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21‧



  不知道為什麼,小恩用走的來到鐵塊的住處。

  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

  腳很痠,但這種辛苦正是她要的。

  上了樓,小恩看見門把上插著鑰匙,沒有取下。

  日光燈從門縫底蔓延透了出來。

  還有一股異常濃烈的煙硝味。

  「──」

  敲敲門,沒有回應。

  再敲敲門,還是沒有回應。卻隱隱約約聽到了什麼。

  小恩深呼吸,將把手轉開,將門緩緩往後推。


  鐵塊果然在家。


  他上半身赤裸坐著,拿著一把鉗子,反手往右肩胛骨裡側彎挖著。

  地上都是半乾的血跡。

  小恩有點害怕,卻不由自主將門關上,走向前。

  鐵塊受傷了,還是可怕的槍傷。

  子彈沒入了背肌、肩胛骨的深處,非常難處理的角度──至少鐵塊一個人用鉗子搆不著,還弄得滿身大汗。他的雖然異常鎮定,臉色卻有些蒼白。

  瞧那傷口不知被鉗子胡亂翻攪了多久,血肉當然只有變得更模糊。

  小恩沒有嚷嚷著叫鐵塊去看醫生,只是跪了下來,自然而然接過了鉗子。

  鐵塊沒有抗拒,只是將背更曲了下去。

  「會有點痛喔。」

  「──」

  小恩瞇著眼,將鉗子伸進傷口裡。

  沒有想像中簡單。

  小恩費很大力氣才將鉗子往旁邊撐開些許,慢慢將鎖在肌肉裡的子彈夾出。

  黑濁色的血一下子就從傷口裡汩汩而出。沒有經驗,當然搞得亂七八糟。

  「怎麼辦?」小恩傻眼。

  「壓一下。」鐵塊滿臉都是汗水,閉上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恩壓在鐵塊背上的毛巾全染紅了。

  換了姿勢,鐵塊趴在躺椅上。

  他從頭到尾都沒吭一聲,只是專注地呼吸,用受傷的經驗確認子彈有沒有傷到肺部跟主要血管。他很痛,卻沒有用真正的平靜去對抗灼熱的痛苦。

  而是回想今天晚上失敗的刺殺。

  一股興奮過度的憤怒引領著腎上腺素,慢慢往背部聚集。

  幾分鐘後,血竟然止住了。

  「好厲害。」小恩嘖嘖稱奇。

  不過鐵塊什麼話也沒說,兩個人陷入奇妙的沉默。

  許久,小恩確認傷口真的不再大量流血,才慢慢將毛巾拿開。

  「要我幫什麼忙就說啦,不然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她靠近,研究著傷口。

  「──」鐵塊太久沒說話,聲音很沙啞:「幫我買一些食物,跟鹽巴。」

  於是小恩立刻下樓,用散步的速度走到附近的便利商店。

  她買了兩個便當、幾個熱包子、一包精鹽、還有一大罐家庭號礦泉水。她覺得受了傷,還是不要亂喝自來水好。喔,還有小護士的急救護理包。

  然後再用散步的速度慢慢走回去。

  說也奇怪,若是一般人看到這種情況,一定會驚慌失措或什麼的吧。

  但小恩一點也不。

  在她的世界裡,鐵塊是個打不死的人。

  那些曾在鐵塊身上留下的、千奇百怪的疤痕就是最好的證明。

  剛剛挖出來的那顆鬼金屬,幾天後也不過留下一個圓點大小的痕跡。

  可以參與鐵塊受傷,又幫得上忙,讓她有一點點高興。

  回去後,當然還是趴著的鐵塊要小恩將一些精鹽倒入礦泉水,讓他就這麼喝。

  小恩知道,這是為了補充失去的鹽分。

  然後鐵塊先將肉包子給吃完,再用非常緩慢的速度吃著便當。

  這中間,小恩用碘酒簡單清洗了傷口,怕撕裂傷口,所有動作只能用模稜兩可來形容。最後還貼上一大塊紗布──雖然撕下來會痛到發瘋,但現階段還是以保護傷口為主吧。

  便當還剩下三分之二。

  再過兩個小時,天就會亮了。

  鐵塊顯得有些困倦,那股煙硝味不知何時也淡薄了。

  「要不要我讀蟬堡給你聽。」小恩左顧右盼,卻沒有看到新的牛皮紙袋。

  「沒有蟬堡。」

  鐵塊搖搖頭,卻沒有一絲失望:「暫時還沒有。」

  「對方沒死嗎?」小恩有點驚訝。

  鐵塊點點頭。

  目標身邊的人多,那一拳太倉促,沒有擊中對方的要害。

  只一瞬間,對方人馬一下子全上了,萬花筒似的。


  現在,目標應該躺在醫院急診室。

  鐵塊知道,現在對方的守衛一定最多,戒心卻最薄弱。

  如果現在不幹,以後要完成任務的話就太棘手了。


  小恩不知道要做什麼。

  雖然兩人的關係只是用上床,而且還是收錢就能上床的那種上床,但現在就這麼離開,心裡好像也怪怪的。

  「那,要我念以前的蟬堡給你聽嗎?」她有點侷促。

  「──」鐵塊搖頭。

  「還是──你想現在就去把目標殺掉?」小恩脫口而出。

  「!」鐵塊有些驚訝。

  這是小恩第一次看到他這種表情。她當然是有一點高興。

  「對方是誰啊?能夠開槍打你,來頭一定很大。」小恩自顧自說。

  「──」

  「你打傷他了嗎?」

  「是。」鐵塊皺眉。

  「如果他的來頭真的很大,現在看電視,一定知道他在哪間醫院。」

  鐵塊若有所思,慢慢起身。

  「搭計程車去比較好吧,不然傷口裂開,你很容易就被發現喔。」小恩提醒。

  鐵塊有些猶豫,放慢動作穿上黑色外套。

  突然有點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小恩拎起急救箱,打開門。

  「我們先去有電視的消夜攤待一下,然後我叫計程車。」

  小恩不等鐵塊回應,便走下樓。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