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45‧



  回到那僅有的容身之處。

  用剩下的一點力氣,小恩緊緊抱住枕頭,聞著那幾乎不存在了的氣味。

  陽台上的五條吊衣繩。

  沒有穿過的黑色皮衣。

  鞋盒裡珍藏的紙片。

  一塵不染的躺椅。

  隔壁傳來的歌聲。


  鐵塊再也不能回家了。

  這個事實,比負心遺棄她還令她難受一億倍。

  她終於明白「愛一個人就是無論如何都希望他在某處過得好、得到幸福」這種冠冕堂皇的話是什麼意思。但明白了也不再有任何意義。


  當時他在哪裡?

  發生了什麼事?

  會很痛嗎?

  是一下下,還是拖了很久?


  鐵塊離開房間的那天早上,自己睡得很熟很熟。

  根本沒有最後一眼的印象。

  鐵塊當時有摸摸她的頭嗎?

  有親親她的頭髮嗎?

  不知道。

  一想到這裡,小恩就難以克制心中巨大的寂寞。


  哭,是唯一能形容她的字詞。

  除了哭,她什麼也沒做。


  天亮了。


  她跪在陽台,看著地上那一縷蒼白稀薄的陽光。

  這輩子她從來沒有如此渴望有神的存在。

  被第一個上了自己的男人拋棄的時候。

  被乾鎖在床上的時候。

  被輪暴的時候。

  被痛毆的時候。

  被威脅陷害女工讀生的時候。

  被酒瓶插進下體的時候。

  那些時候全部加起來,或者,通通再發生一次也無所謂。

  ──都比不上這個卑微的願望。


  「求求你,鐵塊是一下下就死掉了好不好──一下下一下下就好了──」

  她像一隻徬徨無助的小麻雀,流下最後一滴被迫虔誠的眼淚。



  陽光褪去。

  藍雨依舊。

  小恩已經得到了最痛苦的堅強。

  這是她的僅剩。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