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漂來漂去 線上小說閱讀

我的朋友寶輝

  寶輝的全名是白寶輝,在第一年比賽的時候是黃總的領航。黃總的全名是黃旭明。他們兩個人的名字貼在車後窗上絕對是一副工整的對聯。緣分哪。

  寶輝原來在北京極速俱樂部幫助老闆做點招待工作,然後就是陪同老闆飛街。寶輝絕對是狂熱的汽車愛好者。先前開一輛捷達,也對其進行了一系列小改裝,但相對黃總的捷達,真是屬於捷達的兩個極端。後來突然在某一天,寶輝開着一輛藍色的POLO就過來了。其換車之毫無動靜和想法的飄忽讓人難以理解。

  寶輝對這輛POLO愛護倍至。但是和黃總不同的是,他的車實在是沒有什麼可寫的,因為寶輝已經進入了改裝的高級階段,就是什麼都不改裝。當然原因是因為寶輝的經濟情況沒有黃總好,屬於娶媳婦正好沒錢辦事那種。寶輝換了POLO以後,開車的風格頓時溫柔了不少。寶輝說,他要溫柔5000公里,因為要磨合。

  可以想象,在這5000公里內,寶輝是多麼的胸悶,看見街上很多車互相飛了飛去,寶輝必須強忍住內心的欲望,並且不斷想,過了5000公里,我就露出真面目。寶輝就抱着這種康熙微服私訪的心理鬱悶地把車開過了磨合期。

  沒過幾天,寶輝垂頭喪氣說,這POLO怎麼還沒我的捷達快啊。

  我們說,廢話,POLO的發動機排量就要小不少。

  於是寶輝又消沉了不少時間。然後又是突然間,寶輝開着一部新的一汽大眾的寶來1.8T出現在大家面前。當時這車已經是國產車裡最快的了,但是價錢也不便宜,大家都問寶輝怎麼回事,換車都沒有通知組織。

  寶輝笑而不答。不過還是很可以理解,這款車動力很不錯,自然吸引寶輝,最關鍵的是,這車的車名叫寶來,這明顯是勾引寶輝過來的意思。

  後來隨着車隊開始參加全國比賽,寶輝就開始做領航員。第一年寶輝的搭檔是黃總,車隊則將老領航郭政給了我。寶輝給黃總領航要比給我領航累很多。原因是我的車有通話器,而黃總的車沒有。大家不要小看這車手和領航間的小通話器,因為賽車是沒有任何隔音措施的,而且還比普通車吵了很多,再加上是跑砂石路,所以如果沒有通話器的話,除了發車的時候車手能聽見領航的54321以外,其餘時間是什麼都聽不見的。寶輝的超大嗓門也只能讓黃總聽得想天邊的聲音。再加上黃總的車雖然不是全部賽車裡最快的,但絕對是全部賽車裡最響的,並且沒有人知道原因。黃總在賽車場試車大家都會以為是一台F1在暖胎。

  在這不利的情況下。寶輝想到了除了一個手要拿着路書以外,自己還富裕出來一隻手。於是寶輝還輔以手語,大拇指往左然後豎起四個手指就說明前面的轉彎是左四,黃總也是心悅誠服。這畫面常讓在外觀看比賽的觀眾感動不已--真是不容易,一個啞巴一個聾子,還參與比賽,真是人殘志堅。

  經過一年比賽後,寶輝第二年成為了我的領航。黃總也啟用了新領航小候。至此,黃總已經在一年多比賽里用過了三個新領航,堪稱領航之母。

  我和寶輝的配合也不錯。因為實現寶輝已經和我在滴水湖差點失控翻下山過一次,所以大家都抱着死過一次有何俱矣的心理參加比賽。

  比賽了幾場,寶輝發現了一個規律,只要誇我一次"牛逼",一百米之內我肯定要撞車。撞車的嚴重程度取決於寶輝喊的是"有點牛逼""牛逼"還是"太牛逼了"。於是寶輝控制自己千萬不能誇獎我牛逼,從那以後,寶輝幾乎從來沒有用過"牛逼"一詞。直到去年亞太拉力賽的之前,寶輝在韶關坐了一次拉力高手華慶先的車以後,回來才敢偷偷同我和黃總講:牛逼,真是太牛逼了,華哥開那短道真是牛逼大了。。。。。。

  第三天正式比賽,才三個賽段,華慶先就退出了比賽。

  第三年,我加入了新車隊,也安排了新領航。黃總對寶輝很是想念,覺得還是初戀最美好,馬上將寶輝召喚了回去。這張執着的面孔得以繼續出現在國內的拉力賽中。

  第三年的年中,我們車隊組織了給新手參加的橫濱輪胎POLO杯,我正好在北京辦事,吃飯期間,黃總寶輝郭政都在。經過我的鼓動,黃總春心大動,想自己還沒有登上過領獎台,倘若參加這個全部由新人參加的比賽,豈不是很有希望?吃飯期間,黃總對POLO杯顯得非常關心,表示雖然囊中羞澀,但是也要儘量參加。

  但是,黃總顯得很沒有職業道德,絲毫不關心場地賽和拉力賽的技術差別,而是一再打聽到底參加比賽的其他車手水平低到什麼程度,如果不低到一個極限,他就不出賽。並且表示,他要考慮三天。

  過了三天,電話打來,不過不是黃總的,是寶輝的,寶輝堅定不已說,我要參加POLO杯,我下禮拜就去上海參加賽手培訓,你要教我。

  幾天以後,寶輝火車到上海。當天早上就趕到了賽車場。我說寶輝,你好好學,先要拿到賽車執照,然後比賽一定要拿好名次。

  賽車執照應該是王睿同我一起培訓這些學員。但是因為我下午有急事,而且下午我也沒有什麼要示範的,就先離開了。不到一小時,收到寶輝一條短消息:

  寒韓,我給你丟臉了,王哥把我開出了。

  我捧着手機半天沒看明白,打電話過去問才知道原來是寶輝在要求慢慢開一圈的時候就已然衝出賽道。我說,寶輝,沒事,我跟王睿說一聲,你也給王睿道個謙,然後好好學,別一開始就那麼猛烈。

  寶輝哭着說,不了,我回去了。比賽不參加了,我看看這裡都是開得不錯的,大家都要參加比賽的,我琢磨着自己也沒好成績,而且最近困難,比賽的錢都是借的。不參加了正好去還了。

  我說,不行。來都來了就不能回去了。

  過了半個小時,寶輝又發來消息說,寒哥,王哥又讓我學了。

  不幸的是,寶輝雖然安全畢業,得到了比賽執照,但是經過反覆的比較和思考,還是決定不參加第一場POLO杯的比賽。寶輝說,這形勢太亂了,新手裡也有不少高手,我決定先看看形勢以後出場。

  寶輝採取了敵在明處我在暗處的姿態,其實是很無奈。寶輝說,第二場,第二場一定參加。我真切希望做了十多場拉力賽領航的寶輝能自己給自己領航這第二場。

就這麼漂來漂去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