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金田一.歌劇院新事件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六章 尤謝夫.比克被吊死



  鏘鋃──

  隨著玻璃碎裂的聲音,金田一和劍持朝著能條的房間跑過去。

  「金田一,剛才的聲音──」

  劍持在一瞬間停下腳步說道。

  「老兄!快!在能條房間的那個方向。」

  金田一說著,便使出跑百米的速度往前衝。

  轉過拐角,沒有聽到呻吟聲或喊叫聲,能條的房門大開。

  「救命啊!」

  這時,能條整個人連滾帶爬地跑了出來。

  「能條!」

  劍持大叫一聲後跑上前去,扶起蹲在地上的能條。

  能條痙攣似地全身顫抖,不停地咳著,喉嚨彷彿快咳破一般,血水從他的肩膀流出來。

  金田一看了能條一眼,便跑進能條的房間。

  房間內的地毯上散落了滿地的碎玻璃片,靠近屋中央有一塊巨大的水泥石塊和像碎冰錐之類細長的刀刃。整扇窗子被撞得粉碎,窗戶外連個影子也沒瞧見,濃密的霧氣從砸開的裂口中竄進。

  金田一停下腳步,慎重地環視著房間內部,想確認會不會有戴著面具的怪人穿著黑色斗篷從床鋪的陰暗處、桌底下,或沙發後面襲擊過來──

  霧氣似乎逐漸將屋內的空氣凍結了,金田一小心翼翼地踏進屋子中央,一顆心像要彈跳出來似地鼓動著,全身都被冷汗濡濕了。

  當他走近窗邊,窺視著外面的情況時,心中猶豫著是否該再往前一點。

  等他下定決心把頭從窗子的破洞伸出去,卻沒看見什麼幽靈的蹤跡,倒是在飄渺的濃霧之中,模糊地看到庭園景色。

  金田一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把視線移至地面。

  「嗯!那是──」

  窗戶底下的草坪上有一個黑色皮革製的皮包。

  金田一避開殘留在窗上尖銳的玻璃,從破洞鑽出去,然後在不留下指紋的情況下,輕輕撿起皮包。

  或許是裝零錢的暗扣鬆掉了吧?只見裡面的東西掉落一地,有三枚十元硬幣、兩枚一百元硬幣,以及折得小小的銀行提款明細表。

  錢幣旁邊有一個直徑三公分左右、有玳瑁花樣的鈕扣。這位物主大概是怕鈕扣弄丟,所以才放進皮包裡的吧?

  此外還有兩把套在鎖匙,一把是刻有「TOYOTA」字樣的汽車鎖匙,另一把則是廚櫃或什麼東西的銀色小鎖匙。

  金田一攤開銀行的提款明細表。

  紙片上面寫著──「戶名.瀧澤厚」

  瞬間,金田一的腦海一角冒出了一個小小的,真的是一個小小疑問種子。

  而這粒種子在金田一逐一撿起散落在地上的東西時,漸漸地發出芽、長成細莖了。

  「喂!金田一,能條沒事,只是肩膀被刀刃割傷,脖子好像也被勒過,不過已無太礙了。」

  劍持從窗口探出頭來,他的叫聲並沒有跑進金田一的耳裡。

  金田一這時也不怕留下指紋,逕自把可能是瀧澤所擁有的黑色皮包打開,並將裡面的東西全倒在草坪上。

  「喂,金田一,你聽到了沒?能條沒事。他說那塊大石頭突然被人從窗口丟進來,然後一個戴著幽靈面具的人跳進他的房間。能條說他沒看清對方長相,不過兩人曾在屋內扭打過,所以,房裡搞不好會有兇手留下的東西──咦?金田一,你在幹什麼?那個皮包是誰的?」

  「我想大概是瀧澤的東西,我剛才在外面的窗戶底下找到的。」

  「什、什麼?那麼,兇手是──」

  「先不要胡亂猜測,我們到瀧澤的房裡去看看再說。」

  「喂,瀧澤!開門!」

  劍持用拳頭敲打房門,大聲叫嚷著。

  從劍持那種氣勢看來,他大概已經有九成九的把握確定瀧澤就是兇手了。

  「喂!我要破門而入囉!金田一,幫個忙。」

  話還沒說完,劍持就自己撞起門來。

  那道老式的門鎖在金田一還沒來得及參戰的情況下,就被身高一百八十幾公分的劍持猛力撞開。

  室內一片寂靜,窗戶早已打開,桌上擺著瀧澤經常帶在身邊的筆記型電腦,而且電源還是開著的。

  「可惡,被他逃了!」劍持說著,便從打開著的窗口跳到外頭去。

  聽到這陣喧鬧,美雪、加奈井、結城醫生、江口及旅館幾個工作人員都聞聲而來。

  接著,間久部也戴著面具和泳鏡出現了,而黑澤也隨後趕到。

  金田一見大家都到齊了,便開口說道:


  「幽靈又出現了。」

  金田一走近桌上的電腦,液晶螢幕上顯示出一些文字。

  開頭寫著標題「戲曲.歌劇院殺人事件」,下面則是「作者.瀧澤厚。」

  「這是──」

  金田一小心地不留下指紋,按下了標記「下一面」的鍵。

  畫面一變,出現了「登場人物」的字樣及一串人名。

  螢幕上「黑澤和馬」和「能條光三郎」的名字是連著的。

  裡面也有死去的「能條聖子」和「綠川由紀夫」的名字,名字底下注有簡單的資料。

  聖子的資料是「第一個犧牲者:被幽靈勒斃,壓碎在吊燈底下」。

  同樣的,綠川的資料中也寫著「第二個犧牲者。」

  在能條光三郎的名字底下則寫著「第三個犧牲者:在房裡被刺殺,脖子上纏著繩子。」

  而人物表的最後一欄則是「瀧澤厚」。

  資料上則寫著「幽靈的真實身分,殺害三個人的兇手。」

  金田一敲了一下向下鍵,捲動畫面。

  藍色的螢幕出現了發生的孤島上連續殺人事件的始末。

  劇情一路展開,可是故事的結尾不見了,整個事件在中途就斷掉。

  故事的最後一行這樣寫著:

  「尤謝夫.比克被吊死──F」

  在下一頁則留下短短的後序:

  「致黑澤老師,請老師繼續完成這個作品,以老師的第十個『歌劇院怪人』為名加以發表,這是愚弟子的最後心願──瀧澤厚。」

  「哈──哈哈哈──這傢伙就是兇手!」

  瘋狂的笑聲不遠處響起。

  金田一倏地回頭一看,只見肩膀還滲著血的能條站在那裡。

  「幽靈就是瀧澤呀!可是,竟然──竟然想殺我!不過,我哪會這麼簡單就被這種人殺死?哈哈哈──」

  突然,能條像喉頭被哽住似地停止狂笑,換上一張嚴肅的表情,盯著包括江口在內的所有旅館的工作人員,彷彿要把他們吃掉般惡狠狠地說:

  「你們還在發什麼呆?還不快去把那傢伙抓起來呀!」

  可是,根本沒有人理會他,自從昨天晚上發生殺人事件後,能條就藉著大大小小的事不斷找碴,不但口出狂言,還任意污蔑別人,他那惡魔般醜陋的面孔早已讓這些沉默而老實的工作人員們倒盡了胃口,他們對能條根本厭惡到了極點,當然對他的叫囂也充耳不聞。

  「你們是木頭人呀?我是受害者耶!剛才險些就被殺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們這家旅館的管理太差,你們這些工作人員做事敷衍不盡責,我才會遭到這種不測。我要去投訴!等離開這座島,我要去告黑澤,告你們──」

  就在能條叫囂不已時,加奈井不客氣地走到能條面前。

  「啪!」

  好清脆的巴掌聲,加奈井毫不客氣地賞了能條一巴掌。

  「你、你這女人!你幹什麼──」

  「你太囉嗦了!閉上你的嘴,否則我會代替瀧澤殺了你。」

  加奈井冷冷地罵著一臉驚訝的能條。

  能條被加奈井的氣勢震住,總算閉上了嘴。

  「金、金田一先生,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瀧澤是兇手嗎?」

  黑澤一副混亂的表情問金田一。

  金田一也不回答他的問題,只是沉穩地說:

  「大家在這裡也無濟於事,乾脆先到餐廳集合,等老兄──劍持警官回來再說。」

  「的確,這麼做比較保險。」

  加奈井說著便轉過身,其他人則默默地跟在她後面朝餐廳方向走去。

  能條不知是被襲擊過後還餘悸猶存,或者因為自尊受到傷害,只見他顫動著下巴,往地毯上吐了一口痰,便疾步離開房間。

  美雪看著正在收拾瀧澤電腦的金田一說:

  「阿一,瀧澤電腦上究竟寫些什麼?他真的是兇手嗎?」

  「依我剛才看過的感覺,我懷疑電腦上打的是依此次事件真相為大綱所寫成的劇本。」

  「啊!那麼瀧澤就是兇手,那些內容就是所謂的『自白書』囉?」

  「如果這真的是出自瀧澤之手的話,大概八九不離十了。」

  「嗯。不過,我想不管怎樣,瀧澤大概已經不在人世了。」

  「啊!這──」


  「走!我們也到餐廳去吧!我想再仔細看看這篇像是遺書的自白書。一切等我看過後再說了。」

  說著,金田一關掉了電腦的電源。

  劍持跑出去尋找瀧澤,不到三十分鐘之後就回來了。

  「找到瀧澤了。」

  劍持就像一個落後的馬拉松選手一樣,鬆垮著肩膀,有氣無力地說。

  「啊?找到了,人呢?怎麼兩手空空的,你沒有抓到他?」

  能條又湊上一腳,劍持厭惡地看了他一眼。

  「去哪兒抓呀?他死了!就在後面松樹上上吊了!」

  能條搖晃晃地往後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隨即從喉頭深處發出像鴿子般的叫聲來。

  「哼哼哼──死了是嗎?太好了,這下我們全得救了。」

  黑澤像祈禱般閉上眼睛低聲說著:

  「怎麼這麼傻?」

  「還需要做勘查的工作嗎?」

  結城醫生用手掌掩去了那不應在此時露出來的笑容說道。

  江口沒有什麼表情,只是站著不動,看著事情的發展。

  畫家間久部青次的表情則被泳鏡和口罩給擋住,根本看不到什麼。

  「幽靈死了!他取代了尤謝夫.比克,自己上吊了──」

  加奈井用女演員表演悲劇高潮時的沉鬱表情說道。

  劍持似乎不太欣賞加奈井那自我陶醉的戲劇般說話態度,只是執行慣例似地宣告:

  「各位,兇手已經死了。」

  劍持拿出黑色記事本。

  「現在剩下的就是尚未解決的密室殺人一事,和被視為兇手的瀧澤在第一次殺人事件中的不在場證明──」

  「這些事會不會記在瀧澤的電腦檔案裡?」

  劍持看著金田一說:「喂!電腦裡會有記載嗎?」

  「嗯,大概有。老兄,你看看吧!」

  金田一說著,便把放在桌上的電腦插上電源。

  劍持警官在眾人面前朗讀瀧澤留下的「遺作」。

  那是一個自戀的男人充滿暴戾之氣的復仇故事。

  瀧澤表示,自己是在知道他所完成的劇本因為能條夫婦的阻撓,以至於未能送到劇團理事的手上之後,開始進行復仇計劃的。

  瀧澤藉著劇本裡的形式,把能條光三郎嘲笑他精心編寫出來的世紀傑作視為廢物,及憎恨能條聖子明知能條的行為卻加以默認,同時又以「太胖」這種不成理由的理由,企圖將他從劇團裡趕出來的憤怒洋洋灑灑地寫了出來。

  至於動機,瀧澤在作品中以台詞的形式說道:

  「我是一個讓自己的孩子被扼殺的不盡職父親。」

  這個意思大概是指能條他們棄之如敝屣的劇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般吧!

  當他知道「歌劇院怪人」要公演時,就想到以孤島上的旅館為舞台,上演自己所寫的劇本,演一曲「殺人劇」,那就是由可以在密室自由出入的幽靈殘殺能條夫婦。

  在瀧澤的計劃中,最初只預定要殺害能條夫婦。可是,綠川卻看到他準備在密室殺人的圈套,在面臨威迫的情況下,他只有改寫劇本,連綠川也殺了。

  對殺害能條聖子時所用的密室技倆,瀧澤也加以解說。

  在金田一他們到達島上的那天早上,復仇計劃的準備工作就開始了──

  當瀧澤和黑澤、綠川三人去接金田一他們,並順便到城裡買東西時,瀧澤避開其他人的耳目,買了一個和鎖住劇場大門同型的南京鎖。

  這件事當時被綠川看到了,所以瀧澤不得不在「筆」下多添了一條冤魂,這也就是殺害綠川的動機。

  當舞台排練結束之後,瀧澤趁著吃晚飯前的空檔,把能條聖子叫到劇場,將她殺害。

  為了製造不在場證明,瀧澤做出一個讓吊燈延緩兩個小時落下來的裝置。他把用尼龍線和蚊香做成的裝置綁在懸掛吊燈繩子的捲軸上。這個限時裝置和金田一所推理的相同。

  然後瀧澤再把聖子的屍體藏在大道具裡,自己則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來到餐廳。

  晚上七點三十分,發現了「F」送來的警告信。當然,這也是瀧澤的安排。他算好當所有人看到這封警告信時,都會跑到劇場去。

  不但如此,他連黑澤看到一無所有的舞台,懷疑是有人惡作劇而將劇場上鎖一事也算計進去了。

  當晚餐再度開始時,瀧澤很快地吃完,表明自己要回去拿電腦,便離開餐廳。

  他回到房裡,拿了破壞吊燈裝置時所使用的工具,偷偷地前往劇場。

  當時劇場的門被黑澤的南京鎖鎖住,瀧澤用工具切斷原來的南京鎖,進入劇場。他把聖子的屍體搬上舞台,離開劇場後,用城裡新買來的同型南京鎖鎖上,代替那個被他破壞的舊鎖。

  沒多久,吊燈落下來,聽到巨響時,所有人員都跑向劇場。

  這時,瀧澤向黑澤拿來打開劇場大門的鎖匙,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換上自己所買南京鎖鎖匙,再用這把鎖匙打開劇場的門。

  瀧澤道出密室殺人的詭計,他也承認這個詭計是為了讓大家相信那個可以穿透密室牆壁,像幽靈般的怪人確實存在。

  可是,從殺害看到他買南京鎖的綠川開始,瀧澤的計劃就開始有些紊亂了。他焦急地在大白天闖進能條的房裡,企圖殺害他。

  劇本的內容在這裡就結束了。

  「或許是殺害能條的計劃失敗,瀧澤在心慌之餘,不慎把自己的皮包掉在能條房間的附近,他也害怕真相終究會水落石出,於是寫了一封遺書給黑澤,然後選擇自殺,結束這幕戲──」

  劍持警官說著瞄了瞄金田一的臉色。

  金田一瞇著眼睛,注視眼前的茶杯,彷彿在思考什麼事情似的。

  「金田一,你怎麼了?看你的表情好像還有疑問似的。」

  「沒什麼。」

  金田一輕輕地甩甩頭,啜了一口已冷的紅茶。

  劍持有些不悅地皺著眉頭。

  「總之,既然兇手已死,事件就此結束了。」

  說罷,劍持便闔上黑色記事本。

  在所有的人都回房之後,金田一仍然坐在餐桌前,用食指在桌上畫著什麼。

  美雪一邊幫忙收拾茶杯,一邊問金田一:

  「阿一,你一直在想些什麼?」

  「嗯──」金田一不經心地回了一聲。

  「不是嗯不嗯的問題!人家講話你總得聽吧?真是的──」

  美雪不高興地嘟起了嘴巴。

  金田一突然抬頭問美雪:「美雪,你記得嗎?」

  「什麼?記得什麼?」

  「昨晚加奈井小姐所說的事。當我問她關於瀧澤的事時,她不是說討厭他,所以並不太清楚他的事嗎?」

  「嗯,當時她是這麼說的。我還有紀錄呢!你看──」

  美雪攤開自己所整理出來的嫌疑犯記錄,指著瀧澤一欄。

  上面用整齊而漂亮的字寫著:

  「瀧澤厚,出生於青森,單身,沒有特定戀人,有自戀傾向。興趣:用攝影機拍自己,和加奈井理央的關係不佳,最近似曾和能條光三郎發生過爭吵,喜歡把綠川由紀夫當跑腿差遣。」

  「怎麼樣?」

  「果然沒錯。這麼一來,真的就有些奇怪了。」

  「啊?」

  「美雪,幫個忙!」

  「沒問題!要幫什麼忙?」

  「喂,金田一,你到底想幹什麼?竟然想查看瀧澤的房間?殺人案不是已經結案了嗎?」

  劍持好不容易才回到房間喘一口氣,卻又突然被金田一拉出去,心中確實老大不高興。

  「還沒結束!」

  金田一一邊翻著瀧澤的行李一邊說道。

  「什麼?可──可是剛剛你──」

  「那是因為要讓兇手放心呀!我只不過是暫且附和老兄你罷了。」

  「讓兇手放心?兇手已經死了呀!」

  「瀧澤不是兇手。」

  「什──什麼?」

  「如果我的想法是正確的──美雪,你有沒有在衣櫃裡發現什麼?」

  「夾克和褲子的口袋裡只有手帕而已。」

  「是嗎?我這邊也沒什麼發現。看來可能走錯方向了。」

  「喂,金田一,到底是怎麼回事?請你說明一下吧!」

  劍持追著金田一問。

  「就是瀧澤的皮包嘛!裡面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不見了。」

  「非常重要的東西不見?」

  「嗯。瀧澤應該隨身帶著的。我懷疑他是放在行李中,所以才來這裡找,沒想到真的不見了。恐怕是被兇手拿走了。」

  「兇手拿手了?到底是什麼東西?」

  金田一說出一樣東西,劍持大吃一驚,臉色霎時變白,趕忙從口袋拿出準備要當證物的瀧澤皮包,仔細查看裡面的東西。

  「唔──是沒有。喂,金田一,兇手為什麼要這樣做?」


  「這個嘛──」

  「什麼這個嘛,你啊──對了,你應該知道兇手是誰吧?」

  「不,還不是很清楚。」

  「不是很清楚?你的意思是說你已經有特定的目標囉?」

  「嗯,剛才看瀧澤的『自白書』時想到的。不過,一來我還不知道兇手的動機,二來也沒有證據可以證明他就是兇手。

  再說,我們也得重新就不在場證明和密室的謎題加以探討。總之,兇手應該還有沒做完的事,這一點我可以確定的。

  所以要想讓兇手露出真面目,只有在他想要處理未完成的事時,當場抓個正著才成。

  我們現在能做的事只有密切注意他的行動,等待時機的到來。同時還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絕不能讓兇手知道自己成了被鎖定的目標,這麼一來,他才會放心大膽地進行下面的行動。」

  金田一雖然分析得頭頭是道,但內心卻有一股不安與急躁。就算他的猜測無誤,兇手為了處理未完成的事情不得不到現場去,但如果找不出他犯罪的動機,也解不開密室和不在場證明的謎題,那根本無濟於事。

  兇手是個狡猾的人,想必會編出成千上萬個理由,讓自己順利脫罪。

  如果能掌握他的犯罪動機──

  (拋棄先入為主的觀念吧!放棄自己原本深信的事,冷靜地看看「事實」)

  金田一這樣告訴自己,於是他盡可能回想在到達這座「歌劇院」旅館之後所看到的「那個人」的身影。

  他努力不讓自己被感情所左右,用理性去分析「那個人」的心情。

  (總覺得某個地方有些不對勁。到底是哪個地方呢?可惡!想啊!想啊──)

  線索從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蹦出來了。

  「哦?是『畫』──」

  金田一喃喃說道,倏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金田一,你怎麼了?」

  劍持望著金田一的動作,不解地問他。

  金田一沒有回答劍持的問題,只對他說道:

  「老兄,今晚我要竭盡全力,無論如何都要讓事情真相大白。所以,能不能請你在不打草驚蛇的情況下,暗地裡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沒問題!這工作簡單。」

  「警官大人,有勞您了!」

  「嗯,解謎的工作就要拜託你了,金田一。」

  「我以我那被譽為名偵探的爺爺金田一耕助之名發誓!我一定要解開謎底。」金田一的眼裡充滿了鬥志,信心十足地宣誓。

  間久部青次一個人在遠離旅館主館的畫室裡,獨自面對著畫布。

  時間已過了晚上九點,可是他並無意休筆。他決定就算熬夜也要把這幅畫完成。

  間久部的畫充分表露出他內心深處的情感,他把所有的感情都灌注在那枝畫筆上。也正因為這極度敏感的缺點,他從來不在人面前露出真面目,以免不慎洩露自己的情感。

  可是,在他遇見黑澤美歌的剎那間,那股被她吸引的熱情已昇華成藝術才華了。

  從那時起,畫家間久部青次的人生有了巨大的轉變。不久,他就以描繪美歌成長的名作「幻影少女」而在畫壇上嶄露頭角。

  那是在美歌死亡之前幾個月的事。

  咚咚──突然有人敲了畫室的門。

  「是誰?」間久部透過口罩模糊地問著。

  「間久部先生嗎?我是金田一。我有事想請教您。能不能請你幫我開個門?」

  間久部打開門一看,站在門外的正是穿著T恤的金田一和七瀨美雪。

  「對不起,間久部先生,這麼晚了還來打擾您。是這樣的,我有事想請教您──為了能解決這個事件,我不得不深夜來訪。我們可以進去嗎?」

  間久部看著他倆,再看看正畫著的畫,猶豫了一下,金田一從門口往裡一探,看著放在畫架上的畫說道:

  「好漂亮的畫啊!」

  間久部沒說什麼,招了招手,讓他們兩人進來了。

  「動機已經請楚了,老兄。」

  從間久部的畫室回來後,金田一就向一直在『監視』兇手的劍持報告。

  「真的嗎?」

  「嗯,大概錯不了!一切事情果然都源於四年前黑澤美歌的自殺。這麼看來,我推測兇手為什麼要從瀧澤的皮包裡拿走『那個東西』也八九不離十。」

  「那麼就只剩下密室和不在場證明的問題了。」

  「你說得倒簡單!這兩個謎題我得在明天中午以前解開才行呢!這才是累人的事啊!」

  「金田一,這點小事根本難不倒你,別忘了你是名偵探的孫子呀!」

  「看來,我還真不能砸了金田一家的招牌。老兄,把劇場的鎖匙借給我吧!」

  「拿去──」

  劍持把手探入上衣的口袋,摸出鎖匙。

  這時,有兩個銀色的東西從抓起的鎖匙串上落了下來,其中的一個滾落在金田一的腳邊。

  金田一撿起來一看,是個五百元硬幣。

  「咦?老兄,這個泛黃的五百元硬幣是不是昨天夜裡玩牌的時候,你從我這裡贏走的?」

  「大概吧!原來我一直放在口袋裡啊!」

  「老兄,你好狡猾哦!我還以為有一半已經投進存錢筒了,沒想到你竟然全都獨吞。」

  「哎呀!你真是吹毛求疵!存錢筒已經滿了,所以放不進去!」

  「胡說!那裡面根本就是空的。」

  「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那你自個兒去看看嘛!裡面真的放滿了硬幣,拿在手上可沉得很哪!」

  「咦?可──可是那時候我明明看到存錢筒是空的。」

  「什麼?難道你不知道嗎?那種存錢筒就叫『魔術存錢筒』呀!」

  劍持洋洋得意地解說存錢筒的奧妙,只見金田一的眼神急速的變化著。

  「就是這個──」金田一喃喃說著。

  「金田一,你怎麼了?」

  「老兄,快把劇場的鎖匙給我!」

  「啊──」

  「快!」金田一從劍持的手上搶過鎖匙串奔向劇場。

  金田一走進劇場,在入口處打開了天花板的電燈,然後又進入主控室把舞台的聚燈光全部打開。

  隨後他跑上舞台,走近仍然留在現場的吊燈殘破碎片中,一屁股蹲下來,開始搜尋著玻璃碎片。

  「金田一,你怎麼了?怎麼突然──」

  美雪不知所以然地跟在金田一後面爬上舞台。

  「你發現了什麼?喂!說說話呀,金田一!」

  劍持也一邊嚷嚷一邊跟上去。

  「果然沒錯。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兇手要以幽靈之名,按照『歌劇院的怪人』的故事情節演出殺人事件了。」

  金田一說著,抓了一把碎裂的玻璃殘片放在手上。

  在耀眼的舞台照明下,金田一手掌上的碎玻璃片像寶石般綻放著燦爛的光芒,金田一凝視著這些碎片,喃喃地說道:

  「所有的謎題都解開了!」

  第二天早上的時光幾乎可以用『無聊』來形容。

  原本陰鬱地籠罩大地的霧氣,似乎也因殺人事件宣告破案而散開了,藍藍的青空和耀眼的光芒充滿了和煦感,讓人有一種前兩天做了一場盛夏惡夢的錯覺。

  早餐吃得比平時晚些,將近十點鐘才開始。

  餐廳裡除了劍持和金田一、美雪之外,就只有結城和間久部、加奈井了,能條不想吃飯,把自己關在房裡。

  最後的一頓早餐在沉寂的氣氛裡持續進行著,沒有人說話,可是每個人又似乎有著堆積如山的話想說。畢竟在過去的兩天裡,已經死了三個人。

  工作人員難耐這種沉悶的氣氛,便打開音響,莫札特輕快的曲調流瀉整個室內,可是,沉悶的氣氛卻仍然揮之不去。

  間久部青次把刀叉擺在吃了一半的餐盤上,便一語不發地離席。

  美雪和金田一,甚至連劍持也一副沒什麼食慾的樣子,盤中的火腿蛋和香腸都留了一半以上。

  只有結城醫生一個人仍然表現出和平常沒啥兩樣的旺盛食慾。

  江口六郎的打工日子也到今天結束,當他收拾好最後的善後工作,也回到房間去整理行李了。

  黑澤來到江口的房間,孤寂地笑著對他說:

  「這些日子辛苦你了。」

  「黑澤老師!」

  黑澤離開江口的房間正想回自己的房裡時,加奈井追了上來說道:

  「黑澤老師,我不想待在劇團了。」

  「哦?為什麼呢?」

  黑澤不解地問。

  「我想辭掉劇團的工作,留在旅館幫忙。」

  「說什麼傻話,你這麼有才華,是什麼理由讓你做這種決定的?」

  「求求您,求求您讓我留在老師身邊。結束這次的公演之後,我要回到這座島上來,所以──」


  「你不可以這樣做──唉!我已經打算結束營業。就算你有這種決定也無濟於事的。」

  「結束?怎麼會──」

  「有誰會喜歡來這個發生過兩次殺人事件的旅館?這裡已經結束了。你明白吧?」

  「不要!我不要──」

  淚水湧上加奈井那對大眼睛,隨即像雨水般滴落在地上。

  「我喜歡老師!請讓我留在您身邊!求求您──」

  加奈井把臉頰倚在黑澤的肩頭。

  「加奈井──」

  黑澤的眼裡有著驚異和迷惑,那摻雜著幾許花白的雙眉微微歪斜著,彷彿訴說著他的困惑。

  黑澤有股衝動想要緊緊抱住加奈井,但他的手卻遲疑了一下。

  「加奈井──這是命啊!」

  黑澤靜靜地說著,用兩手輕輕地將加奈井的身體推開。

  眾人苦等許久的巡邏船終於在下午一點到達了。

  巡邏人員原本以為只是前來做例行性招呼,當他們聽到劍持警官報告發生殺人事件之後,慌張地使用無線電請求支援。

  除了三個留守的工作人員外,包括黑澤在內的所有人都搭上警察的巡邏船前往陸地去。

  由於被劍持視為事件兇手的瀧澤厚已自殺,所以整個案情大致已獲解決,整份報告也相當完整,因此所有人員在當地的警署做了簡單的筆錄之後就各自回家了。

  能條由於沒有胃口,從起床後便一直沒有吃東西,連警署提供的簡便食物也沒碰,只在回東京的電車上吃了一片巧克力。

  再加上在「歌劇院」旅館兩天極度的不安,他幾乎沒闔過眼。

  雖然在小田原前往新宿的快車上,能條只微微地睡了一下,但是,他的疲勞已經到達了頂點,在這種情況下,他沒有發現「跟蹤者」也是很理所當然的事。

  當他從狹窄的地下道走出來之後,「跟蹤者」在出口處停了一下,等與能條拉出一段距離後,又開始若無其事地走著,再度跟上能條。

  他的警戒心早已鬆懈,因為他深信事件已經完全解決了。

  不過,對「跟蹤者」而言,這個事件根本還沒有結束。

  「跟蹤者」從陰暗處看到能條走進公寓,自己也跟了上去。

  進入公寓後,「跟蹤者」脫掉鞋子,以免發出腳步聲,他確認能條進了房間之後,才靜悄悄地靠上門前。

  「跟蹤者」一直窺視著裡面的情況,他的舉動彷彿就像狩獵者等待襲擊獵物一般屏住氣息──

  約莫過了十分鐘左右,門的另一頭傳來開鎖的聲音,手把旋轉著,門打開了。

  那一瞬間,「跟蹤者」的腳便擠進了打開的門縫裡。

  「你──你?」

  能條的眼裡充滿了恐懼的色彩。

  

  向讀者挑戰書

  親愛的讀者,到第六幕為止,所有的線索都已經提供給您了,我們非常期待您也已經找到了金田一少年所找到的「真相」。

  兇殺究竟是誰?

  兇手他為什麼要模仿「歌劇院怪人」的情節進行犯罪?

  而金田一少年所掌握到的線索又是什麼?

  暗示就在瀧澤所留下的「遺書」內容和實際事件之間的「矛盾」!

  動動腦,先把兇手的名字寫下來,再繼續掀開第七幕。

  兇手是──

少年金田一.歌劇院新事件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