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31‧



  不知是巧合還是命運的惡意,幸福就像沙漏,一邊滿了,一邊就空了。

  便利商店門口,小恩蹲在地上,撫摸著明顯胖了一圈的長飛丸。

  長飛丸舔著她的鞋子,有點久別相逢的熱絡勁。

  「妳很久沒來了耶。」

  女工讀生彎腰,遞給她一杯剛沖的熱阿華田。

  「謝謝。我搬家了,離這邊有一段距離喔,如果用走的話──我剛剛算過,至少也要走一個小時耶。」她接過,輕輕吹散浮在杯面的熱氣。

  「用走的?」女工讀生也蹲了下來,捧著剛吃到一半的維力炸醬麵。

  「嗯啊,我現在還蠻喜歡慢慢走的。」

  「走了這麼久,那妳今天是特別過來看我的嗎?」

  「嗯啊,想知道妳跟那個囉唆鬼有什麼進展啊,嘻嘻。」

  提到這,即使女工讀生早有心理準備,臉色還是一暗。

  「怎麼了?吵架了嗎?」

  「不是,兩個禮拜前,他突然變了一個人。」

  女工讀生語氣深重。她早就想找個人說說了,只是一直等不到小恩。

  「他跟別人在一起了嗎?」小恩停止吹氣。

  「不是──應該說不會吧?我也不知道。」女工讀生慢慢攪拌著早就不須攪拌的泡麵,又說:「完全不知道是怎麼了,他只在工作備忘錄裡塗圈圈,一個又一個黑色的圈圈,好像在鬧脾氣,又有點恐怖。我在本子裡問他,他還是用一大推黑色的圈圈回答我──根本就沒有跡象他發生什麼事,我也不敢真的開口問他啊。」

  小恩愣了愣。

  表面上這好像是伴家家酒等級的小問題,但放在這兩個用工作備忘錄本子搞曖昧的兩個人身上,可是一點也不能馬虎的大問題。

  長飛丸乖乖坐在女工讀生面前,有點躁動地吐著舌頭。

  女工讀生夾了一筷子麵放在地上,長飛丸珍惜地舔玩著。

  「我不知道耶。」小恩苦笑:「要不然,妳問他白天一起打工的那個朋友?」

  「我才不要咧,那不就等於告訴他,我偷偷在喜歡他了嗎?」

  「其實──你們應該都知道,彼此是互相喜歡的吧?」

  「我有一點點覺得,可是又沒有把握。有把握也不能怎樣啊,難道要我跟他告白嗎?」女工讀生越說越生氣,竟戳起麵來。

  嗯。

  如果可以把握住幸福的話,由女孩子開口也不會怎樣的吧?

  小恩本想這麼開口,但旋即想到自己是個爛貨──雖然最近走了運,變得有點不是那麼爛,但終究還是爛爛的。離題了。小恩覺得若說出由女孩主動也沒什麼的話,女工讀生一定會看不起她吧。

  「說不定過幾天就會好了。」小恩尷尬地安慰她:「突然有毛病的人,就算突然好起來也──也很前後對稱吧?是吧!」

  「──」

  「其實啊,要是那張八筒真的遇到了什麼事、心情很差,還願意這麼無聊畫黑圈圈給妳看,也是很在意妳的吧?」小恩設身處地想像:「如果他不在意妳,根本什麼事也不必做啊,他心情不好還有空畫黑圈圈,百分之百就是在撒嬌,要妳多寫些關心的話吧。」

  「是嗎?」

  「是吧。」

  小恩只是想到,如果鐵塊有一天生悶氣,完全不跟自己說話,只願意哼哼哼地比手畫腳給她看,那畫面一定好可愛喔。

  反正,不要突然消失就好了。

  「喂。」

  「?」

  「其實妳談過很多戀愛吧?」

  「為什麼這麼說?」小恩疑惑:「我不是說過,我沒真正交過男朋友嗎?」

  「看起來像啊,妳每次給我的意見都很好耶,我聽了,都情不自禁多了一些自信。」女工讀生:「說不定妳只是運氣不好,只要讓妳遇到對的人,一切都會不一樣了。」

  小恩沒有點頭,沒有搖頭,因為臉上燦爛的笑說明了一切。

  她好想好想跟全世界的人說,她的男人是個殺人為生的專家,很厲害的,超級厲害的。就算全世界都在追捕他們,她也甘之如飴喔。

  女工讀生瞪著小恩,恍然大悟尖叫:「哇!妳跟妳老闆在一起了對不對!」

  「──對啦。」小恩大力點頭。

  承認這件事真的好快樂喔,如果今晚女工讀生問都沒問,小恩還很苦惱該怎麼自己說出來炫耀呢。走了一個多小時,不就是為了來說這件事的嗎!

  「嘿,你們做了嗎?」女工讀生跳過替她開心的部份,直接緊張地靠了過來。

  「嗯。」小恩臉一陣熱。

  「那是什麼感覺啊?」女工讀生大大方方偷窺小恩的眼神。

  究竟做愛是什麼樣的啊──

  與其回答這麼難受破爛的事,不如回答,跟鐵塊做愛是什麼樣的。

  「不知道該怎麼講耶,他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我──我都可以。」

  小恩說的時候臉紅,聽得毫無經驗的女工讀生更是漲紅了臉。

  沒想到妳一句話就回答的超徹底──女工讀生心想,當然什麼話也回不了口。

  很久很久,直到長飛丸再度睡著,直到小恩手中的阿華田都喝光光了,直到半碗炸醬麵都見底了,女工讀生才若無其事地說:「妳比我晚起步,卻比我早成功,好好喔真的。」

  「我啊──其實我配不上我老闆,他那麼好,我那麼──不好。不過現在要我離開他,說什麼我也不肯。」小恩捏著長飛丸毛茸茸的頸子,認真地說:「真的,現在的我什麼都不要了,跟他在一起就好了。」

  女工讀生當然不明白這中間錯綜複雜的過程,也不知道小恩的過去。

  但女人終究了解女人。

  她很感動。

  「一個男生若是喜歡一個女生,到底,會有什麼表示呢?」

  女工讀生看著手中,沉甸甸的藍色本子。

  小恩想了想。

  一個男人要喜歡一個女人,會做什麼當作告白呢?

  要說,他會不分青紅皂白,走過街,冷著眼,幫她殺了兩個混蛋嗎?

  她忍不住笑了。

  女工讀生聚精會神,豎著耳朵靠了過來。


  「他會送她一隻牙刷。」小恩這麼說。


  女工讀生有點懂,又有點不懂。但是──


  「好酷喔。」

  「真的很酷呢。」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