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4‧



  那些花錢買幹的男人五花八門,但沒有一個在睡過她後,會留下來。

  小恩不覺得跟陌生人做愛有什麼特別大不了,不過是一堆長短肥瘦的生殖器。

  有的客人在完事後會多給一點,有的則會嫌東嫌西少給一點。

  對於後者,由於小恩沒有靠行,也只能悶著臉接受。

  不過前者多一些,因為小恩知道怎麼在床上取悅男人。

  但也僅限於床上。

  她到底還是喜歡跟叔叔伯伯一起出去。

  雖然有時候要讓老伯伯「起來」需要多一點時間,但比起那些嚷嚷:「什麼啊?買妳一個晚上當然要多幹幾次啊!」那種男人還要好應付。

  只要小恩有耐心,那些好不容易才出來的老伯伯會很歉疚地,多給一些錢。


  至於有些正直著臉孔、用慈祥語氣說話的客人,最讓小恩受不了。

  「妳多久沒回家了?」

  一個退休校長一邊嘆氣:「不要讓爸爸媽媽擔心,等一下我多給妳一些零用錢,今天晚上就回家吧。我們當父母的,看妳這樣子真的很難過──」

  然後,一邊將皺掉的生殖器塞在小恩的嘴巴裡。


  還有一個警察。

  一個爛到掉渣的警察。

  不給錢是理所當然,要求卻很多。

  「妳的身分證我已經抄下來了,如果妳不乖,我隨時把妳送去中途之家。」

  警察坐在沙發椅看A片,下半身赤裸,上半身還穿著制服。

  一隻手捺著小恩的頭,壓向洗都沒洗的生殖器。

  「──」小恩跪在地上,被迫張開嘴巴。

  「說好吃。」

  警察的眼睛卻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瞪著電視上的妖精打架。

  「好吃。」

  小恩的指甲深深刺進大腿皮膚。


  被欺負的情況屢見不鮮。

  有一次她被餵了東西,迷迷糊糊間被輪姦。醒來時不僅下體痛得連小便都感灼熱,看到放在櫃台上擺了幾枚意味酬勞的硬幣,更是羞憤交加。


  還有一次,小恩莫名其妙挨了嫖客一頓揍,揍得連牙齒都掉了兩顆。

  理由是她長得太像拋棄他的前妻。

  「妳跟她是什麼關係!說!」那爛人喝得很醉,專打臉。

  鼻青臉腫的,加上補牙,害她有一個月不能工作。


  不過比起來,那警察還是最壞最壞的大壞蛋。

  他對她做盡種種最醜惡的事。

  其中一次,就是在做完後把她大字形銬在床上,然後走他的人。

  呆呆等著警察回來解開手銬的小恩,就這樣一絲不掛睡到著涼。

  隔天中午櫃台催促的電話響不停,小恩雙手被銬,怎麼樣也搆不著。

  打掃的阿姨只好把門打開。

  那四目相接的一瞬間,小恩羞憤到想立刻跳出窗外自殺。


  小恩再也不哭了。

  這些壞男人讓小恩見識到社會最黑暗的一面,讓小恩覺得眼淚簡直太珍貴。

  只是小恩萬萬沒想到,來自更底層、更黑暗的那個男人──


  卻讓她看見了光。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