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20‧



  她拿了罐可樂放在櫃台桌上。

  「妳最近心情好像不錯。」女工讀生察言觀色。

  「嗯,有一點。」小恩點點頭,順手將發票折進了捐助箱。

  女工讀生瞇瞇眼:「交了男朋友喔?」

  「不是,是──換了新工作,老闆還不錯。」

  「什麼樣的工作啊?」女工讀生這才想起,自己一直沒有問過這問題。

  這可有點為難小恩。

  「算是念書本上的故事給老闆聽──吧。」小恩很心虛,臉肯定是紅了。

  「咦,念故事給老闆聽?」女工讀生眼睛瞪得很大。

  「嗯。」小恩不知所以然答道:「他是個很有錢的──瞎子。」

  女工讀生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好妙喔。」

  「算是個輕鬆的工作啦。」

  「那他會要你念報紙嗎?」

  「──沒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喔!我懂了。」女工讀生一臉恍然大悟,自己解答:「要知道新聞的話,打開電視就可以聽到了。」

  是嗎?

  鐵塊對真實的世界好像沒有一點好奇心。

  「大概吧。」小恩點點頭。

  「反正有錢人真的好奇怪,太有錢的人更奇怪。」女工讀生笑了出來:「不過要是命令妳一直念故事給他聽,一定也很累吧。」

  小恩笑笑。

  半夜無人,兩個女孩又坐在店門口。

  女工讀生雙手捧著那本越來越厚的工作備忘錄。

  藍色的封皮多了指甲無意的刮痕,沉甸甸的,那是記憶逐漸飽滿的證明。

  「可以看嗎?」小恩的眼睛停在那本子上。

  「真的想看嗎?」女工讀生有點發窘,卻又迫不及待將本子塞到小恩手裡。

  小恩仔細翻著,細細讀著。每次都是這樣。

  只是隨意翻翻的話,好像是尊重女工讀生的隱私,卻一點也不好。

  現在女工讀生需要的不是保護隱私,而是另一個女孩,鉅細靡遺了解她的愛情。然後分享她的快樂跟──害羞。

  長飛丸在她們的腳下躺得四腳朝天,兩個女孩各伸出一隻腳,輕輕柔踏著長飛丸毛茸茸的肚子,長飛丸舒服地側臉吐氣。

  「你們的對話越來越詳細了耶。」小恩羨慕地說:「無話不談,真好。」

  她翻到一頁,兩人竟然在討論美國人是不是真有登陸月球過。

  再下一頁,是男工讀生畫的一點都不好笑的四格漫畫。

  「謝謝。」

  「真的好難得喔。」小恩的視線不斷被字裡行間的小插畫給迷住,說:「我常常在網路上跟陌生人聊天,可是感覺只有越來越寂寞。能夠像你們這樣,用紙筆寫來寫去,就算是我這個一點也沒關係的人看了,也覺得很幸福呢。」

  「不過,我有個困擾。」女工讀生苦惱地說:「雖然我們在本子上什麼都可以聊,但是呢,真的碰到了面,他反而都不怎麼說話。」

  「喔?」

  「我也很奇怪,他不說話,我也跟著不敢說話。」女工讀生懊惱地說:「有幾次我鼓起勇氣想在換班時跟他多聊幾句,他竟然給我裝忙。明明就不急著上架的餅乾,他給我在那邊排來排去。明明就是今天早上才剛到的鮮奶,他在那裡仔細確認它們的保鮮日期,對我跟他說話的反應就只有──嗯、喔、啊、是喔、好、借過一下──真的,他太不愛說話了。」

  「相信我,我知道那種感覺。」小恩的眼神異常篤定。

  「?」

  「我的老闆也不愛說話。」

  「可是不一樣啊,我喜歡八筒,妳又不喜歡妳老闆。」

  也是。

  自己沒有喜歡鐵塊。

  因為自己從來也不懂什麼是喜歡。

  所有的感覺都是從少女漫畫、言情小說、日劇韓劇偶像劇裡學到的二手貨。

  話說回來,那些戲劇裡不是常常有那種──越是喜歡一個人,就越沒有辦法表達出來的男女主角嗎?

  不是經常有那種,即使愛你愛得要命、卻仍要故意裝作不在乎的男女主角嗎?

  不到最後一集,那些愛情的心意總是無法完整又大方地表達。

  「我覺得,肯定他是太緊張了。」

  「是嗎?」

  「我白天過來買東西的時候,他真的很囉唆,非常非常囉唆,不管是誰他都可以聊上幾句。」小恩小心翼翼地說:「他對妳的反常,反而很特別喔。」

  「特別──」

  「他一定是太在乎妳了,所以無法像平常一樣好好說話。」

  「可我是女生耶,怎麼是我一直找他講話啊?」聽到小恩這麼說,女工讀生的表情顯得有點高興,但眉頭還是彆扭地揪了起來:「哪有人這樣的。」

  女工讀生腳下一重,長飛丸赫然翻過來,抖抖身子。

  「妳明明就很快樂。」小恩酸酸地說。

  「真的嗎?」是個問句,可答案全寫在女工讀生的臉上。

  小恩看著睡眼惺忪的長飛丸,牠一抖一抖走到公共電話底下,重新躺下。


  剛剛說著說著,她又想起鐵塊了。

  吊在繩子上的衣服晾乾了嗎?

  不知道他今天殺了人沒有。

  如果一個人拿著看不懂的蟬堡發呆──


  不,他不會的。

  他一定會去街上,隨便拉一個女人,要她讀給他聽。


  「我可不允許。」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