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四:群鴉的盛宴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七章─山姆威爾



  山姆站在窗前,不安地搖晃,注視著最後一道陽光消失在一排尖屋頂後面。他一定又喝醉了,他陰鬱地想,要不就是遇上另一個女孩。他不知該咒罵還是哭泣。戴利恩是他的兄弟。他唱歌沒人比得上,但要他幹任何別的事……

  夜霧升起,一縷縷灰色霧氣爬上古運河邊建築物的圍牆。「他答應會回來,」山姆說,「你也聽到的。」

  吉莉看了看他。她的眼眶又紅又腫,骯髒雜亂的頭髮耷拉在臉龐周圍。她就像一隻小心謹慎的動物,透過灌木叢向外張望。最後一次生火取暖已是好幾天前的事了,然而野人女孩喜歡蜷縮在火爐邊,彷彿冷冷的灰燼中仍然存有餘溫。「他不喜歡跟我們在一起,」她輕聲說,以免吵醒嬰兒,「這是個可憐的地方,而他想要紅酒與微笑。」

  是的,山姆心想,除了這裡,到處都有酒。布拉佛斯充斥著客棧、酒館和妓院,如果戴利恩喜歡爐火和溫酒,不要陳腐的麵包,不願跟一個哭泣的女人、一個肥胖的膽小鬼和一個生病的老人做伴,誰能責怪他呢?也許我有資格責怪他。他說黃昏之前會回來,他說會給我們帶回紅酒和食物。

  他再次抱著一線希望向窗外張望,希望看到歌手匆匆趕回家。黑暗正降臨到秘之城,沿小巷和水渠蔓延。布拉佛斯善良的百姓紛紛關上窗戶,拴上門閂。夜晚屬於刺客和妓女。他們是戴利恩的新朋友,山姆苦澀地想,近來戴利恩談論的只有他們。他正嘗試寫一首歌,獻給一個叫月影的妓女,她在月池邊聽見他唱歌,便贈給他一個吻。「你應該問她要銀幣,」山姆說,「我們需要的是錢,不是親吻。」但歌手只笑笑。「有些吻比黃金更值價,殺手。」

  這也讓他生氣。戴利恩不該為妓女寫歌。他應該歌唱長城和守夜人的英勇。瓊恩期望他的歌或許能勸導一些年輕人穿上黑衣。結果他唱的卻是金色的吻、銀色的頭髮和火紅的嘴唇。沒有人會為了紅唇而穿上黑衣。

  有時他的歌還會吵醒嬰兒。孩子啼哭,戴利恩就衝他叫嚷,要他安靜,而吉莉流淚,於是歌手氣沖沖地離開,幾天都不回來。「她老哭哭啼啼,我想給她幾巴掌,」他抱怨,「她吵得我睡不著。」

  假如你生下個兒子,又被活生生奪走,你也會哭的,山姆差點說出口。他無法責怪吉莉的悲傷,便轉而責怪瓊恩.雪諾,不知瓊恩的心何時變成了石頭。有一次,他趁吉莉去水渠打水時向伊蒙學士提出這個問題。「當你們把他選為總司令的時候。」老人回答。

  即使現在,消極頹廢地等在這間冷冰冰的屋子裡,山姆心中仍不太願意相信瓊恩真的做了伊蒙學士說的事。可那一定是真的,否則吉莉怎會哭得如此厲害?他只需直接問她,抱在胸前吃奶的孩子究竟是誰的就行了,但他沒有勇氣。他害怕答案。我仍是個膽小鬼,瓊恩。在這廣闊的世界中,無論走到哪裡,恐懼都與他如影隨形。

  一陣空洞的隆隆聲在布拉佛斯的屋頂上方迴響,彷彿遙遠的悶雷──這是礁湖對面泰坦巨人發出的,標誌著夜晚到來。響動吵醒了嬰兒,而他突然發出的啼哭又吵醒了伊蒙學士。吉莉把乳頭塞給孩子,老人睜開眼睛,虛弱地在床上蠕動。「伊戈?好黑。為什麼這麼黑?」

  因為你瞎了。到達布拉佛斯之後,伊蒙神志不清的時間越來越長,有時他似乎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說著說著就開始胡言亂語,嘮嘮叨叨地講起他父親或兄弟的事。他一百零二歲了,山姆提醒自己,但他在黑城堡時雖然年紀大,卻從來沒有神智不清。

  「是我,」他不得不說。「山姆威爾.塔利。您的事務官。」

  「山姆。」伊蒙學士舔舔嘴唇,眨了眨眼。「對。這兒是布拉佛斯。原諒我,山姆。天亮了?」

  「不。」山姆摸摸老人的額頭。他皮膚濕乎乎的,沾滿汗水,又冷又黏,每一次呼吸都伴隨著輕微的喘息。「現在是晚上,師傅,您剛才睡著了。」

  「哦,我睡得太長了。這裡好冷。」

  「我們沒有木頭,」山姆告訴他,「店主人不肯再賒,除非立即付錢。」同樣的對話已是第四或者第五遍了。我該拿錢買木頭,山姆每次都責罵自己,我該給他取暖。

  然而他把最後一點銀幣浪費在紅手之院的醫師身上,那是位膚色白皙的高大男子,穿著繡有紅白相間漩渦花紋的長袍。從他那裡,銀幣換來半瓶安眠酒。「有助於減輕他臨終前的痛苦,」布拉佛斯人不無善意地說。山姆問他還可以做些什麼,他搖搖頭。「我有各種各樣的藥膏藥水,也可以給他放血,清腸,使用水蛭療法……但何必呢?水蛭無法讓他年輕。他老了,死亡已侵入他的肺裡面。給他這個,讓他睡吧。」

  於是他讓師傅整日整夜地睡,現在老人掙扎著要坐起來,「我們得上船。」

  又是船。「你太虛弱,不能出去。」他不得不制止。航海途中,伊蒙學士著了風寒,等抵達布拉佛斯,他虛弱得需要被抬上岸。他們當時仍有滿滿一袋銀子,於是戴利恩要了客棧裡最大的床──那張床可以睡八個人,因此店主人堅持收八人份的錢。

  「我們明天就去碼頭,」山姆承諾,「到時候,您可以四處詢問,尋找下一站去舊鎮的船。」即使在秋天,布拉佛斯也是個繁忙的港口。一旦伊蒙的身體恢復到可以繼續旅行,尋找一艘載他們去目的地的船並非難事。路費的問題則比較棘手。來自七國的船隻最有希望。也許可以找一艘舊鎮商船,船主的親戚當過守夜人就好了。肯定有人仍對長城上的守衛抱持著敬意……

  「舊鎮,」伊蒙學士喘息著說。「是的,我夢到了舊鎮,山姆。我又回到了年輕時候,跟弟弟伊戈在一起,還有他侍奉的大個子騎士。我們在老客棧裡喝酒,濃烈的蘋果酒。」他再次嘗試坐起來,事實證明這對他來說太困難了。過了一會兒,他躺回去。「船,」他又說,「我們將在那邊找到答案。關於龍。我需要瞭解。」

  不,山姆心想,你需要的是食物和溫暖,填飽肚子,還有爐膛裡劈啪作響的炙熱火焰。「你餓不餓,學士?我們還剩下麵包和一點奶酪。」

  「現在不要,山姆。等我感覺好一點再說吧。」

  「你不吃怎麼會好?」在海上誰都沒吃多少東西,尤其過了斯卡格斯島之後,穿越狹海途中,秋季風暴始終伴隨。有時從南方來,夾帶著滾雷和閃電,黑沉沉的雨一下就是好幾天;有時來自北方,寒冷嚴酷,狂風彷彿能把人刺穿。有一回,山姆醒來時,發現整條船被凍上了一層冰殼,猶如潔白的珍珠,閃閃發光。船長將桅桿放下,繫在甲板上,單憑划槳來完成渡海。等他們看見泰坦巨人時,已經沒人吃得下東西。

  然而一旦安全上岸,山姆發現自己餓壞了。戴利恩和吉莉也一樣,連嬰兒的吮吸也變得更急切。但伊蒙……

  「麵包不新鮮,我可以問廚房討點肉湯來泡一泡。」山姆告訴老人。店主是個吝嗇鬼,眼神冷漠,對自己屋簷下這群穿黑衣的陌生人心存懷疑,但他的廚師心腸比較好。

  「不要。也許可以來一小口酒?」

  他們沒酒。戴利恩答應過用他唱歌得來的錢買一些。「我們會有酒的,」山姆不得不說,「現在只有水,雖然並非優質水。」優質水來自架空水渠,這些由磚塊砌成的大水渠由橋弓支撐,布拉佛斯人稱其為甜水渠。富人自把水引入家中,窮人則用桶子在公共噴泉池打水。山姆讓吉莉去打水,卻忘了野人女孩一生都生活在卡斯特堡壘的視線範圍之內,連小鎮都沒見過,而布拉佛斯是一個佈滿島嶼和運河的石頭迷宮,沒草,沒樹,到處是陌生人,講著她聽不懂的語言。她嚇壞了,把地圖弄丟之後,很快自己也迷了路。被山姆發現時,她正在一座石像下哭泣,那雕像是某位死去多年的海王。「這是水渠裡的水,」他告訴伊蒙學士,「但廚師把它煮開過。也有安眠酒,假如您還需要的話。」

  「我暫時睡夠了,也做夠了夢。水渠裡的水就行。請幫我一把吧。」

  山姆輕輕地把老人扶起來,將杯子送到他乾裂的唇邊。即使如此,仍有將近一半水滴落到學士胸前。「夠了,」喝了幾小口之後,伊蒙又開始咳嗽,「你會把我嗆死的。」他在山姆的懷抱中顫抖。「為什麼屋子這麼冷?」

  「沒木頭了。」戴利恩付給店主兩倍價錢,要了一個帶壁爐的房間,但誰也沒意識到木頭在這裡會如此昂貴。除了權勢人家的庭院,布拉佛斯不長樹,這兒的人也不願砍掉大礁湖外圍島嶼上覆蓋的松樹,那是遮擋風暴的防風林。木柴都是由駁船從河流上游穿過礁湖運進來的。在這裡,馬糞都珍貴得緊,因為布拉佛斯人用小船代替馬匹。本來他們若按計劃起程去舊鎮,這些都不成問題,但那實在是不可能。伊蒙學士如此虛弱,再次航行會要了他的命。

  伊蒙的手在毯子上摸索,尋找山姆的胳膊。「我們得去碼頭,山姆。」

  「等您好一些就去。」老人目前的狀態難以面對海邊飛濺的浪花和潮濕的風,而布拉佛斯無處不臨水。北邊是紫港,布拉佛斯商船停泊於海王殿的拱頂和高塔下;西邊是舊衣販碼頭,擠滿外地船隻,有的來自其他自由貿易城邦,有的來自維斯特洛、伊班,甚至遙遠神奇的東方。其餘各處佈滿小碼頭、渡船泊口及古舊的灰船塢,捕蝦船、捉蟹船和漁船在泥灘與河口勞作之後便停泊在這些地方。「現在您需要休息。」

  「那你代我去,」伊蒙催促,「給我帶一個見過龍的人來。」

  「我?龍?」山姆十分驚愕,「學士,那只是個故事,水手的故事。」這也怪戴利恩。歌手從酒館和妓院帶回千奇百怪的故事,不幸的是,當他聽到說龍時已喝醉了,記不起細節。「整件事也許是戴利恩胡編亂造,歌手都這樣,善於編故事。」

  「他們善於編故事,」伊蒙學士同意,「但即便最富於想像力的歌曲,也有事實作為基本依據。替我找到那個依據,山姆。」

  「我不知問誰,也不知怎麼問。我只會一點點高等瓦雷利亞語,若他們跟我講布拉佛斯話,我連一半都聽不懂。您會的語言比我多得多,等您好一些,您可以……」

  「我什麼時候才會好一些,山姆?告訴我……」

  「很快就會好轉的,只要您吃好,睡好,到達舊鎮之後……」

  「我到不了舊鎮了,這點我心知肚明。」老人把山姆的胳膊抓得更緊。「我很快就會去見我的兄弟們。他們有的與我用誓言結合,有的以血緣維繫,但全都是我的兄弟。還有我父親……他從沒想過繼承王座,可還是得坐上去。他曾說,那是對他的懲罰,為了砸死哥哥那一錘。我祈求他死後能找到有生之年從未體會過的平靜。修士們歌頌恬淡的安息,歌頌卸下防備,向極樂世界遠航,在那裡歡笑,聚會,相互友愛,直至永遠……但假若死亡之牆的背後沒有快樂與甜蜜,只有冰冷、黑暗和痛苦,那該怎麼辦?」

  他在恐懼,山姆意識到。「您不會死。您只不過是病了。一切都會過去的。」

  「這次我熬不過去了,山姆。我做夢……在漆黑的夜裡,我思考那些白天不敢提出的問題。對我而言,若干年中有個問題始終令我困擾:為什麼諸神奪走我的眼睛和力量,任我在冰天雪地中被人遺忘,卻還要我在世間逗留如此之久?我這樣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對他們有什麼用?」伊蒙師傅斑斑駁駁、瘦如枯枝的手指瑟瑟顫抖。「因為我記得,山姆,我仍然記得。」

  他已經語無倫次。「記得什麼?」

  「龍,」伊蒙低聲說,「我們家族的悲哀與榮耀。」

  「最後一頭龍在你出生前就死了,」山姆說,「你怎麼可能記得它們?」

  「我夢見了它們,山姆,我看見天空中有一顆泣血的紅彗星,然後是那紅色。我看到它們在雪地裡的影子,聽到皮革翅膀嘩嘩扇動,感覺到它們灼熱的呼吸。我的兄弟們也夢到過龍,而那些夢要了他們每個人的性命。山姆,我們在依稀流傳的古老預言中顫抖,在殘存的奇蹟與恐懼中戰慄,世上的人們再也無法理解……或者……」

  「或者什麼?」山姆說。

  「……沒什麼。」伊蒙輕笑,「或者我是個瀕死的老糊塗,燒壞了腦子。」他疲倦地閉上白濁的盲眼,然後又迫使它們睜開。「我不該離開長城。雪諾大人或許不明白,但我應該想到。烈火索取,冰雪保存,而那長城……唉,現在回頭已太晚,陌客等在門外不願離去。事務官,你一直對我盡忠職守,請為我辦這最後一件事。去有船的地方,山姆,盡一切可能瞭解有關龍的消息。」

  山姆將手臂輕輕脫出他的抓握。「好的。假如這是您的意願。只不過……」他不知還能說什麼。我沒法拒絕他。他可以沿著舊衣販碼頭的泊位與船塢去找戴利恩。先找到戴利恩,然後一起去船上,最後帶著食物、紅酒和木柴回來,生起爐火,美餐一頓。他站起身。「好吧,假如我要去的話,就該走了。吉莉留下。吉莉,記得把門拴好。」陌客等在門外。

  吉莉抱著嬰兒點點頭,眼裡盈滿淚水。她又要哭了,山姆意識到,這超過了她所能忍受的極限。劍帶掛在牆壁的栓子上,旁邊是瓊恩給他的古老的破號角。他摘下劍帶扣到腰間,再將黑羊毛斗篷披到自己渾圓的肩膀上,彎腰穿過門洞,「劈劈啪啪」地走下木梯,樓梯在他的重壓下呻吟。客棧有兩個正門,一個面朝大街,另一個面向運河,店主此時多半在大廳,他不會給賒賬太久、不受歡迎的客人好臉色看,於是山姆選擇了面朝大街的門走出去。

  今晚空氣寒冷,好歹霧不算太濃,山姆感到慶幸。有時,濃密的水汽覆蓋地面,甚至連腳都看不到,似乎離踏進水渠僅一步之遙。

  山姆在孩提時代便讀過布拉佛斯的歷史,夢想有一天能來這裡,看看大海中聳立的威嚴可怕的泰坦巨人,乘坐輕快的蛇舟沿運河遊覽宮殿和廟宇,觀賞刺客的水舞,劍刃在星光下閃爍。現下他到了這裡,卻一心只想離開,一心只想平安抵達舊鎮。

  斗篷被風捲起,他拉好兜帽,沿鵝卵石馬路朝舊衣販碼頭走去。由於劍帶總有滑落至腳踝的危險,因此他不得不邊走邊注意往上提。他始終走在狹小陰暗的巷道裡,以防跟人照面,遇到的每一隻貓都讓他的心怦怦直跳……布拉佛斯到處是遊蕩的貓兒。我得找到戴利恩,他心想,戴利恩是守夜人軍團的成員,是我的誓言兄弟,我要跟他一起合計。伊蒙學士沒了力氣,而吉莉即使沒受悲傷的打擊時也很無助,但戴利恩不一樣……不,我不要把人往壞處想。也許他受傷了,所以沒回來。也許他死了,躺在小巷的血泊中,或俯面漂浮在運河裡。每到夜晚,刺客們身著華麗的服飾招搖過市,他們攜帶細長的佩劍,急切地想證明自己。有些人可以為任何理由開打,有些人則根本不需要理由,而戴利恩素來脾氣暴躁,管不住舌頭,尤其是他喝酒的時候。歌唱戰鬥並不代表他擅長戰鬥。

  雖然最好的酒館、客棧和妓院都在紫港與月池附近,戴利恩卻更喜歡舊衣販碼頭,因為那兒的顧客會講通用語的比較多。山姆沿綠鰻客棧、黑船工、摩洛戈一家家找下去,戴利恩曾在這些地方表演。一無所獲。霧宅外泊著幾條等客的蛇舟,山姆試圖詢問那些撐船手,有沒見過黑衣歌手,但無人聽得懂他的高等瓦雷利亞語。可能他們裝作聽不懂。納波橋的第二個橋拱下有間骯髒的小酒館,最多只能容納十人,山姆朝內張望了一下。戴利恩不在。他又去了放逐者旅館、七燈之院及一家叫貓舍的妓院,仍然沒頭緒,得到的只有怪異的凝視。

  他離開貓舍時差點在紅燈籠下撞上兩個年輕人,一個黑髮,一個金髮。黑頭髮那個用布拉佛斯語說了些什麼。「對不起,」山姆不得不賠禮道歉,「我聽不懂。」在七大王國,貴族們身披色彩繽紛的天鵝絨、錦繡與綢緞,農民和普通百姓則穿原色羊毛布或暗褐色粗紡布。布拉佛斯正相反。刺客們打扮得像孔雀一樣招搖過市,把玩著手中的劍,而有權勢的人要麼選擇接近黑色的深灰、深紫或深藍,要麼直接穿黑衣服,黑得好像沒有月亮的夜晚。

  「我朋友泰洛說你胖得讓他噁心,」金髮刺客道,他的短上衣一面是綠天鵝絨,另一面由銀線織成,「我朋友泰洛說你的劍嗒嗒作響,令他頭痛。」他操通用語,另一個穿酒紅錦袍披黃披風的黑髮刺客顯然就是泰洛,他用布拉佛斯語說了幾句,引得他的金髮朋友哈哈大笑,「我朋友泰洛說你的衣著逾越了身份。你穿黑衣,難道是個大老爺嗎?」

  山姆想逃跑,但那樣可能會被自己的劍帶絆倒。千萬別碰劍,他提醒自己,即使一根指頭搭到劍上,也足以讓兩個刺客認為是挑戰。他尋找能讓他們滿意的詞句。「我不是──」他僅僅說得出這幾個字。

  「他不是老爺,」一個小孩插嘴,「他是守夜人,笨蛋,他來自維斯特洛。」一個女孩推著滿滿一車海藻擠到光亮中;她骨瘦如柴,邋裡邋遢,穿著大靴子,頭髮又髒又亂。「快樂碼頭裡還有一個,正在給『水手之妻』唱歌,」她告訴兩個刺客,接著對山姆說,「假如他們問誰是世上最美的女人,說『夜鶯』便好,否則他們會向你挑戰。你要不要買點蛤蜊?我的牡蠣賣完了。」

  「我沒錢。」山姆說。

  「他沒錢,」金髮刺客嘲弄。他的黑髮朋友咧嘴笑笑,操起布拉佛斯語又說了些什麼。「我朋友泰洛很冷,親愛的胖子朋友,把你的斗篷給他吧。」

  「別脫斗篷,」推車的女孩道,「否則他們接下來會要你的靴子,用不了多久,你就光著身子了。」

  「太吵鬧的小貓兒會被淹死在水裡哦。」金髮刺客警告。

  「有爪子的就不會。」女孩左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跟她一樣細瘦的匕首。叫泰洛的對金髮刺客說了些什麼,然後兩人互相竊笑著走開了。

  「謝謝。」他們離開後山姆對女孩說。

  她的匕首消失了。「如果你夜間出門佩劍,就代表別人可以向你挑戰。你想跟他們打嗎?」

  「不。」山姆尖叫,聲音把他自己。嚇了一跳。

  「你真是守夜人嗎?我沒見過你這樣的黑衣弟兄。」女孩朝推車比畫了一下。「你想吃,就把最後一點蛤蜊吃了吧。現在天黑了,沒人會買。你要坐船去長城?」

  「去舊鎮。」山姆拿起一隻烤熟的蛤蜊,一口吞下。「我們在這裡轉船。」蛤蜊味道很好。他趕緊又吃了一隻。

  「刺客們從不理會沒佩劍的人,連泰洛和渥貝羅這樣笨的騷駱駝也不例外。」

  「你是誰?」

  「無名之輩。」她有股魚腥味。「我以前有名有姓。現在沒了。你要是願意,可以叫我貓兒。你呢?」

  「塔利家族的山姆威爾。你會說通用語啊?」

  「我父親曾是娜梅莉亞號的槳手長。一個刺客殺了他,因為父親說我母親比『夜鶯』美麗──不是你碰到的那兩個騷駱駝喲,是真正的刺客。總有一天我要割他的喉嚨,為父報仇。船長說娜梅莉亞號不需要小女孩,便把我趕下來。布魯斯科收養了我,給我一輛推車。」她抬頭看他。「你要坐哪艘船出海?」

  「我們訂了烏莎諾拉小姐號的艙位。」

  女孩懷疑地斜睨他。「她離開了。你不知道嗎?她好多天之前就離開了。」

  我當然知道,山姆想說。記得自己跟戴利恩站在碼頭上,看著那艘船向著泰坦巨人和外海駛去,船槳起起落落。「好,」歌手說,「這下完了。」假如山姆勇敢些的話,就該當即把他推落水中。戴利恩的甜言蜜語能讓女孩子脫衣服,但在船長的艙室裡,全是山姆一個人在苦苦遊說布拉佛斯人。「我等了這老頭子三天,」船長說,「貨艙滿了,我的手下也操夠了老婆。不管帶不帶上你們,我的烏莎諾拉小姐今晚都得趁潮水出發。」

  「行行好,」山姆乞求,「我只求再多延幾天,好讓伊蒙學士恢復體力。」

  「他沒體力。」船長前一天晚上親自去客棧查看過伊蒙學士。「他年老體衰,我不想讓他死在我的烏莎諾拉小姐號上。你們要麼留下陪他,要麼離開,與我無關,反正我今天出海。」更糟的是,他拒絕退還他們預付的旅資,這些銀幣本能送他們安全抵達舊鎮。「你們訂下我最好的艙室,它就在那兒空等著。如果你們不走,並非我的責任,憑什麼要我承擔損失?」

  若當時出海,或許已到了暮谷城,山姆懊惱地想,風向好的話,甚至有可能抵達潘托斯。

  但這些跟推車的女孩沒什麼關係。「你說見到一個歌手……」

  「他在快樂碼頭,正要跟『水手之妻』結婚。」

  「結婚?」

  「她只跟與她結婚的人上床。」

  「快樂碼頭在哪兒?」

  「戲子船對面。我給你帶路吧。」

  「我認識路。」山姆見過戲子船。戴利恩不能結婚!他立過誓!「我得走了。」

  他在濕滑的鵝卵石路上奔跑,那是一段很長的路,沒過多久他就開始喘息,黑斗篷在身後飄蕩,喇喇作響。他邊跑邊得用一隻手扶住劍帶。少許幾個行人都投來好奇的目光。一隻貓人立起來,衝他「嘶嘶」叫嚷。到達戲子船時,他已經腳步不穩。快樂碼頭就在街對面。

  他衝進去,還在面紅耳赤地喘粗氣時,就被一個獨眼女人抱住了脖子。「別,」山姆告訴她,「我不是為此而來。」女人用布拉佛斯語答了一句。「我不會講布拉佛斯話。」情急之下,山姆用高等瓦雷利亞語說。蠟燭燃燒,火爐劈啪作響,有人在拉小提琴,他還看到兩個女孩手拉手圍著一名紅袍僧跳舞。獨眼女人將乳房貼到他胸口。「別這樣!我不是為此而來的!」

  「山姆!」戴利恩熟悉的嗓音傳來。「伊娜,放開他,那是『殺手』山姆。我的誓言兄弟!」

  獨眼女人從他身上退開,但仍用一隻手搭著他胳膊。一個舞女大聲說,「要是他願意,可以來殺我。」另一個說,「你覺得他會讓我摸一摸他的劍嗎?」她們身後的牆上畫著一條紫色三桅船,船員全是女人,除了高筒靴之外什麼都沒穿。一個泰洛西水手在角落昏睡,鼾聲透過一大叢鮮紅色鬍鬚傳出來,還有一個年紀較大、長著巨乳的女人在跟一個盛夏群島人玩瓦片棋,後者體格魁梧,身披紅黑羽衣。戴利恩坐在屋子中央,用鼻子拱著膝蓋上的女子的脖子。

  她穿著他的黑斗篷。

  「殺手,」歌手醉醺醺地喊,「快來拜見我夫人。」他的頭髮淺黃猶如蜂蜜,笑容曖昧陶醉,「我為她唱情歌哦。當我歌唱時,女人像黃油一樣融化。哎,我如何能拒絕她這張臉呢?」他親吻她的鼻子。「夫人,給殺手一個吻吧,他是我兄弟。」女孩站起身來,山姆看到她斗篷下面什麼都沒穿。「對了,兄弟妻不可戲,別跟我老婆調情喲,殺手。」戴利恩哈哈大笑,「如果你想要她的姐妹,請隨便挑,我還有足夠的錢。」

  用這些錢可以給我們買吃的,山姆心想,還可以買木柴,讓伊蒙學士取暖。「你幹嗎?你不能結婚。你跟我一樣立過誓。他們會要你的腦袋。」

  「我們的婚姻只維持一晚,殺手,就算在維斯特洛也不會要你的腦袋。你沒去鼴鼠鎮挖過寶嗎?」

  「沒有。」山姆漲紅了臉。「我決不會……」

  「那你的野妞兒呢?你一定跟她幹過兩三次。在森林裡的夜晚,一起擠在你的斗篷底下,別告訴我你從沒上過她。」他朝椅子揮揮手。「坐下,殺手。喝杯酒,找個婊子。別客氣。」

  山姆不想喝酒。「你答應過我黃昏前回去,並帶回酒和食物。」

  「你就是這樣殺異鬼的?拿口水淹死?」戴利恩再度大笑,「她是我老婆,而你不是。不想喝我的喜酒,就快滾吧。」

  「跟我走,」山姆說,「伊蒙學士醒了,他想聽那些龍的事。他提到泣血的彗星和白鬼,還有夢,還……若我們能查到更多關於龍的事,也許能讓他安心。請幫幫我吧。」

  「明天……明天,不要在我新婚之夜。」戴利恩拽著新娘的手,起身朝樓梯走去。

  山姆擋住去路。「你答應過,戴利恩,你立過誓。你是我的兄弟。」

  「在維斯特洛是這樣。你覺得這裡是維斯特洛嗎?」

  「伊蒙師傅──」

  「──快斷氣了。你把我們所有的銀幣都浪費在那個穿花條紋衣服的醫師身上,然而他也這麼說。」戴利恩的語氣強硬起來。「要麼找個女孩,要麼滾,山姆,別破壞我的洞房花燭。」

  「我會走,」山姆說,「但你得跟我來。」

  「不。我跟你沒關係了。我跟黑衣沒關係了。」戴利恩從赤身裸體的新娘身上扯下自己的斗篷,扔到山姆臉上。「給。把這塊破布給老頭子蓋上,也許能讓他暖和一點。我不需要它了。很快我就能穿上天鵝絨,明年就會穿裘皮,吃──」

  山姆揍了他。

  他沒多想,直接捏手成拳,砸向歌手的嘴巴。戴利恩破口咒罵,而他那赤身裸體的新娘驚聲尖叫,山姆撲向歌手,將他推倒在身後一張矮桌子上。他倆差不多高,但山姆體重是對方的兩倍,而且這次他憤怒得忘記了恐懼。他先照著歌手的臉頰和肚子痛打,然後捶他的雙肩。戴利恩扣住山姆的手腕,山姆便用腦袋撞裂了歌手的嘴唇。歌手鬆手後,山姆猛擊他的鼻子。一個男人大笑起來,一個女人在咒罵。忽然間,打鬥放慢了速度,他們彷彿是兩隻在琥珀中掙扎的黑蒼蠅。有人把山姆從歌手的胸口拖開。他也打那個人,然後硬物砸到他腦袋上。

  接下來他發現自己騰空出了門,在霧氣中頭朝前地飛。他剛看到身下黑糊糊的水,運河便迎面向他撲來。

  山姆像塊石頭、像塊巨岩,或者說像座山一樣沉了下去。海水滲進眼睛,湧入鼻孔,黑暗冰冷,帶著鹹味。他試圖呼喊求助,卻嚥下更多的水。他努力張嘴,一邊蹬踢,一邊翻滾,一連串氣泡從鼻子裡湧出。游起來,他告訴自己,游起來。睜開的眼睛被鹹水刺痛,什麼也看不見,他短暫地冒出水面,吸入一口空氣,一隻手拚命拍打,另一隻扒向運河壁。然而岩石滑溜溜的,抓不牢。他又沉了下去。

  山姆感到水浸透衣服,皮膚冰冷,劍帶順著雙腿滑落,纏住腳踝。我要淹死了,他心中充滿難以言喻的恐懼,於是狂亂地向前划,試圖做出最後一次努力,結果臉卻撞到運河底部。我的身子上下顛倒了,他意識到,我要淹死了。他揮舞的手碰到什麼東西,也許是鰻魚,滑溜溜地從指間穿過。我不能這樣,沒有我,伊蒙學士會死的,吉莉也將無人依靠。我一定要游起來,一定要……

  一聲巨響,什麼東西纏住他,穿過腋窩,箍住胸口。他首先想到鰻魚,鰻魚逮住了我,要把我拖下去。他張口呼叫,吞下更多水。他最後一個念頭是,我要淹死了,哦,諸神保佑,我要淹死了。

  他睜開眼睛仰臥在地上,一位魁梧的黑皮膚盛夏群島人正用錘子那麼大的拳頭敲他的肚皮。停,停,你弄疼我了,山姆想呼喊,但說不出話,只能一邊喘氣一邊嘔吐。他渾身濕透,躺在鵝卵石間一攤水中顫抖。盛夏群島人繼續捶他的肚子,更多水從他鼻子裡噴出來。「停,」山姆喘著氣,「我還沒淹死。我還沒淹死。」

  「呀,你沒有。」救他的人俯身看他,此人身材高大,黝黑的皮膚濕淋淋地滴水。「你欠崇許多羽毛。水弄壞了崇精美的披風。」

  這是真的,山姆看到羽毛披風貼緊黑人的巨肩,全濕透了,沾滿污漬。「我沒想過……」

  「……學游泳?呀,崇看得出來。你拍水太多,胖子本該能浮起來。」他用一隻巨大黑手提著山姆的緊身上衣,幫他站起來。「崇是月桂風號的大副。許多話都會講一點點。在裡面看到你打那個歌手時,崇笑了。崇也聽見了你的話。」他咧開大嘴微笑,露出潔白的牙齒。「崇知道那些龍。」

冰與火之歌四:群鴉的盛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