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一章─席恩



  前一秒還在熟睡,突然之間,他驚醒過來。

  凱拉依偎在身旁,一隻手輕擱在他體側,乳房緊貼他的背脊,均勻而柔順地呼吸。罩在他們身上的被褥凌亂不整。現在是深夜,臥室漆黑一片,沉寂無聲。

  怎麼了?我聽見了什麼?難道有什麼人?

  晚風在窄窗上微聲嘆氣。從遠處,某個角落,他聽到貓咪激動的叫聲。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睡吧,葛雷喬伊,他告訴自己。城堡如此寧靜,你還派出了守衛不是?在臥室門外,在城門邊,在軍械庫都有人值班呢。

  也許是剛做了什麼噩夢,然而現在卻想不起來。凱拉讓他精疲力盡。被席恩招來之前,她是個從未踏進城堡半步的十八歲少女,一輩子都在避冬市鎮仰望臨冬城的高聳牆壘。她又濕又軟又飢渴,活像頭黃鼠狼。不可否認的是,在艾德.史塔克公爵的臥床上操粗鄙的酒館妓女實在別有一番情趣。

  席恩滑開她手臂的摟抱,下床之時,凱拉發出幾聲睡意惺忪的呢喃。壁爐裡幾點餘燼在燃燒。威克斯睡在床腳地板上,裹著自己的斗篷,一動也不動。一片寂靜。

  席恩走到窗邊,把高處的窄窗一扇扇打開。夜晚伸出冰涼的手指,使他不禁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他傾身靠近石窗台,望向外面黑暗的塔樓,空曠的廣場,烏黑的天空和那數到一百歲也算不清的無垠繁星。半個月亮從鐘樓後面爬上來,玻璃花園的頂棚反射它的光芒。沒有警報,沒有話語,就連一兩聲腳步都聽不到。

  一切正常,葛雷喬伊。你難道覺察不出四周的寧靜?還是及時行樂吧。用不到三十個人,你拿下了臨冬城堡,這將是被永遠歌頌的豐功偉績。於是席恩返回床邊,決定把凱拉翻過來,再幹一次,以此驅散那些無謂的幻影。她的喘息和嬌笑是對這片寂靜最好的回應。

  他忽然停住。早已習慣冰原狼嗥叫的他,對此幾乎充耳不聞……然而體內的某個部分,某種獵人的本能提醒他,這聲音消失了。

  把門的是烏茲,一個身負圓盾的強壯男子。「狼怎麼安靜了下來?」席恩對他說,「去看看他們在幹什麼,然後立刻回報。」想到冰原狼可能逃跑,他就覺得渾身不適。他還記得那天在狼林,當野人們攻擊布蘭時,夏天和灰風將他們活活撕成了碎片。

  他用腳尖踢醒威克斯,男孩坐起身來,直揉眼睛。「去,看看布蘭.史塔克和他小弟還在不在床上,跑快點。」

  「大人?」凱拉睏倦地叫喚。

  「繼續睡吧,不關你的事。」席恩給自己滿上一杯葡萄酒,灌下去。他一直在傾聽,滿心希望能聽見一聲狼嗥。人手太少了,他酸酸地想,我只有這幾個手下,如果阿莎還不來……威克斯飛快返回,頭搖得像撥浪鼓。席恩破口咒罵,揀起之前因急著上凱拉而扔了一地的衣服褲子。他在外衣外罩上一件鑲鐵釘的皮背心,並把長劍和匕首拴在腰際。頭髮亂得像草叢,但和令他恐懼的大麻煩相比,這反而無關緊要。

  這時烏茲也回報:「狼全部失蹤。」

  像艾德公爵一樣冷靜沉著,席恩提醒自己。「把城堡裡的人都叫起來,」他說,「趕進院子,所有人都不准缺席,我們立刻檢查。告訴羅倫,盤查各處城門。威克斯,跟我來。」

  他不知斯提吉此刻抵達深林堡沒有。此人雖不像他自稱的那樣精於騎術──鐵民之中無人擅長鞍馬之道──但算時間也夠了。阿莎應該在路上。假使她知道我丟了兩個史塔克……其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布蘭的臥室空無一人,下方瑞肯的臥室亦房門大開。席恩不禁咒罵自己。早該派人看住他們,我卻鬼迷心竅,認為巡邏城牆和保護城門比看守兩個小孩──其中一個還是殘廢──重要得多。

  外面傳來嗚咽聲,城堡的居民們正被硬生生從床上拖起,驅趕到廣場。我會讓他們哭個痛快!我待他們多麼親切,他們回報我的卻是如此。他兩個手下為著侵犯獸舍小妹的緣故,被他鞭打得血肉橫飛,這不足以展示他的公正無私麼?然而,他們卻把這次強暴,還有旁的所有事,統統歸咎於他,真是太不公平!密肯是自己多嘴多舌才送命的,就和本福德一樣。至於柴爾,他總得奉獻點什麼給淹神啊,他的人都看著呢。「我對你並無惡意,」他們把修士扔進中庭的水井之前,他開口道,「只是你和你的神已不能在此容身。」本以為其他人會心存感激,為著他不肯波及他們的緣故,然而事實卻大相逕庭。真不知有多少人參與了這次的脫逃密謀。

  烏茲和黑羅倫一道返回。「獵人門出事了,」羅倫道,「您最好去看看。」

  為方便出行,獵人門開在獸舍和廚房旁邊,直通田野和森林,往來不必經過避冬市鎮,是打獵的專用出口。「那兒歸誰守衛?」席恩質問。

  「鄧蘭和斜眼。」

  鄧蘭是對帕拉動手動腳的兩人之一。「倘若他們竟把倆小孩放跑了,這回別想背上脫層皮就了事,我起誓。」

  「沒必要。」黑羅倫簡略答道。

  的確。他們發現斜眼面朝下漂浮在護城河中,內臟在身後遊蕩,活像一窩蒼白的蛇。鄧蘭半裸身子倒在城門樓裡專用來操縱吊橋的暖和房間。從左耳到右耳,他的咽喉被劃開一道巨大的口子。他身穿一件粗糙外衣,遮住背上未癒的鞭傷,但靴子散亂在草蓆,馬褲也褪到腳底。門邊的小桌放著奶酪和喝乾的酒瓶,以及兩隻杯子。

  席恩拿起一隻,嗅嗅底部殘餘的酒液。「負責巡城的是斜眼,對不?」

  「對,」羅倫道。

  席恩揚手將杯子擲進壁爐。「鄧蘭這白癡一定是拉下馬褲想插女人的時候,反被那女人給插了。依這裡的狀況看,凶器是切奶酪的刀。來人,找桿槍,把另一個白癡給我從河裡釣出來。」

  另一個白癡的情形比鄧蘭糟糕得多。黑羅倫將他拖出河面,大家當下發現此人一隻手臂從肘部齊齊扭斷,半邊頸項不見蹤影,原本是肚臍和私處的地方只剩一個黑窟窿。羅倫叉他上岸,長槍貫穿肚腸,臭氣熏天。

  「冰原狼的傑作,」席恩道,「兩匹一起上,應該是。」他滿心作嘔,便走回吊橋。臨冬城有兩道花崗岩厚牆,一條寬闊的護城河橫亙其間。外牆八十尺高,內牆高度超過百尺。由於人手不足,席恩只好放棄外層防線,僅把守衛安置在更高的內牆上。在城堡隨時可能變亂的情況下,他可不敢冒險,把有限的兵力放在護城河的另一邊。

  至少有兩個人參加此次行動,他認定。一邊由女人勾引鄧蘭,另一位則釋放冰原狼。

  席恩要根火把,領部下循階梯登上城牆,然後放低火炬,掃視前方,尋找……就在那裡,城牆內部,兩個城齒之間的寬闊垛口上。「血跡,」他宣佈,「沒擦乾淨。據我推測,那女人殺了鄧蘭後立即放下吊橋。這時斜眼聽見鎖鏈的叮噹聲,走過來查看,然後送了命。接著他們把屍體從這個城垛推下護城河,以防其他哨兵發現。」

  烏茲順著城牆看。「可下一座守衛塔離得不遠啊。上面的火把還在燒──」

  「有火把,但沒守衛,」席恩暴躁地說。「臨冬城的守衛塔比我的人還多。」

  「大門有四個守衛,」黑羅倫道,「巡城的加上斜眼共有六人。」

  烏茲說:「他怎不吹號角──」

  老天,我手下淨是些白癡。「試想想,換你在這兒,會怎麼做,烏茲?外面又黑又冷,而你巡邏了好幾個鐘頭,只盼早點下哨。這時只聽一聲異樣的響動,於是你走向城門,突然,樓梯盡頭有兩雙眼睛,火光下閃著綠光和金光。兩個陰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下來。你看見利齒的寒光,放低長矛,接著便被「砰」地撞倒。他們撕開你的肚腹,像咬棉花一樣咬開皮甲。」他用力一推烏茲。「你頭朝下倒在地上,內臟流得到處都是,還被一匹狼咬著脖子。」席恩勒住對方骨瘦如柴的頸項,收攏指頭,冷笑道,「你倒是告訴我,像這樣要怎麼吹你媽的號?」他粗暴地推開烏茲,使他踉蹌著絆倒在城齒上,不住揉搓咽喉。進城那天我早該把這兩匹野東西除掉,他惱怒地想,我見過他們殺人,明知他們有多危險。

  「必須把他們抓回來,」黑羅倫說。

  「天黑時辦不到。」席恩無法想像在暗夜裡追逐冰原狼:自以為是獵人,卻成了獵物。「我們等天亮。在此之前,我有話要對我忠順的臣民們講。」

  他下到院子,男人、女人和兒童都被驅趕到牆邊,擠成一團,惶恐不安。很多人來不及穿戴:有的僅用毛毯裹住身子,更有的裸著軀體,只胡亂披件斗篷或睡袍。十幾個鐵民包圍他們,一手執火炬一手拿武器。狂風呼嘯,忽隱忽現的橘紅亮光映在鋼鐵的頭盔、濃密的鬍鬚和無情的眼珠上。席恩在囚徒之前走來走去,審視他們的面容。在他眼中,每個人都是叛徒。

  「丟了幾個?」

  「六個。」臭佬踏步走到他背後,渾身散發著肥皂的味道,長髮在風中飛舞。「包括兩名史塔克,澤地男孩和他姐姐,馬房裡那個白癡,還有你的女野人。」

  果然是歐莎。他看見二隻杯子時就懷疑她了。我該多個心眼,不應盲目相信她。她和阿莎一樣詭計多端,她們連名字也這麼像。

  馬廄清點過嗎?

  「阿加說馬一匹不少。」

  「小舞也在欄裡?」

  「小舞?」臭佬皺眉,「阿加只說所有的馬都還在。惟有那個白癡丟了。」

  那麼,他們是徒步前進。這是他醒來之後最好的消息。無疑,布蘭被裝在阿多背上的籃子裡;歐莎得去背瑞肯──僅靠他幼小的腿腳可走不了多遠。這下席恩確信他們還在掌中。

  「布蘭和瑞肯逃跑了,」他對城裡的人大聲宣佈,掃視他們的眼睛。「有誰知道他們去了哪兒?」無人應答。
  「他們不可能獨立逃走,」席恩續道,「沒食物,沒衣服,沒武器,他們是逃不了的。」他早已搜光臨冬城裡的每一把劍、每一隻斧,但肯定有人藏匿武器。「我會查出誰幫助過他們。我也會查出睜隻眼閉隻眼的人。」只有風聲。

  「當晨光初露,我就出發把他們抓回來。」他的拇指勾住劍柄。「我需要獵手。誰想要塊上好的狼皮過冬?蓋奇?」每次他打獵歸來,大廚總是興高采烈歡迎他,瞧瞧他有沒有帶什麼野味獵獲,然而現在卻一言不發。席恩回頭繼續踱步,一邊想從人們臉龐巡視出一點蛛絲馬跡。

  「荒山野嶺那不是跛子待的地方。想想瑞肯,半大小孩,怎麼能撐下去?奶媽,你說他現在該有多害怕。」老婦人在他耳邊嘮嘮叨叨了十年,給他講過無數的故事,但而今她只朝他打呵欠,似乎根本不認得他。

  「我本可以把你們這些男人全殺光,然後把你們女人送給我的士兵享用,但我沒有,我反而極力保護你們。你們就這樣來感謝我麼?」從前教他騎馬的喬賽斯,教他馴狗的法蘭,成為他第一次的芭絲──釀酒師傅的老婆……人人都避開他的目光。他們恨我,他終於意識到。

  臭佬靠過來。「剝了他們的皮,」他力促,厚厚的嘴唇閃著寒光。「波頓老爺常說:裸體的人少有秘密,但被剝皮的人沒有秘密。」

  席恩知道,剝皮人是波頓家族的紋章;遠古時代,他們家族的族長們甚至拿敵人的皮來作披風。無數的史塔克以這樣的方式慘死。暴行大概在千年之前得以終止,那個時候波頓家族最終臣服於臨冬城。話雖如此,但古道不死,我的人民不也一樣。

  「只要我還在臨冬城主政一天,就不允許北境發生剝皮這樣的慘事。」席恩朗聲道。在你們和他的怪癖之間,我是唯一的屏障啊,他直想大叫。他無法炫耀,只希望有人夠聰明,趕快汲取教訓,明白事理。

  城牆邊緣,天空漸漸變成灰色。黎明不遠了。「喬賽斯,給笑星上鞍,為你自己也準備一匹馬。穆齊,加斯,麻臉提姆,你們也一同出發。」穆齊和加斯是城堡裡最好的獵人,而提姆則精於箭術。「阿加,紅鼻,葛馬,臭佬,威克斯,他們也來。」他需要自己的人擔任後衛。「法蘭,我需要獵狗,你來指揮它們。」

  頭髮灰白的馴獸長抱起手臂。「憑什麼要我去追捕我真正的主人,憑什麼要我去抓幾個孩子?」

  席恩走近他。「因為現在我才是你真正的主人,也只有我能保護帕拉。」

  法蘭眼中的挑釁逐漸消散。「是的,大人。」

  席恩踱回去,一邊仔細盤算。「魯溫師傅,」他宣佈。

  「我對捕獵之道一竅不通。」

  沒錯,但我不放心把你留在城裡。「你早該學學。」

  「也帶我去。我想要那張狼皮斗篷。」一個男孩走上前,他年紀比布蘭還小。席恩想了半天才憶起他是誰。「以前我常打獵,」瓦德.佛雷說,「我打過紅鹿和麇鹿,甚至獵過野豬呢。」

  他表哥嘲笑道:「他是和他爸爸一起去的,他們甚至連野豬的面也沒讓他見著。」

  席恩懷疑地看著男孩。「想來就來,但要是跟不上,別以為我會過來哄你。」他轉向黑羅倫。「我不在時,臨冬城由你負責。假如我們沒有返回,你可以機動行事。」你們這些操他媽的混蛋就祈禱我得勝歸來吧。

  當第一縷蒼白曙光掠過鐘樓頂時,人們在獵人門前集合完畢,呼吸在清晨的寒氣中結霜。葛馬裝備一柄長斧,長柄足以使他在狼近身前加以打擊,而沉重的斧刃能將狼一擊斃命。阿加戴上擴脛鐵甲。臭佬提著一桿獵豬矛以及一口裝得滿滿的洗衣婦用的袋子,天知道裡面是什麼。席恩則帶上了他的長弓──別的他不需要。曾經,他用一隻飛箭救過布蘭的命,他不希望用另一隻箭做相反的事,然而真到情非得已的關頭,他另無選擇。

  十一個男人,二個小孩和十二隻狗一同越過護城河。外牆之外,軟泥地上的蹤跡清晰可辨:狼的爪印,阿多沉重的步履,還有兩個黎德留下的較淺足跡。及至走到林邊,碎石和沉積的落葉使追蹤變得困難,這時便輪到法蘭的紅母狗用鼻子上場了,它果然沒有令他失望。其他獵狗緊跟在後,又嗅又吠,一對龐大的獒犬則擔任後衛。他們的體型和兇猛在對付冰原狼時可以派用場。

  他起初猜想歐莎會帶他們南下去找羅德利克爵士,然而眼前的蹤跡卻是向著西北,一直深入狼林。席恩對此深感憂懼。假如史塔克們徑直投向深林堡,真不啻於莫大的諷刺──他們會正好落入阿莎手中。與其那樣,我寧可讓他們死,他苦澀地想,被當成暴君總比被看作蠢蛋好。

  縷縷蒼白的迷霧在林木間穿梭。這裡的哨兵樹和士卒松比城裡的粗厚,四季常青的森林是世上最黑最暗的地方。地面崎嶇不平,散落的松針遮住柔軟的草皮,使得行馬變得危機四伏,他們不得不放慢速度。但再怎麼說,不會比肩馱殘廢的男子走得慢,比個瘦骨嶙峋、背負四歲小孩的潑婦也要快。他告訴自己千萬耐心,日落之前,一定能追上。

  他們追到一條峽谷的邊緣,魯溫師傅策馬跑近。「迄今為止,這場獵捕和林間放馬沒兩樣,大人。」

  席恩微笑道:「的確很相似。但不同在於,獵捕要以鮮血來劃上句號。」

  「非得如此嗎?他們逃跑是件蠢事,但您就不能發發慈悲?我們追蹤的可都是您的養兄弟呀。」

  「除了羅柏,沒有史塔克以兄弟之禮待我。只是對我而言,布蘭和瑞肯活著比死了有用。」

  「黎德們不也如此?卡林灣就在澤地邊緣,霍蘭大人如果有心,滿可以奇襲您叔叔,但只要您握有他的繼承人,他只能按兵不動。」

  席恩沒想到這一點。事實上,除了瞄過梅拉一兩眼,懷疑她到底是不是處女以外,他根本沒把泥人們當回事。「也許你說得對。如果事態允許,我就饒過他們。」

  「我希望您也饒過阿多吧。這孩子是個老實人,您也知道,他只是照著別人的命令行事。想想他為您餵過多少次馬,洗過多少次鞍,擦過多少次甲吧!」

  阿多對他而言無足輕重。「他肯束手就擒,就讓他活命。」席恩抬起一根指頭。

  「別為那野人求情,否則我讓你和她一起死。她對我發過誓,卻棄如草芥。」

  學士低下頭顱。「我不會為背誓者辯解。您看著辦吧。我很感激您的慈悲。」

  慈悲,看著魯溫走回隊列,席恩靜靜地想:這是個無情的陷阱,給得太多他們說你軟弱無能,給得太少你便成了殘暴野獸。不過他心裡也明白,學士剛才的諫言確是忠告。父親滿腦子只想打仗征服,但如果守不住,打下一片江山又有什麼意義呢?而單憑武力和恐怖是做不到這點的。可惜奈德.史塔克把他的女兒都帶去了南方──否則席恩任娶一個,便足以把自己和臨冬城牢牢拴在一起。珊莎是個可愛的小東西,現在也該成熟到能上床了吧。但她偏偏在千里之外,身處蘭尼斯特掌中。真遺憾哪。

  越往深處,森林愈加濃密。松樹和哨兵樹讓位給龐然而黑暗的橡木。糾結的山楂叢隱蔽了危險的溝渠和小溪。多石起伏的小丘一座連著一座。他們經過一間佃農的茅屋,荒廢已久,雜草叢生,圍繞著一條滿滿的水溝,靜止的水流像鋼鐵一般放出灰光。此時狗們突然狂吠起來,席恩確信亡命者們已近在咫尺。他一踢笑星,快馬加鞭,但走近之後發現的卻是一隻幼鹿的屍骸……業已支離破碎。

  他下馬細看。鹿剛死不久,明顯看出是狼幹的。獵狗們急切地在它四周嗅聞,一隻獒犬則把頭直接埋進死鹿屍首,大快朵頤,直到法蘭吼著把它趕走。這動物根本沒被切割,席恩尋思,狼吃過,但人沒有。就算歐莎不敢冒險生火,也該割走幾塊肉啊,沒道理把上好的食物扔在這裡腐爛。「法蘭,你確定我們跟對了?」他詢問,「有沒可能你的狗追逐的是別的狼?」

  「我的母狗很清楚夏天和毛毛的味道。」

  「希望如此。姑且信你。」

  快一個小時之後,追蹤者們跟隨痕跡下到一個斜坡,朝一條因最近的雨水而氾濫泥濘的小溪奔去。就在溪邊,獵狗失去了線索。法蘭和威克斯帶它們涉過溪流,無功而返,狗們則在對岸茫然無措地上下遊蕩,嗅來聞去。「他們到過這裡,大人,但我不知道他們接下來去了哪兒,」馴獸長說。

  席恩下馬,跪在溪邊,伸出手沾了點水。溪流冰涼。「他們不可能長久地待在裡面,」他說。「帶一半的狗去下游,我去上──」

  威克斯突然響亮地拍掌。

  「怎麼了?」席恩道。

  啞巴男孩伸手指點。

  水邊的土地濕潤而泥濘。狼的足跡清晰可辨。「爪印,是的。所以?」

  威克斯把腳陷進泥土,左右扭轉靴子,挖出一個深溝。

  喬賽斯明白過來。「阿多是個大塊頭,在泥地裡定會留下深深的腳印,」他說。

  「尤其他還負著孩子。但這裡所有腳印都是我們自己的。您瞧瞧。」

  席恩大吃一驚,旋即發現對方所言非虛。兩匹狼是獨自走進了褐色的氾濫溪流。「歐莎一定老遠便掉轉了方向,很有可能,在那匹鹿之前便與狼分道揚鑣。她讓狼照原路前進,好誘我們繼續追趕。」他在他的獵人面前踱步。「假若你兩個膽敢騙我──」

  「一路上沒有別的蹤跡,大人,我發誓,」加斯辯解。「況且冰原狼決不可能離開孩子,至少不會離開太久。」

  這倒不假,席恩想,夏天和毛毛狗應是出去捕獵,飽餐之後便會回到布蘭和瑞肯身邊。「加斯,穆齊,你們帶四條狗折回原路。阿加,你盯住他們,以防他們耍花樣。法蘭和我繼續追蹤冰原狼。大家有所發現便吹一聲號。倘若直接見到那兩隻野獸,就吹兩聲。只需盯住他倆,定能找到他們的主人。」

  他帶上威克斯、佛雷家的小孩及「紅鼻」加尼往上游搜查。他和威克斯在一邊,紅鼻和瓦德.佛雷在對岸,雙方各帶一對獵狗,因為狼在兩岸都可能出沒。席恩刻意搜尋足印、痕跡,斷裂枝條等等,企圖通過線索來揭示狼從何處離水上岸。他輕易發現公鹿、麇鹿和獾的足跡。威克斯嚇跑一隻飲水的狐狸,瓦德追逐草叢中三隻奔逃的兔子,努力想射一隻。他們看見大熊在一棵高大白樺的樹皮上留下的爪印。偏偏冰原狼的痕跡半點也無。

  繼續前進,席恩鼓勵自己,過了這棵橡樹,爬上那道緩坡,通過前面溪流的彎道,我們一定能發現些什麼。他一直這麼克制自己,走了許久,終於明白是該回頭的時候了。不斷加劇的焦慮在腹中噬啃。日近中午,他扭轉笑星的馬頭,戀戀不捨地轉了幾圈,旋即放棄追蹤。

  歐莎和那兩個小壞蛋不知想出什麼法子,始終能在他面前躲來躲去。可是,這不可能啊,他們是步行,何況還有殘廢和幼童。然而他每多浪費一個鐘頭,對方逃脫的機率就越大。若是給他們找到村莊……北方人不會拒絕奈德.史塔克的兒子,羅柏的兄弟。他們會送馬,送食物,更有人會為保護少主這樣的榮譽而戰。甚至整個該死的北地都會團結在他們周圍,重整旗鼓。

  夠了,狼只是去了下游,他緊抓這個念頭不放。紅母狗會嗅出他們離水登陸的地點,我們很快便能找到他們。

  但當他們與法蘭的團隊重新會合,席恩只消看馴獸長一眼,便知他的希望已徹底粉碎。「這些臭狗該拿去餵熊,」他惱怒地說,「如果我有熊的話。」

  「不是它們的錯。」法蘭在一隻獒犬和他心愛的紅母狗之間跪下,手放在他們身上。「流水無法留存氣息,大人。」

  「狼總得在什麼地方上岸吧。」

  「這當然。要麼在上游要麼在下游。我們只要繼續搜,一定能發現,現在的問題是,走哪邊?」

  「從沒聽說狼能逆流跑幾里路的。」臭佬道。「人還行,當走投無路時,或許能行。狼怎麼成?」

  話雖這麼說,席恩還是懷疑。這兩隻野獸決不等同一般的狼。當初就該剝下這挨千刀的怪物的皮。

  同樣的故事在他們與加斯、穆齊和阿加會合時再度上演。兩個獵人把到臨冬城的路折回了一半,卻絲毫沒有發現史塔克們離開冰原狼獨自行動的跡象。法蘭的狗變得和主人一樣深感挫折,孤注一擲地在樹林和岩石間聞嗅,不時還暴躁地互相撕咬。

  席恩不能接受失敗。「我們回溪邊,再搜一次,這一次盡可能擴大搜索範圍。」

  「找不到的啦,」佛雷家的男孩突然開口。「只要吃青蛙的還跟著他們就找不到。泥人都鬼鬼祟祟,他們不像正派人一樣光明正大的打,而是躲在暗處,施放塗毒的箭矢。你看不到他,可他看得到你。追他們進沼澤的人沒一個回來過。他們的房子會動,就連他們的城堡灰水望也會動。」他緊張兮兮地瞥瞥四周密密匝匝的林木草叢。「搞不好他們正在附近,聽我們說話呢。」

  法蘭以大笑來表示他的感受。「只要是這片林裡的東西,我的狗沒有嗅不出來的,連你剛才放的屁也不例外,臭小子。」

  「吃青蛙的身上的體味和人不一樣,」佛雷堅持。「他們帶著沼澤的臭氣,就像青蛙一樣,混合了樹木和泥水的味道。他們腋下長的不是毛,是青苔,餓的時候,可以不吃東西,只吞泥巴過活,甚至能在泥水底下呼吸呢!」

  按捺不住的席恩剛想痛斥對方這堆奶媽講的鬼話,魯溫學士卻插進來:「歷史上,綠先知們曾作過巨大努力來引水入頸澤,從此以後,澤地人和森林之子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或許他們確然從中獲得秘密的知識。」

  剎那間,整個樹林似乎突然黯淡了幾分,就如浮雲遮日。不懂事的孩子亂講一通是一回事,但知識淵博的學士說的話份量不同。「我只關心奈德之子布蘭與瑞肯,」席恩說。「回溪邊去。立即出發。」

  ──開始誰也沒動,他以為人們會抗命,但北方人的責任感最後佔了上風。雖然勉強,大家還是沉悶地跟上。佛雷家的小孩變得和他剛才追逐的兔子一般神經質。席恩把人員分散到兩岸,順流而下。他們騎行無數里,放慢速度,仔細搜查,每遇危險地段便下來牽馬過去,然後繼續搜尋,每個樹叢都讓那群「該拿去餵熊」的獵狗嗅聞探察。有個地方,倒塌的大樹堵塞流水,追獵的人們不得不繞過一泓極深的綠池塘,可如果說冰原狼也做了同樣的事,他們卻沒有留下任何腳印或痕跡。看來,這倆野東西一直在游泳。等抓到他們,我讓他們游個夠,非把他們一起獻給淹神不可!

  林間逐漸黑暗,席恩.葛雷喬伊明白自己被打敗了。不管是澤地人使用了森林之子的魔法,還是歐莎施展出某種野人的伎倆,總之他是失敗了。他逼迫人們在暮色裡繼續前進,當最後一絲陽光也消逝無蹤後,喬賽斯終於鼓起勇氣開口:「這不會有結果,大人。我們只會扭到馬,摔斷腿。」

  「喬賽斯說得沒錯,」魯溫學士道。「僅憑幾根火把在森林裡搜尋猶如大海撈針,毫無意義。」

  席恩覺出喉頭膽汁的苦味,胃裡則彷彿有一窩毒蛇在纏繞扭打。就這麼兩手空空地折回臨冬城,那他以後乾脆換身小丑服和尖帽子得了──整個北境都會把他當成笑柄。如果父親知道了,如果阿莎……「王子殿下。」臭佬催馬靠近。「或許史塔克根本就沒走這條路。換作我的話,不用說,會往東北,去投靠安伯家。大家都知道,他們對史塔克是很賣命的。然而他們的領地離此很遠,這些孩子會先就近避避風頭。或許我知道他們在哪兒。」

  席恩懷疑地看著他,「說。」

  「您知道那座老磨坊嗎,就是孤零零地立在橡樹河邊的那座?當我身為俘虜被帶回臨冬城的途中,曾在那裡稍事停留。磨坊主的老婆賣乾草給我們餵馬,押解我的老騎士還逗她的小孩呢。說不定史塔克就藏在那兒。」

  席恩知道那磨坊,甚至還和磨坊主的老婆做過一兩次。那裡沒什麼特別,她也無甚特長。「為什麼在那裡?這磨坊周圍有十幾個村子和莊園。」

  那雙淡色的眼睛裡閃動著幾分揶揄。「您問為什麼?這並不重要。他們就是在哪兒。我有預感。」

  席恩受夠了對方兜圈子式的回答。他這雙唇還真像兩條火熱交配的蠕蟲。「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有什麼敢瞞著我的──」

  「王子殿下?」臭佬翻身下馬,並示意席恩也照辦。兩人都下馬後,他打開從臨冬城背來的布口袋。「您看看。」

  天色已暗,什麼也看不清。席恩不耐煩地把手伸進口袋,在柔軟的獸皮和粗糙的羊毛之間摸索。一根尖刺戳痛了他,他合攏指頭,手中之物冰涼又堅硬。原來是一枚狼頭胸針,由白銀和黑玉製成。他忽然明白過來,不禁握緊拳頭。「葛馬,」他叫道,一邊揣測誰可信賴。一個都不行。「阿加,紅鼻,跟我們走。其他人帶上獵狗自行返回臨冬城。用不著你們了,我已知道布蘭和瑞肯的所在。」

  「席恩王子,」魯溫學士懇求,「您可還記得您的承諾?發發慈悲,您答應過。」

  「慈悲是早上的事。」席恩說。被懼怕總比受嘲笑好。「現在他們惹怒了我。」

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