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金田一.幽靈客船殺人事件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章 龍王號航海日誌



  「老兄,你就趕快做個決定吧!」

  金田一一故意發出怪聲,不耐煩地催促著。

  「可是,金田一──只附送早餐而已,這種價格未免太貴了點!至少也該便宜一萬元才合理。」

  那位「老兄」說著便搔搔他那開始變禿的頭。

  「那麼這個怎麼樣?喏!附三餐才十二萬元,夠便宜了吧?」

  七瀨美雪用粉紅色的麥克筆在小冊子上邊做記號邊說。

  「十、十二萬?就算附帶三餐再加上午睡也貴得離譜!」

  「老兄!你少土了,哪有人還附帶午睡的?」

  「咖啡要續杯嗎?」

  端著咖啡壺的女服務生走過來笑盈盈地問道。

  午餐時間,一個四十幾歲的中年男人和一對高中男女,就像在擬定暑假計劃的朋友一樣,攤開旅遊手冊爭論著,在店員和其他顧客眼裡看來,真讓人弄不清楚他們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

  是被兒子、女兒纏著要旅行的老爸?

  或者是學校的老師和學生幹部一起擬定班上的旅遊計劃?

  事實上,這個被稱為「老兄」的中年男人,就是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劍持警官。

  而那名將一頭長髮束在腦後的少年金田一,之所以會稱劍持為「老兄」,是緣於「歌劇院殺人事件」這個曾經轟動一時的連續殺人案。

  金田一在從小一起長大的七瀨美雪慫恿之下,參加高中話劇社的活動,結果被捲進歌劇院殺人事件中,後來憑藉他的推理能力,偵破這件在孤島上古老旅館裡所發生的殺人案。

  當時劍持警官正好到島上度假而碰上這個事件,對金田一驚人的推理能力刮目相看,從此便和這個名偵探金田一耕助之孫結下不解之緣。

  「好吧!就這麼決定了,五天四夜琉球海灘蜜月之旅!」

  金田一不耐煩地整理好堆積如山的旅遊手冊,迫不及待地想要趕快離開。

  「再不回去就趕不上下午的課了。」

  其實金田一今天想趁機蹺掉下午的課,因為他有重要的事待辦,此事與今年能不能有一個值得回憶的夏天有著重大的關係。

  「金田一,再等等嘛!」

  劍持叫住他。 

  「我的薪水付車子和公寓的貸款就差不多了,再加上小孩要上學,我不能隨便亂花錢。」

  「哎呀!劍持警官,這算什麼亂花錢?十五週年結婚紀念日!你們就好好享受一次嘛!想想看你太太高興的樣子吧!在琉球石垣島休閒旅館渡十天假,只要十六萬八千元,你們可以在私人海灘上盡情玩樂──啊!好棒!我也好想跟你們一起去哦!」

  美雪好像在談論自己的事情一樣,雀躍不已地翻著旅遊手冊。

  「別胡說八道了!」

  劍持打斷她的話。

  「你們知道我為什麼請你們幫我查旅遊手冊嗎?最近我實在太忙了,所以才請你們幫我找又便宜又好玩的行程,還特地蹺班來這裡請你們吃中飯。」

  「瞭解!瞭解!我們也找了很多便宜的行程啊!」

  金田一從紙袋裡掏出一些印刷很爛的小冊子。

  「喏!這個!『碧海藍天的熱帶島嶼,搭乘豪華客輪前往小笠原各島的夢幻八日遊,只要二萬九千八百元!』怎麼樣?」

  「啊!這個便宜!」

  劍持滿意地點點頭。

  「老兄,同樣是去小笠原,美雪找到的要十二萬元,我找的只要將近三萬元就搞定了。如何?這頓飯請得有價值吧?」

  「唔──東太平洋汽船公司?聽都沒聽過。金田一,這不會有問題嗎?」

  「這是什麼話?只要是船,什麼公司的都一樣啦!」

  「可、可是,這本冊子的印刷那麼差,又有點髒。再說這種價錢真的沒問題嗎?搞不好一上船就出問題。」

  「什麼嘛!人家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好吧!既然你這麼說,那就不要小氣,花大錢去參加美雪所建議的高級休閒旅遊呀!」

  「我才不是小氣哪!只不過荷包有點──所以才想找便宜點的。」

  「劍持先生這可是你有沒有誠意的問題喲!如果換成是我,知道自己結婚十五週年的旅行,竟然只值二萬九千八百元的話,不管行程內容安排得再怎麼好,我都不會高興的。」

  美雪對劍持的話十分不滿。

  「唔──是這樣的嗎?」

  「對女人來說,結婚紀念日可是有很重要的意義哪!」

  「好!我知道了,那我就選美雪所說的行程吧!十六萬八千元的琉球石垣島之旅!」

  「哇!好棒哦!劍持警官,你真是帥呆了!」

  美雪看起來比劍持還要興奮。

  「哇哈哈哈!我可是全豁出去了。」

  「哼!死愛面子,到時候別哭給我看哦!」

  「少廢話!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說著,劍持一把抓起桌上的帳單,往櫃檯走去。

  「阿一,你真的不去上下午的課啊?」

  「這個嘛──我有點事要辦,美雪,你叫橫田幫我代點一下名。」

  「你又來了!哪天出紕漏你就完了!」

  「沒關係!拜拜!」

  金田一和美雪分手以後,單獨一人騎著腳踏車來到商店街。

  他的目的地是中元節特賣會的摸彩處。

  「啊!名偵探,又蹺課啦?你爺爺如果地下有知,一定會氣得半死。」

  負責此次摸彩事宜的柏青哥店老闆,露出一嘴黃牙嘻嘻地笑著。

  「囉嗦!老闆,你牙齒該好好刷一刷了吧!」

  「要你管!怎麼樣?名偵探,存夠摸彩券了嗎?」

  金田一從書包裡拿出三疊厚厚的摸彩券說:「你看,我一定得個第一獎旅遊招待券給你看!」

  「你是怎麼收集的?那麼多!真是嚇死人!」

  「唉呀!我長得有人緣嘛!附近的歐巴桑有事要我幫忙時,我就跟她們要摸彩券啊!」

  「你還真有一套!既然這麼行,乾脆自己打工存錢去玩嘛!」

  「老闆,你真不上道!自己存錢去旅行,那多不刺激啊!」

  其實,金田一心裡真正想的是:「我好不容易抽中摸彩券招待的兩人旅遊獎,如果放棄未免太可惜,反正免費,美雪,如果你有空,我們一起去吧!」這是多麼自然的邀約呀!

  金田一從小就跟美雪混在一起,可是到現在都還沒親過嘴。他打定主意,非得利用這個夏天越過橫阻在他們之間的心牆才行。金田一的運氣一向是非比尋常的好,所以今天他非得搖出金黃色的球不可!

  嗯! 

  你可以搖一百次。

  「柏青哥店的老闆數著摸彩券。」

  好── 

  「金田一捲起袖子,握住搖獎器的把手。」

  金球、金球、金球、金──

  「球快速地旋轉著,嘎啦一聲,跌出來的是紅球。」

  安慰獎:面紙一包!

  「可惡!再來──哪!面紙!」

  「再來!啊!又是面紙!」

  「名偵探,你怎麼了?」

  「可惡!可惡!可惡!」

  金田一一邊流著汗一邊轉動搖獎器,可是搖出來的儘是紅球。面紙已經堆得像山一樣高了。

  「可惡!」 

  「老闆,你們真的有大獎嗎?」

  「有啊!」 

  「你不是抽中兩個口香糖和三個巧克力嗎?」

  「我是說第一特獎!」

  「還沒被搖出來,應該是在裡面吧!啊!你只剩一次機會了。」

  「那麼快!可惡!」

  金田一懷著怒氣,搖下最後一次。盛盤上發出球落下的聲音。

  「一定又是──」

  金田一嘆著氣,把視線落在盤子上。(是金色的!)

  「賓、賓果──」塑膠盤上真的是一個金色的球。

  「中了!」 

  老闆精神奕奕地敲著鑼宣佈:「金田一一先生抽中雙人前往小笠原的豪華客輪旅遊!」

  ※※※

  「阿一,我們會不會走錯路了呢?」

  美雪坐在計程車內不安地問道。

  「我們是照著地圖來的,應該不會錯呀!」

  說著說著,金田一自己也開始有些不安起來。

  經過竹芝橋之後已經開了將近十分鐘,就在金田一想向司機確認的時候,司機反倒先開口:「先生,是那個嗎?」

  金田一仔細一瞧,從倉庫之間的空隙,隱約可以看到一艘巨大的白船停在碼頭。

  「對、對!一定是的。請快一點,集合時間快到了。」

  就在他們下計程車,正要卸下行李之時,船上的汽笛響了。

  「不得了!搞不好船已經要出發了!」

  美雪抱著手提包,壓著帽子一路飛奔。

  「哪有可能!還有二十分鐘才開船哪!」

  金田一一邊說著,一邊把包包甩到背上也追了上去。

  「阿一,快點!」

  美雪天藍色的迷你裙隨風飛舞,那頂大白帽在太陽的照射下更是耀眼。

  美雪從小就是個人人稱讚的美少女,附近的歐巴桑都在竊竊私語地評論:金田一和美雪兩人站在一起,實在是太不搭調。

  其實金田一心裡很在意美雪會不會受這些閒言閒語所影響,再說,美雪一向很受學校男孩子的歡迎,他不知道自己和美雪從小一起長大這個特權什麼時候會失效──

  「阿一,船好像還沒開!」

  美雪爬上兩三級階梯時,回過頭向金田一揮著手。

  船內的設備大出金田一的意料之外,他以為既然是所謂的「豪華客輪」,應該會非常巨大、華麗:在純白的甲板上有一個清水游泳池,穿著白色制服的船員們會站在入口處,畢恭畢敬地迎接客人上船。

  可是,哪有什麼歡迎儀式?

  入口處只有一個發呆的年輕男人向他們收取船票。

  而且船身也比想像中的小得多,到處都顯得老舊而航髒。

  最奇怪的是啟航時間就快到了,卻沒看到其他的乘客。

  「真是奇怪,照理說,這種船應該會擠滿人才對。阿一,不會有問題吧?會不會弄錯了?」

  美雪不安地拉著金田一的T恤袖子。

  「放心吧!豪華客輪就是這樣的。」

  金田一雖然嘴上這麼說:心裡卻也忍不住直犯嘀咕。

  美雪又喃喃地唸著:「我以為豪華客輪應該是純白色的,到處都是打扮入時的有錢人,可是這艘船看起來好破舊──你看,塗白漆的地方都泛黃了。」

  「胡說!這艘船本來就是故意要漆這種顏色的,這叫做『自然本色』。」

  「騙人!又不是『無印良品』。」

  「反正我們先到客房去吧!我想,房間一定很豪華的。」

  金田一說著,就要跟著牆上的指示走下樓梯。

  「先生,您在找什麼?」

  一個像是船員的年輕男人叫住他。

  那年輕人被太陽曬黑的臉龐,配上肩上有金穗子的白色制服和船員帽,顯得英姿煥發,煞是好看。

  「我在找客房。」

  「對不起,那邊是禁止進入的。」

  「可是上面寫著艙房。」

  「不是的,下面已經變成倉庫了。」

  「倉庫?這不是客輪嗎?」

  金田一問道。 

  「是的,有一半是。」

  「一半?」 

  「是的,除了單人房之外,其它的艙房都改造成倉庫運載貨物。」

  「我們搭乘的是豪華客輪,怎麼會和貨物搞在一起?」

  「豪華客輪嗎?對不起,請問你們是透過哪家旅行社參加的?」

  「我們是摸彩抽中的。」

  「原來是摸彩啊!真對不起,他們稱呼這艘船叫做豪華客輪,的確有些誇大。其實,這是我們公司旅遊部門安排二萬九千八百元的小笠原行程。」

  「二萬九千八百元的小笠原行程?好像在哪裡聽過!」

  「那不是劍持警官託你去找的旅遊行程嗎?」

  美雪在一旁插話。

  「啊!可惡!被騙了!什麼豪華客輪?這麼破爛的船──」

  「阿一,你說得太過分了!」

  美雪敲了金田一一下。

  看到船員尷尬的樣子,金田一只好趕緊堆出虛假的笑容說:「不是啦!反正是免費的,哈哈哈!是商店街的老闆不好。」

  「不,我們真的是很抱歉。」

  船員深深地低下頭接著說:「對不起,我是本船的二副水崎丈次。請問二位的大名是──」

  「你好!我是七瀨美雪。」

  「我是金田一一,請多指教。」

  面對水崎過度的有禮,他們倆不由得也鄭重其事地自我介紹。

  「金田一先生、七瀨小姐,啟航時間有些延遲,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不妨利用這個空檔參觀一下船內的設備。」

  「哦!好,我是無所謂啦!」

  「嗯!我也是。」

  「謝謝兩位,那麼請跟我來!」

  水崎露出潔白的牙齒,拿起金田一和美雪的行李往前走。

  「這裡是起居室,對面是娛樂室,有一張撞球桌,雖然有點老舊,但我常常整理,應該還滿好用的。」

  水崎丈次精神抖擻地帶著金田一和美雪在船內參觀,他洗練的舉止帶著些許得意的味道,就像在豪華客輪上工作的船員一樣。

  在水崎熱情地帶領之下,金田一漸漸對這艘船起了好感。

  地板雖然因老舊而不時發出嘎嘎聲,但是大量使用原木的裝潢,仍然看得出來它曾經是多麼地風光。

  「你們有什麼感想?」

  水崎帶著充滿自信的笑容問道。

  「比我想像中好多了,椅子和桌子雖然舊,但是仍然很漂亮。」

  美雪非常的興奮。

  「是嗎?原本這艘船在四千噸級的中型船中,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高級客輪!以二十年前的船來說,這艘船的單人房還附有小廚房,可說是相當完善的設施。」

  「哦?那麼,這艘船『原本』是豪華客輪囉?」

  「阿一,你別這樣嘛!我覺得這艘船很精緻哩!」

  美雪對金田一的「直言不諱」感到不好意思,連忙稱讚這艘船。

  「哈哈哈!說的沒錯。」

  水崎勉強地笑著。

  「對了,水崎先生,剛剛好像都沒有看到其他的乘客。除了我們之外,到底還有多少客人哪?」

  金田一問道。 

  「除了兩位之外,我想大概還有七名乘客。」

  「這麼說來,一共只有九個人囉!這樣對你們來說划算嗎?」

  「的確是不太划算。不過,連帶運送貨物,多少可以補貼過去。」

  「也就是說還是賠錢囉?」

  「是的,所以這次的旅程是這艘船最後一次航行了。」

  水崎有些落寞地說。

  「啊?真的?挺可惜的。」

  「是的,金田一先生。所以我們會盡可能地提供完善的服務,希望能讓最後一批的乘客們皆大歡喜。譬如今天晚上,就安排乘客和工作人員們一起在船上享受一頓美好的自助餐會。」

  「真的嗎?好棒!」

  美雪的眼睛閃耀著興奮的光芒。

  「在餐點方面,我們也安排手藝非凡的廚師,希望能滿足你們的口味。」

  「還好我們來了。我就說嘛!不是什麼事都可以從價格來做判斷的。」

  金田一一邊得意地說著,一邊在內心鬆了口氣。

  當初爬上扶手部已經生的甲板時,他還以為橫阻在自己和美雪心中的那道牆已經變成冰牆了呢!

  「就要啟航了,我先帶兩位到房間去吧!」

  水崎說著,正要走出去,只聽到他們剛剛離開的起居室傳來一陣笑聲。

  「哇哈哈哈!怎麼樣?和枝,這艘船相當不錯吧!」

  「難──難不成──」

  這聲音聽來好熟悉,金田一不由得回頭一看。

  「啊!老兄!」

  原來聲音的主人就是劍持。

  「金──金田一!你怎麼在這裡?」

  劍持穿著一件跟他的年紀不太相配的休閒衫。

  「我才該問你哪!老兄,你應該是去豪華行程的──」

  「噓!噓!」 

  劍持急忙制止金田一繼續說下去。

  仔細一看,劍持身旁站著一個穿著白色連身裙的中年女性。

  「金田一先生和七瀨小姐,多謝你們常常照顧我先生,呵呵呵!」

  臉上掩不住興奮之情的中年女性原來就是劍持夫人。

  ※※※

  龍王號航海日誌,七月二十三日天氣晴朗,海浪微大。

  出航的時間比預定晚了十五分鐘。

  親愛的女兒啊!

  我又要出海旅行了。

  這大概是我最後一次記載像寫信給你一樣的航海日誌了。

  這艘船是我僅有的驕傲,但是當我坐上船,看著那長久將你我分隔開來的湛藍海水,我的心中滿是懊悔。

  女兒啊! 

  等這次航行結束後,我將永遠待在你身邊,再也不和你分開。

  我相信,這艘船一定會照我的預定計劃回到這個港口。

  親愛的女兒啊!

  以前你總是會到碼頭來送我的,為什麼這次我在港口看不到你的身影。

  不過,我能明白你的心情──

  算了! 

  不要再寫這件事了。

  船啊! 

  載著我做最後一次航行的船啊!

  你的名字是「龍王號」。

  我再度以「船長」的身分掌著你的「舵」──

  ※※※

  我把「日誌」放進皮包中,並從裡面取出一個小玻璃瓶。

  玻璃瓶中裝著茶色的液體。

  儘管玻璃瓶的塑膠蓋緊緊鎖著,但是如果將瓶口湊進鼻子,仍然可以嗅到刺鼻的味道。

  要收集這些液體並不容易,一開始我企圖從菸草中抽取出來,可是雜質太多,拿老鼠來做實驗,發現效果不如想像中的好。

  後來,經過我的調查發現,殺蟲劑中含有許多「那種成分」。

  我在多次的試驗之後,終於成功地抽取到這種茶色的濃縮液。

  只要在針尖沾上已經稀釋過幾百倍的濃縮液後,往老鼠身上一刺,老鼠馬上就露出肚子,開始痙攣,不到一分鐘就停止呼吸。

  拿野貓來實驗,效果也一樣,於是我開始充滿自信。

  這樣一來,一切就萬無一失,只要我在針尖塗上濃縮液,一定可以一刺就致「人」於死地的。

  汽笛響了,船終於要啟航了!

  不管前頭有多大的巨浪等著,我都不能回頭。因為我是船長。

  我的任務是為搭乘這艘船的那些罪人們掌舵,將他們引領到地獄去。

  是的,從現在開始,我的名字叫「幽靈船長」──

少年金田一.幽靈客船殺人事件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