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奇人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部:夜探巨宅見奇人



  我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頭,道:「紅紅,今晚你已經有了冒險的經歷了,以後還要怎樣?」

  她倏地轉過頭來,道:「你今晚還要到田宅去,我也要去!」

  我幾乎跳了起來,今晚我再進田宅,是犯法的勾當,黃彼得都不要他去,紅紅要去,這成甚麼話?我沉著臉道:「不行。」

  紅紅掙脫了我,一拐一拐地走到帆布床旁邊,坐了下來。道:「不行就罷。」

  我當然知道她這四個字的意思,是她要自己去,那比和我一起去更糟糕,試想,她如果出了甚麼事,我能夠不理會麼?

  我只得強忍了氣,道:「紅紅,你聽我說。」紅紅一擰頭,道:「我不要聽,我甚麼都知道了!」我大聲道:「既然你甚麼都知道了,你難道不明白事情的兇險麼,你為甚麼還要生事?」她也毫不示弱地大聲反問我:「你為甚麼要生事,你是警官麼?」

  我反手一掌,打在一隻啤酒箱上,將那隻啤酒箱打得碎成片片,道:「你能麼?」她冷笑了一聲,道:「我會用腦筋,比你一身蠻力有用得多!」

  我聳了聳肩,道:「好了,小姐,你的腦筋,用到印象派傑作上面去吧!」她瞪著眼睛望定了我,面上還帶著淚痕,可是那樣子倒像她是勝利者。

  「你知道那紙猴子有甚麼用處?你說!」她問道。

  我怔了一怔道:「那……」

  「那甚麼?」她冷笑了一聲:「告訴你,那是一種『通行證』,是某一種人的身分證明。」

  我呆了一會,覺得她的推測,倒也不是胡來的,但我總不能承認她已摸到了事情的門路,反問道:「你怎麼知道?」紅紅笑了,道:「我當然知道,從你對黃彼得所說的那些話中,我知道了整個事情的梗概,整件事情,根本一線相通!」好傢伙,她倒反而一本正經地教訓起我來了!

  我索性也坐了下來,道:「好,我倒要聽聽你的高見。」紅紅呶了呶嘴唇,道:「第一,瞎子于廷文,對你說的,全是真話。」我笑了起來,道:「第二?」

  紅紅道:「你不要笑,瞎子說有一大筆無主的財富,我說是真的,那是因為瞎子死了,當然是因為有人不想這件事洩密的緣故。」我想了一想,道:「算是有理。」紅紅道:「第二,湯姆生道二十五號今晚的鬼把戲,拆穿了說,十分簡單,只不過是有人想田利東夫妻,不要再在那裏住下去而已!」我真的有點吃驚了,這一點,我也曾想到過,我當真未曾想到紅紅還有那麼強的分析能力。因此我立即道:「目的是甚麼呢?」

  紅紅更是神采飛逸,道:「目的當然是有人要利用這所大宅,那筆財富,就在這所大宅中!大概那筆財富,有幾個人要分享,他們議定了一齊發動,所以相互之間,才用紙摺的猴子,表明身分。」

  我不住地點著頭。紅紅又道:「至於那個剩下一顆子彈,而不將你擊斃的少女,我看,她是愛上了你。」

  「胡說!」我第一次對她的話。提出了抗議。紅紅嘆了一口氣,道:「我但願我是胡說,表哥,你說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

  我站了起來,踱了半晌方步,道:「紅紅,這不是鬧著玩的!」

  她攤開了雙手,道:「我並不是在鬧著玩啊!」我硬了硬心腸,道:「好,那你就跟我一齊去吧!」她整個人跳了起來,撲向我的身上歡叫著,蹦跳著,我卻和老蔡兩人,相視苦笑!

  半小時後,我們已經來到了湯姆生道二十五號的門外。鐵門緊閉,靜到了極點。我握著紅紅的手,道:「紅紅,現在你要退卻,事情還不遲。」她堅決地搖了搖頭,正在此際,我突然看到一條人影,自遠而近,閃了過來!

  我一見那條黑影來勢如此快疾,便知道絕非普通的夜行人,連忙一拉紅紅,兩人緊貼著牆壁而立,只見那人影,來到了田家的外面,停了下來,發出了一下低微的嘯聲來。緊接著,只聽得田宅中,也響起了一下相同的聲音,那人一聳身,已經躍過了丈許來高的圍牆,到了田家。我和紅紅,正隱身在牆下陰暗的角落中,那人行動,又像是十分匆忙,他顯然未曾發現我們。

  我低聲道:「紅紅,你看到了沒有,這些人,全都高來高去,連我也未必是他們的敵手,你還是快回家去吧!」紅紅一笑,道:「我知道,這些人都身懷絕技。但是他們能敵得過這個麼?」她一面說,一面一揚手,我定睛一看,只見鎖在抽屜中的那柄象牙的小手槍,不知在甚麼時候,已被她取到了手中!

  我知道那一定又是她逼著老蔡所幹的好事,我嘆了一口氣,道:「紅紅,你當真想將事情弄得不可收拾,心中才高興麼?」

  她低聲道:「你得原諒我,我在美國,有幾個好朋友,大家都約定在暑假之中,要做一件最驚險的事,回到了美國之後,再相互比較,其中大家公認經歷最驚險的人,立即可以成為英雄,我有幾個好朋友,已經聯袂到新幾內亞吃人部落中去了,我這樣做,算得了甚麼?」

  我呆了半晌,不禁無話可說。

  的確,紅紅目前,硬要和我在一起,不但阻礙我的行事,而且對她本身來說,也極其危險。可是無論如何,總比逼得她到新幾內亞吃人部落中去探險好得多!我低聲道:「那你一切行動,都得聽我的指揮!」紅紅喜道:「好表哥,我自然不會亂來的!」

  她不會「亂來」!我只得苦笑了一下!我們在黑暗之中,又等了片刻,沒有甚麼動靜,便悄悄地來到了大門口,大門鎖著,但是卻容易攀上去,我雙足一頓,已然躍進了門內,紅紅則攀著鐵枝,爬了上來,她行動倒不像我想像中的那樣遲緩,不一會,我們已經在院子中了。我們以最輕的腳步,向大廳的門口走去,門鎖著,我繞到了窗前,取出預先準備好的濕毛巾來,將濕毛巾鋪在玻璃上,輕輕一拍,玻璃便碎了,雖然在靜寂之極的夜中,但用了這個方法,玻璃的碎裂,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來,我用毛巾裹起了碎玻璃,拋向一旁,探手進去,拔開了窗栓,向紅紅一招手,便已從窗口,爬進了漆黑的大廳中!

  幾個小時以前,還在這裏,親眼看到過神秘的「靈魂出現」的現象,如今,四周圍一片漆黑,心中不禁起了一陣懼然之感,紅紅也緊緊地靠著我,我等了一會,不見有甚麼動靜,才從懷中摸出小電筒來。

  紅紅靠得我更緊,身子在微微發顫,不知她是害怕,還是興奮。

  我向她附耳低聲道:「如果你去吃人部落的同學。作了人家的大餐的話,那你的經歷,一定可以得冠軍。」

  她低聲道:「快用電筒照照看,大廳中是不是有人。」

  我一聽得紅紅這樣說法,心中不禁一動。照理說,如果大廳中,有第三個人的話,我應該首先能夠覺察得出來,因為我是學中國武術的人,而中國武術注重「神」,就是心意上的敏銳反應,要有過人的耳力、目力,才能夠在武學上有較深的造詣。

  可是,我在那時候,卻絕對沒有大廳中有第三個人的感覺。

  本來,我已經立刻要打亮電筒了,可是一聽紅紅的話,我立即放棄了這個打算。因為萬一有第三個人的話,我一亮電筒,豈不是等於暴露了目標,只得被人攻擊?

  我呆了一呆,以低到不能再低的聲音問道:「你為甚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紅紅的聲音,在微微發抖,道:「你……在我的右邊,可是剛才,我……我好像覺得有人緊靠著我,站在我的左面!」

  我自度膽子極大,可是一聽得紅紅說出這樣的話來,也禁不住毛骨悚然,立即道:「別亂說。」紅紅道:「或許是我的錯覺,但是我……我卻並不是在……亂說!」

  我握住了她的右臂,向旁緩緩地移動著,同時,我右手不斷向外摸索著。

  不一會,我便摸到了一張沙發的靠背,只費了幾秒鐘,我已經知道那是一張長沙發,我憑著記憶,想起了那一張長沙發的地位,便低聲道:「我們先蹲在這張沙發背後再說。」

  紅紅點了點頭,我們兩人,一齊在沙發背後,蹲了下來,我這才在沙發背後,探出半個頭來,按亮了小電筒,向外照射。

  小電筒的光線,並不十分明亮,但是已足夠使我看清大廳的每一個角落。

  我緩緩移動著電筒,微弱的光柱,在一張又一張沙發上照射著,一個人也沒有,當我將面前的部份,全都照射完畢,正想下結論。說大廳之中,並沒有人時,突然覺出紅紅的身子,猛地一震。

  同時,她握住我手臂的五指,也變得那樣地有力,竟使我感到了疼痛,她喉間,也發出了奇怪的聲音,像是窒息了一樣。

  我正想問她是為了甚麼時,小電筒一揚,光柱一側,射到了我們背後的一張單人沙發上,霎時之間,我只感到全身一陣發熱,呼吸也不由自主,緊促起來。

  我睜大雙目,呆呆地緊盯著那張單人沙發,一動不動,嘴裏更是說不出話來。

  那張單人沙發,離我和紅紅兩人所藏身的長沙發背後,只不過幾尺遠近,剛才,我照射著大廳,只是注意遠處,卻並沒有注意到就在自己的身後,如此之近的地方,會有人在!一點也不錯,那個小沙發上,坐著一個「人」。我之所以在如今,複述這件事情的時候,在人字,加上了一個引號,那是因為,在我藉著小電筒的光亮,看到這個人的一剎那間,我起了一種那並不是人,而是一個鬼的感覺!

  當然,我當時並沒有呆得多久,至多也不過三秒鐘,我立即手臂一震,先將紅紅整個人,揮過了沙發,然後我陡地站了起來。我發覺紅紅已經被眼前的景象,嚇得連人都軟了。這實在是很難怪她的,我一生經歷如此之多,那時候心中也不禁怦怦亂跳。

  坐在沙發上的那個人,是一個女子。她穿著一身雪白雪白的紗衣服,整個人,像是籠罩在一重白色的煙霧之中。而她的面色,也是那樣蒼白,以致令得人在向她一望之際,根本來不及去辨別她是老是幼,是美是醜,心中便生出了一陣寒意。而更令得人心悸的,還是她的一對眼睛,在電筒的微光之下,她的眼珠,完全是停住不動的,死的一樣!我站了起來之後,左掌當胸,電筒的光柱,仍然停在她的身上。她忽然微微地抬起頭來,面上仍是一點神情也沒有,眼珠也仍是一動不動,發出極低聲音來,道:「請坐啊!」

  我身子緊靠著沙發,紅紅則已經爬了起來,跪在沙發上,道:「你……是人是鬼?」那少女仍是用那種聽來令人毛髮直豎的聲音道:「你說呢?」

  紅紅的呼吸,十分急促,我向她擺了擺手,示意她不要多說,沉聲道:「小姐,你當然是人,又何必扮鬼嚇人?」這時候,我已經定下了神來,我以為我一言揭穿了對方的面目,對方一定會難以再扮得下去。

  怎知那女子面上仍是死板板地,毫無表情,甚至那眼珠也不轉動一下,道:「你們到這裏來,是想和我作伴麼?」我凝神望著她,突然之間,小電筒向前,疾伸而出,同她肩頭上撞去。

  我撞的是她肩頭上的「肩井穴」,如果撞中的話;會在雙臂,產生一陣劇痛,即使是一等一的硬漢,也不免呻吟出聲的。

  可是,在我的小電筒,撞中了她的穴道之際,卻只感到軟綿綿地,像是撞在一團棉花上面一樣,她仍然坐在沙發之上不動,宛如完全沒有事一般。

  紅紅低聲道:「她是鬼,說不定就是蘿絲!」那女子忽然道:「誰在叫我?」

  我只感到背脊上的涼意,在逐漸增加!

  紅紅道:「你真是蘿絲麼?」那女子道:「人家這樣叫我!」

  我心中迅速地轉著念頭,眼前這個女子,只有兩個可能。一個可能,她是鬼魂,雖然眼前的情形,十分相類,但是我卻不願相信這是事實,另一個可能,她是一個在中國武術上,有著極其深湛造詣的人,因此,才能夠在連身子都不動一動之際,將我攻向她的力道化去。

  我覺得第二個可能,更其接近事實。因為,自從瞎子于廷文,揭開了這一連串神秘事件之事以來,我已經遇到了不少武術高強的人,再遇上一個,當然並不出奇。

  我冷笑一下,道:「小姐,你裝得很像,但是你卻實是弄錯了,我們兩人,非但不怕鬼,而且,你如果是鬼的話,我們兩人,還會感到極大的興趣哩!」

  我這句話一說,那女子的身子,開始動了一動,我立即又道:「你失策了,你嚇不走我們!」

  那女子道:「好,那麼,我便趕走你們。」

  我低聲一笑,道:「小姐,這屋子是有主人的,你不怕驚動主人麼?」那女子陡地站起身來,手一揮,兩隻手指,發出輕微的「拍」地一聲。眨眼之間,一陣輕輕的腳步聲,從四面傳了過來,我立即轉頭看時,只見四個黑衣人,已經走了近來,每個人都蒙著面。我感到了處境的危險,但是我卻維持著鎮定。紅紅的面色,異常激動,她已經舉起了手槍,可是,她剛一揚起手來,只聽得「刷」地一聲,一條又細又長的軟鞭,斜刺裏飛了過來,鞭拍在槍身上一捲一抖,槍已脫手飛去!紅紅不由得大吃一驚,低呼道:「表哥!」

  我向她瞪了一眼,索性坐了下來,道:「不錯,小姐,我只不過是為了滿足好奇心,究竟是甚麼事情,你和我說清楚了,我馬上就走。」那女子站了起來,我心中立即一動。

  她坐在沙發中,我根本不可能認出她是誰來。可是她一站起來之後,頎長的身形,長髮披肩,分明就是我幾乎死在她車下的那個少女!

  只見她伸手在臉上一抹,一張清麗絕俗的臉龐,頓時出現在我的眼前。我定睛一看,心想:取下了那層極薄的面具,果然是她!

  只聽得她道:「我們已經不只一次地警告過你,我也已經可以有過一次取你性命的機會,你不應該不知道?」

  我點了點頭,道:「是。」

  那少女又道:「你也不是初在江湖上走動的人,何以不知道硬要管人家的事,是犯了大忌的?」

  我吸了一口氣,道:「我並不是沒有理由的,我的好朋友郭則清,只怕從今以後,要成白痴了!」

  那少女聳肩一笑,道:「如果你想追究這件事的話,那麼,你和你的表妹,都可能成為白痴!」老實說,這時候我心中,實是十分怨恨紅紅。如果不是她在側,我一定已經和他們動起手來了,可是如今有紅紅,我如果與他們動手,那麼,誰來照顧紅紅呢?我又向紅紅瞪了一眼,紅紅也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意,面上的神情,顯得十分委屈,那少女頓了一頓,又道:「好了,你是明白人,我們也不必多說了,我本身自然不足道,在你身旁的四個人,他們的名字,你大概也曾聽到過,崇明島神鞭三矮子,你聽到過麼?」

  我向旁一看,那三個矮子,就是曾在郭則清遇狙之處,向我進攻過的三人。

  崇明島神鞭三矮,出鞭如電,那是長江下游,出了名的人物,也是青幫在長江下游的頭子,我抽了一口氣,道:「幸會,幸會。」

  那少女又向另一人一指,道:「這位乃是地龍會的大阿哥……」

  她只講了一句,我不由得失聲低呼,道:「就是在上海獨戰薄刀黨,令得黃金榮刮目相看,待為上賓的那位麼?」

  那是一個方面大耳,神態十分威嚴的人,大約五十上下年紀,他向我拱了拱手,那少女道:「衛先生,你知道你是闖不出去的了?」我不願認輸,但是我卻不得不面對事實,苦笑了一下,點了點頭。

  紅紅自然不知道那些人的來歷,是代表了甚麼,她只是大感興趣地聽著,甚至忘了驚恐。

  那少女又道:「衛先生,家父敬你是一條漢子,因此儘可能不願與你,十分為難。」

  我連忙道:「令尊是誰?」

  她淡然一笑,道:「家父姓白。姓名向無人知,人人稱他為白老大。」

  我不得不呆了半晌,才道:「失敬,失敬。」

  白老大乃是青幫在中國大陸上,最後一任的總頭目,多年來,生死未卜,我也是直到幾天前,才在神鞭三矮子的口中,知道白老大未曾死去。

  白老大可以說是奇人中的奇人,有關他的傳說之多,是任何幫會組織的頭子所沒有的。

  中國民間的秘密幫會,本來就是一種十分神秘,而近乎了不可思議的異樣社會形態,白老大便是在這種社會形態中的第一奇人。

  (我要請讀者注意的是,我所提到的中國幫會組織,絕不同於現下的一些黑社會人物。那樣專門欺負擦鞋童、舞女、向弱小的人敲詐,他們只是一些人渣而已,和中國幫會的組織精神,是風馬牛不相及的。)白老大之奇,乃是奇在他一個人,像是兩個人一樣。

  我的意思,當然不是說白老大會「一炁化三清」,一個人變成兩個人。我是說白老大一方面,是青幫最後一任的首領,而且是中國幫會之中第一人物。但是在另一方面,他卻又是好幾個國家的留學生。據我所知,他不但有電力博士、物理博士、化學博士、海洋博士等銜頭,而且還曾經出過好幾本詩集,和在美國學過交響樂,充任過一個大交響樂團的第一小提琴手。

  如今,我卻面對著他的女兒,而且,老實說,聽得她說白老大稱我是一條漢子之際,我感到十分高興,因為這是一個不易得到的榮譽。

  白小姐道:「今天晚上,我可以作主,由得你們離開這裏,但如果你再一次落入我們手中之際,我們就不客氣了。」我想了一想,道:「白小姐,有一件事我很不明白,像打死于瞎子,打傷小郭,這都不是白老大素昔的行徑!」白小姐略頓了一頓,才道:「不錯,這些事,都是我哥哥主持的……這你不必多管了,剛才我所說的,你可能做得到?」

  我向四周圍看了一看,苦笑道:「我可以不答應?」

  白小姐向我嫣然一笑,她是十分美麗的少女,這一笑,更顯得她動人之極。

  我本來已經拉著紅紅的手,向外走去,這時候,忽然停了下來,道:「白小姐,敢問芳名?」

  她怔了一下,像是不提防我會發出這樣的一個問題來的,向我望了片刻,才道:「我叫白素。」我一笑,道:「差一點就是白蛇精了。」她又同我笑了一笑,我忽然覺得,自己寧願多在大廳中耽上一會,而不願驟然離去,白素望著我的眼色,也有點異樣。

  紅紅在一旁,輕輕地拉了拉我的衣袖,道:「今晚已經完了。」

  我向白素點了點頭,道:「白小姐,再見了。」

  白素的聲音,十分惆悵,道:「衛先生,我們最好不要再見了。」

  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是要我絕對不再去管他們的事。在當時,我心中也的確已經決定,不再去管他們了,你不能設想和白老大作對,會有甚麼後果的。可是,在半個小時之後,因為一件意外的事,卻改變了我當時的決定,終於使我不得不捲入這個漩渦之中。

  白素講完了話之後,已經轉過身去,神鞭三矮將手槍還給了紅紅,和地龍會的大阿哥,也立即悄沒聲地,向後退了開去,我和紅紅,仍然由窗口中爬了出去,來到了大鐵門附近,我回過頭去,見到白素站在窗口,她一身白紗衣服,映著星月微光,看來十分顯眼。

  我和紅紅,從鐵門上攀了出去,紅紅落地之後,第一句話,便對我說道:「我的判斷沒有錯。」我向她望了一眼,道:「甚麼沒有錯?」紅紅幽幽地道:「那個美麗而又神秘的女孩子,她的確在愛著你。」我立即道:「不要亂說。」紅紅道:「你其實早已同意我的話了,又何必反斥我?」

  我感到了無話可答,只是道:「我們快離開這裏吧,別多說了。」紅紅道:「你難道真的不再理會他們的事了麼?」我點頭道:「不錯,你不知道白老大是何等樣人,我實在不想和他作對。」紅紅道:「原來你怕事。」我苦笑了一下,道:「你不必激我,白老大也不是甚麼壞人,他講義氣,行俠事,是中國幫會中的奇才,我相信他們如今在做的事,必與社會無害。」紅紅冷笑了一聲,道:「我看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我不禁一怔,道:「為甚麼?」紅紅道:「一個人死了,一個人極有可能,成為白痴,這難道和社會無害麼?扮鬼騙人還有那位無緣無故死亡的蘿絲。甚至那位飛車而死的花花公子。只怕都有關係!」

  我正待出聲回答時,忽然聽得一個聲音接口道:「小姐,你的推理能力,令我十分佩服!」那聲音突如其來,我和紅紅兩人,都嚇了一跳,這時候,我們正在一條十分靜僻的街道上,在路燈之下,有著幾張供人休息的長椅,就在一張長椅之上,一個人以十分傲然的姿態坐著。

  他穿著一身白西服,大約二十五六歲年紀,相貌十分英俊。

  他一面在說話,一面正在拋動著一頂白色的草帽,他的一身裝束,使人會誤會他是一個富家公子。但是我一眼就看出他絕不是那類人,因為他的面上,帶著一股英悍之氣,絕不是滿面病容,無所事事。整日徵逐酒色的二世祖所能有的,我和紅紅,立即停了下來。

  紅紅問道:「你是什麼人?」

  他仍然坐著,像是大感興味地向紅紅上下打量了幾眼,那種眼色,就像紅紅是他手中的草帽似的。

  我不想多生事,拉了拉紅紅,道:「我們走吧!」那年輕人卻懶洋洋地道:「衛先生,你何必老遠地趕回家去?就在這兒休息吧!」我一聽他這句話,面色便自一沉,道:「朋友,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那年輕人突然揚聲大笑了起來,手一拋,那頂草帽落到了他的頭上,他一手插在褲袋之中,驕不可言地站了起來,道:「我是說,你不妨就在這裏休息……永遠地休息。」我一聽得那年輕人如此說法,心中也不禁大是生氣。我從來也未曾遇到過一個人,態度如此之狂,講出話來,挑釁的意味如此之濃的,即使是以前的對頭,「死神」唐天翔,也不見得這樣驕狂!

  當下我乾笑了一下,道:「原來是這樣,誰令我能達到永遠休息的目的呢?」

  那年輕人「哈哈」一笑,雙肩抖動,不但驕狂,而且顯得他十分輕浮,我開始更不喜歡他起來,只聽得他道:「我……」

  我冷冷地道:「我們不必說話繞彎子了,你想將我打死,是不是?」

  那年輕人伸手在衣袖上略拍了一拍,拍去了一些塵埃,若無其事地道:「正是。」我回頭向紅紅望了一眼,只見她正瞪大了眼睛,望著我們兩個人,我連忙示意,叫她向後退開去,紅紅還老大不願。

  等紅紅退開幾步之後,我才道:「那麼,你就該下手了!」

  他又聳了聳肩,道:「衛斯理,你若是死了,不知死在誰的手中,豈不是可惜?」

  我早已看出眼前這年輕人,有著極度的自大狂,自以為是十分了不起的人物,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我一直不問他是何等樣人。如今,他那一句話,分明是要我向他詢問他的身分,我因為心中對他的厭惡,越來越甚,所以連這一點滿足,都不讓他有,只是冷笑道:「什麼人都一樣,還不快下手麼?」

  那年輕人濃眉一揚,面上現出怒意,「哼」地一聲,道:「你當真不知死活麼?」我也冷笑了一聲,道:「你既然找到了我,就該知道衛某人是怎樣的人,想我對你叩頭求饒麼?別做你的大夢了!」

  那年輕人更是滿面怒容,倏地向前,踏出了一步。我聽得他才踏出一步之際,全身骨節,發出了一陣極是輕微的「格格」之聲。

  我心中不禁猛地一怔,暗暗驚嘆道:「這傢伙在武術上的造詣好深!」

  我立即後退了一步,身形微矮,左掌當胸,掌心向下。這乃是寓守於攻之勢,我知道我們兩人之間,惡鬥難免,但是我卻要等他先出手,以逸待勞。他跨出了一步之後。身形一凝,陡然之際,我只覺得眼前白影一閃,他已經向我撲了過來!

  我立即身子向旁一閃,避了過去,但那年輕人出手。好不快疾!就在我閃身避開之際,手臂上一陣疼痛,同時,「嗤」地一聲,衣袖已被抓破,手臂上也現出了三道血痕!

  那年輕人的動作,快到根本不容我去察看手臂上的傷勢究竟如何,就在我向旁閃開之際,他整個身子,強向外一扭,竟然硬生生地轉了過來,又已向我撲到。我一上來便已被他制了先機,知道如果再避下去,更是不妙。因此,就看他撲過來之勢,身子微微一側一俯,左臂一伸,突然向他攔腰抱去!這一下怪招,果然令得他呆了一呆!

  我也知道,這一抱,絕無可能將他抱中,而且,就算將他抱中了,他只要一用力,我的手臂。反而要被他打斷!

  但是這一下,卻有分散對方注意力的好處,無論對方如何精靈,也不免一呆。像這樣的招式,我共有三招,乃是我大師伯因為感謝我救了他恩人的兒子,「死神」唐天翔,特地授我的。我大師伯武術造詣極高,那三招,乃是他經過了無數次惡鬥之後所創出來的,叫作「幻影三式」,這三式中,所有的怪動作,都只不過是眩人耳目,分散對方的注意力而已。

  當下我見對方,略呆了一呆,立即足下一滑,欺身向前,在他的身旁,疾擦而過,反手一掌,已向他的背後,拍了下去!

  那年輕人的身手,實是十分矯捷,我一掌才拍下。他已經陡地轉過身來,揚掌相迎,我左手左腳,一齊向上踢出,攻向他的胸部,使出了「幻影三式」中的第二式。

  他身子向後一仰,我哈哈一笑,右掌「砰」地一聲,已經擊中了他的腰際!

  那一掌,我用的力道極大,擊得他一個踉蹌,向外跌了出去!

  我心中不禁暗讚大師伯這「幻影三式」之妙,而對方攻出一掌一腳,卻全是虛招,待對方的注意力完全被轉移之際,右掌卻已經趁虛而入!中國武術,不是只憑蠻力,最主要的,還是無上的機巧,在這「幻影三式」中,又得到了證明!

  當時,我一掌將那年輕人擊出,心中十分高興,只當對方,雖然趾高氣揚,但是卻只是無能之輩,所以並沒有立即追擊。

  要知我這一自滿,卻是犯了錯誤,那年輕人一退出之後,面上的神色,變得獰厲之極,咬牙切齒,雙足一頓,身子立即彈了起來,我眼前人影一晃間,他已經向我,一連攻出了三四掌!我連忙搖身以避,一連退開了四五步,方始將他那一輪急攻,避了開去,他縱身一躍,追了上來,我身子陡地蹲了下來,左手支地,整個身子橫了過來,雙腿一齊向他下盤、疾掃而出!

  這一招,類似「枯樹盤根」,果然,使得他雙足一蹬,向上躍起了兩尺。可是,這卻是「幻影三式」中的第三式。雙腿掃到一半,突然一曲,人已站起,不等他的雙掌拍下,我頭頂已重重地撞中了他的小腹!

  我這一撞,不是我自誇,那年輕人口中發出了一下極是痛苦的怪聲,整個身子,立即向外跌翻了出去!但是我仍然不得不承認他武學造詣極高,因為他經我如此重擊,在跌翻出去之後,竟然並未重重地跌倒在地,身子一挺,重又站在地上!

  我看出他面色鐵青,眼中殺機隱射,心中實是怒到了極點!

  中國武術,講究一個「氣」字,雙方動手之際,一不能氣餒,二不能氣散,三不能氣躁,而在狂怒之下,則容易氣躁氣散,所以我有心要將他激怒,一聲長笑,道:「朋友,我甚至沒有躺下,更談不上永遠的休息了!」

  我只當我這句話一說,他更會立即大怒,狠狠地撲了上來。怎知我的估計,完全不對,我並不知道他性格的陰鷙深沉的一面,他一聽了我的話後,面上的怒容,反為斂去,換上了一副極其陰森的面色。

  我的話,反倒提醒了他,我並不是像他想像中那樣容易對付的人物!只聽得他道:「衛斯理,你的確名不虛傳!」我略一抱拳,道:「不敢!」

  他「哼」地一聲,道:「拳腳上已見過功夫了,不知你兵刃上如何?」我心中一凜,本來,我以為他連吃了兩次虧,應該知難而退了!而我也的確十分希望他知難而退,因為那「幻影三式」,本是以轉移對方的注意力取勝,一次使過之後,並不能反覆施為,第二次就不靈了。

  而那年輕人,被我一頭撞中了小腹之後,片刻間,便能神色自若,可知他一定是大有來歷之人,武術造詣,也是極高,再要拼鬥下去,不知誰勝誰負,而我卻不只一個人,還有紅紅,需要我的保護!

  因此,我怔了一怔,一面「哈哈」大笑,一面擺手向後,向紅紅示意,叫她取出手槍來。

  紅紅十分聰明,立即取出那柄象牙柄的手槍,對住了那年輕人,道:「好了,別打了!」

  那年輕人怔了一怔,一伸手,除下草帽來,向紅紅彎腰鞠躬,道:「遵命,小姐。」

  可是,他一個「姐」字剛出口,手一揮間,那頂草帽,「嗤嗤」有聲,向紅紅直飛了過去!

  我連忙叫道:「快讓開!」

  紅紅一生之中,可以說從來也未曾遇到過這樣的情形。

  而且,在她眼中看來,飛過來的,只不過是一頂草帽而已,草帽又焉能傷人?

  所以,她對我的警告,並不在意,我心中大急,一個側身,待向她撲去時,眼前晶光一閃,「霍」地一聲,急切間也看不到對方使的是什麼兵刃,已然向我攻到,同時,我也聽得紅紅的一聲驚呼!

  我聽得紅紅的一聲驚呼,心中更是慌亂!不錯,那年輕人所拋出的,只是一頂草帽,但紅紅也有可能受傷的。

  紅紅受傷,有兩個可能,其一是在草帽的帽沿上,可能鑲有銳利的鋼片;其二,如果草帽恰好擦中她的要穴,她也不免受損。

  武俠小說中的所謂「飛花傷人、摘葉卻敵」,那是經過了藝術誇張,小說家的想像力之外的說法,當然不能想像一片樹葉,向人拋去,便能制人於死命。但是!這並不等於說,如果力道運用得巧了,極其輕巧的東西,便可以使鉅大的力量消失。我們可以舉一個例,一個體重二百磅,渾身是肌肉的大漢,力道自然是十分強的,但是如果能令得他身子一部或全部發癢的話,那麼他全身的力道,也會完全消失了,比你狠狠地打他,還要有用。當時,我並不知道紅紅究竟是遇到了什麼的傷害,但從她那一聲驚呼來看,她毫無疑問,是碰上了出乎意料之外的事。

  所以,當我心中一慌,連忙向後避開時,不免慢了一慢。而我在那一慢之際,我左肩之上,已經感到了一陣熱辣辣的疼痛!我當然知道已經受了傷,在當時的情形之下,我實是自保無力,實在沒有法子,再去照顧紅紅,我身形疾晃,向後疾退而出。

  在我退出之際,那百忙之中,向紅紅看去,只見她左手捧住了右手脈門,那柄手槍,落在她的腳旁,面上現出了驚訝莫名的神色。

  就在那一瞥間,我已經放下心來,因為我知道,紅紅並沒有受什麼傷,帽沿上,並沒有鑲鋼片,只不過是在草帽疾飛而出之際,帽沿恰好在她右手脈門上擦過,那一擦,已足夠令得她右臂發麻,棄槍於地上了。我心中一定神,精神為之一振,將手按在腰際,身子再向後退了開去。

  才退到一半,手臂一振間,已經將我一直纏在腰際,備而不用的那條軟鞭,揮了出來,向前揮出了一個圓圈,將自己全身各個要害護住!

  這時候,我才看清,那年輕人所用的兵刃,乃是一柄西洋劍。但是劍身卻是只不過兩尺長短。他那柄劍,分明是西洋劍中的上品,劍身柔軟之極,在揮動之際,也可以彎曲得如同一個圓圈一樣,極之靈便。

  他見我揮出了軟鞭,身形略凝,但立即又向我刺了三劍,劍劍凌厲無匹。

  那三劍,卻被我揮鞭擋了開去,我們兩人,各自小心翼翼,片刻之間,已然各攻出了十來招。仍然是難分難解。

  我心中正在設想,用什麼方法,可以出奇制勝之際,突然聽得一陣腳步聲,傳了過來。

  我一聽得腳步聲,心中還在暗忖,如果來的是巡夜的警察的話,我和他的打鬥,可能就此不了了之,因為誰都不會和警方惹麻煩的。

  因此,我也希望有警察前來,將我們這一場打衝散,可是,腳步聲迅即來到了近前,我回頭一看時,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

  疾奔而來的三人,身形十分矮小,簡直就像是三個小孩子一樣,不是別人,正是神鞭三矮!那年輕人一見神鞭三矮趕到,出手更是狠辣,劍光霍霍,每一劍,都是攻我的要害之處。神鞭三矮到了近前,略停了一停,「呼呼呼」三聲,三條長鞭,揮了起來,向我頭頂,直壓下來!我本來就不知道那年輕人的來歷,神鞭三矮趕到之際,我還只當他們會顧及江湖規矩,不會出手對任何一方,加以幫手。

  可是如今,看他們毫不猶豫,使出鞭向我招呼的情形,分明是和年輕人一夥!我心中這一驚,實是非同小可!

  就在神鞭三矮那三條神出鬼沒的長鞭,挾著「呼呼」風聲,將要鞭到我身上,而我在眼前的情形之下,絕無可能再去對付他們之際,那年輕人突然喝道:「你們不要動手,由我來收拾他!」神鞭三矮答應了一聲,道:「是!」那三條軟鞭。本來離我頭頂,已不過兩尺,可是隨著那一個「是」字卻又倏地收了回去。

  他們三人,長鞭一收之後,立即身形一晃,已閃開丈許,將紅紅圍住。

  我一見這等情形,心中更加大急,連忙側頭去看紅紅時,只覺得頸際一涼,那年輕人的劍尖,已經遞到了我的咽喉!我連忙上身向後一仰,一鞭橫揮而出,總算勉力避開了這一劍,但是一條領帶,卻已被削去,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避開了這一劍之後,我身形疾退,只見神鞭三矮一圍住紅紅,並沒有什麼動作,心中才略為放心了些。但是眼前的局勢,已經十分明顯,神鞭三矮一旦出現,實是有敗無勝了!

地底奇人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