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線上小說閱讀

47‧



  活著,她曾經找到幸福的理由。

  死去,她無法不滿足這個慾望。


  小恩在重慶南路翻了一整排書店的書。

  在網咖裡又上了一整天的網。

  想知道的、該知道的,小恩努力地去了解。

  很多東西都很好買到,比想像中簡單太多。

  時間或許更比想像中緊迫,但她還是找了時間了道別。

  孤孤單單的,永遠都無法習慣。

  這個世界上,也許僅僅只有兩個人、一條狗還跟她有淡淡的「連結」。

  如果她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就只有這兩人一狗還會偶而想起她吧。


  「六十五塊。」

  她數了數,將零錢放在桌上。

  乳八筒將發票遞給她,她隨手插進櫃台上的捐獻箱。

  隨便將番茄醬擠擠塗塗,彎下腰,一點也不在意乳八筒的想法,就將剛剛買的熱狗遞給早已坐好了的黃金梅利。黃金梅利一點也不懂得珍惜地亂咬吞下。

  另一條熱狗,她自己拿著就吃。

  收銀台旁,放了一本「十分鐘,擁有人生第一道真氣」。

  怪書。

  「妳看起來很虛弱。」乳八筒正經八百說道。

  「嗯。」那又怎樣。

  「妳需要力量。」乳八筒看著剛剛結帳了的提神飲料,嚴肅地說:「但不是這種鳥鳥的力量。」

  「嗯。」她吃著熱狗。

  「來,背對著我。」乳八筒從櫃台後走了出來。

  反正也沒事做,她便無精打采地轉身。

  只感覺到乳八筒伸手貼住自己的背。

  「不要害羞。」

  「我沒有害羞。」

  乳八筒就這樣,用手掌貼住小恩的背。

  這一貼,就是十分鐘。

  十分鐘裡,小恩吃完了熱狗,喝完了提神飲料。還發了個呆。

  「有沒有感覺到熱熱的?」乳八筒有點艱辛地說。

  是啦,背上是熱熱的,但顯然只是因為一直被手掌貼著的關係吧。

  「嗯。」

  「有沒有感覺到,一股精純的熱氣從妳的丹田氣海鑽進,然後順著任督二脈滲透到五臟六腑,將妳體內的不安定的陰柔之氣慢慢融合?」

  「──什麼叫精純的熱氣?」任督二脈是什麼就算了。

  「就是一股充滿剛正意念的純陽真氣,像一團不會燙手、卻越燒越旺的火球。不,也許也像一片充滿正義感的大海──平靜,卻蘊藏無窮無盡的力量。」

  不燙的火球還可以假裝理解,但什麼充滿正義感的大海?

  「好像有吧?」亂講的。

  「不要運氣去抵抗它,讓它順著妳的筋脈走。」

  「我沒有氣可以抵抗。」

  「不,每個人都有氣,只是層次的分別。像我,應該就是超級厲害的。」乳八筒又開始活在一個人的世界:「喔,妳不要太介意,我超級厲害是因為很特別的家族淵源,其他人都跟妳一樣很普通,我並不是故意說妳遜。」

  「嗯。」

  女工讀生怎麼會喜歡這種囉哩叭唆的男生?

  男人,就是要酷酷的,毫不廢話,才──

  乳八筒注意到,小恩好像偷偷在哭。

  「是我的內力太強了嗎?」乳八筒汗流浹背。

  「嗯。」

  「那我用少一點的內力好了。」

  ──然後,根本還是沒分別。

  「我問你,為什麼你跟我講話的時候這麼囉唆,但是卻不跟晚班的女工讀生多講一兩句話?是在裝什麼酷?」小恩看著正在飲料櫃與零食區間巡邏的黃金梅利,淡淡地說。

  「──」

  「到底為什麼?」

  乳八筒將手掌緩緩放下,臉色變得很古怪,好像含著一顆超級酸的酸梅。

  小恩轉身,調整了一下衣服。

  「是她叫妳來問的嗎?」乳八筒的眼睛有點飄。

  「不是,是我自己想知道。」小恩用堅定的眼神將他拉回。

  「──我也不知道。不,也不能這麼說。」

  乳八筒皺眉,又恢復了他一貫不講話會死的表情:「這件事如果要話說從頭,恐怕要很久的時間,如果妳想聽,我也不見得有那個心情說,況且我們也還不夠熟,至少,沒有熟到可以讓我講出那一件事。」

  小恩瞪著他:「你剛剛灌內力給我,我覺得我們應該有一點熟了。」

  乳八筒完全沒有一點堅持:「好吧,事情是這樣的──」


  事情是這樣的。

  扣掉其實完全不是重點的一萬字前塵往事,就只剩下精闢的二十七個字:

  「乳八筒以前喜歡過四個女生,全都因為他實在太囉唆了於是失敗。」

  小恩深深覺得,乳八筒是絕對不能當作家的人。

  原本只要一棵樹犧牲就能解決的故事,結果會砍掉整座哭泣的森林。


  「對了這位女孩,妳這麼漂亮,肯定談過戀愛吧?」乳八筒按摩著手腕。

  「嗯,我談過一次很棒的戀愛。」

  「那,女生在喜歡一個男生的時候,會釋放出什麼訊息呢?講出來參考一下。」他有點侷促。

  她看著他。

  「她會苦苦哀求另一個女生,請她無論如何都要幫她問出,那男孩有沒有喜歡的人。」小恩慢慢地說。每一個字都清清楚楚。

  乳八筒愣愣聽著,越聽,越呆。

  兩個人竟然無聲對峙了十幾秒,乳八筒的耳根子都紅了。

  兩個等待結帳的客人奇妙地排在櫃台前,看著一頭亂髮、趴在櫃台睡覺的工讀生不知如何是好。也是奇異的對峙。

  「那──一個男生在喜歡一個女生的時候,會──?」他支支吾吾。

  「他會送她一隻牙刷。」她想也沒想。

  一隻牙刷啊──乳八筒陷入無底洞的沉思。

  「所以,你等於間接承認喜歡晚班的女工讀生囉。」她有點高興。

  「我沒有這麼說。」

  他突然很鎮定,如果完全忽略他快燒起來的耳朵的話。

  「嗯。」

  「嗯?嗯什麼啊?喂,妳──妳不要去亂講什麼喔。」

  「別傻了。」

  小恩拿走放在櫃台上的提神飲料,認真說:「無論如何,喜歡誰,不喜歡誰,那都是你自己應該講的話。」

  轉身。

  登。


  乳八筒怔怔看著小恩踏出便利商店。

  頭一次,他覺得這個從來就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女孩,背影很帥。

殺手,流離尋岸的花 - 目錄