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41‧



  鐵塊再沒有回來過。

  三個月了。

  小恩不知道鐵塊將錢放在哪,她從未問過。

  他連郵局的信箱都換了。

  換了,連神祕的委託人也不通知了,任憑一個牛皮紙袋放在裡頭虛耗著。

  小恩偷偷打開過,裡面有一小疊鈔票,還有一個上了年紀的女人的照片。

  她不敢動,只是放回原位。然後在下面壓了一封給鐵塊的信。

  幾天後再打開,牛皮紙袋沒了。

  倒是寫給鐵塊的信孤孤單單躺在裡頭,沒有拆過的痕跡。

  牛皮紙袋是鐵塊拿走了嗎?

  還是神祕的委託人拿回去了?


  不管,反正鐵塊再沒有回來過。


  小恩住在巨大喧囂的藍雨裡,一天又一天。

  讀著一遍又一遍的蟬堡。


  想起第一個晚上,鐵塊還沒有名字,赤裸裸坐著與赤裸裸的自己對看的畫面。

  就覺得很好笑。有點高興。

  是了,鐵塊一定也喜歡著自己,才會將這間房子留給她。

  說不定只是一趟臨時的遠門,目標在國外,或是需要更耐心的等待。只不過鐵塊從沒問過自己的手機,家裡也沒電話,自己沒被通知到也是很平常的。

  更可能喔,是鐵塊本來就是個習慣孤獨的人,跟自己不一樣。

  像他這種酷人啊,能跟自己在一起這麼久還真不容易,一定是出門透透氣,回味以前一個人時候的感覺吧。

  「一定是的,如果他回來了,我一定不能哭,要很平靜。」小恩暗暗發誓:「哭會讓人討厭,我連問他去了哪都不要問,真的。」

  為了生活,也為了那個夢,小恩又回到以前的生存方式。

  她在城市的每個角落走來走去。

  坐在路邊,她睜大眼睛,注意每一個高大路人的臉孔。

  但冬天即將過去的時候,她的眼神也遲鈍了。

  有時她會到海邊走走,靠在堤防上看海,試著感受一下鐵塊正在遠方某處看著同一片海的悸動。

  但可惜,沒了鐵塊在身旁,平靜無波的海變得單調乏味,波濤洶湧的海則成為巨大的噪音器。常常還有警察請她離開不要尋死,也有不少無聊男子過來調戲。

  有些男的,當然成了她的客人。


  偶而她還會鼓起勇氣,回到那間熟悉的便利商店。

  那條從未盡過流浪狗義務的老狗不知做了什麼,竟瘦了些,還學會了替茶葉蛋剝殼的高超技術。還,認得她的氣味。

  「那個八筒,應該已經沒事了吧?」小恩揉揉長飛丸有點結實的頸子。

  這條狗,竟然大大方方躺在櫃台旁邊。

  「嗯,沒事了,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女工讀生整理著收銀台。

  「在一起了嗎?」小恩讓長飛丸聞著手指上剝落的粉紅色。

  「哎呦,哪可能啊!」

  儘管如此,女工讀生的臉上盡是幸福的顏色。

  有沒有真正在一起,也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妳呢?跟老闆還好嗎?」

  「老闆出了遠門,我替他看家。」

  「哇!」女工讀生露出羨慕的表情:「聽起來好高級喔。」

  「──哪有。」

  「不過他的眼睛不是看不到嗎?怎麼沒有跟他出去呢?」

  小恩愣了一下,幸好頭低低地在跟長飛丸玩。

  「他出門的時候不聽故事,所以沒帶著我。」她的手指有些僵硬。

  「好怪的人喔,不過也是啦,家裡有人住著等比較好,小別勝新婚喔!」

  女工讀生彎腰,笑嘻嘻遞給小恩一杯思樂冰。


  還是一樣,冰冰的。

  暖暖的。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