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22‧



  計程車直接停在SNG車旁。

  醫院門口擠滿了少一事不如多一事的媒體,SNG車比警車還多。

  「請問銀鷹幫的幫主遇襲,是跟鬼道盟的勢力擴張有關嗎?」

  「能否說明一下,警方目前有沒有鎖定可疑的嫌犯?」

  「請所長回答,警方是不是正派人保護幫派份子就醫?」

  「有民眾聽到好幾聲槍響,雙方到底一共開了幾槍?」

  位不高權不重的派出所所長,被迫站在記者面前接受詢問,陳述著他一點也不清楚的案情,表情越來越難看。

  一張漠然的臉孔從記者此起彼落的鎂光燈後穿過,穩定地走向電梯。

  加護病房外站了兩排剃了平頭的黑衣人,個個面色凝重,袖口別了銀鷹圖針。

  沒有一個醫生護士敢對他們的大陣仗有什麼意見。甚至不敢多看一眼。

  連警察都懶得上來管一管這種狀況,光是應付媒體就忙翻了天。

  加護病房裡依舊忙著輸血,一袋接著一袋從血庫緊急調動。

  如果那些捐血人知道,幾天前他們挽起袖子捐助的血液將用來延續一位黑道頭目的生命,不知會作何感想。


  「登。」

  電梯門打開。


  加護病房外走廊盡頭,一塊生冷的鐵鏗鏘走了過來。

  沒有鬼鬼祟祟的偽裝,沒有驚險的攀牆走壁,甚至沒有節省時間的快跑。

  因為在這醫院,來者有絕佳的戰鬥優勢。

  他根本不需要多餘的動作,就來到兩排黑衣人之間。

  「你誰啊?」一個平頭黑衣人伸手按住他的肩膀。

  「──」鐵塊。

  另一個黑衣人頗不耐煩:「留下名字就好,大哥現在還沒醒。」

  「──」鐵塊。

  此時,一個站在後面的黑衣人瞧見了鐵塊黑色外套上,那燒灼開的破洞。

  這,好像有點不對勁啊?

  就在開口警戒的那一瞬間,鐵塊已經舉起拳頭。

  「!」

  幾乎不可能發生在此時此地的──猛襲!!

  所有黑衣人只能在凍結的時間裡看著這一拳發生,然後以天花板的巨大撞擊聲結束。

  按住鐵塊肩膀的那人高高摔下,這輩子脖子再也別想回復正常的角度。

  同一時間,至少有七、八人的手同時往外衣深處急掏。


  沒槍!


  所有人表情凍結的瞬間,一個最壯碩的黑衣人從鐵塊後方猛力揮拳。

  鐵塊沒花時間躲開,只是用更快的速度、更長的拳擊回應。


  那種聲音,絕對不正常。

  低沉,鬱悶,直達腦髓深處的共鳴。


  運氣極差的壯漢上身往後傾斜,以奇怪的姿勢倒摔在地。

  不再立體的臉孔上,汩汩冒出鮮豔的血泡。


  「站好。」


  鐵塊只說了這兩個字,卻沒再動手。

  剛剛那兩拳,已經說得很明白。

  所有黑衣人全都停止呼吸,不由自主往後退退退,直到背脊碰上冰冷的牆。

  一個剛剛擺好揮拳姿勢的黑衣人僵在鐵塊面前,一動也不敢動。

  鐵塊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按下加護病房旁的開門紅鈕。


  走了進去,做好他今天做到一半的事。


  當鐵塊走出來的時候,那兩排黑衣人還是維持剛剛的姿勢。

  沒有人叫,沒有人逃跑。

  直到他們眼睜睜看著鐵塊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轉角時,全都軟倒在地上。


  一股濃郁的煙硝味久久不散。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