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16‧



  這次去藥局前,不像上次那麼慌慌張張。

  她習慣性走進便利商店買飲料。

  頭髮的狀態始終很糟糕的工讀生趴在讓客人用餐的簡食桌上補眠。

  夜班女工讀生心儀的乳八筒則坐在櫃台後,聚精會神看著一本叫「搞砸事情很簡單」的怪書,鼻子跟嘴唇間夾了一隻原子筆,嘴因此半嘟了起來。

  而乳八筒的手肘下,正壓著那本藍色的工作記錄簿。

  結帳時,小恩特意瞄了那疊快賣光的報紙。

  今天蘋果日報的封面不是街頭殺人,而是一個國中女生被班導師性侵的醜聞。

  刊頭照片放得很大,雖然有一條黑線橫過女學生的眼睛,但還是很清楚知道女學生長得很漂亮。至於犯罪的男老師就沒這種禮遇了,不僅全名曝光,還附贈一張笑得陽光燦爛的大頭照。

  標題很聳動:杏壇醜聞!驚爆導師對國中女生與荒淫的課後輔導!

  「怎麼封面不是放昨天晚上那個──街頭殺人的新聞?」她隨口說。

  「這個問題問我就對了。」乳八筒刷過飲料條碼:「二十塊。」

  「喔?」小恩將兩個銅板放在桌上。

  乳八筒打開收銀機,在發票機的切切聲中慢條斯理地說:「如果不是特別聳動,有點色情的犯罪新聞比殺人放火的新聞,銷售的速度要快兩倍──至少。要知道雖然網路已經非常發達,但還是有很多人跟網路不熟,要接觸色情的資訊買份報紙還比較有效率,還相當有真實感。」

  「──有那麼誇張嗎?」

  「天知道有多少人會看著性侵害的示意圖自慰。」

  小恩瞪大眼睛,這個工讀生還真敢講。

  「跟總統被炸彈炸死的新聞比起來呢?一個未成年少女被壞同學輪姦的新聞還是賣得更好嗎?」

  「雖然總統不可能被炸彈炸死,不過我還是回答妳。」乳八筒自信滿滿地說:「色情的頭條賣得比較好,但如果大家都把總統被炸死的新聞放頭條,你卻獨獨不放,那也未免不倫不類。所以萬一萬一有一天總統被爆頭了,蘋果還是會把總統的照片登在頭版的。」

  「那我問你,既然一樣都是殺人,為什麼前天在西門町,職業殺手一拳殺掉黑社會混混的那個新聞,怎麼可以上頭版?」

  「答案顯而易見。最重要的是有人用手機拍下兇手的照片,只要有圖,記者就可以寫個誰看了都不敢相信的故事。再來就是,前天兇手殺人的地點很誇張,比起本來就容易出事的汽車旅館,人來人往的西門町就有爆點多了。」

  有點道理,小恩問:「你怎麼懂這麼多啊?」

  乳八筒可得意了:「首先,由於我是個便利商店店員,又是白天班的,自然對報紙銷售的狀況非常了解。再加上我個人的資質很好,研究一下報紙頭版的新聞運作方式,也是很合乎邏輯的。」

  這年頭,模仿星爺的電影台詞已是每個人的習慣。

  「再來呢?」

  「再來就是我看了很多書,當然比較聰明啦。」

  「為什麼要看很多書啊?」小恩硬生生把「雖然都是一些沒用的書」這句話吞進肚子裡。

  「在大城市安身立命可不容易,我們鄉下來的,要更有競爭力,要更了解這個世界一點,當然就要比你們都市人多看一點書啊。什麼書都看,怎麼樣也不吃虧吧。」乳八筒這才將發票交給小恩。

  小恩接過發票,打量著乳八筒。

  這個人怎麼看,都不像是夜班女工讀生所說的,是一個相當沉默寡言、只在工作記錄本上盡情囉唆的人。而是完全的超級愛講話。

  「謝謝。」

  「不客氣。」

  就要走的時候,乳八筒突然又喚住小恩。

  「對了,這份問卷。」

  乳八筒從口袋裡拿出,一份縐褶過多的A4紙。

  「──嗯?」小恩接過。

  但上面一片空白。

  「對不起,我沒有女朋友。」

  「啊?」

  「原本我想快速交一個女朋友幫妳填問卷的,但想一想還是太趕了。」乳八筒有點抱歉:「對不起,沒能幫上妳的忙。」

  小恩怔了一下,卻沒接下那張皺皺的空白問卷。

  「?」

  「不用了,你收著吧,有一天你交女朋友了再幫我填。」小恩想笑。

  乳八筒點點頭,用很堅強的表情說:「一言為定,我們鄉下人最講義氣了。」

  小恩的心情意外的好。

  她迫不及待將這個小小又大大的好消息,跟夜班的女工讀生說。

  此時一個老伯走進便利商店,一開口就要買香菸。

  小恩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你看了很多書,對奇怪的味道有沒有研究?」小恩有點期待。

  「我沒看過很暢銷的那本法國小說〈香水〉,不過,我家倒是有一本〈大驚奇!奇怪味道面面觀〉,作者是宮本喜四郎,他針對很多味道寫了很多一點都不感人的小故事。不過這顯然不是重點,妳想問什麼?」

  「如果──一個人的手會發出火藥的味道,最可能是什麼原因啊?」

  「火藥的味道──妳怎麼知道是火藥?」乳八筒沉吟,一邊幫老伯將香菸結帳。

  「應該是吧?有點像硫磺,對了,泡溫泉的時候有聞過差不多的味道。」小恩等著:「但比硫磺還──該怎麼說,還要更鮮明一點、濃一點吧。」

  那趴在桌上補眠的工讀生則從頭到尾沒醒過來,非常安詳。

  「這只有兩種可能喔。」乳八筒將發票跟零錢遞給老伯,不疾不徐地說:「第一種,就是他剛剛泡過溫泉。第二種,就是所謂的煙硝反應了。」

  「煙硝反應?」

  「這是我在李昌鈺寫的犯罪現場鑑定還是勘驗的書看到的,大概是說,一個人若是開槍,火藥會以高速噴濺到他的手上,至於味道有多重,就看被火藥噴到多少吧。」乳八筒皺眉,回憶道:「煙硝反應會殘留在手上長達二十四小時以上,據說不管怎麼洗手都洗不掉,肥皂、清潔劑都沒用,只能等味道自然消失。所以啊,警方有時候若在案發初期就鎖定了特定的嫌疑犯,就會用儀器檢測嫌疑犯的手上有沒有煙硝反應,當作是很重要的輔助性證據喔。」

  「開槍?」換小恩皺眉了。

  這就怪了。

  鐵塊沒有用槍,這是她親眼目睹。

  即使僅有兩次短暫相處,在想像裡,也很難勾勒鐵塊用槍的樣子。

  「怎麼了?」

  「有沒有可能,一個人天生的味道就像是火藥?」

  「硬要說有可能也是可以啦。人的體味應該也是五花八門,認真分類的話狐臭也可以分為十四種,髮香也有二十八種之分。但火藥?我只能說,太牽強了吧。」乳八筒搔搔頭,說:「妳是在比喻一個人的脾氣很壞,所以聞起來像火藥嗎?」

  小恩有個新奇的假設。

  「假設喔,只是假設喔,如果一個人的手會發出火藥的味道,那──如果拿打火機燒一下,會不會就這樣爆炸?」她感到興奮。

  這下換乳八筒愣住了:「我實在不明白妳在說什麼。」

  小恩笑笑走出便利商店,留下乳八筒不知所謂的聳肩。


  她在心中默默激動。

  像她這麼平凡無奇的女孩,竟然遇見一個這麼有特色的職業殺手。

  他的拳頭,厲害到足以發出火藥的刺鼻味。

  那種拳頭,在漫畫裡應該可以稱為──「拳槍」吧!


  她低頭,看著自己的拳頭。

  突然在這個世界上,也想偷偷握緊些什麼。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