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18‧



  連續好幾天,電視裡、報紙上都沒有徒手殺人的最新新聞。

  至於後續的追蹤報導乏善可陳,全都是記者的幻想文。

  漸漸的,沒有圖片就沒有看圖說話的空間,新聞擠到了最邊邊。

  這讓小恩感到很空虛。理由也說不上來。

  「鐵塊最近沒人可殺嗎?」小恩將報紙塞進垃圾桶。

  唯一讓小恩高興的,是女工讀生報告的小進展。

  真的都是微不足道的小進展,一開始,無一不是藉著工作備忘錄裡的員工留言,說些店裡發生的小小事件的感想。後來話題不夠,還會參考最近發生的小新聞,寫點直言不諱的想法。

  白班的男工讀生看的書又多又雜,卻不愛寫書評,卻熱衷從書裡摘出幾個好句子抄在工作備忘錄裡,跟晚班的女工讀生分享。

  例如:「人生就像被強姦,當妳無可抗拒,乾脆好好享受吧。」、「一見鍾情就像宇宙兩塊隕石撞在一塊──沒有技巧,只有運氣。」、「王大明,你的爸爸被溶解了。」、「隱私不像鈔票,被偷一點就少一點。」

  多的是沒頭沒尾、顛三倒四、自以為是的怪句子。

  女工讀生則多寫些學校裡發生的小趣事。

  「今天體育課的代課老師很壞心,明明上個禮拜就說不會游泳的人可以──」、「我真的不懂為什麼張筱英什麼都聽她男朋友的,連吃個火鍋都──」、「很久沒去唱KTV了,一開始只是沒時間,但後來大家約著約著──」

  諸如此類。沒有探到心思的最底,卻有很多舒服自然的叨叨絮絮。

  這些叨叨絮絮,女工讀生都沒跟小恩說過,只是讓她看。

  她很羨慕,也想有這種聊天。

  可惜她沒有普通的生活可以跟女工讀生聊,因為她的生活一點都不普通。

  那幾天小恩的運氣很背,一連接了幾個爛客人。


  一個是怕回家後老婆發現、說什麼也不肯在做愛前洗澡的計程車司機。

  「歹勢啊,不要這麼計較,讓叔叔搞一下,很快就搞定啦!」

  司機嚼檳榔還硬親嘴,加上濃得快釀汁的狐臭,薰得小恩邊做邊哭。

  「不要嚎啦,再嚎下去我會軟掉!」

  司機搞得很煩,最後抱著她亂射一通。



  一個是花了兩小時還是舉不起來、卻堅持沒有射就不給錢的老榮民。

  「沒有射怎麼給錢呢?妳這不是不講道理嗎?」他這麼抱怨,壓著小恩的頭。

  不意外,小恩趁他進浴室洗澡的時候,偷偷抽走他皮包裡的三千塊就想跑。

  踏出房門前,一想到這老王八蛋不顧苦苦哀求,持續不斷用手指弄痛她──

  小恩回過頭,打開窗戶,抓起他的衣服往樓下丟。



  還有更差勁的。

  一個高中老師自行帶了套鵝黃色的貴族學校制服讓她換,然後邊上她邊嘲笑。

  「成績好了不起啊?家長後台很硬了不起啊?還不是被我當母狗操!」

  那老師忿忿不平,從後面來。

  一手用力拉著她的頭髮,一手猛力摔她的屁股。

  「叫啊!平時不是意見很多嗎?叫啊!叫啊!」

  大概是看在小恩紅通通的屁股份上,這位傳道授業解惑者給錢的時候倒很大方,多了一千塊,還慎重下跪道歉。

  「真的很抱歉,我只是想控訴這個社會不公義的一面,對不起。」

  他不住磕頭,避開小恩哭紅的眼睛。



  差勁,但永遠都有更差勁的。

  一個在兒童美語教書的美國籍白人胖胖老師,過程中雖然竭力保持紳士風度,甚至還幫她洗澡,做完後還給了說好的兩倍價錢,用的全是美鈔。

  假的美鈔。

  一想到在做的時候、小恩因他的憐香惜玉努力陪笑回報,她就躁鬱作嘔。



  就是這些爛人,讓小恩越來越覺得自己是個爛貨。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小恩從沒想過自己為什麼過的是這種模樣。

  反正爛貨理當如此,沾不上好運的邊。一輩子也別想。

  是存下了點錢,卻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因為爛貨根本不配有夢想。

  遇到爛客人,小恩就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到便利商店買零食、買飲料。

  然後跟沉浸在工作備忘錄裡用原子筆聊天的她,說說話,聽聽她的開心。

  畢竟全世界,只有那夜班的女工讀生還不知道她是個爛貨。

  可今天晚上特別不順。

  約莫九點半吧,小恩在西門町一間包廂漫畫店上網打發時間。

  一個視窗是奇摩的網路拍賣,一個視窗是pchome的網路購物,三個視窗是聊天室的即時對話,一個視窗是好友名單一長串的MSN對話。

  這些視窗彼此獨立又忙碌。

  小恩翻著最新一期的服裝雜誌,一邊在奇摩拍賣上輸入關鍵字。

  肩膀突然給按了一下。

  她抬起頭,竟是第一任「男友」。

  好久不見,也一點都不想見。

  「哈,真巧耶,大家的生活圈還是差不多嘛!」眼白泛黃、鼻毛露出的男人露出毫不知恥的笑容:「我有時候還會想到妳耶。」

  「嗯。」小恩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連擠出厭惡的表情都有點來不及。

  「在做什麼啊?」

  「上網。」

  「我知道啊哈哈。我是在問妳,在上學?還是在哪裡上班啊?」

  「用不著你管。」

  小恩總算將臉色擺出來了。

  她不恨他,畢竟他沒強迫自己做過什麼,一切都是她自己爛。

  但,總可以討厭他吧!

  「別這麼說嘛,我剛剛不是說了,我有時候還會想到妳耶。」男人的手不安分地捏著小恩的肩膀,靠近她的耳朵吹氣:「美美。」

  美美?

  小恩一怔,然後一陣火起。

  「跟我一起住吧?我很想妳。」男人吻了她的脖子一下。

  從那男人身上傳來的腐爛氣味,讓小恩完完全全醒轉。

  「可以。」小恩冷冷地說,視線沒有交會:「一天一萬塊錢。」

  男人的舌頭好像僵住。

  「美美,妳在開我玩笑吧?」男人的鬍渣刺得小恩的臉好痛。

  「跟你開什麼玩笑,要碰我,就給錢。」小恩推開他。

  男人一下子火大,大叫:「他媽的,老子操妳操了幾百次了,跟我收錢?」

  竟就在店裡手來腳來,男人粗暴地抓起小恩的頭髮晃來晃去。

  「不給錢就別想上!」小恩尖叫:「服務生!服務生!」

  所有客人全都從窄小的包廂座探出頭來,個個眼神熱烈又興奮。

  店裡的服務生趕緊將兩人拉開,將動手的男人趕了出去。

  男人一邊朝門口走,故意大罵:「幹!死援交妹!穴都爛了還敢出來賣!」

  小恩全身都在發抖。

  即使那些獵奇的眼睛一個個坐回自己位子,她仍感受到四周排山倒海的窺伺。

  「對不起,請問需要報警嗎?」服務生好心地問。

  她只是一直搖頭。

  不想立刻被前男友在附近堵到,小恩倔強地坐在原來的位子上,表無表情上網。看漫畫。看雜誌。連去洗手間也沒有。

  一個小時後,一個假意經過的男生,悄悄遞上一張紙條。

  三個小時後,小恩的杯墊下已墊了七張不懷好意的邀約訊息。

  直到快天亮,小恩才離開。


  她沒有哭。

  哭出來就徹底輸了。


  只是,小恩並沒有回到廉價的小旅社。

  尋著再鮮明不過的記憶,她走到鐵塊家門口,敲門,一直敲門。

  沒有回應,她便坐著。

  深夜的寒氣帶著溼氣,手錶的玻璃表面都結霧了。

  什麼也沒做,小恩全身縮在一起抵禦冷的感覺,既專注,卻又什麼也不想。

  鐵塊快天亮時才回來。

  手裡拿著一個大袋子,裡面滿滿的都是奇異果。

  小恩抬起頭,用她也不認識的聲音開口。


  「我念故事給你聽,好嗎?」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