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底奇人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八部:絕處逢生情義深重



  白老大分明是要我交代遺言了!

  我竭力令得自己鎮定,道:「我有一個表妹,在美國讀書,渡假回來,卻為令郎派人綁去,尚祈令郎,將之放出!」

  我此言一出,白老大面色,不禁微微一變,兩道嚴厲無匹的目光,立時向白奇偉掃去,白奇偉想是心中發慌,道:「早已放了她了!」

  我也知道紅紅早被他們,放了出來。而我之所以要對白老大提出這個要求,便是要由奇偉在倉皇之間,講出這句話來!

  我一聽得他如此說法,心中暗暗高興。道:「白老大,我表妹一點也不會武功,只是一個學生,尚希望令郎不曾難為了她!」

  這時候,白老大的面色。鐵也似青,眾人之中,也響起了一片竊竊私議之聲。我知道,至少在這件事上,眾人的同情,是在我這一邊。好一會,只聽得白老大道:「奇偉,這位小姐,若是有什麼差池,我要你的命!」白奇偉的態度,狼狽之極!

  他此際,心中一定對於剛才的失言,感到後悔之極!因為,如果他一口否認的話,我也絕無證據,可以說那是他們的事。

  而我之所以說他還沒有放人,而不指責他綁人,也是這個緣故,因為我如果指責他綁人的話,他下意識的反應,便是否認。如今,我指責他沒有放人,他下意識的反應,仍是否認,但是他否認了沒有放人,便等於是承認了曾經綁過人!

  當下,白奇偉低著頭,說了一個「是」字。

  白老大回過頭來,道:「衛兄弟,這件事,確是小犬之錯,我一定會重重處罰他的。但是,你卻仍然不能生離此處!」

  我一聲長笑,道:「白老大,我既然闖了進來,自然是冒著奇險,死而無冤,但是,我卻要將話講完才行!」白老大點頭道:「你說。」

  我道:「事情之起,乃是于司庫曾經來找過我,而我沒有答應他!」白老大道:「這個我們知道。」我又道:「于司庫之死,自然是罪有應得,但是他死得極慘,死前,只怕受過極重的拷打!」白老大一怔,道:「沒有這種事,他是中毒而死的。」我一笑,道:「中毒?警方有于司庫死情的詳細紀錄,這並不是我能夠憑空捏造的事,而我相信,一定有人,以極其殘酷的方法,想在他口中,將藏這宗財富的地點,講了出來!」

  白老大默不作聲,有人叫道:「白老大,還聽他胡謅作什麼?」我立即又道:「還有,我的一個朋友,是全然不會武的,也被打成了重傷!」

  白老大轉頭,向白奇偉望了一眼,仍然不說話,我又將所有的事,約略地講了一遍,只是隱起了我和秦正器的關係不說。白老大緩緩地點了點頭,道:「衛兄弟,我知道了,你的確是好漢行徑。」

  我一聽此言,心中不禁大喜。

  但是白老大立即又道:「但是,七幫十八會的這個秘密,卻絕對不能外洩,念在你是一條漢子……」他講到此處,一抖手,晶光一閃,手中已經多了一柄七寸來長,寒光耀目的匕首。

  我心中猛地一震,白老大已將匕首柄向我,遞了過來,道:「接住了!」我茫然地伸手,接了過來。

  白老大道:「我手下不殺好漢,你以這柄匕首,自盡了吧,這是上海小刀會大阿哥的遺物,用來自殺,也不辱沒了你!」

  我握住了匕首,手不禁微微地發抖來。

  在我的一生之中,不知經歷過了多少出死入生的事情,但是在每一次生死關頭,都是決定於俄頃之間,事後想想,不免一身冷汗,在當時,卻是將生死置之度外,全無感覺。

  像如今這樣,要以一柄匕首來自盡,而且還是出於為人所逼,卻還是頭一遭!

  白老大嘆了一口氣,道:「衛兄弟,你不必猶豫了,就算我肯放過你,其他弟兄,也必然不答應,你可以問一問,只要有一位弟兄,說你可以走,我立即恭送你離開這裏!」

  我抬起頭來,向眾人望去,每一個人,都像是石頭雕出的那樣,都一動也不動的站著。

  有幾個人,面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有幾個人,面上漠然毫無表情,有幾個人,面色像是對我,十分同情,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動一動,也沒有一個人出聲!

  我強笑了一下,道:「白老大,不論如何,我對你為人,仍然是十分佩服,令郎行事如此不堪,尚祈你莫徇私情,令我死後,也難以瞑目!」

  白老大道:「這件事,你儘可放心!」

  我低下頭來,望著那柄鋒利已極的匕首。我看了並沒有多久,一橫心,手腕一翻,一匕首便向自己的心窩刺出!那時候,我實是自知必死,因為我絕無法逃生的可能!可是,就在我手腕翻起的一瞬間,眼前突然一黑,伸手不見五指!

  那變故雖是突如其來,可是我幾乎連發怔都未曾,便向側疾躍而開!

  而在我疾躍而開之際,我覺出身旁,有一股強風掠過,那當然是白老大的一掌!

  我躍開之後,立即站定不動。因為在漆也似黑的境地中,白老大也不可能知道我在哪裏,我必須利用這個機會逃出去,我甚至不知道可供我利用的機會是多少,是幾秒鐘,還是幾分鐘!

  黑暗之中,只聽得白老大的聲音道:「誰也不要走動!」我剛想身形一矮,藏入桌子底下,但一聽得白老大如此說法,我卻不敢再動。

  因為這時候,人人都聽了白老大的吩咐,不敢動彈,我只要一動的話,雖然在黑暗之中,白老大一樣看不到我,但是,以白老大在中國武術上的造詣而論,我就算再小心,他也必然聽到一點聲息,而他必然可以向我襲擊的!

  在那幾秒鐘寂靜無比的時間之中,我經歷了一生之中,從來也未曾經歷過的焦急,我身上已經汗出如漿,只聽得白老大又道:「衛兄弟,想不到你在我們這裏,竟然還有內應!」白老大的聲音,在黑暗中聽來,更加莊嚴之極,我屏住了氣息,不敢出聲。

  白老大說我在這裏有內應,他卻是料錯了!

  這裏的電燈,如何會突然熄滅,我心中也是莫名其妙!

  白老大的話,才一出口,突然在黑暗之中,離我足有兩丈開外的地方,響起了「我的」聲音!

  那的的確確是我的聲音,連我自己,也分辨不出那聲音和我口中所發的,有什麼不同,我當時心中的奇怪,實是難以言喻!因為我分明站在這裏,如何,我的聲音會在兩丈之外響起呢?只聽得「我的」聲音道:「白老大,你猜錯了,我並無內應……」

  「我的」聲音才講到此處,突然聽得白老大「哼」地一聲,緊接著,「轟」地一聲,和「乒乓」之聲,不絕於耳!

  在那剎那間,我明白了!

  那一定是有一個極善模仿他人聲音的人,模仿了我的聲音,在另一隅發聲,他的目的,是在轉移白老大和眾人的注意力,好給我以逃走的機會!在黑暗之中,我沒有法子知道那是什麼人,我懷著對這個不知名的恩人,極度感激的心情,根據記憶力,身形一閃,閃到了門旁,我一到門旁,室中因為白老大發掌循聲擊出,已經十分混亂,我的移動,也沒有人發覺,我立即打開了門,閃身而出。

  我剛一出門,便聽得有人叫道:「衛斯理走了!」我倚住了門,喘了一口氣,四面一看,身形一伏,已經來到了一張沙發的背後,伏了一伏。

  也就在此際,我又聽得室中,「我的」聲音叫道:「姓衛的在此!」我連忙又閃身而起,到了電梯旁邊,電梯門恰好開著,我一閃而入,按動了電鈕,電梯門自動關上。在電梯門將關未關之際,只聽得白老大一聲怒吼,叱道:「好畜牲!」

  我不知道白老大的這一聲怒叱,是什麼意思。事實上,我也根本不可能去追究白老大的怒叱,是什麼意思,因為電梯的門一關上,便已經向上,升了上去。

  沒有多久,電梯一停,門打了開來,我立即閃身而出,只見兩個中年人守在電梯之旁,道:「咦,秦兄弟,會散了麼?」

  我道:「還沒有,但是我有事,先走一步。」

  那兩個中年人道:「可有白老大的命令?」

  我向前踏出了一步,道:「有!」那兩個中年人一伸手,道:「拿來!」我又向前走出了一步,雙臂一振,倏地出手,那兩個中年人立即後退時,我已經拿住了他們的脈門!

  那兩個中年人面色一變,道:「秦兄弟,這……是什麼意思?」我向前看去,只見窗戶外面,可以看到黑沉沉的海,我立即道:「對不起,暫時要委屈你們一下!」那兩個中年人厲聲道:「你絕逃不開這個島的!」

  我雙手向懷中一帶,將那兩個中年人,一齊向我懷中,扯出了一步,他們兩人,手腕被我拿住,實是沒有掙扎的餘地。

  被我扯出一步之後,他們兩人一跌,「砰」地一聲,頭和頭相撞,立時昏了過去!

  我不再耽擱,雙手一鬆,向外掠去,迅即掠出了窗口就地一滾,滾出了兩三丈。向海灘邊上,一直奔了出去,來到了海邊上,我不禁呆住了!

  海邊上,海水茫茫,映著星月微光,並沒有船隻,我若是不離開這個荒島,可以說是必死無疑,既沒有船隻,我只有試一試遊水了!

  我呆了片刻,身形一聳,已從一塊巖石之上,向海中躍了下去。

  「撲通」一聲,我沒入了海水之中,又立即浮了起來。也就在這時候,我看到海邊的一個巖洞中,突然有手電筒的光芒,閃了一閃,同時。聽得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叫道:「是衛先生麼?快過來,向外面游去,你是逃不出去的!」

  我浮在水中,向上看去,只見岸上已有人影閃動。

  如今,我必須面臨抉擇,是聽那個中年婦女的話,向她游過去呢,還是向前游出?

  向前游出,前面是茫茫大海,就算是能逃脫白老大等人的追蹤,是否能夠游到陸地,也還有疑問,那中年婦人的聲音,可能是誘惑我前去的,但也有可能,是真正來救我出險的。

  我只是考慮了極短的時間,我想到了會場的電燈,突然熄滅,又有人模仿了我的聲音,轉移了白老大的注意力,使我能逃到了海邊,可知在這裏,一定有著同情我的人在!因此,我立即向電筒閃耀之處游去。

  等我游近了那個巖洞,已經聽得有幾個人,跳落水中的聲音!我爬上了巖洞,只聽得黑暗之中,那中年婦人的聲音,又傳了過來,道:「快進來!快!」我向前走去,道:「你是什麼人?」那中年婦女道:「禁聲!」

  她手中的電筒,不住地一閃一閃,引著我向前面走去,我竭力想辨清她的模樣,但是卻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只見她穿著一套黑色的衫褲,身形佝僂,看來年紀,比我想像中還要大。約莫向前,走出了十來公尺,那中年婦女停了下來,道:「你在這裏,千萬不要出聲,更不要出去,我會再來看你的。」

  我低聲道:「你究竟是什麼人?且容我謝你救命之恩!」那中年婦女道:「救你的不是我,你何必謝我?我只不過是奉命行事罷了!」她話一講完,便立即向外面走了出去。

  我略為鬆了一口氣,坐了下來。時間一久,我已經可以在黑暗中略略辨清自己所在,是一個小小的山洞。

  山洞的一角,有一張床,卻只有床板,我在床沿坐了下來,發現床旁邊,還有許多洋娃娃之類的兒童玩具,那究竟是什麼地方,我實在莫名其妙。

  我等了一個來鐘頭,不見有什麼動靜,便脫下了身上的濕衣服擰乾了,重又穿上,當然那令得我極其不舒服,但是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只要能平安離開,已經算是幸事了!

  我以臂作枕,在那張床上,躺了下來。

  我發現那張床很短,只能給兒童睡的,任何成人,都不會夠長的。我忽然想起神鞭三矮子來,只有他們,才會要這樣的小床。難道竟是他們救了我?我立即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因為神鞭三矮,只不過是生得矮小,像是兒童而已,他們卻已經是幾十歲的人了。絕不會再有玩弄洋娃娃的童心的。

  這個地方,看來曾像是作為一個孩子的秘密地方,我自己,在童年時候,也有一個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的秘密地方,那是一間祠堂的後屋,從來也沒有人到之處,我每逢什麼人也不想見的時候,便一個人在這個秘密地方,呆了半天。

  那麼,如今,救了我的,竟是一個孩子麼?

  這似乎更其不可思議了!我心中不斷地思索著,雖然我已經十分疲倦,但是卻沒有睡意。

  因為我雖然暫時逃脫了白老大等人的追蹤,但究竟還身在荒島之上,他們是不是永遠不曾發現我的蹤跡,而我又能不能安然離開此處呢?

  我想了許久,看了看手錶,已經是凌晨四時光景了,也正在這個時候,我聽得一陣腳步聲,傳了進來,我整個人緊張起來。幾乎成了僅在那張床上一樣,一動也不動。不一會那腳步聲,已經來到了近前。

  我正想發問時,那人已經開口,道:「他們沒有找到這裏來麼?」

  我一聽,正是那中年婦人的聲音,才鬆了一口氣,道:「沒有人來過。」

  那中年婦女道:「你跟我來吧,我已經為你準備好一艘快艇了!」

  我呆了一呆,道:「你究竟是奉什麼人之命,來救我的?」

  那中年婦人見問,突然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道:「不必……說了!」我聽出她的語音之中充滿了悲傷,心中不禁更是大奇,趁她不覺,我一伸手,奪過了她手中的電筒,將之打亮。

  電筒的光芒。直衝上洞頂,我已經可以看清對方,約莫六十上下年紀,滿面淚痕,正在哭泣。

  我立即道:「大娘,究竟是為了什麼?」

  那中年婦女默默地搖了搖頭,道:「別說了!」她一伸手,按熄了電筒,道:「跟我來吧!」她一面說,一面便向外走去。我只得跟在她的後面,來到了那巖洞口子上,向下望去,只見已有一艘快艇,泊在洞邊。我向那快艇,望了一眼,又轉過頭來,道:「大娘,你一定要告訴我,救我的是誰,我要謝他!」

  那中年婦女又嘆了一口氣,道:「只怕你已經不能向她道謝了!」

  我吃了一驚。道:「為什麼?」

  那中年婦女,又流下淚來,道:「她問我……你是不是已經脫了險,唉,她自己已到了這等地步,但是卻還念著你!」

  我急得握住了她的手,道:「誰,你說的究竟是什麼人啊?」

  那中年婦女抬起頭來,望了我半晌,道:「如果你竟想不到救你的是什麼人,那麼,真的枉她救你一場了!」我呆了半晌,心念電轉,陡地失聲道:「難道……難道是她?」

  那中年婦女們望著我,不出聲,我補充了一句,道:「是白素,白小姐?」

  我剛才在想那救我的是什麼人之際,陡地想起,我的藏身之所,既然是一個孩子的秘密地方,在這個荒島上長大的孩子,除了白奇偉和白素兩人之外,還會有什麼人?

  而救我的,當然不是白奇偉,那就不問可知,一定是白素了!

  只見那中年婦女,點了點頭。

  我心中不知是什麼滋味,忙道:「那麼,她如今怎麼樣了?」

  那中年婦女道:「你……別問了,快走吧!」

  我發急道:「不行,你一定得講給我聽!她如今怎樣了?」

  那中年婦女哭得更其哀切,道:「可憐的孩子,我從小看著她長大,如今……只怕她反倒要比我先離開這個世界了!」我一聽得她講出這樣的話來,不由得如同五雷轟頂,呆若木雞!

  中年婦女抹了抹眼淚,道:「你快走吧,不要辜負了她的一番心意!」

  我想了一想,道:「我不能走,她為了救我,竟有生命之危,我如果離去,還算是什麼人?你帶我去看她!」

  中年婦女忙道:「衛先生,你在胡說些什麼?」

  在我知道了,將我在這樣的險境之中救出來的,竟是白素的時候,我心情的激動,實在是難以言喻!我不是不知道,如果我不趁此機會離去的話,可能永遠沒有機會離開這個荒島了!但是,白素生命垂危,我又怎麼能不去看一看她?

  我並不是易於衝動的人,但卻是極重感情的人,我的決定,實已不可改變!當下我道:「你放心,白小姐並沒有救錯人,我無論如何,一定要去看她,一定要去!」

  那中年婦女呆住了不出聲,好一會,才道:「衛先生,小姐如果見到了你,她會永遠恨我的。」我道:「我可以向她說明,不關你的事!」

  我一面說,一面已經一個轉身,又向島上掠去!

  我只聽得那中年婦女,發出了隱隱她一聲長嘆,已經看到前面,三條矮小的人影,疾閃而至,喝道:「什麼人?」我立即站定身形,道:「衛斯理!」來的三人,自然是神鞭三矮,他們一聽我報出了姓名,也不禁一呆!

  我見神鞭三矮在猶豫,立即又道:「快帶我去見白老大!」

  神鞭三矮齊聲道:「你在弄些什麼花樣?」我冷笑一聲,道:「我本來已可從容離去,如今又來自投羅網,還有什麼花樣可弄,快帶我去!」

  神鞭三矮道:「請你走在前面。」

  那時候,我心中除了想要見到白素之外,實是沒有其他的願望,而且我也根本沒有心神去想到「害怕」兩個字。

  我一聽得神鞭三矮叫我走在前面,便立即昂首大步,向前走去。

  只走出了兩三丈,前面迎面而來的人,已越來越多,個個見了我,面上皆露出了訝異的神色,我連看都不向他們看一眼,只是向前走去,不一會,已進了山洞,來到了電梯之前,等電梯升了上來,神鞭三矮和我,一齊走了進去。

  一進電梯,神鞭三矮,各自站在電梯的一角,用心戒備,我向他們望了一眼,道:「你們放心,我絕不會與你們動手的!」

  三人互望了一眼,道:「我們只當你已經逃走了,卻不料你又自己走了回來。」

  我心中一動,道:「你們怎麼知道我已逃走的?」神鞭三矮道:「白小姐說的,她說她已作了安排,你早已離開這裏了!」

  我心頭一陣難過,道:「如今,她……怎麼樣了?」神鞭三矮,面上閃過了一片黯然的神色,接著,又各自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大聲道:「你還好意思問起她麼?」我知道白素平時,極得人心,這些人見了我,心中一定恨極!

  我也不再出聲,不一會,電梯的門打開,神鞭三矮擁著我走出電梯。

  一出電梯,便是那個大廳,只見七幫十八會的頭子,除了白老大之外,個個都在,但人人皆是一聲不出,面色沉重,默然而坐,一見我進來,人人向我望了過來,有幾個,霍地站起,神鞭三矮走前一步。道:「他要見白老大,待白老大來了再說!」

  我傲然地向前走出,在一張沙發之上,坐了下來,只聽得有人道:「這小子,不將他餵鯊魚,也難洩咱們心頭之恨!」

  那人的聲音,雖然不高,但是語意,卻是堅決之極。我這時,根本已將生死置之度外,聽了也根本不覺得什麼害怕。

  神鞭三矮離了開去,不一會,便聽得一陣十分沉重的腳步聲,傳了過來。

  我立即轉過頭來,只見白老大背負雙手,面色鐵青,一步一步,正向我走了過來,我等他來到了近前,便站了起來。

  這時候,大廳之中,實是靜到了極點。

  白老大來到了我的面前兩三步處,方始停了下來。

  我和他分手,只不過一夜,如今,他面色鐵青,威嚴無匹,但是我卻也看到了他雙眼浮腫,在這一夜之間,老態又呈!他望著我,我也望著他,好一會。他坐了下來,道:「你也坐下!」

  我依言坐下,有人叫道:「白老大,還等什麼?」白老大卻揮了揮手。

  我頓了一頓,道:「白老大……」但是我只叫了一聲,白老大卻一聲咳嗽,打斷了我的話頭,道:「奇偉可能和毒販有勾結,我已將他扣起來了。你明知逃不脫,又回到此處,可知你不失為一條漢子,那二十一塊鋼板,你交出來吧!」

  我一聽得白老大如此說法,不由得陡地一呆。

  但是我卻不立即辯白,只是一聲長笑,道:「白老大,你以為我是逃不脫才回來的,這可料錯了,我如果不回來,你們絕找不到我!」

  白老大沉聲道:「那你回來作甚?」

  我嘆了一口氣,道:「白老大,我在立即可以逃離荒島之際,得知救了我的,竟是令媛,我……要見她一面,所以才回來的!」

  白老大抬頭向上,半晌不語,我看到他眼中,似是十分潤濕,好一會,他並不低下頭來,道:「你要見她作什麼?」

  我強笑一下,道:「聽說她因我受了傷,實是難以就此離去,棄她不顧,所以非回來見她不可!」

  我在講那幾句話的時候,因為心情激動,講得極其慷慨激昂。

  本來,大廳中所有望著我的人,面上都大有怒容,但是我這幾句話一出口之後,大多數人,面上已經聳然動容,換上了敬佩的神色。

  老實說,我實在可以逃走的時候,不離開險地,反倒自投羅網之際,絕未曾想到自己的行為,會使得眾人對我的印象改觀。

  我只是要見一見白素,那是一種極其強烈的衝動,令得我不顧一切!白老大又呆了片刻,才低下頭來,道:「我想,你不必去見她了,她一心以為你已經逃了出去,所以雖然身受重傷,心中仍是十分快樂。但如果她知道你未曾離開此處的時候,心中反而難過了。」

  我呆了一呆,道:「她……傷得很重麼?」

  白老大「嗯」地一聲,道:「當她發聲之時,我循聲進擊四掌,她一腿一臂,骨頭斷折,還斷了兩條肋骨、內臟也受了傷!」我急道:「她受傷這麼重,還不送她到醫院去?」

  白老大道:「那倒不用,我這裏有最好的內外科醫生,我對於接骨,更是在行。」

  我嘆了一口氣,道:「我知道她傷勢無礙,心中也寬慰些,她見了我或則會傷心,但是只讓我見她一見可行麼?」

  白老大想了片刻,道:「可以,宋兄弟,你帶衛朋友去。」飛虎幫的宋堅,答應一聲,便站了起來,帶著我,從一扇門走了出去。

  我剛一走出門,便聽得大廳之中,人聲嘈雜。想是眾人在商議如何對付我。

  我們經過了一條走廊,來到了一扇門旁,只見那個叫我進山洞,又叫我逃走的中年婦女,恰好從門中,走了出來。她望了我一眼,宋堅道:「大娘,老大吩咐,讓這位兄弟看一看小姐。」中年婦女嘆了一口氣,將門推開了寸許。

  我從門縫中向裏面望去,只見那是一間非常整潔的房間,正中一張床上。正躺著白素。

  白素的右手、右足,都紮滿了綁帶,胸前也隆起老高,大約已上了石膏,在床旁,坐著兩個老者,看樣子似是醫生。

  白素星眸緊閉,面上了無血色,躺在床上,像是死了一樣。我越看心中越是難過,不由自主,將門掩了開來,一步跟了進去!

  但是,宋堅立即跟了進來,一伸手,便將我拉開了一步,將門關上,道:「衛兄弟,你如果真是感激她的情義,此時實是不應見她!」

  我嘆了一口氣,只聽室內傳來微弱的聲音,道:「外面……誰在說話,是宋大叔麼?」宋堅忙道:「正是我。」白素又道:「宋大叔,什麼事?」

  宋堅連忙向我,使了一個眼色,我心中會意,向旁退開,宋堅打開了門,走了進去,故意將門開著,道:「各幫弟兄,託我來看看你的傷勢。」我悄悄地從門縫中望進去,只見白素的眼睛,微微地張了開來,眼中一點神采也沒有,道:「我……覺得好多了,他……可是已逃出去了?」宋堅呆了片刻,點頭道:「是。」

  我見白素在這樣的關頭,仍是念念不忘我的安危,心中一陣發酸,不禁落下淚來。

  我真想立即衝了進去,俯伏在她的床前,但是我知道我一進去,白素見她費盡心血,我仍然未能逃脫,一定會急昏過去,令得她傷勢加劇,可能因此,鑄成難以彌補的大恨!只聽白素道:「宋大叔,你別騙我!」

  宋堅轉過身來,面正向著我,我看到他的面色,十分痛苦。當然,他是一條響噹噹的好漢,絕不會說半句謊話的,但是這時候他卻不得不說謊了,只聽得他說道:「你放心,他已經安全了!」

  白素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道:「宋大叔,爹準備將他怎麼樣?」

  宋堅默然不語,白素又道:「宋大叔,你最疼我,你可能答應我一件事?」宋堅道:「你說,什麼事?」白素喘了幾口氣,她身旁的兩個老者,皺了皺眉頭,道:「不要再說話了!」

  白素道:「不,讓我把這句話……講完,宋大叔,你可能設法通知他,叫他立即遠走高飛!」宋堅呆了好一會,才道:「我一定盡力而為。」

  白素吁了一口氣,又閉上了眼睛,一個醫生立即為她按脈,另一個揮手令宋堅出去,宋堅悄悄地退了出來,一言不發,向前走去。

  我跟在他的後面,在我們將進大廳之際,他突然停住,伸手在我的肩頭上拍了一拍,沉聲道:「衛兄弟,可惜我們相見太遲,又是在這樣的場合之下相識。」我道:「宋大哥,你的為人,我心儀已久了。」

  宋堅道:「衛兄弟,你只要將那二十一塊鋼板,連同秦正器的那一塊,交了出來,我以性命擔保你不會再與七幫十八會作對,保你平安離開此處!」我心中對宋堅,實是感激之極!試想,我和宋堅,相識不過半日,他只不過根據了我自動回來這件事,看出了我的一點長處,便自與我肝膽相照,肯以性命擔保我不再生事,這是如何難能可貴的友誼!但同時,我心中卻也不禁吃驚!

  我忙道:「宋大哥,桌上那二十一塊鋼板,不見了麼?」宋堅面色一沉,道:「衛兄弟,你這樣問法,未免太瞧不起老哥了!」

  我道:「宋大哥,你既然敢以性命擔保我不再與七幫十八會作對,自然應該相信我並未曾將那二十一塊鋼板取去!」

  宋堅的面上,微露不信之色。

  但是他不信的神色,卻一閃即逝,立即又變得十分剛毅,道:「好!」

地底奇人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