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42‧



  再怎麼受鄙視也無關緊要,只要給錢,她的兩條腿誰都可以打開。

  小恩遇到了一些客人,運氣偶而好,偶而差些。


  一個性無能的老伯伯趴在床上,舔了她的私處整個晚上。

  「想尿尿了嗎?儘管尿在床上沒關係呦!」老伯伯滿臉通紅,掰開她的私處:「尿在伯伯的臉上也沒問題喔,我會──我會多給妳五百塊!」

  然後小恩就真的多拿了五百塊。


  一個年過七旬的嚴肅地方議員,用棉花棒沾酒精,一絲不苟,在她的私處塗塗抹抹了好久,十幾分鐘過後才面不改色、不戴套進去。

  「──像妳們這種出來賣的,一定要定期到醫院檢查,免得害人害己,毀了人家家庭。嘿!」老議員板著臉孔,一聲不響地射在裡面。


  一個半身刺青的壯漢拿著酒瓶,插進她的私處當汽車排檔桿吆喝又吆喝。

  「這一招有沒有很爽啊!裡面有沒有爽到麻麻的啊!」壯漢大笑。

  小恩努力記清楚他的臉,在心中驕傲地發誓:「如果鐵塊回來了,我一定叫他打死你,而且不要一拳打在臉上,一共要打十幾拳才讓你死。」


  還有一個電視節目製作公司的老闆。他在7-11買了一大袋圓珠冰塊,一粒一粒塞進她的私處裡,塞一粒給一千塊錢。忍受一分鐘再給一千塊錢。

  那晚,小恩賺了七萬。


  每一張鈔票都小心翼翼地存了起來。

  要買艘遊艇,最便宜的也要八十多萬。

  不過那種等級的鐵塊一定不喜歡,要不,鐵塊早就買了。

  小恩很少買新衣服,除非在工作時被扯爛。也很少逛街了。

  為了賺更多的錢,小恩加入了幾間傳播妹經紀公司,接一些在私人派對上跳脫衣舞、在KTV陪客人唱歌喝酒、當然也給帶出場的性工作。

  在那種場合,小恩有了新的藝名,叫「茉莉」。

  叫什麼都無所謂了。

  要緊的是茉莉超乎小恩的想像,像是人格分裂般可以跟認識才一分鐘的陌生男子談戀愛般噓寒問暖、用上了愛情小說裡那些噁心芭樂的撒嬌勁、為了更多酒錢分紅偶而還會假哭。

  一句話,茉莉是個什麼都敢玩的爛貨。


  「如果鐵塊回來了,看到遊艇一定很高興。」

  她一邊想著,一邊用舌頭將客人生殖器上的巧克力醬捲了乾淨。

  客人拿著鈔票,輕輕拍打著她的臉。

  另一手拿著手機,拍下她毫無尊嚴的姿態。狼狽的整臉都是甜醬。


  沒有一個客人上她的時候,像鐵塊一樣溫柔。

  沒有一個客人幹她的時候,把她當成出了房門還會在路邊吃碗麵的人。


  不管在外面有多爛,被玩得有多賤。

  只要小恩回到那房間,聽著從隔壁的陣陣藍雨,就有一種平安順遂的幻覺。


  有些疑問,時間給不了答案。

  唯有運氣。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