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24‧



  這幾天除了待在鐵塊家,小恩什麼也沒做。

  看著昏睡的鐵塊,雖然不理他,他也一定會慢慢好起來。

  但如果她走了,他的復原肯定會拖上好幾天吧。

  「鐵塊需要我。」

  每當小恩這麼想,她就忍不住到浴室換條熱毛巾。

  不知道是看了哪部小說還是漫畫,曾提到這種安於照顧病人的心態也是一種心理疾病。有點像是扮家家酒上了癮,或者該說是母愛過盛。

  以前讀的時候,小恩只覺得那種描述是作家為了情節需要所偽造的角色情緒。

  她現在倒是有一點懂了。

  只是鐵塊一點也沒有收留她的意思,讓她有點失落。

  但也不是不能接受。至少鐵塊也沒有露出厭煩的表情。

  他自始至終都給了錢,這樣也很好。她再不能接受男人無條件進入她的身體。

  捫心自問,要說對鐵塊沒有特殊的感情,是騙人的。

  跟一個揮拳如槍的殺手奇異地相遇──不,應該說是被他撿回家,然後在極度尷尬的情況下念了沒頭沒尾的、疑似專屬殺手的故事給他聽,然後然後又做了愛。接下來的情節也很不普通,目睹他殺了人,再演變成自己也參與其中。

  超現實。

  卻又比以往自己的人生中任何一個殘酷的片段都更貼近真實。

  尤其離開了那單調的房間後,那種感覺尤其強烈。

  回想在電視裡發生的所有愛情故事,都夠虛偽的了。

  編劇竭力保持女主角身體上的清白無垢,談的都是若有似無的曖昧情愫。

  當然每個通則都可以找到蚊子大小的例外。日劇「神啊!請多給我一點時間」裡的深田恭子,就是個援交妹沒錯──但也不過是個只賣一次就中標的援交妹。

  而不是一直賣一直賣一直賣。

  在這種標準下,小恩絕對是恐怖報應劇裡的角色,背景是盛竹如故弄玄虛的口白。無法期待有什麼好的結局。像她這樣的人最適合相信還有來世。

  在抵達來世之前,要做些什麼打發時間好呢?

  小恩喃喃自語:「什麼都好,至少不想再被欺負了。」


  便利商店門口,咬著過期熱狗的長飛丸撲了過來。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