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28‧



  死了兩個警察。

  卻沒有想像中喧囂了十幾條街的警笛聲,這城市遲鈍得可怕。

  或者,冷酷到變成一種持續性的異常。

  兩人慢慢回到租屋。一進門,立刻像動物一樣交配。

  結束後,兩人像用看電視一樣的神態看著門板,等待蟬堡從縫底出現。

  半個小時後,一個小時後,一個半小時後,兩人的眼皮越來越重。

  但除了隔壁住戶分分秒秒傳來的「藍雨」歌聲,什麼也沒滲透進這房。

  看樣子,臨時起意的殺人行為並無法召喚蟬堡的出現。

  鐵塊竟等到睡著。

  小恩靜靜看了他好一會。

  這個男人,用一種她摸不著頭緒的方式表達了他的體貼。

  即使無法確實理解這男人的行止,但她想像不出,如果那種極端的殘暴不能稱為浪漫──那,什麼是呢?

  若這是小恩的一廂情願,那麼,這篤定是她最滿足的一廂情願了。

  為此,小恩小心翼翼將四肢脫離他的身體,穿好衣服離去。

  她可以是這男人洩慾的充氣娃娃,也可以是呆板的讀書機器。

  但絕對不能讓這男人厭膩她。

  就算是短暫而不明的依存關係,能儘量拉長保存期限就儘量吧。



  只是第二天還不到晚上,小恩拎著兩個便當,再度出現在門口。

  門是開的,因為鐵塊聽見了樓梯的震動聲。



  第三天中午,小恩拎著一大袋零食,迫不及待出現在門口。

  門還是開的。殺手的耳朵可靈得很。



  第四天晚上做完愛後,鐵塊一言不發出門,留下小恩一個人呆坐在房裡。

  就在小恩考慮是否應該離開時,鐵塊回來了。


  手裡,拿著一支未拆封的新牙刷。


  「留下來。」鐵塊將牙刷放在小恩的掌心。

  不是個問句。

  這輩子,小恩第一次因為太幸福流出了眼淚。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