一匹狼,但威斯的巴掌又將一切都打消了,只留下嘴裡的血腥味。被打時,她咬到了舌頭。她恨他。

  「怎麼?欠打?」威斯問。「你少給我裝出這副傲慢無禮的樣子!不然少不了你的!去,去釀酒房告訴特佛貝利,我這兒有兩打木桶給他,但要他自己派小子們來拿,不然我就給別人了。」艾莉亞轉身離開,威斯嫌她不夠快。「今晚還想不想吃飯?給我跑!」他大聲喊,先前許諾的肥雞忘得一乾二淨。「這次不許遊蕩,否則瞧我怎麼揍你!」

  你不會,艾莉亞心想,你再也不會了。但她還是奔跑起來。北方的古老諸神指引著她的腳步。去釀酒房的半路上,當她從連接寡婦塔和焚王塔的石拱橋下經過時,聽見刺耳的嚎笑。羅爾傑跟另外三人從拐角轉出來,他們胸前都縫有亞摩利爵士的獅身蠍尾獸徽章。他一見她,便止了步,朝她咧嘴笑,用來掩蓋臉上空洞的護鼻底下,露出滿口彎曲棕黃的牙齒。

  「尤倫的小騷貨,」他叫她。「這下我們終於明白那黑衣雜種幹嘛帶你去長城了,對不對?」他大笑起來,其他人也跟著一起笑。「你那根棍子呢?」羅爾傑突然問,笑容剎時消失,「記得我說過要拿它活活幹死你。」他走近一步。艾莉亞慢慢後退。「我沒鏈子拴著,你這小王八蛋就嚇破了膽,對嗎?」

  「我救了你的命。」她努力跟他們保持距離,準備在他出手抓她之前逃走,迅如蛇。

  「哦,為表示感謝我該多幹你一次。說,尤倫是幹你下面,還是喜歡你緊繃繃的小屁眼?」

  「我在找賈昆,」她說,「有口信給他。」

  羅爾傑突然頓住。他眼中……該不會他害怕賈昆.赫加爾吧?「在澡堂!別擋道!」

  艾莉亞趕緊轉身跑開,疾如鹿,她的雙腳掠過鵝卵石面,一路朝澡堂飛奔。賈昆泡在浴盆裡,女僕從他頭上衝淋熱水,蒸汽在周圍升騰。他一邊紅一邊白的長髮披散在肩,濕漉而沉重。她躡手躡腳走上前,靜如影,但他還是睜開了眼睛。

  「女孩像小老鼠一樣偷偷摸摸,但某人還是聽見了,」他說。他怎麼能聽見呢?她疑惑地想,而他似乎連思想都聽得到。「對某人而言,皮革摩擦石頭就跟吹號一般響亮。聰明的女孩不穿鞋。」

  「我有個口信。」艾莉亞遲疑地看了看女僕,她似乎不打算迴避。於是她俯身靠過去,嘴巴湊著他的耳朵。「威斯,」她輕聲說。

  賈昆.赫加爾的眼睛再度合上,他懶洋洋地泡在水裡,似乎快睡著了。「告訴大人,某人隨叫隨到。」他的手突然一抖,把熱水朝她潑來,艾莉亞趕緊跳開,才沒淋成落湯雞。

  接著她把威斯的話告訴特佛貝利,釀酒師氣得破口大罵:「你去告訴威斯,我的小子們都不是閒人,你告訴他,告訴這個滿臉癤子的混蛋,七層地獄結冰之前,他別想再喝我一杯麥酒。一個小時之內,他不把木桶送來,我就報告泰溫大人,等著瞧吧!」

  當然,艾莉亞回報時省略了「滿臉癤子」這部分,但威斯依舊氣得發瘋。他怒氣沖沖,罵罵咧咧,但最終還是找來六個人,嘟嘟囔囔地命他們把桶送去釀酒房。

  當天的晚飯是加了洋蔥和胡蘿蔔的稀麥粥,還有一塊不太新鮮的黑麵包。有個女人被叫去和威斯上床,所以多得了一塊成熟的藍奶酪和一隻雞翅──從威斯早上提到的那隻雞上撕下來的。其餘部分他一人獨享,油脂閃著光亮,流淌過他嘴角化膿的癤子。雞快吃完時,他才從盤子裡抬頭,發現艾莉亞正盯著他看。「黃鼠狼,過來。」

  一條雞腿上還連著幾口焦黑的肉。原來他忘了,到現在才想起來,艾莉亞心想,也許她不該叫賈昆殺他。她難過地離開板凳,朝桌子前方走去。

  「你在看我,我看見了。」威斯在她衣服前襟擦擦手指,然後一手掐住她脖子,一手扇了她一巴掌。「我跟你是怎麼說的?」他反手又是一巴掌。「不許東張西望!否則我摳你眼睛出來餵母狗!」她被推倒在地,倒下時衣服邊緣掛住木凳裂縫上的釘子,勾破了。「不把它補好,今晚你就別睡!」威斯宣佈,一邊扯下最後一點雞肉。吃得精光之後,他響亮地吮吸手指,並把骨頭丟給他那條醜陋的斑點狗。

  「威斯,」那天晚上,艾莉亞一邊俯身補裙子,一邊低聲說。「鄧森,波利佛,『甜嘴』拉夫,」骨針縫過褪色的羊毛布一次,她就唸出一個名字。「記事本和獵狗。格雷果爵,亞摩利爵士,伊林爵士,馬林爵士,喬佛里國王,瑟曦太后。」她不知威斯還會在她的禱詞裡停留多久,真希望明天一早醒來,他已經死去,她想啊想,最後昏沉睡去。

  一切照舊,第二天將她喚醒的仍是威斯的靴子尖。吃燕麥餅早餐時,他告訴他們,泰溫公爵的主力部隊將在今天出發。「千萬別以為蘭尼斯特大人離開後,你們就可以輕鬆,」他警告。「我保證,城堡不會變小,只有做事的人在變少。我要讓你們這群懶蟲瞭解什麼是真正的工作,走著瞧吧。」

  你才不會,艾莉亞邊掰燕麥餅邊想。威斯朝她皺皺眉,彷彿嗅到她的秘密,嚇得她趕緊低下視線,盯著自己的食物,再也不敢抬頭。

  當淡淡的曙光射進庭院時,泰溫.蘭尼斯特公爵離開了赫倫堡。艾莉亞爬到號哭塔上一個拱窗邊觀察。他的戰馬披一襲猩紅的釉彩鱗片甲,戴著鍍金的護頸和頭套,泰溫公爵自己則身披一件厚重的貂皮斗篷。他的弟弟凱文爵士騎在他身旁,同樣雍容華貴。四個掌旗官走在他們前面,高舉深紅大旗,怒吼雄獅迎風招展。蘭尼斯特兄弟之後,跟著領主和軍官們,旗幟飛揚,炫麗多彩:有紅色的公牛,金色的山峰,紫色的獨角獸和矮腳公雞,斑紋野豬和獾,銀色的雪韶和五彩藝人,以及星星,太陽,孔雀,黑豹,尖角,匕首,黑色的兜帽,藍色的甲蟲和綠色的箭只。

  格雷果.克里岡爵士走在最後,他身穿灰色的鋼鎧甲,騎著跟他一樣壞脾氣的馬。波利佛騎在他旁邊,手擎黑狗旗幟,頭戴詹德利的角盔。他是個高個兒,但走在主人的陰影裡,看上去卻像個半大孩子。

  艾莉亞眼看著他們從赫倫堡巨大的鐵閘門下列隊走出,一陣顫慄爬上背脊。突然間,她明白自己犯了個天大的錯誤。我真笨,她想,威斯算什麼?齊斯威克算什麼?

  這些人才是重要人物,我該把他們殺掉才對。昨晚若不是威斯打她,騙她烤雞的事,使她氣暈了頭,她本該向賈昆耳語他們中任何一個的名字。泰溫公爵,我幹嘛不說泰溫公爵?

  改變主意或許還不晚!威斯還沒死!如果她找到賈昆,告訴他。艾莉亞放下手中的工作,沿著彎曲的樓梯,飛奔而下。她一邊跑一邊聽見鐵鏈嘩嘩作響,閘門緩緩放下,底部的尖刺插入地面……最後是一聲尖叫,充滿痛苦,充滿恐懼。

  十幾個人比她先趕到現場,但誰都不敢靠近。艾莉亞在人群中蠕動,鑽到前面。

  只見威斯蜷在鵝卵石地上,喉嚨血肉模糊,眼睛則往上翻,目瞪口呆地盯著一片灰色的雲。他那條醜陋的斑點母狗正在他胸口舔食從脖子裡湧出的血,不時還從死者臉上撕下一口肉來。

  眼看威斯的耳朵就要不保,終於有人拿來一把十字弓,射死了母狗。

  「可惡的東西,」她聽見有人說,「他從小把它養大的。」

  「這地方受了詛咒,」拿十字弓的人說。

  「是赫倫的鬼魂幹的!是的!」埃瑪貝爾太太說。「我發誓再也不在這兒睡了!一晚也不行!」

  艾莉亞將視線從死人和死狗上抬開,只見賈昆.赫加爾靠在號哭塔的牆上。他看見她,便把手搭在臉頰,兩根指頭若無其事地伸出來。

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