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奇人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部:奇異的盲者和紙摺的猴子



  天氣十分悶熱,炎陽灼人。我坐在寫字樓的辦公桌前,向下面的行人望去,只見途人匆匆,大城市就是這樣,幾乎每個人都沒有空,每個人的時間都不夠用。

  但我在這幾個月來,卻是一個例外。

  從巴斯契亞回來之後,我一直想忘記那整件事情。

  但是我卻做不到。我眼前老是浮起黎明玫的影子來。她伴著鑽石花,長眠地下,結束了傳奇的一生。

  直到這個月,我才稍為振作點精神,每日上午,來寫字樓坐坐。在我的出入口公司中,我有一間私人的辦公室,我只是來坐坐,因為對於出入口的業務,我一竅不通,一切自有我的經理負責。

  這一天,正當我望著街中的時候,桌上的傳話機,突然響起了女秘書蔡小姐的聲音,道:「衛先生,有客人要見你。」

  「客人?」我反問:「我沒有約過任何人來見我啊?」

  我只想一個人靜靜地獨處一隅,所以我幾乎摒絕了一切交際,當然更不會約人來公司見我的。

  「衛先生,你是沒有約任何人,但是那客人卻說非見人不可。」

  「好吧。」我想了一想:「是甚麼樣的人?」

  「是一個……應該是兩個……」蔡小姐的聲音非常猶豫。

  「蔡小姐,今天你收到幾封情書?」我開玩笑地問她。蔡小姐是這幢大廈之中有名的美女,全大廈中寫字樓的職員,包括已婚的與未婚的,都以能邀請到她去吃飯而為榮。

  她說得那樣含糊,甚至連客人是一個人或兩個人都分不清楚,大概今天又有了太多的約會,令得她無所適從,我像是可以看到她臉紅了起來一樣,為了不使她太難堪。我立即道:「請客人進來吧!」

  「全都進來?」她猶豫著。

  「究竟有幾個人?」我也有點不耐煩了。

  「衛先生,要見你的,只是一個,但是我怕他們兩人,一齊要進來。」蔡小姐如此回答,她簡直有點語無倫次了!

  在那一剎那,我陡地想起,她這樣說,是不是來人正威迫著她呢?我的警覺性立時提高,沉聲道:「請他們一齊進來!」

  對這件事情作出決定後,我關掉了傳話機,立即拉開抽屜,抽屜中放著那柄象牙柄的手槍,同時,我按動了辦公桌上的一個鈕,原來鋪在桌上的一塊玻璃,豎了起來,擋在我的面前。

  這是一塊不碎玻璃,可以擋得起點四五口徑的手槍近距離的射擊,它也曾救過我一次命的。

  我在蔡小姐的語音中,聽出了事情有些不尋常,因此我才立即作好準備,將那塊避彈安全玻璃,豎在我的面前的,這塊玻璃,因為室內光線巧妙的佈置,如果不是仔細看,是很難發現的。如果來人心懷不軌,一進門,就拔槍向我射擊的話,那麼,他的槍彈射不中我,而只是擊在避彈玻璃上,我就可以從容還擊了。上一次,避彈玻璃救了我的性命,就是在這種情形之下所發生的事。我準備好了沒有多久,門上便響起了「卜卜」的聲音,我沉住了氣,道:「進來。」我看著門柄旋動,門被推了開來,一時之間,我的心情,也不免十分緊張。可是片刻之間,我卻感到面上一陣熱辣辣的發燒!我的生活,令得我的神經,太過似病態地緊張,進來的並不是我想像中的甚麼「匪徒」,同時,我也完全明白了蔡小姐的話。

  進來的是兩個人,可是要見我的只是一個人,而兩個人又必須一起進來。

  這一切,全都非常簡單,因為兩個人中,有一個是盲者,沒有另一個人的帶引,他根本不可能在陌生的環境中走動!那盲者是一個老年人,大約已有六十歲以上年紀,穿著一套純白色的唐裝,手中握著一根雕刻得極其精緻,鑲著象牙頭的手杖。

  他的上衣袋中,露出一條金錶鍊,還扣著一小塊翡翠的鍊墜,這一切,都表示他是一個非常富有的人。他一進門,便除下了黑眼鏡,所以我立即可以看出他是瞎子。

  那引他進來的,是一個穿著校服。十二三歲的小女孩。

  這樣的兩個人,當然不會用暴力來對付我的,我立即令防彈玻璃又平鋪在桌上,又關上了抽屜。

  那時候,我卻又不免奇怪起來:這個老者,他來找我做甚麼?

  他進來之後,手杖向前點了一點,走前了一步,我欠身道:「請坐,請坐。」

  他坐了下來,從口袋中摸出了一張名片,交給了小女孩,小女孩又交給了我,我接過一看,只見上面印著三個字:于廷文。

  這三個字,對我一點意義也沒有,因為我從來也未曾聽說過這樣的一個名字。

  我又仔細地向他打量了一下,一面客套著,一面在猜度他的來意。

  我剛才的緊張,也並不是完全沒有理由的,因為我從科西嘉回來之後,除了滿懷悵惘之外,甚麼也沒有得到,可是,另有一些人,卻以為我已然得了寶藏,正要想向我分肥!而那些想向我分一杯羹的人,又都是一些亡命匪徒,一旦相逢,便隨時都有大戰的可能。

  客套了一陣之後,我單刀直入地問:「于先生,你來見我,究竟是為了甚麼?」

  于廷文順著我聲音發出的方向,用他顯然看不到任何東西的眼睛望著我,徐徐地道:「有一筆大買賣要找你談一談。」我立即道:「于先生。你找錯人了,你不應該找我,而應該去找經理。」

  于廷文突然大笑起來。他的笑聲十分宏亮,令得我已然鬆弛了的神經又緊張了起來。他笑了好一會,才道:「衛老弟,這筆大買賣,只有你和我兩個人,才能夠做成功!」

  他對我的稱呼,又令得我吃了一驚,我已然知道他絕不是尋常的人物,我的手輕輕在寫字檯的另一個掣上,按了一按,一架性能極好的錄音機,已然開始了工作。

  我會意地笑了笑,同時我也相信,于廷文一定不是他真的名字,我道:「于先生,你既然來找我,當然應該知道,我有的時候固然不是太守法,但都只限於懲戒一些法律所無法制裁的壞蛋,至於太過份的事情,我是絕不會做的!」

  于廷文並不立即回答,他向身邊的小女孩道:「給我一支煙。」

  那小女孩在茶几上的煙盒中,取出了一支煙出來,他接了過來,點著了火,深深地吸了一口,道:「衛老弟,完全不用犯法。」

  「噢,真的?」我的語調。十分懶洋洋。

  他突然向前欠了欠身,道:「那是一大批金條,各國的紙幣,」他的聲音急促起來,道:「還有許多,那實在是太多了,而且,這些完全是無主之物,我們可以……」

  我不等他講完,便大聲地叫了起來,道:「不!」他陡地一呆。我立即又道:「又是甚麼寶藏麼?于先生,對不起得很,我要失陪了。」

  于廷文立即站了起來,又呆了一會,像是在自言自語,道:「難道我找錯人了?」

  我經過了尋找隆美爾寶藏這一連串的事以後,我相信今後,再有甚麼人,向我提起甚麼寶藏的話,我都會同樣地,毫不客氣地下逐客令的!

  于廷文的聲音,在微微地顫抖,那使他膠東口音更濃,他道:「老弟,你甚至於不願意聽我說一說?」我道:「對不起,我不願意。」他嘆了一口氣,道:「好!」他並沒有再耽擱下去,一轉身就出了門。

  我在他走了之後,將錄音帶放了一遍,又放了一遍,突然之間,我閃過了一個念頭,因為我在于廷文的聲音之中,不但發現了極度的失望,而且,還發現了相當程度的恐懼!

  我連忙撥了一個電話號碼,對方聽電話的,是一個一心希望做偵探的年輕人,他就在我的公司中做事,有著極其靈活的頭腦,他的名字叫郭則清。

  我一等電話接通,立即道:「小郭,是我,剛才從我辦公室出去的那一老一少,你注意到了沒有?」

  「當然,那個年老的,可能是一個退休了的財閥,但是他的出身,不會太好,因為他的手很粗,而且……」他滔滔不絕地說著。

  我不等他再詳細地分析下去,便道:「好,你立即去跟蹤他,不要讓他發覺。」郭則清興奮地答應著。我收了線,從窗口向外望去,只見于廷文和那小女孩,已然到了對面馬路,他們在對面馬路站了一會,像是無所適從一樣。接著,我便看到郭則清也穿過了馬路。

  于廷文向前慢慢地走著,郭則清跟在後面,不一會,他們三人,已然沒入在人群的洪流之中,看不到了,我打了一個呵欠,又在椅上坐了下來。

  過了一會。我走出了辦公室,向蔡小姐道:「小郭來找我,叫他打電話到我家中去。」

  蔡小姐顯然還記得剛才的話,紅著臉點了點頭,她的確十分美麗,而且很端莊,難怪整座大廈中的男子,都為她著迷。

  沒有多久,我便回到了家中,和約好了的三個朋友,玩著橋牌。我根本已經將于廷文的事,完全忘記了。等到我三個朋友告辭,看了看鐘,已然是將近下午五點了,可是郭則清卻還沒有打電話來。我立即打電話回公司,公司中的人回答我,他還沒有回來。

  我想了一想,覺得事情有兩個可能:一個是,于廷文是財迷心竅的瘋子,他和我講的話,絕無意義。另一個是,他講的話,實有其事。當我派小郭去跟蹤他的時候,當然我心中認定于廷文是第一類的那種人。

  可是如今看來,我的估計不對了,我使郭則清投入了一個極大的危險之中。

  我開始為小郭耽心起來。而這種耽心,越來越甚,一直到午夜,電話鈴聲才大震起來,我從床上一躍而起,抓起了聽筒,道:「小郭麼?」「不是小郭,小郭出事了!」那正是我經理的聲音,我吃了一驚,道:「他出了甚麼事?他如今在哪裏?」「在醫院中,他受了重傷,你快來!」

  「老天!」我不由自己叫了起來,向外看去,天正在下雨,我也來不及更換衣服,就在睡衣外面,穿上了一件雨衣,駕著車,在午夜寂靜的道路上飛馳著,二十分鐘後,我已然到了醫院。

  兩個警方的人員,已然在等著我,一個是李警官,我們很熟的。我立即問:「小郭在哪裏,他出了甚麼事?我可以見他麼?」因為我當時委實是太緊張了,所以顧不得甚麼禮貌,就這樣氣急敗壞地追問。

  他尚未回答,一個醫生已然走了出來,道:「恐怕你不能夠。」

  我吃了一驚,道:「甚麼?他……他……」我甚至沒有勇氣將「死了」兩個字說出來。因為,如果郭則清死了的話,那麼,這個有頭腦,有前途的年輕人,便等於是我派他去送死的!醫生想了一想,道:「他還沒有脫離危險期,他的傷非常奇怪,像是被人放在打樁機上,用力壓過一樣:內臟、骨節,都受到損害,有內出血的現象……」

  我不等醫生講完,便知道小郭是受了甚麼傷的,他當然不是被人放在打樁機下壓傷的,而是被身懷高明的中國武術的人打傷的!

  小郭雖然也跟著我練過幾天拳術,但是如果他遇到了身懷絕技的高手,他能夠不立即死亡,已然是十分僥倖的事了。我立即問道:「照你看來,他不妨事麼?」

  醫生遲疑地搖了搖頭,道:「很難說,如果到明天早上,他情況還沒有惡劣的變化,那麼便算是脫離了危險期了。」

  李警官立即道:「警方要向他問話,因為另外有一件命案,要聽聽他的意見。」「另外有一件命案?」我感到越來越不尋常。醫生道:「我看至少在一個月內,你這個目的,不能達到,而且在一個月後,能不能達到目的,還成疑問。」

  我和李警官齊聲問道:「為甚麼?」

  醫生道:「他傷得非常重,他能夠活下來,幾乎是一個奇蹟。即使脫離了危險期,他在一個月之間,絕不能開口,而在一個月之後,他是不是會因為腦部震盪過劇而失去一切記憶,都沒有辦法預料,根據醫例,像他這樣重傷的人,被救活之後,成為白痴的,佔百分之四十,失憶的,佔百分之五十六……」

  醫生說到這裏,攤了攤手,不再說下去。李警官在我的肩頭上拍了拍,道:「我們出去再說吧!」我心中充滿了疑問。根據醫生的說法,即使經過一個月的治療,小郭完全復原的希望,只有百分之四這麼少!

  我和李警官一齊來到警車上,各自點著了支煙,靜默了好一會,他才道:「郭則清是你公司中的職員?」我點了點頭,道:「不錯。」他又問道:「他平時為人怎麼樣?」我道:「很好,聰明、有頭腦、動力,有時不免有點童心,但不失為一個有前途的好青年。」

  李警官苦笑了一下,道:「童心?當真一點不錯,你看,這是我們發現他時,他抓在手中的東西!」他一面說,一面打開了公事皮包,遞給了我一樣東西。

  我一看之下,不由得呆了一呆,道:「這……這是甚麼意思?」李警官聳了聳肩,道:「除了他自己以外,誰知道那是甚麼意思?」

  我又仔細地看那東西,那是一隻用白卡紙摺成的猴子。十足是小學三四年級學生的玩意兒,約莫有十公分長,四公分寬。郭則清雖然有童心,但是卻還不至於到這地步,我翻來覆去地看著那隻紙摺的猴子,當然,我知道其中必有緣由,但是我卻想不出來是甚麼道理。

  我不想將那紙摺的猴子立即交還,我只是問:「你們是在哪裏發現他的?」李警官道:「在郊外,一條非常冷僻的小徑旁,九時左右,附近的鄰人,打電話投訴聽到救命的叫聲,天下著雨,搜索很難進行,直到近十一時,我們才發現他,和另一個屍體。」

  「另一個屍體?」我一面用心地觀察著那隻白卡紙摺成的猴子,一面問道:「是誰?」

  「我們沒有法子辨別他的身分,他全身衣服,都被脫去了,他是一個瞎子。」

  「一個瞎子?」我幾乎叫了起來。「是的,約莫有六十上下年紀,沒有任何可以證明他身分的線索,但郭則清的衣袋中,卻有著他的名片,使我們知道他是誰。」「那隻紙摺的猴子,是抓在他手中的?」

  「正是,他緊緊地抓著,我們要用力弄開他的手指,才能取下來……」他見到我不斷地在翻來覆去地看著那紙摺的猴子,突然停止了講話,道:「怎麼,這猴子中有甚麼秘密麼?」

  我將那紙摺的猴子還了給他,道:「抱歉得很,我發現不出甚麼,或許將它拆開來,可以有點線索。」我在將那紙摺的猴子還給他的時候,大拇指在一邊上,用力地捺了一下。

  這又是我「非法的舉動」之一,因為實際上,我已然發現了一點線索,我的舉動,是消滅了這一點線索!因為我想憑我自己的力量,來懲戒傷害小郭的兇徒。

  我所發現的線索,是在那紙猴子上,有著指甲劃過的痕跡。

  那些痕跡雖然很淡,但是已足夠使我看清,那上面是一個英文字,和兩個阿拉伯數字。當然,在我的大拇指用力一按之下。那些痕跡,便消失去了。那個英文字,是一個人名「湯姆生」,而那兩個阿拉伯數字,則是一個「2」,一個「5」字,我記得,兩個字離得很遠,那當然是郭則清還清醒的時候,所留下的。

  我不知道他在跟蹤于廷文的過程之中,曾經遇到過一些甚麼事。而這個經過,可能至少在一個月後,方能知道,而更有可能,永遠是一個謎。如今,我知道的,是于廷文已然死了,而郭則清留下了「湯姆生25」幾個字,我就要在這一些線索中,去發現這個可能永遠是一個謎的真實部份!

  這當然是一件極其困難工作,我捧著頭,一直到天明,仍然不知道那兩個字是甚麼意思,而對於整件事的經過,仍然是一團糟。

  我開了一瓶凍啤酒,作為早餐,打電話到醫院中,謝天謝地,小郭的傷勢,沒有惡劣的變化,也就是說,他已然渡過了危險期。困擾了我半夜的「湯姆生25」究竟是甚麼意思,我仍然未曾想出來。

  當然,我還有一個線索可循,也是警方所不知道的線索,那便是那個帶領于廷文來找我的小女孩子,我記得她是穿了校服來的,而且我更記得她繡在校服上的徽號是甚麼學校。

  我洗了一個凍水浴,靜坐了二十分鐘,一夜未睡的疲勞,立時驅散(這絕不是甚麼「神話」,二十分鐘的靜坐和調勻內息,也就是「內功」的修練,在內功有了基礎的人而言,是足可以抵得上八小時的睡眠。)

  然後,我再在書桌之前坐了下來,計劃今天要做的事。我想了沒有多久,便已然出門,首先我到醫院中去看小郭。小郭仍然像正常人那樣地躺著,全身也仍然紮著紗布,甚麼線索都不能提供。然後,我和警方通了一個電話,和一個便衣偵探,一起到了那家學校,用了半小時的時間,我便找到了昨天來到我寫字樓的那個小女孩子。

  我們作了如下的幾句談話:「昨天你帶來我辦公室的那個人,是你的甚麼人?」「甚麼人?」她睜大了眼睛:「我根本不認識他!」

  「那你是怎麼和他在一起的?」

  「噢!他是瞎子,在鬧市中過馬路是有危險的,我領他過馬路,他又請我帶他上來,反正我考完了試,有的是時間,我就答應了他。」

  我沒有理由不相信她的話,只好離開了這家學校,又到發現小郭的地方,徘徊了將近一個小時,仍然一點收穫也沒有。中午,我頹然地回到家中。

  我絕不是一個好偵探,一個好的偵探。必須要受過系統的訓練,而我所懂的,卻只不過是一些皮毛!我在回家的途中,考慮著要請那幾個私家偵探朋友,來幫我忙查明這件事。

  才回到家中不久,從我祖父時代起,就在我們家當工人的老蔡,拿了一封電報給我,道:「十一點鐘送來的。」

  我接過電報來一看,電報發自紐約。

  我不禁大是奇怪起來。我的朋友極多,甚至在阿拉斯加附近。愛斯基摩村中,也有我的生死之交,但是我絕想不出,有甚麼人在紐約,會有緊要到這樣的事情。而必須拍電報給我!

  我想了並沒有多久,便拆開了信封,電文很長,只看稱呼,我已然一楞。那稱呼是這樣的:「親愛的斑鳩蛋」!我幾乎按捺不住心頭怒火,這是我最感心煩的一天,但是卻有人打了一封電報來給我,稱我為「親愛的斑鳩蛋」!我手一揮,想將那封電報,順手扔去,不再去看它。可是,就在電報將要脫手的一剎那,我陡地想起了「斑鳩蛋」三個字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久遠到我自己也幾乎想不起來了,但是卻還有人記得。那大概是我十四歲那年的事情吧,那時,我們還住在平靜的鄉村之中,有一次,我在田野中找斑鳩蛋,卻被一條大蜈蚣在臉上爬過,腫著臉回到家中,塗上了黑色的藥膏,從那個時候起,一直到我脫離了童年,人家只叫我「斑鳩蛋」而不叫名。我不再討厭這個稱呼了,反而感到一陣親切的感覺。我展開電文,看下去,那電報就像信一樣,可見發電人是如何地有錢而且不重視金錢。電文道:「你想不到我會打電報給你吧,我是誰,你猜一猜。猜不到,請看最後的署名。」我立即知道,那一定是一個女孩子,女孩子最喜歡這一套!你猜我是誰啊?誰耐煩猜呢?我立即看電文最後的署名,那是再長也不能長的一串:「不懂事的小花貓、八音鐘的破壞者、『珍珠鱗』的屠殺者和八哥兒的解剖者。」我幾乎立即叫了出來:「老蔡!」老蔡傴著背,走了進來,我揚了揚手中的電報,笑道:「老蔡,你猜這是誰拍來的?」

  老蔡眨著眼睛。我道:「老蔡,你可還記得,將阿爺八音鐘拆成一個個齒輪的是誰?將阿爹的八哥兒的舌頭拔掉的是甚麼人?將那對名貴的珍珠鱗金魚殺了的是誰?」

  「紅紅!」老蔡拍手叫道:「她打電報來幹甚麼?不是要來吧,我的老天!」

  紅紅是我的表妹,她比我小八歲,父母都是美國留學生,有他們的「新法教育」,在那種教育之下,紅紅就成了直到如今,連老蔡提起都害怕的人物。她當然不是三頭六臂,青面獠牙。在我的記憶當中,她實是十分可愛。但是可怕的,是她的腦袋和雙手。你永遠不能估得到在她腦細胞活動之後,會有甚麼結果,你也永遠不知道她的雙手,在將舉世罕見的各種金魚用水果刀割開之後。又會去做甚麼。那年夏天(就是我成為「斑鳩蛋」的那年),她曾和我一起,在鄉下度過一個夏天,鄉下的女孩子,都只敢遠遠地站著望她,而男孩子呢,離得她更遠!

  我笑道:「讓我看看!」我再接下去看,道:「老蔡,你快準備吧,她今天下午四時到,要我去接她,你告訴她,我沒有空,你去吧!」老蔡捧著頭,叫道:「老天,紅紅要來了!老天!」

  老蔡一面叫,一面看著我的居室,像是阿里巴巴四十大盜,立時要闖進來一樣,我忍不住笑道:「老蔡,紅紅如今已長大,你還怕她作甚麼?」

  「阿理!」老蔡苦笑著:「甚麼人都會改,紅紅,到了八十歲也是一樣。」

  我道:「沒有法子,她來,我們不能不理,你到時候去接她吧,我要出去,可能會晚一些回來。」

  老蔡無可奈何地點了點頭。

  我匆匆地吃了飯,又駕車來到了辦公室。我再一次開動了錄音機,于廷文和我的對話,又在我耳際響了起來,我確實聽出,于廷文在最後的一句話中,不但失望,而且,還含著極大的恐懼。

  如今他已死了,他的死,無論如何,和我對他的建議一口拒絕,甚至連問也不問一句有關的。我捧住了頭,感到極度的後悔。

  但事已如此,後悔已然沒有用的了。我在辦公室中,坐了片刻,看了看時間,已然到了昨天于廷文來找我的時候,我的心中,陡地閃過一個念頭:與其在此呆坐,何不設想一下,昨天郭則清跟蹤于廷文所經過的路途,自己也去走上一遍呢?郭則清是從這裏出發的,他受傷的地點我也知道。我去走一遍,或者會有甚麼發現的!我一打定了主意,立即便離開了辦公室,棄車不用,一路步行而出,出了市區,才截了一輛街車(因為在想像中,于廷文可能一直步行的)。在將到目的地之前,我又下了車。可是,一直到了目的地,還是一無發現,那地方我已然來過一次的了,這一次,我更詳細地檢查著,這裏很荒涼,的確是行兇的好所在。有一大片野草,已然被踐平,那當然是他們動武的所在。可是我仔細地看了一下,卻發現比較深的腳印,只有一種,那是于廷文昨天所穿的軟底鞋。

  其餘的腳印,都很淺,不像有武功的人所留下來的。我心中不禁感到十分奇怪,于廷文死於內傷,是甚麼打死他的?

  打死他的人,又怎麼可能留下那種較淺的腳印來?我背負雙手,不斷地徘徊著,忽然間,我陡地停在一棵樹旁。

  在那棵只有一握粗細的樹身上,以一枚棗核釘,釘著一件東西。那件東西,在茂密的樹葉中,不是仔細尋找,的確不易發現。我立即竄向前去,那東西乃是一隻用白卡紙摺成的猴子,長約十公分,和昨天晚上見過的那一隻一模一樣。

  而那枚棗核釘,正釘在紙摺猴子的頭部,烏光閃閃,極之鋒銳。我看了沒有多久,正想伸手將之取下來之際,突然間,我感到有甚麼不對,那是一種突如其來,幾乎是下意識的感覺。

  這一種感覺,是很難說得出所以然來的。而受過系統的中國武術訓練的人,對於這一種感覺,也來得特別敏銳,就是武俠小說中所寫的「耳聽八方」。在剎那間,我感到有一件物事,向我背後壓來。可能那只是一片落葉,也有可能,那是一隻大鐵鎚,總之,是有東西,悄沒聲地向我背後,擊了過來。

  我連忙轉過身來,橫掌當胸,準備反擊。可是當我轉過身來之後。我卻呆住了。

  暮色籠罩,荒草悽悽,眼前竟甚麼東西也沒有!我絕不認為剛才那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乃是幻覺,我呆了一呆,正想發話將剛才存心偷襲我的人引出來,突然間,我覺出背後,掠起一股極其輕微的微風。那一絲微風,是來得如此突然和迅捷,以致我尚未轉過身來時,背上一陣劇痛,已被甚麼東西,在我背上,重重地擊了一下!

  那一下,令得我衣服破裂,肌肉發燒,向前一個踉蹌,我並不立即站穩身形,反而就勢向前撲倒,當然,我立即回頭看去。暮色益濃,我眼前仍是沒有任何敵人!這地方,實在荒涼得可以,雖在盛暑,但是我卻生出了寒意!剛才那一擊之沉重,若不是我也不是普通之輩的話,只怕早已昏了過去!可是,向我發出那一擊的人,卻影蹤全無!我明白小郭何以會身受重傷的了,因為剛才那一擊,若是擊在他的身上,已然是可以令得他昏迷不醒,像如今一樣!我仍然躺在地上,仰著頭,只有這樣,我才可以避免不被人在背後偷襲。四周圍靜到了極點,我吸了一口氣,運氣鎮痛,冷冷地道:「怪不得人人說臥虎藏龍,閣下剛才這一下偷襲,也確是出類拔萃!」我一面說,一面用銳利的目光,四面搜索著,可是卻並無絲毫發現。

  我的話,也得不到絲毫的回音,幾乎要以為剛才那一擊,是來自甚麼鬼怪的。

  我又接連說了幾句話,想將對方激出來,但是卻一點用處也沒有。天色越來越黑,我小心地站了起來,我剛一站起,在黑暗之中,只見一條如蛇也似的影子,由一株樹上掠出,一點聲息也沒有,又已然向我襲了過來!我連忙打橫跨出一步。

  可是,那一條黑影的來勢,實是快到了極點!我剛一跨出,黑影也在我腰際,重重地砸了一下,我連忙伸手去抓時,那條黑影,已然向樹上縮了回去,我正待向樹上撲去之際,背後,又掠起了一股微風,不待我轉身,背心又重重地著了一下!

  那一下,打得我眼前金星亂迸,胸口發甜,身不由主,跌倒在地上。

  這時候。我已然毫無疑問,可以肯定,四周圍伏有本領高強的強敵,而且,還不只一個!

  他們當然是隱伏在樹上,而他們用來擊我的東西,可能是極長的長鞭,從我連中三鞭的力道來看,這些人,每一個人,武術上的造詣,都可以和我相等,我極可能步于廷文和郭則清的後塵!

  我一跌倒在地之後,心中迅速地轉著念頭,手在地上一按,又站了起來,這一次,對方的攻擊,來得更快!

  我才一站起,後頸上,又重重地捱了一下。那一下,幾乎令我的頭骨折斷!我又再次地仆跌在地,也在我倒地的剎那間,我已想出了應付的辦法,我倒地之後,呻吟了幾聲,便屏住了氣息,一動不動。我裝成昏了過去。實則上,我那時與真的昏迷,距離也不很遠了。四周圍仍是靜得出奇。我把眼睛打開一條縫,留心地看著。至少過了半小時,才聽得三下,極其輕微的聲音,從我三個不同方向,躍下了三個人。那三個人全都十分矮小,在黑暗中看來,簡直像是三個小孩子,他們一落地之後,便向我身旁滑來,其中一個,手一伸,「刷」地一聲響,一條長鞭,已然揮出,捲住了我的雙腿,再一抖手,將我的身子,整個倒提起來,向外面揮了出去!這時候,我的心中,實是矛盾到了極點!當然,我可以就著揮出之勢,一躍而起。

  但如果這樣的話,則不免要和他們,正面交手,我也一定不是敵手,因此,我決定仍然一動不動,只有這樣,我才有可能知道這三個人的來歷,和那紙摺的猴子中,究竟包含著甚麼秘密。

  我只是心中祈求著我在著地的時候。頭部不要碰到石塊。我被揮出了丈許,幸而只是跌在草地上,我扎手扎腳地躺著。

  那三個人,又像鬼魂似地掠了過來,其中一個,又揮出了長鞭,再將我揮向半空!

  第二次落地,我的後腦,碰在一個樹根上,腦中「嗡」地一聲,幾乎昏了過去。我拚命支持著,保持我頭腦的清醒。

  第三次,我又被揮起,這一下,我被揮得更遠、更高,跌下來的時候,一根樹枝,在我腰際,重重地撞了一下,我幾乎忍不住地叫出聲來!

  我額上的汗珠,點點而下,我希望他們不要發現我在出汗,因為他們一發現這一點,便可以知道我並未曾真正地昏過去。

地底奇人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