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九把刀

《二○一三年八月三十日版》
《好讀書櫃》經典版


1‧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

  很多際遇。

  不是我們能想像。

  置身事外就是種幸福。

  ※

  這個故事,是我輾轉聽來的。

  算一算,大概是第四手。

  他在說這個故事的時候,用的是戲謔的語氣,但他不痛不癢、刻意與故事保持距離的聲音,卻意外讓故事裡的人有了溫度。

  卻讓聽故事的我漸漸失去了表情。

  每想起一次,就會有一個下午的時間無法寫作。

  提了很多次,我不會抽菸,也沒想過就這麼開始。

  不抽菸,總是比那些吞雲吐霧的人少了一種排遣悲傷的方式,很虧。

  就像紅線裡的彥翔,我試過點了菸不抽,就這麼擺在旁邊讓它燒。

  後來我也不這麼做了。

  連假裝喜歡也省下。


  「不過是別人的事。」他用挑釁的眼神,諷笑我的多愁善感。


  嗯,不過是別人的事。

  ※

  「小恩」當然不是她的本名。她的名字裡甚至沒有一個恩字。

  開始使用這個名字,是她在網路上的暱稱。

  這麼沒有特色的暱稱當然不是她自己取的,她原本註冊在網路遊戲裡的名稱是「烈吻天使」。說起來也不是很高明,卻花了她在電腦前苦思十幾分鐘。

  「天使安安。」

  「嗯。」什麼是安安?

  「天使今年幾歲啊〉///〈」

  「嗯。」──後面那是什麼東西?

  「看泥還在穿青銅天甲,素新手吧?要不要偶帶妳練〉o〈」

  「嗯。」這麼好心?

  「天使是國中生還是高中生啊?」

  「嗯。」最討厭這種問題了。

  她接觸電腦才沒多久,打字超級慢,尤其一邊打怪一邊還要回答問題,左支右絀,她根本辦不到。

  但她其實很高興有人答理,於是無論如何也要打個「嗯」字虛應一下。

  有的網友覺得她愛理不理也就沒繼續問下去,卻也有老手察覺到她多半是貨真價實的新手才會這樣,特別愛逗她。

  「天使真的是女生吧?」

  「嗯。」怎麼大家老是在問這一題?

  「滿十八歲了嗎?」

  「嗯嗯。」其實還沒,才十六。

  「太好了!請跟我約會好嗎?」

  「──」其實有點期待。

  這種漫不經心的嗯嗯嗯回答,於是同公會的戰友們就管她叫小嗯,叫她烈吻天使或天使的反顯得生疏。

  久了,小嗯的打字速度快了,也不再嗯嗯嗯個沒完,後來加入公會的新手們便以為小嗯是錯誤的叫法,小恩才是正確的拼字。

  再一次糊裡糊塗的,小嗯就變成小恩了。

  小恩挺喜歡這個名字,因為這個名字是大家有志一同叫出來的,雖都是不認識的人,卻有一種特別的溫暖。

  後來註冊在別的線上遊戲裡的暱稱也叫小恩。

  「小恩,我想見你。」某天,世界的另一頭敲下鍵盤。

  「想見我?你又不是我的公。」小恩看著螢幕上,那位拿著加四焰矛的獸人。

  「見妳是我生日唯一的願望,想跟妳一起吹蠟燭──」獸人揮舞著加四的焰矛。

  小恩有些感動。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