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章─艾莉亞



  他們黎明即起,經過森林、果園和平整的農地,穿越小村落、擁擠市鎮,以及建築堅固的莊園,趕路直到黃昏。入夜之後,他們紮營休息,就著「紅劍」的光進餐。成年人輪班值守。透過樹林,艾莉亞常瞥見其他旅人的營火晃動。夜間的營火似乎越來越多,白天裡國王大道上的人潮也日漸洶湧。

  不分晝夜,人們源源不絕地出現,有老有少,有大有小,有赤腳的女孩,還有懷抱嬰兒的婦人。有人駕著馬車,或是坐在牛拉的板車上顛簸行進,但更多的人騎乘動物:犁馬、小馬、騾子或驢子,只要能走能跑能打滾的都行。有個女人牽著一頭奶牛,並把她的小女兒放在牛背上。艾莉亞看見一位鐵匠推著輪車,車上裝了他的全套工具:鐵錘、火鉗,甚至還有鐵砧。沒過多久,她又見另一人推著輪車經過,不過躺在裡面的卻是兩個用毛毯包裹的小嬰兒。多數人徒步,肩膀扛著家當,臉上掛著疲憊而警戒的神情。他們都向南去,朝著君臨的方向,只有極少數人願意跟北上的尤倫一行搭兩句話。她不知為何無人與他們同路。

  旅人們多少都帶著武器,匕首、短刀、鐮刀和斧頭,艾莉亞時而還看到有人配劍。還有的人把樹枝削成棍棒,或做成粗手杖。他們經過時,這些人往往會摸著武器,把視線停留在馬車上,但最終還是相安無事。馬車上的東西再好,一次對付三十個人還是不好辦。

  用你的眼睛看,西利歐說過,用你的耳朵聽。

  某天,一個瘋女人在路邊對他們尖叫:「笨蛋!他們會把你們殺光的!笨蛋!」她瘦得像稻草杆,眼神空洞,雙腳染血。

  翌日清晨,有個油腔滑調的商人騎著一匹灰母馬,在尤倫面前停下,表示願用四分之一的價值買下馬車和上面所有的貨品。「我說朋友啊,外面在打仗,他們搶了你東西可是不會給錢的,還不如把東西賣給我。」尤倫扭扭他的駝肩膀,別過頭去,啐了一口。

  同一天,艾莉亞發現路邊有個小土堆,專用來埋葬小孩,這是他們上路以來見到的第一座墳墓。軟泥堆上放了一顆水晶,羅米本想據為己有,但大牛要他別打攪死人。再往前走十里,普雷德發現了一整排新挖的墳墓。從那之後,他們每天都會發現新墳。

  有天夜裡,艾莉亞突然驚醒,只覺一種莫名的恐懼。頭頂,「紅劍」與千顆繁星裝飾著夜空。她雖聽得見尤倫沉悶的打呼,營火的嗶啪,甚至遠處驢子的騷動,卻覺得夜晚奇特地寧靜,彷彿全世界都屏住了氣息。這種靜謐使她禁不住發抖,抓緊縫衣針,她才繼續睡去。

  第二天早上,普雷德沒有醒來,艾莉亞方才明白,昨晚沒聽見的是他的咳嗽。於是他們也挖了個墳,把這位傭兵埋在他昨晚入睡的地方。入土之前,尤倫先把他身上值錢的東西都扒了下來。有人要了他的靴子,有人拿了匕首,鎧甲和頭盔也各歸新主。尤倫特地把他的長劍交給大牛,對他說:「看你這雙胳膊,大概可以學學用這個。」有個叫塔柏的男孩在普雷德的屍體上灑了把種子,這裡以後便會長出一棵橡樹,標記他葬身之地。

  當天傍晚,他們在村莊稍事休息,住進一個外牆爬滿長春藤的旅店。尤倫數數錢包裡的銅板,決定讓他們吃一頓熱餐。「咱們還是老規矩,晚上睡外面;不過這兒有間澡堂,你們要是想抹點肥皂洗個熱水澡,就自己動手。」

  雖然艾莉亞全身又酸又臭,味道跟尤倫一樣難聞,她卻不敢去洗。唉,住在她衣服裡的好些東西可是從跳蚤窩一路跟著她呢,現在把它們淹死太也說不過去。塔柏、熱派和大牛加入到排隊洗澡的行列,他們在澡堂前停下來,其他人則全部擠進旅店大廳。尤倫還叫羅米拿了幾大杯酒給那三個死囚,他們手腳上銬,被拴在車後面。

  之後,洗澡和沒洗澡的人都湊在一起吃熱騰騰的豬肉派和烤蘋果,旅店老闆還額外請大家喝了一杯啤酒。「我有個弟弟也穿了黑衣,不過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他本是個跑堂小弟,聰明得很哪,可惜有天他被人瞧見從大人桌上偷胡椒。唉,他就喜歡那味道,也就偷了那麼一小撮,但瑪律寇爵士是個嚴厲的人。你們長城那兒可有胡椒?」看尤倫搖頭,老闆便嘆氣,「可惜了,林克就好這口。」

  艾莉亞一匙一匙地吃著熱烘烘的派,不時小口啜飲杯中的啤酒。記得父親以前偶爾會讓他們喝一杯啤酒,珊莎喝了每次都會扮鬼臉,說葡萄酒比這好多了,但艾莉亞挺喜歡啤酒的味道。想到珊莎和父親,她又難過起來

  旅店裡都是往南走的人,大家一聽說尤倫他們朝北去,頓時不屑之聲四起。「走不出幾步你就會回頭,」老闆發誓,「往北是不成的,田野給燒了大半,留下來的人全躲在莊園裡。無法無天的傢伙早上剛走一茬,晚上就又來一批。」

  「對咱們都沒差,」尤倫倔強地強調,「管他徒利還是蘭尼斯特,跟守夜人都沒關係。」

  徒利大人是我外公啊,艾莉亞想。對她來說當然有關係,但她咬緊嘴唇,繼續默默靜聽。

  「不只徒利和蘭尼斯特,」店主人說,「還有打明月山脈來的野蠻人,你倒是去跟他們說說理看。史塔克家的人也有分,聽說他們的年輕主子來了,就那短命首相的兒子……」

  艾莉亞坐直身子,豎耳傾聽。他說的該不會是羅柏吧?

  「我聽說那小子騎著狼打仗咧!」有個手拿酒杯的黃髮男子接口。

  「鬼扯。」尤倫啐了一口。

  「那個人可是親眼看見的,他跟我發誓,那匹狼大得跟馬一樣。」

  「哈德,發誓頂屁用!」店老闆說,「你成天發誓要還錢,老子可連半個銅板都沒見著咧!」大廳裡眾人哄笑一團,黃髮男子的臉全紅了。

  「這年頭,連狼都不好過,」一個臉色蠟黃,身上綠披風沾滿旅途風塵的男子發話,「神眼湖那一帶啊,狼群的膽子大得跟什麼似的,管他牛、羊還是狗,見了就殺,連人都不怕。晚上若是進到林子裡,可會送命哦!」

  「哎,還不都是道聽塗說?是真的才有鬼!」

  「我表妹也跟我說有這麼回事,她可不是亂說閒話的主兒。」一名老婦人說,「她說有這麼一大群狼,總共幾百隻,通通都是殺人魔鬼,領頭的是隻母狼,簡直就像是從第七層地獄裡來的怪物!」

  母狼?艾莉亞晃著啤酒,滿腹思量。神眼湖離三叉戟河近嗎?她真希望自己有張地圖。她就是在三叉戟河附近放走娜梅莉亞的。她並不想這麼做,但喬里說別無選擇,假如帶著小狼一起回去,她便會因咬傷喬佛里而被殺,即使喬佛里被咬是活該也一樣。他們大聲叫罵了好半天,還扔了石頭,最後是艾莉亞親自丟中她,冰原狼才不再尾隨。她現在大概不認得我了吧?艾莉亞心想,就算認得,也一定會恨我的。

  穿綠披風的男人接著說:「我還聽說啊,有次這隻母老虎走進一個村莊……那天正好趕集,到處都是人,我告訴你,它就這麼大搖大擺地走進去,一口把個嬰兒從他母親懷裡叼走。這事後來給慕頓大人知道了,他們父子幾人發誓要宰了它,於是帶著一群獵狼犬,一路追到母狼的窩,結果咧,一夥人差點全部送命,那群狗一隻都沒回來,一隻都沒有。」

  「那只是謠言!」艾莉亞脫口而出,根本來不及阻止自己,「狼才不吃小嬰兒!」

  「你懂個屁啊,小子?」穿綠披風的人說。

  她還沒想到如何回答,尤倫已經抓住她的手,「這小鬼醉啦,就這麼回事!」

  「我才沒喝醉,他們不吃小嬰兒……」

  「小鬼,出去……你給我乖乖待在外面,直到學會大人說話的時候閉上嘴巴,」他用力把她朝通往馬廄的邊門推,「快給我出去!順便提醒馬房小弟餵咱們的馬兒喝水!」

  艾莉亞渾身僵硬地走出去,氣得要命。「他們不吃小嬰兒!」她喃喃自語,邊走邊踢石子,石子滾到馬車下停住。

  「小子,」一個友善的聲音傳來,「可愛的小子。」

  是被銬住的人中的一個在對她說話。艾莉亞小心翼翼地朝馬車走去,一手按上縫衣針的劍柄。

  犯人舉起空酒杯,鎖鏈喀啦作響。「某人想多喝一杯,某人戴著沉重的手銬,口很渴的。」三人中屬他最年輕,個子纖細,面容清秀,嘴上總掛著微笑。他的頭髮一邊紅一邊白,因為被關在牢裡,加上長途跋涉,顯得又髒又亂。「某人也想洗個澡。」見到艾莉亞看他的目光,他又說,「某男孩可以多個朋友。」

  「我有朋友了。」艾莉亞說。

  「我可沒看到。」沒鼻子的那個人說。他生得又粗又壯,一雙手大得嚇人,手臂、雙腳和胸膛上都長滿黑色體毛,連背上也不例外。看到他,艾莉亞不禁想起以前在插圖書上見過的盛夏群島的猩猩。由於他臉上那個洞,教人很難一直注視他。

  禿頭的那個突然張嘴,像隻大白蜥一樣嘶聲怪叫,把艾莉亞嚇了一跳,轉頭一看,她吃驚地發現他張大嘴朝她吐舌頭,可那東西不像舌頭,倒像塊割下的爛肉。「不要這樣!」她衝口便道。

  「在黑牢裡,某人無法選擇同伴。」紅白頭髮的英俊犯人說。他講話的語氣不知怎的,竟讓她想起西利歐,很像又很不像。「這兩個人,他們沒有禮貌。某人必須請求原諒。你叫阿利,對不對?」

  「他叫癩痢頭,」沒鼻子說,「一頭一臉生著癩痢的瘦小鬼。小心啊,羅拉斯人,小心他拿棍子揍你!」

  「阿利,某人必須為他的同伴感到羞愧。」英俊犯人說,「此人很榮幸是賈昆.赫加爾,從羅拉斯自由貿易城邦而來。早知道他就不離家了。此人兩個被囚禁的同伴出身低賤,他們是羅爾傑」──他拿酒杯朝那個沒鼻子的人揮了揮──「和『尖牙』。」尖牙又朝她嘶嘶怪叫,露出一口銼尖的黃牙。「某人必須要有名字,不是嗎?尖牙既不會說話,也不會寫字,但他的牙齒非常利,所以某人叫他尖牙,他聽了就會笑。你喜歡我們嗎?」

  艾莉亞連忙從馬車旁退開,「不喜歡!」他們傷害不了我,她對自己說,他們都被銬上了。

  他把酒杯倒過來,「某人會哭泣。」

  無鼻的羅爾傑咒罵了一聲,將酒杯朝她扔來。雖然他戴著手銬,行動不便,但若不是艾莉亞躲跳及時,沉重的錫杯很可能正中她的頭。「你這小王八蛋,還不快給我們拿酒來!快去!」

  「你別吵啦!」艾莉亞努力思索西利歐若是碰上這種事會怎麼做。她抽出練習木劍。

  「你過來啊!」羅爾傑說,「你過來我就拿那根棍子插你屁眼,活活幹死你!」

  恐懼比利劍更傷人。艾莉亞逼自己朝馬車靠過去,一步比一步艱難。猛如狼,止如水。這些詞句在她腦中響起,西利歐一定不會害怕。她繼續靠近,直到幾乎可以伸手觸碰車輪,這時尖牙突然站起,伸手要抓她,鐵銬被弄得吭啷作響。由於鐐銬的關係,他的手夠不到她,只能在離她臉半尺的空中揮舞。他嘶聲怪叫。

  她揮棍打他,狠狠地、準確地打在他一對小眼之間。

  尖牙慘叫一聲,連忙後退,接著使盡全身力氣拉扯鐵鍊,鏈子滑行,扭動,拉緊,艾莉亞聽到大鐵環緊扯著馬車老舊的車板,木頭吱吱作響。他那一雙慘白巨手拼命想抓她,手臂上血管爆凸,但始終不能掙脫,最後他往後倒下,血從臉頰上破掉的水泡裡流出。

  「某男孩很勇敢,但不理智。」自稱賈昆.赫加爾的人表示。

  艾莉亞慢慢退離馬車,突然有人伸手摸她肩膀,她立刻旋身,再度舉起木劍,幸好來的是大牛。「你要幹嘛?」

  他防衛性地舉起雙手,「尤倫叫我們不准靠近那三個人。」

  「我才不怕他們!」艾莉亞說。

  「那你就是笨蛋,我可怕死了。」大牛的手落到配劍柄上,羅爾傑看了哈哈大笑。「我們快離開吧。」

  艾莉亞拖著腳步,任大牛帶她繞到旅店前,羅爾傑的笑聲和尖牙的嘶叫如影隨形地跟著他們。「要不要來練習打架?」她問大牛。她實在想找個什麼來出氣。

  他嚇了一跳,朝她眨眨眼。幾撮濃密的黑髮滑下,遮住他深邃的藍眼睛,剛從澡堂出來,頭髮還是濕的。「我會傷到你的。」

  「不可能。」

  「你不知道我力氣有多大。」

  「你不知道我動作有多快。」

  「阿利,這是你自找的喔。」他抽出普雷德的長劍,「這把劍雖是粗鋼打造,卻是真劍喔。」

  艾莉亞抽出縫衣針,「這把劍是好鋼打的,比你的還真。」

  大牛搖搖頭,「如果我砍到你,你能保證不哭嗎?」

  「你答應不哭我就答應。」她身子一側,擺出水舞者的姿勢,但大牛沒動,只朝她背後看。「怎麼了?」

  「金袍子來了。」他面色一凜。

  不可能!艾莉亞心想。可她一回頭,果真看見六個身穿黑環甲,肩披金披風的都城守衛騎馬自國王大道而來。其中一個是軍官,穿著黑釉胸甲,上面綴了四個金碟子。他們在旅店前停下。用你的眼睛看,西利歐的聲音彷彿在向她低語。她的眼睛看到馬鞍下的白汗沫,顯然馬兒全速狂奔了好長一段。止如水,她拉著大牛的手,躲到一叢高大的開花樹籬後。

  「怎麼了?」他問,「你幹嘛啊?放開我!」

  「靜如影。」她小聲說,一邊拉他蹲下。

  幾個尤倫監管的人正坐在澡堂前,等著進浴盆洗澡。「喂,你們幾個!」一名金袍衛士喊道,「你們是不是去加入黑衫軍?」

  「可能吧。」一人謹慎地回答。

  「小子,你以為咱們不想吃你們這碗飯啊?」老雷森說,「聽說長城可冷著咧。」

  金袍子的軍官下了馬,「我接到命令,要找一個男孩──」

  尤倫從旅店裡走出來,撚著糾結的黑鬍子,「是誰要找男孩?」

  其他金袍衛士也陸續下馬,各自站在坐騎旁。「我們幹嘛躲起來?」大牛小聲問。

  「他們要抓的人就是我。」艾莉亞小聲告訴他。他的耳朵裡都是肥皂的味道。「你不要吵。」

  「老頭,要他的人是當今太后,不干你的事。」軍官邊說邊從腰間抽出緞帶,「看,這是太后陛下的御印和授權狀。」

  籬笆後,大牛難以置信地搖著頭。「阿利,太后抓你做什麼?」

  她打了他肩膀一下,「你安靜啦!」

  尤倫摸摸上了金黃封蠟的授權狀,「嘿,這玩意兒真漂亮,」他啐了一口,「不過啊,這孩子現在是咱守夜人的人,不論他從前在城裡幹過啥事兒,全都一筆勾消啦。」

  「老頭,太后可沒興趣聽你發表意見,我也沒有。」軍官說,「這孩子我要定了。」

  艾莉亞開始考慮要不要逃走,但她知道騎驢跑不過騎馬的金袍子,況且她已經厭倦了逃跑。馬林爵士來抓她時,她逃過,後來父親被殺,她又逃了一次。假如她是個真正的水舞者,就應該拿著縫衣針出去把他們通通殺光,再也不逃避任何人。

  「你誰也別想帶走,」尤倫倔強地說,「這是有王法規定的。」

  金袍衛士拔出一把短劍,「這就是王法!」

  尤倫看著刀刃,「王法個屁,不過是把劍。剛巧我也有一把。」

  軍官微笑道:「你這笨老頭,我有五個人。」

  尤倫淬了一口,「我有三十個。」

  金袍子們哈哈大笑,「就憑這種貨色?」一個斷了鼻梁的大個子說,「誰先上?」他邊喊邊抽出武器。

  塔柏從稻草堆裡拾起一根草叉,「我!」

  「不,我!」胖胖的石匠凱傑克大叫,一邊自他從不離身的皮圍裙裡拿出鐵錘。

  「我!」庫茲從地上站起來,手裡握著剝皮用的短刀。

  「咱們哥倆好!」寇斯拉開長弓。

  「我們全部一起上!」雷森說罷抓起他那根粗長的硬拐杖。

  道柏光溜溜地從澡堂裡走出來,抱著一團衣服,一看外面情形,立刻把手上東西全丟下,只剩他的匕首。「是不是要打?」他問。

  「應該是。」熱派急忙趴在地上找石頭丟。艾莉亞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見。她恨死熱派了!他為何甘願為她冒生命危險?

  斷鼻似乎仍覺得他們很可笑,「嚇嚇,你們這群大姑娘快把石頭棍子丟下,免得被打屁股喲。知不知道劍該握哪邊啊?」

  「我知道!」艾莉亞絕不能讓他們像西利歐一樣為自己犧牲性命,絕不行!她手握縫衣針,擠過樹籬,擺出水舞者的姿勢。

  斷鼻放聲大笑,軍官上下打量她一番。「把劍收起來,小妹妹,我們不想傷害你。」

  「我不是女生!」她氣得大喊。他們是怎麼搞的?騎了大老遠來抓她,現在她就站在面前,卻只顧著笑話她。「我就是你們要的人。」

  「他才是我們要的人。」軍官舉起短劍朝大牛比了比,他也走上前來,跟她並肩站立,手中握著普雷德的廉價武器。

  軍官犯了一個錯誤:他不該讓視線離開尤倫,即使只是一剎那。轉眼功夫,黑衣弟兄的劍已經貼上了軍官的喉嚨。「你誰都不許帶走,否則我就切開你喉嚨,瞧瞧裡面長什麼樣。少來嚇我,告訴你,店裡頭還有我十幾個弟兄。如果我是你,我會趕緊扔開手上那把菜刀,屁股坐上那邊的小肥馬,然後他媽的給我逃回城去。」他啐了一口,然後把劍用力地戳了一下。「快點!」

  軍官手指一鬆,短劍落入塵土。

  「這東西咱們就替你保管,」尤倫說,「長城守軍永遠需要好刀劍。」

  「算你狠,這次不跟你計較,我們走!」金袍衛士紛紛收起刀劍,翻身上馬。「老頭,你最好趕緊夾著尾巴跑回長城去,否則下次給我碰上,我把這狗雜種和你的人頭一起帶走!」

  「哼,陣仗我見得多了,你嚇唬誰呢?」尤倫邊說邊用劍面一拍軍官的馬屁股,讓它快步朝國王大道奔去。軍官的手下急忙跟上。

  等他們跑出視線範圍,熱派開始歡呼,沒想到尤倫看來更加光火,怒道:「笨蛋!你以為他會罷手嗎?下次他可不會這麼客氣,不會給我看他媽的授權狀啦。把還在洗澡的人都叫出來,咱們這就上路。趕一個晚上,看能不能拉開一點距離。」他拾起軍官遺落的短劍,「誰要?」

  「我!」熱派大叫。

  「不准拿去對付阿利。」他劍柄在前交給男孩,然後朝艾莉亞走來,但他說話的對象卻是大牛。「小鬼,看來太后想要你咧。」

  艾莉亞糊塗了,「她抓他做什麼?」

  大牛眉頭一皺,「那她抓你幹嘛?你只是隻陰溝鼠!」

  「哼,你也不過是個私生子啊!」難道他是假裝私生子?「你本名叫什麼?」

  「詹德利。」他的口氣不太確定。

  「我不知道別人抓你們倆幹什麼,」尤倫道,「總之他們別想得逞。兩匹戰馬就給你們騎,一見金袍子就給我往長城跑,就當有隻龍在後面追。你們放心,他們不關心我們的。」

  「可你除外,」艾莉亞指出,「剛才那個人說要你的人頭。」

  「哼,這個嘛,」尤倫說,「要我腦袋搬家,我倒歡迎他試試看。」

冰與火之歌二:列王的紛爭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