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四:群鴉的盛宴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四章─阿蓮



  初升的陽光穿過窄窗,阿蓮伸著懶腰爬起床。吉思爾聽到響動,慌忙披上睡袍。屋內還充斥著夜晚的寒意。等到冬天,這裡就不能住了,阿蓮心想,這裡會冷得跟墳墓一樣。於是她穿好袍子,繫起腰帶。「爐火滅了,」她吩咐,「麻煩你,加點柴。」

  「是,小姐。」老婦人答應。

  阿蓮在處女塔的住所寬敞華麗,與萊莎夫人在世時她所寄居的小臥房自不可同日而語。現今她有了單獨的更衣室和廁所,還有一個白石雕刻的陽台,足以俯瞰谷地。趁吉思爾照料壁爐的工夫,阿蓮赤腳走出去。腳下石頭冷冰冰的,屋外山風凜冽──鷹巢城上一貫如此──但眼前的風景讓她暫時忘卻了所有不適。處女塔是七座尖塔中最東邊的一座,因此視野也最好,晨光之下,森林、河流與田野紛紛慵懶呈現,光輝在山頭閃爍,好似無數傳說中的金字塔。

  好漂亮啊。白雪皚皚的巨人之槍籠罩在前,雄渾豪邁的山岩與冰雪使得它肩膀上的城堡顯得如此渺小。夏日裡阿萊莎之淚騰湧的懸崖,如今垂下二十尺高的冰柱。一隻獵鷹在崖邊盤旋,張開藍色的翅膀,翱翔於晴空之中。我有翅膀就好了。

  她把手放在精雕細琢的欄杆上,向外眺望。六百尺的正下方乃是長天堡,繼而無數鑿刻的石階組成蜿蜒的道路穿過雪山堡和危岩堡,直下谷地。月門堡的塔樓與工事細小得像孩童的玩具,而城堡之外,公義者同盟的士兵們也從帳篷裡起身,來來往往,好比蟻丘中的螞蟻。他們真是螞蟻就好了,她心想,伸腿就能踩扁。

  小杭特伯爵的隊伍於兩天前抵達,其他人則早到了。奈斯特.羅伊斯關門抗拒,但他麾下士兵尚不滿三百,而前來逼宮的六鎮諸侯每人皆帶來一千精銳。阿蓮像清楚自己的真名一樣清楚這些人的名諱:本內達.貝爾摩,洪歌城伯爵;賽蒙.坦帕頓,九星城的騎士;霍頓.雷德佛,紅壘伯爵;安雅.韋伍德,鐵橡城伯爵夫人;傑伍德.杭特──呼為「小杭特」──長弓廳伯爵;以及六鎮中強大者約恩.羅伊斯,外號「青銅約恩」,聲名顯赫的符石城伯爵,乃奈斯特的表兄和羅伊斯家族本家的族長。自萊莎.艾林墜落之後,這六鎮諸侯就在符石城商討,最終簽訂了盟約,誓言共舉義旗,保境安民,並為勞勃公爵和谷地而戰。他們的聲明中絲毫沒提到峽谷守護者,反而要求「終結亂政」,清理「宵小奸臣」。

  冷風拍打著小腿,她回屋換裝,準備用餐。培提爾將前妻的衣櫥盡數贈予,裡面有她做夢也不敢想像的無數絲衣、綢緞、天鵝絨與毛皮,不過大都既肥且寬──萊莎多次懷孕又多次死產流產後,已徹底沒了體形──阿蓮只穿得上奔流城年輕二小姐的那些舊裙服。吉思爾負責把其他衣服一件一件改好,畢竟,十三歲的阿蓮已比她姨媽二十歲時高出一截。

  今天早上,她看上一件徒利家族紅藍相間的裙服,邊緣鑲有松鼠毛,於是吉思爾幫她穿進喇叭袖,捆好背帶,再梳挽她的長髮──昨晚臨睡前,阿蓮剛重新染過。姨媽將她棗紅色的秀髮染成了深棕色,然而過不多久,髮根又會變紅,所以得時時補料。染料用完後我該怎麼辦呢?畢竟那是從狹海對岸的泰洛西得來的稀罕之物。

  下樓梯時,她再度感嘆於鷹巢城的寂靜,只怕七國上下沒有比這裡更沉默的城堡了。此地的僕從不僅稀少,而且個個老邁,交流時也識趣地壓低聲音,以免驚擾暴躁的少主。山上沒有馬廄,沒有獵狗咆哮,沒有騎士操練比武,連守衛們在白石廳堂裡巡邏的腳步聲也顯得疏遠縹緲,她唯一能清晰分辨的,乃是寒風席捲尖塔的嗚咽與嘆息。想起剛來城裡時,至少還能聽見阿萊莎之淚的纏綿,如今吉思爾說瀑布要到春天才會解凍。

  勞勃大人獨坐在廚房上方的明月廳內,無精打采地用木匙掏著一大碗蜂蜜麥片粥。「我要雞蛋,」他看見她便抱怨,「我要三個煮得軟軟的雞蛋,外加煎好的培根。」

  他們沒有雞蛋,更沒有培根。鷹巢城糧倉裡儲備的燕麥、玉米和大麥足以支撐一年之久,但新鮮食品都是由一位名叫米亞.石東的私生女孩從谷地帶上來的。如今公義者同盟封鎖了山路,米亞不敢冒險穿越──六鎮諸侯非常清楚這點,他們中最先趕來的貝爾摩伯爵剛到山下便派烏鴉傳信警告小指頭,只要他還挾持著勞勃公爵,就別想得到任何供應。換言之,鷹巢城沒有遭到嚴格意義上的圍困,但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等米亞上山您就會有雞蛋的,要多少有多少,」阿蓮對小公爵保證,「她會帶來雞蛋、黃油和瓜果,許多美味可口的東西。」

  男孩不為所動,「我現在就要雞蛋。」

  「乖羅賓,這裡沒有雞蛋,你是知道的。好啦,快把粥喝了吧,味道挺不錯的。」她自己先舀了一匙。

  勞勃將湯匙在碗裡拌來拌去,就是不放進嘴裡。「我不餓,」他最後決定,「我想回去睡覺。昨晚我又沒睡著,阿蓮,總是聽見歌聲!柯蒙師傅給我安眠酒喝,可我喝了還是聽見有人唱。」

  阿蓮放下湯匙,「如果有人唱,我也會聽見。乖羅賓,你在做噩夢,沒別的。」

  「不對,才不是夢!」男孩眼中噙滿淚花,「是馬瑞里安,他又在唱!你爸爸說他死了,不,他才沒有死!」

  「他死了,」聽勞勃這樣講,她忽然覺得很害怕。他幼弱多病,如果又瘋了該怎麼辦?「乖羅賓,馬瑞里安真的死了,他深愛著你母親大人,所以無法原諒自己對她犯下的罪孽,他最終被藍天所召喚。」當然,阿蓮和勞勃一樣沒看見屍體,但歌手的結局早已注定。「真的,他死了。」

  「但我每晚都聽見他唱歌,就連關上窗戶,用枕頭蒙住腦袋也不行。你爸爸該把他舌頭拔出來,我命令他這麼做,結果他不執行!」

  那當然,得留住舌頭好讓他在外人面前招供。「羅賓,乖,把粥喝了吧,」阿蓮哄道,「好嗎?就當是為了我?」

  「我不想喝粥,」勞勃伸手將湯匙擲過大廳,砸在一幅織錦上,潔白的明月錦繡留下了點點污跡。「大人要雞蛋!」

  「大人應該滿懷感激地把粥喝下去。」培提爾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阿蓮連忙回頭,看見他和柯蒙師傅並肩站在拱形門樑下。「請聽聽峽谷守護者的勸告,大人,」學士勸道,「您的封臣此刻正上山前來投誠效忠,您需要精神抖擻地接待。」

  勞勃用指關節揉揉左眼,「叫他們走,我才不想看見他們。如果他們堅持要來,我就要看他們飛!」

  「噢,您這提議很有意思,大人,可惜我保證過他們的安全。」培提爾說,「無論如何,現在要趕他們走也遲了,對方多半已到達危岩堡。」

  「就不能放過咱們嗎?」阿蓮聞言哀歎,「咱們從來都沒傷害過他們。他們想要什麼呢?」

  「他們要勞勃大人。他,還有谷地。」培提爾促狹地微笑,「一行八人,除了六個鬧事者,還有帶路的奈斯特子爵以及林恩.科布瑞──這種腥風血雨的場面,他怎會錯過?」

  小指頭的話只能加劇她的恐慌。傳說在比武場上被林恩.科布瑞殺掉的人和在戰場上被他殺掉的人一樣多。他的騎士封號是助勞勃叛亂而獲得的,起初,他在海鷗鎮外對抗瓊恩.艾林公爵,後來投靠叛軍參加三叉戟河決戰,並在會戰中擊殺了著名的御林鐵衛,多恩的勒文親王。培提爾告訴阿蓮,當勒文親王最終對上科布瑞那柄名劍「空寂女士」時,已然傷痕纍纍,難以為繼,但他又隨即補充,「這些言語你可不能在科布瑞面前提起,所有問起他與馬泰爾一戰真相的人,都被他送到地獄裡去向他的對手提問了。」實際上,只要她從鷹巢城守衛們口中聽來的故事有一半真實,林恩.科布瑞就已經比公義者同盟的六位諸侯加起來還要危險。「他怎麼也來?」阿蓮急促地追問,「我還以為科布瑞家站在您這邊呢。」

  「萊昂諾.科布瑞大人的確傾向於我,」培提爾解釋,「但他弟弟我行我素慣了。在三叉戟河,當他們的父親被砍倒時,是林恩抓起『空寂女士』,替父報仇。隨後萊昂諾護送老人去後方找學士救治,林恩則率隊衝鋒,不僅擊潰威脅勞勃左翼的多恩軍隊,還殺掉了對方領袖勒文.馬泰爾。老科布瑞伯爵臨死前,將『空寂女士』劍傳給了幼子,把封地、爵位、城堡和所有錢財留給萊昂諾,不過做哥哥的並不領情,始終覺得自己的權利受到了損害,至於林恩爵士嘛……他對我的感情就跟他對萊昂諾的感情一樣深,你知道,他本來想娶萊莎的。」

  「我不喜歡林恩爵士,」勞勃插話,「我不許他來這裡。你趕緊叫他下山,我從沒准許他上來。不准他上來!媽咪說過,這裡是攻不破的!」

  「你媽媽死了,大人,而直到你十六歲命名日之前,谷地由我統治,」培提爾轉身吩咐廚房台階上的駝背僕女,「美拉,給大人拿一個新湯匙,大人想喝粥。」

  「我才不想喝!我想看它飛!」勞勃兜起大碗擲過去,麥片與蜂蜜霎時在空中飛濺,培提爾.貝里席見狀敏捷地閃躲開來,柯蒙師傅就沒那身手了,結果被木匙結結實實地打中胸膛,食物濺滿臉龐和肩膀,令他顧不得學士的尊嚴,驚惶地出聲尖叫。阿蓮連忙上前安撫,可惜遲了,發病的男孩用顫抖的手抓起一壺牛奶再度扔出去,然後他試圖站起來,結果撞翻了椅子,摔成一團,亂蹬的腿狠狠地踢中阿蓮的肚子,差點令她背過氣去。「噢,諸神在上。」培提爾厭惡地說。

  麥片粥點綴在柯蒙師傅的頭髮和臉龐上,他跪在主子面前,呢喃著安慰的話語。一顆米粒自他右頰緩緩滑落,彷彿一大顆灰黃的淚珠。這次發作沒有上次強烈,阿蓮試圖往積極的方面想。癲痢病發作完畢後,培提爾召來兩名穿天藍披風和銀鎧甲的守衛,「帶他回房,用水蛭放血。」峽谷守護者下令,兩名守衛中的高個子便一聲不吭地將主人攬入懷中。連我都能輕輕鬆鬆抱起他,阿蓮心想,他就像他的布偶那麼輕。

  柯蒙多留了片刻,「大人,會面可否緩一日?自萊莎夫人死後,這孩子的病一天比一天厲害,不僅發作得更頻繁,每次發作也更加劇烈。我已在所能允許的最大範圍內為他放血,給他喝安眠酒和罌粟花奶,以助其入睡,然而,他需要休息……」

  「他一天能睡十二個鐘頭,」培提爾打斷道,「而我只要他在必要的時刻保持清醒。」

  學士尷尬地用手指梳梳頭髮,甩開無數米粒,落到地板上。「從前,每當他焦躁不安時,萊莎夫人會餵他奶喝。安布羅斯博士說母乳具有奇特的功效。」

  「這就是你的諫言嗎,學士先生?你要我們為鷹巢城公爵和艾林谷守護者找個奶媽?那等他結婚那天,該怎樣讓他斷奶呢?或者教他放棄奶媽的乳頭直接找上新娘子的?」培提爾公爵哈哈大笑,「不,不妥,我建議你另選一條路子。孩子都愛吃甜食,對吧?」

  「甜食?」

  「甜食。蛋糕、派餅、果醬、果凍、蜂蜜……諸如此類,或許……在牛奶裡加一點甜睡花,你試過嗎?只加一點點,以安撫神經,幫他擺脫癲痢病的困擾。」

  「一點?」學士的喉結急促地前後蠕動,「一點點……也許,也許吧……不能太多,也不能太頻繁,然而,我可以試……」

  「一點,」培提爾公爵保證,「在你帶他出來接見封臣們之前。」

  「遵命,大人。」學士急匆匆離開,每走一步,頸鏈都輕聲作響。

  「父親,」等眾人離開後,阿蓮發問,「您用早餐嗎?我去盛粥。」

  「我討厭麥片粥,」他用小指頭的眼睛打量她,「一個親吻足以當我的早餐了。」

  真正的女兒決不會拒絕為父親獻上親吻,因此阿蓮奔上前吻了他,那是乾巴巴、急促的一碰,剛剛碰到臉頰,旋即急促地分開。

  「多麼地……盡職盡責啊,」小指頭的嘴唇在笑,眼睛卻沒有,「好吧,我正好有職責要交給你。去找廚子,溫幾壺紅酒,加上蜂蜜和葡萄乾,我們的客人爬了很長的路,想必又冷又渴。等他們抵達,你得親自出去迎接,奉上麵包、奶酪和葡萄酒……我們還剩下什麼樣的奶酪?」

  「嗆口的白奶酪和發臭的藍奶酪。」

  「端白的出來。此外,你得更衣。」

  阿蓮低頭審視自己的裙服,那是奔流城的深藍和暗紅,「您覺得這太──」

  「──太徒利化了。我的私生女兒炫耀地穿著我前妻的衣服會刺激『公義者』們。趕快去換,嗯,需要我提醒你天藍和乳白也不行嗎?」

  「是,」天藍和乳白乃是艾林家族的色彩。「他們有八個,您……青銅約恩也在其中?」

  「他是這八個裡面我唯一關心的。」

  「青銅約恩認得我,」她提醒培提爾,「他兒子披上黑衣時,他隨行來臨冬城做客。」阿蓮模糊地憶起,自己是如何瘋狂地愛上了威瑪爵士……那彷彿是一生之前的事了,是某位笨女孩的夢想。「後來,羅伊斯大人他還……他還在君臨見過珊莎.史塔克,在首相的比武會上。」

  培提爾以一根手指抬起她的下巴:「羅伊斯見過這張俏臉不假,但這張臉不過是一千張臉譜中匆匆閃過的花朵。下場比武的戰士關心的是自個兒的安危,不是人群中的孩子;而臨冬城的珊莎是個棗紅頭髮的小女孩,我女兒是高大美貌的處女,頭髮更有栗子的顏色。人們只會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阿蓮,」他吻了她的鼻子,「叫瑪迪燃起書房的爐火,我將在那裡待客。」

  「不在大廳嗎?」

  「不成。我不能太靠近艾林家的王座,否則會挑起更深的怨恨,他們認為像我這樣出身低微的人注定沒資格嚮往那高高在上的座位。」

  「書房啊……」她本該就此住嘴,卻不知怎的又補問了一句,「若您把勞勃……」

  「……和谷地交給他們?」

  「他們已經佔有了谷地。」

  「噢,他們是佔有谷地的一大塊,這我承認,但遠遠沒到控制局面的程度。我在海鷗鎮很受歡迎,也有別的諸侯肯當我的朋友。格拉夫森、林德利、萊昂諾.科布瑞……當然,他們的勢力比不上公義者同盟。不過阿蓮,你覺得我們還能上哪兒去呢?返回我在五指半島上的雄偉要塞嗎?」

  她考慮過後路了,「喬佛里給了您一座雄偉要塞,您理所當然應該回赫倫堡。」

  「那只是虛位,我需要用它來迎娶萊莎,僅此而已──當時總不能讓蘭尼斯特把凱岩城封給我吧。」

  「是,但城堡已經屬於您了。」

  「啊,那是怎樣一座城堡啊!洞穴般的殿堂與荒廢的塔樓,鬼魂與幽靈四處出沒,無人打理,難以防禦……還有關於詛咒的小麻煩。」

  「詛咒是歌謠和故事裡才有的事。」

  這話令小指頭不禁微笑:「已經有關於中毒矛慘死的格雷果.克里岡的歌謠了嗎?或者關於在他之前的傭兵,被他肢解四肢的那位?那位又是從亞摩利.洛奇爵士手中接管城堡的,而亞摩利.洛奇爵士得自於泰溫公爵,結果前者教熊吃掉,後者死在自己的侏儒兒子手上。我還聽說河安老夫人也死了。羅斯坦家族、史壯斯家族、哈羅威家族,史壯斯家族……碰過赫倫堡的人統統不得好死。」

  「那就把它交給佛雷侯爵!」

  培提爾輕笑出聲,「也許吧,或者給咱們親愛的瑟曦太后……噢,可不該說她的壞話,她把那些華麗的織錦給我送來了,你說,她不是挺仁慈的嗎?」

  提起太后的名字便令她全身僵硬。「不,她才不仁慈,她讓我害怕。如果叫她知道我在這裡──」

  「──那我只好讓她提前出局了,如果她還沒把自己置於死地的話,」培提爾用小指頭的笑逗弄她,「在權力的遊戲之中,最卑微的棋子也有自己的慾望,有時候會拒絕執行你為它們設計的行動。記住這點,阿蓮,這是瑟曦始終學不會的一課。好啦,你不是還有職責要辦嗎?」

  她乖乖照辦,首先監督廚子溫酒,接著找來一大輪白奶酪,並令下人烤好二十人份的麵包,以防諸侯們帶的隨從過多。吃了我們的麵包與食鹽,他們就是賓客,再也不能傷害我們。雖說在孿河城,佛雷家族公然踐踏關於賓客的律法,謀殺了她的母親大人和哥哥,但她不相信高貴的約恩.羅伊斯會墮落到那種程度。

  隨後她開始佈置書房。書房已鋪有密爾地毯,沒必要再撒香草,阿蓮吩咐兩名男僕抬來擱板桌,再端來八張沉重的橡木皮革座椅──若是尋常宴席,該把兩張椅子分別放在桌子首尾,再左右各放上三張,可這次不一樣,阿蓮另有主意,她在桌子的一面放了六張椅子,另一面放上兩張。

  同盟的諸侯們應該到達雪山堡了吧,爬山十分辛苦,騎騾子需騎上一天,走路得花好多日子了。會談將在夜間舉行,蠟燭必不可少。於是等瑪迪燃好爐火後,阿蓮又叫她取來若干熏香蜂蠟,這是魏克利伯爵送給萊莎夫人的求婚禮物。隨後她又回去廚房,確保麵包和葡萄酒準備妥當。一切都很順利,還有時間留給她梳洗換裝。

  她首先看中一件純紫的絲裙服,接著又為一件暗藍色鑲銀絲的天鵝絨裙服著迷,最後她想起阿蓮不過是私生女,打扮不能招搖醒目。結果她換上一件羊毛裙服,暗棕色,做工樸素,胸前與衣袖上繡了藤蔓與枝葉的裝飾,還鑲有金邊。這件裙服舒適體貼,卻幾乎可算是僕女的服裝。培提爾將前妻的珠寶也盡數給了她,此刻她拿許多項鏈試了又試,覺得它們都過於華麗,最後只繫了一條天鵝絨緞帶,緞帶是秋天的金色。吉思爾將萊莎的銀鏡端來,她發現這個顏色與阿蓮蓬鬆的深棕色頭髮很配。羅伊斯伯爵認不出我來的,她心想,連我自己都認不出自己。

  自覺具備了培提爾.貝里席的信心之後,阿蓮.石東戴上微笑,跑去迎接客人。

  鷹巢城是七大王國裡唯一一座需要客人從地下進入的城堡。蜿蜒的石階穿過雪山堡和危岩堡,在長天堡終結。最後六百尺是垂直的懸崖,迫使來客放棄坐騎,作出選擇:要麼和蘿蔔一起搭乘搖搖晃晃的木籃子上山,要麼在山腹中攀登鑿刻的搭手。

  雷德佛伯爵和韋伍德伯爵夫人是同盟中的長者,眾人將吊籃讓給他倆坐,籃子回來時又載了肥胖的貝爾摩伯爵上去。其他諸侯自行攀登。阿蓮在新月堂溫暖的壁爐前以勞勃公爵之名歡迎他們,奉上麵包、奶酪和盛在銀杯中溫熱的葡萄酒。

  先前培提爾給她一張紋章卷軸加以研習,因而她能通過紋章辨認出所有人。顯然,胸前繡有紅色城堡的是雷德佛,他身材矮小,灰鬍子修剪整齊,慈眉善目;安雅夫人是公義者同盟中唯一的女性,深綠外套上用黑玉鑲有韋伍德家族的破碎車輪徽章;紫衣上繡六隻銀鈴的是貝爾摩,梨形肚子,圓肩膀,多肉的下巴伸出無數淡黃間灰的短鬚;賽蒙.坦帕頓與他剛好相反,鬍子又黑又尖,外加尖鼻子和冰藍色眼睛,使得這位九星城騎士猶如天上的猛禽;小杭特伯爵的白貂皮披風乍看上去沒有特色,直到她發現繫外套的別針──五根呈扇形散開的銀箭。此人年過四十,阿蓮私下覺得他已接近五旬,乃父統治長弓廳近六十年之久,最近突然暴病身亡,謠傳是做兒子的迫不及待要繼承權位。小杭特的臉跟鼻子紅得像蘋果似的,無疑是貪杯的緣故,她決心多給他倒幾杯酒。

  來客中最年輕者胸前繡有三隻烏鴉,每隻爪下都抓著一顆血紅的心臟,此人褐色的頭髮披到肩膀,前額垂下一綹散亂的髮捲。這便是林恩.科布瑞爵士,阿蓮一邊想,一邊警惕地掃視著對方剛硬的唇形和令人不安的眼神。

  羅伊斯兄弟走在最後,奈斯特子爵陪伴著青銅約恩。符石城伯爵如獵狗般高大,縱然頭髮灰白,面容滄桑,仍有說不出的魄力,那雙糾結的巨掌彷彿隨時能將年輕人的脖子輕輕折斷。看他嚴肅的神情,珊莎不由得憶起臨冬城的往事,憶起伯爵大人坐在桌邊和母親低語;憶起他外出打獵,收穫了一隻雄鹿,歡呼吶喊聲震城堡;憶起他在校場裡以比武用的鈍劍將她父親打倒在地,還打敗了羅德利克爵士。不行,他一定能認出我來,他怎麼可能不認識我?阿蓮猶豫要不要跪在對方面前尋求庇護。他沒為羅柏而戰,怎會為我而戰呢?戰爭已告結束,臨冬城成了廢墟。「羅伊斯大人,」她怯生生地問,「您需要美酒以驅除寒意嗎?」

  青銅約恩瓦灰色的眼珠半隱藏在她所熟悉的濃眉毛下面,當他們目光交匯時,那雙眉毛不禁一皺,「姑娘,我們會過面嗎?」

  阿蓮驚得幾乎把舌頭吞下去,幸好奈斯特子爵替她解了圍,「阿蓮是峽谷守護者的私生女兒。」他粗聲告訴表兄。

  「小指頭的小指頭折騰得挺歡的嘛。」林恩.科布瑞掛著一絲惡作劇的微笑評論道,貝爾摩聽了哈哈大笑,阿蓮只覺紅暈爬上臉頰。

  「你多大了,孩子?」韋伍德伯爵夫人問。

  「十四歲,夫人,」她差點忘了阿蓮的年齡,「我已經不是孩子了,我是有過月事的女人。」

  「是嗎?還沒開苞吧?」小杭特伯爵的大鬍子將他的表情完全遮住。

  「現下還沒有,」林恩.科布瑞接嘴,當她不在場一樣,「不過我瞧這妞兒是含苞欲放了。」

  「心宿城的操守規矩已淪落至此了嗎?」安雅.韋伍德也是頭髮花白的老人,眼角皺紋斑斑,下巴皮膚鬆弛,可語氣中的尊貴令人肅然起敬,「這姑娘年紀輕輕,溫順知禮,卻不幸經歷過恐怖的事件。注意你的言辭,爵士。」

  「我的言辭我自己知道關心,」科布瑞反唇相譏,「夫人您注意自個兒就好了。許多死人可以告訴您,我可不是喜歡聽人教訓的騎士。」

  韋伍德伯爵夫人不再理他,「帶我們去見你父親,阿蓮,這裡的事越早處理完越好。」

  「峽谷守護者在書房等候大家,請大人們移步。」眾人出了新月堂,爬上一段大理石階梯,途經地窖和三個殺人洞──諸侯們假裝對頂上的機關不聞不問。等到達頂端,貝爾摩已是氣喘吁吁,如同鐵匠的風箱,而雷德佛的臉色變得跟他的頭髮一樣灰敗。守衛們打開閘門,「這邊走,大人們,請隨我來。」阿蓮引大家穿過一條掛有無數華麗織錦的拱廊,來到羅索.布倫爵士把守的書房門口。他為大家開門,並跟著進去。

  培提爾坐在擱板桌前,一隻手握著一杯葡萄酒,另一隻手翻弄著一張脆弱的白卷軸。當公義者同盟的諸侯們進入時,他翻起眼睛打量大家。「大人們,歡迎之至,還有您,我的好夫人。啊,登山使人勞累,快請落座。阿蓮,親愛的,給我們的貴客倒酒。」

  「是,父親。」她欣慰地發現,香蠟已然點起,書房中瀰漫著豆蔻與其他貴重香料的味道。她取酒壺時,客人們一個接一個地落座……奈斯特.羅伊斯猶豫半晌,最終不得不坐到培提爾公爵身旁的空位子上,林恩.科布瑞則站在壁爐旁邊,伸手取暖,劍柄的心形紅寶石映照出耀眼的紅光。阿蓮看見他衝羅索.布倫爵士微微一笑。以「老男人」的標準而論,林恩爵士長得挺俊,她心想,可我一點也不喜歡他的笑容。

  「我正在閱讀諸位大人的嚴正聲明。」培提爾開口,「寫得真好,操刀的學士深諳筆墨之道。諸位,什麼時候讓我也聯名簽署呢?」

  他的話大大出乎來客們的意料。「你?」貝爾摩說,「簽字?」

  「我的筆墨功夫雖不及這位淵博的學士,書寫文字卻也綽綽有餘,況且最關心勞勃大人的難道不是區區在下嗎?至於這幫『宵小奸臣』,讓我們齊心協力地挖出來。大人們,我全心全意地支持您們的事業,懇請您們即刻賜教簽署盟約的手續。」

  阿蓮一邊倒酒,一邊聽見旁邊的林恩.科布瑞「嗤嗤」發笑。其他人則倍感困惑,直到青銅約恩.羅伊斯清脆地捏了捏指節,道:「我們此行的目的不是要你在盟約上簽字,也不是來跟你玩文字遊戲的,小指頭。」

  「是嗎?真可惜,遊戲乃是生活的調料,」培提爾把卷軸放到一邊,「好吧,讓我們直入正題,大人們,夫人,您們想把我怎樣呢?」

  「我們不想把你怎樣,」賽蒙.坦帕頓用冰藍色眼珠瞪著峽谷守護者,「我們要你滾。」

  「滾?」培提爾佯作驚訝,「我能上哪兒去?」

  「國王給了你赫倫堡,」小杭特伯爵指出,「任何人都該滿足了。」

  「河間地正需要有人統治,」老霍頓.雷德佛說,「奔流城被圍,布雷肯和布萊伍德公開交戰,三叉戟河兩岸的土匪氣焰囂張,殺人放火,到處都有未及掩埋的屍首。」

  「好一幅誘人圖畫,雷德佛大人,」培提爾應道,「不過很可惜,我在谷地身肩重責。況且勞勃大人目前還算安穩,難道要我把這病弱的孩子帶往一片混亂血腥中去嗎?」

  「公爵大人留下,」約恩.羅伊斯宣佈,「我將把他帶去符石城,讓他成為一個能令瓊恩.艾林驕傲的騎士。」

  「符石城?」培提爾好奇地問,「為何不是鐵橡城或紅壘?為何不是長弓廳?」

  「隨便哪裡都可以,」貝爾摩叫道,「公爵大人會輪流造訪每家的城堡。」

  「是嗎?」培提爾的語氣中充滿懷疑。

  韋伍德伯爵見狀嘆了口氣,「培提爾大人,別再使小兒科的離間計了。我們大家說好了,乃是同氣連聲的盟友。就我看,符石城相當合適,約恩大人培養出了三位好男兒,沒有誰比他更適合教導小公爵,那裡的亨威格師傅比您的柯蒙師傅年長,經驗更豐富,也更適合調養勞勃大人的身體;那裡強壯的山姆.石東乃是全天下最棒的教頭,可以教導這孩子戰爭之道;那裡的盧科斯修士潛心於七神信仰。此外,符石城還有許多同齡孩子,比老女僕或傭兵更適合與勞勃大人做伴。」

  培提爾.貝里席輕捻鬍子,「我不否認,公爵大人需要夥伴,然而您們仔細瞧瞧,阿蓮她能算是老女人嗎?您們不清楚,勞勃大人很喜歡我女兒,待會兒您們可以親自問他。此外,我已邀請格拉夫森伯爵和林德利伯爵各遣一子歸我收養,兩人均與勞勃年紀相仿。」

  林恩.科布瑞笑道:「呦,兩隻小狗的狗崽子。」

  「當然啦,勞勃也需要年長的孩子為伴,最好是前途光明、表現利索的侍從,以便小公爵當成榜樣觀摩學習。」培提爾轉向韋伍德伯爵夫人,「好夫人,聽說您的鐵橡城中正有這麼一位上上之選。您能遣哈羅德.哈頓前來與勞勃大人作陪嗎?」

  安雅.韋伍德似乎頗感有趣,「培提爾大人,您真是我所見過的最大膽的強盜了。」

  「喲,我可不是要偷走那孩子,」培提爾擔保,「只希望他能與勞勃成為朋友。」

  青銅約恩.羅伊斯傾身向前,「勞勃大人和年輕的哈利理當成為朋友……他們將聯袂在符石城做我的養子與侍從,在我的照應下成長。」

  「把男孩交出來,」貝爾摩伯爵叫喊,「我們保你平安無恙地離開谷地,去做你的赫倫堡公爵。」

  培提爾稍帶責難地回望向他,「您的意思莫非是:若我不肯照辦,就要動粗嘍,大人?實在太奇怪了,我尊貴的前妻尚且認定我職責所在,應當守護谷地,須臾不得離開,諸君反倒苦苦相逼,竟然容不下我。」

  「貝里席大人,」韋伍德伯爵夫人朗聲道,「萊莎.徒利乃是瓊恩.艾林的寡婦和勞勃.艾林的母親,身為攝政統治谷地,咱們敬她是主。你呢……直說了吧,你沒有艾林家族的血統,與勞勃大人更無親屬關係,憑什麼坐在山上使喚大家?」

  「若您記憶不差,可知萊莎封我為峽谷守護者?」

  小杭特伯爵接口道:「萊莎.徒利並非谷地人,她沒資格安排峽谷的事務。」

  「那勞勃大人呢?」培提爾反問,「萊莎夫人連自己親生兒子的事也安排不了了?」

  奈斯特.羅伊斯一直保持沉默,此刻大聲說道:「我曾滿心希望迎娶萊莎夫人,杭特大人的先父與安雅夫人之子也有此打算,科布瑞更有整整半年待在山上。想想看,若夫人選的是我們中的一位,諸位決不會質疑他峽谷守護者的權威。說到底,萊莎夫人只不過剛巧挑了小指頭大人,並將兒子交其關照罷了。」

  「他也是瓊恩.艾林的兒子,表弟,」青銅約恩朝月門堡的守護者皺眉,「他屬於谷地。」

  培提爾提出解答:「鷹巢城與符石城一樣,都在谷地的範圍之內,難道爬上山就升天了嗎?」

  「儘管說你的笑話,小指頭,」貝爾摩伯爵咆哮,「我們要男孩。」

  「雖然很不願令您失望,貝爾摩大人,可我不得不遺憾地通知您,我不能與我的繼子分開。您們都很清楚,他身子有些纖弱,經不得長途奔波。身為他的繼父和峽谷守護者,我不能容許他有任何意外發生。」

  賽蒙.坦帕頓清清嗓子,「我們每人帶來一千精兵,此刻兵士都駐紮在山腳下,小指頭。」

  「希望他們住得舒服。」

  「如果必要,我們能召集更多人手。」

  「想用戰爭來威脅我嗎,爵士?」培提爾的語氣中沒有一絲恐懼。

  青銅約恩吼道:「我們要帶走勞勃大人!」

  會談陷入了沉寂。這時,林恩.科布瑞忽然從壁爐邊不耐煩地轉過身,「鬧夠了沒有?聽得我起雞皮疙瘩,蠢貨們,論嘴皮功夫,小指頭可以說到你們個個支撐不住,眼皮打架!跟他這路貨色有什麼好廢話的……爽快點,靠傢伙決定吧。」他拔出劍來。

  培提爾連忙攤開雙手,「我沒有武器,爵士。」

  「這個問題好解決,」燭光在科布瑞的煙灰色劍刃上跳躍,沉暗的金屬令珊莎想起了父親的巨劍寒冰。「你的蘋果食客帶了刀,叫他給你,或者把你自己的匕首找出來比畫比畫。」

  她看見羅索.布倫摸向劍柄,但劍未出鞘,青銅約恩便暴跳如雷地站起來,「放下武器,爵士!你到底姓科布瑞還是姓佛雷?我們是這裡的客人!」

  韋伍德伯爵夫人抿緊嘴唇,「實在太不成體統了。」

  「收劍,科布瑞,」小杭特伯爵應和,「你的行為讓大家蒙羞。」

  「是的,林恩,」雷德佛用和緩的語氣勸道,「這對我們沒好處,讓『空寂女士』歇息去吧。」

  「我的女士口渴著呢,」林恩爵士不肯讓步,「她若出鞘,見血方休。」

  「口渴就衝我來!」青銅約恩結結實實地擋在科布瑞身前。

  「好個公義者同盟!」林恩.科布瑞惡狠狠地咒道,「瞻前顧後,難成大事,不如改名叫老婦人同盟!」他將沉暗的劍收回鞘內,推開布倫,旁若無人地大步離開。阿蓮聽見腳步聲清澈地迴響。

  安雅.韋伍德與霍頓.雷德佛交換了一個眼色,杭特乾了杯中酒,伸出杯子讓阿蓮滿上。「貝里席大人,」賽蒙爵士鄭重其事地說,「請您原諒剛才的意外事件。」

  「原諒?」小指頭冷冰冰地道,「是誰把他帶來的,大人們?」

  青銅約恩解釋,「我們並非有意──」

  「是您們把他帶來的!這太荒唐了,簡直是公然蔑視律法,我有權召喚守衛,大人們──」

  杭特匆忙起立,差點撞翻阿蓮手中的酒壺,「你保證過我們的安全!」

  「……是的,您們應該心存感激,我總還有榮譽感,與某些人不同。」培提爾的聲音中蘊涵有她從未聽過的惱怒,「我讀了您們的聲明,也聽了您們的要求,現在請聽聽我的:即刻從山下撤軍回家,別再騷擾我兒子。我不否認,從前是有統治不善的地方,可那是萊莎幹的,非出於我。給我一年時間,我將與奈斯特大人攜手整治,一年之後,諸君將不會有任何委屈。」

  「空口無憑,」貝爾摩說,「我們憑什麼信任你呢?」

  「您居然質疑我的人品?到底是誰在會議上亮傢伙,啊?您們自稱要保護勞勃大人,卻不給他吃的,令他營養不良,這樁樁悖行應該畫上句號了。告訴您,大人,我不懂如何帶兵打仗,但假若真被逼上絕路,也會奮起抵禦。峽谷裡並非只有你們六鎮諸侯,君臨的王室更是支持我的統治。如果你們想要戰爭,儘管直說,只怕谷地將血流成河。」

  阿蓮察覺到公義者們眼中逐漸擴散的猶疑。「一年時間並不太長,」雷德佛大人遲緩道,「或許……如果您保證……」

  「沒人想要戰爭,」韋伍德伯爵夫人確認,「秋天即將結束,大家要準備過冬。」

  貝爾摩清清喉嚨,「在年底之前……」

  「……若我不能滿足諸位,便自動放棄峽谷守護者的稱號。」培提爾對諸侯們保證。

  「條件很公平。」奈斯特.羅伊斯子爵插話。

  「不許有任何報復行為,」坦帕頓堅稱,「不許指名誰為叛逆或亂黨。對此您得發誓。」

  「很好,」培提爾承諾,「我要的是朋友,不是敵人。您們願意的話,我即刻為大家各寫一張赦免狀,連同林恩.科布瑞在內,不管怎麼說,他哥哥是個實在人,我不會讓尊貴的科布瑞家族蒙上污點。」

  韋伍德伯爵夫人轉向同伴們,「大人們,我們可否加以考慮?」

  「沒什麼好考慮的,事情很清楚,他贏了。」青銅約恩用灰色的眼睛久久地打量著培提爾.貝里席。「我不喜歡這安排,但看來不得不給你一年時間。抓緊享受吧,大人。記住,並非所有人都是傻瓜。」他猛地掀開門,幾乎把它扯了下來。

  接下來舉辦了一場簡單的宴席,培提爾忙不迭地為樸素的食物道歉。勞勃穿一件乳白與天藍相間的外套跑出來,很稱職地扮演著小公爵的角色。青銅約恩沒有列席,他直接下山去了,林恩.科布瑞走得更快,其他人做客到第二天清晨方才告辭。

  他操縱了這場會議,當晚,阿蓮躺在床上,聽著窗外呼嘯的風聲,靜靜地想。她不明白,也不知懷疑因何而生,總覺得有那麼一點線索,令人無法入睡。她翻來覆去地想,好像一隻叼著老骨頭的狗,最後她起身換好衣服,離開熟睡的吉思爾。

  培提爾還在燈下寫信。「阿蓮,」他說,「親愛的,這麼晚了,還不睡呢?」

  「我想知道實情,一年之內會發生什麼?」

  他擱下筆,「雷德佛和韋伍德老了,一年之內,或許死一個,甚至死倆;傑伍德.杭特將被他的弟弟們殺掉,多半是小哈蘭動手,他也是謀害老伊恩爵爺的元兇──瞧,這就是我常說的,『一不做二不休』嘛;至於貝爾摩,此人生活腐化,容易收買;坦帕頓我會結之為友;遺憾的是,青銅約恩將繼續與我為敵,不過還好,只需將其孤立,便不能構成威脅。」

  「林恩.科布瑞爵士呢?」

  燭光在公爵眼中閃爍,「林恩爵士將成為我不共戴天的仇敵,他將以最惡毒最輕蔑的語言來詆毀我,並參與每一個針對我的密謀。」

  這下她的懷疑終於得到了證實,「為這份服務,您準備怎樣獎勵他?」

  小指頭撫掌大笑,「有什麼,不過是金子、男孩和承諾唄。林恩爵士的胃口不大,親愛的,他只要錢財、孩童與殺戮。」

冰與火之歌四:群鴉的盛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