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奇人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七部:冒名頂替深入虎穴



  我竭力遏制著心頭的怒火,因為憤怒,我甚至忘了偽裝可能被揭穿的恐懼,向他們兩人,望了一眼,白素先開口,道:「秦大叔,這位是家兄,白奇偉,我叫做白素。」我「噢」地一聲,向他們指了指,道:「你們莫非是白老大的兒女麼?」白奇偉不屑地望了我一眼,老大不願意地道:「是。」我道:「白老大可好麼?」

  白奇偉冷冷地道:「好!」正在這時,一個人走了近來,我認得他,就是召靈專家杜仲!只聽得白奇偉問道:「檢查好了沒有?」杜仲向我,望了一眼,走到了白奇偉的身邊,低聲講了幾句話,白奇偉的面色,微微一變,道:「有這樣的事?」他一面說一面便向我望了過來!

  我一見這等情形,心中不禁怦怦亂跳,杜仲的手中,正拿著一隻紙摺的猴子,我自然知道,白奇偉的那一聲「檢查好了沒有」,是問杜仲,是不是已經檢查了我的那隻紙猴子!而杜仲的低聲談話,我未曾聽到,但卻也可想而知,是那隻紙猴子,出了甚麼毛病!

  這時候,如果我偽冒的身分,一被查出,實是毫無生路,不由得我不驚!

  但是我卻立即鎮定了下來,因為我的紙猴子,確是取自秦正器,實在沒有出毛病的理由,我幾乎和白素同時出聲,道:「甚麼事?」

  杜仲道:「白小姐,經過了紅外光的試驗,紙猴子確是我們發出去的,但是……」

  我厲聲道:「他媽的,那有這麼多事?但是甚麼?」杜仲冷冷地道:「但是紙猴子上面,卻有著第二個人的指紋!」我聽了之後,心中不禁暗暗吃驚。真料不到,白奇偉的辦事居然如此精細!

  那紙猴子上,當然做下了我所不知的記號,要經過紅外線的檢查,才能夠顯露出來,而且,他們還檢查了紙猴子上的指紋!

  到了這時候。我不得不硬著頭皮,怒道:「甚麼指紋不指紋的?要不要姓秦的參加?不要的話,秦某人轉身就走,誰稀罕來到這裏?」白奇偉冷冷地道:「秦兄弟……」

  我立即勃然大怒,反手一掌,拍在身旁的一張桌子上,「砰」地一聲響,那張桌子,幾乎被我拍碎,厲聲道:「你叫我甚麼?」

  我知道當年在上海,那一次七幫十八會的大集會,與會的各幫各會首腦,都曾經結為兄弟,所以我實是可以理直氣壯地申斥白奇偉。

  白奇偉面色一變,道:「你要我叫你甚麼?」我冷笑一聲,道:「我叫你爹一聲大哥,你說你該叫我甚麼?我就不信,白老大的兒子,會連這點規矩都不懂!」白奇偉被我說得面色鐵青,白素道:「秦大叔,別發怒!」我「哼」地一聲,道:「年紀輕輕,連老頭子的兄弟,都不服氣了麼?」

  白奇偉道:「我問你,你紙猴子上,為甚麼有別人的指紋!」

  我更其大聲,道:「有又怎麼樣?你這臭小子管得著秦大爺麼?」

  這時候,已經有七八個人,圍在我們的周圍。

  那地方,不出我的所料,正是一個大的防空洞,但是如今卻只有在門旁,放了一張桌子,其餘的地方,都是空蕩蕩的。

  那七八個人全都沉著面色望著我,看來只要白奇偉一聲令下,他們便會對我不利!

  照白奇偉的臉色來看,如果不是白素在旁,他也可能真的發出了對我不利的命令了?當下白素忙道:「哥哥,多了一個人的指紋,有甚麼關係?或則秦大叔沒有放好,給別人拿過了!爹正等著和老朋友見面哩,別再多耽擱時間了?」

  白奇偉一聲冷笑,道:「旁人的指紋,當然沒有關係,但是這個指紋,卻是衛斯理的!試問我怎能將此事輕輕放過?」

  我一聽得白奇偉如此說法,手心中不由得冒出了汗來。我千小心,萬小心,就是為了避免露出破綻來。可是,你無論怎麼小心,又怎能料得到白奇偉竟會檢查紙猴子上的指紋,而且,他們還存有各人指紋的檔案,連我的指紋在內,而立即知道,紙猴子曾經為我摸過!

  只聽得白素不由自主,「啊」地一聲嬌呼,失聲道:「衛斯理的?」

  我聽得出她的話雖然簡單,但是語音之中,卻不知包含了多少複雜的感情在內!

  我也連忙道:「是衛斯理的,又怎麼樣!」

  白奇偉「嘿嘿」奸笑了兩聲,道:「那就關係大了,他是七幫十八會的大敵,咱們這次集會,他就會設法來搗亂的!」

  他一面說,一面直視著我,他的眼光,極其厲害,我相信。如果不是由於我面上的化裝的話,面色一定會變得很難看了!

  在這樣的情形下,我除了硬到底之外,實在沒有別的辦法可想,我大聲道:「放屁,黃龍會算不算七幫十八會中的一會?我秦正器,就與他是好朋友!」白奇偉道:「他來找過你了?」我道:「當然,這許多年來,我住在木屋中,你這位好姪子來看過我一次麼?」

  白奇偉又道:「你還給他看了這隻紙猴子了?」我從袋中取出另一隻來,道:「兩隻他都看過了,怎麼樣?」

  我早會料到,白奇偉會問我另外一隻紙猴子的下落,所以我先取了出來。白奇偉連忙接了過去,交給了杜仲,杜仲由一扇門中。走了進去,我道:「怎麼樣?」白素道:「秦大叔,請你原諒,怕有人會混冒進來,壞了大事,不得不如此。」

  我道:「好姪女,你還有幾分像你父親,是我們之中的人物!」我講到此處,冷笑了一聲,望了白奇偉一眼,白奇偉面色,難看之極!

  不一會,杜仲又已走了出來,道:「白少爺,上面也有衛斯理的指紋!」

  我這時候。心中所真正害怕的,就是他們如果要我按下指紋來檢查的話,我就無所遁形了!杜仲講完之後,又頓了一頓,道:「指紋像是才留上去的,至多不會超過一個小時!」我聽了杜仲的這句話,心中更是駭然!

  杜仲說得如此肯定,那當然是因為他有著最新的,未為世人所知的檢查儀器方法之故,如果他進一步地指出,衛斯理的指紋,只不過是五分鐘之內印上去的,我更糟糕了!

  我連忙道:「不錯,我來到這裏附近的時候,還碰到了衛斯理,他要我將兩隻紙猴,再給他看一看,我為甚麼不給?」

  白素一聽,又是「啊」地一聲,道:「他……他就在這裏附近?」

  我道:「不錯。」白素花容變色,白奇偉忙回頭吩咐道:「快去找他!」那七八個人,答應一聲,立即向外走去!白素卻叱道:「給我站住!」

  那七八個人,又站住不動,白奇偉厲聲道:「妹妹,你這是甚麼意思?」白素道:「你不能派人去害衛斯理!」我也立即大聲道:「誰想害衛斯理?誰敢?白老大就不會做這種事!」

  白奇偉狠狠地望了我一眼,轉頭對白素道:「妹妹,你不是不知道衛斯理想和我們搗蛋,我只不過派人,去搜索他一下,看他是不是在附近!」白素想了片刻,忽然幽幽地嘆了一口氣,道:「好,那就我去!」

  白奇偉愣了一愣,隨即奸笑道:「好,你去吧!可是見了衛斯理,可不要因私忘公!」白素面色立即一變,道:「哥哥,你這是甚麼話?我和衛斯理有甚麼私?我不依,咱們見爹,評評理去!」白奇偉對他的妹妹,像是十分忌憚,忙道:「算了算了,講笑話都不該麼?」

  白素的俏臉,仍然怒氣不息。

  我深信白奇偉也知道,白素之所以發怒,一定是白奇偉的話,恰恰道中了她的心事的緣故!一時之間,我心頭不禁劇烈地跳動起來。

  我沒有再想下去,並非是我不願意想,而是白素已然展動身形,離了開去!而白奇偉已經轉過身來,面對著我!沒有白素在旁,他的態度,頓時兇狠了許多,一手插腰,一手按在桌上,道:「姓秦的你若是不識趣的話,我絕不會放過你。如果你識趣,這個……他講到這裏,從上衣袋中,拿出了一張紙來,交了給我一讀道:「這就是你的!」我將那張紙,接了過來一看,原來是一張面額二十萬元的支票!我一看清到手的是甚麼時,有一個衝動。便是想破口大罵,將之撕成粉碎!但是我隨即一想,如果我要破壞他的行動的話,最好還是不要和他正面為敵,因此,我又想將支票收了下來。只不過我立即又想到,如今,我是秦正器,秦正器在這樣的情形之下,是絕不會接受這張支票的,我不能為了自己行事的方便,而壞了秦正器的名譽!

  我雖然接連轉變了三個念頭,但那卻是一瞬間的事,我立即一聲冷笑,「嗤」地一聲,將那張支票,撕成了兩半,又是「嗤」地一聲,將之撕成了四片,道:「白老大在甚麼地方?如果見不到他,我要走了!」

  白奇偉怒極而笑,我相信,如果不是白老大已經知道我今晚要來的話,早已被他一槍打死,他笑了幾聲,道:「好,看你強橫到幾時!」我到目前為止,至少已經知道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為甚麼神鞭三矮人,會聽憑他的驅策。那當然是他以金錢收買的結果。

  而他,也可以以同樣的手法,去收買別人,據我所知,七幫十八會,在失去了根本活動地區之後,都像是鯨魚到了淺水的地方一樣,除了是有錢出名的之外,多年來,首腦人物的日子都不會好過,金錢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極大的引誘,連當年青幫的司庫,也為之喪生,受他收買的人物,一定已經不少!

  那也就是說,我要和白奇偉作對的話,實是一場力量懸殊,絕不公平的鬥爭!當下我也冷笑道:「我也要看你強橫到幾時!」

  白奇偉疾轉過身去,一揮手,便有兩個人,向我走了過來,道:「秦兄,請跟我們來!」

  從白素剛才的話,我聽出白老大正在等著和當年七幫十八會的首腦重逢。也就是說,在未見到白老大之前,白奇偉就算再恨我,我也不會有甚麼危險的。因此,我坦然跟著兩人,向前走去。我們在一扇門處走出之後,又經過一條極長的隧道,出了隧道,我發覺竟已到了一個海灘邊上!那海灘邊上,巖石嶙峋,碎浪拍岸,極其荒涼!

  我心中不禁大吃一驚,道:「兩位,這是甚麼意思?」那兩人道:「秦兄弟,你放心,由這兒坐船,就到了集會的所在了!」

  我向那兩人,仔細地打量了一眼,只見那兩人生得十分英武,我搭訕道:「兩位是那一幫的弟兄,恕眼拙得很!」

  那兩人道:「我們是小人物,不足一提。」他們兩人其中一個,取出了一隻強力的電筒,一明一暗地亮著,另一個望著我,忽然道:「秦兄弟,剛才,你實在是危險得很哪!」

  我心中一動,假裝不明白,道:「危險?甚麼危險?」他向身後望了一眼,見沒有人,才壓低了聲音,道:「這幾年來,白老大將事情都交給了兒子,唉,我也不用多說,你也可以明白情形是怎麼樣的了!」另一個打亮電筒的人回過頭來,道:「別多說了,給別人聽到了,又是禍事!唉,秦兄弟,不瞞你說,這幾年來,吹牛拍馬的人,都飛黃騰達了,咱們這干人成了廢物,倒是販毒頭子……」

  那人講到此處,像是自覺失言,立即住口。

  我聽得「販毒頭子」四字,心中「怦」地一跳,想要立即追問下去之際,只聽得一陣馬達聲,一艘小快艇,已經駛了過來。那兩人不再說甚麼,和我一齊上了小艇,小艇向海中駛去,我根據天上的星星,辨了辨方位,小艇乃是向南駛出的,約莫過了大半個小時,快艇才在一個小荒島的旁邊,停了下來。

  我和那兩個人一齊上了岸,只見四個人迎了上來,道:「黃龍會的秦兄弟來了麼?只等你一個人了,白老大正等著你哩,快來!」

  在黑暗中,我迅速地向那個小荒島看了幾眼,心中不禁奇怪。

  本來,我以為白老大這次召集眾人的集會地點,就在湯姆生二十五號。

  怎知湯姆生道二十五號,卻只是一個站口,實際上,會議是在這個島上舉行!

  我這時自然已可料到,在這個小荒島上,白老大一定有著極現代化的建築,因為在這裏,平時是絕不會有人來到的。

  當下我答應了一聲,跟著向前走去,沒有多久,我們三人便進了一個洞口荒草迷封的山洞。

  可是,在進了山洞之後,只見燈光明亮,出現在我眼前的,竟是一架升降機!

  我們幾個人,進了升降機,升降機一直向下面沉下去,約莫沉下了十多分,才停了下來。

  我心中對白老大的行徑,更是佩服之極。

  雖然這裏是一個荒島,但是要設置升降機,這工程也是十分鉅大的,我仍然懷疑,這裏是日軍留下來的設置,果然,我很容易地就發現,那架升降機,是日本一家很著名的株式會社的出品。

  但是那電梯,顯然曾經白老大改裝過,因為它有著最新的電眼設備。

  電梯一停之後,門打了開來,我向前一看,更是呆了半晌!

  只見眼前,乃是一個寬敞到極點的大廳,只怕有五十尺見方,大廳之中,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氈,頂上的光線,也十分柔和,放著好幾張沙發,已經坐著不少人,我一走出電梯,便有幾個人哈哈大笑著,迎了上來,叫道:「秦兄弟!」

  我實在並不認識他們,但是可想而知,他們都是七幫十八會中的人物,便也照樣打著「哈哈」,道:「又見到了,你們還沒有死哇!」

  大廳之中,響起了一陣哄笑聲中,在哄笑聲中,只聽得一個十分綿實深沉的聲音道:「秦兄弟,你怎麼那麼遲才到?」

  那聲音才一傳入我的耳中,大廳中的哄笑聲,立即靜了下來。我心中一凜,循聲看去,只見在一張單人沙發之上,坐著一個六十上下的老者。方面大耳,雙眼神光炯炯,一身淺灰色長袍,手中執著一個煙斗,氣勢非凡,神態懾人!

  我雖然從來也未曾見過白老大,但是在這樣的情形下,不問可知,那人一定是白老大了!我連忙搶前幾步,到了他的身邊,道:「白老大,多年不見了!」

  白老大笑道:「是啊,一眨眼,便許多年過去了!」他一面說話,一面雙眼望著我,可是忽然之間,面上的笑容,突然斂去!他笑容一歛,更是顯得威嚴無匹!

  我心中不禁怦怦亂跳,白老大冷電也似的眼光,在我身上,掃了幾掃,道:「秦兄弟,這幾年來,你變得好厲害啊!」我一聽得他如此說法,心頭更是怦怦亂跳!

  關於白老大超人也似的記憶力,我早有所聞,我假扮秦正器,可以瞞得過其他人的眼睛,但是能否瞞得過白老大。我卻絕無把握!

  當時,我只得硬著頭皮,道:「白老大,別提了,這幾年來,當真是山窮水盡,如果早知道你仍有這樣的局面,我早就來了!」

  白老大「哈哈」一笑,突然一伸手,他身材異常高大,坐在沙發上,並未欠身,一伸手,已經將我的右手,緊緊抓住了!

  我心中更是大驚,白老大在武學上的造詣,當然遠遠在我之上!

  如果我這時候,讓他看出了破綻的話,可能連辯白的機會也沒有。便自橫死此處!

  其時,大廳中其餘的人,也已經看出了白老大對我的態度有異,一齊靜了下來,向我們這面望來。

  我強自鎮定,道:「白老大,各幫的兄弟,都到齊了麼?」白老大道:「到齊了!」一面說,一面倏地捋起了我的右袖!

  我一見白老大,捋起了我的右袖,心中不禁對白老大,佩服到了極點,同時,我也放下心來!

  在我假冒秦正器的時候,自然力求相似,秦正器的右臂之上,有著一條五爪金龍的刺花,我也以藍青描在手臂之上,如果不是認真檢查,看上去,的確是和真的刺花一樣的。

  我對白老大佩服,是因為傳說中這位奇人的記憶力並沒有誇大。

  秦正器並不是甚麼了不起的人物,而且事隔多年,他不但一見我,便覺得和秦正器有所不同,而且,他竟還記得,秦正器的右臂之上刺有一條龍!

  我手臂上的龍,既然可以亂真,自然地放下心來,不怕被他識穿。

  白老大一眼看到我手臂上的藍龍,定了一定,鬆了手,「哈哈」一笑道:「老弟,你樣子變得太厲害了,但手上的龍,卻還仍是那樣,張牙舞爪!」

  我也打了一個「哈哈」,道:「白老大當真記性好得驚人!」

  我渡過了這一個難關,身上實已出了一身冷汗,背上的汗水,向下直流,像是有幾條四腳蛇,正在緩緩地爬行一樣!

  白老大一揮手,道:「請隨便坐!」

  我道:「人到齊了,還等甚麼?」

  白老大向電梯處望去,電梯門恰在此時,打了開來,白素和白奇偉兩人,一齊走了出來,來到了白老大的面前,叫了一聲。

  白老大緩緩地站了起來。

  他一站起,所有的人,也一齊站起,大廳之中,氣氛頓時嚴肅起來!

  白老大向右一指,道:「各位兄弟,請到那面。」眾人你推我讓,進了一扇大門,裏面又是一個大廳,但是有六七公尺見方,大廳之中,放著一張老大的圓桌,桌旁放著二十五張椅子,桌子和椅子,都是紅木的,對住門的那幅牆上,掛著一幅老大的結義圖,圖旁一聯,上聯是「日月齊心」,下聯是「天地一德」。

  在圖前,點著幾支老粗的香,煙篆曲折,更令得氣氛肅穆。眾人一進了來,就有人「啊」地一聲,道:「白老大,這就是當年的那套桌椅!」

  白老大道:「不錯,我知道總有一天,咱們七幫十八會的弟兄,又會用到了它的。我們仍照當年的座位坐下,不必客氣了!」

  眾人答應一聲,紛紛上前就坐!

  這一下,卻難倒了我,因為我根本沒有參加過七幫十八會當年的集會,黃龍會的位置,在什麼地方,我怎知道?

  但是,我又不能站著不動,只得跟著眾人,轉來轉去,又踱到了畫旁,抬起頭來,看了一會,只聽得白老大道:「秦兄弟,該就坐了?」

  我這才回過頭來,二十五個座位,只有一個空著,不問可知,那座位一定是秦正器的了,我連忙繞過了幾個人,在那個位子上,坐了下來。

  坐定之後,便見白奇偉和白素兩人,站到了白老大的身後。

  白老大緩緩向眾人望了一眼,眾人也都挺胸而坐,靜了好一會,白老大才嘆了一口氣,道:「青幫不幸,差點出了醜!」他這句話一說,眾人的面色,盡皆為之一變。

  白老大立即道:「當年,人人皆敬他是一條好漢的于司庫,竟然臨老變節,想要獨吞咱們七幫十八會的寶藏,但我們發覺得早,他已死了!」

  座間響起了一陣嗟嘆之聲。當然,這些人全都記得于廷文當年,何等慷慨激昂,但如今,卻在各幫各會之中,落得個臭名!

  白老大頓了一頓,道:「事隔多年,這一大筆錢,長埋地下,也不是辦法。是以我才作了半年多的準備,總算二十五人,盡皆齊集,我們不妨將這筆錢,取了出來,照原來所議,將之分開,不知各位兄弟,可有異議?」白老大的話說完之後,靜了好一會,才見一個瘦削的中年人沉聲道:「敢問白老大,當年咱們存儲這一筆錢的目的何在?」

  白老大嘆了一口氣,道:「不錯,如今將這筆錢分了,確是有違當年的目的,當年,我們原是想待局面可能,用這一筆錢,發揚幫會的仁俠之義的,但現在。世人對於幫會組織的觀念,已經改變,就算局面有變,只怕以前的目的,也不容易達到了!」

  我立即大聲道:「我們自己人之中,出了敗類,實也難怪世人!」白老大面現驚訝之色,連:「秦兄弟此言,可是實有所指?」

  我向白奇偉望了一眼,心想如今,也未曾提到他的什麼證據,若是公開指責,我也說不出所以然來,所以只得道:「我只是有感而發,黃龍會本就一個錢也沒有,我也實無資格說話。」

  白老大面色陡地一沉,道:「秦兄弟,這是什麼話?當年各幫各會兄弟,既然稱你們黃龍會,曾為國出力,你如此說法,豈非自絕於眾弟兄?」

  白老大這幾句話,說來聲色俱厲,我自知失言,連忙站了起來,道:「白老大,這幾年來,人窮了,自然難免有牢騷,尚祈白老大見諒。」

  白老大緩緩地點了點頭,道:「秦兄弟,你是一條好漢,直腸直肚,但如果再這樣說法,未免有負其他兄弟一番盛情!」

  我立即道:「是!」

  白老大道:「你坐下吧!」

  我坐下來之後,對於白老大的為人,更是佩服,心想就算他沒有其他多方面人所難有的各種卓絕的才能,便足以成為一個極好的領袖了。他之能在中國的幫會組織之中,得享如此盛譽,確非倖致之事!

  我坐了下來之後,又道:「既然如此,我確以為,如今大家分贓,實是不合昔年宗旨!」

  我一面說,一面望著白奇偉,只見他的面色,十分難看,同時。也看到他對幾個人,在使著眼色,那幾個人立即嚷道:「我說好!再等下去,也是一樣,反正是埋在地下,為什麼不分?」

  他們一面叫,一面各自從袋中,取出鋼板來,「砰砰」地放在桌上,向桌中央推來。

  片刻之間,桌子中央,已經有了十三塊鋼板之多!

  白老大咳嗽了一聲,一抖手,緩緩地將手中的一塊鋼板,推向桌中央。白老大一出手之後,靜了片刻,又有七個人,將鋼板推了出來。桌子中央,已經有二十一塊鋼板了!

  我向其他三個,未曾有所動作的人。各望了一眼。一個便是最先開口的那個瘦長中年人,另外兩個,一個是胖子,生得十分威武,頗像是傳說中的飛虎幫大阿哥宋堅,另一個則是四十上下的人,貌相生得十分平凡,但是仔細看去,卻有一股剛毅之氣。本來,我怕的是,二十四個人同意,只有我一人,實是難以堅持。

  如今,我一看竟有三個同道,心中為之寬了一寬,只聽得那胖子道:「各位弟兄,宋某人有一事相詢。」白老大道:「請說。」

  那胖子自稱「宋某人」,我更可以肯定他是飛虎幫的宋堅了。

  飛虎幫也不是大幫,幫眾大多是皖北一帶的炭工,和淮河流域的窮兄弟,在飛虎幫勢盛的時候,相濡以沫,確曾救過不少人命。那時,淮河流域一有災,便是最看得出飛虎幫力量的時候,人們對宋堅的為人,也是十分佩服,因為他家中本來財富盈萬,皖北蕭縣境內的山頭,有一小半是他家的,但是他的家產,歷年來,都用在飛虎幫幫眾身上了。

  當下,只見他略欠了一欠身,道:「如今齊集在此約二十五位弟兄,固然不少出身豪富之家。即如兄弟,家財也十分可觀。但如果咱們將這筆錢,分作二十五份,兄弟敢言,每一份的數目,仍超過任何人的家財之上!」

  他講到此處,頓了一頓,又道:「試問我們這幾個人,憑什麼能接受那麼大的錢財?」

  宋堅的話剛一住口,我便立即道:「宋大哥說得好,要分,這筆錢,便仍要用在各幫各會,千千萬萬的兄弟身上!」那瘦子道:「我的意思,也是和宋兄弟、秦兄弟的一樣。」

  白老大望了望桌子中央,那二十一塊鋼板,又望了望我們四人。

  我注意到,在剎那之間,他的臉上,現出了極其疲倦的一種神態。

  那種神態,雖然一閃即逝,但是卻逃不過我的眼睛。剎時之間,我心中明白了不少問題。

  本來,像這樣的事,七幫十八會中的人,能夠贊成的,絕不會有二十一人之多。

  我相信,除了受白奇偉收買的那幾個人之外,其餘的人,都是看到白老大做了,他們便也照做如儀。但是,他們卻不知道,這件事的發起,根本不是白老大的心意,而是白奇偉的意思。白老大對白奇偉的寵愛和信任,是可想而知的,他一生最大的缺點,只怕也在這裏。當然,白奇偉是用著種種的巧妙的方法,在欺騙著白老大的。但白老大在自己的兒子身上,竟會栽了筋斗,這無論如何,是他的污點。

  靜了半晌,白老大才道:「三位說得,也有道理,也有道理。」

  他講到這裏,竟停了下來,沒有了下文。眾人心中,盡皆驚愕不已。只聽得白奇偉道:「爹,可容我說幾句話麼?」白老大揮了揮手,道:「你說吧。」

  白奇偉向前跨出了一步。道:「各位大叔,如今,只有四人不同意,而有二十一人同意,這件事,實在用不著多加討論了!」白奇偉那幾句話,聽來雖是不著邊際,但實際上,卻極是厲害!

  他分明是在提醒眾人,根本不必理會我們四人,而要眾人來強逼我們,取出鋼板來!我看到其餘三人,怔了一怔,像是不知怎樣應付才好,我立即一掌,擊在桌上,道:「放屁!」

  白奇偉面色一變,道:「莫非二十位大叔,連家父在內,全在放屁?」

  白奇偉此言一出,眾人全都向我,望了過來,有幾個,已是滿面怒容,我立即霍地站起,道:「白老大,如果你說,根本不必聽我們四人之言的,我立即就將鋼板,取了出來!」

  宋堅也道:「秦兄弟說得是。白老大,青幫弟兄,散處海外的還很多,尚且可以分得開來,但像飛虎會那樣,除了七八人之外,已再無他人,莫非得了巨金,便是由七八個人分享了麼?」

  我沉聲道:「白老大,你得好好想一想,莫為一時錯念,誤了一世英明!」

  我不顧一切地講出這樣的一句話來,舉座盡皆愕然!因為可以說,從來也未曾有人,對白老大講過這樣的話,本來七嘴八舌的爭論,立時又靜了下來。只見白老大托著頭,並不望眾人,呆了好半晌。

  我心中也在暗慶得計,因為只要說服白老大,白奇偉的陰謀,便難以得逞。好一會,在鴉雀無聲中,白老大才抬起頭來。

  每一個人都望著他,等待著他的決定。但白老大卻忽然「哈哈」一笑,道:「我剛才只當老眼昏花,原來並不是!」

  他此言一出,人人盡皆愕然,連我也覺得莫名其妙,不知他是什麼意思。他話一講完之後,立即面色一沉,道:「你剛才話說得極有理,但在下倒有一言相詢。」

  我看出事情,已然十分不妙,但是卻不得不硬著頭皮,道:「白老大請說。」

  白老大一字一頓,道:「敢問閣下,究竟是什麼人?」

  我一聽得白老大問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一時之間,不由得如同五雷轟頂一樣,頭皮發麻,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而座間也變出了一陣喧嘩之聲,白奇偉道:「大家靜一靜,聽家父說下去!」

  我也在這時間,略為定過神來,道:「白老大,你怎麼啦?秦正器你都不認得了麼?」

  白老大道:「是,你很像秦正器,連手臂上的刺龍也有,你學得很不錯,但是你卻太能幹了,秦正器要像你那麼能幹的話,黃龍會又何致於侷處浙西山區,毫無發展?」他講到此處,陡地提高了聲音,喝道:「你究竟是什麼人,敢來假冒秦正器?」

  白老大此言才一出口,立即便有四個人,離座而起,閃到了我的身後。

  我回頭一看,四人已將我包圍住。

  我自頂至踵,生出了一股涼意,忙叫道:「宋大哥,你看這是什麼話?」宋堅也站了起來,道:「一經白老大提醒,閣下該是表現得太能幹了!」

  我知道,即使在處理那筆財富上,我和宋堅的意見,完全一樣的話,但如果我的身分被揭穿,宋堅也決不會和我站在一邊的!

  我手心已然出汗,道:「白老大,那麼你說,我是何人?」

  白老大推開了椅子,站了起來,道:「不論你是什麼人,你絕不是秦正器。兄弟,你扮秦正器,扮得十分像,幾乎連我也瞞過了,但是你卻忘了一點,秦正器只是一個粗漢子,我看你卻是極其能幹的人!」

  在白老大講那幾句話的時候,所有人,都已經離座而起,將我圍在中心。

  白奇偉更趨眾而前,待向我撲了過來,白老大立即喝道:「住手!」白奇偉停了下來,離我不過五六尺遠近,道:「爹,我知道他是什麼人了!」

  白老大沉聲道:「他是什麼人?」白奇偉面上,現出得意無比的神色。道:「他一定是衛斯理!」

  白奇偉的話,才一出口,便聽得白素道:「哥哥,你別亂說!」白奇偉冷笑一聲,道:「妹妹,你放心,我還不致於連這一點都料不到,你何必到處幫著這個與我們七幫十八會作對的人?」

  白素怒道:「這是什麼話?我憑什麼要幫著衛斯理?」白奇偉得理不讓人,道:「妹妹,當著那麼多叔伯,說出來就不好聽了!」白素又氣又急,幾乎哭了出來,白老大喝道:「住口!」

  他「住口」兩字,出口之後,整個大廳之中,都靜了下來,沒有一個人敢說話。白老大道:「兄弟,你既然有膽,冒充別人,混進我們中來,難道連承認自己是誰的勇氣都沒有麼?」

  我在這時候,心中的焦慮,實是難以形容!

  在那片刻之間,心念急轉,不知曾想到了多少脫身的方法。但是,不要說這時候,圍在我身旁的人,足有三十個之多,又是個個身懷絕技。就算我只是面對著白老大一人,只怕也是難以脫身!

  我竭力鎮定心神,道:「白老大,你也未免將我看得太小了,我就是衛斯理!」

  我話才一講完,白素以手掩口,「啊」地一聲驚呼,眾人也是一陣嘩然,白奇偉一個箭步,掠到我的面前,五指如鉤,伸手向我當胸抓到。我身形一側一矮,反勾他的手腕,以三隻手指之力,向外輕輕一帶!白奇偉絕想不到我在這樣的情形之下,竟然敢予還手,因此我一出手,便自得手,白奇偉身形一個踉蹌,向外跌出了七八步去。白奇偉一向外跌出,圍著我的圈子,立即小了許多,白老大擺了擺手,眾人又停下了來。白奇偉在地上,一個翻身,跳了起來,狠狠地瞪著我。白老大望著我,道:「衛兄弟,這幾年來,我雖然沒有在外走動,但是外面的事情,我卻也知道不少,你為人行事,我也大有所聞,頗敬你是一條漢子!」

  我立即道:「多謝白老大這一句話。」

  白老大的面色,突然一沉,道:「衛兄弟,可是你今日此舉,卻是犯了咱們七幫十八會的大忌,你有什麼話,快些交代吧!」他一面說,一面已經緩緩地揚起手來!

  白老大一揚起了手,衣袖褪下露出手腕之上火也似紅一隻瑪瑙手鐲來。我一聽得白老大的這幾句話,已經知道白老大今晚,絕不肯放過我,一時之間,幾乎已經絕望了。

  可是我一看到那隻火紅的鐲子,立即想起紅紅來,忙道:「不錯,我的確有話要說。」

  白老大道:「你不妨直說,就算有一些什麼事,你必須要做的,我也一定可以代你做到!」

地底奇人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