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四:群鴉的盛宴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九章─鐵船長



  北風吹拂,無敵鐵種號繞過陸岬,駛入聖地娜伽搖籃灣。

  維克塔利昂來到站在船頭的「理髮師」紐特身邊。前方隱約可見老威克島的神聖海岸,上方是荒草遍佈的山嶺,娜伽的肋骨從地底冒出來,彷彿巨大的白色樹幹,跟大帆船的桅桿一般粗細,高度則有桅桿的兩倍。

  灰海王大廳的骨骼。維克塔利昂能感受到此處的魔力。「巴隆第一次自立為王時,就站在這些骨頭底下,」他邊回憶邊說道,「他發誓為我們贏回自由,『三淹人』塔勒便將一頂浮木王冠戴到他頭上。『巴隆!』鐵民們高喊,『巴隆!巴隆國王!』」

  「他們呼喊你的名字時也會一樣響亮。」紐特評論。

  維克塔利昂點點頭,但沒「理髮師」那麼肯定。畢竟,巴隆有過三個兒子,還有一個非常寵愛的女兒。

  他在卡林灣對自己的船長們也是這麼說的,他們都敦促他盡早下手奪取海石之位。「巴隆的兒子死光了,」紅拉弗.斯通浩斯爭辯,「而阿莎是女人,你是你兄長的得力助手,必須由你撿起他的劍。」維克塔利昂提醒他們,巴隆明令他扼守卡林灣,抵禦北方人的反撲,拉弗.肯寧說,「狼仔們經受了數次重創,已不足為患,大人。而您若枯守著這片沼澤,聽任鐵群島落入別人手中,有什麼意義呢?」「跛子」拉弗補充道,「鴉眼是外人,他不瞭解我們。」

  攸倫.葛雷喬伊,鐵群島之王和北境之王。只需想想,便能喚醒他心中舊日的怒火,但是……

  「言語就像風,」維克塔利昂告訴他們,「鼓動船帆的才有用。你們要我跟鴉眼開戰?兄弟對兄弟,鐵種對鐵種?」無論他倆之間有多少嫌怨,攸倫畢竟是他的兄長。弒親者將遭到永世詛咒。

  但濕髮發出選王會的號召之後,一切就不同了。伊倫是淹神的代言人,維克塔利昂提醒自己,假如淹神要我坐上海石之位……消息傳來的第二天,他便將卡林灣的指揮權交給拉弗.肯寧,自己忙不迭地前往熱浪河,鐵島艦隊就停泊在河邊的蘆葦和楊柳叢中。波濤洶湧的大海和變幻無常的風浪拖延了他回師的速度,但回到家鄉時,他只損失了一艘船。

  悲傷號和復仇鐵種號緊跟著無敵鐵種號繞過陸岬,後面是強手號、鐵風號、灰靈號、科倫大王號、維肯大王號、達袞大王號等等,這些大船佔了鐵島艦隊的十分之一,其他較小的船隻趁著晚潮航行,排成參差不齊的一列縱隊,向後延伸好幾里格。望著那些船帆,維克塔利昂.葛雷喬伊意氣風發。艦隊司令愛他的艦隊更甚於男人愛妻子。

  已抵達的長船沿老威克島的神聖海灘一字排開,延伸至目力極限,桅桿如長矛林立。深水處停靠著戰利品:平底貨船,寬身帆船,大帆船……都是劫掠或戰鬥中贏來的,它們吃水深體積大,無法靠近岸邊。各船船頭、船尾和桅桿上飄蕩著熟悉的旗幟。

  「理髮師」紐特瞇起眼睛,「那是哈爾洛大人的海歌號?」「理髮師」體格粗壯,羅圈腿,長胳膊,但他的眼神不如年輕時那麼銳利了。當年他的飛斧非常精準,人們說他可以用斧子替人刮鬍子。

  「是的,海歌號。」看來,就連「讀書人」羅德利克也離開了他的書本,前來湊熱鬧了。「還有老卓鼓的怒吼者號和布萊克泰斯的夜行者號。」維克塔利昂的眼睛一如既往的尖銳──他是鐵島艦隊總司令,即便對方收起船帆,耷拉著旗幟,他也統統認得出來。「還有『銀鰭號』,它屬於沙汶.波特利的某位親戚。」維克塔利昂聽說鴉眼淹死了波特利頭領,而他的繼承人死在卡林灣,但他還有兄弟和別的兒子。有多少?四個?不,五個,而他們中沒人有理由喜歡鴉眼。

  然後他看到了那艘單桅戰艦,暗紅色船身細長低矮,船帆漆黑猶如無星的夜空,此刻已然收捲起來。即使在停泊中,寧靜號仍舊顯得無情、殘忍而迅捷。船頭是一尊黑鐵處女像,單臂向外伸展。她腰身細窄,胸脯高傲地挺起,大腿修長而勻稱,濃密的黑鐵長髮在腦後飄蕩,她的眼睛由珍珠母製成,可她沒有嘴巴。

  維克塔利昂雙手緊握成拳──他曾用這雙手打死四個男人和一個老婆。儘管星星點點的白髮已從他頭上冒出來,但他一如既往的強壯,擁有公牛般寬闊的胸膛和年輕人的平肚子。弒親者將遭到神和人的永世詛咒,巴隆趕走鴉眼那天提醒過他。

  「他來了,」維克塔利昂告訴「理髮師」,「收帆,划槳。傳令下去,悲傷號和復仇鐵種號出列,隔斷寧靜號出海的通道。其餘艦隊封鎖海灣。沒有我的允許,不管人還是烏鴉都不准離開。」

  岸上的人看見了他們的帆,朋友親人們隔著水面互相吆喝打招呼,但寧靜號甲板上形形色色的啞巴和混血雜種一言不發。無敵鐵種號漸漸靠近,他不僅目睹了皮膚暗如瀝青的黑人,還有矮小多毛,彷彿索斯羅斯猿猴般的傢伙。一群怪物,維克塔利昂心想。

  他們在距離寧靜號二十碼處拋錨。「放條小船。我要上岸。」槳手們準備的同時,他扣上劍帶;長劍懸在一側腰間,另一邊是一把匕首。「理髮師」紐特繫緊司令官肩頭的披風,它由九層金絲織就,縫成葛雷喬伊家族的海怪形狀,海怪之臂懸垂至靴。披風下面,他穿著沉重的灰鎧甲,內襯黑色熟皮甲。在卡林灣,他不得不日夜穿戴盔甲,腰酸背痛總比腸穿肚爛好。沼澤深處住的是魔鬼,只要被他們的毒箭擦破一點皮,幾小時之後,就會在號叫中送命,伴隨著兩腿之間止不住的一團團紅色與褐色的排泄物。不管誰贏得海石之位,我都要回去解決那些沼澤魔鬼。

  維克塔利昂戴上一頂高聳的黑色戰盔,鐵盔打製成海怪形狀,海怪之臂環繞臉頰,在下巴底下相連。小船準備好了。「我把箱子交給你保管,」他一邊吩咐紐特一邊跨過船沿,「不得有誤。」這些箱子事關重大。

  「遵命,陛下。」

  對此,維克塔利昂不快地皺起眉頭。「我還不是國王。」他爬進小船。

  伊倫.濕髮站在波浪中等他,水袋懸在一條胳膊底下。牧師又瘦又高,但比維克塔利昂要矮一些,他的鼻子彷彿鯊魚的鰭,從瘦骨嶙岣的臉上冒出來,他的眼睛猶如鋼鐵,鬍鬚垂至腰間,一束束繩索般的長髮隨風拍打著大腿背後。「哥哥,」冰冷的白色浪花衝擊著他們的腳踝,「逝者不死。」

  「必將再起,其勢更烈。」維克塔利昂摘掉頭盔,跪了下來。海水灌滿他的靴子,浸透他的長褲,伊倫將鹽水倒在他額頭上。他們繼續禱告。

  完畢之後,司令官問濕髮伊倫,「我們的哥哥鴉眼何在?」

  「他住在巨大的金絲帳篷內,裡面嘈雜喧鬧。他身邊儘是些不敬神的人和蠻夷番邦的怪物,比以前更糟糕。我們父親的血在他體內變了質。」

  「還有我們母親的血。」站在娜伽的肋骨和灰海王大廳底下的這片聖地,維克塔利昂不願提及弒親的話題,但許多個夜晚,他都夢見自己用鐵拳砸向攸倫微笑的臉,砸爛血肉,令對方變質的鮮血噴湧而出。不行。我向巴隆立過誓。「都來了?」他問擔任牧師的弟弟。

  「有地位的人都來了。所有的船長和頭領。」在鐵群島,船長與頭領是一回事,每個船長都必須是自己船上的國王,而每一個頭領都必須是船長。「你是來繼承兄長的王冠的嗎?」

  維克塔利昂想像自己坐在海石之位上的模樣,「假如那是淹神的意旨的話。」

  「浪濤會傳達淹神的意旨,」濕髮伊倫背轉身去,「仔細傾聽大海的聲音,哥哥。」

  「是。」他想像自己的名字經由海浪輕聲道出是什麼樣,由船長們喊出又是什麼樣。如果杯子傳到我手裡,我不會推辭。

  人群在他四周聚集,祝他好運,企圖博取好感。每座島上的人都來了:布萊克泰斯、陶尼、奧克伍、斯通垂、溫奇,還有其他許多家族。老威克島的古柏勒,大威克島的古柏勒和橡島的古柏勒齊聚一堂。連考德家的人也在,儘管每個體面人都鄙視他們。次等的謝牧德家族、維紡家族或奈特立家族的人跟古老驕傲的世家成員肩並肩擠在一起,人群中甚至有卑微的漢博利家族,他們是奴工與鹽妾的後代。某位沃馬克家的人拍拍他肩膀,兩個斯帕家的人則將一袋酒塞入他手中。他深深啜飲,擦了擦嘴,讓人們簇擁著來到篝火邊,談論戰爭、王冠和戰利品,談論在他統治之下的榮耀與自由。

  當晚,鐵艦隊的人們在潮線上搭起一座帆布大帳篷,好讓維克塔利昂用烤乳羊、醃鱈魚和龍蝦宴請數十位著名的船長。伊倫也來了,但他吃魚喝水,不若船長們大口灌下的麥酒似乎足以讓鐵艦隊漂浮起來。許多人一口答應支持他:「強健的」弗拉萊格,「聰明的」艾文.夏普,「駝背」何索.哈爾洛──何索提出把女兒嫁給他當王后。「我無幸娶妻。」維克塔利昂告訴他。他的元配死在產床上,留下一個死產的女兒,續絃妻染上麻疹,而第三任……

  「國王必須有子嗣,」何索堅持,「鴉眼就帶來了三個兒子,準備在選王會上展示。」

  「一群混血雜種。你女兒究竟多大?」

  「十二歲,」何索說,「美麗豐饒,剛剛初潮,頭髮是蜂蜜的顏色。她的胸脯現在還小,但臀部很好。她更像她母親,不像我。」

  維克塔利昂明白他的意思是指那女孩並非駝背。然而當他想像她的模樣,看見的卻是被自己親手殺死的妻子。他一拳一拳地打她,自己卻一直在哭泣,事後他抱她走下海灘,放到岩石之間,將她交付給螃蟹。「加冕後,我很樂意見見那女孩。」他說。何索最多也只敢期望這樣的回答,於是心滿意足地蹣跚著走開了。

  貝勒.布萊克泰斯更難滿足。他坐在維克塔利昂身邊,身穿羔羊毛黑綠皮紋外套,光滑的臉頗顯得幾分俊俏,黑貂皮披風別了一顆銀製七芒星。由於在舊鎮當過八年人質,他回來時成了青綠之地七神的信徒。「巴隆是個瘋子,伊倫也是,而攸倫比他們兩個更瘋狂,」貝勒頭領評論,「你呢,總司令大人?如果我喊出你的名字,你會不會終止這場瘋狂的戰爭?」

  維克塔利昂皺起眉頭。「你要我屈膝下跪?」

  「假如有必要的話。聽著,我們無法對抗全維斯特洛──勞勃國王已經證明了這點──那將是一場災難。巴隆說願意為了自由『付鐵錢』,但結果呢?結果我們的女人用空床換來巴隆的王冠。我母親就是受害者之一,面對現實吧,古道已經消逝,不會再回來了。」

  「逝者不死,必將再起,其勢更烈。百年之後,人們將歌頌『勇者』巴隆。」

  「最好叫他『寡婦製造者』。我寧願用他的自由換回我的父親。你能給我嗎?」見維克塔利昂不答,布萊克泰斯哼了一聲,自行離開了。

  帳篷裡的溫度逐漸升高,煙霧騰騰。葛歐得.古柏勒的兩個兒子打架時撞翻了一張桌子;威爾.漢博利賭輸了,只好吃自己的靴子;小倫伍德.陶尼拉起提琴,而羅姆尼.維紡唱著「血杯」、「鐵雨」等古代掠奪者們的歌謠;「處女」科爾和艾德里德.考德要手指舞,當艾德里德的一根手指落進「跛子」拉弗的酒杯時,人群爆發出一陣哄笑。

  笑聲中有個女人。維克塔利昂霍地起身,看到她在帳篷的布簾邊,正湊在「處女」科爾的耳邊低語,使得對方也跟著大笑起來。他原本希望她不要愚蠢地闖進他的大帳,然而見到她仍舊不自禁地露出幾絲微笑。「阿莎,」他以威嚴的口吻喊道。「侄女。」

  她應聲走到他身邊,精瘦柔韌的身材,腳踏浸透鹽漬的高筒皮靴,身穿綠羊毛馬褲,褐色加墊上衣,無袖緊身背心的索帶鬆開一半。「阿叔,」阿莎.葛雷喬伊在女人中算是高個子,但她得踮起腳尖才能吻到他的臉頰,「很高興在我的女王會上看到你。」

  「女王會?」維克塔利昂哈哈大笑,「你喝醉了嗎,侄女?坐下。我在海灘上沒看到你的黑風號。」

  「我將她停在紐恩.古柏勒的城堡下面,然後騎馬橫穿這座島。」她坐到板凳上,問也沒問便逕自拿過「理髮師」紐特的酒。紐特沒有抗議,他早已喝醉睡著了。「你留誰鎮守卡林灣?」

  「拉弗.肯寧。少狼主死了之後,只剩下沼澤魔鬼騷擾我們。」

  「史塔克家並非唯一的北方佬。鐵王座已任命恐怖堡領主為北境守護。」

  「你要教我打仗?你吃奶的時候我就已經上戰場了。」

  「而且打輸了。」阿莎喝下一口酒。

  維克塔利昂不喜歡別人提起仙女島的事,「每個人年輕時都應該吃一次敗仗,以免老了以後再失敗。我希望,你不是來爭奪王位的吧?」

  她以微笑揶揄他,「假如我是呢?」

  「很多人仍記得你小時候光著身子在海中游泳,記得你玩布娃娃。」

  「我也玩斧頭。」

  「沒錯。」他不得不承認,「但女人的歸屬是丈夫,不是王冠。等我當上國王,會給你找一個。」

  「阿叔對我真好。等我成為女王,要不要給你找個漂亮老婆?」

  「我無幸娶妻。你返回群島多長時間了?」

  「相當長,足以發現濕髮叔叔喚醒的比他最初設想的多得多。知道嗎?卓鼓家族企圖奪取王位,還有人聽『三淹人』塔勒說馬倫.沃馬克才是黑心王真正的後嗣。」

  「瞎掰,國王必須在海怪家族中產生。」

  「鴉眼正屬於海怪家族,而長兄優先於幼弟。」阿莎俯身靠近。「但我是巴隆國王的親生骨肉,因此排在你們倆之前。聽我說,阿叔……」

  沉默突然降臨。歌聲消失了,小倫伍德.陶尼放下提琴,人們紛紛轉過頭去。甚至匕首和盤子相碰的嗒嗒聲也平息下來。

  十幾個新來的人走進宴會帳篷。維克塔利昂看到「長臉」瓊恩.密瑞,「褐牙」托沃德,「左手」盧卡斯.考德,吉蒙德.波特利雙臂環抱在鍍金胸甲前──那是巴隆第一次起兵期間,他從一個蘭尼斯特船長身上扒下來的──橡島的奧克伍站在他身旁。後面是「石手」、科倫.漢博利,火紅的頭髮編成一根根辮子的「紅槳手」,「牧羊人」拉弗,君王港的拉弗,以及「奴工」科爾。

  還有鴉眼,攸倫.葛雷喬伊。

  他看上去一點沒變,維克塔利昂心想,他看上去跟嘲笑我之後離開那天一模一樣。攸倫的長相在科倫大王幾個兒子中最為英俊,三年的流放生活並沒改變這點。他的頭髮仍如午夜汪洋般漆黑,沒有一根白絲,而他的臉依然平整白皙,留著整潔的黑鬍子。一片黑皮革遮住攸倫的左眼,但他的右眼像盛夏的天空一樣湛藍。

  他那隻微笑的眼睛,維克塔利昂心想。「鴉眼。」他招呼。

  「是鴉眼國王,弟弟。」攸倫微笑道。他的嘴唇在燈光下又黑又藍,好似瘀青。

  「選王會才能決定誰是國王,」濕髮站起來,「而不敬神的人將永不能──」

  「──坐上海石之位。說得好。」攸倫環視帳內。「巧的是最近我天天坐在海石之位上,卻沒人提出異議。」他那隻微笑的眼睛爍爍閃光。「瞧,有誰比我更瞭解神靈呢?馬神,火神,鑲寶石眼睛的黃金神,雪松木雕的神,刻在山岩上的神,沒有形體的神……我通通知道。我見到人們向他們獻花,以他們的名義宰殺山羊、公牛和兒童。我聽到人們用幾十種不同的語言祈禱:治癒我萎縮的腿,讓那位處女愛上我,給我一個健康的兒子……保護我!保護我免遭敵人的傷害,保護我免受黑暗的侵襲,保護我,在馬王、僱傭兵、奴隸販子和我肚子裡的螃蟹面前保護我!保護我免受寧靜號的掠奪。」他狂笑不止。「不敬神?天哪,伊倫,我是世上最最敬神的水手!你侍奉的只是一個神,濕髮,但我侍奉著成千上萬個神。從伊班到亞夏,無論是誰,看見我的船帆就會祈禱。」

  牧師伸出一根瘦骨嶙岣的手指,「他們向樹木,黃金做的偶像和羊頭怪物祈禱。那些是虛偽的神……」

  「就是這樣,」攸倫說,「為這不敬神的罪惡,我把他們殺光了。我讓他們血灑大海,然後把自己的種子播進他們哭叫著的女人體內。你說得對,他們那些微不足道的、虛偽的神無法阻止我,你瞧瞧,我比你更虔誠,伊倫。或許你應該跪下向我祈福。」

  「紅槳手」縱聲長笑,其餘人也跟著笑。

  「傻瓜,」牧師說,「一群傻瓜、惡僕和瞎子。你們就看不清站在你們面前的是個什麼東西嗎?」

  「是國王。」科倫.漢博利說。

  濕髮啐了一口,大步踏入夜色之中。

  等他走後,鴉眼將微笑的眼睛轉向維克塔利昂,「司令大人,你不向許久不見的哥哥問好?還有你,阿莎?你母親還好嗎?」

  「不好,」阿莎說,「有人讓她做了寡婦。」

  攸倫聳聳肩,「我只聽說風暴之神捲走了巴隆。他是誰殺的?告訴我,侄女,我會親自替他復仇。」

  阿莎也站起身,「這個人的名字你跟我一樣清楚。你離開了三年,然而我父親大人去世才一天,寧靜號就回來了。」

  「你是在指控我嗎?」攸倫和藹地問。

  「我需要指控你嗎?」阿莎尖銳的語氣令維克塔利昂皺眉。如此對鴉眼講話很危險,即便他的眼睛仍在微笑,仍然興味盎然地閃爍著。

  「我能操控風向?」鴉眼詢問他的黨羽。

  「不能,陛下。」橡島的奧克伍說。

  「沒人能控制風。」吉蒙德.波特利道。

  「若是您能就好了,」「紅槳手」道,「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永不停航。」

  「你聽到了吧,這是三位勇士的證詞,」攸倫說,「巴隆去世時,寧靜號正在海上。你若不相信叔叔的話,叔叔准許你詢問船員。」

  「詢問一群啞巴?天啊,真他媽管用。」

  「你應該找個管用的丈夫。」攸倫再次轉向他的追隨者們。「托沃德,我忘了,你有老婆嗎?」

  「只有一個。」「褐牙」托沃德咧嘴一笑,揭示出他的外號由何而來。

  「我還沒結婚。」「左手」盧卡斯.考德宣佈。

  「那是有理由的,」阿莎說,「女人們也鄙視考德家族。別那麼傷心地看著我,盧卡斯,你還有一隻手嘛。」她的手握成管狀前後蠕動。

  考德咒罵起來,鴉眼用一隻手抵住他胸口,「這就是你的禮貌嗎,阿莎?取笑盧卡斯的缺陷?」

  「缺陷?哼,都怪我,我沒法把他的小雞雞剁下來,一勞永逸地幫上忙。論扔斧子,我不比任何男人差,但目標這麼小……」

  「這女孩簡直忘了自己的身份,」「長臉」瓊恩.彌瑞吼道,「巴隆讓她以為自己是男人──」

  「對你,你父親也犯了同樣的錯誤。」阿莎說。

  「把她交給我,攸倫,」「紅槳手」提議,「讓我打她幾頓屁股,打得跟我的頭髮一樣紅。」

  「來試試看,」阿莎說,「不怕當『紅太監』的話就試試看。」她手中忽然出現了一把飛斧。她將它拋到空中,然後靈巧地接住。「這就是我的丈夫,阿叔,誰想要我,先過他這關。」

  維克塔利昂一拳砸在桌子上。「我不允許在這裡發生流血事件。攸倫,帶著你的……狐朋狗黨……離開。」

  「我本來期待得到你更熱情的歡迎,弟弟。我比你年長……很快就是你法定的國王了。」

  維克塔利昂的臉沉下來。「選王會召開後,我們來看看誰將戴上浮木王冠。」

  「這點我們意見一致。」攸倫伸出兩根手指碰碰左眼上的眼罩,告辭離去。其他人像群雜種狗一樣緊跟著他。他們走後,一片沉默,直到小倫伍德.陶尼繼續拉起提琴,人們才又開始暢飲葡萄酒與麥酒,但許多賓客已然失去了胃口。艾德里德.考德抱著血淋淋的手首先溜了出去,接著是威爾.漢博利,何索.哈爾洛,以及好幾個古柏勒。

  「阿叔。」阿莎將一隻手搭到他肩膀上,「跟我一起走走,要是你願意的話。」

  帳外起風了。雲層掠過月亮蒼白的臉,猶如戰艦,競相奮力衝刺,達到撞錘速度。星星稀少而黯淡。無數長船沿海灘停歇,桅桿高聳,彷彿岸邊的森林。維克塔利昂聽見擱在沙灘上的船殼發出吱吱嘎嘎的聲響,船上的繩索在風中嗚咽,旗幟獵獵飄蕩。遠處深水海灣裡,停泊的大船上下搖晃,霧氣繚繞中只能看見陰沉沉的影子。

  他們沿海岸行走,行在潮線邊,遠離營地與篝火。「告訴我實情,阿叔,」阿莎道,「為何攸倫走得如此突兀?」

  「鴉眼經常出去打劫。」

  「但從沒離開那麼久。」

  「他駕駛寧靜號去了東方,那是一段漫長的航程。」

  「我問的是他為什麼離開,不是他去了哪裡。」見他不答,阿莎續道,「寧靜號起航時我不在,我率黑風號繞過青亭島,前往石階列島,去跟里斯海盜競爭。當我回家,攸倫已經離開,而你的新婚妻子卻死了。」

  「她只是個鹽妾。」但自從將她交付給螃蟹之後,他沒碰過別的女人。等當上國王,我必須娶妻。娶一個真正的岩妻,做我的王后,為我生子。國王必須有子嗣。

  「我父親拒絕提起她。」阿莎說。

  「提那些無可挽回的事毫無益處。」他對這個話題感到厭煩,「我看見了『讀書人』的長船。」

  「我施盡渾身解數才把他拉出藏書塔。」

  那麼,她至少獲得了哈爾洛家族的支持。維克塔利昂的眉頭越皺越緊。「你不可能統治鐵群島。你是個女人。」

  「原來鐵島之王是比賽撒尿決出的?」阿莎大笑,「阿叔,聽你這麼說我很難過,不過你也許是對的。我跟船長和頭領們喝了四天四夜的酒,傾聽他們說的話……還有他們不願意講出口的東西。我的手下堅定地支持我,外加許多哈爾洛家的人,我還得到了特里斯.波特利,以及其他少數人的支持。但這不夠,遠遠不夠。」她踢起一塊岩石,濺入兩艘長船之間的水中。「我考慮呼喊阿叔的名字。」

  「哪一個?」他問,「你有三個叔叔。」

  「加上舅舅一共四個。阿叔,聽我說,我會親自把浮木王冠戴到你頭上……只要你同意跟我共治。」

  「共治?那怎麼可能?」這女人什麼意思?她想當我的王后?維克塔利昂發現自己以一種前所未過的方式看待阿莎,命根子也隨之變硬。她是巴隆的女兒,他提醒自己,他還記得她小時候朝一扇門反覆扔斧子。於是他雙臂環抱胸前,「海石之位上只能坐一人。」

  「那就阿叔坐吧,」阿莎說,「我站在你身後,警衛你的後背,並在你耳邊低語諫言。沒有哪個國王能獨自統治,即使是鐵王座上的龍王也需要有人輔佐。國王之手。任命我為你的國王之手,阿叔。」

  鐵群島之王從不需要國王之手,遑論女人了。船長和頭領們醉酒時會笑死我的。「當我的國王之手?你想幹什麼?」

  「終結這場戰爭,以免被戰爭所終結。我們已經贏得了一切能贏得的東西……若不見好就收,轉眼間,所有戰利品都可能化為烏有。我對葛洛佛夫人極盡禮數,她發誓她的夫君會跟我們講和,倘若我們交還深林堡、托倫方城和卡林灣,她保證北方人將割讓海龍角和整個磐石海岸。那裡雖然地廣人稀,卻比整個鐵群島加起來還大十倍。和約締結時將交換人質,從此雙方互為犄角,以防鐵王座干涉──」

  維克塔利昂啞然失笑,「這個葛洛佛夫人把你當白癡耍,侄女。海龍角和磐石海岸已在我們手中,換什麼換呢?臨冬城燃燒焚燬,化為灰燼,少狼主丟了腦袋,腐爛成泥。我們即將佔有整個北境,正如你父親大人夢想的那樣。」

  「等到長船能在森林裡行駛的那天,你的話才能成為現實。聽著,一個漁夫或許能釣到灰色海怪,但他若不割斷繩線,就會被拖進海底。北境實在太大,又住滿了仇視我們的北方人,我們無法控制。」

  「回去玩你的布娃娃吧,侄女,讓戰士們來贏取勝利。」維克塔利昂給她看看自己的拳頭。「我的兩隻手可是完好無缺,不多也不少。」

  「有個人需要哈爾洛家族。」

  「駝背何索提出把女兒嫁給我當王后。只要我答應,便擁有了哈爾洛家族。」

  這話似乎讓那女孩吃了一驚,「哈爾洛家族屬於羅德利克大人。」

  「羅德利克沒有女兒,只有書籍。何索將成為他的繼承人,而我將成為國王。」大聲講出來,這話顯得很真實。「鴉眼離開得太久了。」

  「有的人離得越遠便顯得越可怕,」阿莎警告,「有膽你就去篝火間走走、聽聽。人們講的故事中既沒提及你的力量,也沒讚美我的美貌。他們談論的只有鴉眼,談論他見識的遠方土地,談論他強暴過的女子,談論他殺死的男人,談論被他洗劫的城市,談論他在蘭尼斯港焚燒泰溫公爵艦隊的手段……」

  「獅子的艦隊是我燒的,」維克塔利昂強調,「我親手將第一支火炬扔上他的旗艦。」

  「但整個計劃由鴉眼制訂。」阿莎把手搭上他胳膊。「他殺了你妻子……對嗎?」

  巴隆嚴令不准提及此事,但巴隆已死。「他讓她懷了孩子,我不得不下手。我也想殺了他,可巴隆不准在自家廳堂裡發生弒親行為。他放逐了攸倫,永遠不准回來……」

  「……只要巴隆活著?」

  維克塔利昂望向自己的拳頭。「她給我戴綠帽子。我別無選擇。」消息傳出去,人們會笑話我,就像我跟鴉眼對質時,他嘲笑我那樣。「她是心甘情願的,她那兒濕得要命,」他炫耀道,「看來,咱們的維克塔利昂渾身上下都高大,除了最關鍵的地方。」但他不能告訴她這些。

  「我為你難過,」阿莎說,「更為她難過……可惜,你也讓我別無選擇,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奪取海石之位。」

  你辦不到。「你要浪費口舌是你自己的事,女人。」

  「我們走著瞧吧,」她說,然後離開了他。

冰與火之歌四:群鴉的盛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