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3‧



  沒有什麼特別感人的故事,例如家裡有個沒錢念大學的資優生弟弟、或是殘廢在床上流淚呻吟的媽媽。如果想要這些,理髮店架上那些舊雜誌裡應有盡有。

  只為了不想回到那個虛有其表的家,小恩開始濫交。

  雖不到人見人愛的美女等級,但「正點」套在小恩身上一點也不為過。

  漂亮又年輕,只要打開雙腿,就會有人願意收留幾晚。這社會一直都是這樣。

  只不過那些好心人一玩膩,每個都像扔垃圾一樣將小恩丟出門。

  不走,就打。

  「可不可以不要趕我走,我真的很愛你啊──」小恩總是哭得連鼻涕都出來了。

  越哭越嚴重,越哭越沒有安全感。

  卻也越哭越不想哭了。

  會不會男人都是一個樣?

  會不會到頭來,誰也不會真正把她撿回家?

  「妳是不是有病?有誰會對妳這種爛貨認真啊!」第七個男人厭煩地關門。

  「我女朋友快回國了,妳死賴著不走是什麼意思?」第十二個男人冷言。

  這種垃圾話說也說不完的。

  忘了是誰,大概是一個剛領薪水的上班族開始給的錢吧,小恩自然而然開始用自己的身體賺錢。

  賺過夜的錢,吃飯的錢,遊蕩亂花的錢。

  這一收錢,小恩就再也沒有寄宿過男人的家。

  她自己在靠近舊圓環的小旅社租下一間小套房,省下打理的功夫。

  這間小旅社懶得過問她的身分,更沒有登記,警察臨檢都沒她的事。

  「妳不會為我帶來麻煩吧?」穿著白汗衫的老闆只這麼問。

  「我不會帶任何人回來。」小恩保證。

  一旦開始用這種方式賺錢,幾乎,不可能再有別的方式工作。

  麥當勞打工基本薪資才八十塊,政府將基本薪資調到九十五塊後,很多福利都取消了。一般便利商店的時薪更低。其實就算將基本薪資調到每小時兩百塊,一整天打工下來的錢還是吸引不了小恩。

  未免也太累了,還會剝奪小恩做白日夢的時間。

  小恩最喜歡做白日夢。


  夢裡有個男人,剛做完愛,坐在床邊。

  也許有一根煙,也許沒有。

  但輕輕拍著她的裸背,說她好。

  說他今天晚上不會走。


  就這麼簡單。


  「不過,我大概真的是爛貨吧。」

  小恩總是呆呆地結束夢境。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