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四:群鴉的盛宴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六章─山姆威爾



  最危險的一段航程是末尾。正如在泰洛西收到的警告,雷德溫海峽擠滿了長船,而青亭島的主力艦隊此刻尚遠在維斯特洛另一側。鐵島人洗劫了萊安港,並將蔓籐鎮和海星港據為己有,以此為巢穴打劫前往舊鎮的船隻。

  船頂鴉巢上的人們三次觀察到長船。有兩次是遠遠跟在船尾,月桂風號很快便甩掉了它們,第三艘出現在日落時分,企圖擋住前往低語灣的去路。他們看著她的船槳起起落落,將黃銅色水面攪成白色。蔻佳.莫讓弓箭手們登上前樓,他們巨大的金心木弓比多恩的紫衫木弓射得更遠更準,等長船進入兩百碼距離,她才下令放箭。山姆跟他們一起射,這次他覺得自己的箭射到了船上。一次齊射足矣,長船轉向南方,尋找更馴服的獵物。

  進入低語灣時,深藍的黃昏已經降臨。吉莉抱著嬰兒站在船首像邊,凝視著懸崖上的城堡。「那是三塔堡,」山姆告訴她,「科托因家族的居城。」城堡鏤刻在夜星之間,映襯著窗戶裡閃爍的火光。看著這副輝煌壯麗的景象,他卻感到悲哀,因為他們的航程即將結束了。

  「它好高啊。」吉莉道。

  「等你看到參天塔再說吧。」

  妲娜的嬰兒開始哭鬧。吉莉趕緊拉開上衣,把乳頭塞給孩子。嬰兒喝奶時,吉莉微笑著輕撫他的棕髮。她喜歡這孩子跟喜歡留在長城那個一樣了,山姆意識到。他希望諸神對這兩個孩子都仁慈一些。

  鐵民們甚至潛入了低語灣中歷來平和的水域。第二天早上,隨著月桂風號繼續向舊鎮前進,船隻開始撞到順流入海的浮屍。有些屍體上搭載著烏鴉,當天鵝船攪動這些腫脹畸形的「小舟」時,它們便飛入空中,吵鬧著抗議。岸邊是焦灼的田野和焚燬的村莊,淺灘與沙洲上點綴著散架的船隻,其中多數是商船和漁船,偶而也看見棄置的長船,甚至有兩艘大帆船的殘骸。一艘吃水線以上全被燒燬,另一艘船殼側面有個撞裂的大洞。

  「這兒打過仗,」崇說,「不久之前打的。」

  「誰會如此瘋狂,把手伸到離舊鎮這麼近的地方?」

  崇指指一艘半沉入淺灘的長船。船尾懸著一面旗幟的殘骸,破破爛爛,沾染煙塵。上面的標記山姆從沒見過:兩隻烏鴉撐起一頂黑鐵冠,下面是一隻黑瞳紅眼。「那是誰的旗幟?」山姆問。崇聳聳肩。

  次日陰冷多霧,月桂風號靜悄悄地經過又一個遭遇洗劫的漁村。一艘划槳戰艦從霧中駛出,緩緩地向他們划來。她的船首像是個纖瘦少女,以樹葉蔽體,揮舞著長矛,船身上刻有「女獵人」的名字。片刻之後,兩艘較小的划槳船出現在她兩側,彷彿緊跟在主人身邊的一對灰獵犬。令山姆欣慰的是,除了舊鎮海塔爾家族的頂端為烽火台的階梯狀白塔旗,船上還飄揚著托曼國王的雄鹿獅子旗。

  女獵人號船長高高的個子,煙灰色披風邊緣鑲著火焰狀的紅緞子。他把自己的船並排靠在月桂風號旁邊,然後收槳,呼喊說要登船。他的十字弓手和蔻佳.莫的弓箭手隔著狹窄的水面對峙,他帶著六個騎士過來,朝庫胡盧.莫點點頭,要求查看貨艙。父女倆商量片刻之後同意了。

  「請原諒,」船長檢查完畢之後說,「正派人不得不忍受失禮的待遇,真讓我難過,但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們不能讓鐵島人混進舊鎮。才兩周前,那些混蛋在海峽中俘虜了一艘泰洛西商船,殺光船員後,穿上船員們的衣服,用找到的染料把鬍子塗成五顏六色。一旦混進城,他們打算放火焚燒碼頭,趁我們忙於救火時從裡面撞開城門。這計劃差點成功,幸虧教塔樓夫人號撞上,她的槳手長有個泰洛西老婆,他看到那麼多綠鬍子紫鬍子,就用泰洛西語呼喊致意,然而對方沒一個人懂得如何回話。」

  山姆驚呆了,「他們竟想洗劫舊鎮?」

  女獵人號的船長好奇地看了他一眼。「這些不是簡單的掠奪者。鐵民天生都是強盜,喜歡從海上突然襲來,搶走金錢和女人後駛回遠處,一次襲擊就一兩艘長船,從不多於半打。然而這回不同,現在有數百艘船在侵擾我們,他們從盾牌列島和青亭島附近的礁石堆裡駛出,奪取了石蟹礁、群豬島、人魚殿,甚至在馬蹄岩和野種灣建立了基地。沒有雷德溫大人的艦隊,我們對付不了他們。」

  「海塔爾大人在做什麼?」山姆衝口而出,「我父親常說他跟蘭尼斯特家一樣富有,能招募的武士是高庭屬下任何一位領主的三倍。」

  「傾盡舊鎮的財力,還能招募更多,」船長說,「但除非大夥兒學會在水上行走,否則無濟於事。」

  「參天塔一定得行動起來。」

  「那是當然。雷頓大人跟『瘋女』一起關在塔頂研究魔法書,或許他能從深淵地底招出一支軍隊。貝勒在建造船隻,岡梭爾負責港口,加爾斯訓練新兵,亨佛利去里斯尋找僱傭艦隊。若他能從他的妓女姐姐琳妮絲那兒搞到一支像樣的艦隊,我們就可以以牙還牙。教訓鐵民。在此之前,充其量只能堅守陣地,等待君臨的婊子太后解開拴住派克斯特大人的皮帶。」

  船長最後幾句話的尖酸語氣和他吐露的內容都令山姆倍感震驚。要是失去舊鎮和青亭島,整個國家就會瓦解,分崩離析,他一邊尋思一邊注視著女獵人號及其姐妹船離去。

  他開始懷疑角陵是否真正安全。誠然,塔利家族的領地位於內陸樹林繁茂的丘陵地帶,在舊鎮東北方一百里格處,遠離海岸。即使他父親大人遠征三河流域,城堡守備薄弱,家裡也應該不至於遭受鐵民和長船的攻擊。但少狼主無疑也認為臨冬城是安全的,直到某天晚上變色龍席恩爬上城牆。山姆很難想像,他為了讓吉莉和嬰兒免受傷害,帶著他們長途跋涉,最後卻將他們遺棄在戰場。

  餘下的航程中,他始終猶豫不決,不知如何是好。也許該讓吉莉跟他一起留在舊鎮,他心想,那兒的城牆遠比父親的城堡雄偉,難以逾越,還有數千衛兵,藍道大人響應號召前往高庭時,或許沒留幾個人在角陵。倘若如此,他得設法把她藏起來;學城不許學徒眷養妻子或情人,至少不能公開。可假如我跟吉莉在一起天長日久,如何能有決心離開她?他必須離開她,不然就得做逃兵。我立過誓,山姆提醒自己,當逃兵意味著掉腦袋,這對吉莉又有什麼幫助呢?

  他考慮懇求蔻佳和她父親帶野人女孩去他們的盛夏群島。然而這條路也有危險。月桂風號離開舊鎮後,需再次穿越雷德溫海峽,這回也許沒那麼幸運。假如風停了,盛夏群島人被困在無風的海面上怎麼辦?假如他聽說的故事是真的,吉莉會被抓去當奴工或鹽妾,嬰兒則有可能因為礙手礙腳而被拋入海中。

  只能去角陵,山姆最後決定,一到舊鎮,我就雇輛車,幾匹馬,親自送她去那兒。他可以順路察看一下城堡及其守備情況,倘若所見所聞讓他有任何疑慮,便立刻帶吉莉回舊鎮。

  他們在一個陰冷潮濕的早晨抵達舊鎮,霧氣如此濃重,只能看見參天塔上的烽火。一條鐵索橫跨港口,連著二十來艘破破爛爛的廢船,後面挨著一排戰艦,旁邊還有三艘大帆船和海塔爾伯爵高聳的旗艦──四排槳的舊鎮榮耀號。在這裡,月桂風號又被檢查了一次,雷頓大人之子岡梭爾親自登船。他身披銀袍,穿灰色釉彩鱗甲。岡梭爾爵士在學城學過幾年,會講盛夏群島語,因此他跟庫忽魯.莫去船長室私下交談。

  山姆利用這段時間向吉莉解釋自己的計劃。「先去學城,交付瓊恩的信件,告訴他們伊蒙學士的死訊。我想博士們會派輛車來運他的屍體。然後我準備馬匹和拖車,把你帶去角陵我母親那邊。我盡量早點回來,不過也許得等到明天。」

  「明天哦。」她重複,然後給他一吻,祝他好運。

  岡梭爾終於出來了,他示意打開鐵索,讓月桂風號進入碼頭。天鵝船繫上纜繩後,山姆跟蔻佳.莫和她的三個弓箭手一起來到踏板邊,盛夏群島人披著只有上岸時才穿的絢麗羽毛披風,在他們身邊,他感覺寒磣得很,還是一身肥大的黑衣、褪色的斗篷跟沾染鹽漬的靴子。「你們在港口待多久?」

  「兩天,十天,誰說得準?等清空貨艙,再把它填滿,我們就走。」蔻佳笑嘻嘻地說。「我父親一定也會去拜訪灰衣學士們。他有好些書要賣。」

  「吉莉能留在船上等我嗎?」

  「吉莉想待多久都行。」她戳戳山姆的肚子。「她不像某人那麼貪吃。」

  「我沒以前胖了,」山姆辯解。南行的航程導致了這一結果。他不停地值班幹活,除了水果和魚又沒什麼可吃的。盛夏群島人喜愛水果和魚。

  山姆隨弓箭手們走過踏板,但一到岸上,他們就分道揚鑣。他希望自己仍記得去學城的路。舊鎮是座迷宮,而他沒時間迷路。

  天氣潮濕,腳下的鵝卵石又濕又滑,條條小巷全籠罩在迷霧之中。山姆盡可能避開它們,沿河邊大路走,蜜酒河蜿蜒曲折,穿行於這座古老城市的中心地帶。重新踩上堅實的地面,離開搖搖晃晃的甲板,感覺很美妙。然而行路之間他仍然不自在,他感到人們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有的從陽台和窗戶窺探下來,有的躲在黑暗的門洞裡張望。在月桂風號上,他認識每一張臉,而這裡都是陌生人。更糟的是,他擔心被人認出來。藍道.塔利伯爵在舊鎮人人皆知,卻不受愛戴。山姆不知哪樣更糟,是被父親的敵人認出,還是被他的朋友認出。

  他只能拉起斗篷,加快步伐。

  學城大門兩側有一對高大的綠色斯芬克斯像,獅身,鷹翼,蛇尾,其中一隻有男人的臉,另一隻為女人的臉。進門是文書檯,舊鎮人來這兒尋找助理學士,為他們寫遺囑,讀信件。五六個文書百無聊賴地坐在開放的攤位前等待顧客。另一些攤位可以買賣書籍。山姆在一個賣地圖的攤位跟前停下,看了看一張手繪的學城地圖,尋找去總管閣最近的路。

  道路在戴倫一世的雕像前分叉,國王坐在高大的石馬上,劍指多恩。此刻,一隻海鷗停在少龍主頭上,還有兩隻停在劍上。山姆走向左面,沿河邊前進。在哭泣碼頭,他看著兩名助理學士幫一個老人登上小船,準備去附近的血島。一位年輕母親跟在老人後面爬進去,懷中抱著哇哇啼哭的嬰兒,跟吉莉的孩子差不多大。碼頭下面,幾個幫廚小弟在淺灘中涉水捕撈青蛙。一群臉色粉嫩的小學徒從他身邊匆匆跑過,向聖堂而去。我在他們這個年紀時,就該來這裡,山姆心想,假如當時我偷偷逃走,換個假名字,也許可以消失在其他學徒之中。父親會假裝狄肯是他唯一的兒子,我懷疑他甚至不願費神來找我,除非我騎騾子離開──他會追捕我,僅僅是為了騾子。

  總管閣外,訓導們正將某大齡學徒鎖進儲藏室。「從廚房偷東西。」其中一位訓導向助理學士們解釋,他們正等著用爛菜葉砸囚犯。山姆的黑斗篷如船帆一般在身後飄蕩,他快步經過時,人們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

  門內是個大廳,石地板,高拱窗。大廳盡頭有個臉瘦瘦的人坐在高台上,正用羽毛筆往一本冊子上寫字。此人雖身穿學士長袍,脖子上卻沒頸鏈。山姆清清嗓子,「早安。」

  那人抬頭觀看,對所見到的似乎並不滿意,「你有學徒的味道。」

  「我希望能很快當上學徒。」山姆抽出瓊恩.雪諾的信。「我來自長城,跟伊蒙學士一起來的,但他在航海途中去世了。我想跟總管談談……」

  「你的名字?」

  「山姆。山姆威爾.塔利。」

  那人在冊子裡寫下來,然後揮揮羽毛筆,指指靠牆的長凳。「坐下。輪到你,我會叫你名字。」

  山姆在長凳上落座。

  其他人來來去去。有的帶來消息後便告辭離去。有的跟高台上的人講完話,便直接進入他身後的門,走上螺旋階梯。有的加入山姆的行列,坐在板凳上等待傳召。他幾乎可以肯定,有幾個被傳召的人比他來得晚。當這種情況出現四五次之後,他站起身,再次走到大廳盡頭。「還要等多久?」

  「總管事情多著呢。」

  「我千里迢迢從長城趕來。」

  「那再多等一會兒也沒什麼關係。」他揮揮羽毛筆。「去凳子上坐著,窗戶下面。」

  他回到長凳上。又一個小時過去了。別人跟高台上的人講完話,略等片刻就可以進去,看門人卻始終沒再抬頭看山姆一眼。外面的霧氣漸漸散去,蒼白的陽光通過窗戶斜射進來。他凝視著陽光中舞蹈的灰塵,不由自主地打起一個又一個呵欠。他撥弄著手掌中一個破裂的水泡,腦袋斜靠著牆壁,閉上眼睛。

  他一定是打了瞌睡,因為接下來,他聽到高台後的看門人在叫名字。山姆一下子站起來,然後意識到那不是自己的名字,就又坐了回去。

  「你得塞給羅卡斯一個銅板,否則會等上三天,」一個聲音在旁邊說,「守夜人為什麼來學城?」

  說話者是位纖瘦清秀的年輕人,穿鹿皮馬褲和鑲鐵釘的綠色緊身甲。他的膚色彷彿淡褐色麥酒,一頭濃密的黑鬈髮,尖額頭底下是黑色的大眼睛。「總司令正在修復廢棄的城堡,」山姆解釋,「我們需要更多學士來管理烏鴉……一個銅板,你剛才說一個銅板就行?」

  「一個銅板就行。如果你肯出一枚銀鹿,羅卡斯會直接帶你去見他身後的總管。他做了五十年的助理學士,最憎恨學徒,尤其是貴族出身的學徒。」

  「你怎麼看出來我是貴族出身?」

  「就跟你能看出我有一半多恩血統一樣。」他微笑著說,略微拖著多恩長音。

  山姆摸出一個銅板。「你是學徒嗎?」

  「我是助理學士拉蕾薩,有些人叫我斯芬克斯。」

  這名字讓山姆吃了一驚。「『斯芬克斯即是謎題,並非出謎題者』,」他脫口而出,「你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嗎?」

  「不知道。這是個謎題嗎?」

  「我知道就好了。我是山姆威爾.塔利。山姆。」

  「幸會。山姆威爾.塔利找席奧博德博士有什麼事呢?」

  「他是總管?」山姆疑惑地問,「伊蒙師傅說總管叫諾倫。」

  「已過去兩輪了。這裡每年產生一位新總管,由博士們抽籤決定,多數人認為這是個吃力不討好的任務,迫使自己遠離正經工作。今年沃格雷夫博士抽到了黑石頭,但沃格雷夫常常神志不清,因此席奧博德自願代替他。他脾氣壞,但是個好人。你剛才說伊蒙師傅?」

  「對啊。」

  「伊蒙.坦格利安?」

  「曾經是。人們大多就叫他伊蒙師傅。他在南行航程中去世了。你怎麼會知道他?」

  「怎麼會不知道?他不僅是活得最久的學士,更是維斯特洛最年長的人。他所經歷的歷史,比佩雷斯坦博士讀過的還多。他可以告訴我們許許多多關於他父親和他叔叔統治時期的事。他究竟多少歲了,你知道嗎?」

  「一百零二。」

  「他這麼大年紀去海上幹嗎?」

  對這個問題山姆考慮了一會兒,不知該說多少。斯芬克斯即是謎題,並非出謎題者。伊蒙師傅是指這位斯芬克斯嗎?似乎不太可能。「雪諾總司令為救他性命才把他送走。」他猶豫不決地開講。他笨嘴拙舌地說起史坦尼斯國王和亞夏的梅麗珊卓,本想就此打住,但一件事牽扯出另一件,他不由自主又講到曼斯.雷德和野人們,講到龍和國王之血,隨後所有事情全湧了出來;先民拳峰上的屍鬼,騎死馬的異鬼,熊老在卡斯特堡壘被殺害,吉莉和他逃出來,白樹村和小保羅,冷手與烏鴉,瓊恩成為總司令,黑鳥號,戴利恩,布拉佛斯,崇在魁爾斯見到的龍,月桂風號,伊蒙師傅臨終前的喃喃低語。他只留住那些自己發誓保守的秘密,關於布蘭.史塔克和他的夥伴們,還有瓊恩調換的嬰兒。「丹妮莉絲是唯一的希望,」他總結道,「伊蒙說學城必須立即派給她一名學士,將她及時帶回家鄉維斯特洛。」

  拉蕾薩專心聆聽。他不時眨眼睛,但從不發笑,也不從打斷。山姆講完後,他用纖瘦的褐色手掌輕觸他的前臂,「省下銅板,山姆,席奧博德連一半都不會相信,但有人會信。你願不願跟我來?」

  「去哪裡?」

  「去跟某位博士談話。」

  你必須轉告他們,山姆,伊蒙學士說過,轉告博士們。「好吧,」他明天也可以回來見總管,只需記得交一枚銅板,「有多遠?」

  「不遠。在群鴉島。」

  上群鴉島無須小船,一座飽經風雨侵蝕的木吊橋連接著島和東岸。「鴉樓是學城最古老的建築,」跨越水流緩慢的蜜酒河時,拉蕾薩告訴他,「在英雄之紀元,那兒本是海盜領主的要塞,他坐鎮於此,打劫順流而下的船隻。」

  山姆看到青苔與蔓籐遮覆牆壁,城垛上,烏鴉代替了弓箭手。在人們的記憶中,吊橋從沒升起來過。

  要塞圍牆內陰涼昏暗。一棵古老的魚梁木佔據整個院子,它見證了這些石塊最初的情景。樹幹上雕出的人臉和蒼白的樹枝上都覆蓋著厚厚一層紫色苔蘚,半數枝權看上去已經枯死,其餘地方仍有些許紅葉婆娑,那便是烏鴉們喜歡的棲息地。只見樹上落滿了烏鴉,院子上方那一圈拱形窗戶邊還有更多。地面撒滿糞便。穿過院子時,其中一隻拍著翅膀從他們頭頂飛過,其他烏鴉互相聒噪。「沃格雷夫博士的套房在西塔,白鴉巢下面,」拉蕾薩告訴他,「白傢伙和黑傢伙吵起來就像多恩人和邊疆地人,因此要將兩種烏鴉分開。」

  「沃格雷夫博士會明白我的事嗎?」山姆疑惑地說,「你說他常常神智不清。」

  「他時好時壞,」拉蕾薩道,「但你要見的不是沃格雷夫。」他打開通往北塔的門,開始攀爬。山姆跟在他後面登上階梯。上方有翅膀拍打和嘀嘀咕咕的聲音,時不時還傳來一聲憤怒的尖叫,那是烏鴉們抱怨被吵醒了。

  階梯頂端,有個膚色白皙的金髮年輕人坐在一扇橡木鐵門外。他跟山姆差不多年紀,正用右眼專心致志地凝視一支蠟燭的火焰,左眼則隱藏在一縷懸垂的淺金色頭髮後面。「你在尋找什麼?」拉蕾薩問他,「你的命運?你的死期?」

  金髮年輕人的視線離開蠟燭,他轉過頭來,眨了眨眼。「裸女啊,」他說,「這位是誰?」

  「山姆威爾。求見『魔法師』的新學徒。」

  「學城跟以前不同了,」金髮年輕人抱怨,「如今什麼貨都照單全收。黑狗兒啦,多恩佬啦,更別提豬倌、殘廢,智障之類了,現在又來了一頭黑衣鯨魚。嗨,我還以為海獸都是灰色的呢。」他披一件綠金條紋披肩,面貌十分英俊,但眼神閃爍,嘴巴惡毒。

  山姆認識他。「里奧.提利爾,」說出這名字讓他感覺自己彷彿仍是個會尿褲子的七歲男孩,「我是角陵的山姆,藍道.塔利伯爵之子。」

  「真的?」里奧又看了他一眼,「我想是的。你父親告訴我們大家,你死了,看來他只是盼望你死?」他咧嘴笑笑。「你還是那麼膽小如鼠?」

  「不,」山姆撒謊。畢竟,瓊恩下過命令。「我去長城外打過仗,現在他們叫我『殺手』山姆。」他不知自己為何要如此誇耀。

  里奧哈哈大笑,但他還不及回答,身後的門就開了。「進來,殺手,」門裡的人低沉地說,「還有你,斯芬克斯。快點。」

  「山姆,」拉蕾薩說,「這位便是馬爾溫博士。」

  馬爾溫公牛般的脖子上戴著一條由無數金屬串成的鏈子,除此之外,他看上去更像碼頭惡棍,而不像學士。他的腦袋相對身體來說太大,從雙肩之間突出來向前探出的模樣外加石板般的下巴,讓他看起來好像正準備擰下別人的腦袋。儘管他生得矮胖,胸脯和肩膀卻非常厚實。他不穿長袍,皮革上衣的帶子被堅硬如石的渾圓酒肚子繃得緊緊的。挺立的白毛從他耳朵和鼻孔裡鑽出來。他額頭突出,鼻梁斷過不止一次,牙齒被酸草葉染成斑駁的紅色。他有一雙山姆畢生所見最大的手。

  山姆還在猶豫,那雙大手中的一隻便抓住他胳膊,將他拉進門。裡面是個圓形的大屋子,到處是書和卷軸,有些鋪在桌面上,有些一摞一摞在地板上堆至四尺高。褪色的織錦和破破爛爛的地圖掛滿了石牆。爐膛燒著火,上面有只銅水壺,不知在煮什麼,但有股燒焦的味道。除此之外,唯一的光亮來自房間中央一支高高的黑蠟燭。

  那支蠟燭亮得讓人不適,令人不安。馬爾溫博士用力關上門,把旁邊桌上的紙都震了下去,蠟燭的火焰卻沒閃爍。火焰的顏色很古怪,白如新雪,黃如熔金,紅似烈焰,但它留下的影子如此漆黑,彷彿世界的黑洞。山姆發現自己在盯著它看,蠟燭足有三尺高,細瘦似劍,螺旋狀邊沿鋒利如刀,微微閃爍著黑光。「這是……?」

  「……黑曜石。」屋裡另一個人說。這是位臉色蒼白、胖胖的年輕人,圓肩膀,柔軟的雙手,兩隻眼睛靠得很近,袍子上有食物的污漬。

  「叫它龍晶。」馬爾溫博士看了一會兒蠟燭。「它會燃燒,但不損耗。」

  「那火焰沒有燃料?」山姆驚奇地問。

  「龍焰靠什麼燃料?」馬爾溫坐到一張凳子上。「瓦雷利亞巫術基於血與火。利用這種玻璃蠟燭,古自由堡壘的巫師的視線可以穿越高山、海洋和沙漠;坐在這種蠟燭跟前,他們能進入別人夢中展示幻象,或隔著半個世界互通信息。你覺得這有用嗎,殺手?」

  「我們就用不著烏鴉了。」

  「打完仗才需要。」博士從一包酸草葉中剝出一片塞進嘴裡咀嚼。「把你跟多恩的斯芬克斯講過的一切再說一遍。我知道了很多,但有些細枝末節或許被忽略了。」

  他是那種無法拒絕的人。山姆猶豫片刻,然後再次將故事講給馬爾溫、拉蕾薩和另一個學徒聽。「伊蒙師傅相信丹妮莉絲.坦格利安印證了預言……是她,不是史坦尼斯,不是雷加王子,也不是腦袋被撞碎在牆上的小王子。」

  「誕生於鹽與煙之地,伴隨著泣血之星。我知道預言。」馬爾溫扭頭,吐了一口紅色的黏液到地上。「不過我不信它。古吉斯帝國的高艮曾寫道,預言猶如狡詐的女人。她會把你那玩意兒含在嘴裡,讓你愉悅地呻吟,腦子裡想著,這是多麼甜蜜,多麼美妙,多麼舒服……然後她驟然闔上牙齒,你的呻吟變成了尖叫。高艮認為這就是預言的本質,預言每次都會咬掉你的老二。」他咀嚼了幾下。「話雖如此……」

  拉蕾薩走到山姆身邊。「倘若伊蒙尚有力氣,他會親自去找丹妮莉絲。他要我們派一個學士給她,輔佐她,教導她,保護她,帶她安全回家。」

  「是嗎?」馬爾溫博士聳聳肩。「也許他在抵達舊鎮之前去世是件好事,否則灰衣綿羊們只好動手殺人,想必那幫可憐的老傢伙會難過得絞緊自己滿是皺褶的手。」

  「殺他?」山姆震驚地問,「為什麼?」

  「若我將真相告訴你,他們或許只能把你也殺了。」馬爾溫慘笑一聲,齒間帶有酸草葉的紅色汁液。「你以為龍是怎麼絕種的?拿鐵劍的屠龍勇士幹的?」他啐了一口。「學城企圖構建的世界中沒有巫術、預言和玻璃蠟燭的位置,更不用說龍了。你捫心自問,伊蒙.坦格利安早該晉陞為博士,為何在長城浪費餘生。因為血統。血統導致他不被信任。跟我一樣。」

  「你打算怎麼做?」被稱為斯芬克斯的拉蕾薩問。

  「我要代替伊蒙去奴隸灣。殺手搭乘的那艘天鵝船對我來說足夠了,我毫不懷疑,灰衣綿羊們會派人坐划槳船趕去,但假如風向順遂,我可以先找到她。」馬爾溫又皺眉瞥了山姆一眼。「你……你應該留下來鑄造頸鏈。我要是你,就會抓緊一切時間,很快,長城上需要你。」他轉向臉色蒼白的學徒。「給殺手找間乾燥的屋子。他先幫你照看烏鴉。」

  「可──可──可是,」山姆結結巴巴地說,「其他博士……總管……我怎麼跟他們交代?」

  「讚美他們的博學和好意;告訴他們,伊蒙把你託付給了他們;告訴他們,你一直夢想有一天能戴上頸鏈,為大人物服務,因為效忠是至高的榮耀,服從是無上的美德。但絕口不提預言或龍,除非你想粥裡面被人下毒。」馬爾溫從門邊木閂上取下一件褪色的皮斗篷,牢牢繫到身上。「斯芬克斯,照顧好這傢伙。」

  「好的。」拉蕾薩答應,但博士已離開了。他們聽見他的靴子踏著樓梯走下去。

  「他去哪兒?」山姆疑惑地問。

  「去碼頭。魔法師向來雷厲風行。」拉蕾薩微笑。「我向你坦白,山姆,我們並非偶遇。是魔法師派我來找你,搶在你面見席奧博德之前。他知道你來了。」

  「他怎麼會……」

  拉蕾薩朝玻璃蠟燭點點頭。

  山姆盯著那奇異蒼白的火焰看了一會兒,眨眨眼,將視線移開。

  窗外天色越來越黑。

  「西塔我的房間下有間空臥室,裡面有條樓梯一直通往樓上沃格雷夫的套房,」臉色蒼白的年輕人說,「假如你不介意烏鴉聒噪,殺手,可以住那裡,平時能欣賞蜜酒河的景色。這樣好嗎?」

  「好吧。」他總得有地方睡。

  「我給你拿些羊毛被單。即使是舊鎮,石牆在夜裡也會變冷的。」

  「謝謝。」這個蒼白柔弱的年輕人有種古怪的感覺,他不喜歡,但也不想失禮,因此補充道,「我不叫殺手。我是山姆。山姆威爾.塔利。」

  「我是佩特,」對方說,「照著故事裡的豬倌『雀斑』佩特取的名。」

  (冰與火之歌四 完)

冰與火之歌四:群鴉的盛宴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