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26‧



  她回到小旅社,整整洗了兩個小時的澡。

  不是為了清洗身上那股不道德的髒,只是想讓熱水沖著從頭到腳,不要停下來。沖到手指都發皺了,腳趾紅得發腫了,她還是停不下來。


  連最簡單的願望都無法達成。


  這個世界上沒有神,至少沒有好的神。她早就一清二楚。

  但連自己都這麼看不起自己,她在接受時,還缺乏最基本的痛苦。

  ──這就有點過分了吧。

  她凝視鏡子裡充滿霧氣的自己時,覺得不意外的陌生。

  既然如此──

  熱水貼著頭髮而下,她打開透明的夾練袋,往下倒出白色粉末。

  「我才不要自殺,也不會拖妳下水。」

  小恩看著白色的粉末在排水口塞成了糊狀。

  幾分鐘前,她還想一口氣吞掉這堆不明的白色粉末結束生命,卻說不出理由。

  爛貨本來就該用爛貨的方式活著,不需要用好女孩的標準提早走一步。

  只是那間便利商店,再也無法過去了吧。

  想到這裡忍不住有點沮喪。

  刻意不擦乾身體,從浴室出來後就這麼摔在床上睡覺。

  醒來時,她的呼吸乾枯灼熱,好像有塊沙漠躺在她的肺裡。

  渾身發抖下了床,一邊哆嗦,一邊穿上衣櫃裡最薄的衣服,走下樓。

  「妳的臉色看起來不大好。」櫃台後的老闆正在打盹,瞄了她一眼。

  她什麼也沒回。

  開始走,走走走,往這個城市的另一頭走去。

  這個城市幾乎比白天還亮。

  無以數計的霓紅燈,刺眼的,一次次鞭笞著這城市。

  經歷了一百六十七個噴嚏,她終於跋涉到上帝遺忘在這城市的另一道裂縫。

  黑巷,暗梯。

  四樓。


  還沒敲門,門就以極快的速度打開。


  鐵塊穿著她送的素色黑T恤,赤著腳。

  「你正要出門──殺人嗎?」小恩的聲音,輕到快飄了起來。

  鐵塊搖搖頭:「我聽到樓梯聲。」

  小恩點點頭,唇齒蒼白。

  「我發燒了。」

  鐵塊伸手,但還沒摸到小恩的額頭就不自然停住了。

  「可以在你這裡待一下下嗎?」她看著他的腳:「就一下下。」

  搖搖晃晃的,彷彿隨時都會摔倒。

  「沒關係。」

  鐵塊側過身,讓小恩自己走進屋子。

  小恩縮在角落,瑟簌抱著一條大毛巾。

  「對不起,才一天就回來了。」

  「沒關係。」

  「我可以喝水嗎?」

  鐵塊從熱水瓶裡倒了一杯給她。

  「你有好一點嗎?」她捧著熱水,小心翼翼沾了一小口。

  「有。」

  「還會痛嗎?」

  「偶爾。」

  「要我念故事給你聽嗎?」

  鐵塊搖搖頭。

  「要做嗎?」

  鐵塊搖搖頭。

  「要的話,我可以做。」

  鐵塊搖搖頭,但是從皮包裡拿出十六張鈔票拿給小恩。

  小恩將鈔票推了回去。

  「在我之前,都是誰念故事給你聽的?」

  她想問,很久了。

  鐵塊沒有回答,也沒有迴避她泛紅的眼睛。

  「是個女人嗎?」

  鐵塊點點頭。理所當然是吧。

  「那──那個女人呢?」儘管昏昏沉沉的,小恩還是很想知道。

  「喝水,休息。」鐵塊不想回答。或許也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你想殺人的時候,我也沒叫你先休息啊。」小恩打了個失控的噴嚏,紅著鼻子說:「我現在想問問題,換你配合我了。」

  「──喝水,休息。」

  「她是什麼樣的女人啊?」

  「──很安靜。」

  很安靜?小恩有點不安。

  那不就是跟自己不一樣類型的女人嗎?

  「為什麼後來找我,不找她了?」她小心翼翼地問,眼睛不敢直視他。

  「她不見了。」鐵塊的聲音稍微輕了點。

  不見了?

  真是相當鐵塊式的回答。

  「她是你的女朋友嗎?」

  「不是。」

  「你們也做了很多次吧。」

  「嗯。」

  「她陪你很久嗎?幾年?幾個月?」

  鐵塊像是愣了一下,然後陷入長達一分鐘的沉默思索。

  「忘了。」

  最後,他只能這麼說。

  但這個答案的背後意義,多半是段相當相當久的時間。

  久到讓人不覺得有仔細計算的必要。

  「你喜歡她嗎?」

  「也許。」

  「那,你以後還會繼續找我念故事嗎?」

  「會。」

  鐵塊沒有猶豫,讓她有一點高興。

  她可以說對他一無所知,卻對他所說的一切感到莫名的信任。

  如果他還願意找她念故事,那麼,自己或許還有一點點用吧。

  ──即使這樣的工作誰都可以勝任。

  「那,你喜歡殺人嗎?」

  「這是我的工作。」

  「你不會害怕嗎?不,你害怕過嗎?」

  「這是我的工作。」

  「你都怎麼接工作的?」

  「我租了個信箱,裡面會有名字、地點、跟錢。」

  「誰放了錢進去?」

  「那是別人的工作。」

  「你認識殺手月嗎?」

  「知道,不認識。」

  大概是看在小恩發燒的份上,鐵塊罕見地回答了好幾個句子。

  有的句子裡頭甚至還有逗號,大概是連明天跟後天的額度也提前預支出來了。

  小恩有點感動。也有點暈。

  鐵塊將她抱到舒服的躺椅上,走到浴室裡,擰了一條熱毛巾。

  模仿著前幾天小恩反覆對他做的那些,鐵塊慢慢擦拭著她的身體。

  她幾乎要哭了。

  「對不起,我可能要睡一下了。」小恩閉上眼睛,不敢讓眼淚掉下來。

  男人都只喜歡聽她叫,沒一個喜歡她流淚。

  只要她一哭,就是她該滾的時候了。

  「妳睡,我下去買藥。」鐵塊想起兩條街外,有一間連鎖藥局。

  「不要。」小恩有點吃驚自己的舉動,小指軟弱無力勾著鐵塊的手。

  「──」

  「等我睡著以後,再過一下下再走好不好?」小恩不敢睜開眼睛,努力地說:「我很怕我死掉的時候,旁邊沒有人。」

  「好。」鐵塊沒有猶豫,坐下來。

  像一塊安靜的鐵。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