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27‧



  半夜裡,小恩吃了藥,情況稍微控制住。

  到了第二天,小恩卻燒得更厲害了。

  無計可施的鐵塊,雖然看起來沒有特別的情緒波動,背上卻猛烈地痛了起來。

  那個該死的彈孔明明就結痂,還出了層薄薄的軟膜,怎會突然發痛起來?

  他看著一直昏睡的小恩,不曉得她會不會就這樣睡著睡著,就醒不過來了。

  小恩勉強醒轉的時候,鐵塊就扶起她喝溫水,餵她吃感冒藥。

  醒不過來的時候,鐵塊一直用熱毛巾擦拭著她全身。

  照顧一個發燒的女孩,竟然比殺十個黑道頭目還要棘手。

  到了晚上,鐵塊注意到小恩的呼吸間隔比一個小時前拉長了一倍。

  這樣不對。

  一定不對。

  「起來,我帶妳去看醫生。」鐵塊搖著小恩。

  小恩昏昏沉沉睜開了眼,感覺好像有一鍋煮壞的熱湯在腦子裡打翻了。


  「老鼠在抽屜裡。」小恩莫名其妙地說。


  聽到這句沒頭沒尾的話,鐵塊更無猶豫,抱起小恩就走。

  不管哪一家醫院都好,絕不能繼續由自己照顧。

  鐵塊越走越快。

  迎著有點涼的夜風,小恩在鐵塊的懷抱裡有點舒服,幽幽睜開眼。

  鐵塊看著她,不等拙劣的他開口,小恩便輕聲說:「我有好一點了。」

  「妳有特別想去的醫院嗎?」鐵塊看著遠方的計程車。

  「沒。不必,真的。」小恩的聲音就像落在池面的葉子,虛弱又勉強存在:「我肚子好餓,餓到快沒力氣睡覺了──」

  鐵塊點點頭,感覺到小恩想站著,便將她放下。

  小恩平順了一下呼吸,便讓鐵塊牽著去附近擺在騎樓的一家小吃麵攤。

  除了兩大碗餛飩麵,鐵塊還點了很多小菜。

  小恩先是慢慢喝著湯,再悄悄吃了大半碗麵。

  鐵塊將自己那碗麵的熱湯倒進小恩碗中,讓她慢慢又喝掉,出了一身大汗。

  小恩像是鬆了口氣,抹去臉上的汗。

  「我好多了。」

  「坐一下,不急,等一下繼續吃。」

  「哪有人這樣一直吃的,我已經飽了,感覺也好多了。」

  「沒關係,我再叫湯。」

  小恩不敢說不好,便看著鐵塊再叫來一大碗竹筍湯,跟新的一碟小菜。

  當老闆端來熱湯時,一輛警車正好停在對面的便利商店門口。

  小恩下意識地將視線飄了過去。


  兩個警察下車,一胖一瘦。


  胖的拿起門口的巡邏簽到簿簽名,瘦子走進便利商店買飲料。

  她開始發抖。

  無法遏止的恐懼令她幾乎拿不住白色的塑膠湯匙。

  嘴裡的熱湯好像變得很腥,卻又不敢吐出來。

  胖警察簽完名,開始講起手機。瘦警察走出便利商店後,則點了根菸。

  小恩的頭垂得很低很低,低到鼻子都快碰到了湯。

  她自己沒有注意到的是,她的肩膀往裡縮,縮到整個身體都快陷下去了。

  發抖。

  還是在發抖著。


  鐵塊沒有說話。

  只是站了起來,走到了對街。

  小恩並不知覺這一切,只是忙著發抖,有種快失禁的崩潰。


  是一聲不正常的巨響。

  讓她不由自主,像給輕輕托住下巴那般,慢慢抬起頭來。


  胖警察摔跪在地上,一臉看見地獄的驚嚇。

  瘦警察呆呆看著鐵塊,呆呆看著──雙手緊抱右腳卻無法叫出聲來的胖警察。


  完全看不出來剛剛那聲巨響,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但很快,鐵塊就用一樣的語言,讓小恩看了個清楚。

  「你幹嘛!」瘦警察慌亂地想抄起腰際的佩槍,卻怎麼也撈不起來。

  只見鐵塊低著身,左一踏步,右拳毫無掩飾,高高舉起。

  劈柴似直直落下。

  !

  又是一聲怪異至極的巨響。

  瘦警察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膝蓋完全粉碎,身體斜斜歪倒。

  連痛都來不及從神經傳遞到中樞大腦,瘦警察就明確知道,從這一秒開始,自己這一輩子是沒有指望再用雙腿同時站起來了。

  而對街的小恩,則是完全呆掉。

  「這是──」麵攤老闆也傻眼了。

  「靠──」幾個正在吃消夜的客人也無法置信他們所看到的畫面。

  鐵塊站在兩個倒地不起的警察中間,漠然看著小恩,像是想確認什麼。

  但小恩完全說不出話來,只覺一股刺鼻的煙硝味猛烈灌進鼻腔。


  心跳得好快好快。


  於是鐵塊蹲下,高高舉起左拳。

  落下時,鐵塊的表情跟他正在做的事好像完全不相干。

  倒是胖警察的尖叫聲劃破了僵硬的空間,將億萬痛苦帶回現實。

  他幾乎吐出了自己的內臟。

  「你到底──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殺警察可是──可──別殺我!別殺我!」

  瘦警察狂唉狂叫,卻沒有一點逃的可能。

  鐵塊輕輕轉向他,高高舉起右拳。

  「喂──喂!」

  !

  冒著煙硝的拳落下時,這警察倒是百分之百吐出了自己的內臟。

  瘦有瘦的好處。

  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間急診室,有能力為他們延續一個小時以上的性命。

  在那之前,他們還有大約八到十分鐘的時間可以好好感受──痛。

  鐵塊將拳頭往他們的身上抹了抹,既不慢,也不快地站了起來,走回麵攤。

  奇異的舉止招致奇異的反應。

  沒有人打手機報警。

  沒有人露出驚慌失措的表情。

  他們只是看著鐵塊將三疊小菜吃完,就連老闆在找錢時也分毫不差。

  不知道是真的很冷靜還是都市人過度的冷漠。一切都保持原先的運作。

  鐵塊牽著小恩,慢慢地走在街上。

  小恩不再發抖,感冒高燒的不適也在剛剛激烈的心跳中消失無蹤。

  夜風變得很暖。

  不知不覺,從鐵塊牽著小恩變成了小恩牽著鐵塊,而他們並沒有往特定的方向前進,只是胡亂遊蕩。小恩的臉早已爬滿淚水。

  行經第十六個十字路口時,她終於大哭了起來。

  鐵塊很沉默,就這樣站著看她哭,哭了整整一個小時。

  「可不可以──不要再給我錢了──」

  小恩哭得,每一個字都充滿了力量。

  她的手,握得鐵塊好痛。

  「好。」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