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九章─丹妮莉絲



  丹妮滿心期待,以為不朽之殿會是光輝之城裡最為光輝的建築,沒想到走出輿車,看到的卻是一座古老的灰色廢墟。

  大殿長而低矮,沒有塔樓和窗戶,像一條巨大的石蛇盤繞在黑樹皮的林中。林中樹木長著深藍的葉子,魁爾斯人稱為「夜影之水」的魔法飲料正是用它們製成。附近沒有其他建築。黑瓦覆蓋著大殿屋頂,其中許多已墜落或破損,石塊間的灰泥也大都乾燥碎裂。她終於明白札羅.贊旺.達梭斯為何稱它為塵埃之殿,甚至連卓耿也不安起來。黑龍嘶嘶吶喊,煙霧從利齒間滲出。

  「吾血之血,」喬戈用多斯拉克語說,「這是個邪惡的地方,鬼魂和巫魔在此出沒。它吸掉了明媚的朝陽,在它吸掉我們之前,快快離開吧。」

  喬拉.莫爾蒙爵士走上前。「他們住在這種地方,能有什麼力量?」

  「聽從那些最愛你的人兒,聽從他們睿智的語言哪,」札羅.贊旺.達梭斯在輿車裡懶洋洋地說。「男巫是一群難以相處的怪物,他們從塵土和陰影中攝取養分。他們能給您的只有虛無,因為他們一無所有。」

  阿戈一隻手搭上亞拉克彎刀。「卡麗熙,據說進入塵埃之殿的人很多,卻沒有幾個能出來。」

  「對,」喬戈贊同。

  「我們是汝血之血,」阿戈說,「發誓與您同生共死,並肩作戰,保護您免於危難。請讓我們跟您一起進入這黑暗的地方。」

  「有些地方,即使卡奧也必須獨自去闖。」丹妮說。

  「那就帶上我,」喬拉爵士勸道,「不要太冒險──」

  「丹妮莉絲女王必須獨入,只此一途。」男巫俳雅.菩厲從林中走出。他一直在那兒嗎?丹妮疑惑地想。「此刻她若轉身,智慧之門將永遠向她關閉。」

  「此刻我的豪華遊艇還在等待,」札羅.贊旺.達梭斯高呼,「放棄愚行吧,最最固執的女王。我的笛手將用美妙絕倫的音樂撫平您煩躁不安的靈魂,我那歌聲婉轉的小歌手,她的嗓音將令您嘆息,把您融化。」

  喬拉.莫爾蒙爵士酸酸地瞪了巨商一眼。「陛下,別忘了彌麗.馬茲.篤爾。」

  「我不會忘,」丹妮說,她突然下定了決心。「我記得她有智慧。而她本人只是個小小的巫魔女。」

  俳雅.菩厲淡淡一笑。「這孩子說話如老嫗一般睿智。來,挽住我的手,讓我為您帶路。」

  「我不是孩子。」但丹妮還是挽住了他的手。

  黑樹林比她想像中更黑暗,路也比她想像中更漫長。大路從街道直通宮殿大門,但俳雅.菩厲很快走上岔道,她詢問緣故,男巫道:「前門之路有進無出。注意聽我說話,女王陛下。不朽之殿非為凡人所建。若您珍惜靈魂,請謹遵吾言,格外小心。」

  「我會照你的話做,」丹妮承諾。

  「您進去之後,將發現房裡有四道門,除了進口,還有另外三扇。請走右邊,每次都選右邊第一扇門。遇到樓梯,就往上爬,決不向下,也決不要走右邊第一扇門之外其他的門。」

  「走右邊的門,」丹妮重複。「我明白了。當我離開時,就反其道而行之?」

  「萬萬不可,」俳雅.菩厲說。「來去相同,總是向上,永遠走右邊的門。其他的門或許會自動開放,您將看到許多攪亂思緒的事物:有的美麗,有的可怕,有的驚奇,有的恐怖。種種圖像和聲音,或存在於過去,或尚未到來,甚或不會發生。您經過時,房間的主人和僕從會跟您說話,您可以回答,也可以不予理睬,一切悉聽尊便,但到達覲見室之前,決不能進入任何房間。」

  「我明白了。」

  「當您最後來到不朽者的房間,請千萬保持耐心。我們短暫的生命對他們而言如飛蛾撲翅一般渺小。您只需仔細傾聽,將每個字銘記在心。」

  於是他們來到門前──那是一張橢圓的大嘴,嵌在一堵人臉形狀的牆上──一位丹妮畢生所見最矮的侏儒正等在門口,身高還不到她的膝蓋,臉皺巴巴地擠成一團,鼻子則高得出奇。他穿著紫藍相間的華麗服飾,粉紅小手中托著一個銀盤,上面放了一隻細長的水晶杯,內盛濃稠的藍液。這便是夜影之水,男巫的美酒。「喝吧,」俳雅雅.菩厲催促。「我的嘴唇會變藍嗎?」

  「一杯只會使您耳聰目明,如此方能感受展現在前的真理與智慧。」

  丹妮舉杯至唇。呷第一口的滋味就像混合墨汁的腐肉,噁心無比,但當她吞嚥而下,它卻在她體內活動起來。一絲絲捲鬚在胸中擴散,彷彿烈焰纏繞心臟,舌尖則油然而生蜂蜜、茴香和奶油的味道,既像母親的乳汁和卓戈的精液,也像鮮紅的肉、溫熱的血和熔化的金。它嚐起來有她所知的一切滋味,卻又非其中任何一種……隨後杯子就空了。

  「您可以進去了,」男巫說。丹妮將杯子放回僕人的托盤,走了進去。

  她發現自己進入一間石廳,四面牆上各有一扇門。她毫不猶豫地踏進右邊的門。第二個房間和第一個房間完全相同。她再次選擇右邊的門,推開後,看見的是又一間四扇門的石室。我身處巫術之中。

  第四個房間不是方形,而是橢圓形,牆壁也不再是石頭,而是蟲蛀的木板。它有六個出口而不只四個。丹妮照舊選了最右邊那個,進入一條長而昏暗的走廊。天花板很高,右邊是一排冒煙燃燒的火炬,發出橙色的光芒,但所有的門都在左邊。卓耿展開寬闊的黑翼,扇動陳腐的空氣。它飛了二十尺,突然「砰」的一聲,狼狽地栽下來。丹妮大步跟在後面。

  腳下發霉的地毯曾經華美艷麗,織物上的金紋裝飾隱約可見,在暗淡的灰色與斑駁的綠色之間斷續地閃爍光芒。這殘破的地毯吸收了她的腳步聲,卻不能屏蔽其他聲音。丹妮聽到牆內有響動,那是一種細小而忙亂的抓刨,讓她想到了老鼠。卓耿也聽見了,它的腦袋跟著聲音轉動,當聲音停止,便發出惱怒的尖叫。更令人不安的聲音從一些緊閉的門後傳出,其中一扇被撞得搖晃,彷彿有人要破門而出,另一扇後面傳來刺耳的笛聲,龍一聽之下便瘋狂地搖尾巴。丹妮趕緊快跑。

  並非所有的門都關著。我不看,丹妮告訴自己,但誘惑實在強烈。

  在一個房間,有位美女展開四肢,赤裸裸躺在地上。四個小人趴在她身上,他們有老鼠一樣的尖臉和粉紅小手,跟夜影之水的僕人一樣。其中一個在她股間抽送,另一個在摧殘她的胸部,把乳頭放進潮濕紅潤的嘴裡撕扯咀嚼。

  再往前,她見到一場死屍的盛宴。參與者都是遭到殘忍屠殺後的屍體,它們東倒西歪地趴在傾倒的椅子和劈爛的高架桌邊,躺在一灘灘正在凝結的血液中。有人斷手斷腳,有人失去頭顱。無主的手掌緊握著血淋淋的杯子、木勺、烤鴨和麵包。上方的王座坐著一個狼頭死人,戴一頂鐵冠,握一條羊腿,好似國王握著權杖。他的眼神緊隨丹妮,彷彿在無聲地控訴。

  她從他面前逃開,隨即在下一扇門前停步。我認得這扇門,她心想。她記得那些雕刻著栩栩如生的動物臉龐的巨大木樑,還有窗外那棵檸檬樹!眼前的景象令她既嚮往又心痛。這是那棟紅漆大門的房子,是她在布拉佛斯的家。這時,老威廉爵士倚著枴杖沉重地走出來。

  「小公主,您回來了啊,」他的聲音沙啞而慈藹,「過來,」他說,「到我這裡來,我的小姐,您到家了,安全了。」

  他皺巴巴的大手朝她伸來,如舊皮革一般柔軟,丹妮想抓住它,握緊它,親吻它,彷彿那是她一生中最大的願望。於是她緩緩向前挪去,接著突然想到:他死了,他死了,親切而魁梧的老人,他很早以前就死了。她往後退卻,趕緊跑開。

  長廊一直往前延伸、延伸,左邊是無窮無盡的門,右邊只有火炬。她不知跑過多少門,其中有的關閉有的開啟,有木門也有鐵門,有的門雕刻精細,有的則很普通,有的門帶把手,有的則是鎖或門環。卓耿用翅膀抽打她的背,催促她前進。丹妮一直奔跑,直到喘不過氣來,最後,一對巨大的青銅門出現在左邊,比其他所有門都宏偉。隨著她走近,門自動打開,她不由得駐足觀看。門內是她這輩子所見最大的石殿,高牆上掛著眾多死龍的頭顱,冷冷地俯瞰下方。一位華服老者坐在一個高聳而多刺的王座上,眼神暗淡,頭髮銀灰。

  「讓我君臨焦黑骨骸和烤熟血肉,」他對下面一個男人說,「讓我成為灰燼之王。」卓耿尖聲嘶叫,爪子嵌入絲綢和肌膚,但王座上的國王充耳不聞,於是丹妮繼續前進。

  當她再次停下,第一個念頭是:那是韋賽里斯!但仔細一看,卻發現不是。那人有哥哥的頭髮,卻比哥哥高大,眼睛靛藍,而非淡紫。「就叫他伊耿,」他對大木床上正為新生嬰兒哺乳的女人說。「對君王而言,這不是最好的名字嗎?」

  「你會為他寫一首歌?」女人問。

  「他已經有了一首歌,」男人答。「他就是預言中的王子,他的歌便是冰與火之歌。」他邊說邊抬起頭,視線與丹妮交匯,彷彿看到了門外的她。「還有一個,」他說,她不知他是對她還是對床上的女人講話,「龍有三個頭。」他走到窗邊座位,拿起一把豎琴,用手指輕輕撥弄銀弦。憂鬱而甜美的音樂充滿房間,男人、妻子和嬰兒如晨霧一般消退。樂聲徘徊,催促她趕緊離開。

  好似又走了一個鐘頭,長廊終於到了盡頭,眼前是一道陡峭的石梯,向下直通黑暗。丹妮回望身後,每一扇門,不論開著還是關閉,都在她的左邊。同時,她驚恐地意識到,火炬正依次熄滅。只剩二十支在燃燒。最多三十支。就在觀望期間,又有一支熄滅。無聲無息的黑暗,沿著長廊步步進逼。她凝神傾聽,似乎還有別的東西拖著沉重的步伐,沿著褪色的地毯,緩緩走來。她心中充滿恐懼。她不能回頭,留在這裡危機四伏,可要如何前進呢?右邊沒有門,樓梯則往下,不是往上。

  她站著思考,又一支火炬熄滅,模糊的腳步聲也越來越大。卓耿伸長蛇一樣的脖子,張嘴尖叫,煙霧從齒間升起。它也聽到了。丹妮再次探察右邊空白的牆壁,依舊一無所獲。會不會有扇暗門,或是一扇我看不見的隱形門?又一支火炬熄滅。又一支。右邊第一扇門,他說永遠走右邊第一扇門。右邊第一扇門……她突然想到……就是左邊最後一扇門!

  她猛撞進去。門內又是一間四扇門的小屋。她走右邊的門,右邊,右邊,右邊,右邊,右邊,右邊,直到頭暈眼花,氣喘吁吁。

  當她再次停下,發現自己身處一間陰濕的石室……對面有扇橢圓的門,狀如張開的嘴,俳雅.菩厲站在門外樹蔭下的草地。「這麼快就跟不朽者談完了?」他看到她,難以置信地問。

  「這麼快?」她疑惑地說。「我走了好幾個小時,卻沒找到他們。」

  「您肯定拐錯了彎。過來,讓我給您帶路。」俳雅.菩厲伸出手。

  丹妮猶豫了。她右邊有扇門,緊緊關閉……「那條路不對,」俳雅.菩厲堅定地說,藍嘴唇呈現嚴肅的否定。「注意,不朽者不會永遠等待。」

  「不,我們短暫的生命對他們而言如飛蛾撲翅一般渺小。」丹妮想起來。

  「頑固的孩子,你會迷路的,再也走不出來。」

  她離他而去,走向右邊。

  「不,」俳雅尖叫。「不,過來,到我這裡,到我這裡裡裡裡裡──」他的臉向內塌陷,逐漸變成蒼白的蛆。

  丹妮拋開他,進入一個樓梯井,開始攀爬。不久後,腿酸疼起來,她隨即想到,不朽之殿似乎沒有塔樓。

  樓梯終於到頭,右邊半敞著一排寬大的木門。它們由黑檀木和魚梁木製成,黑白相間的紋理扭曲盤旋,構成奇特的圖案。它們很美,但不知為何又有些恐怖。我是真龍傳人,丹妮對自己說,她乞求戰士賜予她勇氣,乞求多斯拉克馬神給她力量,隨後逼自己邁步向前。

  門後是個大廳,裡面有群衣著華麗的巫師。他們有的穿著白貂皮,紅寶石色的天鵝絨及金布製成的奢華長袍;有的套著鑲嵌寶石的精緻鎧甲;有的戴著綴滿星星的高尖帽。他們之中也有女性,服飾美麗異常。一束束陽光斜射進玻璃彩窗,廳內演奏著世間最美妙的音樂,連空氣也彷彿因之活潑。

  一個貌似國王的華袍男子站起身來,朝丹妮微微一笑。「坦格利安家族的丹妮莉絲,歡迎歡迎,請過來參加永恆之宴,我們便是魁爾斯的不朽者。」

  「我們等了你很久,」他身邊的女人說,她穿著玫瑰紅與銀色的衣服,按魁爾斯風俗裸露的一側胸脯完美無瑕。

  「我們知道你會來,」巫師之王道,「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知曉,一直等到現在。彗星是我們送出的指引。」

  「我們將知識與你分享,」一個穿著閃亮祖母綠鎧甲的戰士說,「教你使用魔法的武器。來吧,快過來吧,你通過了所有測試,只需和我們一起歡宴,無數疑問終將解答。」

  她前跨一步。卓耿從肩上躍起,飛到黑檀木和魚梁木的門頂,開始嚙咬雕刻。

  「淘氣的傢伙,」一個英俊的年輕人笑道,「要我教你神秘的龍語嗎?過來,快過來。」

  懷疑攫住了她。大門如此沉重,丹妮費盡全力,才將其推動半分。門後隱藏著另一扇門。陳舊灰暗的木門,裂痕斑斑,普通平凡……卻位於她的右邊。巫師們用比歌唱更甜美的聲音召喚她,但她離開他們。卓耿飛回她身邊,他們通過窄門,進入一間沉浸在黑暗中的屋子。

  一張長石桌填滿了房間,上面懸浮著一顆人類的心臟,腐爛腫脹,顏色瘀青,但仍然是活的。它在跳動,每跳一下都發出一種深沉的顫音,散射一波深藍的光芒。圍在桌邊的身形不過是些藍色的影。丹妮走向桌子末端的空椅,期間他們沒有動,沒有說話,也沒有轉頭。除了那顆腐爛心臟在緩慢低沉地跳動,房裡沒有別的聲音。

  ……龍之母……

  一個聲音響起,半是低語半是呻吟。

  ……之母……之母……之母……

  陰暗中泛起一片回音。有男音,有女音,甚至有一個童聲。懸浮的心臟繼續跳動,時而發出微光,時而一片黑暗。在如此詭異的氣氛下,她很難鼓起講話的心思,只得勉強背誦操練的詞句:「我乃坦格利安家族的風暴降生的丹妮莉絲,維斯特洛七大王國的女王。」他們聽得見嗎?他們為什麼不動?丹妮坐下來,雙手疊放膝蓋。「請給予我忠告,用你們征服死亡的智慧來教誨我吧。」

  透過昏暗的藍光,她辨出右邊一位不朽者枯瘦的身影。這是位極老的老人,滿臉皺紋,沒有頭髮,皮肉是一種飽滿的藍紫色,嘴唇和指甲則更藍,近乎於黑。他連眼白都是藍色,這雙眼睛直勾勾地瞪著桌子對面一位老婦,卻好像視而不見。老婦蒼白的絲袍已和軀體爛在一起,一側萎縮的胸脯仍按魁爾斯風俗赤裸,露出一個尖尖的藍乳頭,如皮革般堅硬。

  她沒有呼吸!丹妮傾聽著一片靜寂。他們都沒有呼吸,不會移動,目不視物。難道不朽者死光了?

  一個比老鼠鬍鬚還細的聲音輕輕作答。

  ……我們活著……活著……活著─

  無數低語在回應。

  ……我們無所不知……不知……不知……不知……

  「我來尋求真理,」丹妮說。「在長廊裡,我看到的景象……是真實還是虛幻?是過去還是未來?它們究竟意味著什麼?」

  影中之影……明日之形……啜飲冰之杯……啜飲火之杯……龍之母……三之子……

  「三?」她不明白。

  ……龍有三個頭……

  幽靈般的和聲在她腦海裡迴響,卻沒有一片嘴唇在動,也沒有一絲呼吸攪動靜止的藍空氣。

  ……龍之母……風暴降生……

  低語變成迴環的歌詠。

  ……命中注定你將燃起三團火焰……一團為生,一團為死,一團為愛……

  她自己的心跳不知不覺與面前懸浮的藍色腐心的律動趨向吻合。

  ……命中注定你將騎乘三匹坐騎……一匹床笫,一匹恐怖,一匹為愛……

  他們的嗓門越來越響,她的心跳卻越來越慢,甚至她的呼吸。

  ……命中注定你將經歷三次背叛……一次為血,一次為財,一次為愛……

  「我不……」她的聲音幾乎成了細語,和他們先前的話語一樣微弱。我怎麼了?「我不明白,」她說,聲音終於大了一點。為什麼在這裡說話如此困難?「幫幫我。告訴我。」

  ……幫幫她……

  低語聲嘲弄道。

  ……告訴她……

  接著,靛藍色的顫影在黑暗中出現。韋賽里斯痛苦地嘶喊,熔化的黃金順著臉頰流淌,填滿他的嘴。一個古銅色皮膚、銀金色頭髮的高大英雄站在奔馬旗下,背後是燃燒的城市。紅寶石般的血滴從瀕死王子的胸口噴出,他跪倒在水中,用最後一口氣呢喃出一個女子的名字。

  ……龍之母,死亡之女……

  紅色的劍如夕陽一般耀眼,舉在一位沒有影子的藍眼國王手中。人群圍著旗桿上飄揚的布龍歡鬧。石巨獸從一座冒煙的塔上展翅騰飛,噴出陰影之火。

  ……龍之母,謊言殺手……

  她的銀馬踏過草原,來到一條黝黑的小溪,上方是星之大海。一具屍體站立船首,僵死的臉上有一雙閃閃發光的眼睛,灰色的嘴唇悲傷地微笑。冰牆的裂縫開出一朵碧藍的玫瑰,散發出無比甜美的氣息。

  ……龍之母,烈火新娘……

  影像出現得越來越快,一個緊接著一個,彷彿空氣有了生命。影子在帳篷裡盤旋跳舞,飄逸不定,可怖駭人。一個小女孩光腳奔向一座紅門的大宅。彌麗.馬茲.篤爾在火焰中尖叫,一條龍從她額頭進出。銀馬拖著一具血淋淋的赤裸男屍,在崎嶇的地面彈跳。一頭白獅在比人高的草叢中奔跑。聖母山下,一行赤裸的老嫗從太湖中走出,顫抖著跪在她面前,低下灰色的頭顱。一萬名奴隸高舉血手,她騎在銀馬上,風一般飛馳而過。

  「母親!」他們高喊,「母親!母親!」

  他們擠到她身邊,觸摸她,拉她的披風和裙邊,拉她的腳、她的腿、她的胸。他們愛她,他們要她,他們需要火和生命,於是丹妮喘著氣張開雙臂將自己交出……就在此刻,一對黑色的翅膀突然猛拍她的腦袋,一聲憤怒的尖叫劃破靛藍的空氣,影像即刻全部消散,退遁無形。丹妮的喘息變成了驚恐。

  不朽者們環繞在她周圍,如藍色的寒影,一邊輕聲低語,一邊向她靠近,用冰冷瘀癟的手拉扯、撫摩、拖拽她的衣服,觸摸她的身體,手指纏繞她的頭髮。她四肢的力量一齊消失,動彈不得,甚至連心臟也停止了跳動。她感到一隻手伸上她赤裸的乳房,揉擰著乳頭。牙齒壓上她柔軟的咽喉。一張嘴襲向她的眼睛,又舔,又吸,又咬……隨後,靛藍變成橙紅,低語化為尖叫。她的心怦怦飛跳,抓她的手腳陡然消失,一股熱氣沖刷肌膚。突如其來的強光令丹妮瞇起眼睛。只見龍在上方,展開翅膀,撕扯那顆可怕的黑心臟,將腐肉撕成條條碎片。它的頭猛地前伸,嘴裡噴出火焰,明亮而熾熱。她聽見不朽者燃燒時發出的尖叫,他們用早已消失的語言呼喊,尖細的高音如薄紙一般。他們的血肉像羊皮紙一樣碎裂,骨頭如浸泡在油脂中的枯木。他們手舞足蹈,被火焰吞噬;他們跌跌撞撞,翻騰扭轉,高舉燃燒的手,指頭像火炬一樣明亮。

  丹妮站起身來,從他們中間穿過。他們輕如氣體,不過是些空殼,一觸即散。她走到門口,整個屋子成了一片火海。「卓耿。」她喊,他穿過火焰,朝她飛來。

  門外是一條漫長而幽暗的通道,在她面前蜿蜒伸展,唯一的光源是身後閃爍不定的橙色火光。丹妮起步奔跑,尋找出口,右邊,左邊,任何一扇門都可以,但什麼也沒有,只有不斷彎曲的石牆。腳下的地板彷彿也在緩緩移動翻滾,想要將她困住。她穩住情緒,拚命地跑,突然一扇門出現在前方,好似張開的嘴巴。

  她跌入陽光中,明亮的光線令她步履蹣跚。俳雅.菩厲正用某種未知的語言嘰哩呱啦,雙腳輪換著跳來跳去。丹妮回頭一看,煙霧如藤蔓一樣從塵埃之殿古老的石牆縫隙中和黑瓦屋頂上滲出。

  俳雅一邊嚎叫咒罵,一邊抽出匕首朝她撲來,但卓耿躍到他臉上,接著她聽見喬戈的皮鞭「劈啪」一響──真是世上最悅耳的聲音。匕首飛出,轉瞬間,拉卡洛將俳雅打倒在地。喬拉.莫爾蒙爵士跪在涼爽的青草地上,環住她的肩膀。

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